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3 GP

[達人專欄] 【夜暮之曲】章之二:灰黑折羽 (3)

作者:煉則│2014-07-31 22:18:55│贊助:26│人氣:199
3.


  虐待,是一種兩極的行為。

  若同執鞭子和糖果,便能在此行為中掌控他人。

  受虐者,會為了鞭子而叫苦咒罵、哀求反抗。
  受虐者,也為了糖果而燦笑感激、懇求接受。

  或許,會有人這麼想。
  奉承者自己也有問題。

  但若親自體驗之後呢?


  愁眠在虐待之中,不曾嘗過糖果。
  對曾經的他來說,對方唯一的褒賞,是那淫虐滿足的笑。

  縱使人們重傷他、毀謗他、侵犯他,愁眠最終還是會帶著笑容。
  他只是笑而不語,不含情感、不帶感覺,就這麼笑著接受。

  因為人們對著他笑,所以他也以此回禮。

  硫酸、割腕、剝指甲,甚至是刀山、油鍋。
  有如地獄般的痛苦,不論是現實還是夢境,都早已體驗過了。
  不,對他來說,現實和夢境,並沒有任何差異。

  混沌與螺旋,殘殺和嗜虐。
  夢以惡魔之姿降臨,侵蝕他殘破不堪的靈魂。

  靈魂沒有哀嚎,因為嗓子已經啞了。
  唯一能夠做的,只有笑。


  所以他只能笑。


  就算流著血,淌著淚。
  就算疼痛,就算哀傷,就算憤怒。
  就算思念,就算戀慕,就算痴狂。

  他只能笑著,不斷地笑著。

  在那幽暗徬徨的幻夢中。

  直到一切終結。


  幸運的是,眾人對一直笑著的受虐者,很快就會感到煩膩。
  本來想看看他究竟要被虐待到什麼程度才會哀號出來。
  但到最後,用盡了各種方法,體力耗支後,他也仍然笑著。

  這令人們感到恐懼、噁心。
  從一開始的興致滿滿,變成意興闌珊,最後敬而遠之。

  「我去!這傢伙根本就是怪物!」

  門被用力地甩上。


  愁眠渾身是血地癱倒在地上。
  冰冷的鐵製地板上有著血跡和拖行的痕跡。

  他的呼吸微弱,在狼狽的一吸一吐之間,還得忍受鼻梁、肋骨斷裂的疼痛。
  頭上的傷口已經滿布,找不到任何一處的灰髮是沒有被染紅的。
  身上的襯衫也被被血漬弄髒,在破洞之下還能見到皮膚各處的割傷和瘀血。

  但愁眠沒有哀嚎也沒有痛哭。
  雖然雜亂的頭髮幾乎是蓋住了整張臉。
  但他可以確信,自己在笑著。

  這樣就好。

  他拖著滿是傷口的腳,蹣跚地站了起來。
  想用雙手撐起身體,肩膀以下的左手卻沒有什麼知覺。

  愁眠有些驚恐地看向左方。
  ──幸好還在。只是脫臼而已。
  如果在這裡沒了手會很麻煩。

  右手用力壓住肩膀,使勁一搬──
  愁眠悶哼一聲。

  將左手歸位後,他順利地站了起來。
  剝開擋住視線的頭髮,擦掉臉上的鮮血。

  四周有著鐵壁的房間比播音機先生的房間略小一點。
  牆壁上布滿了血漬,但不盡然都是他的。

  他將腰桿挺直,有些疲憊的眼神看向門口。
  一拐一拐地走了過去,試圖想把門打開。

  竟然沒鎖?

  愁眠訝異地想著,他們未免太不小心了吧?
  不過實際上,他身上的傷也是重到不太能走路的程度就是了。

  能像現在這樣行走,已經是奇蹟了。


  他將耳朵貼在門上,仔細聆聽外頭的聲音。
  依來回的腳步聲來判斷,大概有兩個人在房間外側的左右佔守。

  愁眠活動一下已經快要散開的筋骨,將視線轉向門口。
  接著迅速地握住門把,用力將門打開──

  狹窄的走廊提供他很好的機會,可以擋住一邊敵人的視線。
  因此愁眠可以專心只對付其中一邊的人。
  在心裡如此慶幸的他單腳踏了下地板,朝著敵人猛奔。

  還來不及反應的黑衣男子便這樣被打中心窩,向退飛了一段距離。
  發現自己受到攻擊的男子怒吼,憤恨地想找出敵人。
  但此時愁眠已經迅速移動到他後方,對著脖子使勁地揮出手刀。

