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夜暮之曲】第二章 來自灰色羽翼的邀請

作者:★麥芽糖﹁♪│2014-08-14 22:44:33│贊助:8│人氣:131
今天很意外的 , 平時愛賴床的他意外的早起 , 切郎為此對於今日的生理時鐘感到相當的不滿。

真是的...還是有點困阿!

雖然腦中仍有繼續往被裡窩下去想法 , 不過偶爾早起也不嘗是件好事 , 說不定還能藉此嚇嚇目前處於熟睡中的切壬 , 或許還不賴 , 面露奸詐的瞄向他的睡顏 , 冷不防的想要偷戳幾下。

想著想著 , 身體已經不由自主的動了起來 , 正當接近臉頰約莫零點五公分時 , 原本緊閉的雙眼突然睜開 , 讓切郎不得不慌慌張張的將手縮回身邊 , 不明白發生什麼事的切壬只是揉了揉還有些畏光的眼矇 , 好一會兒才望向自己的坐在身旁的「姊姊」, 最後有些著急的跑到窗邊張望著。

「怎麼了...嗎?」對於切壬突如其來的動作而感到不解
「隕石...沒掉下來?」說出意義不明的話語
「隕石? 為什麼會提到那個?」
「姊姊 , 居然比我早起!」腦袋好像受到重擊的捂住頭
「诶!? 我只是比你早一點點 , 有必要那麼誇張嗎!?」
「當然 , 姊姊早起的不尋常程度就跟大腳怪去運動鞋店買鞋子一樣。」平靜的說出詭異的譬喻
「那已經不是尋不尋常的程度了 , 連UMA都冒出來了阿!」

受不了切壬有意的犯傻 , 切郎也只是以笑帶過 , 而這不平凡的早晨 , 也帶來了不平常的一天。


目前所在位置為灰色地帶市中心 , 商店林立在各個街道 , 在街道上有許多小型攤販在叫賣 , 聲音如同船隻起程時的號角般四處響起 , 兩人不討厭這種熱鬧的氛圍 , 只是不明白其中的含意。

說到底 , 叫賣這種事情究竟有沒有用 , 他們也無從而知 , 會買的東西就是會買 , 察明商品的價格 , 評估價值 , 然後有需求覺得值得就出手 , 這是切郎最直接的想法 , 不需要或不想要的物品不管別人在怎麼喊也不會改變心意 , 雖然偶爾也會有例外的時候 , 但那也佔極少數罷了。

「可以說是告訴有需求的客人我們的位置 , 你不覺得這是對客人的一種貼心嗎?」

嘛...也有這種說法 , 不過自己無意間發現想要的東西不也正是逛街的樂趣嗎?

不願繼續思考下去的晃了晃頭 , 反正不論怎麼想 , 都只是浪費自己的腦力而已 , 就算思考在多 , 世界也不會因此而改變 , 時間仍繼續不停歇的流逝。

遊蕩在大街中 , 這次出手絕對不會在和之前一樣闊綽 , 原因很簡單 , 月底了 , 沒錢 , 解釋結束。

這只顯示了對現實的無奈而已 , 嗯...其實有一部分也是自己太浪費了 , 想了想近幾天的花費 , 確實有些不妥 , 在加上之前槍的分期...... , 咳...仔細的盤算 , 切郎想不吐血都很難 ; 切壬的身上有私房錢可以用 , 說真的 , 用到的話那便是下下策。

「不然就去賣情報如何? 以前不也一直這麼做? 我也會加油的...。」
「還不用做到那種地步啦! 在想想其他賺錢的方法吧!」
「好吧...。」

確實 , 情報商是不錯的工作 , 加上憑藉切壬的能力也並非難事 , 有時候甚至還能挖到更內幕的獨家 , 以前也常常做這種行業 , 可潛藏的危機也深不可探 ; 之前就有幾次太過深入而差點讓切壬送命 , 有時甚至在逼不得 , 切郎還要做出「      」的舉動 , 那是他永遠不想再回憶和嘗試的 , 特別是切壬在旁邊時更是極力避免。

