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6 GP

[達人專欄] 絕望騎士與希望公主 第三章 05 (完)

作者:帝六君│2014-08-17 20:52:31│贊助:40│人氣:690
  〈有了妳,我才有感覺活著的感覺〉


  路克‧萊特使用神雷帶著金莎,來到奧美拉肯城中央城美高鎮的大鐘樓塔頂上。

  整個鐘樓周圍是個大環形廣場,屬於前方的廣場有個漂亮的大型噴水池,上面有三個互相擁抱的裸女雕像,一到整點除了噴水池出現水舞外,三個裸女雕像會受到事先寫好的魔法術式跟著上面舞動,是一個相當獨特的景觀水池。

  後方則有一個建國國王泰勒王一世;泰勒‧溫斯洛的雕像。

  「來這麼高的地方要做什麼?」看著突然出現在高處,會害怕的金莎一手抓住塔頂的鐵柱,一手握緊路克‧萊特的手問。

  「來看一下妳的城市平常是什麼樣子。」路克‧萊特一面望著底下正在逛廣場的不少民眾,一面回答。

  「平常我都只能待在皇宮,還沒完全見過整個城的模樣。」金莎這才知道原來這裡是奧美拉肯。

  「所以我才帶妳來看看,雖然一方面也是我自己想看。」路克‧萊特面帶微笑的說。

  「……」在金莎覺得他貼心的同時,意識到自己從剛才開始就很自然的握住他的手。而現在位處高處,她也不敢隨意放開,只能害羞的握住。

  在這時候路克‧萊特,望著底下通鐘樓後方廣場的路上,出現了幾十名身穿軍服的人馬,押著身穿囚服被扣上手鍊、腳鍊的六女四男朝廣場前進。

  後面還有三輛白、黑、黃的馬車跟隨在後。

  「那些人會被怎樣?」第一次看見這種景象的路克‧萊特,語帶好奇的問金莎。
  
  「我不知道。」金莎跟著看過去,但因為從未見過所以也不清楚。

  「那就看看他們會被怎麼樣吧。」路克‧萊特話說這完的同時,他們剛好進入廣場內。

  路邊的廣場內的民眾看見那些囚犯,紛紛自動閃到兩旁,甚至有些帶小孩來這裡的大人在瞧見他們後,帶著他們迅速離開廣場。

  「我想起來了!雖然我只有聽過,但這應該是公開處刑。」看見有人把小孩帶開的這一幕,金莎想起曾聽聞過一個月一次的公開處刑。

  「看來,他們也是無法改變命運的人。」路克‧萊特聽見後,神情有些凝重的說著。

  「無法改變命運的人?」金莎好奇的看著他問。

  「沒什麼。妳覺得他們全都罪有應得,還是有被冤望的?」不知道該怎麼確切解釋的路克‧萊特,敷衍之餘還反問。

  「我沒記錯的話,在這裡就算只是偷小東西也會被判死刑,所以他們大部分人可能都不是什麼罪大惡極的人。」

  金莎開口說著記憶中曾聽過的無人道律法。

  「原來是這樣。這世界果然是不公平的,如果他們知道這裡有個殺了很多人的殺人魔活,不但沒被抓,還活得這麼自由,不知道他們作何感想。」

  路克‧萊特想著自己揹負那麼多條人命還沒受到報應,不自覺得說。

  「關於你被稱為路克大魔王的傳說,是真的嗎?」金莎看著他這麼說想起關於他成為路克大魔王的傳說,想知道那到底是真是假。

  「沒有傳聞那樣兇殘,不過真的害了很多人。」不太想提這件事的路克‧萊特,因為是金莎想知道,所以故作輕鬆的回答。

  「為什麼要殺那些人?」原以為可能是誤會的金莎,露出幾分驚訝的神情追問。

  
  「當時的我根本不知道自己是魔人,也不知道我的力量暴走會害死那麼多人,但……就算如此,依舊改變不了是我殺了他們的事實。」

  路克‧萊特露出幾分黯然的神情說明。

  「所以你是無心的?」金莎看著他那神情不像在說謊。

 
  
