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圖然想說】提拉米蘇

作者:匪人間│2014-08-23 00:20:28│贊助:8│人氣:188

  嗯哼,在進入文章前。必要的來一段前提,這次是【圖然想說】公會活動文,以甜點,甜蜜蜜的氣氛等等做為主題,並且是文手/繪手合作。

  在此不得不感謝一下繪手<吉姆藍>,雖然這一篇我拖了一陣子就是了(扶額),不過有句話真的想說當初如果不是吉姆藍找上我的話或許也不會有這一篇文出產,請原諒我的消極。

  並且——謝謝你的邀請。

  那麼話就到此為止了,以下故事開始。



   *    *    *    *    *    *    *    *



  熱戀的感情淡去後,在兩人共同的認知下逐步的走向長遠的經營模式。

  還記得是從六年前左右開始交往的事情吧。

  ——那個,令人難以忘懷的日子。

  仔細想想——

  我們已經不再年輕了。





  「小婉,怎麼了嗎?你好像沒什麼胃口耶」香香以手撐扶著臉頰一臉擔心的模樣落入眼裡。

  有些事,其實沒那麼好說出口所以我沒有把心事說出口。習慣性的裝作沒什麼事的樣子回答:「——沒什麼,真的沒有什麼事啦」

  「不過,話說回來這裡蛋糕還不錯耶——

  「我就說吧,價錢實惠料又好早就推薦你來了。不過小婉你最近又很忙……

  「是有點啦……」我忍不住苦笑了一聲。


  香香是我最好的朋友,雖然她是有點奇怪的人。不過——

  如果說除了家人以為要我選擇一個能夠相信的人,我絕對會選擇香香的因為是朋友,也因為認識了至今二十幾歲中的四分之三,除了小時候還在家人的愛裡慢慢成長的那幾年,第一次接觸到外面的世界並且認識的第一個朋友就是——香香。

  若是人生當中缺少什麼就不算完整,對於大部分人來說。

  ——應該就是知己吧。

  不過我卻在有意識並且能夠隨自己所想的那般思考前就認識了一個形同姊妹……甚至比那更親的香香,我總是在想這樣的我已經比大多數人還要來的幸福了卻貪婪的想要更多的幸福。這應該不能算是一個好人吧……


  「——欸」

  「香香你……在做什麼呀……」我瞇起雙眼試著想傳達自己無法理解的意思。

  不知道什麼時候從對面的座椅鑽到桌底下的香香正從我的雙腳中台起了頭露出了一臉的笑容,不習慣穿短裙的我為了回應香香這次難得的聚會穿上了不習慣的裙子。或許是家庭教育的結果吧,香香常說我是那種生錯時代的保守女性。

  雖然我並不喜歡她這麼說也很想反駁,不過每每都會看到她露出像現在一樣的笑容。

  長度到膝蓋上的裙子幾乎就是我所能夠的極限了,我討厭極那穿著裙子輕飄飄又會有風鑽到裙底的那種感覺。

  「嗚嗚嗚嗚——

  「別拍呀,真是的」

  我夾緊了雙腿將香香圓滾滾像是小動物那樣鬆軟的雙頰,利用膝蓋取代了雙手實現了自己對玩弄她臉頰這件事情有獨鍾的我。

  同時伸手過去搶過香香手中就算掙扎著也不忘拍照的堅持。

  「我說啊,香香你就這麼喜歡這個角度嗎?」香香的手機上貼滿了各種閃閃發光的珠子就連如同招牌式的圖樣都相當獨特,在七彩珠子下的藤蔓就像結出七彩果實般如同童話一樣的夢幻果樹。

  我仔細的把他握僅在手裡,大拇指輕輕的在觸控式螢幕上滑動操作著裡面的內容最終在相片中找到自己的目標並仔細翻閱著。

  順帶一提,她伸出的手被我緊緊抓住並按在自己的大腿上。


  「真是的……怎麼竟是拍這些……

  和桌上那些缺了角或是被分成數小塊不在完整的蛋糕不同。有著各種角度的蛋糕原形正出現在手機的螢幕上。

   仔細一看,淨白鬆軟的奶油如同花邊圍繞在那小小圓圓的形狀上,圍繞在那之上一圈就像個高極華美的藝術品,香甜的清香彷彿透過是覺都能感覺得到。相當一般 般的小蛋糕卻意外的有許多令人訝異的小驚喜。在手指滑動之後,缺角的蛋糕露出內在填滿美味草莓的鮮嫩粉紅。一層層的奶油仔細將他們封存在兩層蛋糕間的夾縫 中。



  「那個……這位客人,不好意思……」從一旁傳來的聲響使我轉過頭去,苦笑著的女侍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使我感到疑惑。

  不過當我看到女侍的眼神並沒有看向我的時候我才注意到他飄離的眼神裡究竟表示著什麼。好不容易意識到這裡的我不禁脹紅了臉,感覺到臉上那股熱氣的我一邊催促著另一邊推著香香的腦袋。


  真是的,我到底在做什麼啊!



