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雙魚 纏綿的羈絆

作者:緊急出口!│2014-08-08 14:46:49│巴幣:4│人氣:144
序:羈絆之初

    臨海的小村村口,一名長髮如水般透澈的女性緩緩走入村莊,有道哭聲漸漸傳入女性的耳裡。

越往村裡走,哭聲越是清晰,哭聲來自一棟比起其他樸素的住宅比起來顯得相當豪華的房子。

裡頭聚集了非常多人,女性推推擠擠才來到哭聲的源頭,嬰兒床裡的兩個女嬰,或者該說......一個。

兩個女嬰身體連接在一起,女性請其他人退後幾步,而在嬰兒床旁的男子,女嬰的父親,起身詢問:「您有何打算。」

女性答道:「我有辦法把您的二位愛女分開。」

女嬰的父親沉默了一會兒,他不是很相信眼前這陌生的女性,但讓她試試,似乎也無傷大雅:「那就拜託您了。」

男人退離嬰兒床,女性的手上開時泛起一陳柔和的藍光,女嬰緩緩飄離嬰兒床,藍光開始在女嬰身上流轉,且緩緩拉開兩人,但分開的地方卻沒有一絲傷痕,直到兩人完全分開後,女性才又將嬰兒緩緩放回嬰兒床上。

女性回頭告訴眾人:「成功了!」

嬰兒們的父母趕緊上前觀看,如同女性所言,兩人分開了。

正當女嬰兒們的父親母剛要轉頭向女性道謝時,女性早已不見蹤影。

    女性在成功分開兩人後立刻離開村莊,否則被發現她是位神祇事情就麻煩了。

在離開的路上女神喃喃自語:「"相同的力量,相異的性格,隱藏著不穩,卻強大"。」

------分隔線------

第一章:三歲 追逐 上

    「拉維妮絲!!」卡狄婭一邊喚著拉維妮絲的名字一邊緩緩趴上正在看書姐姐的頭:「我們去外面玩好不好。」

卡狄婭見到拉維妮絲沈浸在書中世界裡沒有回應,生氣的鼓起圓圓的臉頰拉著拉維妮絲的頭髪。

但拉維妮絲卻依然沒有任何反應只是繼續看手上的書,卡狄婭終於等得不耐煩,她直接把書從拉維妮絲手上抽掉。

拉維妮絲生氣的站起來,雙手插腰:「把書還我!」

卡狄婭見狀,露出一絲竊笑:「來追我啊,追到就還你。」說完轉身拔腿就跑。

拉維妮絲氣得跳腳:「把書還我啦!」看到一半的書被拿走,拉維妮絲不得以只好去追卡狄婭。

    拉維妮絲走到家前的空地,看到卡狄婭不懷好意的笑著同時揮著手上的書,但要拿回書也別無他法,只好硬著頭皮往卡狄婭跑去。

就在拉維妮絲差幾步便能拿到書的時候,卡狄婭轉身逃跑,還不忘嘲諷拉維妮絲:「跑快點啦,妳追不到我就別想看書囉!」

兩人開始在村莊裡追逐,卡狄婭平常就喜歡在村裡跑來跑去,這讓平常喜歡看書的拉維妮絲怎麼也追不上。

    拉維妮絲累了不想追了,卡狄婭又會跑到她面前晃著書:「怎麼啦?不想要書了嗎?好吧那我拿去丟到海裡好了。」

拉維妮絲伸手拿書卻又被卡狄婭躲開,卡狄婭往後退幾步說:「繼續追嘛。」說完後再度跑開

但是這次拉維妮絲沒有追上來,而是癱坐在地上哭了起來,卡狄婭見狀心裡想到「完蛋了事情大條了」只好心不甘情不願的走到拉維妮絲面前:「好啦!還妳啦不要再哭了。」

    拉維妮絲沒有拿回書而是繼續哭,卡狄婭手足無措 ──

------分隔線------

第二章:三歲 追逐 下

    拉維妮絲沒有拿回書,而是繼續哭著。
卡秋婭手足無措,心裡開始焦急:「妳幹嘛啦我就要還妳了妳又不要。」
拉維妮絲不但沒有停下反而哭得更大聲,全村的人都出來觀看究竟發生什麼事。
卡秋婭眼見事情越鬧越大,把書塞到拉維妮絲手裡之後想要逃之夭夭。
結果一轉身,眼前出現一個熟悉的身影,卡秋婭越將視線往上移就越是緊張。

「把拔?!」幾天前出海捕魚的爸爸好死不死剛好在這時候回到村莊。
「妳又在欺負妳姐姐了?」爸爸一臉嚴肅的質問著卡秋婭。
卡秋婭低著頭不敢回答,爸爸語氣沈重的命令:「妳先回家,到房間裡等我!」
卡秋婭無奈的慢慢走回家,她的調皮還是敗倒在父親的威嚴下。

    父親看著卡秋婭往家裡走後便彎下腰來摸著拉維妮絲小小臉蛋溫柔的說:「乖寶貝別哭了,等一下爸爸教訓完卡秋婭再陪妳一起看書好不好?」
拉維妮絲的哭聲越來越小,並伸出雙手示意爸爸抱她,爸爸拾起地上的書後,另一手溫柔的摟起拉維妮絲,並向周圍圍觀的村民們說:「不好意思二位小女打擾各位了,在這邊想各位代爲道歉。」
語畢,父親抱起拉維妮絲坐在自己的肩上,動身走回家。