「唉... , 要是能夠輕鬆解決生活所需 , 金錢什麼的才不需要 , 到底是誰制定這種無聊的系統 , 就是有它才會劃分出富有和貧窮 , 造就出無形的階級不是嗎?」無奈的發起牢騷
「這裡是灰色地帶 , 不然也可以去......」本來想提出意見
「不行!」卻馬上被切郎給制止 , 因為他知道切壬想說什麼 , 但他是絕對不會允許的
「...... , 聽著阿~ 切壬 , 這種事情不要再說第二遍 , 不然我可是會生氣的喔!」
「嗚嗯......我會謹記的。」惹姊姊生氣什麼的還是算了...這句話大概就是這個意思

說不定有人會想說「去找份穩定的工作不就行了?」, 很抱歉 , 兩人絕對沒有那麼遠大的想法 , 遠大聽起來或許很可笑 , 不過事實就是如此。

很久以前也有過安分工作的時候 , 但那對喜歡到處跑的切郎來說根本就是個束縛 , 所以幾乎不到一個禮拜就遞出辭呈 , 跟在一旁的切壬也不加思索的一起離開 ; 可想而知 , 那樣工作所賺到的金錢肯定不會足夠支撐兩人的花費。

錢的事情就先暫時放一邊 , 從剛才開始的喧鬧聲一直不能讓切郎平靜下來 , 可能是打架或搶劫之類引起的 , 但比起恐慌來說 , 更像是在歡呼 , 應該沒有人會為了那種事情而做這種毫無意義的舉動吧... , 否則直說他是個「沒有眼珠的人」都不違過。

不能稱的上是感到好奇 , 不過就是有想去看看的衝動 , 會有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也說不定 , 腦中的話在天平上和對立的另一方擺盪著 , 很可惜的是這種想法 , 屬於對立的那邊從來沒有贏過。

「切壬想去看看嗎? 如果是祭典之類的就更好了呢!」
「在我說出 " 想不想 " 之前 , 從姊姊的話中就能知道你 " 一定 " 要去對吧!」
「呵呵...沒必要架定成這樣吧...。」被看透的撇開眼神
「姊姊想去看的話也沒關係 , 反正我不在意。」興趣缺缺的回覆
「不要冷淡成那樣嘛~ 小心以後交不到女朋友喔!」極度調侃的說
「那又沒關係... , 我才不需要什麼女朋友...。」
「哈!? 所以切壬你對...該不會喜歡...咳咳...我是尊重多元成家啦... , 你真的那麼想的話......」
「不要亂臆測 , 我並不是那個意思。」
「那麼難道...撲痾阿...!」在說出假設前 , 脊髓的傳導神經接收到了重重的一擊
「就算是姊姊 , 在隨便說我可是會生氣的!」

氣憤的丟下還捂著肚子的切郎 , 快步走向聲音的來源處 ; 姊姊是...大笨蛋!


好不容易來到了一切的根源 , 那裡是一座圓形的舞台 , 不能說是很大 , 但要用來打鬥已經很夠了 , 至少對於在場的所有人看起來是。

台上的兩位其中一個呈現疲憊和傷痕累累的狀態 , 另一邊則是綽綽有餘的樣子 , 不 , 與其這麼形容 , 不如說是感到無趣 , 是因為對手太弱? 又也許是玩膩了 , 不管怎麼解釋 , 台下的人們還是期待的看著接下來的發展 , 真是惡趣味阿...這些人們 , 切郎想。

勝負不用說 , 很快的就揭曉了......