  「或許吧,不過也有可能是我恨這世界的潛意識,使我在得到力量時做出那種事。」

  路克‧萊特想著自己一出生就因為私生子的身份,總是受到異樣的眼光或是欺凌,早在心底埋恨著這個世界,才會在那天發生那種事情。

  「什麼意思?」聽得不太明白的金莎,露出困惑的神情看著他。

  「我好像還沒跟妳說過;其實我可以算是一名王子,不過身上只有一半王族血統,所以是個從小就被討厭的私生子。」

  路克‧萊特向她訴說自己的身世。

  「王子!真的是王子?」金莎聽了露出感覺不太相信的神情。

  「什麼表情!一副好像我在說謊一樣。」路克‧萊特語帶不滿的說。

  「也對!你有時候都會有一種霸道的感覺。」金莎覺得他的反應有趣的莞爾一笑後,想著他平時似乎就有那種像貴族的霸道感覺,有可能真的是王子。

  「那還真是不好意思。」被接二連三的吐槽路克‧萊特,露出幾分不悅的模樣說。

  覺得他突然很容易被打擊的金莎,忍不住笑得很開心的看著他。

  「笑得這麼開心,是在勾引我嗎?」路克‧萊特看著她這笑容,雖然心中有些不悅,但此刻她的笑容非常燦爛、非常漂亮,於是故意把臉貼近她說。

  「什麼勾引你……」金莎感到害羞的把頭往後傾。





  ──就在同一時,剛才那群人馬來到泰勒王一世;泰勒‧溫斯洛的雕像前。

  一名看起來像是什麼高階軍官留著一字鬍的中年男子,走到雕像右手邊按了一個暗藏的按鈕後,前方地板浮出一個長方形刑台,就連雕像右手也變出一把大鐮刀來。

  接著那十名六女、四男的囚犯之中;一名皮膚黝黑的光頭男子被人押到刑台上,扣上了頭、手、腳的鐵環扣。

  「此罪人;阿爾托‧拜德,身為奴隸卻長期偷取主人家的金錢給家人,這種骯髒的行為天裡不容,今天將在此以泰勒王一世之鐮給予天誅。」

  一字鬍軍官隨即走到他面前,大聲說宣讀他的罪名。

  這聲音吸引了鐘樓塔頂上還在對望的路克‧萊特和金莎垂頭觀望。
   
  「──呸!死就死,死了反而不會被你們這種人糟蹋。」而躺在刑台上的阿爾托‧拜德,朝他的臉吐了一口口水笑道。

  「那就去死吧!行刑!」一字鬍軍官面無表情的用袖子擦掉臉上的口水後,瞪大雙眼、一臉相當憤怒的開口大喊。

  雕像的鐮刀隨之快速落下,頭與身體瞬間分離,血也跟著噴濺出來──

  才想開口叫路克‧萊特去救他的金莎,看見這血腥的畫面一整個嚇傻。

  路克‧萊特雖覺得這畫面殘忍,但覺得這樣他也算解脫了。

  而被分屍的阿爾托‧拜德,頭和身體隨後被兩名小兵放進屍袋中抬到一旁地面,然後又從那些囚犯之中,抓了一名年約二十歲左右,有著黑色長髮的女子上邢台。

  過程中女子因為剛才的畫面,眼眶泛淚一臉驚恐的大叫不要,但因為力量不及男人也被押上還留著許多鮮血的邢台。

  「我還不想死!我只是拿別人吃剩的食物,我沒有偷,我只是因為太餓……」她熱淚盈眶的看著那名軍官哭喊道。

  其他囚犯也因為害怕自己會成為下一個,都露出驚恐與絕望的表情。

  「是嗎?那罪人;艾德琳‧希娜,妳願意成為奴隸代罪嗎?」一字鬍軍官聽見她的話後,從嚴肅的神情變成了面帶微笑。

  「願意!只要不死,我什麼都願意!」艾德琳‧希娜聽見後,拼了命了點頭回答。

  「那個位大人們,可以出來看商品了。」那軍官對剛才跟來的三輛白、黑、黃馬車說。

  三輛馬車隨即各自走出身穿白、黑、黃西裝的中年男子。

  「不想死就必須成為奴隸,這樣拋棄尊嚴的活著有什麼意義?」路克‧萊特看著事情發展成這樣,忍不住開口呢喃道。

  「你可以去救她嗎?」從驚嚇中回過神來的金莎眼見那女子要被賣掉,隨即對路克‧萊特說。

  「可以是可以,只是看見她為了活著而拋棄尊嚴,讓我有點不想救她。」路克‧萊特聽見後,沉默了一會才開口。

  「──那是當然的!人類面臨困境只要能活著什麼都願意做;你說出那種冷漠的話,不就跟那些人沒什麼兩樣?」

  不知道他為什麼會那樣想的金莎,激動的回應。