拉維妮絲哭紅的雙眼看著爸爸粗獷的臉,原本哭的唏哩嘩啦的臉也浮出一絲笑意,爸爸的肩膀是如此穩重、讓人有安全感。

    回到家後爸爸放下肩上的拉維妮絲同時把書交還給拉維妮絲並告訴她:「妳去找媽媽,爸爸等一下就過去。」
拉維妮絲開心的點點頭,往家裡的客廳跑去找尋母親。

    父親來到拉維妮絲和卡秋婭的房間,卡秋婭乖乖的坐在地上,低著頭不發一語。
父親走到卡秋婭的面前坐了下來:「妳覺得妳今天做這樣的事,是對的嗎?」
卡秋婭搖搖頭,父親又問:「那爲什麼要這麼做?」
卡秋婭沈默沒有回應,父親放大聲量:「我在問妳話!」
卡秋婭的臉上滑下兩顆琉璃,父親其實心中很不捨,但表情依舊嚴肅。
「妳要不要說?妳不說我就多教訓妳一點!」父親的口氣越來越憤怒。
「因爲我覺得這樣很好玩」卡秋婭因為心虛而細聲說出心裡的答案。
「好玩?好玩就可以欺負別人嗎?」父親再問道。
「不可以。」卡秋婭回應。
「那妳覺得妳應不應該受到處罰?」父親的語氣稍稍緩和。
卡秋婭點點頭,父親示意她趴下,卡秋婭照做 ──

    另一邊的拉維妮絲和母親聽到一陣陣拍打聲。
拉維妮絲不禁嘴角微微上揚,母親則是繼續整理著衣物。

------分隔線------

第三章 四歲 夜遊 上

    夜深人靜,只聽得到少數的鳥叫蟲鳴。

    卡秋婭輕輕的戳了睡夢中拉維妮絲,拉維妮絲有氣無力的說:「幹嘛啦?想去廁所自己去啦。」
卡秋婭回答:「不是啦!要不要去海邊,好像很好玩耶!」
「現在?」拉維妮絲坐起身來揉著眼睛問道。
「對啊,妳不覺得晚上的海邊感覺就很刺激嗎?」卡秋婭越講越興奮。
「神經病!我才不要去咧。」拉維妮絲毫無興趣。
「那算了我自己去。」說完卡秋婭就往門邊走去。
「喂!等等啊!」拉維妮絲叫道。
卡秋婭回頭:「怎麼啦?想跟我一起去?」。
「不是啦,現在海邊很危險,不要去啦。」拉維妮絲勸著卡秋婭。
「不要緊張好嗎?我又不像妳。」卡秋婭不僅不在乎姐姐的警告開了門往外走,關門時還回頭給姐姐一個鬼臉。
拉維妮絲躺回床上閉上眼:「哼!白痴!」。

    「啊!好涼喔。」卡秋婭走出家門,海風輕輕拂過她細緻的臉蛋:「嗯...要去哪邊呢?」。
卡秋婭想了想,村莊前門直走的那個沙灘爸爸帶著她和姐姐去的次數已不下十次,對那裡的理解就像自己家的廚房,但村莊後方的那片沙灘她卻是去都沒去過。
「嗯,好吧,去後面那裡好了。」卡秋婭邊說邊往村莊後方走去。

    拉維妮絲躺在床上越想越不對,這麼晚了不能讓妹妹一個人到處亂跑。
只好起身去想把妹妹抓回來。
但走到門口才想到「咦!等等,我們村旁邊有兩片沙灘,她會去哪裡?」。
「她的個性一定不會去去過好幾次的地方。」於是她往村後走去尋找妹妹的身影。

    卡秋婭來到海灘上,月光撒在白色的沙灘上,宛如一面一條用鑽石鋪成的大道。
「美呆了!」卡秋婭不禁讚嘆。
「哼,誰叫她不來,看不到這麼漂亮的景色。」卡秋婭冷哼一聲。
卡秋婭瞥見一塊巨大的岩石。
「躺在上面感覺好像不錯。」卡秋婭跑到大岩石前想著。
思索了一下,卡秋婭決定趴上去。

    這時拉維妮絲剛好也來到海灘,看到卡秋婭正準備爬上一塊大石頭。
「不要爬上去,很危險啦!」拉維妮絲跑向卡秋婭同時大喊。
「咦!啊不是說不來。」卡秋婭已經爬上大石頭上。
「讓妳這家伙到處亂跑出事的話我一定會被爸爸罵的。」拉維妮絲回答。
卡秋婭沒有回話,而是呆呆的看著海。
「喂!快下來啦!」拉維妮絲命令。
「等一下,妳上來看這個。」卡秋婭沒理會姐姐的命令。
「什麼?我才不要上去咧」拉維妮絲傻眼。
「這個妳一定要看。」卡秋婭堅持。
「什麼啦!妳快下來我們回家啦。」拉維妮絲再是勸了卡秋婭一遍
「妳上來看我就跟妳回家。」卡秋婭仍舊沒回家的意思。
「妳說的,我去看妳就要回家。」拉維妮絲也爬上岩石。
「看什.......」拉維妮絲還沒問完就已經明白卡秋婭爲何堅持,眼前的事物,讓拉維妮絲無法相信自己的雙眼 ──

