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SilverCarnival】日常記事-藍子緣的曾經

作者:貓澤冰淚│2014-08-06 11:46:00│贊助:8│人氣:89
  盛夏,雖然海外盤旋著颱風,但遲遲不聽見襲台的警報。
  總之還是熱,即便他們現在人在鄉間。
  
  嚴格說起來,這算是八月意外的一份工作,起因自節目組的拍攝邀約。但奇妙的是,製作組邀請的演員並不是裴語憐、而是經紀人藍子緣。
  
  那天,也是同樣炎熱的天氣,迎接八月來臨的語憐、釉涼與若寒,正窩在子緣家裡,四人一起商討搬家的事。正在話家常時,子緣的手機突然響起,而那位能幹的經紀人也從容接起。
  
  「喂、您好,我是子緣。」公事化的口吻,子緣起身走向一旁去接聽見話。
  
  其餘三個人對這畫面也思空見慣了,繼續討論他們想添購的家具、搬家的時間等等。但突然的,在客廳落地窗邊說話的子緣,突然放大了聲量。
  
  「我都說了不可能!你也知道我退很久了不是嗎。」
  『……………
  「如果今天找的是語憐當然義不容辭,但我退很久了!」
  『……………
  「沒辦法。」
  『……………
  「嗯、語憐可以,我就免了,什麼時候?」
  
  過了一會,子緣的聲線回到平穩,接著就是平時工作模式的談話。到是那三個人沒辦法把疑惑的視線收回,就這麼死盯著子緣,直到他把手機切斷。
  
  「你們幹嘛?」回身,發現六隻眼緊盯著自己,藍子緣捏起眉頭,回到沙發上落坐。不過握著手機,望向落地窗的方向,似乎若有所思。其餘三人互看一眼,面對他的沉默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為了打破這尷尬的情況,總還是有人先出了聲。
  
  「是工作嗎?」語憐望向自家經紀人,這時應該由她說話會好些。
  
  「……算是吧。」沒有馬上回答,子緣的表情明顯帶著煩躁。這讓其他人更摸不著頭緒,畢竟從剛才的對話來說,聽起來不只是希望語憐能承接工作一事。
  
  「心煩的原因是,對方是希望你去演出、而不是語憐嗎?」若寒的語氣平淡,試探性的推論,但答案應該有百分之八九成是對的。
  
  「欸?!所以其實要找子緣去,那你答應了嗎?!」釉涼瞬間理解了來龍去脈,壓著桌子湊向子緣,表情甚是……要說驚慌還是期待呢?
  
  裴語憐則是看了對方一眼,沒有多問,便又安安靜靜躲回書的內容之中。基本上,藍子緣的過去其實不是秘密,加上上次他在動漫音樂祭也露了臉,肯定有不少資深製作人會想起他的。受邀去參加演出其實也不是什麼值得訝異的事,比起這個,語憐更想知道的是他再也不登台的原因。
  
  藍子緣、基本上是個從八歲就就出道的小童星,和秦云的經紀人歐瑞臣,算得上是同期藝人。子緣的運氣甚好,他不若其他童星,總在某個年紀過後快速殞落。上國中之前,他是各廣告商的寵兒,十五歲之後,他發行了第一張個人單曲,就這麼一路叱吒風雲的來到二十歲。
  
  但突然某一天,他就這麼消失在演藝圈裡。
  
  傳聞是家變,也有人說他成了某個女藝人的小情郎,比較可信的說辭是他因為某些因素遭到娛樂圈封殺,但事實究竟是如何呢?無人知曉。
  演藝圈是殘酷的,兩個月沒出現,群眾就幾乎不記得你的臉了。漸漸地、藍子緣這個人,也就像是從人間蒸發了似的。
  
  「子緣是為什麼不繼續在演藝圈裡的?」釉涼思索了一會,突然想起這感覺不怎麼重要的問題,不確定是不是地雷,但還是詢問了。
  
  藍子緣皺了下眉頭,並沒有立即回答。
  但比起不想說、感覺起來像是在思索應該要從何說起才對。
  
  「啊啊、抱歉,如果不想回答可以不用說的。」釉涼擺了擺手,這沉默讓他自覺自己踢到了鐵板,連忙說。
  
  「嗯、不,其實也不是什麼不好說的事。」子緣撐著下巴,掃了大家一眼。
  「我消失的原因只是看透了而已。」子緣沉默了一會兒,想了一個最適合的回應。
  
  以童星出道的子緣,父母是某間大公司的高階主管,還有位大他兩歲的姊姊,算是現代相當平常的雙薪家庭。直至二十歲以前星途順遂,藍子緣說起來也算是人生勝利組吧,在那時。
  然而、就在他二十歲的那年,家裡發生了大事。父母所任職的公司出了財務上的漏洞,資產幾乎被掏空,始作俑者是公司上曾家系的人,而子緣的父母成了替罪羔羊。
  
  一夕間家產全被查封,媒體無法無天的報導,當紅藝人藍子緣的父母貪污舞弊,每家都像是在較量誰用的字眼難聽。而因為這些流言蜚語,藍子緣開始接不到演藝工作,無論是廣告、歌唱、或是綜藝節目。
  
