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C.R. 評論文】《沉醉與微醺》(8/9更新)

作者:匪人間│2014-08-10 04:30:41│贊助:12│人氣:89

  ※前題
,評文的標準是以個人主觀看法,若是過度批評或是講話難聽嘴臭之類的還請見諒,這點我在提議的時候就有說了,因此求評的作品我就當做同意了。

  每一位作者的作品我就集中處理並更新了,後續處理上等我熟悉一點在做打算,依處理作品數量來定最慢一周最快可能即發即評也說不定。受評文者可以在此文留言以方便觀看。


  受評作品:



  照慣例來個前提,這部作品無論基本架構甚至文詞子句上基本上都有相當的程度,要從這裡面來挑剔恐怕有一定的程度,不過還是有東西可以講的。

  開頭好了

  正逢壯年的年紀,英挺且帥氣的姿態襯托著貴族的風範與氣度。在他面前的獄卒,從一副副無精打采的臉隨即以肅顏聽命的正姿恭候,隨行的步兵則持著上膛的步槍,各個眼神銳利如蓄勢待發的狼犬。

  恩,看起來沒什麼問題是沒錯。不管感覺上就是少了什麼。
  從前後文來推斷,如果是以神視角來看好了其實有更多地方可以說明。一個人的氣質其實不只可以從臉上表情,從衣著制服動作甚至一個眼神到一個小動作細節的調配可以使人物生動。

  正逢壯年的年紀,英挺的姿態在一身套式服裝的襯托下完美呈現著威武而強壯的表現,看似華麗的裝飾金邊看顯得穿著這身衣服的人所擁有的氣度。一舉一動之間優美的如同舞蹈般優美而高尚,貴為貴族卻有著更在那之上超脫凡人的氣質與風範。

  然後一臉無精打采的獄卒在黑暗濕冷的地牢通到,視線並不算太好,亦或者因為在這種環境眼睛沒那麼好先是看見來人的氣質慌慌張張的準備然後才認識到人。
  或是先聽到聲音才看到人,還有早就有準備但是因為在這種環境有可能衣衫打理不好濕冷或是盡力想表現好結果出了僻陋。在兩人之間的身份上做出明顯差異。

  接著,關於這人身分。

  其實光是看對這樣的名詞哈洛帕斯王朝之榮光親臨此地我事完全不懂的,但其實在後段以獄卒長的身份稍微提一下會比較好。(例如,這是對王朝最高領導的稱呼或是其他……)
  還有獄卒在面對這樣的人物。可以描述一下因為平時缺乏鍛鍊以及沒有什麼秩序的情況下會露出怯弱緊張的表情,在親王的身上加諸光環這樣的特質,更能夠突顯。

  
  「我還未正式加冕,現今(現在還)只是位親王身份。你的國王現在仍然冰冷的躺在(淌躺在冰冷的?)靈柩中,如果有空的話(?)就帶著你的部下去悼慰吧,在你與你的下屬回來前(?),我的步兵隊會替你守住地牢的。」

  恩,這兩個?我解釋一下。有空應該就是不匆忙,閒暇的時間嘛。如果有空這樣的說法比較接近請求,當然也有刻意的可能性在。

  接著陛下或殿下這裡用法。陛下我認為是唯一的絕無二者的稱呼,如果用這樣的稱呼親王卻不在意(形同表現著默認他的身份位置。
  另外還有一點。

  這有辱你()的身分吧服喪階段(期間?),哈洛帕斯王朝的所有臣子都有義務悼念這位偉大的領袖(這段話與前段提到你與你的部下有所差異,臣子這樣的說法好像不太對並且有現定範圍的意思。在貴族制度中我想這不包含一兵一卒)

  關於這部份用法我想我就不多挑了。有些太生硬的東西我想不重要。當然如果提到這就會比較接近硬的部份。從史實資料中查詢並得到相應稱呼禮節姿態動作中都是有他的意思在。(這方面我也不太敢碰,太硬了隨手翻字典估狗在評對使用方法時機真的挺麻煩的。不過也是因為這樣才會更有他的味道在。)

  接下來就大觀一點評論,細節部份可以在另外談,這裡我就不多說了。

  在文法的使用上,將人喻為動物時其實可以直接以人的動作表情先以形容在帶入相似的動物會更好。

  親王發言時到一個階段,可以直接表現出獄卒長的動作。緊張的害怕的作賊心虛之類的在接著描述下段話。

  雷埃蒙親王擺()開腳步。

  這裡有更好的表現方法,親王結束對話逕自的往深處走。他以及他部下的氣勢以及目中無人的態度足以逼退獄卒長這些人讓他們自行往牆邊靠。

  另外補充前段對話的部份,親王在說的時候目地是在於支開他們而故意用不適合的說法,但是獄卒長卻聽不明白才會認為有辱親王身份。親王的內心細表示獄卒長的愚蠢才打算用偏激並懷疑指責他的說法去威脅他,獄卒長才明白。

