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2 GP

[達人專欄] 【BT】第一任務:資源召集

作者:Uroro│2014-08-11 15:51:32│贊助:24│人氣:382

  「真是奇怪的國度啊……」
 
  井然有序的洋樓、特殊工法的石鋪路、以及不同於自己家鄉的衣著外貌,乾淨的街道上,那人一身染塵多日的衣物顯得特別引人注目,破舊不堪的草笠邊緣壓得再低,也讓人難以忽視那雙灼得焰紅如炬的雙瞳,正透露著對此地的好奇與陌生。
 
  稍微眼尖點的人或是到處遊歷的行者與他擦身而過,就能輕易察覺出這人羽織上頭像是打翻醬油沾到的汙漬,以及刀刺砲打的破洞,其實是迷路到這之前,一路追殺的刺客、武士用生命所替他輝煌戰績留下註記,血腥的味道一但染滿雙手,便難以洗滌。
 
  但左胸前所刺繡的家紋,正是東瀛某國大名家紋的事,就只有徹底把羽織洗淨過後才能知曉了,那層遮蓋住家紋的髒汙可頑強的很,同樣與家紋具有指標性的,還有他掛於腰間的兩把武士刀,他——Takezo,一介浪人。
 
  自戰火覆滅他的國家後,餐風宿露四個字幾乎能形容他往後的日子,偶爾敵國忍者前來索命的事也算是家常便飯,但畢竟是生死交關之際,每頓家常便飯都十分謹慎。
 
  「唔?!」走到這小城鎮的中心點,一塊佈告看板挺直得想刻意忽視它都難,上頭貼滿了各式各樣的委託,不乏是徵人做些粗活好換取這世界的貨幣——妖珠,當然也有些許是尋人或是房屋出租等等的雞毛啟事,前方三三兩兩的路人也正找著什麼。
 
  原本擱置在配於腰間刀柄上的左手向前伸去,打算將一張徵侍者的啟事撕下,但有另一隻蒼白的手也往前伸去,兩隻手就這麼在紙上各佔一角,他眼睛瞪大看向那隻手的主人,而對方也轉向他,嬌滴滴的聲道說著西域的話語,不懂洋話的Takezo雖然不懂,但自己要拿的東西被阻止,心中難免不滿,但想到把事情鬧大的後果,就事引來更多麻煩事,他便生硬的鬆開手指,
  「嗯。」
 
  那人達到了目的,自然是笑顏逐開,一溜煙就從佈告看板前奔走,
  「呿。」這份不滿仍然在Takezo心頭梗著,但他的視線已盯在另一張白紙黑字沒多加任何飾圖繪畫的啟事上頭。
 
  徵伐木工一名,具冒險精神、不畏死優先考量。
 
  全是漢字的紙上Takezo只認得其中幾個,稍微猜了下意思Takezo失笑
  「這世代的伐木工還需要冒險精神啊?」不過還是將它給撕下,揣在手中再三審視著,除了白紙黑字還是白紙黑字,這段話的下方倒是列了一串奇奇怪怪的聯絡方式,Takezo看到底總算見到了一排像是地址的東西,
  「比起騎導航飛行掃把什麼的,這串地址合理多了。」他看著第四個聯絡方式暗自思考著。
 
  畢竟是異地,一改以往親自尋找的方式,Takezo拿著那張啟事沿路詢問各個店家、路人,就在每根手指導引的方向下,總算在夕陽落下之前到了一間兩層樓高的小公寓前,門牌上掛著的地址與上頭寫得確實一樣,這大概是他最快找一個地方的記錄,上次的最快記錄是半個月。
 
  大門與Takezo的眉頭一樣深鎖,走上雕飾華貴的門前,樸實的木板門在夕陽的照躍下有種異樣的唯美,Takezo不曉得那是什麼感覺,從小在東方長大的他鮮少接觸西域的文化,雖然是誤打誤撞,但也算是頭一次與西方文化碰面。
 
  叩叩!
 
