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 SilverCarnival 】>56【真愛密碼】❤永恆的姿態、永遠的青春

作者:✿姥啾✿│2014-08-23 02:10:04│巴幣:16│人氣:193
永恆的姿態、永恆的青春
如果是我只想要兩者兼具,會很貪心嗎?



                          【真愛密碼】 情侶 首飾 平面拍攝
  
                          在這七夕的時刻,讓情侶們享受甜蜜約定吧
           
                         合作模式報酬 魅力▲25   體能▲15   才藝▲15    人氣▲120    薪資20萬


這次和蘼萘一起合作啦^q^
姊妹之情的什麼根本很有愛~
這篇算是微電影劇本唷^///^


這裡是 討論串
這裡是 棻蘼萘


《本文開始》

  身穿粉色襯衫的啾啾在電視沙發前無聊的轉著電視,想起下班前發生的是啾啾就感到一片焦躁,這時自己唯一的妹妹蘼萘打開客廳的門走了進來。

  啾啾趕緊假裝鎮定沒事的轉著遙控器,想盡辦法的讓自己的口氣很淡然的感覺:「回來囉?」雙眼則盯著螢幕直視著,免得被細心的妹妹看出什麼破綻來。

  「嗯。」蘼萘點了點頭後把鑰匙掛回牆上的吊勾,坐到啾啾旁邊問著:「在看什麼?」

  「隨便亂看..」啾啾說著並將遙控器隨意的切換來切換去,一點都沒在看電視的感覺。

  「是根本沒在注意看吧?」蘼萘看著那隨意轉台的電視機說。

  「呃...」啾啾吐舌放下遙控器,盯著蘼萘,嘴裡欲言又止的,手指也無措的亂轉著。

  「在想什麼?」看著啾啾的樣子就知道有心事,蘼萘也不想拐彎抹角,直接切入正題問。

  「恩...」怎麼講啊!生平第一次被人告白,還是自己的頂頭上司,怎麼想都覺得很『彆扭』可是又好想找人商量..看向自己唯一的妹妹,啾啾繞了個彎,婉轉地問著:「萘萘有被人
告白過的經驗嗎?」說完,自己都覺得有點害燥,尷尬地搔了搔頭。

  聽到啾啾的話蘼萘頓了一下,這姐姐怎麼會問這問題,但還是應著:「……告白?目前還沒有?」

  「難道...姊姊被告白了?」

  「咦!!」對於蘼萘的開門見山地感到慌張:「哪有啦,哪有..是..恩...是..上司..」說到後面,頭越來越低,聲音也越來越小聲..,隱約可看見耳根已經紅了。

  見著自家姊姊的模樣,蘼萘心想:「果然如此阿。」看著姐姐那燒紅了臉頰撐著下巴問:「妳喜歡他嗎?」

  「恩...我不知道算不算喜歡耶..我只是覺得他人很好..」啾啾害羞的小聲說著。

  「會想跟他在一起就是喜歡呀!」蘼萘肯定的說著,又好奇的問:「那妳怎麼回應他?」

  「我我...我還沒回應..」啾啾心虛地敲了敲食指,「我要說的時候,他電話就來了..然後他就說等我答案..」啾啾還沒說的是,那個上司竟在她臉頰落下一吻,不過她不討厭就是了。

  「在一起..平常在公司是都在一起呀?這樣就叫喜歡嗎?」啾啾不解地問道

  「是對他有沒有感覺,想不想永遠在一起啦!」蘼萘用手指輕敲了妳的頭,對於眼前這愛情尚未萌芽的姊姊的傻模樣,蘼萘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那妳打算怎麼回應他?」

