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夜曲暮調】終夜。第七章、無畏的生命價值

作者:Secret.│2014-08-20 02:57:40│贊助:8│人氣:151
  失了過多血的身體有些微涼。
  滴滴答答的沿著手臂滴下的暗紅色,白色的連帽上衣早已染了半身色彩,不深的傷口痛著刺激著他的意識,他的腳步穩妥,蒼白的臉孔透著一種病容。
  一直無法消去的黑眼圈使得那雙眼更是無神,冰冽的殺氣卻將他環繞住。
 
  終夜從來沒有如此渴求殺死誰。
 
  為了一個不相關的人,要做到那樣值得嗎?
  他問著自己,身體痛得在向他發出抗議,他連笑都笑不出來,只是一個勁的向前走。
  此刻他已失了冷靜。
  殺戮的念頭形成後便無法壓下,額角的痛早已消停,終夜的舉動卻意味著不可能止息。
  「你要去哪裡!」
  聽見那聲音終夜的腳步頓了頓,終是停了下來。
  四站在他身後不遠,還喘著看起來是找他許久,黑髮早已散亂。
  「去哪?當然是我該去的地方。」
  「夠了……已經夠了!」四忍不住吼道,「放棄吧……我說了失敗也無所謂的!更何況、那孩子是──」
  「她是誰跟我無關。」終夜偏過頭,淡色的血跡還有部分殘留在臉上。
  四愣了下,無法理解他的話語似的。
  「是的她死了,而我失敗了。」在四眼前的這個少年看起來是那樣陌生,「但不意味著我必須停下!我有我的原則,無論是誰都無法阻止我!」
  四像是被嚇住了無法挪動腳步,「終夜你很聰明的你應該知道、」
  「我以為妳比我更清楚我本身,」黑眸裡彷彿揉進血似的透出一抹紅,「我從來不會為人報仇,我有的只有自私,只要自私就能好好活下去這不是妳教給我的嘛。」
  她握緊了手,「是!那是我教的!所以我現在也自私的要求你別去!」
  終夜看著比他略高、年長幾歲的女性,緩緩開口:「我們都一樣自私,但我無法每次都做到妥協。」
  他知道的,他本來就早熟加上夠聰明,那些除了幫助他每次的脫逃與戰鬥外,思考並不是什麼都沒帶給他收穫。

  他重新背對她──如同每一次的背影──他不喜歡看見四的眼淚,即使四也從來不曾讓他看見。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答應妳我會活著回來。」
 

  失敗了,那就重新來過。
  生命還存在著,就有著各種希望。
  即使渺小到不到百分之一,那也是希望。
 
  四跌坐在地呆望著他的背影,這場景看過無數次似的,保護她也好、領著她向前也好,明明還是個需要人保護的孩子卻早已自己獨立,不要命的向前衝去。

  這樣是壞的嗎?她不知道。

  那麼作為同伴該做的是──
 

  「那麼,」她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塵土,「路上小心。」
 

  不是不擔心死亡,而是他們早該把死亡當做同伴。
  與其畏懼,不如想辦法。
 


  終夜沒有回頭,在四的目送下離去。
 


  嗯,我們說好的……
  所以……請活著回來。
 



  眼淚被逼回眼眶,四閉上了眼。
  現在有多危險她是知道的,即使如此她還是跑了出來,然而她的謊言已經無法收回,只能像平常那樣送上祝福。
  那麼就信他,相信到底。
  「你總是那樣懶散的模樣,但我卻又做了什麼呢?」她低語笑著,轉身離開。
 
 



 
 
  ┼
 
 




 
 
  走著走著終夜就突然的想笑。
  怎麼自己就能說出那種奇怪的話呢?
  未知的承諾明明是那樣愚蠢,他卻還是做了這樣的承諾。
  既然做了,那就盡力將它完成。
 
  不需走多久他就看見了他在找的人,怎麼說也不是運氣,經由計算總歸還是得的出來結果,這附近濃厚的血腥味也不會有人參和。
 
  失敗,一次就夠了。
  後悔,不需要太多時間。
  振作,是唯一該做的事。
 
  他衝了出去,染了半身暗紅的衣服使得彷彿有著淺紅的殘影。
  他要搶的就是時機。
  敵人的吼叫進不了他的耳,宛如心靈關閉似的,美工刀緊握於手中,重複的洗上鮮血變得有些握不住。
  「你們的目的,是想拖住永暮城的〝阻礙者〞。」
  終夜站在血泊中,多出了傷口涼涼的疼痛早已麻痺了。
  最初囂張的女人畏懼著,面孔驚懼腳步稍稍向後挪動。
  「你……!」
  「為什麼我會知道?因為你們的目標是列車,但不可能所有人都能潛到目的地,途中的阻礙你們不可能無視。」
  終夜偏著頭,沾了血破損不堪的美工刀被扔去,從自己身上再度翻出新的刀,金屬的微光宛若宣告。
  「我承認我大意了,不過那樣的機會不會有第二次。」
  殺了一個人之後,殺二個三個四個五個……都是一樣的了。
  失去的永遠不會回來,無論如何去捕捉,都只會是一場空。
  現在能做的、現在該做的事──
 