「呿...難道灰色地帶就沒有能看點的人嗎? 下去吧!」

宣布遊戲結束 , 男子向對方的身旁射出一槍 , 對方既不甘心又沒辦法的敲了一下地面 , 隨後垂著頭的慢慢走下 , 想必敗北所造成的打擊不小。

「請問這是...?」輕聲的詢問一旁的民眾
「嗯? 你是問這個嗎? 今天地區不知道是誰為什麼突然搭建起舞台 , 好像要看看灰色地帶的強者們吧! 大概是主辦方的失誤 , 沒有限地區報名 , 形成了讓一個從永暮城來的人站了上風的情況 , 很多人去挑戰 , 但都無功而返。」
「也難怪 , 我反覺得真正的強者才不屑來這種地方和別人筆劃 , 簡直就是無聊的餘興而已。」
「姊姊是說像地下賭錢的搏鬥場那樣?」
「恩阿... , 從情況來看 , 我應該知道那小子現在心裡在想什麼。」比了比台上的白金髮男子
「為什麼會知道?」切壬少有的好奇一問
「嗚痾...... , 這問題我們還是以後在說吧~ 呵呵...呵...。」

總不能告訴他以前也做過吧... , 忍不住冒著冷汗的想。

望向周圍 , 沒有任何人走上台 , 活動可能也要因此告一段落了 , 切郎好沒趣的轉身正要離開 , 卻突然聽見了重要的關鍵句 :

「唉呀! 十萬獎金難道就要這樣拱手讓給外人了嗎?」一道聲音傳入耳裡
「!?」
「這也沒辦法吧! 與其上台和他爭十萬 , 不如直接去搶商家還比較快 , 你不覺得嗎?」
「說的也對 , 對了 , 關於下次的下手目標......」

「姊姊?」看到切郎突然沒有動作 , 切壬擔心的問
「切壬 , 我......」
「不行。」好像知道切郎要表達什麼的樣子 , 很快的遭到拒絕
「可...可...可是..有十萬阿! 現在算是緊急事態吧! 看看我們的錢包 , 看看我們的存摺......或許沒這東西 , 總而言之 , 這不是個很好的機會嗎!?」不停搖晃切壬的肩膀試圖說服
「......那姊姊要答應我絕對不會亂來。」
「盡量不要受傷...是這麼回事吧!」了解對方心思的複誦一遍
「我知道... , 看到情況不對我會想辦法馬上離開的 , 就別操心了。」

輕輕的摸了摸切壬的頭 , 不自覺的讓他有股安心感 , 給他一個充滿信心的微笑後 , 便自告奮勇的舉手直接報名 ; 身旁的人們開始議論紛紛 , 區區一個 「女人」能有什麼看頭 , 就算站上了舞台 , 沒幾秒中就又會被逼下台的情形也不足為奇 , 眾多人是這麼想的。

蜚語不停的流入耳中 , 不過也僅僅只是流入而已 , 切郎沒有在意 , 畢竟說不定他們說的是對的 , 唉...十萬元嗎? 確實很重要呢! 但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才是...。

從人群中慢慢的走向舞台 , 切壬也站在邊緣「監視」著 , 確保一切都安好 , 周圍的風帶來的沙粒至少夠用來逃跑時擾亂對方的視線 , 等到準備就緒 , 靜靜的待在原地 , 觀賞接下來的一切。

「來自灰色地帶 , 名子是......」本該很有禮貌的報上名號 , 卻被無情的打斷
「那種東西就不提了 , 反正目前為止沒一個有看頭的傢伙 , 當然同時也不指望你。」
「不用那麼快下定論嘛~ 俗話說的好 " 人不可貌相 " 。」無視於挑性的繼續說
「比起那種事 , 直接問你好了......」
「嗯? 想問什麼呢?」
「我可以給你選擇────

你想要被子彈穿過太陽穴 , 還是眼睛或腦袋呢?  或是把你直接做成冰雕也行喔?」

砰!