  但、這並不是迫使他退出的主因。
  
  就在藍家如此艱困的時期,藍子緣發現平時總是稱兄道弟的藝人朋友、工作人員、廣告商、片商等等,一個個的遠離自己。視他為毒藥,生怕接觸了就長蛆,聲望就此被他往下拉似的。子緣這才徹徹底底的了解,原來紅了他才有價值,在泥巴堆的藍子緣連垃圾都不是。
  
  藍子緣於是瞬間消失在那個圈子裡。
  什麼也沒有留下。
  
  「……這是連續劇吧……」聽到這裡,子緣停頓下來,而異常專心的語憐倒抽了口氣。為藍子緣截至目前為止波瀾萬丈的人生,下了這麼樣的形容。
  
  「對啊、藍子緣紀錄片,嘖、不對、紀錄片不是肥皂劇。」子緣睨了自家藝人一眼,雖然莫可奈何,但這形容詞他確實也沒辦法反駁。
  
  「那、那你後來呢?」故事中斷,應該還要有後續的,不然他怎麼會在這裡當經紀人呢?釉涼像是個聽故事入迷的孩子,迫切的詢問,壓根沒考慮到這樣的問法會不會讓子緣不快。
  
  「二十歲,我大二吧,我姊已經大四了,在要不了多久就畢業。那時家境真的不行,就連我賺的、我姊寫書賺的也通通都被查扣了,她剩沒多久就要畢業了,所以、我休學讓她能念完大學這樣。」子緣撐著下巴,語氣很是平淡。感覺像是在說別人的故事。
  
  休學後的子緣也找過不少份工作,那時唯一的念頭就是絕不再觸碰任何有關演藝圈的東西。然而,他求職並不順遂,畢竟他的曝光率過高,到哪面試都能被人認出。而通常被人認出,基本上藍子緣也得不到那份工作了。
  
  畢竟、廣大群眾對子緣某些既成印象是根本不會改變的,何況當時鬧的沸沸揚揚就是他父母的事件,有哪家公司敢輕易錄取他呢?
  
  一路從大公司面試到小門市,雖然沒到半家不用那樣淒慘,但做不滿三個月又總是被同事陷害,被趕出職場。那段時間,是藍子緣感覺自己一生最黑暗的時期。
  
  「跌撞了一年多,和我一直有聯繫的臣哥問我要不要去當經紀人,對、就你們知道的那個臣哥。」子緣撐著腮,看著他們。
  
  「欸?歐瑞臣?」若寒略有耳聞,畢竟是那位當紅偶像的能幹經紀人歐瑞臣,沒理由不知道。
  
  「對、就他,那時他已經隱退了。原本我並沒有答應,因為真的不想再接觸這圈子的一切,但那時,我家迫切的需要錢。」藍子緣平靜的語氣,卻充斥著對人生的悲哀感。
  
  一文錢逼死英雄好漢,為了分擔家計,藍子緣還是進了經紀公司擔任起經紀人的工作。
  
  而原本藍子緣就是這個圈子出來的,對於帶領新人也十分有一套,不知從何開始,就有讓子緣帶過的藝人一定會紅這樣的說法。他還曾經有過一個人兼任四、五個新手藝人的經紀人時期。
  
  「後來我轉跳到SC,這公司基本上是一偶像一經紀人制,所以工作量也就變得比較不忙。所以啦、基本上這就是我絕不在上台的原因。不過上次動音祭是意外,畢竟那算是我的失誤。嘛……不過一上台就有人認出,都不知是該開心還是該覺得討厭。」子緣苦笑。
  
  「你的人生……還真是波瀾萬丈。」釉涼總結。
  「辛苦了。」若寒這麼說。
  
  語憐則是看著對方沒有說話,畢竟、藍子緣身後的故事和自己落差實在太大。一直覺得工作和演奏會兩頭忙的自己很辛苦,直到現在她才明白,能夠忙碌原來是這麼件幸福的事情。
  
  「那麼、你替我接下了什麼工作?」語憐問。
  「生死輪迴的電影拍攝,因為我不想上場,所以只好賣妳了。」子緣露出招牌惡劣的笑意。
  「釉涼、若寒,哪天如果你們聯絡不到我,記得快來救我啊。」語憐輕笑。
  「沒問題!」釉涼豎起姆指
  「這種時候應該先報警。」若寒則冷靜回應。
  「嘖、這傢伙賣不了幾個錢好嘛!!」子緣出言抗議。
  
  一陣笑鬧之後。
  總算又回到正在討論的話題。
  
  碎碎念:
  原本要做為生死輪迴的開場,和工作一起寫的
  但發現這篇實在是太、長、了!!!!
  所以乾脆單獨做了一篇日常
  簡單說、生死輪迴其實是因為這樣才接到的工作
  子緣的設定是語憐剛加入的時候就決定好的,跟瑞臣認識的事情也是XDD
  感謝臣哥一直以來對子緣的照顧。
  是說一直以來沒有提到子緣的姐姐,還有他們家目前的狀況。
  在子緣接手經紀人的時候,姊姊藍子靈也因為出版某一部小說成為暢銷作家。
  暫時緩解了家庭經濟的困頓。
  後來過了幾年,父母受聘到另一家擔任高層主管(與當初爆發醜聞的公司打對台)
  目前是常年在大陸,兩個月回來一次,夫婦感情很好。
  大概是這樣~~
  總算是把這傢伙的過去寫出來了OWO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54205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iruka041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SilverCarni... 後一篇:【SilverCarni...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kym122588朋友們
我不是救世主?才轉到異世界? 更新 請給我一些進步的機會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