------分隔線------

第四章:夜遊 下

    拉維妮絲看到海平面的那端,有道七彩的極光。
各種不同的顏色和諧的交疊在一起。
拉維妮絲心裡的感受已經無法用言語形容。

    就在拉維妮絲和卡秋婭陶醉在這無與倫比的美麗時。
極光下躍出兩條巨大的魚:
一條是耀眼奪目的銀色;另一條是晶瑩剔透的藍色。
在極光的襯托下,兩條大魚的身形更顯曼妙。

拉維妮絲和卡秋婭靜靜看著極光和兩條大魚相互輝映的美景。

    就在大魚越遊越往海平面直到消失在兩人的視線。
卡秋婭的手環上拉維妮絲的腰,輕輕的說:「姐,我們會像那兩條魚,形影不離嗎?」
拉維妮絲回應:「我不知道,未來的變化,即使是神也無法掌控。」
卡秋婭的臉上滑下兩道小河,帶著濃濃的哭腔:「我不準妳說不知道,我要妳ㄧ直在我身邊。」
拉維妮絲溫柔的親了卡秋婭的額頭:「我會,我會一直在妳身邊。」
卡秋婭擦了擦臉上的淚水:「說好了,打勾勾」卡秋婭伸出小手。
拉維妮絲也伸出手和卡秋婭勾了勾手。

「那天,極光下的約定」

    約定完後,卡秋婭躺在大石頭上:「我們一起看星星啊。」
拉維妮絲也躺下:「嗯,可是只能一下下喔,天應該快亮了。」
卡秋婭沒有回應,只是把頭放在姐姐肩上,雙手環在姐姐胸部,安然入睡。
拉維妮絲輕輕的摸著妹妹的頭:「我們不明白未來,但我們可以自己創造。」

    也不知道自己怎麼睡著的,拉維妮絲感覺有人一直在打她的臉。
勉強的睜開眼,模糊的看見一個人影,是卡秋婭。
「欸!欸!欸!起床!起床!起床!起床!起床啦!」卡秋婭一邊呼這拉維妮絲巴掌一邊喊著。
「好啦不要打了,我起來了」拉維妮絲大叫,把卡秋婭嚇得往後倒。
「幹嘛啦?」拉維妮絲問。
「我們要怎麼下去?」卡秋婭一臉正經──

------分隔線------

第五章 四歲 似曾相識的身影

  「我們要怎麼下去啦?」卡秋婭一臉正經。
「怎麼上來怎麼...」拉維妮絲往石頭邊緣走去卻發現石頭與地面幾乎成90度
而且很高。
拉維妮絲像洩氣的氣球癱坐在大石上,眼淚流了下來。
「喂喂喂!幹嘛啦,哭什麼啊?」卡秋婭問,並走到拉維妮絲身旁準備蹲下。
拉維妮絲把卡秋婭推開:「都是妳啦,妳不要亂跑就沒事,妳看啦,我們現在被困在這塊大石頭上下不去,我們搞不好會死在這裡耶!」
「沒那麼嚴...」卡秋婭話都還沒講完。
「妳閉嘴啦!我不想聽!」拉維妮絲就把她打斷。
「算了,我自己想辦法。」卡秋婭不屑。
就在卡秋婭轉身的時候「碰!」突然有個聲響從身後傳來。
卡秋婭回頭一看,拉維妮絲昏倒在石頭上。
「喂喂喂喂!幹什麼啦!不要嚇人啊!」卡秋婭使勁的狂呼拉維妮絲巴掌,但拉維妮絲依舊昏睡。
卡秋婭突然也感到渾身無力,昏了過去,在意識不清楚時,隱隱約約看到一個女性的身影。

  「唉!兩個傻孩子。」一名藍色長髪的女性用「飄」的來到兩人身邊
在手上凝聚了柔和的水元素力量將兩人抬起,往村莊的方向飄去。

    「啊!!!!!」卡秋婭和拉維妮絲的家裡傳來一聲尖叫。
「怎麼了孩子的媽?」卡秋婭和拉維妮絲父親尋問兩人的母親。
「不見了!卡秋婭和拉維妮絲不見了啦!」母親抓著父親的衣角淘嚎大哭。
「冷靜點,搞不好她們等一下就自己回來了。」父親心裡其實很慌張,但如果現在連自己都失去理智,只會喪失判斷能力。

    女子帶著兩人回到村莊並找兩人的家,從兩人房間的窗戶把兩人放回床上。
「有本時爬上去就有本事爬下來嘛,兩個傻孩子。」女性輕輕嘆息。

「好啦,我也該去辦正事了。」女子邊飄邊自言自語。

    兩人的父親這時正好來到房間確認,卻看到兩人安然的躺在床上,流露出鬆了一口氣的笑容走回孩子的媽身邊:「妳看錯了吧,她們還在睡呢。」
「真的假的?」孩子的媽往兩人的房間飛奔而去,如丈夫所說,兩人正睡的安穩。

------分隔線------

第六章 六歲  一個結束,是另一個開始

    「啊!救命啊!啊!」一聲巨大的聲響傳遍整個村莊。
「魔族啊,救命啊!」另一個哀嚎聲。
魔族在深夜入侵了拉維妮絲和卡秋婭所在的村莊。

    哀嚎聲四處竄起,全村莊的人都被驚醒,純樸的村莊從來沒發生過戰爭
對於魔族的入侵毫無反抗之力,整個村莊任由魔族蹂躪。
有些村民拿起家中的農具或漁具反抗,但村民怎可能是訓練有素戰士的對手。
大多數村民選擇逃跑,但魔族不留情的扔出手上的武器遠距離擊殺村民。