一發子彈削去 , 不 , 掠過了切壬的臉頰 , 筆直的劃過一絲頭髮 , 這令對方感到有些驚訝 , 並非自身的射擊技術不能看 , 確實有好好瞄準 , 雖然本該命中的位置不是頭部那麼大範圍的目標 , 但同時不至於會有如此些微的偏差 , 然而沒射中仍已是既定事實 , 一切答案皆都明瞭......。

「呵...哈哈...哈哈哈! 有趣 , 太有趣了 , 看來會很夠看喔!」對方感受到了什麼 , 突然笑了出來
「你開心了就好。」以平時的微笑回應對方
「安格爾 , 安格爾斯托夫。」大方的報出名子
「由多切郎 , 叫切郎就行了。」相同的表情釋出該有的禮節
「那麼切郎 , 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呢!」好似滿心期待的問
「如果是以上選項的話恕我敬謝不敏 , 不過想要輸發情緒的話倒是可以幫你喔!」
「那種事情...才不需要!」

說完話後 , 毫不留情的在補一發。

既然要玩的話 , 那就好好享受一下也不賴。

切郎錯開身子 , 繞著對方周圍不斷的移動 , 安格爾的視線絲毫不放鬆的緊跟著他的位置移動 , 幾顆子彈就這麼發射 , 但終究也只有擦過邊 , 眼看距離已經足夠 , 切郎縱身向上一躍 , 在別人的眼中這是很愚蠢的行為 , 但他不在乎 , 安格爾也把握這次機會對空射擊。

逃不掉了吧!

信心十足的稍稍露出點微笑 , 可惜的是 , 當他發現對方自己錯的時候已經太晚了 ; 對方無傷的站在眼前約只有五公分的距離 , 面不改色的露出方才那表示友善的表情 , 讓他感到一陣錯愕。

「什...!?」
「那個...安格爾 , 你的心情是不是從一開始就很糟糕? 還是說是在和那些人對打後?」
「少囉唆 , 我的心情怎麼樣不關你的事!」

砰!

這次則真正的命中目標 , 左肩膀被削去了一塊 , 鮮紅色的血就那麼緩緩的流出體內 , 然而切郎並沒為此感到礙事 , 這麼近的距離被擊中是理所當然的 , 要說痛也可以 , 但被子彈擊中的痛遠比不上使用能力過度後 , 肩膀所傳來的悲鳴就是了。

「哦? 雖然說可以閃開 , 但果然還是有距離限制嘛!」紅色的眼睛表露出失望
「那還真是抱歉 , 畢竟我不是小說中的主角 , 能閃開剛剛的攻擊我已經可以說是費盡全力了 , 主要還是要看你才對 , 不覺得我少了點什麼嗎?」沒有畏懼的張開雙臂問到
 
少了什麼? 怎麼可能會知道 , 明明才剛見面 , 而且還是對手 , 手上卻連個武器都......等等...武器?

望向切郎攤開的手 , 上頭沒有安插任何一樣工具 , 腰間和腿部卻又有可以使用的裝備 , 仔細想想 , 方才的攻擊也沒有掏出它們 , 現在突然了解到 , 總有種被低估的意味。

「你是在看不起我?」微笑的表情中 , 語氣中帶有點憤怒的感覺
「才不是 , 只是...在正式對決中的話 , 和一個沒有使出全力的人動用武器 , 何況是目前因為被感情左右的人 , 你覺得在這麼不公平的狀態下適合嗎?」
「呵...那也要看你能不能打贏才能成立阿~」
「你都這麼期望了 , 怎麼能不奉陪呢?」

向後拉開距離 , 抽出腰間的西洋劍 , 向左快速的劃過一刀試試手感後 , 調息著每一次的呼吸 , 讓自己進入備戰狀態 , 等待一切都準備後好 , 前進突擊!

安格爾也料到他會以此種方式攻擊 , 迅速的裝填 , 架槍 , 沒有猶豫的往目標物開出兩槍 , 以做保險 , 但......

吭啷!