  「我不知道耶..感覺是有啦..但是在一起永遠..恩」啾啾打了個冷顫:「我沒想過耶...如果是你會怎麼回答呀?」啾啾偏頭問著。

  「看我對他的感覺?」

  「那...萘萘有喜歡的人嗎?」感覺這妹妹好像對愛情都很了解阿,不由得好奇望著蘼萘問道。

  「噗-」聽到這個問題,差點把原本正在喝著的茶水噴了出來,「咳咳……」咳了幾聲後才擺了擺手說:「目前還沒有?暗戀的倒是一堆啦~」

  「暗戀?你有暗戀的人囉!!」啾啾興奮的問著,「是誰呀、長得如何?人好不好?」

  「不是我喜歡別人啦!」聽到啾啾這麼理解連忙解釋,這笨姊姊怎麼會說是我暗戀別人,真是太小看我了。

  「嗯哼~~」啾啾點了點頭,一臉狐疑得笑著道:「真的嗎?」

  見啾啾一臉懷疑,蘼萘鼓著臉反駁道:「騙妳有什麼好處啦!」

  「但是姐姐回家看到有個男生和你聊得還不錯耶,那個不是嗎?」

  「那是一個學長啦~」

  「學長!」平常看多言情小說頃刻間瞬腦補學長與學妹得浪漫情事,賊賊得笑著:「那不是很好嗎~加油唷,妹妹。」

  「噗、姐!」差點又要嗆到的蘼萘輕打了一下啾啾,沒好氣的說著:「可是我又不喜歡他。」

  「咦!不喜歡嗎?可是姐姐覺得還不錯耶~」啾啾有點失落的垂下肩,隨即又問「那你有喜歡的人嗎?」

  「那妳自己呢?」

  「討厭,是姐姐在問,要好好回答呀~」啾啾鼓著腮幫子說道。

  不過啾啾還是扳起手指數道:「我喜歡很多呀,像隔壁的大嬸、商店街的大叔,人很好還會送我蔥。然後保全大哥..」細數著自己喜歡的人,啾啾腦中仔細想誰還沒被自己數道。

  「……」看著啾啾如數家珍的說出附近鄰居的名字,有些無奈,連忙制止說:「愛情啦!愛!情!」

  「討厭啦,哈哈..人家哪有。」啾啾害羞的尷尬的站起身呵呵笑著:「我突然想起要去炒
菜了、吃飯時間到囉~」哼著歌,走進廚房拿起洗好的菜咚咚的切著。

  這姊姊,又想逃避了,算了她不想說就不要勉強她好了,自家姐姐的固執蘼萘還是知道的。

  「萘萘,可以幫我拿蒜頭嗎。」啾啾從吧檯探頭出來說道。

  「好~」蘼萘也跟著走到出房,拿了個蒜頭給啾啾。

  啾啾笑著接過,盯著蘼萘的臉,笑笑地又走回去切菜,嘴裡問著:「萘萘真的沒喜歡的人嗎?」

  「沒有呀。」蘼萘雙手往後伸展了會兒說。

  笨姊姊,想套我的話早咧~蘼萘在心裡吐了舌。

  但偏偏啾啾就是一臉不問出來不罷休,「真的?」啾啾偏頭問著:「沒有偷偷喜歡或者暗戀的人嗎?」

  「沒有啦!」蘼萘有些生氣的離開廚房坐至了沙發上。

  討厭,看著姐姐那可愛的臉會讓我心軟的,但姐姐一定又會想東想西的,所以絕對不能說!

  見蘼萘生氣了,啾啾放下了菜刀嗔道:「唉唷~」跟著蘼萘走出了廚房,輕輕扯著蘼萘的衣袖:「不要生氣嗎~」啾啾裝著娃娃音撒嬌道:「姐姐只是好奇嗎~」

  「好啦好啦~」從小就拗不過姊姊的無辜攻勢,只好回到客廳躺在沙發上。

  其實自己是真的沒有暗戀和偷偷喜歡的人,只是有個交往對象而已,但是蘼萘心裡還是覺得兩人剛在一起交往,等穩定些再帶回來給姐姐看,免得這笨姐姐又再問東問西的。

  看見蘼萘不生氣了,從冰箱拿了個草莓果凍給她討好笑著,又回到廚房繼續切著菜,從吧檯探頭看見蘼萘無聊的玩起手機,問道:「對了,萘萘明天我休假,一起去逛街吧?」

  「都好~」

  「好呀,那就這麼說定囉~」

  「好~」

  兩姐妹就這樣共進了一頓晚餐,早早入睡等待明天的逛街行程來臨。





  手上拿著三、四包戰利品的啾啾,終於無力的癱坐在椅子,嘴裡喊著:「萘萘~~口好渴啦?我們上頂樓喝杯涼的?」雖然有些疲累,但看到袋子滿滿的戰利品啾啾還是滿足露出一抹笑。