  「不好意思啦……

  「不不,我們才是……很抱歉……


  回到座位上的香香似乎和女士說著什麼,但我一句都聽不下去。如果可以我好想找個洞鑽進去,要不然埋起來也好。

  說到底——香香那傢伙明知道是在餐廳裡還這樣玩。

  我真該給他個教訓,不過女侍似乎還沒有離開。而我根本不想抬起頭,別會怎麼看我們不會是誤會我們在做什麼事情吧,兩個女孩子耶……不過想想同性戀現在好像也不是那麼的特殊就算會這麼誤會也不太好吧,或者是說——

  根本是自作自受吧。

  不過我們沒有啊,我想解釋不過又很怕對上任何人的目光。他們會怎麼看我們,他們誤會了什麼在他們眼裡我們又是怎麼樣的。一想到這些我根本抬不起頭,不過若是有什麼契機或是能夠狠狠的對香香瞪上那麼一眼搞不好我會比較不去在意這件事情。

  感到害羞和混亂中使我不禁握緊了拳頭。

  而在手中那股硬質的手感卻阻礙了我這個動作,不過對我而言卻像是一根救命稻草。



  「啊啊……對了,還有這個在……

  這時我想起手中還拿著香香的手機,想到這裡我試著稍稍抬起頭放過有些痠痛的頸部讓視線勉強能看到坐在對面香香的身影,不過那裏卻沒有人。我一慌張嚇的抬起了頭搖晃著腦袋在平行的視野裡搜尋著她的身影。

  最終在通往廁所的路前捕捉到香香的身影讓我放心的嘆了口氣:「——原來是去廁所啊,我還以為人去哪了呢……

  遠處的香香似乎注意到了我的視線撇過頭來對著我揮了揮手,有了剛剛的教訓過後這次我不敢在刻意做出什麼引人注目的動作。

  注意到他人射向自己的視線,我只好重新低下頭專注於手中香香的手機。

  方才翻到一半的相片似乎在混亂中被移動到下一張相片。而相片裡的畫面就是自從香香鑽入桌底開始拍的那幾張。


  「什麼呀這個,那傢伙真是的——

  好像看到了什麼耶!不會吧,刪除!

  「連這樣都被拍了,為什麼啊!」

  刪除。

  啊,這張也不行。

  不行啦。

  刪除——刪除!

  下一張!

  數張照片似乎趁著我沒注意的時候,香香那傢伙就拿著手機慢慢鑽過來接著一直拍拍拍的,雖然我覺得自己在這個時候發呆甚至想些有的沒的事有點失禮沒錯啦不過也沒有必要這樣吧。

  滑動著手機畫面將那些裸露出大片肌膚的照片,從大腿小腿甚至更深處的全都標記下來。能慶幸的是並沒有一張真真正正拍到內褲的相片,雖然感覺到那麼一點點安心的感覺不過總之這些全都不可以留一張都不行!

  「這樣的也不行啦,刪……

  正忙著與手機裡的相片奮戰時我注意到之後開始的照片。

  照片裡的人是我。

  雙手撐在桌面上的我,而手機裡的畫面卻很明顯的專注於拍攝人的表情。

  這個時候的我愣住了,畫面裡的那副樣子,和平時的自己完全不一樣。擺著這副心事重重的表情說著沒事的我說服力差的簡直讓人笑話……

  雖然,我這才知道……

  「原來我一直都擺著這副表情……」認識這麼久的香香又怎麼可能沒發現到呢?或許是他不想問吧,而我……

  也沒有告訴他……

  「我應該告訴她的,她是我最好的朋友。像家人一樣無可取代的好朋友,我這樣盲著她好嗎?」

  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一想到這件事,我沒想太多便從包包裡取出自己的手機。

  香香還沒回來,但是我等不及想告訴她這件事情了。這事情沒甚麼大不了但是我不希望瞞著她,我沒告訴她只是因為我自己還沒做好準備而已。

  這是我的事情,我一個人的事情。

  我翻開自己手機上的畫面,快速的翻閱到那個令我心煩的留言。

   名字是與最親密的朋友同樣無可取代的人,僅次於家人的身分卻最近家人的那個名字。這是我和他在一起的第六年,我不喜歡像個傻瓜一樣去慶祝美一個相遇的日 子來提醒我與他相遇的日子過了多久。我喜歡他的心情從來沒有變,但我討厭變化如果要用現在的生活去交換我不知道自己會不會習慣。

  因為不知道也不明白。怎麼做才好怎麼做才是正確呢。

  「可以告訴我嗎……?」



  我感覺到在眼裡打轉的淚水,我不明白它為什會急著從眼睛裡留出來。我並不傷心啊,我也沒有感覺到難過啊。

  ——為什麼?

