創作內容

0 GP

櫻花樹與重型機車 序章 一章《上》

作者:人工天使│2009-02-28 13:22:35│巴幣:0│人氣:380
─櫻─



唧──唧──唧──

四周的山林蟬鳴陣陣,在鬱鬱青青的樹林中迴盪著,這是一座不高不矮的小山,夏日的烈陽在林間分出細細的光與影,而有一條不顯眼的小路躲藏般地坐落在光影中,只要沿著這條小徑向下走去,就會從神社右方的石像後走出來,那裡有和藹的住持爺爺和寥寥的進香客。

唧──唧──唧──

正殿對面,有一座建在樓梯口,略為褪色的鳥居。

她似乎只能走到那裡,因為景色沒有再延伸了,從鳥居旁看下去是綿延的樓梯,然後在接近山腳處轉折,只要再順著樓梯走下去,就可以走到城鎮了呢。

那裡想必是熙來攘往的街景,那應該是和神社裡不一樣的氣氛呢!

思緒回到了原處,在這半山腰的小空地上,有個奇異的地方──

小小的流水從旁經過,清澈的水影搖曳著天空,映出了一片粉紅。

鈴──

──有株櫻花,不合時節地,在這炎炎盛夏綻放著,在一片青綠中格外醒目的緋紅。

地上也因為花瓣而成了粉紅色的絨毯,而站在櫻花樹旁,有個身著粉紅長振袖的女孩子。

不時飄落的櫻花花瓣灑落在少女身上,她及腰的黑色長髮像絲絹般在風中搖曳著,清秀的容貌像是公主般的端莊,而她最特別的,就是圍繞在她身邊,超脫世俗、恍如隔世的氣氛。

「好想去呢……城鎮。」

她默默吐出了一口氣,撫摸樹幹,而後輕輕倚在櫻花樹旁。

「這片土地的壽命,就快結束了呢,我也快要……」

話沒說完,她又嘆了一口氣,然後用手指玩起頭髮。

唧──唧──唧──

似乎是玩膩了,她放開頭髮後拿出梳子把頭髮梳理整齊,往神社看去。

從這裡只能看到神社前的空地和一半的鳥居,往遠方看去則是喧囂城鎮的一角。

「嗯……?」

此時,有兩個人影,兩個人都穿著白色上衣和黑色長褲,先後從神社樓梯的末端穿過鳥居出現,先上來的那個在空地上撐著膝蓋,好像很喘的樣子,後面的那個應該是女生,頗長的頭髮隨著步伐晃動,慢慢走了過來。

「咦?」

此時那個人往櫻花這邊看了過來,不過應該是湊巧吧。

「一般人應該是看不到我的……啊……好像很痛的樣子。」

比較慢的那個人影朝著另外一個人影背後踢了一下,眼神也被轉移開了,前面的人影沒有站穩就直接向前撲地。

「哇,好過份啊。」

女生還直接用腳踩在他的屁股上,似乎很用力,撲地的那個人影不停掙扎。

「哇,這好像也很痛……嗯?她不是女生嗎?怎麼這樣……」

撲地的那位終於起來了,他抓住要踩下來的腳直接把她拉了下來,當被拉倒的她想爬起來時,開始反擊的人把她的腳拉起來往正殿的方向拖去。

拖……拖……拖……

拖……拖……拖……

拖……拖……拖……

「啊……」

因為角度不對,所以沒辦法看到正殿前方的情況,但她最後看到的是她用另一隻腳勾了前面的人的腳,兩個人一起倒在地面上的景象。

少女愣愣的待了一陣子。

「難道他是……」

她面露微笑的坐在櫻花樹下,緩緩的閉上眼睛。

「水城……」

鈴──

櫻花色的鈴聲響起。

接著,一陣風吹過,她的身影就像是融入景色般,靠在櫻花樹上,一點一點的消失了。

風吹過樹林,吹落了櫻花花瓣,朝著神社吹去,沙沙聲不絕於耳──

唧──唧──唧──

鈴──

櫻花色的鈴聲響起。

而夏天的蟬鳴,依然陣陣……





─第一章─

─櫻花 神社 她─



水城

最近,我因為身體常常感到不舒服,也不是感冒之類的病,也說不出原因,總之是不時恍神或是頭痛的樣子,看醫生都說是沒問題,而愛操心的老爸老媽就堅持要我來一趟神社,要求「驅邪」一下。

他們竟然還在月曆上找所謂的「合適日子」,終於找到某一天並強硬的要求我過來,但這個時節是一年中最熱的時候,更重要的是,現在是暑假!為什麼要浪費重要的暑假在這種事情上面啊!

腦中浮現爸媽兩人用很嚴肅的表情研究著月曆,在上面圈來圈去的樣子。

真是夠了,這年頭還有人在做這種事情嗎?還一臉認真的挑日子!

