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夜暮之曲】第三章:血色騷亂<上>

作者:匪人間│2014-08-17 19:03:37│贊助:12│人氣:197

  前題:感謝<不透光貝利斯特>以及<末之蒼狼音羽>兩位的合作,因為屬於串場戲份不多還請見諒。

  故事與預定中做若干修正,接著請讓我繼續簡短地照劇情跑。

  這次主役完全由路洛絡擔當,在主線中第一次公開它的真面目以及身分。有個前題是,它並不可憐甚至值得同情,因為——

  ——這全部的一切都是他的自作自受。

  剩下就不多說直接進入故事。




* * * * * * * 




  灰色地帶的夜晚在某件事發生的不久。

  殘存在灰色地帶的陰暗角落中,這群不法份子突然安份了下來。

  對他們而言殺人、搶劫、甚至竊盜犯火之類,各種罪惡在他們眼裡就是每一天為了生存必須或者選擇要做那一件之類的在平凡不過的事情。

  他們是寄生於這個世界甚至是這個沒有法律卻仍然遵從著一定秩序生活著的灰色地帶中的殘渣,除了虐奪沒有其他生活的方式。令人驚訝的——

  這樣子的人卻會長達數天沒有做過或是傳出關於大多數人耳熟能詳的罪惡。



  然而卻有其中少數人相較於大多數人為何這樣做,他們更明白這其中的原油。

  此刻,在黑暗的陰影中就有一道身影——

  ——他明白了一切。

  並且……深陷在這即將改變的一切……



  至那之後的路洛絡,在數日當中隱瞞了自己的存在,腦中不斷殘留著那令人作噁的機械聲,嘶啞的聲音彷彿沾滿鐵鏽的斷刃無法一刀兩斷卻纏著他的腦袋反覆地嚐試將它切割開來。堅忍不拔的理智現卻得獨自承受這惱人的痛楚,為了舒緩它路洛絡死命的抱住自己的腦袋並將它安置在雙腿之間。

  肌膚相連的包覆感意外地使人感到不少安全感,濕冷的環境也是因此而得到溫暖即使路洛絡並沒辦法感覺到,但存在於內心的安全感並不會欺騙他。



  『……口出灰語的死人啊,你想逃去哪……』



  「!」猛然抬起頭的路洛絡,眼眸泛起他不曾有過的激烈波瀾。

  陰暗的視線中傳出「唧唧」的細碎聲響,活在陰暗處並以此為家的灰色溝鼠以雙腳固定自己的身體站了起來,兩邊鬍鬚隨著鼻頭抖動的動作而上下搖擺,尋找著什麼視線對近在身旁的路洛絡不屑一顧。

  細味品嚐著空氣中氣味的溝鼠,短小且汙灰的肉爪輕輕擺動如同指令示的揮動,而受到如此指示的同伴三三兩兩的發出細碎聲響,碰撞著堆積在角落處的垃圾中發出令人不閱的噪音。

  只不過……

  這裡沒有除了路洛絡以外的任何人在;待溝鼠毫無所獲的離開之後這裡也沒有除了路洛絡以外的生物在。

  那麼——那個聲音又是從哪來的。

  腦袋裡噁心的機械嘶啞不曾停下,那為什麼會跑出這一段有著相同聲音卻清晰的彷彿在耳邊傳來的聲響呢?

  路洛絡晃動著腦袋,看似天真的認為能因此扔下這令人煩躁的聲響。

  不過,很快的他停了下來,腦袋的劇痛以及搖晃產生的暈眩感逼得路洛絡差點逼出體內所剩不多位消化完全的物體。雖然如此,路洛絡還是必須暫時的抱著這噁心的感覺度過一段時間……



  『灰就是不净,無法取代其他……但是若是灰本身的存在那就是不淨並且寄生在被你視為不淨的灰上,無法取代其實是沒有必要吧,有了可以寄生的地方又何必去取代其他的什麼呢——況且,你也沒有那個資格,對吧……』