難以置信的事情終究發生 , 本應會在彈道上的子彈就這麼被切郎的揮擊彈開 , 劍的尖端不到幾秒鐘便突過安格爾的脖子旁 , 當他意識到的時候 , 冰冷的劍身已經離後頸不到幾毫米的距離。

「心服口服了嗎?」
「......。」
「感情是不能隱藏的 , 不管表情如何變化 , 當你自己意識到的時候 , 它早就全都描摹在你的動作上了 ; 所以射擊時 , 你的手肘才會有些僵硬。」
「你說...僵硬?」
「沒錯 , 太過僵硬也會造成命中率下降 , 些微 , 卻足以改變目標的命中與否 , 嘛...其實你也注意到了吧! 動作沒有往常順暢 , 那就是原因之一。」
「你到底......」
「我想今天就到此為止吧!」

說著 , 切郎將左手的劍收回腰間 , 身體調回自然的姿勢。

「確實很厲害阿~ 等你心情回到可以正常戰鬥狀態後想玩在玩吧! 很期待喔!」
「喂! 你這傢伙 , 自故自的跑上來現在又自故自的離開 , 根本就太......」
「哈哈! 下次再見囉! 切壬 , 視線幫我擋一下!」對著台下喊到

喊完的當下 , 周圍刮起了一陣的沙塵 , 能見度變的極差 , 就好比真的身處在狂風肆虐的沙漠中一般 , 還能聽到人們因灰塵由鼻腔吸入肺部而感到不適的咳嗽聲四起 ; 安格爾用身上的白色圍巾捂住口鼻以防沙子侵入 , 眼睛以手稍微的阻擋 , 本身仍沒放棄尋找切郎的身影。

然而一切轉為平靜之時 , 那又是好幾分鐘以後的事。

「呿! 居然就這樣跑了 , 想不生氣都難...。」帶點不甘心的說 , 但心情隨即又回復平靜
「莫名其妙的人在這世界上會不會有點太多了? ...嗯~ 或許我也是其中之一...。」放鬆心境的想
「算了 , 為了消除這惱人的煩悶 , 回去捉弄嘉哥吧~」

安格爾雙手扶著後腦杓 , 邪惡的微笑就如此大喇喇的浮現在臉上 , 要別人不想發現都難 ; 原本籠罩在某處的烏雲如今已散開 , 當初究竟為什麼會感到如此煩悶呢? 他已經想不起來了 , 只是要說現在他目前狀態的話 , 那肯定是好到不行吧!

「哼! 下次才不會嚴重放水阿~」


「結果姊姊根本沒有想打的打算吧... , 而且...還受傷。」

眼神由移到切郎手臂上已停止流血的彈痕。

「是是~ 對不起~」
「一點反省的意思都沒有。」
「就饒了我吧! 我連一元都沒拿到 , 夠可憐了阿!」閉上眼睛 , 默默的流出傷心的淚水
「那是活該... , 不過看在姊姊剛剛表現的份上 , 就原諒你好了。」
「我就知道切壬最懂姊姊了~」
「不過晚餐錢得另外想辦法。」無情的宣告噩耗
「是...。」失落的回覆
「話說回來 , 姊姊為什麼會想要對他說那些話 , 人家可是永暮城的人喔!」
「切壬原本不也是永暮城的人嗎? 會這麼問的你才奇怪吧!」
「......。」聽見切郎的話 , 切壬只是低著頭繼續前行
「其實很簡單 , 因為他很厲害。」意義不明的回答讓人以為他在開玩笑
「奇怪的理由...。」
「哈哈! ...他能把實力壓抑成那樣真的很不簡單 , 要是真的打起來的話 , 就無法遵守和你的約定了 , 不過我可不想那樣 , 唉...說實在 , 要是之後能當上朋友就更好了呀~」語帶期待的說
「這麼說來 , 下次是不是該跟他到個謝呢?」
「哦? 是說如果肯做朋友這件事嗎!?」聽見切壬的回答 , 切郎興奮的問
「不對 , 是沒有讓姊姊受傷這件事...。」靜靜的否決了
「我就知道......。」