  女人的匕首射來打掉了他右手上的美工刀,他仍無畏的衝去,左手的美工刀直取女人脆弱的面部,她只來得及舉手護面來不及抽出其他武器,細薄的刀片嵌入皮肉之間,觸動了手部的神經,一陣痙攣伴隨著的是難以忍受的痛楚,少年根本是描準著神經在行動。
  正當她這樣想時,卻看見終夜本該空著的右手執著讓她的腳吃過一刀的瑞士刀,不比美工刀推出的長度,卻有著更厚實不易斷的刀身。
  女人連他是從哪拿出武器都還來不及思考,刀尖已經抵達了左眼。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巨大的痛楚讓她忍不住慘叫。
  終夜絲毫不戀戰,抽出了刀隨即退後,看著女子摀著臉哀嚎。
  刀的長度不夠,因為能造成的傷害有限,頂多廢了女人一隻眼,卻無法有更深的傷入。
  「可、可惡的傢伙──!」
  「殺人之前就該做好覺悟的。」
  想要殺人,就該有會被殺的覺悟。
  他們所處之地從來就不是什麼安全區。
  殺、傷、擄、掠,從來都不是消失。
  「可惡可惡可惡可惡該死的小鬼!──」
  終夜想上前給她最後一擊,卻暈眩了下腳步不穩堪勘才站穩腳步。
  雖然意識被疼痛所侵蝕,女人倒還是有在思考著,毫不猶豫選擇了逃跑。
  「嘖!」
  他立刻就想追上去,雙腳一軟就跪地了,他喘著氣,才發現自己下意識的屏住了呼吸,肺部都發出了抗議。
  還沒放鬆,過度使用預知的副作用卻已開始,抓準時機、搶攻快速,毫無節制的使用能力帶來了不可避免的結果。
  疼痛像一支錐子插入腦袋,難以忍受的痛侵蝕著思考、意識,一張本來就夠白的臉更是刷成了毫無血色,沾上的暗血也顯得如此鮮豔。
  眼前一黑,就直接倒臥於地。
  他想掙扎、想起身,疼痛佔據了他整個思考,彷彿要逼得他昏過去。
 
  「真是……夠了。」
 
  熟悉的嗓音在身邊響起,受疼痛所苦的腦袋被一隻手撫上,痛苦並沒有減輕,但他卻莫名心安的乾脆昏了過去。
 
  四扶起昏厥過去的終夜,那孱弱的身子如今看起來更加不堪一擊。
  「真的是個笨蛋啊……」
  如果早看出是謊言的話,何必這樣子對自己施虐似的。
  「你明明就看出來了阿……」
  無論是她說的話也好,她的要求也好,她從未選擇用低聲下氣去說動終夜。
  因為那並不是最佳辦法。
  終夜很聰明,聰明到令人畏懼,他總像是知道別人在想什麼似的,那不符合外表年齡的深沉讓她往往覺得痛心。
  她希望藉由這次事情讓終夜明白力量的差距、明白他需要更多的自私去保全自己的一切安全。
  但她終究還是錯了。
  她希望終夜知道的終夜早就知道,於是她無法阻止他。
  「下一次,直接戳破我的謊言吧──」
 
  人命並不值錢。
  努力維護著終究還是有逝去的一天。
  而她會將一切事情做盡,即使她沒有力量沒有能力什麼都辦不到。
 
  「再聰明,你也還是個笨蛋、所以,請原諒我。」
 
  她不在意身上一起被沾上了血,打從那個雨日開始他們就相伴未曾離棄。
  四笑了,是相當漂亮的笑容,眼淚卻撲簌簌的掉著。
 
  ──絕不離棄。
 
 
 
 

字:2687

這章就不搞笑沉重點= ˋ =

中途巴哈跳掉煩死了啦!!!!!!!!!!!
埋了一堆梗好想挖啊.................(X
原本後記想到要打什麼的現在都忘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56060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夜曲暮調||終夜

留言共 1 篇留言

煉則
夜的進度好快OAO

我覺得沉重的感覺也不錯啊,
感受得到角色之間情感的衝突,
也能以此理解這灰暗的世界觀。

終夜跟四真的好可愛XD
期待下一章。(雖然企劃都還沒出來

夜加油!

08-20 07:48

Secret.
呵呵~我會加油的~
其實只是番外不知道要打什麼,只好衝主線了wwww
感謝喜歡啦~08-20 09:4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fu498742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九號愛麗絲-同人} ... 後一篇:{小屋佈景暫更換} Li...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aa1357932大家
各位有空可以來我家看看畫作或聽聽我的全創作專輯!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9:2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