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9 GP

[達人專欄] 【夜暮之曲】第二章、死人的記憶

作者:銀狼(Silver)│2014-08-02 17:04:40│贊助:18│人氣:284
第二章、死人的記憶

   幾乎是頌雅扶著我回到伊可的店裡的。

   我走路比醉漢還不穩,每走三步腳就軟了,然後如果沒人扶我的話,我就會跌倒,而且是跌個狗吃屎。

   店裡完全沒有客人,這時間大家都去餐廳吃晚餐了,而不是在咖啡廳裡。一進到店裡,就看到伊可閒來無事的站在吧台。她一看見我,整張臉立刻垮了。「天啊!炎斯奇,你出車禍了嗎?」她衝到店門口,從頌雅身上接過我。「頌雅怎麼回來了?炎斯奇你有受傷嗎?要不要我叫救護車?」

   「麻煩一次一個問題⋯⋯」我的腦要爆炸了。我把頭靠在伊可的肩膀上,她及肩的頭髮弄得我有點癢,也很香。薰衣草的味道。我任她扶著自己到旁邊的椅子上坐下休息,粗喘著氣,抹了抹臉。夠了!我討厭「魔化」不是沒有理由的,它噁心的要死,每次用過之後頭又暈、身體又累,我現在唯一想要的是——吃的是幾個阿斯匹林來止痛。

   「⋯⋯炎斯奇,還好嗎?」頌雅挨在我旁邊坐著,而且她一隻手抱著自己的大書本,一隻手緊緊拽著我的袖子,就像小朋友抓著氣球,不然它隨時會飛走似的。雖然我實在沒多餘的心思去回答她,不過看她很擔心的樣子,我想裝作沒看到都難。

   「還好、我沒事、別擔心⋯⋯」我斷斷續續地回答,看起來一點也不像沒事。

   我的狀態很糟,非常糟。眼睛無法聚焦,所有事物都有分身、外界的聲音聽起來很朦朧,像是隔了一道牆。呃⋯⋯我想我改變主意了,我需要安眠藥,睡死總比痛死好。平常「魔化」幾秒鐘就已經夠我受的了,所以這次更長的時間、加倍的痛苦。

   「炎斯奇,那個手提袋裡面裝什麼?」伊可指了指我剛才一直拿在手上、現在放在腳邊的黑色手提袋。

   「相信我,妳作為的一個女生是不會想知道的。」我扶著額頭,虛弱地說。「我需要、休息,扶我去休息室裡的床上。」

   「好,沒問⋯⋯等等!你怎麼知道我休息室裡有床?」

   中午店裡沒客人時妳都想睡午覺,靠的就是那張床,我會不知道嗎?善於爭辯的我是很樂意繼續跟她討論床的問題,但現在時機不太對。「拜託、快點⋯⋯」然後,眼前一黑。

   話還沒說完,我失去了意識。
※※※※

   體力透支是件糟糕的事,比體力透支還糟的是昏倒、比昏倒還要糟的是做夢、比做夢還要糟的是做惡夢。

   對,我受夠做惡夢了。這是精神上的折磨,而且還是最惡劣的那種,甚至高於逼我整理兩層樓的書房。相較於惡夢,我寧願拿自己的頭去撞樹,生理上的痛一定比精神上的好,至少我是這麼認為。

   我在伊可的店裡昏倒之後,做了惡夢。我已經忘記夢的內容是什麼了,反正就是讓我很不愉快,而且肯定讓我流了一堆冷汗在被褥上。在我閉上眼睛時候,唯一記得的事,聽到了一道溫暖的聲音,吟著我熟悉的曲子。

   零花謝、碎雨紛紛望風誰了回。
   綴雨葉、朔風醺醺醉臥浮雲堆。
   沙場夜、烽火似雪牽魂與人歸。
   殘弦月、孤琴起舞吟歌欲夢睡。

   這是我在十二歲時自己寫的曲子,它也許並不是那麼的完美,卻是能讓我立刻冷靜下來的話語。我當時一寫完,就立刻拿去給自己的母親去唱。我媽有一副好歌喉,聲音可稱之為天籟。在我媽唱那曲子給我許多感覺,溫暖、包容,就像是用溫熱的手掌去握住我冰冷的手。

   我總是在慌張的時候唱出這首歌,它可以讓我的心跳平靜。就像許多人在小時候需要泰迪熊或是毯子的慰藉一樣。

   它在我惡夢結束時出現在我腦海,所以我至少不是被嚇醒,而是自然醒來。
   在我醒來之後接觸到的第一個感覺,是有個溫暖的物體趴在我旁邊睡覺,我甚至能聽見「呼嚕、呼嚕~」的呼吸聲。我看過去,即便四周昏暗,我也能清楚確認那是頂著貝雷帽的頌雅,即使是睡覺,她手上還是緊緊抱著那本大書。