  『路洛絡!』



  雙眼被瞬間的吶喊給驚醒,路洛絡發現自己沒辦法在無視那樣的聲音。那把斷刃仍然積極的製造著痛苦折磨他。

  表面上不再有任何表情的路洛絡,只感覺那一身被冷汗浸透的衣物像是被剝落的外皮即使鬆脫了卻還是死命纏著不放,沒有產生任何怒意的路洛絡發出了一聲低吼:「——閉嘴」

  這樣的聲音快速被黑暗給吞噬掉,除了路洛絡以外沒有任何生物的這裡自然沒有任何人聽見他發出的話語。

  短暫的沉默之後……

  原以為終於靜下來的黑暗。

  帶著那聲如而邊傳來的細語,稀稀疏疏的沙沙聲響像是從老舊的收音機裡傳出噪音,刺耳的讓路洛絡使力塞住雙耳,但這並不能阻止這種噪音不斷且瘋狂的侵略腦海深處。路洛絡忍不住咬進了牙關,雙手像是要將雙耳扯下來似的將它們捏緊,不斷深入的指頭扯開了肌膚掀起的皮膚表層裡留出了墨色一般的鮮血。

  不斷地痛苦像是詛咒一樣纏繞著他,路洛絡的低聲哀嚎不只是為了痛苦更是為了做出某件事的自己。



  『我說過了吧,路洛絡。你逃不了的,你哪裡也去不了』


  「……你為什麼會知道,你到底是誰啊!」路洛絡突然的大吼。那聲音就像退去的黑暗隨著一道突然插進這裡的光源而快速消逝。

  路洛絡試著挺起自己不聽使喚的身體。

  連站起來都是那麼困難的雙腿不斷打顫,深怕那聲音逃跑的路洛絡等不了做好準備的姿勢硬逼著雙腳向前奔跑,雙腳卻才剛跨出那一兩步的距離突然一軟,力氣從雙腿中快速消逝,前傾的身子得不到雙腿的幫助因此向前仆倒。

  勉強撐住地板的雙手卻被下半身硬逼著使力的雙腳給推了一把——

  擋在前頭的石階程了最好的踏板,它扛住了路洛絡的腦袋並在那之上留下一個窟窿,後腳則在這個時候以腦袋為支點翻了一圈最後硬是摔在那石階上的平台上。

  而那股突然出現並將黑暗給軀散開來的正是那石階上開啟的門扉。

  「喂!你沒事吧……」

  「需要幫你叫醫生嗎,我覺得你需要看一下比較好哦」眼中出現的模糊身影彎下腰盯著路洛絡,碧綠色的眼眸眨呀眨的令他感到有些好奇。

  兩包黑色的塑膠袋被那身影小心的放在身後以免碰觸到路洛絡,那身影貼心的小動作和掛在臉上的笑容不論是任何人看到恐怕都會不尤得產生好感吧,對於陌生人親切的問候恐怕也會使人輕易接受他的幫助,但從那塑膠袋裡發出的異味恐怕就沒那麼容易讓人接受了吧。