拉維妮絲和卡秋婭的父親拿器家裡的鋤頭。
「你要幹嘛?」母親問。
「妳們快走!別回頭!」父親說完便走出門去和魔族對抗,那是拉維妮絲和卡秋婭最後一次見到父親。
「走吧!」母親強忍著眼淚帶著兩人往村莊後跑,但被一名魔族士兵看見,追了上來。
三人以最快的速度跑著,而一把長槍精準的刺穿母親的胸口,臨死前母親用盡力氣硬是擠出一句話:「沿著...咳咳...海走,會有個城...市,去那裡...」。

卡秋婭:「那妳和爸爸呢?」。
母親沒在說話。
拉維妮絲拉著卡秋婭的手:「快走吧,爸爸叫我們走媽媽也是。」
「不要!」卡秋婭失去理智想往回跑,卻被水元素的力量拉走。
一名藍髪女子不知何時出現:「妳們快走,我會幫妳們。」
許多魔族追著兩人,但卻被女子用水元素的力量彈開。

     拉維妮絲和妹妹離開村莊,一路上兩人的眼淚從沒停過。
「應該安全了,用走的吧。」直到遠離村子,拉維妮絲開口。
「我知道妳在...出來!」卡秋婭哽咽但語氣憤怒。
「妳在說...」拉維妮絲說到一半被打岔。
「是,我在這。裡」藍髪女子現身。
「為什麼?為什麼妳不早點來?妳如果早點來,村裡的人就不會死,我父母也不會死,為什麼?」卡秋婭大哭。
「對不起,我已經用我最快的速度趕來了。」藍髪女子道歉。
「好了啦,我們能活下來都是她幫我們的,我們不該責怪她」拉維妮絲安撫著妹妹。

「城市還有一段路,我帶妳們過去吧。」藍髪女子到兩人身邊。
「妳是誰?我記得妳,我們被困在石頭上救我們下來的人...是妳對吧。」卡秋婭問。
「我是烏爾德。」烏爾德回答:「是的,是我救妳們下來的。」。
「妳為什麼要幫我們?」卡秋婭再問。
「我不能透露。」烏爾德表示。
「走吧,再不走魔族可能就要追上來了。」拉維妮絲直言。
「是啊,快走吧。」烏爾德同意。

     三人來到城門時已經是清晨,烏爾德向兩人說:「妳們在這裡等我,我去找個人。」
烏爾德離開後卡秋婭開口:「爸爸和媽媽...死了嗎?」。
「我不知道。」拉維妮絲。
「可惡的魔族,有一天...我要他們血債血償。」卡秋婭握緊雙拳。

      烏爾德回到兩人面前,身邊還有一個高大粗曠的男人,臉上還有幾道傷疤。
「這位是海浪騎士部隊的總隊長,貝奧武夫,他同意會照顧妳們。」烏爾德介紹。
「你好。」兩人怯生生的打了聲招呼。
「你說她們倆的村莊被魔族襲擊?父母雙亡?」貝奧武夫詢問烏爾德。
烏爾德點頭,貝奧武夫又說:「好吧,你們兩個跟我來吧。」
烏爾德說:「我還有事,先告辭了。」

    兩人跟著貝奧武夫來到一個宮廷式的大房子 ──

------分隔線------

七章 六歲 新的開始

    「這兩間房間妳們自己安排吧。」貝奧武夫帶兩人到兩間房間前:「如果有什麼需要就告訴我,我會盡力而為。」
兩人沈默各自走向不同的房間。

「唉!真可憐,小小年紀就...」兩人進房後貝奧武夫嘆息著離開。

    「妳為什麼沒和我商量?」一名女子的聲音驚動拉維妮絲,拉維妮絲貼在門上聽著兩人的對話。
「伊莉沙白,妳聽我說啊。」貝奧武夫無奈的回答。
「好!我給你解釋!」伊莉沙白的語氣聽得出來很生氣。
「就...」貝奧武夫才說一個字。
「解釋得太爛了,我們分手吧。」伊莉沙白直接打斷。
「寶貝我什麼都還沒說耶。」貝奧武夫哀傻眼。
「咦!是嗎?好吧我聽你說完。」伊莉沙白給貝奧武夫最後的機會。
「就烏爾德突然把她們帶來,說她們的村子被魔族入侵,父母都走了,她才請我照顧她們」貝奧武夫解釋。
「真的不是你在外面跟其他女人亂來的?」伊莉沙白質疑。
「當然不是,寶貝我對妳這麼忠貞...妳有在聽嗎?」貝奧武夫。
「哇!好可愛啊!」拉維妮絲走出房門,伊莉沙白看到拉維妮絲,忍不住跑到她面前。
「妹妹妳叫什麼名字?」伊莉沙白的語氣變得很溫柔。
「拉維妮絲。」拉維妮絲簡短回答。
「Honey!你看她好可愛,我們還是在一起吧。」伊莉沙白的心情一百八十度大迴轉,同時把拉維妮絲抱起來。
貝奧武夫傻眼的點點頭:「妳剛剛不是很生氣嗎?」。
「哎喲!不用拘泥這種細節啦。」伊莉沙白回答,然後轉頭對著拉維妮絲:「妹妹,我叫伊莉沙白,以後我就是妳們姐姐,有什麼事就找我唷。」
「好,可是可以請妳放我下來嗎?」拉維妮絲說。
「喔喔喔!對不起妳太可愛讓我太興奮了。」伊莉沙白把拉維妮絲放下。
拉維妮絲給伊莉沙白一個靦腆的笑:「那我先回房間了。」
「好。」貝奧武夫和伊莉沙白異口同聲。
「那我也先回去囉,明天記得準時來接我,不然你就死定了,聽到了嗎?honey?」伊莉沙白嫵媚的挑逗著貝奧武夫。
「好啦我會,有哪一次我遲到的嗎?」貝奧武夫苦笑。
面對伊莉沙白的善變,貝奧武夫雖然很頭痛,但他還是很忠貞的愛著。