  男子應聲昏迷。

  接著,另一邊的男子也已經越過鐵門,看見了現場。
  不知是對同伴被擊倒的憤怒,還是對戰鬥的追求,男子激動地奔向了愁眠。

  手中的鐵棍用力地揮向了愁眠的肩膀。
  相較對方的激動,愁眠顯得異常地游刃有餘。

  他側身閃躲後壓住對方的上臂用力跳起,飛躍在天花板之下。
  在順利躲過鐵棍攻擊之後,他用腳對著男子的頭猛力一踹。

  被踹飛的男子撞到了一旁的鐵壁,就此昏迷不醒。

  完事的愁眠俐落地拍了拍身上的灰塵。
  接著他蹲低身子,撕裂男子身上的黑衣,用來包紮自己。
  左手臂、右大腿,以及頭上都包覆著黑布的愁眠,繼續踏出蹣跚的步伐。


  「這裡的氣氛不錯,如果睡著的話,應該能做個好夢吧?」


  男子對自己的工作相當不滿意。

  首先,冒充灰色地帶頭號組織灰羽,就是一個很大的風險。
  他們一幫人為了拉攏人一起行搶行騙,費了不少苦心。
  在灰羽崛起之後,要找新人又更是困難了。

  但冒充灰羽這個選項,他實在不怎麼喜歡。
  據說之前假扮他們在街上偷拐搶騙的混混,下場都不是很好。
  雖然不要被抓到就沒事,但以諾雷希那神通廣大的人脈,這大概不怎麼困難。

  懷著這樣的壓力,他開始狂吃猛睡,作息不正常,日漸增胖。
  因此搶劫的行動力降低,被關在家裡負責人事管理。

  這樣也就罷了。
  但除了增胖之外,這工作也有著許多職業傷害。

  比方說,現在所發生的事情。

  聽說他們這次帶回來的,是之前請過的傭兵。
  才想說就這麼容易抓進來,而且也用教訓身體做過洗腦了。

  但沒想到,那小渾蛋竟然帶著滿身的傷逃跑了。
  而且還不斷攻擊他們的成員。

  雖然是狐假虎威,但這種既不害怕灰羽的勢力,挨打也沒用的渾小鬼,抓回來到底有什麼用處啊?男子一邊這樣想著,一邊輕撫自己的肚子並坐起身,開始在監視器畫面裡尋找那個造成他職業傷害的該死毒瘤。

  這個地下基地的構造相當簡單,正方形的範圍,由四個角通往上下三樓。
  裡頭的房間一圈一圈地排列,每圈之間隔著走廊,並漸漸縮小範圍。

  方才那個小鬼是從三樓的外圍逃跑,然後朝著一旁的樓梯間奔去。
  這樣看來他應該會先跑上一樓吧,男子這樣想著。
  將監視器畫面調往一樓,卻沒看見任何異狀。

  怪了?

  男子再次調了三樓和二樓的畫面,卻也什麼都沒看到。
  房間裡都有好好上鎖,他是進不去的。
  那為什麼不論哪裡都沒有他的身影呢?

  才這麼想著,那個小鬼就在三樓露面。
  沒錯,露面。

  他以幾乎把整張臉貼在監視器的距離望著這邊,看得男子毛骨悚然。
  想盡辦法把視線從雙眼袋和黑眼圈移開之後,男子發現他的嘴巴在動。

  應該是在說話吧?這樣想的男子打開了那裡的麥克風。
  從音響中傳來的,是略帶倦怠感的恭敬聲調。

  「各位聽眾晚安,您現在收聽的是,不知道晚上幾點播出的『睡不著廣播電台』,我是今晚的DJ愁眠。呀,最近的街市好可怕呢,出門趕路到一半還會被一票騙子綁匪擄走,希望大家以後出門要多加注意,別像我一樣被綁走了喔!

  「在這樣容易睡不著的夜晚,推薦大家睡前不要喝太多含糖飲料,也不要吃重口味的食品,會導致腸胃不適及睡眠品質不佳,這樣就沒辦法做個好夢囉?不過,睡覺當然是一覺到天亮才是最舒服的,各位說是不是呢?」

  差一點就這樣愣在原地的男子回過神,趕緊通報手下去抓住他。
  這個小渾蛋竟然在那裡玩起廣播,真是不知好歹!