  指節在門板上輕啄兩下,清脆後的卻是一陣寂靜,
  「難道不在?」Takezo搔了搔臉,幾些日子沒好好洗過澡,本就麥色的膚上又掩了一層塵土,此時的他看起來黝黑得可以。
  「那就等吧!」一屁股坐在門前,流浪的人總是隨性而為。
 
  對街的服飾店老闆拉下鐵門,坐等在公寓門前的Takezo赫然驚醒,右手搭到刀柄上頭,草笠下的那雙眼霎時充滿了殺氣,但下一秒什麼殺氣全都煙消雲散,
  「原來。」他看往對街老闆正給店門上鎖的背影,長時間的盤坐迫使他的腳有些麻,挪了挪腳後把草笠給擱到一旁。
 
  這條街道沒什麼人走過,但房子卻建了一整排,
  「入夜的西域沒想到是如此冷清。」左看右看後,自己得了一個結論,除了幾盞路燈以外,便是稀稀落落幾點光來自其中幾間房子,看來今天是得在這睡了吧,重新蓋上草笠。
 
*                    *                  *
 
  清晨,坐在公寓前的人影手裡依舊捏著那張啟事,Takezo依舊等著雇主出現,這段期間三個牽著小狗的悠閒人們繞過他繼續往前散步、一對情侶掛著耳機在街上慢跑,經過時有說有笑,這些全聽在Takezo耳裡,即使他仍緊閉眼睛寐著,但天生的敏銳感知,卻不允許他錯過任何一條來自周身的微小訊息。
 
  這個能力困擾了他許久,卻也幫助了他許多,必然得習慣的。
 
  「嗯?!」在幾個腳步聲踏到面前駐足後,Takezo心裡發出了疑問,
  「為什麼沒走開?」
 
  沙沙……
 
  軟跟鞋底在石鋪路上磨了幾下,聲音很細,忽然的清風襲上Takezo門面,Takezo向右方跳開,右手引出一道白光在空中溜滴而過,炙紅的瞳與另一雙翠綠的眼相視,石鋪路上多了一搓黑色髮絲,翠綠眼的主人由驚轉怒,接著說了一串不曉得什麼話。
 
  十分鐘後的世界,Takezo張望著屋子裡的各式擺設,木屋造型的時鐘、木造高腳餐桌、動物形狀的陶杯,無一不吸引他的注意力,但桌子另一端的女人就沒這好興致了,她的視線死捉著Takezo不放,鬼神般的態樣說多狠有多狠。
 
  女人一掌拍在桌上,Takezo立刻看向她,女人指著她齊眉的頭髮又說了一連串什麼,Takezo完完全全聽不懂,但十之八九也能猜著。
 
  Takezo瞇起眼,
  「不就是頭髮而已嘛,為什麼要氣成這副德性,這女人哪裡有毛病啊?」他心裡這麼道,但這些話哪能說出口,畢竟是他有錯在先,既然如此乾脆就從頭說吧,
  「這個。」Takezo攤開皺得嚴重的啟事擺在女人面前。
 
  原先女人不屑的往桌上瞧,接著頓了頓,從Takezo的手中拿過那張紙,然後與他說了幾句,
  「不懂。」Takezo攤著手說,女人翻了翻白眼,在身後的櫃子上隨意抽了隻筆在紙上歪歪斜斜的畫著。
 
  斧頭、樹,隨之她指了指圖又指了指Takezo,
  「是指我要去幫她砍樹的意思嗎?」兀自艱難的猜想著對方想表達的意思,Takezo豆大的汗粒字臉龐滑下。
 
  各擁不同語言的兩個人比劃上了好半天才明白了整件啟事的七、八分,本就沒什麼耐心的女人中途有好幾次起了直接攆走Takezo的想法,但後來還是被"畢竟是個外地來的傢伙"給壓下,何況當初自己匆忙的掛上啟事,外國人什麼的她壓根沒想到會碰上,自然而然的也就沒限制這些。
 
  委託的內容說簡單挺簡單,但是說難也頗為困難,簡單的是受委託的冒險人得準備一口斧子,接著到離這城區約一箭之地外的森林裡頭取得一簍子的木材,但困難的是這木材並不是普通木材,是傳說中的惡魔樹。
 
  惡魔樹的種類十分繁雜,且長相也與一般樹木不同,有的會從樹洞中產生異樣誘惑人類接近的香氣、有的會藉由霧氣讓人類產生幻覺、有的會偽裝成普通樹木,待人類接近後一口將人類頭顱咬下。
 
  這些記載在百科、書冊之中的種類僅僅是滄海一粟,但這些惡魔樹都有一項共同點,必須要以生靈的魂魄與鮮血來做為養分,於是地下巫師與惡魔樹以"人命換取黑魔法"而立下契約的例子也不在少數。
 
  女人非常清楚這項工作的難度,但是Takezo區區一個流浪他鄉的浪客怎麼會懂得這些,何況眼前缺的就是藉以飽餐的貨幣,以及短期遮風避雨的地方,哪怕是進餐廳裡當個端盤子的,Takezo或許也會一口答允。
 
