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捏他】初雪櫻 全線劇情

作者:隱居者│2014-08-15 18:44:33│贊助:12│人氣:1157
  玩完your diary後,心情算是有點消沉,不過自己實在很閒,所以就馬上去就找下部作品了,而這次介紹的就是大名鼎鼎的初雪櫻(はつゆきさくら)

  邊玩邊整理劇情的我把文章打得落落長,在加上自身又有排版障礙,而如果有時間大家就看吧,沒時間就看圖片就好了
 
想看心得文的人可以到這邊:【心得】初雪櫻 全線心得(有捏)

劇情大綱

  河野初雪為知名升學學校白咲學園少見的不良少年,而他在被學校告知若繼續混下去就不能畢業,才每天都心不甘情不願的去上學。一天,初雪錢包裡的一千元莫名其妙的被一隻兔子給偷走了,在他追趕兔子的途中,來到了舊街區,巧遇了一位穿著白色禮服的女孩-也就是女主角,玉樹櫻,由於櫻也在尋找兔子,利害一致的兩人就這麼相識了,之後的故事也就這麼繼續下去…
 
  人物介紹就省略了,想知道的人可以到wiki查看。
 
序章 Prologue
 
  可以說是共通線,一共分為五個Chapter,而除了Chapter外,每一章都會有一個角色占了較重的戲份,而這邊我也不知道要怎麼介紹,只能在每章做大概的描述。
 
Chapter 1 這章前面的部分在大綱就有做大略的介紹了,而後段則在說明玉樹櫻和河野初雪都有必須找尋的事物,並且兩人開始互相幫忙。

Chapter 2 這邊在說男主角接受老師來棲三木的建議,加入了「進路指導委員會」,也在此遇到了東雲希,兩人開始一起在「進路指導委員會」工作。

Chapter 3 玉樹櫻在校內查覺到返魂香的味道,於是與男主角來到了二年級教室,在此初遇到了吾妻夜,男主角開始調查她的事情,也在之中知道了她因為以前的某個事件被稱為「詛咒的公主」

Chapter 4 學校的某位同學山之邊莫名其妙的失蹤了,也從中了解到舊街區的謠言-在舊街區附近,有Ghost會把人拐走。後段的故事,綾在咖啡店和男主角說出了自己的經歷,也說到了自己在疲憊不堪的時候,曾經被Ghost給幫助過,但感謝的心意卻沒辦法傳達給那位Ghost

Chapter 5 為了深入了解舊街區的謠言,與山之邊同學失蹤的事情,一行人開始到了舊街區調查,在途中跑到了一間舊酒館,男主角在裡面找到了「木花咲耶」,一位兩年前曾經把蘭的靈魂奪走的女孩,發現她就是由平常跟在櫻身邊的那隻兔子變身而成的,而在故事的結尾,男主角說到要救回大家的靈魂,並且知道了男主角就是GhostChild-Ghost的王。

玉樹櫻 Chapter 6~7
 
  因為尋找兔子,而在舊街區巧遇的少女,為了尋找GhostChild而來到這座城鎮。

  在一開始,男主角因為在找尋Ghost有了線索,而且在知道櫻所要找的是自己後,向櫻提出了關係結束的要求,並且開始無視著櫻。

  因為快要畢不了業的關係,男主角被來棲老師強迫協助舉辦瓦倫丁祭,而在之後,執行委員長也告知男主角說必須作為監督員在校內巡視,但被要求必須裝做普通的參觀者,而必須要有一位搭擋,在多方考慮後,初雪也只能找櫻作為搭檔了,在瓦倫丁祭中,因為國王遊戲的活動讓兩人間有可愛的互動,兩人之間的隔閡也慢慢變小了。


▲櫻的招牌動作 "Bunny"


  一天的晚上,兩人到了平時去吃的關東煮攤,因為老闆受到了櫻的稱讚,所以給他們兩人演劇的門票。在觀賞當天,男主角旁邊坐了一位女人-曾經遇過的宮棟,而她則自稱是演劇的作者,她說了這部劇是「復仇的故事」,並且說了男主角生活的這座城市十年前的故事,並且和他說「做為GhostChild,必須怨恨別人,去復仇。」聽到這些話的男主角因為恐懼而跑出劇院,而從後面追上的櫻被男主角問:「你有想過Ghost是什麼嗎?」,並且追問了為何櫻要如此執著的進行那個來路不明的指示-尋找GhostChild,櫻則回答雖然她一開始對被吩咐進行任務且必須去上學而感到困擾,但之後的她有了一個值得她努力奮鬥的理由-喜歡初雪。雖然初雪心中明白自己是愛著她的,身為GhostChild的他,而且因為櫻是那位兔子-木花咲耶的夥伴,自然沒有回復她的告白。

  兩天後,兩人曠課來到了舊街區的酒館,而初雪說出他曾在這裡眾多Ghost一起居住了十年,但在兩年前的冬天,咲耶來到了這裡,將這裡破壞殆盡,在最後只留下了一男一女,而在最後那位女孩-蘭的靈魂也被奪走了,男主角因此不得不去復仇,正式拒絕櫻的告白。而在Ghost Parade開始之後,男主角也有所行動,但最後復仇失敗,也從咲夜那被告知櫻已經離開了,身為Ghost,無法感到自己真正存在過,此時男主角的內心則陷入一陣混亂之中。

  男主角開始回憶起當初,中考時蘭對男主角的加油打氣,而在白咲學園,男主角遇到了很多人,他也明白他在那裡真實的存在過,雖然淨是一些令人不爽的臉以及不快的回憶,但他還是留戀著。還有…櫻,那位她迷上的女孩,男主角因為對他難以忘懷而感到困惑,最後才記憶起,自己曾在遙遠的過去與她見過。


謎一般的,過去的宴會

  結尾則是男主角在一場大火中回到了過去,回憶中某位男孩做為Ghost Prince,參加了Ghost婚禮,和某位公主在眾人的祝福下,兩人成為夫妻。

  原本以為是Happy End,但在另一個世界-也就是真正的世界中,崩潰的櫻說出了幾段話「他沒有愛過任何人,也沒有愛過這個世界。所以這種街道毫無價值,這種他所不愛的世界沒有任何價值!」櫻作為GhostChild,繼續生存下去。

小坂井綾 Chapter 8~11
 
  玩偶咖啡店kandelaar的店員,白咲學園的畢業生。

  故事的時間軸,並不是和前線一樣銜接著序章開始,而是回到了一年前的冬天。開頭初雪和綾,在咖啡店聊天時聊到了綾的弟弟,而外頭開始下雪,男主角也在此時進入了回憶模式,那時男主角在酒館外聽到了蘭的慘叫,進到裡面想要解救的他,也在此時遇到了木花咲耶,而被屋裡的Ghost告知咲耶的目標其實是男主角後,男主角被禁止回到那裡,之後的他則住在學校的劍道館。

  一天,男主角在舊街區閒逛,巧遇到了綾的弟弟-秋良,男主角從秋良那得到了一份工作
-打架,也就是幫秋良的朋友復仇,為了經濟開始「工作」的男主角,被秋良指使去揍人,某
日,男主角在舊街區被以前給他打過的人尾隨,那些人為了報仇,開始毆打男主角,而此時,
一位女孩-綾出現了,她救了困境中的男主角,而後的男主角也在學校遇到綾,只不過無視她
了而已。在那之後,秋良找到了最後一人,而男主角在幫完他之後,工作也結束了。結束後,
在購物中心找工作的男主角,遇到了宮棟,而返魂香也從那裡取得了。

  男主角像往常一樣的回到劍道館裡睡覺,而醒來之後卻發現一位女孩-綾壓在他身上,綾詢問為何他在這裡住下,難道是劍道部成員嗎?並且要求他和她比試劍術,但男主角卻不在意的把她打發走了。之後的男主角在劍道館被當時的學生會長-東雲妻發現,而被驅逐出去,失去歸宿的男主角回到了舊街區,但卻再度遇到了混混們,情急下的男主角則使用了Ghost的力量把他們給擊跑了。

  之後的男主角又跑到了劍道館,而且遇到了綾,綾再度向他提除比試劍術的要求,而且做了個約定-若綾贏了,就告訴男主角就必須聽從她的話,若綾輸了,就讓男主角摸她的胸部…。而到最後男主角贏了,輸掉的綾脫掉了自己的上衣,而就在此時-妻等人跑了進來,看到了這副模樣的妻,一氣之下拿起竹劍劈向初雪,而男主角正要招喚Ghost反擊時,一道劍氣砍過了Ghost,Ghost也就一消而散了。綾對著男主角說:「不會讓你得逞的。」並向妻等人說明剛才的一切都是誤會,這起事件也就這麼結束了。而當天晚上的綾和男主角說了幫助他只是因為他很可憐、很淒慘…並且拿起竹刀砍向初雪,並且說著:「一勝一敗呢。」,男主角被要求住在kandelaar咖啡店,並在和綾在裡面工作著,在裡面的生活中,男主角也漸漸卸下心防,與綾相處。


綾...