為「弟弟」的回答感到困擾  , 同時 , 飢餓也在不自覺間更上了一層 , 難道就沒有辦法解決現有最基本的飲食問題嗎? 心裡掙扎著 , 要是附近有自由報名的大胃王大賽 , 也許會完全沒有猶豫的衝過去報名也說不定 , 切郎想。

正當他垂頭喪氣之時 , 眼前的視野被矇蔽 , 臉上還不斷被某種物品拍打著 , 突如其來的發展令他感到一陣驚慌。

「嗚...嗚! 這是什麼阿! 快拿掉! 切壬! 快幫我拿掉!」緊張的拍了拍切壬的肩膀
「姊姊 , 只是張傳單而已。」冷靜的回答
「诶! 是嗎? 真是的 , 到底是誰那麼沒公德心阿! 居然讓垃圾這樣子亂飛。」拿下紙張邊抱怨著
「在灰色地帶 , 你期望別人做到你話中的事情嗎?」
「哈...說的也對...。」無奈的嘆了口氣

氣憤的搓揉手中的紙 , 隨手就這麼扔進了一旁的垃圾桶 , 沒在多理會 , 可是過了沒幾秒鐘 , 又發生了相同的事情 , 切郎不多加理會的重複剛剛的動作 , 眨眼間再一次的 , 然後一樣的將他丟入桶中 , 也許是今天和傳單的八字不合 , 沒一會兒 , 傳單還是繼續飛到臉上......

「嗚喔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而且是不間斷的...。

「到底是怎麼樣啦! 那麼大量的傳單哪來的!? 不管怎麼想都不合理阿!」
「傳單風暴?」
「什麼!? 那是什麼!? 沙塵暴還能理解 , 但傳單風暴根本是如謎一般的存在阿!」
「也或許是哪邊正在貼傳單的人不小心遇到強風沒拿好也說不定。」
「阿~ 是阿! 而且還都很剛好的飛到我臉上來 , 幸運指數不破表才怪!」

大聲的宣洩不滿 , 正當在街上大聲的吐露心中的不快 , 一個小男孩慢慢靠近。

「那個...不好意思 , 大姊姊 , 你身上那些傳單是我遇到強風時不小心飛掉的... , 可以還我嗎?」

今天的切郎 , 幸運指數破表確認!


「結果順便給我一張了阿...。」

一場荒謬的經歷過去 , 獲得的是一張樸素且毫無意義的宣傳單。

要是他給我的是工資的百分之十就好了...。

沮喪的望著男孩回頭道謝的身影 , ......不過到是做了件不錯的事也值得 , 換個方式想好讓心情轉為正面 , 看著手中褐色的傳單 , 好奇的翻了翻正反兩面 , 都是印著相同的字樣 , 上面寫 :

「不願意屈服那根本一點用處也沒有卻還是打壓著我們的法律嗎? 你體內的靈魂半甘屈就於那些人吧 , 你如果加入我們——你就能為這份計畫盡上心力。」

字裡行間的輸發就像能隱約聽見對方努裡傳達信念一般 ; 在一旁小小的字還標上了地點 , 那裡是只要長期處在灰色地帶 , 就不能不知道的人所居住的場所。

「諾雷希的城堡嗎?...」
「諾雷希? 那是誰?」這個發問者不是別人 , 正是身旁的切壬
「切壬沒聽說過? 嘛...畢竟你好像都沒特別去在意外面的事 , 要說的話...知道莉霏娜吧?」
「聖羽者嗎? 以前有聽 " 姊姊 " 說過 , 但是也僅止於名子罷了。」
「嗯~ 這樣就夠了 , 簡單來說 , 他們兩個是貴族 , 區域的管理員之類的吧!」簡短的做出解釋
「管理員? 我倒是覺得無論在哪都是無管地帶。」做出極為諷刺的評論
「還真是犀利的言詞 , 小心被聽到後我可不管。」
「是嗎? 這句話聽起來還比較像是在開玩笑 , 應為是從姊姊的口中說出來的。」
「哦! 我確實是在開玩笑阿!」嘴角因為切壬的話而上揚
「姊姊要去去看嗎?」
「我? 怎麼會 , 那種地方根本不適合我吧! 如果他送我餐廳的招待券我還會考慮。」
「姊姊...。」
「怎麼?」
「右上角。」

將目光緩緩的往右上角移動 , ......諾雷希的城堡 , 出發確定!