  路洛絡瞇起了雙眼,察覺到對方的動作認識到自己恐怕是擋了那身影的去路,無奈的是身體並不會那麼乾脆的就聽從他的命令——

  費了好一番功夫之後總算能夠推開自己將身體移開的路洛絡順勢滾落到石階之下,突然的高低差使他產生了與預計不同的姿勢以臉向下嚐到了參雜著不明物體的泥沙。

  來不及做下一步動作的路洛絡。

  突然的遭到外力幫助使他翻過了身,蓋住半張面孔的兜帽終於支撐不住從頭上滑落。

  一頭沾滿汙泥的銀髮,從沾著冷汗的蒼白肌膚上落下。

  半瞇的雙眼注視著這股外力的來源,從那碧綠色的面孔很輕易的明白那人正是先前出現在面前的身影。這時,那身影因為見到路洛絡的面孔而發出短暫的驚呼:「——女的?」

  「阻礙排除——」

  沒有多餘的猶豫,和先前判若兩人的路洛絡以驚人的速度揮動垂落在地上的手臂。

  太過突然的動作使那身影來不及反應,驚訝的表情只來的及將脖子往後一縮卻忘記了還有放開路洛絡這一選項。

  姿勢不佳加上身體狀況未能使出全力的路洛絡,這一揮眼看著就要落空時從手臂裡濺出的液體卻潑向那道身影。

  急忙之下使出某種能力的那道身影讓那液體再碰觸道他之前便相互抵銷掉了。

  「喂!你……」

  突然的動作使那身影一屁股坐倒在地上。

  趁機由此竄出的路洛絡,混亂加上劇痛的腦袋讓他無法完全的去判斷事情。

  不過在腦中不段殘留的那一句「……逃不了的」,即使只剩下如同回音般不完全的音調卻還是能夠輕易的刺激著路洛絡的思考。

  將眼前的身影做為敵人,以及那令人作噁的機械聲的同伴,

  ——路洛絡這麼判斷著。


  讓自己半身隱藏在黑暗中的路洛絡,從那陰影中隨著微風飄動的銀髮掩蓋住那充滿死氣的晦暗瞳孔,毫無感情卻又盯著那愣住的身影。

  「你、你這是做什麼啊,虧我好心想幫你耶。我說你這到底是……」發覺自己的熱心卻換來路洛絡突然的襲擊,由此心生不滿而開口抱怨的身影,又因為沒有感覺到對方的敵意而把脫出口話給止住。

  感受到路洛絡視線的身影動作輕柔的使用雙手幫助自己爬了起來。

  「我叫貝利斯特……那個……你的名字呢?」對上了路洛絡眼神的貝利斯特很明顯地萌生了一絲怯意。

  看準了這個時機點的路洛絡並不打算放過這個機會——


  而在行動之前。

  冷靜且快速的分析敵我優劣,對路洛絡而言這僅僅是保命所必要的法則。

  悉知並不擅長主動攻擊的自己,路洛絡明白光從身體結構上的條件來看自己絕對是遠遠比不上他人,但時從反應看來戰鬥經驗的差距卻很明顯不過在能力的使用對方卻明顯的超出戰鬥經驗之上,太多的不確定因素使路洛絡判斷出不應該交手的選項。

  不過……

  路洛絡並不打算放過那個噁心的聲音,如果任何人要阻擋那就只有排除一途——



  一聲尖銳的啼鳴高亢且響亮的闖入兩人之間。

  近乎將天空給撕裂的啼鳴聲響使貝利斯特下意識地尋找著聲音的出處,然而深夜裡的灰色地帶除了某些營業場所之外如同死寂般的一片寧靜。

  一聲接著一聲哀嚎聲響就像在暗示著他們有什麼東西正不斷朝他們接近。

  一步步快速卻越是淒慘的哀嚎聲此起彼落的響起。

  路洛絡則在這個時候選擇了動手,秒準了回過頭去的貝利斯特。

  從腳下冒出的墨色液體才衝出去的瞬間形成,迅速發動墨影能力的路洛絡在加速的滑行下就連轉過頭的機會都不打算給予。

  強大的衝擊力撞飛了貝利斯特,殘繞著部分墨色液體的他被強逼著進到了巷子的深處。在這遭到雲朵遮掩只能發出微弱光照的月亮,但這種程度的光卻一點也無法完全進入這暗巷裡頭,婉如地獄入口的黑暗深處。



  遭強大衝擊撞飛不知道多遠的貝利斯特只感覺身體在飛快的速度移動中承受像是被撕裂開來的痛苦,擊在胸口上的某種東西強硬的打斷了幾根肋骨,雖然如此還是發動了能力保住一命。本來幾乎對準了心臟的一擊好不容易因為能力而使對方的攻擊偏向了一邊。