  「好好好~走吧走吧~」蘼萘正覺剛好也有些口渴便答應了。

  於是兩個人來到了頂樓,一陣涼氣吹拂過來.啾啾透心涼的舒心嘆了口氣,對著萘萘說:「我想吃摳石頭的冰~你要不要吃?」

  「姐要去買嗎?」

  「是呀,你要吃什麼?」

  「幫我挑?」苦思了許久,還是決定由對方幫自己選擇。

  「好唷,那妳去外面露天椅找位置坐,我等等去找你唷~」把手中的袋子交給蘼萘,開心的拿著錢包往摳石頭前進。

  「好噢!」提著戰利品和包包往露天座前去。

  
  與此同時,頂樓的露天咖啡座一角

  「學姊,我真的很喜歡妳!」一個男生鼓起了勇氣告白著,坐在他對面的女生抿著唇,眼角閃著淚瑩得晶光,可憐兮兮地說:「可是..你不是有女朋友了?你得回去找..」

  女孩話還沒說完,手已被覆住溫暖的大手中,男孩抬起了女生的手,堅定地說:「我會和蘼萘說清楚的,她會祝福的。」

  「嗚嗚..你好傻..」女孩在也止不住,嗚咽的哭出聲,男孩站起身走至女孩身邊,將女孩的頭靠在自己胸膛上:「我不傻,我只要你在我身邊。」

  兩人緊緊地擁抱著,彼此的眼神有著堅定的光芒與愛情,彷彿天塌下來都沒人能阻止這對
男女的結合。



  
  在等待啾啾的同時,拿起手機LINE給心儀已久且在一起的學長,「❤」傳了一個愛心給

對方。

  叮咚聲從男孩口中響起,在她懷中的女孩疑惑地抬起頭:「電話?」

  「恩..」男孩鬆口了手,掏出口袋中的手機發現傳訊者是蘼萘,有點心虛的放回口袋,看著女孩:「沒事,是罐頭訊息..學姊..我們?」

  「我想你還是和她說清楚好了,我..」女孩環著雙臂,咬唇道:「再打給你...」

  「學姊..」心痛地看著女孩,男孩失落的低下頭,輕拉著女孩的衣袖....

  「他在做什麼呀……怎麼那麼久沒回……」又傳了一則訊息給他,並四處張望著……
發現了那抹熟悉的身影,頓時愣住了,雙眼就這樣看著不遠處的兩人。

  「我該走了。」女孩提起了座椅上的包包準備走人時,抬起頭看見蘼萘,呆愣地看著,而
男孩則疑惑,也抬起頭順著女孩眼神,卻沒想到蘼萘就坐在露天椅座上,他震驚地說:「萘..怎麼在這..?」

  「……」蘼萘看著兩人,看著宗之看的那女孩的眼神有些不單純,不免垮下臉問著:「那你又為什麼在這裡。」

  「....」宗之對於蘼萘的問話不知該如何回答,反倒是女孩走向蘼萘,微笑地說:「你是蘼萘吧,我有聽宗之說起你。」

  「妳又是誰?」

  「萘..別這樣。學姐是無辜的。」宗之像隻母雞護衛小雞般站在學姐面前,皺眉的勸著蘼萘:「你先回去,我晚點電話給你好嗎?」

  「我什麼都還沒說就趕我走?還有,為什麼我得回去?你說清楚。」雙眼緊盯著兩人,見女孩拉著宗之的袖子,一臉無辜的模樣,蘼萘頓時就有氣。

  「這..總之你先回去..我晚點跟你解釋..還有你別誤會。」宗之見蘼萘,只好先安撫著,雙手也搭在蘼萘肩膀上送她去電梯的方向

  「放手。」甩開了宗之搭在自己肩膀上的雙手,蘼萘瞪著宗之,環著手臂冷然道:「既然早晚都要解釋,那現在給我一個交代。」

  「萘萘!」宗之無奈的嘆了口氣說:「這裡很多人,你別這樣、有什麼我們慢慢講好嗎?」

  蘼萘微皺眉後,盡量讓自己語氣平淡的問:「一句話,說不說?」

  自已怎麼會愛上這男人啊,真是瞎了眼。

  「萘萘~我回來了~我買你最愛吃的巧克力唷。」啾啾開心的拿著兩碗冰回來獻寶,卻看見蘼萘身邊有一男一女..