  一陣兵荒馬亂(這是不是比較適合在戰場,在地牢通道裡應該會很吵才對)的喧鬧聲

  至於下一段堤到的指揮官,上一句提到下一段說他一時不見然後又出現。這裡有點奇怪不說同一句話裡同時出現親王親王的其實有些不妥。建議可以分段並形容一下在獄卒長離開的聲音慢慢消失之後親王才開口說話。

  先前不見蹤影的步兵指揮官提正姿(端正姿態?)將一張潦草字跡寫上的名單(寫有潦草字跡的名單?)呈上,親王過目後點出報告之中的其中一人的名字(名字後交還給指揮官),指揮官過目後並收回了名單。(指揮官雙手接過後收到某個地方,地牢大的話應該除了名字還包含地圖所以需要帶著或是抄一份,接下來就需要某人帶路)

  另外講出名字的意思可能包含著私兵、親衛的意思。不然也可以直接用你們兩個。如果是親王的親信就不用提到命令,不管有聲無聲指揮官應該也知道該怎麼做。

  後段親王滿意這樣的地方就不太適合了,有失身份威嚴。可以利用無法多挑剔,在來如果是重要的會面需要陪同的應該指有親信,及使是在信任的士兵也是如此。親王的動作有些太過親力親為。

  親王的命令有些奇怪。親王的身份應該指需要叫他們守住那裡,不管聽到什麼都別在意之類的。在離開之後才威脅似的跟他們說,你們什麼也沒聽到明白。這裡可以放大他們的表情是動搖或是私毫不變。一個上位者應該能很輕鬆的從眼神裡判斷什麼。

  後段味道就真的跟前段提到的滿意不合了。而且會帶那樣的東西,在那個時代除了個人癖好(潔癖之類的)還有女性之外應該不會有人帶那樣的東西。除非別有居心……

  不過後面有提到。這裡不是休息室嗎?應該會有一些個人物品,而非突然跳到遠方。從整座地牢的地理位置及週邊講解。如果是有空氣流通的地方。等於這個地牢也頂多是在地下低半層的位置而已。

  這裡先不說。在後面突然出現的步兵隊隊長提多,我不太明白怎麼會出現名字。指揮官這樣的身份無論是這時代背景至今都是統帥大部隊的。只有4個人其中一人又是對長沒出現在指揮官的命令中卻出現在這裡,這其實沒什麼必要。(除非親王問並要他留下

  在隊長提多的戒護之下,其餘隊員步出了這間帶著香氣與臭味相融合的地窖,每位士兵的神情凝重且肅穆。這種士兵訓練資質的提示,使這位被押來的犯人絲毫沒有多餘的舉動,完全乖乖的聽命照辦。

  恩,從我前面說的看到這裡其實感覺怪怪的。要表達士兵的姿態,可以用一絲不苟緊密加上站位的表示封住任何缺口以及觀察他的一舉一動。
  用在這樣的情況下卻沒有任何動搖的態度來突顯犯人的不凡。另外他的態度完全不理會會面的人是誰瞧都不瞧一眼的高傲態度引來其他步兵的發怒或是沒有任何變化都可以突顯性格。

  後段,犯人說想讓我開口就要先給什麼。

  這裡有兩個意思,一來犯人知道親王的目地,所以親王一開口等於白說;二來犯人不清楚,所以會故意忽悠親王想套出他的來意……

  

  雖然有點快,不過我個人想做結論了。

  看到這裡還只是前段部份,坦白說沒仔細看還真的不太能夠查覺到這些。大致的感覺是有抓到不過ㄧ些細節說明的部份就有點不太夠了。

  一些用詞的使用方法也有必要多去注意。因為整個真的算是很長泰在意這些小部份我感覺會燒壞自己腦袋,所以我先直接來做個大觀總解。

  總之,太過平面化的講解,以及太過差異性的表現。

  ㄧ些用詞上也有不太適合的地方,人物的動作描述可以誇張。但是對先前所提到的親王的姿態卻太過軟化。親王的姿態崩解的太快快到不像同一個人。
  如果他真認為自己失態,ㄧ個動作依點點表現,愣了ㄧ些不自覺握緊拳頭之累得很多都可以表現,不過在寫法中把犯人講的太過熱,足以強壓親王,親王應該也是見過世面的董的維持自己的狀態這用直面的感情去描述不會有輕重之分。

