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7 GP

【S.N.T.】番外─棄卵(音羽)

作者:無色琉璃鳥│2014-08-13 19:15:42│贊助:45│人氣:243
  她的能力覺醒是在什麼時候,她並不知道。

  或許該說這個名詞是在許久許久之後,聽人言談才知道的,而在那個時候,她才終於了解到。

  原來,她是一個「人類」。

  不是她一直以來自以為的「鳥類」。


  她是被一對老鷹撿回去養的,自從有記憶以來,她就身處於老鷹那佈滿羽毛、碎骨與葉子的巢中,昂著首,等待哺育她的養父母帶著兔子或老鼠回來。

  然後如猛禽幼鳥一般,張著黃色小喙斷斷續續的鳴叫。

  沒有任何兄弟姊妹,在養父母出去覓食時,她面對的永遠是空空的鳥巢,和毫無止盡的翠綠。

  不過,這對她一點影響也沒有,很自然地過著和平、愜意的日子,而她就這麼在人煙稀少的森林之中慢慢成長,與養父母學習飛翔,最後與牠們一起翱翔於廣闊的天空。

  人類,僅止於聽說。

  森林對她來說,就是一切,飛翔、獵捕是生活的重心;偶爾的鳴叫,是交流的方式;站在枝椏上的歇息,是睡眠的時刻。

  這對她來說都再正常不過,偶爾無聊時,她還可以飛到一些大型動物的樹旁用生物的方式,互相溝通。

  離巢後,在她眼中的世界是那麼的廣大與美麗,處在天空時最喜歡的,莫過於自高空俯衝而下,那刺激感總使她愉悅的高聲啼鳴。

  原以為,她會就這麼度過一生的,雖然生命可能會比一般的猛禽還長,但單獨飛翔的時間總占大多數,理論上,她永遠都不會發覺這個問題。

  但現實,卻來了個大曲折,讓她狠狠地自天空摔落。

  一聲槍響,讓她從驕傲的飛鳥變成生不如死的囚犯,一把大火,使她的家鄉陷入火海,摧毀殆盡。

  在火光之中她依稀能聽見生物們的哀號,和同伴們一個接著一個哭喊著,墜落到火舌中心,幾乎震碎她耳朵的爆裂聲將大地掀了開來,樹木呻吟著傾倒,不知壓住了多少想要竄逃的生命。