  「萘萘,他們是誰呀?」啾啾走到蘼萘身旁,上下打量著眼前這個男生和旁邊的女生。

  「……」姐姐怎麼這時回來,該怎麼跟她解釋阿,無語地看著眼前這對男女,又看了看姐姐正準備說時。

  「你好,我叫宗之,是萘..蘼萘的學長,你一定就是啾啾姐吧。我常聽蘼萘提起。」宗之示好的伸出友誼的右手微笑著。

  啾啾姐?聽到姐這名字,啾啾的理志神經斷了一條,她皮笑肉不笑的回握著:「是嗎?那真是榮幸。」

  見宗之虛偽的假面,蘼萘也不客氣地指著女孩問著:「那你是不是也可以順道解釋她是誰?」

  當宗之想要出聲時,旁邊一直沒說話的女孩抬起了手,示意宗之別說話,轉頭向蘼萘鞠了個躬道:「我是宗之的直屬學姐,宗之他...你別怪他,這是我的錯。」

  「學姐..」宗之見學姐泫然欲泣的模樣,將學姐護在身後,對蘼萘說:「你別嚇到學姐。」臉上充滿著學姐的擔憂。

  唔...現在是..?什麼情況?一旁的啾啾有點三條黑線的看著眼前三人。

  灑狗血的八點檔是這樣演的嗎?

  「姐,我有話想跟他們說……你可以先去其他地方等我嗎?」蘼萘指著不遠處的樹蔭底下詢問著,雖然是問句,但蘼萘的語氣有股讓人不忍拒絕的。

  看著蘼萘堅定的神情,啾啾只好點了點頭,給了一個蘼萘微笑:「那我去那邊等你,你放心,還有我,嗯?」說罷,便拿著兩碗冰走向蘼萘說的地方。

  目送啾啾離開後,蘼萘轉頭直直盯著女子,眼神間充滿了怒意。

  「我...」女孩被蘼萘眼神嚇到似躲在宗之後面,宗之拍了女孩的肩安慰著。

  「好了,可以說清楚了?」見著宗之依舊護衛著女孩,心裡又不禁更火了。

  「萘萘,學姐不舒服我得送她回家、而且你現在情緒太激動..我怕..」

  「怕什麼?」

  「宗之,我來和她說吧。」將宗之推至旁邊,女孩站了出來並給了他一個安心的眼神,宗之只好點了點頭。

  「嗯..蘼萘,其實..你不要怪宗之,一切都是我..宗之他只是..唔!」女子突然難受的蹲了下來,宗之見狀,連忙上前扶起:「學姐,你沒事吧。」

  「唔..我沒事。」將頭輕靠在宗之胸膛,虛弱的對蘼萘說:「一切都是我,別怪宗之,好嗎...」

  「惺惺作態的賤女人,苦肉計是嗎?哼。」不想再看這齣噁心的芭樂劇,蘼萘冷冷瞪了兩人一眼,走向剛剛的座位,拿起桌上的白開水朝女孩潑了過去。

  「阿!」被潑得一身濕的女孩,連一旁得宗之也被潑及到,宗之不由得大吼著:「蘼萘!你太過分了!」

  「過分?到底是誰比較過分?」蘼萘倔強地迎向宗之的眼神,真是好笑,交往得時候說我溫柔,現在在這女孩面前就說我過分?

  「學姐很虛弱,他需要人照顧。而且..」當宗之想要說什麼時,學姐制止了,搖了搖頭不要他繼續說下去。

  「虛弱?只不過是裝出來的吧?」蘼萘不屑的撇過頭去,繼續看著兩人還有什麼把戲。

  「啪!」一個巴掌打在蘼萘臉上、宗之大聲吼著:「蘼萘!你真的太過分了!沒想到你那麼的可怕!」

  「……」蘼萘把臉緩緩的轉了過來,撫著臉上的紅腫,那刺痛的感覺是真的……

  「……我真是看錯你了,我告訴你,我,不是你想的那麼簡單,你虧欠我的,我會連本帶利的還在她身上。」語音剛落,便走到女孩面前,「啪-」「啪-」,一連兩個巴掌扇在女孩嬌嫩的臉頰上。