  在想著等等要怎麼懲罰他的同時,對方這樣開口了:
  「那麼,就讓我們來聽一首幫助睡眠的好歌吧?」


  ──咖、喀擦。


  廣播系統不知為何突然啟動了。

  柔和而熟悉的曲子隨著廣播調整時的沙沙聲緩緩響起。
  曲調輕輕地演奏著,優美的旋律將緊繃的神經撥鬆,使其渙散。

  他彷彿回到了嬰兒時代,舒適地躺在襁褓之中。
  隨著風,襁褓飄呀飄、飄呀飄地……
  就這樣,搖盪到夢境之中。


  再次醒來時,意識異常地模糊。
  總覺得周遭的事物都在晃動。

  對了,就像喝醉酒一樣。

  男子像是酒醉一樣,抖動著身上的肥肉。
  緩緩站起身的他,再次望向螢幕。

  走道裡空無一人。

  可惡,錯失了抓到他的機會……
  剛才叫去抓人的傢伙也沒有回應,到底在幹什麼啊!

  等等,空無一人?

  男子不斷地切著畫面,空蕩蕩的場景還是沒有改變。
  雖然已經邁入深夜,但還不至於完全沒人啊……

  為什麼?
  男子納悶著。

  終於,他放棄了。
  拖起肥胖的身軀,他打算到門外一探究竟。

  但他一出門便後悔了。


  牆壁、地板,甚至連燈光都染成了血紅色。
  黏稠的液體在地上翻滾流動,不斷侵蝕著周圍。

  一瞬間,男子感受到地板正在震動。
  「不可能,這裡是地底啊!」

  接著,紅色的地板就這樣塌陷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男子迅速崩落至深層的黑暗之中。
  墜落時的無重感,以及陷入黑暗的虛無感,佔據了他的感官。

  忽然之間,方才地上所流的血追了上來。
  黑與紅的無限交錯,使他的視線快要滿溢到炸開。
  不知道深度的黑暗令他的頭皮發麻,無力感佔據身體。

  不過最終,他還是摔落在一個平面上。

  但安逸卻沒有跟著降臨。

  還未感覺到高空墜落的疼痛,視覺就已經帶給他更大的痛苦。
  眼前的血流,已經不是方才走廊裡那種樣子,而是已經到了血海的程度。

  腐爛的屍塊、啃碎的骨頭、破裂的器官,在血海裡流動著。

  「這、這到底是……」
  男子的雙下巴不斷顫抖,將濺上血跡彈了回去。
  鮮血將他的身體吞沒,讓他緩緩沉入血海之中。

  在血海之中,他看見過往的畫面在眼前流逝。


  第一次的偷竊。
  第一次的打架。
  第一次的詐騙。
  第一次的搶劫。
  第一次的殺人。

  這就是人生跑馬燈嗎?
  為什麼死到臨頭,出現的卻是這樣的東西?

  他看見被偷走錢包的婦人,從他那裡偷走內臟。
  他被以前打倒在地的混混打得鼻青臉腫。
  他被一道曙光吸引,卻發現是場騙局。
  他發現被奪走皮包的女孩,搶走他的眼睛。

  他……

  還不想死啊!

  不斷地拚命呼吸,在血海裡掙扎著。
  男子狼狽地想浮出海面,卻被不存在的洋流帶走。

  已經殘破不堪的心靈,頹廢地癱倒在地。
  這就是悲哀嗎?這就是絕望嗎?

  尚未得到答案,意識已經被黑暗吞噬。


  夢餤。


  「這真是個美味的夢呢,多謝款待。」

  在痛苦地睡著的肥胖男子身旁,灰髮黑眼的男子如此說道。
  滿身是傷的他,眼下的眼袋和黑眼圈顯得更加沉重。

  過去的三十分鐘內,他撬開鐵壁用電線重新設定監視系統,然後迅速跑上地下一樓,尋找整個基地的空調口位在何處,在這途中時不時擊倒敵人,並在最後順利前往空調口,然後拿著偷到的打火機燃燒起一個深色的玻璃瓶。

  很快地,瓶子裡的氣體蒸發,開始在基地的各個空間裡瀰漫。
  他趁著這個時候前往某個攝影機前,拍下一段畫面。
  最後,他只要前往廣播室播放指定曲目,工作就算完成。