到了半夜 , 兩人在填飽肚子後開始向市中心的城堡出發 , 雖然是黑夜 , 卻也有不少人仍在外頭遊蕩 , 估計是在尋找店家或是誤闖區域的人當下手目標。

切郎和切壬無懼的走在灰暗的街道上 , 然而這份無懼當然也會吸引那群心不速之客靠近 , 此時站在後方的切壬便會是很好的幫手 ; 刮起強烈的風塵 , 他們眼中的目標物就在風塵結束之時 , 也跟著消失的無影無蹤。

「麻煩的傢伙還真多...。」小小聲的低估著
「辛苦你啦~ 不過也沒辦法 , 要是在路上打起來可是會吵到鄰居的吧!」
「根本不是什麼鄰居的問題 , 明明不用大搖大擺的走在街上不是嗎?」略有不滿的問
「總是走在暗暗的地方也不好啦! 何況我們又不是做什麼不良勾當。」
「......。」

切壬沒有多說什麼 , 他也沒有反對意見 , 純粹是想避免危險 , 自己的能力可以幫上忙是很高興 , 但要是有個萬一就只能靠切郎挺身阻擋 , 他只是出自於想遠離「萬一」這點而已。

走到城堡門口 , 如果沒有被守衛攔下來就不叫城堡了! 切郎把口袋中的傳單交給守衛 , 但還是被強迫止於門外 , 還被武器指著 ; 感到一股微妙的怒氣要湧上來時 , 裡頭傳來一位男性的聲音 :

「不許對諾雷希大人的訪客無理!」

快步的靠近 , 腳步的聲音回蕩在城堡中 , 由此便能明白整棟建築物的雄偉。

「真是不好意思 , 我是諾雷希大人的侍者 , 兩位手中拿著傳單 , 一定是想為灰羽效力吧!」
「不...那個...」
「請隨我來 , 夜晚的風很涼 , 要是讓兩位不適可就不好了。」

看來之後要解釋恐怕很難吧... , 切郎的眼睛呈現雙等號的想。

沿著天花挑高和充滿雕刻的的走廊前進 , 映入眼簾的是一個廣闊的大廳 , 地上鋪著紅色的地毯 , 一邊還有不知道有何公用的擺設 , 整體來說 , 就是和一般的城堡沒有兩樣。

三人停留在大廳中 , 等待進一步的行動 , 但遲遲沒有動靜 , 想要拍肩詢問 , 卻又覺得有些不太好意思 , 而且又在這麼大的空間感覺倍感壓力 , 有點開始後悔來了阿... , 心想 , 就於此時 , 整個空間中突然響起了一道不明的聲音 :

「你們 , 想加入灰羽的同袍吧!」沒有看見其他人影 , 不過聲音確實傳到了耳邊
「我說......」
「既然來到此地 , 就在此宣示你的效忠!」聲音仍繼續傳達
「可是......」
「那麼在跟你說一次 , 不願意...」
「該不會真的是撥放器在說話吧~ 根本沒在聽我說話 , 還是說那是屬於貴族的自大呢?」
「你怎麼可以...怎麼可以對諾雷希大人說出無理之言!」侍者未主人跳出來說話
「不不 , 從頭到尾無理的是你的主人吧! 不能見到是可以理解 , 畢竟是幕後的角色情有可原 , 但從頭到尾都沒聽我說過一次話 , 應該說讓我說話才對 , 不覺得這就跟自以為是的上司一樣嗎?」
「...你想說什麼?」回蕩的聲音問
「我只是想來說聲謝謝 , 並沒有說要加入的意思。」