  她眼睜睜的看著一切發生,卻什麼也辦不到。

  就這麼,成為唯一的倖存者,憎惡的看著將她囚禁於金籠中的,

  人類。



  吃的,是最新鮮的老鼠與兔子;喝的,是最乾淨的清水;住的,是閃亮華美的籠子。

  一段時間,會有人特地過來替她清理羽毛,討厭是難免,不過說實話,這是她有史以來最舒適的日子,舒適到令她感到困惑,懷疑自己到底是不是活著。

  但無論如何,這裡終究是困住她的監牢。

  她的羽翼早在被捕捉的時候就被剪去飛羽,而看似廣大的金籠也只有方圓四公尺、高四公尺那麼大,僅僅夠讓她張開翅膀,稍微,跳到上方的人造枝椏上。

  她是多想飛到外頭感受空氣在她的翅膀之下流動,多渴望再次呼吸到清新的森林氣息。

  看著在她籠子外不停來來去去的人類,她只有垂下頭,裝作聽不見那毫無間斷地敲打,和讓她將盡崩潰的大喊。

  聽不懂,那些奇怪的語言。

  人類,也聽不懂她的哀號。

  她與人類,在那個時候,只是無法相交的平行線。

  縱使生活毫無憂慮,她還是一天一天的失去精神,嘴中拔下的是不知道第幾根的尾羽,無神的雙眼,無法倒映出任何東西。

  死了,或許能好一點吧。

  每當她仰望天空,都希望在那場浩劫之中與同伴一同沉睡,而不是在這裡度過一天又一天乏味的日子。

  會瘋吧,如果繼續待下去。

  果然,鳥類就是要在天空中飛翔,才叫「活著」。



  默默站在人造枝椏將頭埋在翅膀下,她縮著身體沐浴在月光之下,卻沒料到應該寂靜無聲的夜晚,會有不速之客來訪。

  忽然,抓撓金屬的清脆聲響出現在金籠旁,她慢吞吞地抬起頭,視線正巧與籠子外的嬌小狐狸對上。

  在森林,狐狸也是她的食物之一呢,可惜……

  現在的她身處籠子之中。

  沒有繼續理會那隻灰褐色的狐狸,她抖動羽毛繼續縮成一團,正想要繼續休息時卻聽見那抓撓聲反而越來越大,像是沒吸引到她的注意力就不罷手似的。

  無奈的又將頭伸出來,她稍微挪動身體,弄的人造枝椏發出金屬敲擊聲。

  「你現在……」

  「為什麼妳會貴族花園中的金籠內,不肯出來呢?」一見到她總算有想與自己對話的意思,狐狸直接打斷她的話,丟了一個奇怪的問題出來。

  對於一連串的新詞彙,她總算有空洞之外的神色,好奇的看著那嬌小的身影。

  「貴族,是什麼?」

  「妳不知道?」回應她的是狐狸詫異的神色,「所謂貴族,就是擁有龐大勢力與金錢的人類。」

  勢力?金錢?

  為什麼這些東西她都沒有聽過呢?

  「勢力又是什麼?」不依不饒的繼續追問,她大大的眼睛閃爍著發覺新奇事物的光芒,「金錢呢?是能吃能抓的東西嗎?」

  雖然眼神有些困惑,不過狐狸依舊有耐心的一一解釋給她聽。

  「勢力就是一個妳能力所及的範圍之內,妳可以把它想像成你們猛禽的地盤觀念,至於金錢,則是一種可以讓人們互相交換物品的媒介,大致便是如此。」

  她邊聽邊點頭,雖然有些有聽沒有懂,不過她還是對這些奇奇怪怪的東西產生濃厚的興趣,巴不得立刻就能夠親手觸摸到。

  「那為什麼人類要交換……」

  「先等一下,」看得出來狐狸臉色一僵,連忙制止她繼續問問題,「妳能不能先告訴我,為什麼妳要任憑自己被關在這,不想辦法離開?」

  這下,換她愣住了。

  她只是一隻鳥,要怎麼依靠爪子和鳥喙離開這任她怎麼抓都抓不壞的籠子?其實這隻狐狸的腦袋壞掉了吧。

  「我……出不去啊!」她又不是人類,怎麼能夠將堅硬的牢門打開?況且扣住牢門的金屬物是那麼的難弄開,光是要讓鳥喙勾到邊緣就很費力了!

  「出不去?怎麼可能,妳可是……」狐狸錯愕的瞪大眼睛,像是恨不得在她身上看出一個洞來,「難道,妳不知道妳是誰?」

  她怎麼可能不知道自己是誰啦!

  「我是一隻游隼!恰巧被老鷹收養哺育長大,然後住的森林被人類給燒的乾乾淨淨,害得我……」

  「妳難道從未懷疑,為什麼妳比其他游隼大兩倍?」

  這下她說不出話了。

  雖然她的確想過這個問題,不過養父母總是說她跟老鷹差不多大很好,可以獵捕的動物非常多,叫她不需在意這件事。

  那時,她的確放下了,但每當她看著自己身上與老鷹迴異的斑紋,和遠方相對嬌小的同族,心裡感覺一定沒多好。

  或許,是因為自己被老鷹撿回去,吃的不同所以長的也比較大吧,她總是那麼猜想。

  不論事實是什麼,她都很篤定,自己自出生便是一隻「鳥」,才不是什麼別的生物。

  「不過就大兩倍而已啊,」不耐的移動雙腳,她瞇著眼睛提高了聲音,「說成這樣,難不成你不是狐狸?」

  狐狸就狐狸,別裝作一副有多偉大的樣子。

  沒想到,那狐狸淺淺的一笑,就在她面前產生變化。

  纖細的四肢從毛髮逐漸減少的身軀伸長而出,輕鬆無比的就用後腳站立起來,一眼看過去像是拔高了許多,眼前的「狐狸」活動肢體並且從她看不見的角落拿出衣物套上,除了標誌的狐耳與蓬鬆大尾巴,儼然就是個人類。