  某天,在購物中心逛了一圈準備回家的初雪,巧遇了一群混混和綾,不過那群混混只是在欺負小貓,而初雪也以他是貓的主人為由把那些人趕跑了。而之後的初雪問了綾是否想要畢業,但綾的回答則是「我還是不畢業比較好吧…」也從她口中了解到他有位弟弟,只不過因為行為偏差而且有了醜聞被學校退學了,對於這件事沒有盡上一份心力的綾感到自責,並且對畢業本身不屑一顧,但初雪卻認為有些事情必須要體會過才能明白,而且有些事物,必須等到他逝去後回顧,才能夠看見。被提出建議的綾則很感謝初雪。

  在一天的上學日,初雪到了學校並且遇到了妻,原本以為要被訓斥的他,沒想到妻卻開口道歉了,並且從妻口中得知秋良就是綾的弟弟,當初兩人還被譽為天才劍道姐弟,兩人也因此成為了朋友。並且從綾口中得知當初的醜聞則是秋良與比自己小的門生發生了關係,最後到場的牌匾也被拿下,雙親也逃走,最後留下了綾。

  一天,兩人在上學的途中討論要如何讓咖啡店的生意變好,而綾提出了「管家咖啡館」的建議,但初雪卻沒有駁回,而是讓綾當上了穿上了管家服示範(還瞬間變成了美男),但在初雪上場時卻因為來的客人是同校學生,而這所學校卻規定不能打工,初雪也編了一個故事以及威嚇那些學生,好讓綾的受害降到最低,綾則是很謝謝他並且給了他一個吻<3,這天也在歡樂的氣氛中過去了。


穿上執事服的綾,看起來非常像個美少年

  之後發生了很多事,瓦倫丁祭快到了、從路上遇到的秋良口中聽到「我不想成為惡魔!」「救我!」之類的話,而且從宮棟那裡聽到綾正被惡魔糾纏著。初雪則邀請了綾參加瓦倫丁祭,而綾也答應了,在瓦倫丁祭當天兩人相處的很愉快,也增進了感情,但是另一方的體育館卻發生了騷亂,而初雪也在劍道館遇到了秋良,而他則是因為嫉妒才女姐姐,而想點燃道場,使他姐不能畢業,雖然最後因為初雪召喚了Ghost,秋良只留下一句「我成為惡魔了。」就離開了。而之後初雪到了教室,綾也找到了他,綾向他說了很多話,不過因為一句「你和秋良一樣不怎麼好強呢…」而激到了初雪,初雪則把綾撲倒,而且順勢對綾告白,兩人也正式成為了情侶。而後來的綾讓他回了自己的家-舊酒館,而做好覺悟的初雪,Ghost也讓他進去了,男主角也下定決心,必須要完成復仇,救贖那些靈魂。

  兩人在交往後就開始不斷放閃光啦~XD不過因為之前瓦倫丁祭的事,初雪一行人被叫到了指導室,而初雪和妻也受到了停學處分,除此之外還因此認識了來棲老師,而綾也因為到了三年級第二學期所以可以自由出席了。兩人之後還是不斷的在咖啡店耍甜蜜,其中還有一段綾說了一段話「像和喜歡的人在一起,一邊喝著咖啡一邊迎來早晨曾經是我的夢想啊…曾經以為是一道不可能的風景線,但現在實現則令我心動的要死了> <」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不過劇情開始有了重大的轉折,一天,妻到了初雪的店裡,和他說秋良其實在一年前就死了,而在瓦倫丁祭時的騷動,其實也是綾規畫的。而隔天的初雪在公園見到了附身在綾身上的秋良,並且和初雪說綾身體的支配權掌握在他身上…等等的話,並且在回去的路上和宮棟談了之後,宮棟在了解他的需求後給了他一把劍,並和他說明使用方法。而之後的初雪用簡訊把綾叫到了劍道館,和他說了她正在被自己的弟弟附身,而綾也想起了自己以前從宮棟那里拿到返魂香的時候,答應了死去的秋良「把身體交給他。」,違反了在拿到返魂香後決對不能答應死者任何要求的約定,雖然一開始綾以現在的自己與記憶可能會失去來拒絕初雪消滅她體內的秋良,但在男主角識破他只是因為想要贖罪而把身體獻給弟弟之後,綾就接受了。

  在他體內的秋良則和他說當初在街上凍死的時候,就連她的醜聞戀人也對他置之不理,雖然當初的秋良以為彼此只要相愛著就夠了,但最終的他還是逃不過被拋棄的命運,滿腹怨念的他想要奪走姐姐的身體而甦醒過來,並且成為惡魔,但他還是被男主角感化了。之後的初雪還說其實附身在綾身上的並不只有一個Ghost,而是包括自己,並且還說了自己並不是這個世界的人,是不能與任何人相愛的,而是Ghost,還必須復仇,所以把他體內的最後一個Ghost-也就是自己給消去了。

  之後的綾隨著體內的Ghost消去也同時失去與初雪的記憶,而在畢業典禮當天,綾發現了在大樹下的少年,並且從同學那裡得知了他的消息,雖然綾沒有回憶起來,但她卻覺得那是一張十分熟悉的臉,並且揮手向他說了:「謝謝。」


綾,再會啦

  最後,綾在看到外面招募人員的傳單而來到了kandelaar咖啡店,而初雪也馬上錄用她了,並且給他取了一個綽號「浪人」,而初雪也回憶起當初兩人是情侶時說的那些話,故事也就這麼結束了。

吾妻夜 Chapter 12~15
 
  小男主角一歲的學妹,是一位世界級的滑冰選手,因為三年前的某個謠傳被稱做為「詛咒的公主」

  故事的開端,在於夜的同學藤枝未來想要透過她的介紹來認識初雪,而未來一開始使用的裝可憐以及誘惑戰術讓男主角感到相當無聊,原本想讓小妻感到吃醋的她,在戰術失敗後,夜詢問她這樣做的目的,而未來回答「復仇。」

  在那件事後,夜無故曠課了三天,想要尋找她下落的男主角,跑到了滑冰場,而在那裡巧遇了一位男子,那位男子對他說出吾妻夜為何被稱為「詛咒的公主」的原因:「在三年前的比賽中,她曾詛咒對手使其受傷,但她也在之後開始迴避一些大型賽事了。」

  男主角並沒有相信這個傳聞,但他也開始調查,在一天晚上,男主角在滑冰場發現了一位長得很像夜的小女孩,雖然這位小女孩自稱nightmare,但實際上是夜的分身,夜因為沒辦法接受被人誤會、明明只是謠言,但卻沒人去證實,不斷承受這樣傷害的她,使用了返魂香,將自身交給過去的怨念,喚出nightmare,以此對這個令她厭惡的城鎮進行復仇。

  而之後,男主角再度在滑冰場遇到nightmare,男主角在聽到夜的故事後,說出了自己也和她很相似,與她一樣為了尋找失去的東西而進行復仇,也說出了自己想實現夜的願望,做為GhostChild的他,終究會離開這個小鎮,所以至少想在小鎮中留下一個美麗的足跡。男主角也在此時告白,夜在被他打動後,兩人正式交往了。

  兩人過著和一般情侶沒什麼兩樣的生活,而在男主角將要離開的那天,遇到了咲耶,咲耶告訴了他必須去趕快幫助夜。而此時的夜正在參加滑冰比賽,但場內幾乎都是為她喝倒彩的人,夜的憎恨也讓nightmare出現,而男主角在準備要去幫助她的路上遇到了當初比賽中,受傷而落選的選手-井口翔子,翔子說因為三年前的事趕到後悔,所以現在要來幫助她,但被男主角揭穿她才是真正的幕後黑手。而謠言事實被翔子親手說出是當初因為自己落選,所有人的希望都放在了夜身上,不甘心的她,才造了那樣的謠言。