      到了晚上,拉維妮絲在睡夢中聽到敲門聲。
「誰啊?」拉維妮絲詢問。
「是我啦姐,我可以和妳一起睡嗎?我會怕。」是卡秋婭的聲音。
「好,等我一下。」拉維妮絲從床上下來開門讓卡秋婭進房。
拉維妮絲回到床上,挪了一些位置給卡秋婭,因為是單人床所以有些擠。
但拉維妮絲實在很睏也沒想那麼多躺著就睡了,卡秋婭抱著姐姐過了不久也睡著了。

------分隔線------

第八章 第八章 六歲 新生活

    「妳們要一起睡,可不可以把兩間房間打通?」貝奧武夫問。
「嗯,可以嗎?」拉維妮絲和卡秋婭用無辜的萌萌眼神求著貝奧武夫。
「好啦好啦,不要那樣看我。」貝奧武夫投降。
「啦啦啦啦,大家好嗎?」是伊莉沙白輕快的跳著舞進到房子裡,自從拉維妮絲和卡秋婭入住貝奧武夫家之後伊莉沙白的心情一直很high。
「姐姐好」拉維妮絲和卡秋婭和伊莉沙白打了招呼。
「呵呵,兩個小可愛」伊莉沙白摸了摸兩人的頭:「你們在討論什麼呢?」。
「她們說她們想一起睡,要把兩間房間打通。」貝奧武夫解釋。
「喔~這樣啊,那討論出結果了嗎?」伊莉沙白問。
「嗯,等等我就會去找人來動工,對了,伊莉沙白,情報說這幾天附近有魔族,我晚上就要出發去討伐,這幾天她們兩個就拜託妳可以嗎?」貝奧武夫表情凝重。
「沒問題,你放心交給我!」伊莉沙白拍著胸脯。
「那我出門了」貝奧武夫。
雖然伊莉沙白。向他承諾,但貝奧武夫卻有著不詳的預感。

    「貝奧武夫出去了,剩下我們三個。」伊莉沙白笑得很開心。
「姐姐妳有什麼打算嗎?」卡秋婭問。
「嘻嘻!當然有啊,我們去逛逛吧!」伊莉沙白興奮的說。
「去哪裡?」拉維妮絲問。
「哎喲,就到處逛嘛,走!」伊莉沙白牽起兩人的手。

    在市場裡,伊莉沙白向賣橘子的老闆說:「老闆,這個怎麼賣?」
「一斤二十。」老闆帶著微笑。
伊莉沙白想了一下:「我要半斤。」
「妳買橘子幹嘛?」拉維妮絲問。
「就想吃嘛。」伊莉沙白笑著回答。

「哇這蘋果好漂亮啊,怎麼賣?」伊莉沙白。
「一顆三十。」老闆。
「有點貴啊,好吧,三顆。」伊莉沙白猶豫了一下,但還是買了。
「姐姐,這樣吃得完嗎?」卡秋婭。
「可以啦,別緊張。」伊莉沙白一派輕鬆。

「咦,居然有在賣琵琶耶,好久沒吃了!」伊莉沙白看到一個攤位有在賣琵琶,衝了過去。
兩姐妹互望了一眼,苦笑著,她們發現伊莉沙白是不會停的。

    從市場回到貝奧武夫的家,三人手上大包小包,這個量幾乎可以吃一個月了。
「真的吃得完嗎?」卡秋婭苦笑著問伊莉沙白。
「可以啦,妳們不要懷疑我啦。」伊莉沙白替自己辯駁。

    伊莉沙白吃了四分之一顆蘋果:「好飽啊,吃不下了啦。」。
拉維妮絲和卡秋婭傻眼,交換了一個眼神,她們知道,伊莉沙白買了這些東西,到貝奧武夫回來時至少還有一半。

------分隔線------

第九章 六歲 與伊莉沙白的夜晚

    「咦!是說妳們的房間在整修妳們要睡哪裡?貝奧武夫有幫妳們安排嗎?」伊莉沙白問。
「不知道耶,我們不知道要睡哪裡。」拉維妮絲。
「跟我一起睡吧,反正貝奧武夫的房間很大。」伊莉沙白笑著。
拉維妮絲正猶豫時,卡秋婭說:「反正都是女生嘛,一起睡有什麼關係嗎?」
「呵呵,還是卡秋婭比較果斷,那我們先過去吧,妳們先洗澡我先整理一下。」伊莉沙白。