  就這樣,女人的野心以及浪人的無知達到共識後握下象徵合作的手,
  「Celia.」女人說道,一手指著自己,Takezo複誦了一次,但是天生的東瀛腔使得這個名字從他口中說出特別奇異,Celia只得貼滿臉的無奈。
 
*                    *                  *
 
  夜晚,城外被下了封鎖令許久的森林前方,佇立著一個挺拔的身影,面對著陰森森的步道,揹著一只空簍子的Takezo雖沒有一絲恐懼,但卻也感到了源自這森林深處的非比尋常,一股巨石將迎頭頂的壓迫感蔓延全身,上次令他感到這種感覺時已是師父死前的事了。
 
  侵擾的流氓一把火讓整座道場都陷入危機之中,只為了討了個把月卻遲遲揣不進手裡的保護費,既然手裡掂不著斤兩重,那麼就必須使些手段,那些傢伙總是這麼想的,有時候與錢沾上關係只為了有個理由找點樂子。
 
  在師父的幫助下,Takezo成了最後一個倖存者,同時也接下了傳承的重擔,成為和泉守藤原兼定的繼承者,但繼承是繼承了,流派的重建之日到現在還沒個想法,配掛在腰間的和泉名刀也未曾見他出鞘過。
 
  有人說在道場燒毀後他便讓和泉名刀封刀。
  有人說他認為現在的他不配使和泉名刀,所以只用三代安綱了結對手。
  有人說這或許跟他與師父、二天一流的約定有關。
 
  眾說紛紜之中,總會有一個是真相,但是在Takezo親口道出原委前,這些都只能稱作臆測。
 
  噠噠——
 
  草鞋踏向軟土的腳步聲漸漸往森林裡去,周遭雖然鴉黑,但緩升的月光還是想盡辦法從樹枝間的縫細探入這座森林,效果不彰、但至少有。
 
  「太安靜了。」Takezo察覺了這份異樣的其中一個因素,絲毫一點微風也沒有,這個森林像是被時間給凍結住似的,一點點的動靜也沒有,不僅如此,就聯這條步道也很奇怪,仔細看兩邊的樹木都圍得特別縝密,沒有較大的縫隙好讓人走出這條路以外的區域,直通通至森林深處像是刻意讓出來的,一點也不像是森林中會出現的道路。
 
  但怪異歸怪異,Takezo還是繼續走在這條道路上,在重重可疑思索下,仍然安全的到達了這條路的最尾端,一顆漆黑如炭的參天巨木聳立在這樹海正中央,任誰也感受不到這木頭還存有任何生命可言,
  「難道被放火燒壞了?」Takezo猜著,但他仍向前走去,一掌撫在這巨木上頭,墨黑的外皮也在他的掌心上染了些炭黑。
 
  「人類,勇氣可嘉呀!」
 
  忽然發出的聲響震驚了Takezo,他將肩上那口空簍子往旁一扔,立刻將安綱拔出對著這棵巨木備戰,焉知地面忽然激烈震動,巨木上多了一張血盆大口,
不過這樹卻遲遲沒有任何動作,反倒是四周傳來哀戚的狼嚎,以及樹幹遭強力撞擊攔腰斷裂的巨響。
 
  不辜負Takezo的期待,兩頭大灰狼躍出,身軀足足有兩個壯漢那般大,四隻血紅色的眼睛瞪視著Takezo,
  「嘖!好一個需要冒險精神的伐木工。」他暗自咒罵著Celia。
 
  「沒想到這年頭還有天真的人類獨自前來找惡魔樹呢,恰好老子個把月沒喝過人血了。」血盆大口緩緩說道,乾裂的樹皮從那張血口周圍裂開,一絲絲的豔紅裂痕在巨木上蔓延。
 
  語畢,兩頭灰狼以驚人的跳躍力撲至面前,僅管Takezo身經百戰也沒遇過像這樣的魔狼與會說話的樹,一個全力的跳步往右後方閃去,恰好躲開兩頭灰狼的利爪,Takezo揮刃橫斬,在灰狼左側腹劃出一道血痕,吃痛的灰狼一爪朝他上身掃去,Takezo的反應夠快,伏下身子閃過這足以搧斷樹木的攻勢。
 
  「資呀啊啊啊啊!」
 
  Takezo大吼,起身便是一記刺擊直倒灰狼的左眼,不料另一隻灰狼躍進空中,眼看就要撲上頭頂,不得已將使出一半的次給收回,疾步往右飛奔,
  「光跟這兩個傢伙鬥就夠吃力了。」Takezo咬牙道。
 
  「多些朋友來幫忙吧……」巨木的血口忽然出聲說道。
 
  兩頭狼聞言,血紅的雙眼竟不約而同閃過一道光,朝著夜空便是長嚎,
  「這……?」Takezo頓了頓,這怪樹在指揮這兩頭狼?
 