  到了滑冰場,在男主角的幫助下,nightmare消失,夜的表演也受到了觀眾的熱烈掌聲。
到最後,男主角也消失了。


初雪及時到溜冰場幫助夜

  不過之後的校園有傳言這麼說著:「在空曠無人的滑冰場,一位女孩會一個人在那裡跳舞,但仔細觀察的話,會發現其實有兩個人,兩人就像一對戀人一樣,不斷的在滑冰場上滑著冰。」


兩人溜冰的樣子,看起來十分美麗

白熊 Chapter 16~18
 
  自稱為了進入白咲學園應試的俄羅斯留學生,為了參加學習的集訓而來到了咖啡店,稱初雪為店長,本名為望月寶。

  故事的開頭,初雪兩次被綾指使陪白熊出去買東西,不過都因為捉弄白熊而到最後都忘記而空手而歸,而在之後初雪看到白熊認真念書的模樣,問了他為何這麼努力,白熊則回答他要參加考試,而在知道這件事後的初雪一行人,也就是盡路指導委員會開始幫忙她,眾人的計畫則是模擬上課,不過是由初雪來當老師,所以大家都開始感到不安,但過程也挺有趣的啦~初雪的上課方式也很有個人風格,不過直子在說了一句「還是用普通的方式背誦比較有效率一些…」後也就結束了模擬課程了。

  但之後的初雪和綾則決定要幫忙白熊復習課程,而白熊也因為感動而哭了,白熊說自己從沒有被如此溫柔的對待過,在家只能一個人待在房間裡,在學校也無法與別人好好交流。兩人在之後開啟了助學之路,一天,店長突然打電話來,說白熊其實是一位「公主」,並且是打開Ghost Parade的鑰匙。之後的綾為了鼓勵白熊而和說如果考上白咲學園,就能得到獎勵,而白熊則是想去主題樂園-Ghost Land。


用功的白熊

  終於到了應試的當天,不過初雪還是不停的和白熊搞笑,也許是想讓白熊放鬆心情吧,在這也能看出他體貼的一面(?),當考試時間接近尾聲,初雪想去接白熊時,突然感覺到有人正在跟蹤他,而那人對著初雪說:「太卑鄙了,GhostChild,把公主掌握在手中,是想讓我們動搖嗎?把那孩子還給我們吧。」初雪則是毫不在意的說等他考試完你自己去接他就好了,而那人卻說道:「難道是巧合?那也太巧了吧,果然是她牽的線嗎?」男主角則是向他詢問"她"是指誰,他那人只說了是她的店長並要求初雪不要讓白熊受到任何傷害就離開了。

  雖然考完當天初雪幫一臉自信的白熊舉辦了慶功宴,還送了她禮物,說是提前祝賀的,白熊在成績公布日當天不斷在榜單上尋找自己的號碼,但卻很遺憾的沒有考上,不過初雪還是帶她到Ghost Land玩了。到樂園玩的白熊完全把不久前的悲傷氣氛給拋開,還說自己要在Ghost Land工作,並且說學習並不重要,要做一些給人夢想的工作,也被初雪批為逃避現實。而之後的初雪想到其實還有後期考試,並且和白熊說如果僅僅因為一次失敗就放棄的話,一輩子也只能這樣了,被初雪激起鬥志的白熊決定參加了後期考試。


落榜了...

  考試結束當天,白熊說如果合格了希望初雪跟他約會<3,初雪也答應了,不過在白熊要講下一句話時,有一個Ghost和他說,白熊是那位男人的孫女,所以要初雪把他帶到Ghost的城堡中,初雪卻以別把小鬼捲進來為由而拒絕了。而在之後白熊不知道什麼原因而聽到了,問了初雪:「什麼是GhostChild?為什麼大家要那麼努力讓我合格?」,但初雪則是回答他是為了讓她考試成功的的精靈,而且說她的考試結果會影響到世界,就這樣把他呼弄過去了,接著白熊還和初雪告白,但初雪卻拒絕了,初雪為了安慰她問她想要什麼,而白熊只說了想要他的照片,而白熊在之後每天都對著那張照片傻笑和Kiss(…),而在之後初雪和白熊莫名的提到了自x,一開始她不知道是什麼,但從店裡女學生口中得知原來是H的事情,怕被當成小孩子的她決定去買エロ本,不過因為年齡太小而用偷的,而初雪也到了店裡把白熊帶走了,白熊覺得很自責而向初雪道歉。

  之後的白熊又從店裡的女學生得知了少女漫畫的事情而去買了一本,白熊也看著漫畫想著初雪自x(…),這副景象則被回到店裡的初雪撞見了,為了圓場的初雪對白熊說其實這是很正常的,還跟他說自己也常常想著浪人…這些話則被一直站在她後面的綾聽到了,雖然初雪感到見不得人,但那之後也因為三人的嘻笑而背過去了。

  到了成績公布日當天,正要出門的初雪卻發現門沒辦法打開,蘭對他說他只能按照計畫來做,並不斷和他道歉,但堅持的男主角則還是出去了,但不能露面。初雪和白熊用電話說不能和他一起去看成績,而和她說會在公園的櫻花樹下等她,最後白熊考上了,初雪則在櫻花樹上和她說了恭喜,而且說了必須分別,但為了安慰她而跟她說她是櫻花精靈-綻放、凋零、消失都是正常的,並且和她說當花開的時候,就會回到這裡等待她。而之後的男主角遇到了咲耶,咲耶的話讓他明白他還是想活著的,並且意識到自己也和白熊一樣是個小鬼而已。

  之後來到了白咲學園的開學典禮,雖然一開始白熊被批評是走後門進來的,但後來她的網球部社員聽到她打工而且獨立生活感到佩服,而白熊在之後時常來到公園的櫻花樹下,對著櫻花樹說自己在學校發生的事並等待初雪,還和社員說櫻花樹上有著精靈,在春天鼓勵著向新生活出發的人們,所以才會有那麼多的花瓣飄落,生活若沒有動力的話,就靜靜的靠著櫻花樹就行了,這一章節也在白熊的詩詞以及ED跑完後落幕。

  而新章節的開頭,從校園中某兩位女生聊著傳聞開始:「以前有個Ghost曾經在我們學校,並且他在Ghost Parade當天在車站引起騷動,但在那之後他就消失了,大家稱他為GhostChild,而且他的名字為-河野初雪。」,而傳聞的真實情況也在後面接著說明:「3/20日發生了高官殺人未遂事件,犯人混淆在遊行的隊伍中,企圖殺害某位議員,但失敗後引爆炸藥而逃走了,而隔日深夜裡,在舊街區發現了一句少年的屍體,驗屍之後發現他為白咲學園的當屆畢業生-河野初雪,雖然這件事引起了很多爭議,但這起事件也在時間的消逝下漸漸被人忘卻了。」而在一年後又傳出了一則傳聞-有人在舊街區看到了那位被燒死的少年,而證言說自己看到的,是一位和她曾經很親近的少女。

  升上高二的白熊加入了進路指導委員會,而有一天一位三年級的學姐來到委員室希望他們調查有關GhostChild的事,而白熊也對初雪難以忘懷,很想知道初雪的事情,之後白熊回到了店裡,店裡因為綾進了大學之後只剩下白熊,以及莫名出現的櫻(?),電視上則出現了縱火新聞,櫻也憶起了一年前的那個事件,而白熊之後到了公園的櫻花樹下,白熊開始回憶,而從這裡得知當初他想殺害的那為議員是他的爺爺,但他卻認為他只是被捲入什麼事件中了而已,而且相信他還活著,回憶到一半的白熊,發現了昏暗處有一個身影,覺得他是初雪就跑過去了,但那個身影在他跑過去前就消失了。


加入了委員會的白熊,與照片中相比看起來成熟了許多

  翌日,一起事件發生了,一間大型超市MUROYA遭到人為縱火,火勢蔓延到了周圍的店鋪,但幸好發生在打烊之後而且消防員迅速趕到所以沒有造成顧客傷亡,但還在店內的室屋透(已畢業的前進路指導委員會成員)及他的社長父親受到了輕傷。