    三個人來到貝奧武夫的房間裡,拉維妮絲和卡秋婭到浴室裡洗澡,而伊莉沙白則開時整理房間讓拉維妮絲和卡秋婭有地方睡。

    「欸姐,妳覺得伊莉沙白是好人嗎?」卡秋婭問。
「好啊!怎麼了嗎?」拉維妮絲疑惑。
「沒事,我好怕她跟貝奧武夫對我們會不會有什麼打算。」卡秋婭。
「應該不會吧。」拉維妮絲。
「啊啊啊!隨便啦,洗澡啦,我現在腦袋好亂喔。」卡秋婭泡進水裡,沒再說話。

    「貝奧武夫真是的,房間這麼亂也不整理一下,我怎麼會跟這種人在一起啊?」伊莉沙白一邊整理著散落一地的物品一邊抱怨。
「我們洗好了,姐姐換妳去洗吧。」拉維妮絲告訴伊莉沙白。
「喔!好。」伊莉沙白停下手邊的工作,走向浴室,沒有拿任何衣物。

「姐,她有拿衣服進去嗎?」卡秋婭有些傻眼。
「好像沒有耶。」拉維妮絲也是相同的反應。
「不會她等一下沒穿衣服就出去吧?」卡秋婭臉上冒出三條槓。
「誰知道。」拉維妮絲。

   「啊~洗完澡真是舒服!」伊莉沙白如兩人所料一絲不掛的從浴室走出來,白皙的皮膚、傲人的上圍、性感的水蛇腰、修長的美腿,曼妙的身材讓兩人既是驚豔又是驚訝。
「幹嘛一直看我?」伊莉沙白面對兩人不尋常的眼光覺得很奇怪。
「妳為什麼沒穿衣服?」卡秋婭斬釘截鐵的說。
「咦?有關係嗎?」伊莉沙白歪著頭,對於沒穿衣服這件事好像習以為常。
「當然有關係啊!讓別人看到怎麼辦?」拉維妮絲紅著臉,硬是擠出這句話。
「不會啦,晚上不會有人來啦。」伊莉沙白笑的一派輕鬆。

「喀!喀!」門把上突然有個聲音,讓三個人都嚇了一跳。
「誰啊?」伊莉沙白走向門口,而拉維妮絲和卡秋婭則跟在伊莉沙白身後。
「姐姐妳沒穿衣服耶,妳要這樣去應門嗎?」拉維妮絲提醒伊莉沙白。
「喔!對齁。」伊莉沙白跑到衣櫥前準備拿衣服。
「咦!沒有人啊。」拉維妮絲開了門卻沒看到人影。
「啊!」伊莉沙白慘叫。
「怎麼了?」卡秋婭問。
「有...有...有蟑螂啊!」伊莉沙白嚇得花容失色。
「蟑螂?有什麼好怕的?」卡秋婭從來不害怕這種動物。
「把它抓走!把它抓走啦!」伊莉沙白的眼角已經掛著兩顆淚珠。
「好啦好啦。」卡秋婭把蟑螂徒手抓起來,但腦裡卻閃過一個壞壞的念頭,她白目的本性又發作了。
卡秋婭拿著蟑螂往伊莉沙白的方向走去。
「喂!卡秋婭妳要幹嘛?」拉維妮絲。
「妳...妳...妳幹嘛?不要過來,拜託妳不要過來。」伊莉沙白的臉頰上流下兩道小河,唏哩嘩啦的哭了起來。
「嘿嘿嘿!」卡秋婭在伊莉沙白的面前晃著手上的蟑螂。
「卡秋婭不要這樣啦!」拉維妮絲出聲阻止。
伊莉沙白嚇到臉色蒼白,昏了過去。
「哇咧!玩太過火了。」卡秋婭趕緊把蟑螂往窗外丟然後去洗手。
「姐姐,起來啊。」拉維妮絲晃著伊莉沙白的身體。
「嗯...發生什麼事?」伊莉沙白睜開眼。
「就...」拉維妮絲猶豫要不要告訴伊莉沙白。
「我想起來了,可惡的死小孩。」伊莉沙白鼓起臉,拿起一顆枕頭 ──

------分隔線------

  第十章 六歲 與伊莉沙白的夜晚 下篇

    「我想起來了,可惡的死小孩。」伊莉沙白鼓起臉,拿起一顆枕頭。
「姐姐,呃...」卡秋婭從浴室走出來,臉立刻被枕頭取。
「臭小鬼,知道我的厲害了吧。」伊莉沙白帶著一副「我好棒」的笑容。
「妳居然敢陰我,好啊。」卡秋婭跑到床上拿了一顆枕頭往伊莉沙白的方向丟。
伊莉沙白一個下腰躲過了飛來的枕頭,遭殃的是站在伊莉沙白身後的拉維妮絲。
「我又沒幹嘛妳幹嘛砸我啦!」拉維妮絲被砸到之後拿起枕頭往卡秋婭的方向丟。
可惜卡秋婭身手矯健,輕鬆躲開:「哼!那麼不準,弱耶。」
才說完卡秋婭的後腦杓就挨了伊莉沙白一枕。
「哼!小孩子別給我...」正當伊莉沙白陶醉在自己的成功時飛來一顆枕頭,不偏不倚的打在伊莉沙白的臉上。
「姐姐對不起,我不是要丟妳,我是要丟卡秋婭。」拉維妮絲發現不妙。
「沒關係啦。」伊莉沙白走到拉維妮絲面前,笑的很陰森:「只要妳讓我K一下就好了。」
伊莉沙白把手上的枕頭往拉維妮絲的臉上甩。
「很痛耶。」拉維妮絲也拿起枕頭反擊。
就這樣,三個人在貝奧武夫的房間裡打打鬧鬧,原本只有伊莉沙白裸著身子,到後來連拉維妮絲和卡秋婭都因為氣氛太high也脫得一絲不掛。