  「我知道了,我會救她的。我錯了,她會那樣也是被環境與那些人所逼。」路克‧萊特嚇了一跳,也馬上反省道。

  而在同一時間,底下的那三個西裝男子,開始喊價要買艾德琳‧希娜。

  「那就快去吧!」金莎瞧他能夠反省感到開心的莞爾一笑後,甩開了他的手,順勢將他整個人甩下去──

  反應不及的路克‧萊特,「碰!」的一聲剛好正面摔趴在那軍官的後面地上,地板還因此碎裂的一部分,附近的人與圍觀民眾也因為這一聲嚇了一跳。

  「沒想到她也有狠毒的一面……」路克‧萊特摸著自己的臉,從地上站起來。

  「你是誰?劫囚嗎?」一字鬍軍官看見他這樣出現,露出幾分害怕的神情問。

  「是又如何?」路克‧萊特放下遮住臉的手,露出冷傲的神情看著他。

  「還不快點把他給拿下!」他聽見後,露出幾分恐慌的神情對著附近的幾名小兵喊道。

  不想一個一個慢慢對付的路克‧萊特,右腳往地面一踏;隨之出現一個黑色魔法陣瞬間由小變大壟罩整個廣場,甚至是整做奧美拉肯城。

  整座城的人除了路克萊特和金莎外,全都因為這魔法陣的出現被定住影子而無法動彈。

  路克‧萊特接著走到艾德琳‧希娜面前,徒手將扣在她脖子、手、腳的鐵環給拔掉丟到地上,然後看了一下那幾名軍人和來競標的有錢人之後,迅速地在他們身上的來還穿梭,把他們身上的衣服瞬間給扒光。

  「他在想什麼!」在塔頂上的金莎看他忽然這樣亂搞,感到害羞的用手遮住雙眼。

  「殺了你們也沒有意義,讓你們體驗一下什麼事一無所有才能懂得人生的苦。」路克‧萊特說完這句話的時候,人忽然消失……

  「人呢!」透過手指縫見他突然消失無蹤的金莎,覺得莫名的環視廣場尋找他的身影。

  就在金莎覺得可能被丟下,無助的過了大約五分鐘後……

  天空左右兩邊忽然下起金幣雨,其中還包含了各種珠寶、水晶等等,全都下在街道上。

  「這是怎麼回事?」金莎對此感到驚訝又困惑。

  「怎樣?有覺得剛才那陣雨漂亮嗎?」當這陣金銀珠寶雨在街道上累積到一定厚度之後,路克‧萊特隨即出現在她的身旁。

  「剛才那是你弄的?哪來的那麼多金銀珠寶?」金莎稍微嚇了一跳,但也隨即感到安心,然後開口追問。

  「當然是這城市裡面的,我都挑房子大的拿。」路克‧萊特一臉得意的回答。

  「所以是偷的?」金莎沒想道原來他是偷的。

  「大概吧,反正人最後都會死,那些人賺再多錢也不一定能花完,所以我在幫他們做善事,而且我還善良的留了一點給他們。」

  覺得這沒什麼的路克‧萊特,一臉淡然的回應。
 
  「那等他們都可以動了,不就搶成一團?」金莎看著這種情形,憂心會出現暴動。

  「或許吧,也有可能會很混亂,所以我決定這樣做。」路克‧萊特看著她把話說完後,廣場與城內的部分人動了起來。

  而這些人看起來的穿著打扮比較樸素,他們一發現自己能動後,發現周圍的金銀珠寶都先是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互相對看,然後等到一兩個開始拿的時候,大家才開始紛紛拿取。

 
  「先讓窮苦的人拿?」金莎看見這情況,才瞭解他的用意。

  「妳有聽過這句話嗎;當你無法改變世界,世界就會來改變你?」路克‧萊特一面看著底下那些人,一面開口問。

  「沒有。」金莎想了一下後回答。

  「這也是我剛才突然想到的。這句話就跟剛才那女的面臨死亡恐懼一樣,當她無法改變那種情況,儘管知道當奴隸會活得很痛苦,卻只能被迫選擇。」

  路克‧萊特帶著幾分憂憂的眼神說。

  「可是我並沒有要你做這些啊!」聽了覺得有幾分道理的金莎,記得明明沒要他這樣。

  「是沒錯,但如果不做點什麼,今天救的那幾個人改天還會被追緝,所以我想讓他們有個未來,讓他們重新選擇當什麼人。不論在他們之中可能有人因為突然富有而囂張或進行復仇,也一定有人懂得珍惜,而突然沒錢的那些人肯定也會怨恨這莫名的世界,但也肯定會有人懂得自己過去多麼可惡。」