  一天,某位新聞部的社員來到委員室找白熊,和她談到最近的縱火事件,而且從她那得知縱火的地方都是畢業生的家,而且都是和前畢業生-河野初雪的人有關係的人的家,並被她稱為詛咒。之後東雲兄妹聽到了有人在他們家附近發現了可疑人物,也開始警戒了。而隔天又發生了吾妻夜因人為縱火而燒傷的事件,而希和白熊談到夜的同時也講到了初雪,希則說了他曾在一年前有看到他過,白熊也和她說自己也在三天前的公園看到他,而希很確定初雪並沒有死,只是失蹤了而已。之後又進入了白熊的回憶片段,兩年前的冬天,爺爺要他離開家裡到九州生活,但感到生氣的她離家出走了,而他現在推測是爺爺可能知道自己有生命危險才做出這個打算吧,但她來到了那家咖啡廳-而照顧她生活起居的卻是和爺爺有仇恨的人,難道一切都是偶然嗎?她這樣想著。

  白熊回到店裡,而櫻和她說初雪可能會在這個冬天回來,但現在他只是個危險的Ghost,而且木花咲耶一定會去討伐他,所以絕對不能接近他。雖然聽她這麼說,但白熊還是想見他,所以來到了舊街區的那間被詛咒的酒館,進去之後白熊聞到了一股花燃燒的味道,而那是一抹白色的影子,被吸引過去的她發現那是Ghost,而那些Ghost開始攻擊他,但此時初雪及時出現救了她。兩人在酒館內像以前一樣的聊了起來,而白熊問了他為什麼要謀殺她爺爺,但初雪則是反問他當初大家是怎麼評論他,就把那些評論當作理由來打發她了。初雪也問了白熊認為為何他到現在才回到這裡,白熊則覺得因為想回來看看大家,而最後白熊問初雪:「我們還能再相會嗎?」初雪則和她約定好會在公園的櫻花樹下等他。

  雖然在店裡,櫻和白熊再度提醒不能接近初雪,但白熊還是不以為意,並且成功和初雪重逢了,白熊又問了初雪為什麼想殺她爺爺,不過初雪隱瞞了事實而並沒有告訴她,初雪和她說因為是通緝犯的關係,這段日子一直都在很遠的地方隱匿著,但白熊追問那為何現在又回到這裡了呢?初雪則回答想見一些懷念的故人而且必須做個了斷才行,也說了白熊這段期間變化很大,但白熊說其實有一個地方是不變的,那就是…一直都喜歡著初雪,但初雪卻和她說只是被重逢的感動給沖昏頭了而已,還跟她說曾經想要殺害她爺爺的男人,怎麼可能會被愛上,並且說現在身為罪犯也不是能和她談感情的狀況,但白熊和他說了很多後初雪也有點心動了,和他說如果三天後還沒有改變心意的話,就穿著禮服到那間酒館來吧。

  三天後,白熊也到了那間酒館,開了僅有兩人的派對,也開始跳起舞來,男主角說雖然想去自首,但那樣生活就太可悲了,所以想先過段悠哉的生活,也意識到了自己的心意,答應了白熊感情,兩人也就結為戀人了。兩人在當晚…後到了隔天,正要回去的白熊被初雪要求再陪他一天,在兩人聊天時白熊說到最近經常發生縱火事件,而且受害者都是和初雪有相關的人,傳聞則指責那些都是初雪的詛咒,但初雪則否定了那些事,但卻說那些人的推理很正常,接著初雪說今晚也有派對,並且和她說還邀請了櫻。而另一邊白熊的爺爺收到了邀請函,要求他在12點前來酒館,不然他就會對白熊不利。


白熊在禮服的襯托下,看起來十分美豔

  劇情正式進入重點,來到酒館的櫻問初雪到底打算做什麼,而初雪說十年前在這裡舉辦了一場重大的宴會,但就在一瞬之間被破壞殆盡,而且還向櫻承認街上的縱火事件是他做的,玉樹櫻則責備她以前就算是為了目的,也會選擇一些較好的手段,但現在既是縱火,又利用了白熊。聽不下去的初雪黑化成Ghost,咲耶也在此時現身,而在初雪正要照邀請函上的訊息對白熊下手時,白熊的爺爺也出現了,之後三人爭執了很久而且打算殺了白熊的爺爺,而就算看到這副模樣的初雪,白熊還是說喜歡著他並要求他住手,但不領情的初雪則把她推開了,讓白熊撞到了燭臺,而在地上灑上的燈油讓火勢更加旺盛,大廳瞬間變成一片火海,在這緊急情況下,有一道聲音傳入了初雪的耳中:「外面,已經是春天了喔。」想起了某些事的初雪決定抓緊白熊的手,而初雪也對自己屈服於復仇的感情,並且還把白熊捲進來感到自責而向她道歉,兩人開始逃離火場,但最後卻只有白熊逃了出來,而在裡面,櫻則和她說:「一起去地獄吧…」而初雪則只說了一句:「雖然做了對不起白熊的事,但也做了一場好夢。」就這樣結束了。

  而白熊順利從白咲學園畢業了,而她決定去俄羅斯留學,但在離開之前,白熊來到了Kandelaar咖啡店,說道:「又回到這裡了呢…不管過了多久,我好像還是沒辦法獨立,明明都已經畢業了…不過,我下禮拜就要一個人去俄羅斯了喔,雖然一開始騙店長我是俄羅斯來的,不過也被店長騙了好多次呢…現在這家店已經沒人在了,那段時光的回憶,就好像夢幻一般,卻深深留在我的心底。然後呢,若我去了俄羅斯的話,那些騙人的話或許就會和真的一樣,很怪吧?雖然去了之後,那些騙人的事不會變成真的也好,但到那邊或許可以更冷靜的看待事情了,在那個時候才是真正的…Bye Bye.」「……」「不過在那之前,我和櫻花精靈或許還能夠再度相見,這麼想可以吧。那麼…再見了!」而白熊貌似聽到了有人和她說恭喜畢業的聲音,說了「诶…?啊!我出發囉!」後,此線正式劃下句點。


經歷了三年歷練的白熊,從小蘿莉成長為成熟的小女人了(泣)

東雲希 Chapter 19~22
 
  小初雪兩歲的學妹,進路指導委員會的委員長,有一位前學生會長的哥哥「東雲妻」,對男人間的友情感到憧憬。

  一開始來棲要希去調查制服失竊的事,不過因為男主角總是愛理不理的樣子,希起初並沒有和她說,直到來棲老師詢問他進度初雪才知道這起事件,一天,兩人在街上巧遇並且從他身上知道他的調查進度並且得知除了制服失竊還有買賣頭來制服的事件,決定幫忙的初雪到了買賣那些制服的地方,並且從那裡知道竹田也有參與交易,而在隔天晚上,竹田在進行交易時被希逮到,而之後初雪等人也都來了,而和他交易的那些人也因此逃走了,校方則考慮對他進行退學處分,而竹田說明做這件事的原因:他朋友騎摩托車發生事故,而對方向她勒鎖了治療費,加上她又是無照駕駛,所以那位朋友來找她商量,嬌生慣養的竹田則不知道賺錢的方法,而對方說只要把制服拿出來就能當成錢收下了。但這起事件也在眾人的幫助下落幕,竹田也被撤銷了退學處分。

  在委員室的時候,初雪看到了一位被希諮詢完而離開的學生,初雪則問她希給了他什麼建議,,而那位學生提到了希的商談很受好評,且很適合當作傾訴的對象,而進路指導委員會因為裡面幾乎都是正妹的關係而漸漸變的很有人氣,而有一天,來棲老師和初雪說學校第一的高材生山本忽然染起頭髮、反抗老師,並且翹課而整天泡在快餐店裡,進路指導委員會也開始處理了這個事件,被強制接受諮詢的山本一開始說了一堆歪理,但被初雪的氣勢給震懾住的他說出了真正的原因-被女朋友甩了,眾人雖然覺得很無聊,但希和初雪還是決定幫助他,雖然剛開始處理的不好,但最後還是圓滿收場了,而山本在之後也和初雪成為了朋友。

  之後發生了有人在學校告示板上貼上H本一角照片的事件,而被來棲要求處理的進路指導委員會等人也開始行動,雖然很多人都說照片上的人很像學校的學生,但大家卻對如何揪出犯人卻沒有頭緒,而初雪向山本求助,因為山本在被女友甩了之後不斷的濫讀那方面的書,而山本也和他們說了雜誌的名稱,以及有賣那些雜誌的書店,雖然一行人在買成人書籍的旅途中受到重重阻礙,但最後靠希以她堅定的意志得到了寶物(?),之後被查出那個人是-金崎,金崎則說這樣做的原因是想吸引注意,而且色誘男主角好讓他不要把這件事說出去,但男主角拒絕後金崎卻想把希在委員室換衣服時的照片,初雪也向她妥協,說如果不繼續下去的話,今天的事就當沒看見,之後金崎和希說該不會初雪喜歡她吧?就離開了。而雖然沒有完整的交代,整起事件也在來棲老師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下結束了。