「真是夠了!」

唧──唧──唧──

我的聲音很快就被蟬鳴給掩蓋。

我一邊爬著長的嚇死人的樓梯,一邊詛咒著太陽,逼近三十度的高溫還要爬這漫長的地獄梯,驅邪還沒驅到就已經中暑了吧。

「可惡……我一定要回家吹冷氣!」

唧──唧──唧──

於事無補地咒罵著天氣,看著一點一點逼近的樓梯頂部,一邊想著怎麼還沒到時,不知不覺就走上最後一階了,眼前的景色開闊了起來,一片廣闊的空地,正前方的大殿莊嚴的立著,而側殿也是毫不遜色,雖然有點古舊,但那樣也更有神社的感覺。

不過這份景色我只看了一秒就放棄了,還是先喘氣再說。

「終於到了啊……」

唧──唧──唧──

忍不住用雙手撐著膝蓋,汗滴流過我的臉頰落到地上,我大口大口喘著氣,唉唷,上高中後都沒鍛鍊身體,虛都虛掉了。

啊啊,討厭啊!

「我這樣喘簡直跟老狗一樣嘛!」

而就在我抬頭大喊時,我不禁愣住了,映入眼簾的東西讓我忍不住揉了揉眼,我突然驚覺,蟬聲消失了,四週一片靜謐。

「……?」

濃濃深綠的山中透出一叢淡淡的粉紅,被風吹動的同時花瓣也隨之落下,那裏好像有一個人影……

正當我準備仔細看時。

碰!

跟隨著這股力道,蟬鳴再次震耳欲聾地鼓噪起來。

唧──唧──唧──

「呃!」

一股力量砸在我的背上,我雙手撐著膝蓋加上分神,什麼動作都還來不及反應,就已經失去平衡。

「噗哇!!」

豪邁、爽快地,臉朝下直接撲地。

「妳幹什麼啦!」

我回頭對著她大吼。

她挑起眉毛,什麼話也沒說,雙手插口袋,用一臉「不爽」的表情高高舉起腳。

「囉唆!你不是說跟狗一樣嗎,那就給我趴在地上用四腳走路!」

「妳、妳想做什麼,給我住手啊……嗚啊啊啊啊!」

慘叫聲連自己都覺得淒厲,我被蹂躪了、我被蹂躪了,我娶不到老婆了……

絕世恥辱啊!

呃!

「啊啊啊啊──嗯?這、這絕對不准!!」

我發現她的怪力腳正逐漸從單邊移向中間,這可是男人的証明啊,我趕緊翻過身捉住她正要踩下的腳,突然發現當我抓住她的瞬間,她的眼神有如鬼神一般。

好恐怖!

於是我本能性地迅速跳起身,這次換她身體不平衡倒了下來。

「嗚。」

她哀鳴一聲(很小聲),然後眼神(變本加厲修羅版)緊緊地盯著我。

更恐怖!

我深深懼怕她爬起來,於是就這麼把她拖著往大殿走去,但這種感覺就好像拖著一顆未爆核彈一樣。

沙沙沙沙沙──

「…………」

她瞪著我。

沙沙沙沙沙──

「…………」

她無言地瞪著我。

沙沙沙沙沙──

「…………」

她還是無言地瞪著我。

碰!!

我被她給勾倒了,糟糕,吾命已盡,需盡速找遮蔽物躲藏!

「對、對對對不起!我錯了!對不起!抱歉!請饒了我吧!姐姐殿下!」

翻過身,我用手護著臉,閉上眼,渾身發抖,等著更殘暴的對待。

有夠窩囊的啦……唉唷……有夠窩囊的啦……

等了許久,沒有任何東西踩過來,我悄悄把眼睛睜開一條縫。

──她背著陽光對我伸出手,眼神裡的「不爽」字樣已經不見了。

「你真的要當狗嗎,快給我起來。」

好險,已經結束了,她恢復成平常對外用的表情。

我嘆了口氣,握著她的手站了起來,拍拍身上的泥土,她也做著同樣的動作。

「這是我唯一的白上衣耶,給你弄成這樣……」

她是大我兩歲的姐姐,現年大一,白色的無袖背心露出白皙的纖細手臂,寬鬆隨性的黑色長褲,打扮得很簡單。

她的容貌美麗端莊,一頭黑色長髮不多加整理的散在身後,是不管怎麼打扮都很落落大方的美女,對外(包含父母)的印象也是溫柔賢淑的好女孩,但對內(我)就是殘暴可惡、虐待人民的女王陛下。