  發動能力之後的貝利斯特依靠聚集在身旁的泡沫吸收了衝擊。

  在衝擊力撞上巷子底部的牆面前停了下來。

  「——咳,搞什麼……」咳出一絲血沫的貝利斯特根本不明白撞上自己的到底是什麼。

  是那個銀髮的女孩子或是那個從遠處逼近的聲響,平放在眼前最有可能的兩個選項混雜著個人感情在內的猜測使他無法向以往那般發揮銳利的觀察能力。

  被隱藏的情報太多了。

  黑暗、陰影、速度、出乎意料之外的各種方式完美的隱藏了攻擊者的所有行動。

  貝利斯特只能暫時待在原地持續發動著能力所形成的防護罩,所幸沒有傷到任何器官的傷口沒有受到本來因該會撞上的二次傷害,若是沒有能力對方光是這一擊就可以擊碎心臟前的肋骨先不論斷裂的骨質是否會刺入心臟,但是在這之後撞上深厚這道牆的衝力及壓迫可以肯定的絕對是必死的局面。

  目前也只能明白對方是抱著殺死貝利斯特的決定而攻擊。

  如果知道貝利斯特沒死的話……

  「果然嗎……」揮開從額上滑落的汗液,有什麼東西正在附近的感覺充斥著四周。

  強烈的殺氣使好不容易避開死劫的貝利斯特只能再度集中精神觀察著可能出現在四周的攻擊者。和先前不同沒有背後遭擊的疑慮,這也算是幫了他一個大忙,觀察力再好背後沒有長眼睛加上與對方相比微乎其微的戰鬥經驗,露出背後的可能就是向剛才一樣會遭受到對方致命性的打擊。

  疼痛和壓力使心臟拼命的跳動,周圍那聲聲的哀號依然沒有停止。

  距離上卻只有隔了一條街左右而已。

  蹄鳴聲來自於天空,而哀嚎卻自地上,試圖辨明兩者關係的貝利斯特卻因為眼前產生的狀況而不得不放棄去找出原因。

  「阻礙者,消失吧——」

  像是隔著什麼而未能完整發出的聲音。

  「——你」一開口的貝利斯特很快就因為自己的行為而後悔。

  包覆著墨液的人影近乎與陰影完全融合的黑暗逼近貝利斯特。如同鞭子般的迴旋踢突然從眼前如水狀流動的詭異畫面,銳利的擊向貝利斯特——

  情急之下以雙臂擋下的貝利斯特。

  意外的發現自己能力卻一點也沒有發揮原來的作用。

  這個猶豫的瞬間使嘴裡突然地竄出鐵鏽般的腥味,不知道是咬破了嘴巴某處的刺激。

  當對方接續而來的攻擊在眼前落下時,貝利斯特這才確實的感受到並將口中的那股腥味做為一個警告。

  「敵人是為了殺死自己而來的,而自己必須拼上性命去反抗才行」貝利斯特心想要怎麼做才能保命的同時狼狽的倒下,拼了命滾了起來。

  沒有沾上任何灰塵的上衣似乎讓對方暫時停下了手,逃過一連串攻擊的貝利斯特大口大口喘著氣,但這並非體力有所不足而產生的反應,斷裂的或者說是被擊碎的肋骨還在自己的身體裡,幸運一點的話當然是沒有割傷任何器官才好不過接連下來的動作卻不容許他這麼樂觀。

  好不容易站穩了,從貝利斯特眼裡發現了那道人影中透露出的灰黯眼神,如果給他一點時間或許能看出這眼神的真身正是路洛絡所有的那一雙如同死物的雙眼。此時卻沒有任何多想的機會給予他,那包覆著墨液的拳頭仍不斷地逼近。

  在那之後接連而下的拳腳也根本不給貝利斯特有任何反擊的機會。

  不過在這之中卻慢慢的產生了一點變化——

  基於對貝利斯特不利的這個點上,路洛絡注意到貝利斯特的能力和他本身能力上之間的某種關係。

  原本僅僅是做為隱藏以及四散墨液的攻擊手段似乎並沒有辦法對貝利斯特做出太多傷害,就連四散的墨液也在接近的時候莫名的消散而這一切原因則出在他身上包覆的那一層泡沫似的防護膜。

  就算如此自己的攻擊卻能夠削弱甚至打散對方的防護膜。

  綜合以上分析除來的結果讓路洛絡一步一步的改變了戰鬥的方式,而他也不在打算留一手。從墨影中湧出閃著冷光的刀器在昏暗中就像一盞小燈,即使不怎麼顯眼的光芒卻意外的明顯且充滿了令人難以忽視的存在感。