  之後,因為瓦倫丁祭的開辦,進路指導委員會被要求做巡視的工作。雖然一開始很平靜,但之後出現了一位自稱「幻之靈」(中二?)的人出現,像去年一樣開始妨礙祭典進行,而和初雪一起巡視的久保開始想起去年的事情:「在去年的祭典騷動中,被初雪所救,並且感到屈辱。」所以久保也變成了不良且不斷的尋找幻之靈,而另一邊,金崎和希的巡視中,金崎不斷的試探希的感情,並和她說其實初雪已經把她當女人看待,在他眼中希很可口之類的話,聽到這些之後的希,和初雪說了很多奇怪的話,但初雪只把她當神經病。

  之後兩人開始一起巡視並參加瓦倫丁祭的活動,不過活動的途中希就因為腦袋被金崎的話打亂而回到了委員室,在那裡面的金崎問希尊敬著初雪的契機是什麼?希想到了當初原本自己是反對報考白咲的,但因為從哥哥那裡聽到河野初雪這名人物,所以想要成為他的弟子而來到了這所學校。在後夜祭時,兩人一起跳舞,初雪則問她為何對男人間的友情如此憧憬,希則回答說因為小時候都被哥哥帶著去和男孩子玩,而且看了漫畫的關係,但之後哥哥後來卻都不像以前一樣了,變得客氣了起來,希也對她哥哥成為男子漢的希望落空,直到看到初雪,發現這才是真正的男人,所以才一直憧憬著這樣的感情。而希也向初雪告白,但初雪卻說他在這個冬天結束後就會消失,到很遙遠的地方,希卻說喜歡就是喜歡,這種感覺是沒辦法消失的,兩人也成功結為了戀人。


在這麼美的氣氛下,哪有不成為戀人的道理?

  之後的兩人也不斷的放閃光彈啦~而且希還做了許多趣事,但初雪則常常以為她發燒了,不過希在交往後變得花痴了起來,初雪也因此被妻訓斥。一天,初雪再度和希說到他在這個冬季結束就會消失,並且還和希說他曾經有個十分重要的、就像家人一樣的人,但現在已經不在了,初雪則開始感到絕望,並且開始墮落了起來,而在此時與希相遇了,也令初雪感到幸福。聽到這番話的希說了想要為他做更多的事,而且希望兩人能再度成回情侶。而隔天久保和初雪說他收到了一封怪信,內容為「畢業典禮當天,死者會在學校復活,就如同去年的祭日一樣。」,初雪也告知了來棲老師,但來棲則是以置之不理的方式處理了。雖然如此,初雪還是想繼續調查,並發現了幻之靈其實就是妻,而且去年的祭日指的是瓦倫丁祭。之後的幾天初雪和櫻都沒來學校,而在畢業典禮前幾天,初雪和希說已經無法在相見了,而且在畢業典禮那天會發生事件,也要小心幻之靈,初雪也和她說他對能待在委員會感到高興,並說希是個堅強的女孩後,就離開了。


約會前不知所措的希 雪人先生則表示:......

  故事來到了畢業典禮前一天,有人占據了體育館想要劫持畢業典禮,大家則把一切的矛頭指向初雪,而之後過來的來棲老師說其實裡面的人是誰心裡已經有底了,並讓進路指導委員會的人從秘密通道進入,但他們發現了主謀卻是東雲妻,妻和他們說在希還沒入學之前的瓦倫丁祭發生了某起事件,而妻在那次事件中毆打了那些鬧場的人們,而發現之後的劍道部顧問老師並沒有阻止他,而是上前幫助妻揍了那些人,背負了暴力教師的汙名,並且在死後都無法洗刷掉,才讓妻得以在之後走向畢業,所以妻想要在畢業典禮上公開這個事件,復活那位教師的名譽,為此需要來棲老師-那位教師的妹妹協助,幻之靈等人則開始想圍毆希,而在此時初雪出現解救了希,初雪和妻兩人對峙了很久之後來棲老師也進來了,她說外面聚集的人已經很多了,所以只給她十分鐘,若沒信號的話,就會被強行攻入。妻和她說必須要挽回他哥哥的名譽,但來棲老師則說無法辦到,並讓他靜靜長眠就好,兩人交涉了一段時間之後,來棲讓希和妻兩兄妹進行劍術對決,若輸了就要聽對方的話。


突然出現而保護戀人初雪,看起來十分帥氣

  兩人對決時妻想起了與那位老師有關的回憶,包括在旁默不作聲卻批評他的人們,而且劍道部的活動因此停止,妻也對此感到悔恨。而希則是和他說只要相信自己和那位老師都是正確的話,不用管他們怎麼說,這樣就足夠了。希在最後獲勝了,並說出自己的要求:「希望大家都能夠順利畢業!」,但因未造成此次事件,外面的人準備蜂擁而至,妻也可能沒辦法遵守這個約定。但初雪為了讓他能順利畢業,所以決定承擔這些責任,在和大家道別後,穿上了幻之靈的衣服,衝出二樓的窗戶讓大家以為是他做的而逃走了。而留在裡面的劍道部等人,被當成趕走幻之靈的救星,也讓大家對他們改觀了。希在之後則追上了跑走的初雪,初雪和她約定好會再度相見,希則拿出了他的畢業證書並和她說:「恭喜畢業!」後完美落幕。

  隔天傳出了在舊街區那里發生了爆炸事件,而希作為畢業生代表發表致詞:「我曾做為進路指導委員為大家提供幫助,而能順利走到這一步也是靠大家的努力達成,雖然有些人因為某些緣由而無法畢業,但那些明明想畢業,卻無法實現的前輩們,想必也是背負著留戀、苦惱、夢想等情感,所以必須有一點時間,讓我們把那些他們無法承擔的情感給展示在全校學生的眼前…可以的話,我也有著一個想要追趕的人,但因為現在我有著想要做的事而必須留在這裡,在今後的兩年我想在這所學校繼續奮鬥下去,我認為將那份姿態展現給後輩們,才是我們從各位那里所繼承的職責,所以我不會止步不前,也不會一昧的去追趕,我將踏上我所應邁向的道路。三年間,辛苦大家了!各位邁出的腳步及身影,將是成為贈與我們這些怯弱的學子們,最可貴的勇氣,請各位挺起胸膛出發吧,用你們的背影來讓送行的我們窺見那美好的未來,恭喜你們畢業!」


我還能再見到他嗎?

  然而轉眼間,兩年過去了,也來到了希該畢業的時刻,那天的街道上下著櫻花雨,希則在漫天飛舞的花瓣中搜索著,不僅是今天,自從那以後,他都追尋著那位少年的行蹤,然而在這個春天、這個終點,希有著他會回到這裡迎接自己畢業的自信,而她也藉助這種光景,一直努力過來,而在這瞬息間,希認為就這樣沉浸在這樣的幻想中也未嘗不可吧,而在她這麼想的同時,聽到有人在叫自己。轉頭過去的希,發現一位少年站在櫻花樹旁,那位少年-初雪,祝賀了畢業的她,而身後的櫻花隨風飄去,就像是祝福著兩位的未來般,直至永恆。


恩,你還能再見到

畢業 Graduation Chapter 23~29
 
  故事的開頭,從初雪剛進白咲學園時的入學典禮開始,初雪在路上遇到了一位穿著白色禮服的女孩,貌似是小時候的櫻,而那位女孩向他說了聲:「恭喜入學!」

  接著時間軸回到了初雪三年級的校園生活,而他在和櫻吃關東煮時問櫻為何要搜
GhostChild奇怪的兔子(咲耶),之後從她口中得知並不是想要找到GhostChild,而是找到他之後即能發現所尋之物,之後初雪要求想再見一次那隻兔子的真面目,所以隔天兩人一起來到學校屋頂,櫻想要叫她出來卻沒有成功。但之後的櫻突然失去意識,咲耶也出現了,而咲耶在說完一堆莫名其妙的話(?)之後就離開了。之後櫻問她那孩子怎麼樣,初雪則和櫻說她是個難以理解的傢伙,而初雪問了櫻她過去到底是什麼人,櫻卻回答她說自己也不太了解,而是說了「公主殿下」就帶過去了。

