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5 GP

[達人專欄] 【夜暮之曲】章之三:夜垂日升 (1)

作者:煉則│2014-08-12 19:38:55│贊助:30│人氣:309
章之三:夜垂日升


1.


  記得嗎?灰色地帶歡迎任何人。

  不過相對的,「任何人」並不一定歡迎灰色地帶。


  永夜城,正如其名,它的夜晚和白晝時同等熱鬧。
  商家在指定的行人大道上擺設攤位,叫賣聲自街頭傳向街尾。

  但這裡卻不像灰色地帶一樣顯得雜亂不堪。
  攤販整齊排列,拉客的方式熱情而和善,客人則是禮貌地回應著。

  一切照著規矩在走。

  也難怪毫無規矩的灰色地帶人,在這裡會顯得突兀了。

  隨意、混濁,甚至是污穢,那是灰色地帶給人的印象。
  而這名灰黑色的男子,大概就是灰色地帶的寫照。

  灰髮黑瞳的男子,漫步在幽暗的夜空和滿天的星斗之下。
  雖然有著各種照明,但他晃動著深色風衣的身影仍然顯得晦暗不清。

  在黑暗永夜中更為黑暗的他,想必是受到各種的注目。
  然而,由於「任何人」不一定歡迎灰色地帶的原則所致,他受到的注目多半是負面的。
  鄙視的冷眼、憤恨的仇視、嘲笑的白眼,各種情緒飄散在空氣之中。