  不久後遠處回傳了兩、三聲嚎叫,隨之樹木備怪力踏斷、撞斷的聲響由遠至近,
  「殺掉這些狼不是辦法。」Takezo喃喃說道,似乎懂了些什麼,
  「哦?那麼你要怎麼做呢?人類。」巨木依然得意的語調。
 
  Takezo轉身不去理會兩匹兇惡的魔狼,反而刀刃直指軀幹無法動彈的黑色巨木,
  「殺掉你。」他說道,兩道火炬在眼裡燒得正旺。
 
*                    *                  *
 
  「呼啊——」起了個大早的Celia掛上耳機,換上一身輕便運動衣,正打算出門繞著這座小城鎮慢跑,平時都窩在位於市區的算命攤子裡頭,難得假日有機會能夠到處溜達,Celia當然不會輕易放棄這樣的好機會。
 
  說起她的算命攤子,打著光憑名字、面貌便可精準算出未來一星期任何運勢的名號,成功的在卜算師堆之中脫穎而出,但任誰也想不到這精準占卜背後的秘密,竟是藉由從惡魔樹的殘肢中吸收黑魔法,接著以耗取受卜人的等量生命換取來自未來的訊息,但這必須通過受卜人的許可,於是Celia將它蒙上了一層占卜的神秘面紗。
 
  與其說Celia心腸壞,倒不如是各取所需,想知曉自己未來的人就自己的等量生命來換取,而Celia則是以仲介的身分討口飯吃罷了,只不過收取的費用昂貴了點,披起面紗卜算一次的費用足以Celia花用三個月不需占卜任何客人,當然Celia並不是三天出海五天曬網的傻子,趁著她還能操弄這項才能時,有材料就多占卜些、多賺幾個錢,往後的日子自然是悠然自得的過。
 
  愛美終究是女人的天性,打扮了好一段時間,總算在"這個不滿意"以及"那個不滿意"之間達成共識後,拎起了公寓的鑰匙往外走去,
  「呀啊!」才剛打開門,這女人便叫了出聲,門邊擱著一簍木材,每根都炭黑無比,簍子旁坐躺著一個呼呼大睡的人影,身上的衣服還染著血漬,昨晚的戰況激烈不言而喻。
 
  Celia輕輕的笑了,以往這差事都是她自己一個人扛著,直到前數個月發現的那顆惡魔樹能力,與其他Celia所見過的惡魔樹太過懸殊,不得以只好臨時貼出告示以求勇者,但好幾個星期以來應徵者不是無功而返,便是一去便了無音訊,唯獨眼前這個傢伙……
 
  「啊?」坐躺著的浪人這才醒來,
  「這是你要的木材。」他萬萬想不到自己竟睡得不省人事,連門打開了他都無法察覺,慚愧之感湧上心頭。
 
  「喂!幫……我拿進……來。」Celia的東瀛話說得滿口螺絲,這還是她前一晚努力翻閱書本學習的成果,不過她自己似乎不盡滿意,
  Takezo聽完也笑了,拖著疲累的身子扛起那一簍子木材,浪人的勇氣值得讚賞。
 
 
 
 
 
-END-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54903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Brilliant Time|普通任務

留言共 4 篇留言

開坑女王悲劇魅影於風
因為搞不清楚這公會的宗旨,故只給GP

08-11 20:05

Uroro
呃嗯
謝謝@@08-11 20:10
第三書語
新作??[e43]

08-11 21:11

第三書語
用上次的角色寫的?

08-11 21:11

Uroro
我也不大曉得算不算新作
BT公會裡面任務、劇情都會用上次那個新角色來寫
希望是可以串成一個大故事
新坑出現表示有舊坑要結束了哈08-11 21:22
-淺葱-
原來不是徵拔拔拔拔拔木工,是徵飼料阿[e17]

08-12 12:56

Uroro
替死鬼不嫌多嘛[e29]08-12 14:1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2喜歡★J777869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二流英雄 ... 後一篇:[達人專欄] 【BT】第...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27154688米納桑
嘗試遊玩Full Guys的R團成員們,會呈現出什麼樣的遊玩內容呢,有空不妨來看看吧( • ̀ω•́ )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6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