  隔天初雪和蘭(人偶)說,找到了她的仇人,並馬上就能取回她的靈魂。到了學校初雪一直無視著櫻,還感覺到有人在背後看著他,而他轉頭之後發現了室屋,室屋則在放學把他叫到屋頂,說他的校園生活還欠缺了什麼,而那個東西就是-戀愛,因為初雪身邊常圍繞著女孩所以就找他來了,於是和他說喜歡籃球部的經理人,兩人商談的結果是在打籃球的時候扣籃表現並告白展現帥氣的一面,而這也成為瓦倫丁祭的節目之一「愛之灌籃」,之後他也和希說了這件事,於是希、櫻、初雪等人決定在瓦倫丁祭時的愛之灌籃活動上幫助他。

  到了瓦倫丁祭當天出賽的時候,室屋和敵隊同是籃球部社員的人口中得知了他們也喜歡經理人,所以一開始氣氛就很熱烈,而在比賽之後,室屋被防得死死的所以沒辦法投球並告白,但被初雪的話激勵後一次帶球過了四個人,並且完成「愛之灌籃」,室屋和經理人也成為了情侶<3,之後被鼓動的櫻在要完成愛之灌籃時,喊了「油炸豆腐」,眾人也要求重來,但之後就被初雪趕走而結束了。而之後在一群不受歡迎的男生佔據廣播室,並且開始說其他人的壞話,最後連女老師都加入了,但他們的悲傷反而幫助了那些人參淫家(?),而這件事也在初雪和希的幫助下結束了。之後櫻在廣播室問初雪為什麼這幾天一直無視著她(麥克風還開著),而初雪雖然一開始只說了她很煩,但櫻卻想到了其它很多方面的事,最後初雪說只要她正經的說話就好了,兩人的誤會也就此解開,還被評選為瓦倫丁祭的最佳情侶,所以得到了一萬元的商品券。


籃球美女-櫻

  隔天兩人用那一萬元去購物,而兩人買了一樣的手機<3,而剛買到手機的櫻馬上就嘗試了簡訊的功能,並為了醞釀氣氛和男主角拉了一段距離兩人開始互傳簡訊(但初雪只是用語助詞敷衍她罷了),之後櫻用簡訊向初雪告白,初雪則說雖然她言行舉止像個小孩,還給她一種非常懷念的感覺,在初雪要說出下一句話的時候,木花咲耶突然出現,並和櫻說有什麼東西來了,在這樣待下去很危險,而離開的櫻和初雪說會等待他的回復。

  之後兩天櫻都沒有來學校,初雪打電話給她也都沒接,回到家之後,家中的Ghost並說返魂香的味道已經變濃,所以能讓他和蘭做暫時的邂逅,而初雪卻對蘭說自己喜歡上了櫻-曾經獵取她靈魂的咲耶的同伴,但他還是對蘭說不想失去她,想取回她的靈魂,但對櫻的愛意卻無法消去,之後的蘭則笑著對他說要粉碎他的感情(好恐怖…),並讓他忘卻,到永遠的冬天去,並把他監禁在家裡。

  之後初雪無故曠課一周,東雲兄妹開始調查起她的事,希發了簡訊給櫻,而妻推測應該和去年兩人在夜晚的街道上徘徊,以及之前去舊街區的酒館時,大家都到大廳兩人卻消失的事件有關,之後櫻回信給希說會在初雪打工的kandelarr咖啡店那等她,在大家聚在一起後,櫻說初雪可能被監禁在家裡,但大家對初雪的住所在哪並沒有頭緒,而妻說了在舊酒館,大家問他為什麼,而他說他觀察到當天大家去調查那裡時,初雪觸摸窗戶、踩著地板走、並毫不猶豫的坐到放置十年的沙發上等等舉止,每一個都有著違和感(好精銳的觀察力),所以妻推測那間就酒管是他家,一行人也開始展開了調查。

  調查當天,咲耶叫了櫻,所以櫻以上廁所為由離開了,咲耶和他說初雪又是GhostChild,櫻問了咲耶如果找到了GhostChild,就能找到所尋之物到底是什麼意思,但咲耶和她說,妳很快就會明白了…如果再造訪那間酒館的話…也能發現自己的所尋之物,但也會背上沉重的包袱,無法像現在一樣悠哉度過,即使如此妳也要去嗎?而櫻則說不管怎樣就是想見喜歡的人,而咲耶給她了一把劍並說用這個拯救他吧。之後櫻帶領他們來到舊酒館前,雖然一開始無論怎樣門也打不開,但過一段時間它就自己打開了,進去之後的櫻說了裡面有返魂香的氣味,一行人也循著那個氣味走到了初雪住的房間,在裡面看到了黑話為GhostChild的初雪,櫻則用劍劈向了初雪,初雪也回到了原來的模樣。之後一行人都回去,只剩下櫻留在那房間,初雪說他的內心很糾結,雖然想要復仇、想要讓蘭甦醒過來,但卻愛上了櫻,無法去憎恨她,初雪也抱緊了櫻,兩人在…後這章節也就這樣結束了。

  畫面來到了初雪的回憶:「當時的酒館不像現在這樣的廢墟,是有著華麗裝潢,並且許多人觥籌交錯的地方,那時的我在大人間的腳間跑來跑去、握著誰的手小跑著,好奇怪…如果現在這像廢墟一樣的地方還有那麼多的人簇擁著,那會是怎樣的光景?」,之後櫻跑到酒館外,咲耶問他:「回憶起自己是誰了嗎」,而櫻反問了咲耶很多事,並說不只是初雪,我才是…要毀滅這做城市的啊!咲耶則說要指引他,說只有初雪才能就她,也只有她才能救初雪,之後有道謎之聲說要達成復仇,但宮棟突然就出現並清掃街上的Ghost並要他們趕快滾(這段蠻亂的其實),而追著櫻到外面的初雪,問她為什麼要和那之死兔子(咲耶)見面,櫻則只回答她在做招牌動作”Bunny”的練習,並且和初雪說最喜歡他了<3

  之後來到了初雪和Ghost的對話,那些Ghost說靈魂想要獲得救贖所以才把初雪監禁起來,還說初雪中了櫻他們的圈套,而初雪則說不要煩我把他們打發掉了。之後進路指導委員會被要求做畢業相冊,雖然原本是攝影社的工作,但卻因為他們私底下的關係而造成不公所以才讓他們做。當天晚上初雪和櫻說現在監護人(蘭)好像去了什麼地方,而且也說Ghost們不會來煩她了,所以現在是自由身,邀請了櫻到他家,兩人也開始一起生活,但櫻和夜發簡訊說他要留宿,而夜在隔天早上到酒館附近觀察她們的情況,所以大家很快就知道了。

  在做畢業相冊時大家遇到了瓶頸,雖然攝影部把相片整理好了,但卻沒有找到初雪的照片,所以希決定為初雪和櫻辦一連串的活動好以拍出相片,並製作另外一本僅有他們兩人,專屬的相冊,希也請到了哥哥妻和其他人幫忙拍照,之後也開始了一連串活動,游泳大會得知了初雪不會游泳,所以大家一起教她,而初雪還把來搭訕身旁女生的人趕跑、卡拉OK大賽大家發現了初雪是個超級音痴,但本人卻完全沒有自覺,而評分顯示器顯示初雪為7分,為了安慰他的希說了滿分是10分,卻沒意識到自己唱歌後顯示評分謊言不就戳破了,所以希努力唱得很爛,但最後拿到37分而曝光了。在球技大賽雖然櫻最後扭轉局勢,但被裁判定犯規(誰叫她靠兔子…)。感謝日傳達感謝的話給一位朋友,初雪則是因為兩人簡訊互傳數最多而寫給山本(詳情請參閱希線)了。男人的活動-聯誼,初雪和妻被捲進去,但最後被初雪搞砸了,最後的修學旅行,眾人到了初雪和櫻居住的酒館,一開始大家都在嘻笑打鬧,但妻問初雪記不記得以前發生的事,而初雪則印象模糊,但想要復活他們的靈魂。所有活動正式結束,而同居的兩人在這段時間內不斷的放閃光並且每天晚上都會…(恩)