「那一開始不要踢我就好了……」

好不容易把灰塵拍乾淨,我低聲抱怨。

「少囉唆,不爽就是不爽,而你就在我前面,還不是你要反抗才會搞成這樣,乖乖給我踩幾腳就好了嘛,好了,快點弄一弄回家啦,這種天氣熱死人了。」

她說完就朝大殿走了過去,我追著她的背影,對於她是我姊姊這件事情感到有點幸運又覺得有點不幸。

「唉……」

我突然想起什麼,往半山腰看去。

「咦……?」

剛剛的那株櫻花不見蹤影了,如果在綠叢中的一點紅應該很醒目吧。

「果然是我看錯了嗎?」

不過剛剛確實……

「水城,你在幹什麼,快點過來!」

「知道了!」

聽到了姊姊的聲音,我撇開那些繁瑣的疑問,往前跑去,發現穿著深藍褲裙的住持爺爺……記得是叫中島千川,和姊姊已經融洽地聊起來了,姊姊現在已經chatting mode on,對了,姊姊好像常常來這裡當巫女,沒錯,姊姊有當過正式的巫女,不過為什麼後來不做了呢?想不起來,唉,那就算了吧。

「喔喔,瑞希,這就是你的弟弟嗎,嗯……我看看……」

當我走到姊姊旁邊時,住持笑瞇瞇地打量我一陣子,然後懷念地笑了笑。

「月宮水城對吧,你以前有來過這裡吧,呵呵,你們的名字讓我都不知道要怎麼叫了。」

「我嗎?」

我有些驚訝,我記得我應該是第一次來這裡吧。

「可是,我……」

「千川爺爺,差不多該開始囉。」

姊姊打斷了我的話,露出微笑看著住持,不過他果然是叫中島千川啊,咦?為什麼我會知道……?

「啊……也對,今天的這個時辰五行流動比較強,很適合施法呢,那麼,跟我來吧。」

我跟在兩人後面進入大殿,涼爽的氣息迎面而來,同時空氣也變得肅穆,曬昏的精神也重新恢復,此時姊姊走到一旁的小房間去換巫女服了。

大殿前方的上座用簾幕遮住,廣大的殿堂沒有其他的人,這樣感覺有些冷清,我發現在關上門後,蟬鳴也小了下來,但至少裡面完全不會熱,這才是重點。

不過接下來一連串儀式什麼的又讓我重新昏了過去。

姊姊(巫女版)和住持繞著我唸一串完全不知所以然的東西、灑得滿身都是鹽、跳著特殊但是優雅的舞步,總之就是一堆我完全搞不懂的東西……

而且我竟然要在原地跪坐上好幾個小時不能動,這才真的是折磨啊!

不知道幾個小時過去後,姊姊和住持一起對著上座拜過後,三個人不約而同地鬆了口氣。

「總算結束了嗎?」

「嗯,結束了。」

姊姊收起了檜扇,擦拭著臉上的汗水調整氣息,畢竟在這種天氣穿上巫女服又唱又跳地進行了好幾個小時的驅邪儀式,果然累了吧。

她靠著一旁的大柱子坐了下來,這樣的她還真是格外有吸引力,她不管穿什麼都很漂亮,從小就生活在一起的我當然知道,只要她不轉錯模式的話……

我慢慢挪動早已經麻到刺骨的雙腳,卻發現腳一動就失去力氣,視線歪斜,地板,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乒乓!!

我在原地向前撲倒,臉著地。

「你沒事吧?有沒有受傷?」

嗯,這個聲音是……?

我稍微抬起臉,卻看到一個陌生女孩子的臉龐映入眼簾,圓圓大大的淺棕色眼睛和長長的睫毛,垂落的美麗長髮和淡淡的粉嫩雙頰,她露出令人心醉的微笑,彎下腰,從粉紅色的和服裡面對我伸出潔白纖細的手。

好、好可愛……

不,這感覺應該說是……好懷念嗎?

溫暖的,觸動我心靈的……

當我不自覺把手搭上時。

「咦?」

只是眨眼的一瞬間,她就已經不見蹤影,嗯?姊姊剛剛似乎在盯著我看?

在原地楞了一會兒,我終於站了起來,看看左邊,看看右邊,看看後面,看看上面,四處都看過了,但是都沒有她的存在。

先是櫻花樹,又是女孩子……

我完了。

不來還好,來了就真得中邪了。

心底不知不覺毛了起來。

「姊姊。」

我悄悄地靠向她。

「嗯?」

她還是靠在柱子上,慵懶地回應我。

「剛剛這裡有其他任何人嗎?」

「怎麼可能會有,你是連腦袋都坐到麻掉了嗎,進行儀式時所有的門都是鎖住的喔,不可能有人進來或出去的。」

她不耐煩地回應著我。

我完了,我真得完了。

此時住持朝我走了過來,手上拿著許多儀式用道具。

「我們還要再進行一下送神,請你先到外面去一下,時間差不多了,瑞希。」

他對我說著,然後把東西交給一旁的瑞希。

「知道了知道了,聽到就快閃吧,我現在又開始不爽了。」

聽到這句話,我逃命似地快步離開大殿。

到外面時,陽光已經減弱許多,露出了微橙的暖色。

「呼,原來進行了這麼久啊……」

深呼吸幾口新鮮空氣,現在的天氣涼爽的剛剛好,我走到鳥居前面,發現這裡可以看到城鎮的一角,我就這樣子凝視了一陣子後轉頭觀察這間神社,大殿和廣大的廣場在瑞希陽下略顯悽涼,最近會來這間神社的人應該越來越少了吧,雖然一年一度的廟會仍然是人潮洶湧,不過這樣才更顯平日的孤寂。