    「寶貝,我回來...」原本應該在外討伐魔族的貝奧武夫不知為什麼突然回到家裡,看到房間的燈是亮著的,猜想伊莉沙白應該在房裡,沒想到一進門,看到的卻是三個女人沒穿衣服在打枕頭戰「這是天堂嗎?」貝奧武夫心想,兩道鮮血從貝奧武夫的鼻子流下。
「咦!honey,你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伊莉沙白一邊問一邊K著卡秋婭。
「情報是錯的,沒有魔族,還有妳們可以別鬧了,然後把衣服穿起來嗎?」貝奧武夫擦了擦鼻血,其實很想看但倫理道德叫他制止三個沒穿衣服的女性繼續胡鬧。
「啊!變態啊!」三人這才會意到自己沒穿衣服在貝奧武夫面前,異口同聲的大叫。
這時貝奧武夫的面前飛來一堆枕頭,就這樣貝奧武夫被一堆枕頭打到加失血過多昏倒了。

------分隔線------

第十一章 八歲 因緣際會

    自從拉維妮絲和卡秋婭來到貝奧武夫家之後,她們與貝奧武夫和伊莉沙白的感情越來越融洽,也漸漸放下心防。

    「啊~好無聊喔,我要來睡午覺了,午安。」卡秋婭一邊打著呵欠一邊說。
「喔。」拉維妮絲簡短回應。
「我出門一下喔。」拉維妮絲開了門然後丟下一句話。
「去哪裡?我也...」卡秋婭坐起身,想要跟去,但拉維妮絲已不見蹤影。

    「嗯...要去哪裡呢?到處走走好了。」拉維妮絲想了想,決定到城裡晃一晃。

    拉維妮絲走著走著,走到一個轉角時一個人影以極為快速的速度往拉維妮絲著裡衝。
「讓開讓開!」人影大喊。
拉維妮絲反應不及直接被撞倒,兩人以非常尷尬一上一下的動做倒在一起。
「你幹嘛啦!不會看路喔?」拉維妮絲把男孩推開。
「我就叫妳讓開了!妳自己反應太慢?現在是我的錯嗎?」男孩理不直,氣卻壯。
「什麼?哪有人撞到別人不道歉還怪別人的啊?」拉維妮絲越來越生氣。
「喂!死小孩你給我站住!」另一個人影大叫。
「靠X,追過來了。」男孩說完立刻站起身,拔腿就跑。
「喂!你還沒跟我道歉耶!」拉維妮絲大叫。
「好啦好啦,對不起。」男孩敷衍的回應,連頭都沒回。
「什麼嘛,怎麼這麼雖。」拉維妮絲嘟著嘴,由於剛才的事讓她沒散步的心情,直接回家了。

    「咦!姐,怎麼啦?看起來心情不太好的樣子耶。」卡秋婭捏著拉維妮絲的臉。
「妳可不可以不要一直捏我的臉?」拉維妮絲看著書沒好氣的說。
「妳告訴我發生什麼事,我就停下來。」卡秋婭還是捏著拉維妮絲的臉。
「就今天在北門附近被一個不長眼的家伙撞到,還被他罵耶,這樣不會不爽嗎?」拉維妮絲越講越氣。
「啊妳是不會打他喔?」卡秋婭放開拉維妮絲的臉,問了一句。
「我又不像妳,暴力。」拉維妮絲回了一句酸酸的話。
「喔是喔,關心妳還要被妳酸,不理妳了,我去洗澡。」卡秋婭說完拿了衣服進了浴室。

    「欸姐,走啦我們去市場買點東西。」卡秋婭用她一慣的方式引起拉維妮絲的注意,捏拉維妮絲的臉。
「喔,好,我換一下衣服。」拉維妮絲。

    拉維妮絲換了衣服之後和卡秋婭往市場的方向走去。

「喂!喂!喂!閃開啊。」一個男孩朝兩人衝過來。
「又是你!」拉維妮絲一眼認出,這人就是上次撞到她的人。
「他是誰啊?妳們認識?」卡秋婭疑惑。
「他就是上次撞我的那家伙啊!」拉維妮絲為卡秋婭解惑。
「喔?這樣啊,看我的。」卡秋婭說完,示意拉維妮絲往旁邊靠,然後擺出一個架勢。
「快閃開別攩路啊!」男孩沒有減速,也沒改變方向。
「看好!」卡秋婭說。
就在男孩快撞上卡秋婭時,卡秋婭用貝奧武夫教的防身術,順勢給男孩一個過肩摔。

「靠!很痛耶!妳幹嘛啦。」男孩低聲罵道。
「哼!誰叫妳上次撞到我姐還那麼囂張,而且這次還遇到我。」卡秋婭以一個女王的氣勢看著男孩。
「算了,好男不跟惡女鬥。」男孩說完就烙跑了。