泳裝美女-櫻、希以及綾

綁上雙馬偉的櫻,看起來也非常可愛

  某天咖啡店打烊時,白熊問綾是不是喜歡初雪,綾說喜歡,但不說出來的原因是不知道該如何和他相處,因為初雪貌似對他抱有罪惡感。隔天來到了白熊應試的日子,等著白熊考完的綾聽到有個謎之聲和她說為什麼要誘拐白熊,還說應該和初雪保持距離,因為他是怪物,謎之聲最後說出他是遣魂士,並要討伐GhostChild之後就走了。而之後綾在工作時以前的常客來了,那些人在以前曾經看到綾和初雪化身為管家的樣子,所以問她怎麼不做了,綾只覺得莫名其妙,但對以前若有若無的記憶抱有疑問,綾在晚上打電話給店長問了她白熊是誰以及她難道在從四月前就和初雪有接觸了嗎,店長回答白熊是某位議員的孫女,而且之前就有和初雪認識了,並且會由店長引導她取回記憶,店長和她說梳妝台那有本日誌,並是由她親手寫的。成績出來後,白熊順利考上了,綾為他祝賀但白熊感覺她心不在焉的,而綾和她說是在想與初雪當初的事。半信半疑的綾問店長她失去記憶的一切,店長說會告訴她,但有個交換條件-在Ghost Parade當天,幫助初雪殺害某位議員。

  畫面轉移到初雪身上,一早,初雪想起今天是他的生日並和櫻說,櫻說要幫他玩成一個心願,而櫻穿上了裸體圍裙還一直誘惑著初雪,所以兩人就…了,之後夜和初雪說相片都洗好了,但很多照片都被白光照得模糊不清,仔細看白光都出現在有出現櫻的相片中,而初雪認為櫻是Ghost而跑去找宮棟,問了她Ghost為什麼就像穿白色禮服一樣,而宮棟說那就像是死後的服裝一樣的東西,除此之外櫻身旁那隻兔子(咲耶)與其說是Ghost還不如說是精靈,但無論是Ghost還是精靈都必須要一些準備才能現身。於是宮棟和初雪說這城市到處充滿返魂香的原因-為了招待某位Ghost.


裸體圍裙-櫻(各種福利圖)

  櫻做為總編輯被初雪要求寫畢業致詞,寫到一半時初雪問櫻到底是什麼人,既然已經找到GhostChild應該要知道自己是誰才對,而櫻說了自己是GhostPrincess,並說在這間酒館內以前曾舉辦一場宴會-訂婚的儀式,那對男女被精靈祝福並結合在一起,但之後發生悲傷的事故,兩人也背負著詛咒成為Ghost,櫻說了:「結束這一切吧,時間已經不多了。」櫻和他說和初雪在一起得願望已經實現了,咲耶打算淨化他的詛咒和他身上的精靈們,雖然櫻線在詛咒接近完全消失,但精靈們的憤怒可能會復甦,之後櫻從壁櫥裡拿出一把劍並要初雪淨化他,雖然初雪拒絕但櫻孩事一直拜託他,還引來了很多Ghost,而在此時宮棟出現了。

  宮棟說他是死神,並說自己是把徬徨的靈魂帶到黃泉之路的人,之後初雪戴著櫻跑走,但被宮棟和他身邊的人攔住,之後宮棟說起以前的事:「那晚在這間酒店發生的事,是由一位男人-大野敦所舉辦的,雖然她是個心思縝密的人,但對同伴過於信任而遭到背叛,而他想把他兒子培養成Ghost的王。」並和初雪說-大野裕貴,這就是你的名字吧。之後宮棟用劍砍向櫻,街上的Ghost也隨之消散,而櫻說自己在當初邂逅初雪時就已經愛上了他,向他道謝,並希望她最後能找到自己。櫻則化回花瓣,在初雪眼前散去…


櫻...妳不要走...

  之後咲耶到宮棟那邊去指責他擅自消滅了櫻,而且說若櫻不在初雪會如何行動?但宮棟說他只是個雜魚而把他打發走了。之後畫面轉到咖啡廳,店長和綾說做為復仇,初雪要暗殺當初指使酒館爆炸事故的佐佐木議員,但他會因此背負罪名而離開城市,所以要綾陪伴他。另一邊,初雪在家裡和Ghost們說櫻也是Ghost,而且和蘭一樣被奪去了魂魄,所以想取回她的靈魂,而Ghost們說只要復仇完就可以了。之後初雪的朋友想調查關於最近初雪和櫻都沒來學校的事,並提到了之前失蹤的山之邊同學,而竹田說之前在商街那裡有看到她,之後的妻發現了山之邊就是宮棟,宮棟說這樣的目的是為了調查GhostChild,而之後的事要他們去問兔子(咲耶),咲耶和他們說想要幫他,因為明天的GhostParade初雪會發起恐怖襲擊,咲耶要他們在今夜做了結,所以叫他們去體育館準備好。而另一邊,初雪嘗試用返魂香甦醒櫻的靈魂,但反而夢到了小時後,他爸當時說這座城市正邁向滅亡,所以要他和櫻成為未婚夫妻,延續這個城市的靈魂。醒來之後的初雪在門口看到一道白道的影子,並且追著它跑,來到了一個小房間,並看到了…一位孩子的殘骸。

  之後妻用電話把初雪叫到了學校體育館,並把門反鎖,此時咲耶說到:「大家對內田市和川邊市的合併以及兩位少女的訂婚半了一場宴會,但當時爆炸事故造成上百人傷亡,而當時控制著內田市的是通曉精靈的靈媒師集團,但後來的人害怕那種古老的力量所以想將他們剷除,所以引起了爆炸事件,而倖存者相繼發動了川邊市重要人物的襲擊事件,但都以失敗告終,主謀-大野敦也被逮捕,被逮捕時,他已經是瀕死狀態了,而他的遺言中說到就算他死了靈魂也不會毀滅,而會歸還於她的兒子之中。」說完這些話的咲耶接著說了要消滅掉初雪和他的上百名Ghost,而初雪只是要求他把櫻和蘭的靈魂還回來,但咲耶和他說蘭是生人的怨魂,而本人正在不遠處的地方,而櫻則完成任務,踏上自己的旅途,所以見不到了。但初雪則說了必須復仇並召喚了Ghost們,但他發現召喚不了,因為咲耶已經在體育館佈下法陣了,而咲耶正要討伐初雪時,希叫住了他,門被打開,初雪也被一位穿著斗篷的少女救走了,而在那出現的是-綾,他說要讓初雪活下去,所以要為他做到最後,並擊倒體育館的眾人,回到家的初雪則是感到絕望,但此時綾在她背後出現了。


出來保護初雪的綾

  來到他家的綾,和初雪說了喜歡他,雖然將一年前冬日與他相遇的事情忘記了,但現在還是想注視著他、保護著他,而初雪說他要完成復仇,所以很難活下去了,但綾和他說想在和他的旅途上,與他並肩同行。=>選擇:親吻了綾(進入綾線2)

綾線2 
 
  開頭,咲耶帶領初雪的朋友們準備去初雪家,但因為怕咲耶會殺了初雪所以交給希指揮,而白咲yankess在街上唱歌吸引警察,但也將蘭喚醒,蘭想起了當時酒館爆炸後的事,雖然她沒有死亡,但也因此毀容了,而大野敦在死去前要她讓該遭受報應的人承受這份怨恨,並把他兒子(初雪)交給了她,並要指引他成為GhostChild,但因為她是由返魂香出現的Ghost,所以得在一家醫院過著隱士般的生活,但心在酒館中和初雪生活著,而回憶完的蘭覺得非得過去一趟不可,所以到酒館前時和咲耶一行人碰到面,而夜用溜旱冰在地上畫出法陣,想要阻止夜的初雪則被希阻攔了。

  之後畫面回到了不久前的體育館,妻說他很喜歡櫻,而且對兩人的戀情感到憧憬,所以得阻止初雪,也在此時畫完了法陣,Ghost的靈力被封印住後,咲耶開始討伐他們,希也開始想淨化初雪,之後逃回酒館的綾和初雪,在裡面見到了宮棟,而宮棟身旁的遣魂士不斷砍向初雪,但被綾所牽制,而之後一位坐著輪椅的老人出現了-佐佐木恭吾,覺得情況不妙的初雪決定逃跑,並由綾擋住宮棟他們爭取時間,雖然一開始綾一直苦撐,但到最後也倒下了,而趕回來的初雪把她抱在懷中,綾在說完話之後就死在他懷裡了。之後的初雪決定引爆酒館,而初雪聽到了蘭在叫他,初雪說:「雖然沒有變的和你期望中那麼優秀,但也用自己的方式畫下了句點。對不起,沒能夠畢業…那麼各位,永別了!」後酒館爆炸,初雪對把綾牽扯進來感到後悔,所以期望至少要把靈魂獻給她,就那樣兩人一起到同一個地方去吧!


綾,妳就這樣離去了...那我也和妳一起死吧!