   我是挺好奇她手上的書到底是有多珍貴、有怎樣的秘密,可以讓她在夢中也不放開這本書。這促使我很想在她現在睡覺的時候拿來看看。

   不過,想了想之後,我並沒有那麼做。首先,搶了女生手上看似很珍貴的書來看,好像是件很惡劣的事。第二,雖然相識沒有很久,但頌雅似乎挺相信我的,我不想破壞這份信任。所以在最後,我只是摸了摸她的頭,從床上拿了件毯子替她蓋上。然後下床,走出昏暗的休息室。

   咖啡店已經打烊了,除了吧台前的所有椅子倒過來放在桌上,看樣子是拖過地。還有大部份的燈都是關著的,只有櫃檯上方的小燈是亮的。橘色的燈光下,伊可正坐在櫃檯前,一手撐著頭打瞌睡。

   看她睡到嘴角都流口水的地步,我並不忍心叫醒她,她肯定在做美夢。但,我必須交代一些事才行。

   「伊可?伊可?」

   「什⋯⋯什麼?」她撐著頭的手一滑,突然驚醒。「老媽!?我沒有上班打瞌睡!不要扣我薪水!」

   什麼跟什麼啊?我直接伸出手指敲敲她的額頭。「睡傻啦!是我。」

   她轉頭看向我,立刻挑起眉毛。「炎斯奇?你沒事了嗎?」

   「我說過我只是需要休息。」我簡潔的說:「頌雅在裡面睡覺,幫我照顧她一下,等她醒了就送她回家。還有,我的黑色手提袋呢?」

   「手、手提袋在那裡。」她指著放在不遠處牆邊的黑色手提袋,我立刻走過去拿。然後,伊可又發問了。「炎斯奇,你昏倒之前到底發生什麼事了?為什麼會昏倒?」

   「很簡單,體力透支。」我拿起袋子,說:「妳可以把我當作運動過度的人。」

   「少來,炎斯奇。你討厭流汗,你才不會運動。」

   囉嗦啦!

   「所以,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她又問了一下。

   「其實,我也很想知道發生什麼事。當時有五個男人在追頌雅,好像想抓她。我也只知道這樣。」我把黑色手提袋舉高,說:「所以我現在要去弄清楚。」

   「弄清楚?怎麼弄?」她還是一頭霧水。

   「我有一個朋友,她對這種事很拿手。」我繼續說:「不過不幸的是,她是永夜城的人。然後幸運的是,她這幾天人剛好在永暮城。我現在要去找她。」

   「現在?這種時間?這麼晚了。」伊可勸阻我。「而且你不等頌雅起來再說嗎?或是現在把她叫醒。她可是很擔心你誒!你昏倒的時候,她一步都不肯離開床邊,連我給她巧克力跟奶茶,她都不要。說要等你起來一起吃。你確定不叫她?如果她起來發現你不見了,一定會很慌張。」

   這樣說道也是呢!不過,我真的很想把這手提袋裡的東西脫手,這東西放太久可能會有味道,必須趕快用完趕快丟了。所以我想了想,走到櫃檯前,拿起了一張咖啡廳的名片和一支筆,在名片背面寫了幾個字。

   我去辦點事,聽伊可的話,乖乖回家。
   如果以後想找我,這是我的地址跟電話⋯⋯

   在我寫完電話的最後一個數字後,我把名片交給伊可。「她醒來之後把這給她,應該就行了吧?」

   「應該⋯⋯吧?」伊可接過名片,不太確定的附和。

   「就這樣,我走了喔!」
※※※※

   在打過幾通電話、問過幾個朋友之後,我來到眼前這家旅店。

   這是家平價旅店,有三層樓高,外牆漆成樸素的米黃色,還有屋頂的紅屋瓦。它的樣子就像永暮城裡其他幾千幾百家旅店一樣的風格,把它們放在一起我絕對分不出來。這也讓我擔心,我的情報來源可不可靠,他們會不會也認錯這長得千篇一律的旅館。

   總之,先問問吧!