  路克‧萊特語重心長的說著。

  「原來你挺聰明的。」意外他能想那麼遠的金莎,不禁開口說。

  「所以妳一直認為我很笨?而且妳應該用深思熟慮這說法才對。」路克‧萊特聽了露出幾分無言的神情問。

  「不是那個意思,只是很意外你會這樣。」金莎覺得有點尷尬的笑著回答。

  這時候路克‧萊特突然面無表情的看著她,令金莎她不禁有點害怕,不過當她想著今天聽他說關於自己的事情,還有剛才所做的那些事,才覺得多瞭解了他一點。

  且從認識以來他就一直在幫自己,自己卻從未替他做過什麼。

  這令金莎突然覺得自己也該回報些什麼,但因為不知道該做些什麼,而忽然不自覺得靠上前親了一下他的臉頰。

  「妳……為什麼親我?」本想逗弄她的路克‧萊特,反被這樣親一下後,整個人傻住了一會才回過神來。  

  「答謝妳的。」金莎一臉害羞的回答。

  「答謝?妳有發燒嗎?」覺得她有點反常的路克‧萊特,伸手摸她的額頭。

  「我沒發燒,只是……覺得該給你一些回報。」金莎輕輕推開他的手,一臉羞澀的說。

  「妳看妳,又再勾引我了。」路克‧萊特瞧見她露出那種神情,又忍不住開口說。

  「什麼勾引,我哪有……」金莎露出覺得莫名又奇怪的神情回答。

  「妳不知道在男生面前露出那種表情,是在勾引他嗎?」路克‧萊特故意把臉貼近她。

  「我又沒有那個意思。」金莎覺得莫名又委屈的把臉撇過一邊。

  「不逗妳了,但是我們也該有個結果了。」路克‧萊特收回了臉,一臉正經的說。

  「現在就要答覆嗎?」金莎聽見這話後,想起他昨天說的;如果給的答覆是不願意,他將永遠離開。不禁想問。

  「嗯,就是現在。」路克‧萊特一副像是就算被拒絕也無所謂的模樣說著。

  「我……想先問一個問題!」覺得很難回答的金莎,神情凝重的沉思了好一會後,露出幾分靦腆的神情問。

  「問吧。」在這時候聽到這問題的路克‧萊特,更是好奇她想問什麼。

  「如果你只能活到明天;你現在會想跟我說什麼,或是做什麼?」金莎隨之開口問,然後露出一副很想知道的眼神看著他。

  路克‧萊特沉思了一下後,忽然一手托住金莎的下巴,就直接親吻了她。

  「你做什麼!」金莎先是瞪大雙眼傻愣了一下,接著急忙推開了他。

  「我只是回應妳的問題啊!」路克‧萊特覺得莫名的回應。

  「就算是這樣!也應該先說些什麼吧?」金莎覺得很無言的開口。

  「如果我只能活到明天,我想就這樣抱著妳到生命的終點。如果只能活到明天,我想跟妳說;有了妳,才讓我有活著的感覺,妳願意當我一天的新娘嗎?」

  路克‧萊特聽見她這麼說後抱了住她,然後在她耳邊細語。

  「我願意。」以為他又要亂來的金莎,聽見這些話後,轉而環抱住他的腰開口說。

  「真的?」感到訝異的路克‧萊特,放開雙手問道。

  「嗯。」金莎露出靦腆的神情點了一下頭回答。

  「妳該不會根本是透過這問題來給我答覆吧?」路克‧萊特語帶興奮的問。

  「誰叫你讓一個女生回答那麼為難的問題。」有點心虛的金莎,低下頭一臉羞澀的說。

  「所以是真的?」覺得不太真實的路克‧萊特開口確認。

  「你不相信我?」不喜歡被追問的金莎,露出幾分不悅的神情說。

  「當然不相信,我怎麼知道妳是不是耍我。」路克‧萊特突然一臉冷淡的說。

  「我怎麼會拿這種事情開玩笑?」面對這種態度,金莎感到錯愕的說。

  「說不定妳是不是因為我活不久才同情我?」路克‧萊特依舊一臉冷淡的回應。

  「我就算在怎麼懵懂,也知道所謂的愛情不能是同情,為什麼一定要說得好像我不喜歡你、只會耍你一樣?」

  金莎語帶不悅的反駁。