話說回來,再過個幾天就是月櫻祭了呢,到時候就來玩玩看吧。

我在廣場中散步起來,右邊不遠處有許多石像,由於氣氛詭異,我不敢太靠近,石像後面隔著圍牆外,就是濃密的森林,這座寺廟還真是完全埋在樹林裏面呢。

此時我發現了立在左方不遠的抽籤處,想了一會後走了過去。

「沒有人在……」

雖然籤詩的櫃子和籤桶都好端端地放在台上,但平常應該是有人會幫忙進行的。

「那就自己來吧。」

於是我這樣下了結論,煞有其事的拿起標著「普通」籤桶搖了搖,搖出籤後,確認號碼,再偷偷跑到櫃檯內,從櫃子上尋找符合的號碼。

「嗯……嗯……嗯……找到了。」

我抽出籤詩後開始閱讀,卻發現上面都是很難的漢字。

「…………」

看不懂。

果然外行人還是不要隨便自以為是比較好,但至少我看得懂上面那個用大大的字體寫著的吉。

「要注意時間的流逝,還有遇到事情時心態上要有所轉變,再來是……喔喔。」

有個聲音從背後傳了過來,而且無聲無息地出現。

「嗚啊啊啊!」

我嚇了一跳,轉身時還撞倒了籤桶,姊姊已經換回了原本的便服,而她現在有點愣住,接著一點一點地,字體開始出現。

「你幹嘛啊!」

被我嚇到的姐姐對著我怒吼,眼中瞬間蹦出「我現在超不爽」等超──大字樣,接著氣勢萬鈞地高高舉起腳。

「不不不要啊!對……對不起!原諒我!」

我立刻蹲在地上抱著頭,很不爭氣地求饒。

唉唷,有夠窩囊的啦……

「好心幫你解詩還鬼叫,你真是的,快起來啦。」

她踢了我的屁股一下,不過很輕,我戰戰兢兢地站了起來,發現她一臉無奈。

「抽籤是很神聖的一件事情,所以我不想在這裡動手動腳。」

「是……是。」

我不知道該說什麼,只好握著籤詩看著她一邊收拾散落的籤,一邊放回桶中。

「你抽到的籤詩還不錯,在那張上面說你會有不錯的桃花運。」

「是、是喔。」

姊姊收完了籤桶後,就朝樓梯走去,我還是不知道該說什麼,只好默默跟去。

走到鳥居前,我又想起什麼似地,回望了半山腰……

「嗯?」

雖然很模糊,但是感覺林立的樹林間有一點顏色不一樣的地方,夕陽下的樹林看不清楚顏色為何,但那與眾不同的應該是……

颯地,我的腦中浮現剛剛的粉紅色和服女孩的身影。

我好像見過她,她可愛歸可愛,但如果她是……某種東西?

呃!心中又開始毛了!

「姊姊,等等我。」

回頭發現姊姊已經走遠了,我趕緊揮開那種感覺追了上去。





櫻花


少女一開始躲在大殿的陰暗處,等到三個人都走進去後就坐在大門邊,因為裡面在進行驅邪儀式所以不敢偷偷進去,發覺到儀式結束後才偷偷進去看看。

「嗚,瑞希還是一樣可怕……」

她心有餘悸地撫摸著胸口。

「之前她當巫女時我都不敢過來呢,為什麼今天又出現了呢?不過……」

但少女現在躲在石像後面看著那對姊弟離開,少女剛剛看著水城一頭撞上地板(好像很痛)而不小心現形了,然而現形後隨即被一股力量拉離大殿,之後少女覺得很可怕就躲到石像後面的小徑裡。

「……水城,你終於來找我了,你還記得約定嗎?」

她喃喃說著,偷偷在鳥居後邊躲著,在蟬鳴以及暖陽的包圍下看著兩人漸遠的身影消失在樓梯轉角處。

─待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5654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櫻花樹|重型機車|神社|鳥居|和服|夏天|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s25513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依琳娜魔法商店〈序 章〉... 後一篇:櫻花樹與重型機車 一章《...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Waterfall10喜歡金庸武俠的你
金庸武俠同人,楊逍、范遙少年時的相遇《逍遙初識》,歡迎到我的小屋瀏覽 ~ ^^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