  就這樣吸入、呼出。
  但他絲毫不在意,維持著相同的表情。

  商家只要看到他經過攤位前就會蹙眉,路人只要與他擦肩就會咋嘴。

  夜晚清新而沉靜的空氣被黏膩的負面情緒所凝結。
  轉而成為難聞且令人嘔心的,名為「歧視」的事物。

  然而,對針對的對向本身,卻毫無感覺地接納這股氣氛。
  若是平常,他會對此稍稍蹙眉,但不做出感想。

  但今晚,由於接下來要做的事令他興奮異常,所以一切都變得美好起來。

  他人的有色眼光?見鬼去吧!他並不在乎這些。
  空氣中的稠膩感?吃大便吧!他吸得可愉快了。

  基於這些令人無言的感知與思想,他平安無事地走過了永夜城鬧區。

  但實際上,離開鬧區並不是個明智的決定。


  在永夜城的巷弄中,被大樓陰影所遮蔽的地方異常昏暗。
  雖然不像灰色地帶會有什麼阿貓阿狗跑出來,不過也夠讓人恐懼了。

  灰髮男子帶著應該不會再被傳單打臉的心情向前走。

  「哈!灰色的傢伙竟然敢獨自來到我們的地盤,還真是有膽。」
  「可笑,我想他只是腦子不好吧?」
  「別管那麼多了,總之先把他解決吧?我還想去夜店玩一下。」

  三名身著花襯衫的男子自前方走來,臉上帶著不懷好意的笑容。
  不,那種笑容不要說是好意,直接稱為惡意的嘲笑也沒問題。

  但相對的,被三人瞪視的灰髮男子臉上還是毫無表情。
  腳步完全沒有慢下來的他,彷彿看不到三人般比直地前進。

  看到那毫無停頓和遲疑的態度,想當然他們都理解到了。
  男子絲毫沒有把他們看在眼裡。

  最為火爆的一人首當其衝,加快腳步來到男子的面前。
  眼看就快要撞上了,他立刻在最近距離舉拳,往對方臉上一揮。

  閃避、格檔、緩衝攻擊,甚至是帥氣的反擊……
  這些動作通通都沒有。

  那名灰髮的男子就這樣挨了對方一拳。

  然後一聲不吭地倒地。


  「靠,他未免太弱了吧!」出拳的男子見狀,驚呼著。
  「哈哈,這麼白癡的傢伙我還是第一次看到。」
  另外兩人也做出了類似的反應,但更多的是嘲諷和鄙視。

  「嘛,反正就不過是個灰色的廢物……真是髒了我的手。」
  男子甩了甩手,雖然並未真的有出到力。
  對倒地的灰髮男子感到無奈的他翻了翻白眼,不屑地吐了口口水。

  但被如此屈辱的他並未有任何動作。
  黑色的雙眸像是什麼都沒看到一般,冷冷地凝視著虛空。
  臉上的表情也彷彿肌肉僵持,從來沒有改變過。

  「……他是不是死了?」
  「這麼簡單就死了?」
  「就算是灰色廢物也不會那麼爛吧。」

  三人交頭接耳著,並交互用怪異的眼神望向男子。
  「呃,咳咳!」像是才剛反應被打了一般,男子突然出聲。

  彷彿突然活過來的他,連續眨了眨帶著眼帶和黑眼圈的雙眼,伸手輕撫著臉上被拳頭打出的腫脹。接著像是夢囈般用氣聲說道:「……好痛。」

  三名男子愣了幾秒。

  「他有什麼神經上的問題嗎?」
  「末梢神經延遲感應之類的?」
  「反正很可笑就是了。」

  「所以現在?」
  「我還是看他不爽。」
  「既然沒死就沒關係吧?」

  男子們露出了壞笑。

  「喂,起來!」其中一人如此喊道:「很痛是吧?不想挨揍就把錢交出吧!」
  「嗚哇,馬上就轉型變成搶匪了呢。」另一人帶著感慨如此說著。
  「嘛嘛,反正灰色的傢伙怎麼樣都沒差吧?話說,這種廢物身上會有錢嗎?」

  對於他們又一次的威脅與侮辱,倒在地上的男子似乎繼續選擇無視。
  感到憤怒的三人這次則不再加以言語,打肢體來表達心情。

  「這渾蛋是聾了還是啞了?」男子奮力地踹著他的臉,如此問道。
  「誰知道呢?」另一人踩著他的手臂關節,「或許都是吧?」
  「我倒覺得像張稿紙……不,我的意思是,他可能也瞎了。」

  三人一齊看向他的臉,彷彿長期睡眠不足的模樣,而且還因為被毆打而有些浮腫。
  那雙眼睛越看越讓人不舒服,深沉的瞳孔毫無反光,彷彿要將人吸入一般。

  真是令人不爽的模樣。
  而且還越看越氣。

  火暴的男子終於受不了,對於不會有反應的玩具感到厭煩的他,直直踩向那張令人不悅的臉龐。然而,臉被踐踏的男子,卻仍然沒有任何反應,就連身體也沒稍微騷動。

  就像一個活死人。

  「嘖。」他不悅地咋舌,腳一用力,總覺得能夠聽到骨頭碎裂的聲音。

  「喂喂,你這樣等等真的死了會很麻煩吧?」
  「這種灰色廢物就該像大型垃圾,隨便丟了就好。」

  「把屍體隨便丟掉不好吧?」
  「不然去找個地方埋起來?」

  「說到底,為什麼一定要殺掉?那樣不是很麻煩嗎?」
  「不然呢,難道要發揮愛心,把他帶到醫院去啊?」
  「哈哈哈,帶到醫院,這個好笑。」

  不知從何時起,男子們開始說著無趣的相聲。
  但腳上的動作仍然沒有停止,不斷蹂躪著對方。

  「說到醫院,聽說這附近住了個密醫啊。」
  雖然感覺在說話時腳下好像有點動靜,男子決定忽視。

  「對對,我也聽過,而且傳聞中好像是個姿色不錯的女人啊。」
  另一名男子答應,並露出了些許淫穢的笑容。

  「喔?嘿嘿,那等等弄完這個就去找找看吧?說不定還能再『玩』一輪。」
  最後的男子則毫無隱瞞自己邪淫的思想,將一切的醜惡顯示在臉上。

  因此他們才未注意到自己所觸碰的逆鱗。

  「話說,你不是說要去夜店?」
  「把那個妹子當作夜店妹玩就好啦?」

  「真的假的,感覺真變態啊。」
  「這樣一直講,讓我突然好想把那個密醫的……」

  話還未說完,但眾人都明白那絕對不是什麼能聽的話語。


  但,為什麼停下來了呢?