  一個很怪異的人類。

  眼瞳中的感情不是她常常看到的冰冷嘲笑,反而是那麼的冷靜沉穩,如同平靜無波的水潭。

  他輕輕將手擺在身後,視線直直看進她的眼睛,毫無阻礙和遲疑。

  「我,是一個擁有異能的人類,妳或許無法了解,但我就是能夠變成一隻草原狐用動物的方式與妳溝通,」他的聲音很柔和,一點都不會讓她覺得刺耳難過,「我知道妳很怨恨將妳家鄉毀去,又用籠子將妳困住的人類,不過人類也是有好有壞的。」

  「才怪……」她拍打翅膀讓自己稍微升空,然後,用身體狠狠向最靠近「狐狸」的金屬細柱撞了好幾下,發出尖銳的喊叫,「人類,人類只會把我抓起來,將我的羽毛剪掉,然後不停的不停地用那種觀察的眼神看著我!一直笑一直笑,一直用各種東西敲打,又繼續笑,笑啊笑……」

  「不管我做了什麼……他們都用看戲的眼神對我笑……」

  緊緊閉上眼,她幾乎用盡全力驅使自己的翅膀帶動身體,撞上無法撼動半分的細柱,左翅在與金屬接觸的同時發出過分清脆的斷裂聲,沒有任何懸念,她就這麼直直從三公尺高的空中摔到籠底,無力再站起。

  泛不出淚的眼睛眨呀眨,她小小的喘著,身軀顫抖不止。

  「我明明活著……明明還活著……但人類看著我就像是在看一顆石頭……我才不是他們的玩物!我也是有自己的思想的!我想飛,一直都想飛,讓我出去……不要把我關在這裡……」

  她的聲音細如蚊蚋,虛軟的躺在地上,斑駁的尾羽之間夾雜血絲搖搖欲墜,原先應該美麗發亮的灰色胸羽色澤黯淡,隱隱約約還能看見發紅染血的皮膚,在一呼一吸的脈動間滲出血珠。

  斷斷續續的細小鳴叫迴盪在寂靜的花園間,也就是因為這異常的寂靜,她才會聽到什麼東西被打開的聲音。

  驚愕的抬起頭,眼前正是不曉得怎麼從外面溜進來的「狐狸」,他連眉頭都沒有皺一下就用某個銀色的東西將束縛她腳踝的細鐵鍊砸斷,在他的身後,金色的籠門隨著微風不斷搖晃。

  不,他一定是想要把她抓住關起來,然後送到別的地方讓其他人類繼續把她當作玩具,一定是的,人類都是那麼的……

  「不要用妳在這裡學會的偏見定義其他人類,出現在這裡的,大約都是壞人,」他順著羽毛走向輕輕撫摸她的背,抖開毛毯,蓋在她的身上,「我帶妳出去,教妳怎麼認識這個世界吧。」

  「但我不是已經……」

  「有些事情我得之後再告訴妳,」他找到點後便將她抱進懷中,很小心的沒有碰到斷翼,「現在就全部告訴妳是沒用的,而且有個世界不管妳是否願意,都一定得去接觸,只要妳還活著,」