  「我告訴妳,妳別以為這樣就贏了,他能拋棄我,到時候,也能拋棄你。」

  宗之正想說什麼之際,一個拳頭突然地打在宗之的臉上,在宗之還來不及反應的當下又被踢了一個迴旋踢,頓時跌倒在地,一旁的女孩也因這迅速的過程中傻愣著。

  「敢打我妹!!你不想活了是不是!」啾啾惡狠狠地踩在宗之的胸口上,啐了一口道:「你這畜生、人渣!!敗類!」

  一旁女孩見啾啾心如此狠的,連忙撲上前去,帶著哀怨的神情轉過頭:「你們好過分!!我說了宗之他是無辜的呀!!有什麼就衝我來好了!!」看著宗之嘴角的瘀血,女孩心疼地拿出帕子小心擦拭。

  「姊……」蘼萘看著啾啾的舉動有些感動,嘴邊也勾起了一抹微笑,但聽見女孩的發言後,不禁覺得這女的還真有夠白目的,想逞強什麼?

  「衝著妳來?這是妳說的哦?」

  「咳..」宗之聽見學姊發言,強忍著身體的疼痛,女孩看見連忙扶住:「宗之,沒事吧
?會不會痛呀?」

  見宗之還能爬起來,啾啾也不免訝異,能在她拳腳下的活命的還真不知有幾個,她嘲笑著說:「不得不說你還真是打不死的蟑螂阿。」啾啾揉了揉手中的筋骨,準備在揮出一拳時,卻
被宗之的發言給停頓在半空中。

  「她懷孕了!」

  宗之丟了一個爆炸性的發言出來,撐著女子的肩緩緩地站起來,看著蘼萘:「所以..我很抱歉..」

  懷孕?還真的演八點檔,蘼萘翻了翻白眼道:「哦?是嗎?可是,她剛剛說衝著她來?」

  「蘼萘..你一定要這樣嗎?這樣一點都不像你!」宗之眼底有抹失望的眼神..

  「是嗎?那又怎樣?」

  「蘼萘,既然如此,今天就和你這樣吧。」宗之一說說完,便想帶著女孩離開這,一方面也是因為周遭的人因騷動看向這邊.萬一被學姊的父母親看到了,那就不好了。

  一旁的啾啾見狀,用手擋住:「等等,把話說清楚!而且你還沒解釋為何打我妹!」

  「打都打了,也被你打回來了!你想怎麼樣嘛!」女孩不滿地說道。

  「唷,這位小姐,我有問你嘛!我告訴你唷,把我惹火我管她是誰,就算你有身孕我一樣把你打唷!」說完,啾啾想上前,卻給宗之給反握住手:「啾啾姐,打萘萘不是我本意,我只是..」

  又聽見啾啾姐這三字,啾啾頭頂炸了毛,她甩開了手:「畜生!姐?誰是你姐阿!!不要臉,還有我告你性搔擾哦!」嫌惡的拍了拍被宗之握過的手,喃喃的唸著:「回去一定要洗手...!」

  宗之欲解釋向前想說些什麼...

  卻見走向女子面前,「啪-」,又是一耳光,看著女孩狠狠地說:「下次,就不是打臉了,我再奉勸妳一次剛剛說的話,『他能拋棄我,當然也能拋棄妳。』」看向宗之那怒的眼神,蘼萘驕傲的挺著胸,冷冷地說:「你還想說些什麼嗎?」

  看著蘼萘毫不留情的巴掌,宗之也怒了,細細的觀察著女孩臉上的傷勢,女孩對宗之笑了
笑表示沒事,為免女孩在遭受到這兩姊妹的摧殘,宗之只好轉頭帶著歉意道:「蘼萘,你太堅強了,學姐需要我,如果你認為是我拋棄你就拋棄你吧,我只想說句抱歉..」

  說完,便扶著女子走離現場,啾啾看見,著急的想上前叫喚:「欸!你們別走阿!打人就落跑,你算什麼呀!」 兩人對她的話置若恍無,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看著兩人離開,蘼萘沉默了好一陣子,許久才緩緩開口:「回家吧……」