最終說出了自己的目的。

「為什麼? 難道你不想要一個歸宿嗎? 據我所知...」
「歸宿的話早就有了! 而且...不就在我的旁邊嗎?」

笑了笑的的看向切壬 , 堅信的回覆。

「姊...姊姊...?」
「傳單上也寫了吧! " 打壓著我們的法律 " , 早上我聽到切壬的話 , 又看到傳單上的字句就在想 , 灰色地帶真的有法律嗎? 殺戮 , 搶劫 , 凌虐 , 這種事情天天上演 , 就算真的有法律 , 那也只是虛設 , 那麼難道當憑自己能力賺錢生存的人都是笨蛋嗎? 當然不是吧~ 因為他們確實有法律的約束 , 只不過他們遵守的是 " 自己的法律 " 。」

踏出一步 , 繼續娓娓道來 ; 自己雖然也感覺到某種中二感 , 不過該說的還是要毫不隱瞞的表達。

「有資格談 " 現實 " 法律的人根本不存在這裡 , 之後 " 你體內的靈魂裡不願意屈就於那些人吧! " 這句話正好和我的 " 法律 " 不謀而合 , 但很抱歉 , " 那些人 " 中當然也包括不願意露面的你。」
「你是想拒絕邀請?」聲音嚴肅的問
「不 , 前提是想請你要改改那種高高在上的個性 , 至少聽人說話吧! 要知道 , 這就跟企業一樣 , 雖然老闆發薪水給我 , 但我有決定一些事務的權利 , 因為那份薪水是老闆 " 請 " 我做事到報酬 , 而非我是老闆 " 買 " 來的傭人 , 這麼說你能了解嗎?」
「意思是要平等對待 , 盡量沒有地位高低之分是吧...。」再次做出確認
「嘛...差不多就是這個意思。」
「我知道了 , 這點之後我會小心注意 , 也謝謝提醒。」
「能理解就好 , 我現在還正擔心自己會不會哪天被丟到垃圾桶中灌水泥棄屍呢~」調侃的說
「呵呵 , 我看起來不好相處嗎?」難以置信的輕聲笑了幾聲
「我趕發誓 , 諾雷希大人才不是那種不講理之徒。」一旁的侍者為自己的主人擔保
「是嗎?」
「既然如此 , 你...不 , 你們願意加入灰羽嗎?」
「哈! 能繼續提供傳單上的餐廳招待券和 " 不違法 " 的話 , 我倒是隨時奉陪喔! 切壬呢?」
「我...願意喔! 只要姊姊在。」

就這樣 , 灰羽又多了個「麻煩」的同伴 , 呵呵! 不過這麼有主見的還第一次看見呢! 有些意外的看著眼前的螢幕想 , 同時也努力的思考一件事。

「傳單上...有餐廳招待券來著的...嗎?」或許 , 這將成為永遠的謎


------------------------------------------------------夜暮之曲分隔君-------------------------------------------------
爆字啦! 爆字 本來想說篇幅會很短 沒想到爆炸啦! 能在今天完成真是太好了 ((感動
因為明天要去看電影 又要補習 所以大概沒時間繼續進度 就想說今天把他結束吧!
下次如果在借的話會變成真正的對決黑 不太了解個性所以寫的時候一直在想怎麼詮釋
不知不覺就變成了 放水狀態  不過想成為朋友道是真的啦w
(附註:現在真的覺得哪一天切郎被丟到垃圾桶中灌水泥丟到海裡都不奇怪了w)

那麼 放上公會連結~ 夜暮之曲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55383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zxc4584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夜暮之曲】屬於姊姊的疑... 後一篇:【夜暮之曲】★賀公會榮升...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molida0112喜歡ACG音樂的朋友
歡迎進來聽聽各種遊戲動畫的音樂改編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3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