  「沒錯,妳就是不喜歡我,因為我沒有感受到。」路克‧萊特一臉嚴肅的說。

  「我……我……或許真的還不知道喜歡一個人該如何表現,但我願意相信你、相信你是真心愛我的,我也會去愛你,難道這樣也不行嗎?」

  本來情緒激動的金莎,聽見那話頓時語塞了一會後,開始說著自己的心境,說到後面還不禁眼眶泛淚。

  「很好!我就是要妳說出真實的感覺,這樣我才能把自己託付給妳。」路克‧萊特看著她快哭趕緊伸長手摸著她的頭,然後帶著溫柔的語調說。

  「什麼託付給我!你這渾蛋!居然整我!」發覺自己被套話的金莎,一邊流淚,一邊拍打著他的胸口說。

  「別哭了,不這樣我怎麼確認妳的心意呢?」路克‧萊特覺得有點愧疚的笑著說。

  「你要道歉,要不然我不會放過你。」還是有點生氣的金莎嬌嗔的說。

  「那我可能不會道歉,因為我希望妳一輩子都不要放過我。」路克‧萊特收回摸她頭的手,然後再次將她擁在懷裡,用著溫柔的口吻說。

  「油嘴滑舌!」這番話令金莎感到害羞的臉紅了起來。

  「不管是什麼舌他已經是妳的了,而現在也該走了。」路克‧萊特欣然笑道。

  「又要去哪?」金莎覺得噁心之餘,想知道又要去哪了。

  「妳的故鄉,難道妳不想去看看?」路克‧萊特回答。

  「雖然想去看看、想知道自己是為什麼離開那裡,但對我來說那裡已經是個陌生的地方,所以我想……還是不要去好了。」

  金莎聽到這問題,臉上的表情變的幾分認真的說著。

  「那走吧!」路克‧萊特覺得她心裡肯定想去看看,於是一把將她抱起飛上了天空。

  那些原本不能動的人,在他們離開的同一時間紛紛動了起來。

  「我沒說要去啊!」金莎覺得莫名的說。

  「我怕妳會後悔,而且如果怕生活因為與那裡的人接觸後有所改變,有一個辦法可以靜悄悄的上去不被發現。」

  怕金莎在逞強的路克‧萊特,貼心的提供一個建議。

  「什麼方法?」金莎雖然還是有點不太想去,但好奇他說的辦法。

  「那個辦法就是喬巴。」不想言明的路克‧萊特,開口提示道。

  「小巴!為什麼是小巴?難道……是她的能力?」一時間搞不清楚的金莎,在想了一下後,馬上想起她的隱形魔法。

  「沒錯。」路克‧萊特回答。

  「所以也要讓小巴和蒂亞一起去?」金莎想著既然要帶小巴去,那似乎也得讓蒂亞去。

  「嗯,要不然她們可能會恨我。」怕再放她們鴿子可能會被恨的路克‧萊特回答。

  想著這次會有蒂亞與小巴陪伴,金莎感到開心的笑著。

  路克‧萊特看著她那笑容,也跟著覺得很開心。

  兩人就這樣飛回綠椰村東面的綠洲,花了點時間和蒂亞、喬巴解釋剛才他們去做什麼,還有兩人目前的關係後,一起前往金莎出生的空島〝諾美雅橘〞。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55754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絕望騎士與希望公主

留言共 12 篇留言

音律
我看到(完),還以為是結局了...應該不是吧[e17]

08-17 21:56

帝六君
嗯,結局。
真的有點抱歉,寫到一半後發現大綱建構不夠完整,所以後面應該能感覺得出來走向有點偏。
不過是有想到另一種版本的絕望騎士與希望公主,但目前試著改善自己的缺點中,覺得自己過於隨性。08-18 21:00
藍筆猴魚
等等?!喜劇完結了?![e5]

08-17 22:06

帝六君
[e18]算一半一半吧,畢竟路克萊特剩不到幾年壽命。08-18 21:01
幻羽迷離
「或許吧,不過也有可能是我恨這世界的淺意識,使我在得到力量時做出那種事。」
淺意識→潛意識