  拍了拍蘼萘的肩膀,啾啾點了點頭,想起剛剛買好的冰,拿起一看:「阿!!!我的草莓冰!」

  「怎麼辦..冰..」啾啾欲哭無淚的看著融化的冰,可憐兮兮的說:「我排了好久的..都是剛剛那個臭男人!!」啾啾在心底把宗之罵得幾千遍幾萬遍。

  「下次再買吧……」

  「嗯..」啾啾憋著嘴不滿著,想起了剛剛,便問了蘼萘:「剛剛那個男的是誰?」

  「學長。」

  「也是前男友。」又接著說下去。

  「what?!」被蘼萘的發言更愣住當場,啾啾驚愕的張開嘴巴指著電梯又指了指蘼萘,腦筋像似還未轉過來一樣茫然。

  看著啾啾的模樣,蘼萘無謂的攤了攤手道:「……就像剛剛看到的那樣,他劈腿了。」

  「阿,這是怎麼一回事..昨天你說沒有..你得和我好好的說一說。」

  「因為……所以……」絮絮的說了事情的前因後果後,蘼萘有些落寞的低著頭。

  但聽完蘼萘的話,啾啾卻已淚流滿面,邊哭邊說道:「什麼嗎~臭男人..萘萘那麼好..討厭鬼!」

  「唉唷……我都沒哭了……話說回來,妳跟妳上司的事情到底怎麼樣了?」拍了拍啾啾的肩膀,把話題轉了個彎。

  聽到萘萘如此問著,啾啾止住眼淚,害羞的說:「不知道耶..昨天打給他..他沒接,只好明
天去公司在和他說答案好了...」

  「所以答案是……?」

  「人家不知道啦...」害羞的掩面逃走,走到電梯口又轉回頭對萘萘揮手:「不是要回家,走吧~」

  「唉……真是的。」蘼萘搖頭後快步跟上。

  不過這樣姐姐也不會在問東問西了吧。



  「萘萘呀,我跟你說..超好笑的..」啾啾笑開懷的與蘼萘說著上班趣事,蘼萘微笑安靜的
聽著。

  聽得出來,啾啾是想要讓自己忘記剛剛的不愉快,拼命的講了笑話給她聽,但想到自己的戀情不順利,又想著啾啾和她上司的關係,還是問了:「所以到底怎麼決定?」

  「嘎!」聽到蘼萘這樣問,啾啾尷尬的搔了搔頭害羞的笑:「哪有怎樣阿~就..就那樣阿。」邊說邊走的同時、完全沒注意前面有根柱子就這樣撞了上去。

  「God!!!好痛!」啾啾痛得蹲了下來,撫了撫自己額頭。

  「小心一點啦……」蘼萘走向啾啾面前蹲低查看著:「有沒有怎樣?」

  「好痛嗚..」啾啾按著額頭的手掀開,可以看見有紅腫的痕跡。

  「怎麼那麼不小心。」小聲的唸了句後還是伸出手攙扶對方。

  「我要呼呼~」啾啾嘟著嘴撒嬌著。

  微翻了個白眼後調侃道:「找妳上司不要找我。」

  「討厭~你可愛的姐姐跟你撒嬌耶!你..」還想說什麼的啾啾突然停住自己動作,看著蘼萘的後方。

  「又怎麼了?不回去?」

  「他..」啾啾呆滯的舉起手指向蘼萘後方。

  蘼萘轉頭看見一個穿西裝打領帶的男子摟著一個身穿紅色迷你裙親暱的走進旅館。男子
還很邪惡的抓了一下女子嬌滴滴的嫩臀。

  「他?」順著啾啾指著方向看過去,「那種糟糕的男人有什麼好看的?

  「呵呵..對呀。」啾啾苦笑了一聲。放下了手,失落的走向回家的路。

  「欸!等等我!」跟上了啾啾的腳步,「他是誰?」

  「公司同事。」

  「騙人。」一語就道破了自家姊姊編造的謊言,十幾年的姐妹,還不了解她?

  「嗯...上司?」啾啾無謂的笑了笑:「男人...」

  「就是跟妳告白的那個?」

  「不重要了。」啾啾伸了懶腰笑了出聲:「哈哈,我好幸運~~真的好幸運呀...」大笑了之後,啾啾突然沉默,一顆淚珠滑落嘴邊...