  「啊、啊……啊啊啊啊啊!」男子只能如此叫喊。

  這不能責怪他,畢竟,沒有人能夠在下顎會硬扯掉的狀況說出話來。
  也沒有人,能夠在一個手持自己下顎的人面前說出一句人話吧?

  灰髮的男子半瞇雙眼,雖然仍然毫無表情,漆黑的瞳孔中卻透露著一絲情緒。
  這是他在三人面前的第一次變化,但也已經是最後一次了。

  他伸腿掃堂,讓被扯下下顎的男子跪倒在地。
  接著將一腳抬起,就這樣踩上了他的身體,並拿著對方的下顎。


  此時此刻的畫面已經令人不忍目睹,光是想像,就會一陣顫抖。
  全身是傷的灰髮男子,手上沾滿了血,冷冽的眼神彷彿可以殺人。

  此時的他,已化為修羅、化為惡鬼、化為惡魔。

  不要說反擊了,連逃跑時都會覺得腳軟。

  他將失去下顎的男子像是垃圾一樣地,一腳踹開。
  接著扔掉手上的垃圾殘渣,緩緩地往前走。

  左邊黑眼在銀月的照耀下妖異地閃爍著。

  「……那傢伙不是不會動嗎?」
  「我也這樣以為啊,你有看到嗎?那個……」

  「不要跟我提起啊!為、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是因為那個嗎?我們提起那個密……」

  話語消逝,成了兩人的遺言。

  灰髮男子後腳一踏,迅速向前衝刺。
  不把所謂的速度當一回事,一瞬間到達兩人的面前。

  「……閉上你的賤嘴。」他的聲音異常冷靜,冷到空氣幾乎要被完全結凍。
  「嗚……呃、呃……」兩人恐慌地連聲音都發不出來。


  「我,不是說,閉嘴了嗎?」


  其中一名男子閉嘴了,但他的嘴,也再也張不開了。
  來自下顎的一道重擊讓他的上下排牙齒交錯,骨頭碎裂,貫穿了整個下巴。

  接著,一個閃神,右方的手臂感受到了強烈的疼痛。
  發現時,肩膀……曾經為肩膀的東西已經消失了。

  肌肉被撕裂、骨頭被折斷、神經被扯開……
  各式各樣的痛覺在剎那間充斥腦海。

  鮮血不值錢地濺了出來,灑上灰髮的男子。

  但他絲毫不在意,在晦暗的深月下伸出另一隻手。

  男子有種體內的器官被掏光的感覺。
  實際上也差不多是這個樣子。

  肚皮破裂,內臟應聲被扯了出來,鮮血滿注到彷彿要摘掩月色。
  名為腹部的位置所感覺到的,已經不是疼痛了。
  像是熱火般燃燒,像是幽冥般空虛。

  呼吸的感覺漸漸淡去。

  灰髮男子揮揮沾染鮮血的雙手,並抹開臉上的血液。
  接著,他緩緩望向最後一人。


  因為方才的畫面而嘔吐,因為現在的恐懼而失禁,因為未來的死亡而逃避。
  他連平復恐懼,讓自己接受死亡的準備時間都沒有。

  在短時間內被徒手肢解,器官被殘忍地毀壞,意識被無情地剝奪。

  血腥味在鼻腔內淡去,可怖的畫面在眼角消逝,撕裂的聲音在耳際道別。
  死亡在眼前招呼,他卻沒有辦法回應。

  畢竟,才剛度過了地獄一般的瞬間。


  在深月的照耀下,灰髮黑眼的男子站在屍塊之間,面無表情地低著頭。

  他在壓抑著。

  對於鮮血的渴望,對於殺人的慾望……
  他努力控制自己的情感,清除了憤恨,撫平了悲哀。

  藏在那虛偽的表情之下。

  他閉上了雙眼。
  靜靜地,呼吸著迂腐的殺意……





後記:
又是開天窗後隔一天發文...
但真的很趕啊...抱歉我會改進的。(跪
雖然實際上可能也沒人在關注就是了XD

這一章愁眠獵奇大暴走...
可能會跟他一直以來的樣子不同,
不過這應該大概可能或許不是我寫崩。(?