  畫面來到了櫻花盛開的街道上,而那天是畢業典禮,而有一名少女佇立在校門前,彷彿在尋覓著某人一般,而初雪來到這裡祝賀她畢業,綾在道謝後兩人約定一起去尋找蘭的靈魂,在兩人的背影漸漸消失下,劇情也結束了。

櫻線2
 
  之後回到之前選擇擁抱了綾,就能進入這線。

  看完前面五句就發現和綾線2都是一樣的所以就一直按ctrl,到了夜話完法陣後開始出現差別,咲耶說要告訴他一些有關櫻的故事:「GhostChild有兩人,一個是你,另一個的靈魂則被束縛在這間酒館,當初我來到這間酒館消滅了蘭,但我察覺到被另人畏懼的氣息團團圍住,那是完全無法想像的Ghost,也是另外一個GhostChild,櫻。」

  那時的櫻(小時後)和咲耶見面後,櫻說他是初雪的妻子(預約),訂下婚約雖然只是一眨眼的事情,但對他來說是永恆不變的,並且在這裡一直守護著她,並保護著這塊土地的精靈所聚集的地方,為了鎮壓那些精靈所以死後還留在這裡,到了極限後,就讓這街區變成死者的世界。而木花咲耶和她說並不會讓她這麼做,並和她說好兩年後回來淨化她。

  兩年後遵守約定回來的咲耶說要幫忙實現櫻的願望並淨化掉她的詛咒,而櫻的願望是:「想和那個人相見,因為比起生者和死者,我和他是更遙不可及的存在,和他一起上學,一起度過這個冬天就可以了。」之後的櫻變為少女的樣子,咲耶則變成兔子的模樣,櫻也同時喪失了記憶,這是有很多Ghost問她要把公主帶去哪裡,而咲耶則把他們擊退了,這時櫻對咲耶提出很多疑問,回答完後咲耶和他說必須去尋找GhostChild,之後咲耶因靈力衰退而無法控制兔子跑走了,櫻則坐在地上大哭了起來,而之後為了尋找兔子的初雪也在這時遇到了櫻。

  明白一切的初雪只覺得無所謂了,所以還是要進行復仇,而希向她說希望他能和她們求助,不希望傷害任何人,但初雪只說要把復仇進行到底並要希別妨礙他,而希也和初雪打了起來。另一邊,幫忙引開注意的白咲yankess準備要被警察帶走,而此時來棲老師出現幫他們解圍,而老師要他們刺激這個黑夜(?)所以要他們繼續唱,另一邊的初雪和身旁的Ghost們則被希打得很慘,初雪身旁的Ghost為甚麼他們變的那麼不堪一擊,咲耶則是說因為櫻的存在使初雪身上惡靈的力量弱化,而綾在這時出來解救初雪,但還是被咲耶妨礙,而之後砍最後一刀時大家以為希將初雪身上的Ghost給淨化掉了,但出現了她內最後一名Ghost,大野敦,初雪的爸爸,雖然大家想把他父親的亡靈消滅掉卻被初雪以復仇不會終結為由拒絕了,他父親的亡魂也不斷的喊說要復仇。

  畫面轉到那時的宴會上,初雪和櫻兩人牽著手,就像一對甜蜜的小夫妻,櫻臉上浮現著微笑,但馬上就因為突然而來的爆炸事件,櫻也一去不復返了。之後大野敦和初雪說必須要報仇,所以要他放棄做為人,而去成為Ghost王,GhostChild.君臨這片被摧毀的街道,並在最後的冬日來訪時想起來吧。回憶起來的初雪跑回了酒館房間內,並和蘭(人偶)說一起逃走吧,但此時一道聲音出現,而真正的蘭出現了,她向初雪道歉,自己欺騙了她,這個房間的蘭,只是個人偶而以,靈魂是沒辦法歸還的,她一直在市內某家醫院生活著,目的只是想復仇,所以利用了初雪。但初雪還是原諒了她,因為她是他唯一的家人,也只有她會這樣照顧自己了。而此時外面的大家都在呼喊著初雪,蘭則對她說:「畢業吧」,就消失了。而外面開始下起了櫻花雨…


小時後的櫻看起來非常萌

  「我們走吧,外頭已經是春天了喔!」這樣的聲音傳入初雪的耳際,而這聲音再度令她陷入回憶當中,那時在醫院的初雪,暫時喪失了視力,而且記憶也產生了混亂,這時化身為Ghost的櫻陪著住院的初雪,和他說了很多事,在出院時,初雪和櫻說了謝謝,而櫻說:「以後你可能會漸漸聽不到我的聲音了,感受不到我的存在了吧,因為現在在與你世界非常相近的地方,所以你才能感受到我,慢慢會漸行漸遠,直到長大之前,都會一直守護著你。」回過神來的初雪,發現自己已經到了酒館外面,而之後又另一個人從酒館內走出來,櫻,GhostPrincess,他為了在這個冬日畫下句號,所以在此刻復活了。

  櫻又想起了當時她和她媽的對話,她媽和她說繼承了巫女血脈的櫻,必須以自身的靈魂,壓制住那些怨靈的怨氣,並為那個,對你很重要的人而成為神吧。櫻開始問那位婚禮上的男孩怎麼樣了,她媽說他將自身獻給眾多靈魂,但與妳不同的是他還活著,但他要在之後決定成為生者或是死者,之後她一直在暗處守望著初雪,並一直在上她上學時為他加油打氣。而初雪也明白了櫻一直陪伴在他身邊,但沒能注意到讓他很內疚,櫻則和他說了:「讓我們快走吧,見一見那些令人懷念的人們。」初雪又被帶到小時後婚裡的回憶當中,櫻向初雪發誓:「直到你長大成人,從這裡畢業,直到那時我都會和你相愛、相知、相守。而如今誓言以宣告結束,所以我要說…拜拜。」

  而從回憶中醒過來的初雪,領悟到了一切,認為嘗試活下去或許也行,並和父親說把一切都結束吧,我並不是想要復仇,而是在追尋著蘭、綾、櫻的路上感到徬徨,而在那瞬間我聽到了人們的聲音,為了回應他們,我要前往春天。並和綾將父親的亡魂給消滅了。外頭櫻花紛紛飄落,初雪想起了和櫻在一起的時光,並說道:「沒能和你一起迎向春天真是抱歉啊…和你生活得很愉快,謝謝你。」

  來到了畢業典禮,初雪和大家都成功畢業了,而初雪決定在這個學校再逛一下。在中庭遇到了即將入學的白熊,走廊上哇哇大哭的夜,委員室的希…還有其他朋友及來棲老師,也遇到了回到學校的綾,對去年畢業還抱有留戀的她,覺得當時感到了畢業之神的存在,所以決定在今天將祂找出來,雖然她不知道自己找到了嗎,但之後兩人互相恭喜對方畢業,綾也沒有遺憾了。後來遇到了屋頂上的咲耶,咲耶和他說櫻要捨去記憶而來到他面前的原因,因為和他說明過去對他勸解也是沒用的,必須讓他更加深刻的體會到人與人之間的羈絆,在從未到來的春天裡,以溫柔及笑聲引導他。而宮棟也因完成了任務,決定在遣魂士的職務上畢業了。

  之後初雪發現了躲在櫻花樹下的蘭,初雪向蘭道謝,並和她說我們曾經為一家人,終有一天,希望能見到她,蘭對她說了會再相見,在櫻花花瓣的陪襯下,祝賀他畢業。

  外頭已經是春天了,在酒館一位女孩醒了過來,她似乎不知道自己是誰、這裡是哪裡,但她知道她有個需要去找的人,並想對她說聲恭喜畢業,而少女只是不斷說著愛他,在春夏秋冬的交替間都會不斷愛著他,但她伸出的手觸摸不到什麼,只是在半空中徘徊,她不明白位和身處此地,但這樣的她有著初戀-初雪的回憶。


兩人(或許是一人?)最終邁向了春天

  四處晃悠的初雪,回到了教室,看著畢業相冊的他回憶起了櫻,雖然感覺上來說是一場欺騙…這樣想的同時,突然發現了另一本相冊-屬於他們倆的,在上面看到了櫻,並在最後一頁看到了櫻寫的致詞。之後攝影社要幫初雪和他朋友們拍攝畢業照,但很奇怪的是,照片上出現了-櫻。


畢業照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55479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cnn69694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心得】your dia... 後一篇:【心得】初雪櫻 全線心得...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ilovemumi931姆咪
姆咪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5:5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