   要找的人長相很顯眼,找老闆詢問一下,馬上就可以知道了。我的描述是壁綠色短髮、紫紅色眼睛、長得很漂亮,給人一種冰山美人的感覺。一聽完,老闆立刻說有。我的確沒找錯旅館,要找的人在三樓的301套房。我在謝過老闆之後,走上三樓,來到套房門前,禮貌地敲了敲門。

   叩、叩、叩!敲了三聲,沒人應門。是沒聽到嗎?於是我又敲了幾下,還是沒人應門。

   出去了嗎?我伸手轉門把,沒想到門根本沒鎖,直接打開了。我小心翼翼地朝裡面探頭。

   「安娜?安娜妳在嗎?安娜?」我向裡面喊了幾聲。我原本以為不會有人應聲,畢竟剛才敲門都沒人理,我以為主人出去了。結果沒想到,客廳的沙發上探出一個頭。

   「誰啊!這麼不識相。我沒應門就是代表不想接客,哪個找死的⋯⋯」黛安娜一臉不爽的說,然後看到我,突然一臉驚愕。「炎斯奇?你來這裡幹嘛?」

   「喔!安娜,我有事需要妳幫忙。」我舉高手提袋,說:「我這邊有個⋯⋯」

   突然間,我感到一陣惡寒。

   黛安娜用極度不爽的表情看著我,那讓我有種被蛇盯上的錯覺。她紫紅色的眼睛直勾勾地盯著我,這樣給我的感覺與其說是不舒服,倒不如說是⋯⋯有種恐懼感。就在我想要避開她的視線時,她的雙瞳突然閃出極光般的光芒。

   接著,我倏的瞪大雙眼。

   因為有十幾把刀子刺穿了我!

   「啊啊啊啊啊——!」我大叫,跪在地板上。心跳跟呼吸不由自主地變重、變快。腦袋一陣頭暈目眩。在我的雙眼聚焦後,我發現有一雙白皙的美腿出現眼前。黛安娜就站在我面前俯視我。

   「你以為你是誰?叫我幫忙就幫忙?還一直故意叫我安娜。搞清楚,是『黛』安娜,不是安娜。」她雙手環胸,從上而下的看著我,就好像高傲的女王瞧著卑微的下臣。看來她真的很不爽,總覺得我再看她一次眼睛,她會給我斷頭的幻覺。

   即使如此,我還是不怕死的回話。「是妳之前自己說如果我對死人的記憶有興趣的話,再來找妳的。而且我才不會那麼不識相的要求妳幫忙,我基於禮貌,有帶禮物來的好不好!」

   「喔?」這下勾起她的興趣了。她蹲下來,說:「什麼禮物?」

   我摸了摸,從手提袋旁邊拿出一瓶早已準備好的酒。我說:「這是活了50年的威士忌,有興趣嗎?」

   那瞬間,黛安娜眼睛發亮,立刻伸出手奪取酒瓶。不過被我躲過。我搖搖酒瓶。「妳願意幫我嗎?」

   黛安娜沒有說話,只是眯起眼睛看著我。

   我當然知道這代表什麼意思。我立刻閉上眼睛,我完全不想看見自己斷頭的場景。而酒,理所當然地被黛安娜拿走了。我讓眼睛微微睜開一條縫,就像偷窺似的,然後我看見她正在打量著那瓶酒。

   「你怎麼會有這麼珍貴的酒?」黛安娜問,眼睛仍沒離開酒瓶。「偷來的?還是說其實這其實是用來騙我的假酒?」

   「怎麼會是偷來的呢!那不過是⋯⋯」從我老家的酒窖裡摸出來的。「別人送的。」

   我從地上爬起來,拍拍身體。「而且那絕對是真品,我怎麼敢拿假貨欺騙女王妳呢!如果不信,妳可以現在喝一口試試。」

   黛安娜把視線從酒瓶上移開,轉到我身上。這次,她挑起眉毛,問我:「你要我幫你什麼忙?」
※※※※

   「幫我看一下這個人的記憶。」我把黑色手提袋放到客廳的一張桌子上,並且拉開拉鏈。讓裡面的東西重見光明。

   「⋯⋯你把一個人頭放在我的餐桌上?」黛安娜說。

   「沒辦法,以我的臂力我沒辦法拖著一個成年人的屍體到處走。」我攤手表示無奈。

   「他的唾液還沒乾,這人才剛死沒多久?」

   「對啊!早上才剛摘下來的,很新鮮。」

   「你可以不要把拿下別人人頭這種事,說得像採蘋果一樣嗎?」

   黛安娜瞪了我一眼,好像只要我再說一句廢話,待會兒桌子會多一顆我的人頭。我索性閉上嘴,讓之後的事交給專家。

   碧綠色短髮的魔女安靜下來,靜靜地盯著那顆死人頭的眼睛。她的神情很專注,彷彿她的魂不在這裡,進入了另外一個世界。這寂靜的世界維持了幾秒鐘,直到黛安娜突然倒抽一口氣,我才覺得這世界的聲音回到原來的軌道上。

