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王器的戰爭---第三十二話

作者:爺只是路過的│2014-08-01 21:53:53│巴幣:0│人氣:166
- 黑吃黑 -


「gator~」
紅髮少年踩著跳躍的步伐,滿臉歡喜地走了過來。
「明天就是平安夜了喔! 我要出去大採購!」
一旁盤腿坐在地上的魁梧男子並沒有答理,自顧自地繼續打著電動。

「喂…  好歹也說句話呀,gator。」
得不到期待的反應,少年有些失落,看著那張在螢幕的光線微微閃耀著的古銅色臉龐。
「我說啊…」
「贏啦!」
突然打斷了少年的話,男子猛然站起,高舉起遊戲搖桿。
「拜託,有必要著麼誇張嗎? 不過就只是…  喔! 是古龍啊!」
少年看了看螢幕,隨即又苦笑著看向那壯漢。
「雖然說打這傢伙確實是很煩人啦,不過也沒有必要這麼誇張吧,待會房東婆婆一定又會過來了…」


「叮咚」
門鈴響起。
「亨利小弟弟~」
接著是熟悉的蒼老聲音。
「你看,果然吧。」
困窘地笑著的少年,聳了聳肩,隨後前去應門。

「來了!
少年尷尬地笑著應門---這到底是第幾次了,自己也不記得。
「你的房間又傳來好大的聲音了,聽音樂可要記得控制好音量喔
婆婆我最近睡個午覺,都經常被嚇醒呢!」
住在對面房間的房東婆婆,用一貫的沙啞嗓音說道。
「真是抱歉,婆婆!  我下次一定會好好注意的,很抱歉給您添麻煩了!」
亨利賠著笑臉,一如往常地鞠躬。

「亨利真是有禮貌呢!  呵呵呵呵…」
老婦人笑著,轉身:
「下次可得要注意別再犯了喔!  其他房客還有跟我抗議過這件事呢… 诶? 有嗎?」
突然間犯了胡塗,老婆婆困窘地笑了笑。
「總而言之要注意音量喔,亨利小弟弟。」
「我知道了,謝謝婆婆!」
亨利鞠躬著說道。
看著彎下腰、低頭道歉著的亨利,老婦莞爾,隨即拖著蹣跚的腳步,走進了對面那屬於自己的孤房,關上了門。

「婆婆真的是個好人呢…」
看著隔壁那闔上了的房門,亨利感到有些愧疚地笑著。
「話說回來,都是因為你啦! 害我老是給婆婆添麻煩。」
少年嘟著嘴,不高興地說著,在壯漢身旁席地而坐。

映入眼簾的,是壯漢在早已破關的區域中,一次次的重複擊殺著毫無價值的小怪物。
「之前都不見你在一個關卡重複逗留過呢,是在刷素材嗎? 還是在刷靈魂?」
壯漢沒有回話,專心地給予穿著盔甲的龍人致命一擊。
「你好像真的很喜歡龍呢…」
跳過了每個身穿重鎧,像是鐵塔一般的巨大武士,壯漢的化身拿著一柄黑色短斧,不斷地斬殺著襲來的龍人。

「還不夠…」
壯漢自語著。
「嗯? 甚麼不夠?」
面對突如其來地的話語,亨利不解的疑問著。
「這樣的龍… 不夠」
壯漢放下了手中的搖桿,看著坐在冓火旁邊的遊戲人物,發著呆。
「如果要說刺激度的話,這幾條假龍當然是比不上神話裡的龍吧---不過我也沒實際看過---你說的『不夠』就是指這個嗎?」

壯漢沒有回應。
「嘛! 算了。 嫌無聊的話,你待會換個衣服,和我一起到賣場晃晃吧。」
亨利說著,隨即從地上站起,往房裡走去。
「我一點鐘要出門。 你要一起出去的話,就在這之前換好衣服喔,可別穿甚麼皮甲之類的東西進大賣場啊!」
說完,便隨即闔上了房門。

打開道具選單,壯漢看著屬於自己的遊戲化身。
化身穿著輕便的皮甲,手持著一柄黑色斧頭。按下藍色按鈕,那把黑斧的敘述文字便從螢幕中浮現了出來:

「佛羅札的豪傑---無盾的洛翔所愛用的斧頭

誇稱無敵常勝的英雄---洛翔,縱橫沙場許久後,便突然音訊全無。
有人說他已厭倦了與人類的戰鬥,展開了屠殺巨龍的旅程。」


 
 
「旅程嗎…」
凝視著那段文字許久,壯漢感慨似的嘆道:
「如果能一直繼續下去就好了…」




 
古堡之門自動敞了開來。
只是,這次卻不見那殷切招呼著來客的女僕,只有空蕩蕩的華麗廳堂,還有金屬摩擦的窸窣聲、野獸悶哼的咕嚕聲等奇怪聲響。

「馬克西米利安大人?」
身穿著窄裙軍裝的金髮女子,其纖細而宏亮的喊聲在似有人跡卻不聞人聲的宅第中迴盪著。

「真不好意思! 來了! 來了!」
穿著西服,披著藍色大衣的棕髮男子,從樓上疾走了下來。
衣領與腰帶不太整齊,似乎是在匆忙中換上衣服的,看來剛才應該正悠閒著吧。
「真不好意思,似乎打擾您休息了,馬克西米利安大人。」
女子鞠躬,笑著問候。
「不會不會!」
男子笑著來到大廳,往女子定睛一看。在辨認出那面龐的時刻,男子一瞬間在臉上閃過了一絲嫌惡的神色。

「你是…『尚納爾』是吧?」
遲疑了一會,男子回復原來那顯得有些虛偽的笑容,確認著眼前的情況。
「能夠被閣下記住姓名,真是鄙人的莫大榮幸。」
尚納爾笑而答道。

「喔…  呵呵…  這果然是你啊,,,  呵呵…」
男子苦笑著似的說著,為了排解心中的躁鬱而在原地轉了一圈,隨即邊往客廳走過去,邊問道:
「請問今天過來又有何貴事呢,大人?」
「今天要來與閣下商討的,是關於繼生命靈魂之後,下一個目標的計畫與方針。」

「計畫與方針啊… 呵呵。」
思考一會,男子冷笑著,復問:
「那,又有些甚麼計畫了呢? 閣下不妨現在就先說來聽聽吧。」

「好的,那麼鄙人就先獻醜了。」
尚納爾在客廳的沙發上坐了下來,拿出了收在手邊之公事包裡頭的文件,說:
「這次鄙人所介紹給閣下的目標,是繼『墓王』以及『依札里斯的魔女』之後,第三位太古四王---『太陽王』的靈魂---『光明』的靈魂…」
「是是... 然後接著要我去把人類的祖先給挖出來是嗎? 很好很好…」
男子敷衍地點著頭,不耐煩地打斷了尚納爾的話語。

「如果您指的是第四位太古王者的話,那倒不用再勞煩閣下了,我們已經…」
「不不不… 您無須再跟我多說甚麼了。」
男子扶著把手,從沙發上坐起身來,向尚納爾厭煩地揮了揮手。
「我已經完全掌握了勝利,並不需要您費心了,請回吧。」
連續數天被這名神秘女子給操弄般地對待著,讓男子恨不得就地處理她,現在也只是耐著性子想要給她最後的機會來把她打發走罷了。

「這樣嗎…」
尚納爾低下頭來,嘆息一般地說著。
「那還真是遺憾呢。沒辦法幫助如大人您這樣抱負遠大的魔法師,實在是太遺憾…」
「您夠了吧。」
男子的語氣漸趨嚴厲。
「雖說失禮,但我還是希望能替您留些面子,請您別枉費了我這番美意。」
咬牙切齒地說著,男子那直比著門的手指頭訴說著對於眼前女子的深惡痛絕。