  ——到底為什麼?

  你為什麼要哭呢?小婉,你哭什麼呢?

  為什麼不回答啊,你不就是我嗎?

  感情是只有自己才會知道的答案,那為什麼我不知道,我不明白它為什麼會哭。她為什麼不肯回答我啊!


  「……

  ……






  「小姐,不好意思喔。這是您加點的提拉米蘇」男性聲音突然的從耳邊傳來——


  我嚇的急忙抹掉臉上的淚水,微腫的雙眼使我忍不住去揉它。擺上桌面上的清脆聲響使我急忙的回應:「那個!你……是不是搞錯了。我沒有加點這個……

  「啊,沒有耶,確實是你們這桌的一位小姐剛才點的……

  那應該是香香的吧,不過……她有這麼餓嗎?需要點這麼大的。

  「是這樣啊,那應該沒錯了,不好意思……」有些腫脹的雙眼讓我實在沒辦法看的太清楚,擺放在桌上的提拉米蘇到底是什麼樣的東西,我感到有點好奇。

  不過糾結在胸口的那種感覺卻遲遲揮散不開,我想是它影響了我的胃口。不過它為什麼要這樣,到底是為什麼啊?

  糾結在胸口的到底是什麼除了難過和傷心以外的東西啊。

  我拿起了擺放在盤子邊緣的塑膠刀具。洩恨似的打算將這個名為提拉米蘇的怪東西給大卸八塊。兩台手機被我嫌礙事的扔到桌子的一角,而空出來的雙手自然的拾起刀具卻在它面前猶豫不絕,要怎麼處理著個東西的想法快速在腦海中膨脹著。

  「咳——」身旁突地發出一聲輕咳,我回頭過去才發現方才送蛋糕過來的那名男性一直都在我身旁。好似不耐煩的不斷用鞋尖反覆敲打著地板。

  一想到自己這樣打量它人的動作相當不禮貌時我正想抬起頭來。

  那人卻挺身從我身旁壓了過去,同時那厚實的手掌一把壓在我頭頂上粗魯的將我的視線轉向面對桌上的蛋糕,不知道他究竟想做什麼時我兩手正舉起來時已經被她伸長的手掌給緊緊抓住。

  接著——

  
令人熟悉的聲音卻在耳邊響起:「來——我幫你。乖一點放輕鬆一點。」


  他的聲音使我放鬆了下來,這幾乎充滿在生活中的聲音又怎麼可能會使我忘記呢?知道他的身分後我開始聽從他的話語。任憑他的雙手有些粗魯的卻緊緊抓住並在我的手臂上慢慢的移動,直到包覆住我的手掌為止。

  接著不在猶豫的往桌上的提拉米蘇劃下幾刀。


  「你……?」我疑惑著試著轉過頭去,他卻乾脆的把臉貼在我臉龐上故意不讓我回頭看向他。

  不知道是他還是我。臉上的溫度不斷上昇,這次我沒有忘記自己在哪裡被哪些人看著,不過我腦袋裡卻想不到這些,除了他以外的東西早就被通通丟到腦後,只要他在的話這又算的了什麼呢?

  腦袋裡盡是這種不像我會想到的東西。

  不過,我並不討厭。


  他將切成一小塊的提拉米蘇小心移動在我面前的盤子上。

  我正猶豫著該如何動手吃掉它時,他已經放開了雙手。

  他輕聲的低語在從我身上離開之前清楚的傳到我耳中:「這是我做的,我希望你答應我把他吃下去,如果你還覺得猶豫那也沒關係,我一會就離開……

  淡然的聲音裡飽含了十足的溫柔,他的味道他的鼻息甚至那一點點帶著磁性的聲音熟悉到彷彿是為自己所存在的空氣那樣。他的一舉一動儘管有些粗魯,就像個小孩子一樣為了什麼不肯耐心的去等待也不肯慢慢來,行動總是比想的還要快,這樣的他卻一次又一次的等待我接受他肯定他。

  我實在想不到有什麼理由去拒絕他。

  這時候的我才明白,那糾心的感覺其實也沒有什麼嘛——

  只是度過了平凡擁有了太多的幸福,很快的又得到了第二個人生中的幸福。因為他多幸福而讓我感到有點飄然,為了警告自己別放開這得來不意的幸福,因為那胡思亂想中產生的不安所以我才會猶豫……



  現在的我……

  哪還有什麼值得猶豫的呢?