   「怎麼樣?看到了什麼?」我問。

   「我討厭看死人的記憶。」她先抱怨了一句,撥了一下瀏海,才回答我的問題。「記憶這種東西用說的可說不清楚,你自己直接看吧!」

   她一說完、尾音一落,就把臉湊到我面前,雙眼毫不避諱的與我直視。五秒之後,藍光一閃,我看到那個死人的記憶。

   我覺得自己像是進入別人的人生,我看到別人以前看到的。

   那個人頭是五個人中看起來是領隊的那個人的頭,既然是帶隊的,我想他所知的資訊應該也較多。

   我第一個看到的影像是頌雅,她穿著跟現在一樣的寬袖衣服,也在戴著貝雷帽。她人在一個紅磚塊砌成的屋子裡,坐在地板上,面無表情的翻著她那本一直抱在懷裡、看起來很厚的書。然而令人比較在意的是,她的腳上被綁上一條腳鏈,鏈子的另一端是牆上,她被限制了範圍。

   那個男人對她說:「我們需要妳的幫忙。

   頌雅輕輕地點了點頭。

   這就是她以前的生活?

   我沒辦法繼續探究頌雅以前是在怎麼樣的環境生活。因為第一個景象我看到這就沒了,之後是許多陸陸續續的片段。那個男人與其他人說話、在餐館裡吃飯、在酒館裡喝酒,之類的生活起居。

   再來出現的是,原本關著頌雅的紅磚頭屋子空無一人的畫面,那個之前綁著頌雅的腳鏈被解開,孤零零的被丟在地板上。

   頌雅逃走了。

   之後又出像一個場景,畫面很模糊,而且是灰白的。隱約只是看見有個男人站在台子上,我看不見他的臉,卻感覺到他的氣魄。他對台下所有人大喊:

   「不願意屈服於那根本一點用處也沒有卻還是打壓著我們的法律嗎?你體內的靈魂不甘屈就於那些人的吧!你如果加入我們——你就能為這份計劃盡上心力。」

   我只聽到他說完這些話。之後就看不到也聽不見了。

   這個人的記憶到此為止。
※※※※

   我的魂回到自己身體裡的第一個反應,就是乾嘔一聲。「噁——!噁心!」

   「看死人的記憶你以為能有多好的感覺?」黛安娜走到一邊去,打開我送給她的威士忌,並拿出兩個玻璃杯倒了兩杯。她把其中一杯遞給我。「喝點吧!感覺會好點!」

   我接過酒杯,想也不想的喝了一大口酒,連好好品嘗都沒有。彷彿我在喝的不是高價的名酒,只是一般開水。「噁!好噁心!這真的好噁心喔!安娜!」

   「我說了叫我黛安娜。」黛安娜又不爽的看了我一眼,然後又喝一口酒,問:「看到這個死人的記憶,有什麼感想?」

   這次我一口氣把杯子裡的酒給喝光,只不過這次我有好好品嘗,讓威士忌的酒香迴盪在口腔,幫我醒個腦。接著我再喘了幾口氣,恢復呼吸的頻率,才轉頭看向她。緩緩地開口。

   「好像⋯⋯」我扶著額頭說:「有大事要發生了?」



※※※※※※※※※※※※※※※※※※※※※※※※※※※※※※※※※※※※※※※※※※※※※※※※※※※※※※※※※※※※※※※※※※※※※※※※

夜暮之曲

感謝:不透光家的黛安娜客串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53698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夜暮之曲

留言共 6 篇留言

不透光
我家黛安娜超帥的啦 ^qqqqqqqqqq^

08-02 17:11

銀狼(Silver)
這是繼上次把黛安娜寫慘之後的賠罪⋯⋯((炎斯奇徹底吃癟了!08-02 17:15
★麥芽糖﹁♪
超棒的! 好想知道接下來的事的說OAO!!! 有種想一直看下去的感覺

08-02 17:12

銀狼(Silver)
趕稿中趕稿中~08-02 17:21
白蘿蔔
我看到了我的名字A____A( 不要#

08-02 17:14

銀狼(Silver)
誒誒?哪裡哪裡?[e17]08-02 17:22
白蘿蔔
薰衣草XDDDDDDDDDD( 被揍

08-02 17:23

銀狼(Silver)
⋯⋯爛梗[e8]08-02 17:26
宅之境界
.....說實在的 大概是我不會喝酒
我總覺得酒很苦 很不好喝 但怎麼一大堆人都很喜歡呢= =
不過永夜啊.....天使之戀?

08-03 12:59

銀狼(Silver)
都是公會設定08-03 19:27
宅之境界
你們公會給的設定好多= =

08-03 20:2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9喜歡★a2230034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夜暮之曲】炎斯奇形象歌... 後一篇:[達人專欄] 魔法日誌 ...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tyu15826大家
RE最終境界更新,喜歡無限流的朋友歡迎來觀賞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