「哼,根本是怕打不贏我吧,哈哈。」卡秋婭一副指氣高昂的樣子。
「幹得好啊,擊個掌。」拉維妮絲也稱讚了卡秋婭。
「啪!」

------分隔線------

第十二章 八歲 拉維妮絲邂逅

    風和日麗的午後,貝奧武夫的宅邸一道聲響打破原本的寧靜。
「還我啦!」拉維妮絲生氣的大叫。
「不要咧。」卡秋婭手裡晃著拉維妮絲的書,同時對拉維妮絲吐了吐舌頭。
「還我啦。」拉維妮絲伸手要搶,卻被卡秋婭緊緊抓住。
「我就是不要,怎麼樣?怎麼樣?」卡秋婭的語句字字嘲諷著拉維妮絲。
兩人拉扯著書,突然「嘶!」一聲,書硬生生分成兩節。
拉維妮絲的眼睛睜大到差點沒掉出來。
卡秋婭知道大事不妙,跪在地上磕頭:「姐姐,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拉維妮絲已經無法思考,兩眼的淚水奪框而出:「我的...我的書...」
這本書一直以來都是拉維妮絲很喜歡的書,現在卻被撕成兩半。
拉維妮絲開了門往外跑。
留下卡秋婭一個人錯愕的跪在地上。

    拉維妮絲跑到城外池塘邊的大樹下把頭埋進抱著的雙腿,放任眼淚潸然而下。
「討厭她啦,我討厭卡秋婭。」拉維妮絲哭著,一邊暗罵。
突如其來的聲音嚇到拉維妮絲:「妳一個人在這裡幹嘛?」
拉維妮絲抬頭,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
「靠!我到底上輩子跟妳有什麼仇啊,又是妳。」男孩看到拉維妮絲的臉,不禁罵道。
拉維妮絲再度把頭埋進雙腿中間。
男孩在拉維妮絲旁邊坐了下來:「喂!妳怎麼了啦?」
拉維妮絲還是低著頭,不發一語。
「我叫波魯克斯,上次不小心撞到妳,沒有好好跟妳道歉,對不起。」男孩自顧自的講了起來,也沒看拉維妮絲有沒有在聽。
「因上次我和朋友在玩,跑得太快,所以才會不小心撞到妳。」波魯克斯繼續說。
拉維妮絲依舊沒有任何回應。
波魯克斯看了拉維妮絲一眼:「妳要哭多久啊?」
拉維妮絲突然轉身撲進波魯克斯的懷裡,波魯克斯頓時驚慌失措:「喂!妳幹嘛啊。」
拉維妮絲抱著波魯克斯仍然哭著,但還是沒有說任何一句話。
「妳...好可愛。」波魯克斯整理了情緒,回應了拉維妮絲的舉動,雙手環著拉維妮絲的腰。
拉維妮絲的哭聲越來越小,越來越小,到沒有哭聲。
「不哭了?」波魯克斯發現拉維妮絲的哭聲停了,下意識的問了一句。
拉維妮絲沒有回答,波魯克斯低頭一看,原來拉維妮絲睡著了。

    過了一個下午,拉維妮絲才緩緩睜開眼,發現自己趴在一個人的懷裡,她把視線往上移。
「喂!你是變態嗎?幹嘛抱著我啊?我跟你很熟嗎?」拉維妮絲嚇得推開波魯克斯,同時往後退,又因為重心不穩往後倒在地上。
「什麼啊?是妳自己撲過來的,關我什麼事啊?」波魯克斯解釋。
「騙人,我怎麼可能自己趴在你這種人身上!」拉維妮絲覺得自己不可能做出這種事。
「唉~算了,不想跟妳爭這個,但事實就是如此。」波魯克斯嘆氣,不想繼續爭辯。
「你有沒有對我幹什麼?」拉維妮絲緊張的摸了自己全身上下。
「沒有!我看起來像那種人嗎?」波魯克斯一副弔兒啷當的樣子。
「很像啊!」拉維妮絲表情嚴肅。
波魯克斯整個人呆住,嘴巴微微張開卻說不出話。
「好啦,姑且相信你一次。」拉維妮絲的眼神變得正常,少了剛才的猜忌。
「我剛才說的都是真的。」波魯克斯站起身,把拉維妮絲拉起來。
「如果妳不相信,我也沒辦法。」波魯克斯聳肩。
「如果你讓我知道你是騙我的,你就會知道死字怎麼寫!」拉維妮絲刻意威脅波魯克斯。
「好啦好啦,時間也不早了,我先回家了,再見。」波魯克斯轉身,一邊說著。
兩人分別往不同的方向走回自己的家。

    「妳去哪裡了?」拉維妮絲一回到家門口,卡秋婭就跑到拉維妮絲面前。
「要妳管?」拉維妮絲露出微微的笑。
「書怎麼辦?」卡秋婭低著頭,小心的詢問。
「能怎麼辦,就這樣囉。」拉維妮絲聳肩,自顧自走回房。
卡秋婭有些錯愕,姐姐今天是撞到了嗎?居然沒跟她計較。

待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54483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asdfg360010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後一篇:少前 粉毛!(序)...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leo25127更新至879回
穿越奇幻日常系小說『公爵家的獨生子』更新囉,來看看我們無厘頭的ㄎ一ㄤ少爺怎麼在異世界作威作福吧!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0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