基本上他對這方面的事情很敏感,
由其對方在說的又是他最喜歡的雨寻醬,
嘛,由於我也很不爽,(不是你自己寫的嗎?
所以這個樣子已經算是還好了。(燦笑((喂

下一節雨寻醬要出場了!
好期待好期待!(自己寫的期待個屁


※關於本創作,希望大家可以多多討論指教。
※此創作之版權由小弟「煉則」和主辦方「夜暮之曲」所有,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活動連結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55072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煉則|小說|夜暮之曲|奇幻

留言共 9 篇留言

不透光
我倒覺得像張稿紙WWWWWWWWWWWWW
你搞笑的部分還是出來了阿WWWWWWWWWWWWW

08-12 19:45

煉則
不行啊,寫的時候一肚子吐槽,
如果不發洩一下可能會發瘋wwwwww08-12 20:30
地圖
私心覺得綠豆糕比較好。(乾
愁眠以後絕對是妻奴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408/6ea296d606636be92ebf802721356f44.GIF(靠杯妳看完就只有這個心得#

08-12 19:48

煉則
我、我是個作家志願,
雖然也喜歡綠豆糕,
但我還是寫了稿紙。(喂

妻奴神馬的都萬歲!!!08-12 20:31
烈鎌克斯
我倒覺得像張稿紙


不我覺得我剛剛真的再看三人相聲

08-12 19:50

煉則
在奇怪的地方加入相聲,是我的特異功能。08-12 20:33
白蘿蔔
為什麼是稿紙啦WWWWWWWWWWW 愁眠感覺是個新好男人( 不要##

08-12 19:52

煉則
也可以是綠豆糕呀~~~(別
對呀!扯人家下顎的新好男人♥(遭拖走08-12 20:34
礿
妻奴確認啦(蓋章(###### 為毛我一路嘴角上揚(?(####

08-12 19:55

煉則
妻奴太神啦~~~(喂
因為這篇文章太奇杷了對吧XD08-12 20:35
Liar。萊爾
妻奴WWWWWWWWWWWWWWWWWWWW
可是這樣的的愁眠我可以(別

08-12 20:26

煉則
可以的話岳母大人把小渾蛋帶走,
然後把可愛的雨寻醬送過來~♥(別08-12 20:36
Liar。萊爾
才不要勒>wO(不

08-12 20:37

煉則
(泣((拖走08-12 20:38
礿
欸wwwwwwwww不知道吶,最近看到血腥文都會傻笑(並了,這個人絕對是病了(#

08-12 20:44

煉則
其實我一直覺得是微血腥,(喂
因為怕我被CNN抓走,呵呵。

喜歡獵奇很好呀,
還有人叫我寫越多越好XD08-12 20:46
魚干
稿紙wwwwwwwwwwwwwwwwwww各種懷念wwwwwwwwwwwwwwwwwwwwwwww
看到愁眠因為雨寻醬這麼帥的殺人,雖然有點獵奇也好開心☆(咦咦咦

08-13 08:28

煉則
雅量梗超級注目wwwwww
不過雅量梗確實好用XDD

愁眠要朝著妻奴的方向邁進啦,
獵奇神馬的只要不被抓走就好。(喂08-13 10:1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5喜歡★leo122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夜暮之曲... 後一篇:[達人專欄] 【夜暮之曲...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tfapp大家
小屋內容新增,歡迎大家到我的小屋,免費以及輕鬆愉快學日文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4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