「鄙人明白。」
站起身來,尚納爾彎腰鞠躬。
「閣下若有難處,那今後鄙人便不前來拜訪了,感謝閣下這幾日的關照。」

「哼!」
滿腹憤恨的男子,冷嘲熱諷地說:
「我才要感謝你給了我不少『好東西』呢。」

起身,尚納爾伸出手,準備做最後的道別。
「握手?  …哼!」
不屑地看了看尚納爾那纖細的白皙手掌,男子轉過身,不發一語地往大廳走去。



應該靜止無風的廳房哩,突然響起了一陣颼颼的風聲。
尚納爾的掌心之中,泛起一股由紫色與白色交織而成的光芒。

「嗯?」
查覺到異狀的男子,迅速轉過身來…


在來得及確認怪異聲響的來源之前,自己已經被突然衝刺而來的尚納爾給死死抱住。

「你幹甚麼…?」
連話都沒能說完,全身便突然一陣癱軟,只能任由對方擺佈。
將男子的肩頸抬高,尚納爾將嘴湊到了男子的唇邊…

「呼呼呼…」
一股疾風橫掃一般的聲響在尚納爾的口中響起。
伴隨著那聲怪響,一道霧狀的白光從男子的口中飄出,往那近在咫尺、僅有一紙之隔的尚納爾的嘴裡捲入。

「呃…嗚…」
男子用盡微弱的力氣,抽搐般地掙扎著。
然而,這樣虛弱的他並不被尚納爾所憐憫,力量依舊被毫不留情地隨著那飄出體內的白霧給奪走…

「碰!」
一旁的牆上,突然染上了一灘血跡。如煙花般飛散開來的鮮紅訴說著衝擊之強烈。
從男子的兩個太陽穴之中,鮮血不斷湧出。

收起了趁著施展法術時從窄裙的間隙之中抽出的軍用手槍,尚納爾一臉不屑地冷笑著。
「再見了,梅比烏斯先生,只是送給你的東西還是得還給我才行。」
將懷中淌著血的死屍給推開,隨興扔到了地上,尚納爾獨自佇立著,對著木然的男子喃喃自語:
「雖然很可惜,不過你也幫我很多忙了,梅比烏斯---不,是安第爾先生。」
用高跟鞋的鞋跟將死狀狼狽的屍首給翻了翻,尚納爾的臉上滿溢著無法掩飾的快樂。
「接下來,關於最後一個目標的事,我就不再麻煩你了。」
轉過身,往大門走去。
「請安息吧,小叔。」

 
空氣中,突然響起一陣金屬音。
尚納爾認得這道聲音---但也正是因為明白其意思,所以才不禁驚訝得睜大了雙眼,往聲音傳來的方向轉頭看去…

「啊!」
左臂一陣劇痛---被一道藍色的光束給貫穿了。
但令尚納爾之所以驚叫的原因並不僅只於此---原本應該已確實在地上死絕的安第爾竟然好端端地睜著眼睛,趴在地上,瞪視著自己;一旁的牆壁以及地板上,那斑斑血跡也都徹底消失不見了。

在想要用言語的交流去確認究竟發生了些甚麼之前,左手發生了異狀: 被貫穿的的手臂竟然沒有湧出血液,而是開始往外蔓延一層湛藍色的結晶,將左肩給結晶化。

「混帳!」
咒罵著的同時,結晶仍極快地蔓延著。
在結晶占據了左胸的那一刻,尚納爾的胸口中央,竟然開始融解了起來。
胸膛上的軍服以及肌肉都融解成了一坨坨的灰泥。在結晶蔓延到身體其它部位之前,溶解成灰泥的部位便開始坍塌,隨即與徹底結晶化的左臂一起掉到了地上,摔成粉碎。

尚納爾的胸口空出了一個大洞,左胸、左肩,以及整條左手臂都徹底化成了散落在地上的水晶碎片。
因為失去了左肩與胸口的支撐,咽喉處無力地彎折了下來。
吊在脖子「底下」的頭顱正倒掛著,落在原本應該是胸口的窟窿之中。
即便如此,尚納爾仍然好端端的呼吸著---雖然對於沒有胸膛的她廳該不具意義就是。

「日前便臆測你非人,果然。」
看著那怵目驚心、如喪屍一般的模樣,安第爾冷靜的站了起來。
「方才那法術… 『吸魂』對吧? 那可是我畢生都只能在文獻中看到的法術呢,真是太感謝你了…」
拍了拍原本應該染上血漬,現在卻不見一點緋紅的西服,安第爾整理起狼狽的儀態,問:
「所以說,能讓這鬧劇結束,把東西還給我了嗎? 黑暗之徒…」