08-17 23:45

帝六君
[e34]感謝告知~08-18 20:57

[e12]不錯押~

08-18 01:08

帝六君
[e12]謝謝~08-18 21:01
✨MissÜ可可亞♥
該不會是結局吧.........愣

08-18 01:32

帝六君
嗯,真是抱歉。
沒能建構好完整的大綱,讓故事張力變得有點弱。08-18 21:04
第三書語
要回去寫仙狐二了嗎?
其實書語比較喜歡那本[e43]

08-18 09:56

帝六君
應該還沒這個準備,寫仙狐二雖然大綱走向已經定好,但寫得時候包袱很大,我的文學造詣也不高,所以常常覺得很沉重。

雖然覺得難寫,但卻莫名的想從仙狐傳重寫[e32]

不過那感覺真的挺沉重的

目前試著在寫兩個故事的大綱,然後檢討自己是出了什麼問題。

謝謝書語對仙狐的喜愛~
08-18 21:10
睡魔(亞夜)
完結了?

08-18 13:04

帝六君
[e34]嗯,真是不好意思。
08-18 21:11
普通的伊卡洛斯
摁~~可恨的閃光
那個(完)是?

08-18 17:44

帝六君
[e34]就是完結的意思~08-19 07:26
我是壞人
於是壽命不多的路克終於把金沙娶走惹 皆大歡喜

08-19 22:38

帝六君
[e12]算是HAPPY END08-21 10:05
12835
放閃了 放閃了 來人阿 給我一個墨鏡阿
不過想不到就這樣完結了阿 看到的時候愣住的說

08-20 02:18

帝六君
遞墨鏡!

是啊!完結了!
真是不好意思,當初寫到一半就發現劇情不應該拉長,所以我也只能盡量收尾,給人過於唐突真是抱歉。
08-21 10:08
天寒
很好看~~[e19]

08-25 12:47

帝六君
[e12]謝謝~
08-27 14:50
血腥小貓
太感人了~(給讚)

09-02 23:47

帝六君
[e16]謝謝~09-04 10:0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6喜歡★kiss5203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絕望騎士與... 後一篇:[達人專欄] 《狼願》 ...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殤魘系列 (0)
殤魘-啟示錄《完結》 (21)
殤魘-原罪《完結》 (20)
殤魘-三千世界〈休〉 (4)

【黑色神話】我是牛魔王〈暫停〉 (6)
【2017】我是牛魔王 (7)

【2018】我是牛魔王 (15)

Dream Battle〈單篇完〉 (3)

第六號謊言與面具〈暫完〉 (8)

【奇幻輕小說】黑月領域〈休〉 (6)

憶靈者〈暫完〉 (6)

【穿越】我家有個朕〈休〉 (1)

【奇幻】龍與狐 (9)

麒麟使 (3)

【奇幻】仙狐傳〈完結〉 (42)
仙狐傳二-暫停 (37)

【愛情】東帝與鳳〈黑歷史〉 (23)
【輕小說】神的故事〈完結〉 (14)

【奇幻】絕望騎士與希望公主〈完結〉 (27)
【奇幻】尋找我們的故事 (8)

【2020】無惡不善 (4)

【奇幻】魔王之心 (8)

【不科學愛情】看見你〈完結〉 (14)
過去篇 (2)

【奇幻】狼願 (4)

【網遊】心劍世界〈完結〉 (47)

屍世紀 (0)
絕望與進化起源 (3)

短篇小說 (76)
【神風流】創世神話〈完〉 (4)
【神風流】創世神話外傳 (8)
【短篇連載】言靈師〈暫停〉 (7)
【短篇系列】天界樹〈沒靈感〉 (11)
【短篇】白龍子〈完〉 (3)
【短篇連載?】半魔王日記〈休〉 (3)
【短篇】Ω光之獵人〈完〉 (3)
特別短篇 (1)
言情短篇 (3)
音樂小說 (1)

詩集散文區 (0)
新詩 (3)
散文 (3)

【委託繪圖】小說人物 (5)

短篇其他 (0)
男人小說 (1)
惡搞短篇 (1)
勇造小說 (3)

仙狐傳〈黑歷史〉 (11)
【是古公會】仙狐傳-花憐月 (1)
【重製短篇】仙狐傳〈休〉 (3)
投稿篇 (2)

日誌 (18)

那個世界很美麗【2020】 (2)
電影介紹 (1)
音樂分享 (7)
活動文 (2)
圖串 (1)

未分類 (0)

tommy87487
小說更新~~,這裡主要是奇幻風格的小說,有興趣歡迎來看看阿~~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0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