  路洛絡停下的攻擊轉而隱藏在陰影中讓閃著銀茫的刀刃時而在貝利斯特的周圍閃現。

  「開玩笑的吧……」

  這麼碎念著卻怎麼也笑不出來的貝利斯特,也多少看出路洛絡先前那些微變化所代表的意思,從這點也明白了路洛絡的能力和他自己能力之間的關係,那個與水幾乎沒有兩樣的能力好巧不巧就是他泡沫能力的弱點。

  加上路洛絡比他更早一步發現了這件事甚至找出了如何應對的方法。相比之下的貝利斯特卻沒有任何手段去對付,絕望般的弱勢配和著那不斷提升的壓力。

  貝利斯特無法戰勝,就連逃跑都不太可能。

  狹小的巷道。

  僅僅通往三個方向的路段。

  被逼退至原路只有後退或前進兩個選擇的路線。

  圍繞自己閃著的銀茫且動作迅速的滑行姿態,無論從哪一點來看都無法反駁這絕望的弱勢。

  「沒有轉機的話,恐怕真的必須死在這裡了……哦」

  突然的銀茫逼近,在眼前交互著墨色的液體不斷閃現。

  貝利斯特雙腳一踏欲閃過那揮出的其中一邊,若是刀刃自己的能力絕對擋不住。路洛絡全身包含刀柄處都包著墨液因此自己的能力無法使他變化。



  那麼——

  決定放手一搏的貝利斯特乾脆地跌坐在地上,並伸出雙手打算撐住自己的身體。

  路洛絡揮出的刀刃當然很自然被躲了開來,但利用這股力量加上雙腳上的墨液帶來的滑動效果快速一轉反手揮下的手臂卻很乾脆的擊中貝利斯特。

  出人意料的這一擊紮實甩在倒下的貝利斯特腰上。

  忍不住大口吐出鮮血的貝利斯特孱弱的身子墜落在牆壁旁。

  而預料到這個結果的路洛絡正打算給予最後一擊時卻發現四周充滿著莫名的泡泡像是有了自己意識般纏繞並遮著他眼前的視線。

  回過神來,幾秒之間的差距卻已經看不到貝利斯特倒下的身影。眼前只有前後兩條路,往前通往的是那不斷的哀號聲以及分叉成左右兩邊的道路,往後卻是通往他原來的那個地方,兩面是高聳的牆壁如果往上肯定只會被當作肉靶,這麼一來該選擇哪裡自然就清楚的多了。



  「——後面」

  「不」路洛絡卻往反方向前進,說了往後卻是往前。

  要說為什麼,路洛絡也只能回答這是一種經驗。

  落在地上那墨色的液體就像是他身上的一部分他能感覺道他們,在被融化甚至打散前他也能夠操控他們。而路洛絡正是依賴著他們的特殊性質知道了貝利斯特的去向。

  路洛絡也能明白會做出這種牽制方式的貝利斯特這麼做的原因是參雜了多少想法在內,但是如果對方把他的能力誤會成單純有著墨色水的話,搞不好他會在解決貝利斯特前想嘲笑他的愚蠢。

  當然,這只是想想而已——

  比起貝利斯特包含一舉一動以及思考判斷仍然充分的表現出還有所餘裕的路洛絡,卻慢慢回復了自己的意識,思考使他腦袋變得更加清楚。

  這點,路洛絡可要感謝這個沒有被他快速解決掉的人,抱著尚有混亂的思考緩步前進的路洛絡卻開始在意起關於貝利斯特會往這條路前進的原因。釐清部份事情的路洛絡明白了貝利斯特並非必須解決的對象——