「碰!」
不等安第爾把話說完,尚納爾又冷不防地用餘下的右手臂開了一槍。
從她那顛倒的頭顱所看到的視野中,眉心中彈的安第爾就像是倒在天花板上一樣。

「真是特別的子彈。」
受到了致命傷,應當斷氣的安第爾,卻又再次說起了話。
於此同時,在地上、在牆上、在衣服上… 四濺的鮮血全部懸浮了起來,往安第爾那開了個洞的腦袋裡竄去,額頭上的傷口也在不久之後完全癒合。
「一般的槍械是傷不了我的,那子彈想必動過甚麼手腳,沒錯吧,假扮軍官的怪物---或著說,實為怪物的軍官?」

「您過獎了。」
用右手臂扶起那形貌淒慘的頭顱,尚納爾不顧從傷口中不斷湧出的灰泥,從容地笑著答道:
「不過是一點點小意思,對大人您來說,這子彈連『動了手腳』都談不上…」
「別跟我胡扯!」
安第爾怒吼,空氣中再次響起一陣金屬音。
「我無興致搭理你是哪路邪門歪道,快還我生與死的靈魂!」
伴隨著金屬音,一條由藍白色光芒編織而成的粗繩直朝著尚納爾飛去,將對方緊緊綑縛。

「請別著急。」
身體被繩子所纏繞的尚納爾,失去了平衡,踉蹌中倒向了滿地的灰泥。

就在灰泥被尚納爾那彎折變形的頸子給觸及的同時,一個巨大的黑洞乍現於黑泥當中。

「今後還有機會取回的---當然還得看你的造化。」
語畢,尚納爾的全身都開始融解成了灰泥,從光之繩的間隙之中流出,不斷地往黑洞裡頭湧入。

「別想逃!」
安第爾大喊,空氣中隨即響起一陣金屬音。
藍白色的光芒包圍了整個空間,一道光束朝正逐漸消失在黑暗之中的灰泥射去。
但是,情況卻與安第爾的期待大相逕庭---灰泥並沒有因此而開始結晶化,反而還用神秘的力量把帶有魔力的光束給吸進了黑洞之中…



 
白費了…
看著地上那一攤灰泥,安第爾五味雜陳地嘆了口氣。

雖然打從一開始就知道來者居心叵測,但完全沒想到對方竟然是足以從自己的手中脫逃出去的貨色。
不… 不僅只是能夠逃跑的程度而已,甚至還輕易把自己費心取得的王之靈魂給奪去了。

失算了啊… 完全低估了對方。
「難道她也是從者嗎?」
回憶著不久前所感受到的魔力,安第爾喃喃自語著。

雖然直到王之魂被奪走之前都沒有從其身上感受到異於常人的力量,但在那詭異的灰泥開始湧出之後,確實在一瞬間感受到了無比巨大的魔力---足以匹敵從者的魔力,而且還是魔力量最豐富的caster的等級。

「不可能是caster…」
怎麼可能會是caster呢,因為自己的職階正是caster啊。

等等,從毫無氣息突然轉變到無窮無盡的力量… 這麼荒謬的事,實在難有,因為那麼龐大的力量,就算是自己這樣的高手也不可能隱藏得和常人毫無二致,除非…


「…除非是『隱息潛行』或『氣息遮蔽』的能力---assassin職階的特殊能力。」


對於自己苦思後的結論,安第爾滿意的點了點頭。
「沒錯,就是這樣! 沒錯…」
興奮地來回踱步著,安第爾看了看地上那攤灰泥,笑道:
「很好,那就是你的血液對吧? 看我把它好好研究…」

走向擺滿了採集道具的儲藏室,安第爾的臉上不禁浮現起滿溢著殺意的笑容。
「等我明白了你是甚麼東西之後,我一定要揪出來把你給殺了,你這個瀆神者…。」




 
 
-待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535959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Fate/stay night|黑暗靈魂 Dark Souls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bless0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王器的戰爭---第三十一... 後一篇:"王器的戰爭&...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joy55559阿彌陀佛
南無不動佛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0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