  提多的動作可以緊張,但不能表現的比親王更沉著除非有其他原因。或許戰場經歷有差但實際上比起跟衣堆人在一起的戰場,ㄧ個或少數要面對大批群眾號令大部隊的位置那壓力完全不能比。

  補充,繼承順位我印象中是王系血脈而兵非單單指貴族吧。

  看到結束。我稍微表達ㄧ下我的看法。

  後段除了細節提到的部份之外我式快速掃過這裡就先說聲抱歉。

  在我看來。親王是王系順位中相當低下的,突然間才因為血案而被認定下ㄧ位繼承者。也就是說他本身幼年時並沒有這份覺悟,甚至這份力量。
  後段的稚嫩以及前段的威嚴說起來實際不夠符合。親王可以自己做做樣子以表達想知道答案的急躁,如果當時的指揮官可以幫忙代言那其實就很夠了。要不然前後差異會太大即便是做做樣子。(這裡不能小看獄卒,他們可事眼光最強的鼠輩。ㄧ些黑暗面的情報他們可是明白的很)

  而這次的犯人則是一個賭徒,為了國架大義,以自己為祭品改變這個國家同時測驗下一代的王。

  不過說真的。這裡指的卻大多都是屬於王系而非貴族的一個權力鬥爭。如果是一個意圖掌權的貴族,像要在親王底下支配大多體系尤其是大多王系死亡的時期。貴族是不可能被斷根,即便是在優秀的刺客。

  所以我認為死的是王系而非貴族。

  所以這基本上會牽扯的範圍其實比作者所想像的所寫的還要大多了。

  如果我是覬覦王位和權力的貴族,我會先攏絡勢力。拉隆甚至支開親王接著不論用什麼手段殺掉這個犯人對外用自殺即可,讓真相沉入大海對外只需要一個藉口。

  坦白講,就我個人還不太夠味兒。

  要放大很簡單,ㄧ些人物動作可以取代的感情名詞也沒那麼困難。

  戲劇化的表現很重要,內心與外在的反差也可以證明並突顯ㄧ個人物的存在感。

  總結:

  這一篇我認為不太完整,不論是劇情描述情及動作的寫照都不足。我可以說這是以旁觀者的角度來看才能注意的到的。

  政治鬥爭,王權的爭霸其實好看就在於一個複雜得局面。擔任主角的是一把利刃或是一個額外的人士呢?在我看來是ㄧ位額外的人士但表現出來的又不太像。

  正如我所說,依個無主甚至繼承大多被暗殺的情況下。事情絕不可能發展成指向唯一繼承者,覬覦王位的要臣、貴族、甚至試圖引發叛亂的周邊人士、其他大國等等都有可能使局面更為混亂。

  ㄧ位不負資歷的王,沒有在政治泥潭生存的力量是很難生存的。光是他從遠方回來就有多達數十種以上的理由要解決掉他或是在他回來之前掌握形式。

  這樣一來,在那之前不管有沒有他的存在依竊都有可能納入他人手中。ㄧ個王系末端的繼位者就是這樣的地位。

  <或許是我誤會了故事的主軸,不過這是我評文的結果。就是如此>

  ※人物間一舉一動的表達,內心與外表的闡述尚有不足。

  ※整體劇情的變化因應題材尚不夠味。

  ※對話中的詞句還有些使用不太適合,或是無法完整表達的情況仍需補充。



  《評文就在各種嘴臭中結束,還請多見諒個人主觀提出的感想及文評,感謝不敬》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54719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CR|創意革命|Creative Revolution

留言共 1 篇留言

赤紅時夜
嗯,首次嘗試寫這類型的權謀鬥爭果然不太適合放在短篇故事之中,很容易被弄模糊了焦點,故事的進展也很難展開。

以這次的寫作大抵上是嘗試心態,很多方面都從最初的構想不斷的拆解然後重整,故事的內容也被修改過三次以上,對話的方向與進展的內容也多有難以駕馭及掌控的空間。

顯示自己在這題材方面確實力不從心,但也覺得能從一次大膽嘗試中找到自己的不適合之處也算小有收穫。

在此感謝評語,謝謝。

08-10 13:21

匪人間
真要說,就像我不斷提到的。
這類故事的好看處就在於他的複雜處,但這要如何實現了?
需要的就是很穩的根基,從地理環境、當前局勢、貴族階級、王系所掌權勢以及很多都是在以建立為基準的設定去發展這段故事。
背景,就是這類故事很重要的ㄧ環
08-10 14:4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fffddd1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C.R.週活動】父親節... 後一篇:【第一匪】死涯...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tif76228巴友大大們
昨天交出CWT56攤位圖了!聖劍3二創為主,歡迎來看看喔 https://home.gamer.com.tw/artwork.php?sn=4961159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3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