  「不要再裝了……」說了這麼一句後,呆愣在原地一會兒,看著對方這樣自己也不忍心,便上前輕抱住了啾啾。

  「嗚嗚...萘萘。」在蘼萘抱住自己那一刻、終於不住潰堤,抱著蘼萘哭著。

  「……」蘼萘輕撫著啾啾的後背,有些無言。

  看來他們兩姊妹的愛情好像真的不那麼受老天爺眷顧的。


  那天後已過了一個星期,蘼萘和啾啾很有默契地不提起那天的事,依舊如往常坐在電視前的長型沙發看著她們喜歡的偶像劇。

  「剛好進廣告,我先去倒水唷,萘萘要喝嗎?」啾啾放下抱枕起身微笑問道。

  「好呀。」

  正在廚房倒水的啾啾,這時剛好播到金飾的廣告,裡頭的台詞讓啾啾的動作停了下來

  永恆是超越時間的,那麼「永遠」呢?曾經擁有的,就會陪你到永遠。

  「永恆...」啾啾喃喃的說道。眼睛一瞬而不瞬的盯著螢幕看。

  「永遠啊……」雙眼凝視著電視,蘼萘喃喃的唸出口。

  收回自己的目光,啾啾拿著兩杯水走到沙發遞給蘼萘,耳尖的聽到蘼萘所說的,笑笑地問著:「喜歡那個項鍊?」

  「啊、覺得好看……」

  「哦,是嗎...」啾啾喝著水盯著廣告若有所思著。

  「怎麼了?」

  「沒有啦,呵呵~」看著廣告的項鍊,啾啾心裡有了決定。

  「開始了,我們繼續看吧~」指著電視的偶像劇,啾啾微笑地說道。

  「嗯。」雖然對姐姐的行為感到奇怪,但還是乖乖的繼續看著電視。

  看著蘼萘靜靜的側臉,想起了剛剛的項鍊,又想起了幾天前那討人厭的宗之,明天去買那條送給蘼萘吧,她一定很開心的。

  這麼想的啾啾微笑地目光轉向電視,繼續看著那老梗的偶像劇。

  而這時的蘼萘也同樣想著:「明天……去買來送給姊吧……」

  此時的兩人並沒有想到,自己和對方的心思竟完全一樣。



  吃飽飯的兩姐妹坐在自家陽台喝著紅茶看著城市的偶爾閃過的星空點點。

  「真難得會看見星星~」啾啾伸了伸懶腰,望著天上的星星微笑著。

  「不知道會不會有流星呢?」

  「城市裡會有流星嗎?」啾啾偏頭疑惑著。

  「說不定唷?不是都說心誠則靈嘛!」

  「也許呢,但是所謂得流星就是隕石唷~石頭會實現願望嗎~呵呵。」啾啾輕輕笑了,自家的妹妹還是這麼相信那些小時候的故事。

  「這個也很難說唷?不是有那種什麼許願石嗎?」蘼萘舉著例說道。

  「嗯~~萘萘這麼想看見流星嗎?那想許什麼願望呢?」

  「沒有呀~只是想說看到了可以拍下來?希望能永遠和姊姊在一起?」

  「在一起!!」聽到蘼萘這麼說羞紅了臉、這時摸到了口袋鼓鼓的,想起了下午去買的,小心的拿了出來,藏在後面「萘萘~我有東西要送你唷。」

  「想到哪裡去了?」蘼萘無奈輕敲了啾啾的頭頂,聽著啾啾的話訝異著:「嗯?這麼巧?我也有東西要送妳。」

  「咦,那一起拿出來~?」啾啾笑的提議著,蘼萘也點頭表示沒異議。

  啾啾從口袋拿出了藍色盒子並打開,裡頭裝著是昨天廣告說的黑翼星型閃耀鏈墜。

  而蘼萘也拿出原本藏在身後的白色小盒子,裡面裝的是昨天電視上說的粉冠羽愛心型之墜。

  

  「咦?」蘼萘看到對方拿出來的禮物發出了驚呼,怎麼和自己的是同款。

  「咦!!好可愛!!」啾啾驚喜道,突然想起什麼的,皺著眉道:「等等..怎麼覺得有些眼熟?」

  「妳的禮物也是啊……!」都這麼明顯了...捧著藍色盒子看著,蘼萘一眼看到就喜歡上了。

  「阿..是昨天廣告的。」啾啾興奮捧著白色盒子,本來想買一對的,奈何自己的錢只能買一條所以就買了那條適合蘼萘的,想不到蘼萘竟也有跟她同樣想法,不免感激著:「謝謝你,萘萘~」