  我仔細的去品嘗那在口中化開的鬆軟感,融合著咖啡與可可的苦甜中帶有那麼一絲甜蜜的酒香,黏糊的口感融合著各種材料的香氣夾雜在鬆軟的多重次口味當中,我不曾吃過那麼令人陶醉在其中的蛋糕。

  短暫的享受過後,我對它的名字突然的感到好奇。

  「你說這個是?」

  「提拉米蘇喔,這是種義大利式的蛋糕。我盡可能的還原他的味道了你覺得如何呢?」

  「——恩,這個嘛。普普通通而已啦」

  我搭上他伸出的手掌讓他拉起我,他的笑容在我眼裡一點也沒有輸給那蛋糕給人的甜蜜口感,不過我還是決定說了個小謊扮起了鬼臉試著挫挫他臉上得意的表情。

  不過他卻絲毫沒有受到任何影響反而回以我一句:「臉上笑這麼開心的人說這句話可沒有什麼說服力喔——

  「——吼」我反駁不了他只好裝作生氣的樣子鼓起雙頰。

  「好嘛好嘛,開個玩笑而已」

  這時我才想起,不知不覺被他牽著鼻子走的我似乎忘記了很多東西。不過大多數卻早就被我自己給拋在腦後,糊里糊塗的就跟著他離開了餐廳。

  離開之前我猛然回過頭去望見了香香的身影,隔著那一道薄薄的玻璃以嘴形傳達著:「小婉,要加油!一定要幸福喔!」

  香香舉到一半的雙手在胸前上下的擺動著,臉上則掛著一臉的燦爛笑容。儘管他說什麼我完全聽不見就連除了我名字之外的內容我也完全不明白,但是那其中包含的心意卻化做了另一股暖意傳達道我心底了。


  「怎麼了嗎?擔心那些東西?」他似乎看見我突然張口露出驚訝的表情,才剛想起包括手機在內連同包包都一起放在餐廳裡,正猶豫著是否要回去拿時他又接著補上一句:「放心吧,我可是有個超級的好幫手在,東西就別擔心了——

  「喔——原來你們是串通好的,我一早就在想……奇怪!為什麼香香他要一直賴著我要我一定要跟他出來,原來是這麼回事啊」

  「——噓噓!好幫手的身分是個秘密,她都說如果幫我穿幫了她的臉就要變大餅了」

  「哼哼,這孩子越來越大膽了呢」

  我故意伸出了雙手,假裝香香的臉在我眼前似的不斷用手指捏扯她的模樣。卻被突然的一把抓住。

  「好幫手的事情你就忘了吧,接下來可是我們的時間耶!」他突然開口大聲的念著,我還來不及做好反應變被他一把拉進了他的懷裡。享受在那溫暖以及安靜氣息當中的我再也控制不住臉上那幸福無比的笑容。

  在完全的沉靜在這樣的幸福之前。

  他溫柔而低沉的嗓音在耳邊淡淡的響起:「跟我著,我會帶你去義大利吃道地的提拉米蘇,所以……放心的交給我。小婉……嫁給我吧」

  在擁抱之中的我不再猶豫只顧著拼命的點著頭,在他厚實的胸膛裡留下「恩」的一聲。接著徹底的放鬆自己的身心靈將這一切交給他讓這令人沉醉且無可比美的絕妙幸福徹底且完美的包覆住自己——

  ……




  我們已經不再年輕了。

  所以才會想去追尋著幸福——

  提拉米蘇——為義大利原文的音譯,有著『拉我起來』以及『帶我走』的這一翻意思在。

  對想要幸福的人而言,它的意義——

  不僅僅是帶走了美味,同時也帶走了幸福與愛情……




   *   *    *    *     *     *    *  


看更多投稿作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56434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人間|小說|創作|情感|圖然想說

留言共 2 篇留言


也謝謝匪人間不嫌棄^^///

08-23 11:55

匪人間
[e6]08-24 13:43
白化症棕熊-持信
沒想到提拉米蘇還有這層意義,作品十分有趣!不過香香的舉動讓我害羞了一下(掩面

08-24 13:26

匪人間
[e5]討厭啦(拍
08-24 13:4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fffddd1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C.R. 評論文】 放... 後一篇:【第一匪】死涯...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d33194542大家
小屋有一些歡樂日常的日誌 歡迎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0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