  「總有一天妳會了解,目前就暫且相信我,」他總算露出微笑,踏出籠子一步,「至少,我不會對妳做出任何壞事。」

  後來他就帶著她到某座森林定居下來,自人們眼前徹底消失,貴族瘋也似的撒下重金尋找,卻連一點蛛絲馬跡也找不到,除了幾搓灰褐色的細毛外,就只有掉落在籠底的成堆羽毛。

  時間依然無情的在流逝,帶走人們的執著與記憶。

  意外的是,十年後一場屠殺帶走這座莊園的所有性命,沒有任何的目擊者存在,唯有驚天動地的驚叫與哭喊穿透數不盡的牆壁,讓附近的住戶連連噩夢幾日。

  一聲尖銳的隼鳴,突破天際。



如果沒有意外的話,應該還會有第二篇番外
這篇主要是在訴說音羽的出身與遇到艾暮塔的經過
也將她憎恨人類的這個特點表明(雖然我之前都沒有寫到)

她的正確年齡其實已經達到十七歲了,當然她自己完全不清楚,畢竟根本不曉得自己是被扔進森林裡的人類孩童
不過因為心智年齡大約只有十歲左右,她的行為才會有孩子氣的問題存在
至於被揭開面具的反常,這我得等到下一篇番外才會說明,這一篇已經爆了我平時的2000字數,達到3691,在寫下去我怕沒有人想看完
好的,大致如此,完畢

FACEBOOK          痞客幫          天空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55213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狼尾垂羽|末之蒼狼|夜暮之曲

留言共 6 篇留言

烈鎌克斯
嗯嗯,蒼狼的文筆比我厲害很多OAO

08-13 19:20

無色琉璃鳥
我寫了很久啊,這完全是練習的功勞08-13 19:26
白蘿蔔
哦哦哦哦哦哦我喜歡這篇的感覺,描述得很細膩,感謝餵食(?

08-13 19:21

無色琉璃鳥
謝謝~其實這篇有三分之一是半夜趕出來的~~
偉大的靈感不知道為啥偏偏在那個時候出現...08-13 19:27
烈鎌克斯
這種滿滿感性的文章我已經練習好一陣子都寫不出來(跪

08-13 19:28

無色琉璃鳥
建議多看,像我其實能夠寫成這樣,蝴蝶的小說幫助很大
不過寫到愛情我就會GG了08-13 19:55
彼岸
實在把孩子的過去、心情轉換、經歷,一一參雜詳述。對於「活著」的定義,把自身生命跟人類腐敗間轉換交替,再用配角去展開故事,亦挑明下一章題目,讓讀者有期待性,很棒的一篇文章。

08-13 19:29

無色琉璃鳥
謝謝你的讚賞,其實能夠寫出這一篇的感覺,是跟我本身對人類的感情有關
如果我對人類沒有既厭惡又喜歡,這種的矛盾心情出現,我想我是寫不出來的
其實,是想藉由音羽,寫出我對人類的感情,再藉由艾暮塔述說那種矛盾
至於挑明下一章主題就真的是因為會爆字數才沒有寫,不過,還是很謝謝你
很高興能收到這種認真的感想,真的08-13 20:12
不透光
我好喜歡這一篇!!!!!!!!!!!

08-13 20:09

無色琉璃鳥
謝謝~~~~(抱08-13 20:14
終焉之後
這篇感覺很棒,真的很棒。
那種感覺很像看著數分鐘的短篇充實動畫或是聽完一首深有寓意的歌,看下來很流暢,不會有矯飾的感覺。
而且很難得地,某蛙對於音羽和艾暮塔的對話有所共鳴,這種交互的、探討人性的過程是某蛙一直很想追求的文風,雖然現在有打算讓自己的長篇連載有這種探討人性的風格,不過自己看起來實在像是少年漫畫……
很棒,真的很棒。
我喜歡這一篇。

09-20 20:10

無色琉璃鳥
謝謝~~
這一直以來都是我寫文的目標,感謝你讓我確認了自己的能力
想要寫這種風格,需要很濃厚的社會經歷
老實說我有點缺乏,也正在努力補足
感謝你的喜歡~~09-20 20:1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7喜歡★susey337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S.N.T.】第一章─... 後一篇:【問卷】寫手49問...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powersdALL
合作小說第一篇登場,歡迎來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