  「也謝謝妳,姊姊。」愛不釋手的拿起了項鍊,看著上面閃著閃耀光芒好不動人。

  「萘萘,我幫你戴上吧。」接過蘼萘的手中黑色項鍊走至蘼萘身後,白皙的頸項透著粉嫩
膚色,黑色的皇冠躺在鎖骨,上頭的寶石閃耀的更加動人:「很好看呢。」

  「那我也幫妳戴上吧?」摸了下那黑色的皇冠後取出粉膚色的鍊墜,將它掛在妳的脖子上。

  「很漂亮呢,萘萘。」啾啾開心的拿起粉紅鏈墜滿足的笑了笑。

  「知道嗎、我去買的時候店員跟我說黑色代表是永恆的姿態,如果真的能許願,我希望萘萘能得到永恆。」拉起了蘼萘的手:「萘萘值得更好得男人去愛,所以半夜別爬起來偷哭了。」啾啾微笑地說道。

  「我、我才沒有……」蘼萘微嘟嘴把臉轉向其他方向,竟然被發現但才不會承認呢。

  看著啾啾喜歡的摸著,蘼萘也微笑地說:「那妳知道……這個粉色的鍊墜代表什麼嗎?」

  「這個啊……」蘼萘走近啾啾,輕輕拿起那粉色的心型鍊墜笑著說:「代表著『永遠的青春』,每個女人最想要的……除了愛情,便是青春了。」

  聽著萘萘解釋,啾啾心裡有些許的感動,不過蘼萘不承認的時候耳朵都會紅,啾啾也不忍心的戳破:「好啦,沒有」好笑地戳著蘼萘的嘟嘟臉頰,啾啾微笑道:「姊姊還是希望你能幸福的。

  「謝謝妳……姊姊。」

  啾啾上前抱住蘼萘,額頭靠在蘼萘的額頭上,臉上不免出現一抹羞紅,但她還是緩緩說出:「謝謝你萘萘..只要能看到你幸福,姊姊就永遠青春美麗了。」

  「也謝謝妳……只要姊姊幸福,我也能獲得永恆的。」拿起原本因地心引力而搖晃的墜子,微嘟唇輕吻著它。




  「卡!!兩人都很棒唷!」導演打了個板,讚賞著蘼萘和啾啾,「待會再拍個平面拍攝就ok囉。」

  「謝謝導演~」啾啾開心的鞠了個躬,對著蘼萘笑開懷。

  「啾啾辛苦了。」蘼萘微微淺笑點頭。

  見導演給自己與蘼萘休息時間,啾啾咚咚的跑道蘼萘面前:「呵呵,蘼萘也辛苦了呀~好期待拍出來的成品呢。」

  「恩,我也是哪,那我們先去喝個水準備等一下的平面拍攝吧~?」

  「好~」稍稍整理自己的儀容,啾啾跟著蘼萘的腳步回到了休息室。

《全文完》


《閒言閒語》

超開心能跟萘萘一起合作的啦~
合作的那個項鍊好想要ㄒ口ㄒ



粉絲頁也來玩玩囉~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56445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永恆|真愛密碼|啾啾|【SilverCarnival】

留言共 5 篇留言

一直線霓凰廚x萘ృ
先踩

08-23 02:13

✿姥啾✿
香香^q^08-23 02:14
✿姥啾✿
等等,竟然還沒睡嘛!!!!
08-23 02:15
一直線霓凰廚x萘ృ
打game打太久 ##
所以現在在趕文 XD

08-23 02:15

✿姥啾✿
居然啦WWW~~
那要早點睡唷^q^不然會變熊貓眼 [e5]08-23 02:16
香兒
愛心上面還有皇冠超漂亮的!!!!

08-23 07:58

✿姥啾✿
是吧是吧~~~~~~~
我也超想要的唷>///3///<08-25 13:26
淋著雨回家
原來啾啾拳腳那麼強(抖)…看來以後揉完頭要快速逃跑XDDDD

08-23 10:46

✿姥啾✿
這都是劇本設定啦!!!XDDD08-29 23:53
星野
這個好票釀啦我也想要///

08-29 23:41

✿姥啾✿
萘萘的眼光超級好~
可以感覺要很貴的樣子

08-29 23:5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yamaha769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 SilverCarn... 後一篇:【 SilverCarn...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velna大家
吸血蝶更新了《魔物獵人 崛起:破曉》的弓箭操作分享影片,歡迎蒞臨觀賞:)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3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