  一個關於『灰羽』以及那噁心機械聲的想法悄悄竄出。然而在那之前路洛絡認為他有必要基於歉意以及謝意這兩者之上的理由在不送命的前提下解決這次的事件。



  這個時候——

  以為計謀成功的貝利斯特,好不容易脫離了危險卻一點也不敢放鬆。

  選擇了往右的那條路卻不偏不倚的邁向那條混戰的道路,就算是如此——在貝里斯特的想法中如果能讓查覺到自己被騙的那個人影也就是路洛絡與帶來那陣哀嚎聲響的某個東西接觸的話,兩敗俱傷之後藏起來的貝利斯特就等於真正的安全了。

  抱持著這樣的想法而前進的貝利斯特,正打算將那不斷啼叫的東西帶回那三叉路的入口處同時與腳程迅速且正好回程的路洛絡相遇接著再引發一次泡泡後往左邊的那條路,這也是能確保兩方一定會混戰或時同時混亂的方法——其中,不能先往左自然就是關鍵。

  「剩下的就只是時機的問題了……咳咳!」

  壓制住腰部的貝利斯特明白到自己傷勢的嚴重性根本不允許繼續推遲下去了。

  只能壓抑住這份痛苦為了完成這個有著可能性的目標。

  為了達成這個目標還必須完成的一件事情,以及引導發出哀嚎聲響的那些人以及追著他們的某個東西。要完成這一件事尚缺的那一個關鍵鑰使就握在貝利斯特的手裡,還有著非得完成的事情因此絕不能死。

  「姐姐……」為了追尋那個人的身影而激發出的求生意志。

  最終發出了吶喊——



  「快啊!往這邊過來——!」



  將自己做為引導的棋子,將黑暗中逃竄的那些人引導向為了自己求生的道路上。

  為了活下去而不得不為惡——深入了灰色地帶才會明白的事情,在沒有任何選擇的餘地下只能這麼做了——

  就為了活下來……

  ……




  想要表達的東西太多,而我個人不喜歡太長的篇幅。

  所以分了上下的兩集。

  在文中多次的強調了在灰色地帶活下去的這種強烈的意識,這很重要也很關鍵。為了活著犧牲別人、逃跑、作惡甚至其他的種種,說來都是為了活著沒有別的。

  另外差點題外話,我個人並不喜歡用文謅謅的方式去形容去表達,這是小說而不是漫畫所以就算估燥乏味我還是會盡可能的表達出那一動作的展現。

  那麼就先到此為止,下集的混戰可能又會因情況而需要延一段時間。

  如果有人催的話我搞不好會想加快一點(大概!)

  ——呵呵呵呵呵。
看更多投稿作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55740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人間|輕小說|夜幕之曲|血腥暴力

留言共 6 篇留言

無色琉璃鳥
好精彩!
挺喜歡這種感覺的,音羽不停的在後面製造音效XDDD
超讚!

08-17 20:24

匪人間
其實原本是想說這樣出現的時間太短不夠意思才想繼續拉長的[e3]
不過你能喜歡就好,也步枉費我拉長出下集[e19]08-17 21:17
紅纓嵐
好棒!!不過有錯字喔~碧綠色的眼睛紮呀紮,是『眨呀眨』才對喔~

08-17 21:04

匪人間
感謝糾錯字,新注陰有時候都會這樣= =打的時候沒問題EATER的時候他又給你換字...[e3]08-17 21:16
紅纓嵐
對啊~同感!!

08-17 21:28

不透光
好精彩
我蠻喜歡的

08-17 22:47

匪人間
[e29]你喜歡就好,下集也會繼續下去的08-18 00:40
黑貓偷吃糖
咱催咱催咱催催催(被拍飛
墨水的味道.....好好奇(欸?
是跟血一樣的味道嗎(歪頭思考

08-18 03:02

匪人間
不知道耶…尼想舔舔看嗎08-18 08:20
黑貓偷吃糖
你可以先嘗過再告訴咱答案(燦笑

08-18 10:04

匪人間
鼻要勒,你可以假裝他是巧克力舔舔看,我可以考慮分你一點牛奶08-18 10:3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fffddd1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極短篇】文創百題預訂公... 後一篇:【Zean】王子的幸福理...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ppy117v大家
恐怖搞笑漫畫更新囉~快來看看吧:D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3:5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