  DJ愁眠相當盡責地,讓所有聽眾都睡著了。

  雖然會做點噩夢就是了。

  愁眠帶著壞笑拿起那個深色瓶子,用單手把玩著。
  「小雨寻給的藥真是有效,下次再去買一點好了……」

  這樣說著的他,緩緩走向樓梯口。


  突然,後方傳來了腳步聲。
  那是兩名困惑且憤怒的黑衣男子。
  他們手持著鐵棍,朝著愁眠狂奔。

  沒想到他們竟然沒有睡著。
  愁眠為自己的失敗嘆了口氣。

  但他並未太過在意這件事。
  不在乎到甚至沒有回過頭。


  腳步聲揍近──
  然後在瞬間停止。

  一名圍著圍巾的黑衣男子不知何時站到了愁眠的身後。
  沉默的他,將手持利刃上的鮮血甩到地上。
  兩個沉重物體倒地的聲音,也隨此響起。

  「非夜先生,好久不見了。」
  「抱歉……我來晚了。」

  「嘛,其實也沒什麼……」
  背對非夜的愁眠笑道,義眼妖異地閃爍著。
  「只是……錯過了睡覺時間而已。」

  兩人僵持瞬間。

  接著,非夜蹙著眉嗅了嗅,問道:
  「這是什麼味道?」

  「沒什麼,安眠藥而已。」

  「……好吧。」非夜的臉上浮現平時的微笑,接著他說道:
  「那個,愁眠先生,您應該知道這裡不是灰羽吧?」

  「嗯,我知道喔,這裡的首領不是諾雷希,而是撥音機。」

  「那麼,請問您,有沒有意願……」
  「沒有。」愁眠打斷了他的話。

  但他的決定也在一瞬間被逆轉。

  「在灰羽工作,有很多的酬勞……」
  「好,我答應。」

  兩人同時回頭,交換了一個客套的笑容。

  「您還真是好說話。」
  「哪裡,彼此彼此。」

  在瀰漫著藥物的地下空間裡,兩名男子帶著不含溫度的笑容相望。
  眼神裡各有著自身的想法、情感。

  唯一能夠確定的是──

  這雙即將打擊黑白雙翼的灰黑折羽,會更加壯大。





後記:
如期發表了,謝謝大家對小弟和愁眠的支持。
雖然因為我的個人愛好,文風越來越怪異,
加入了各種自己的習慣,讓文章變得不大一樣。
感謝大家的包容,我會繼續加油。

噩夢的部分不知道有沒有描述好...
主要是希望可以藉此展現愁眠的能力。
而且在寫的時候我還是關著燈寫的XD
雖然重看一遍後就沒那麼毛骨悚然了。


講個題外話好了。我申請達人被打槍了XD
原因是標點符號使用錯誤,不過我想大概還有各種理由。

尤其,我利用公會的熱絡來壯膽,然後自以為文章受到好評,
但實際上在自己騙自己,或許一切都是時勢所造。

雖然我一般來說都是被打槍後就會完全打退堂鼓的類型,
但這次不知道為什麼,想趁著暑假最後的時間再試一次。
嘛,如果又沒過的話,大概又會再用後記來讓大家看笑話吧XD


※關於本創作,希望大家可以多多討論指教。
※此創作之版權由小弟「煉則」和主辦方「夜暮之曲」所有,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活動連結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53451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煉則|小說|夜暮之曲|奇幻

留言共 6 篇留言

不透光
申請達人建議創作短篇並且拿到精選會比較容易 A_______A
終於加入灰羽了非夜跟愁眠的互動好可愛 Q___Q

07-31 22:24

煉則
短篇我已經在企畫了,
但我的程度要拿到精選很困難XD

第二章的主旨本來就是加入灰羽。
他們的互動讓不透光大喜歡真是太好了XXD07-31 22:27
礿
嗚哦哦哦哦哦 愁眠好神出鬼沒 (σ゚∀゚)σ゚∀゚)σ゚∀゚)σ 沒上達人沒關係,你還是寫的很好哦

07-31 22:34

煉則
因為那是在夢裡,所以是他的主場啊XD

謝謝語瞳大的安慰,也謝謝妳的誇獎。
能力不足的地方我會盡量補正,
讓大家看到更有趣的作品。07-31 22:39
銀雪
愁眠好強OAO!!!(傻住 
為什麼最後是被酬勞收買啦wwww真的好好說話啊wwwww(金錢萬能
虐待那段跟昨天說的一樣,超級認真地看!(看得一臉滿足(喂
達人什麼的我不管啦w我只知道我超忌妒你的文筆www(咬手帕

07-31 22:57

煉則
謝謝,不過強也只是強在夢中,
出來之後大概會被各種角色完虐XD

因為除了錢之外我再也想不到任何可以讓愁眠加入的理由,
再加上他也需要錢,有錢又有戲分這不是一舉兩得嗎?(喂

虐待我也寫的超認真,因為那是愁眠的人生觀,
也算是我對一些事物的看法,銀雪大能喜歡就太好了。

謝謝銀雪大喜歡我的文筆,(喜極而泣
我會繼續加油的,你也是喔XD07-31 23:13
Liar。萊爾
愁眠又再惡意賣萌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還有原來他要那個藥是要這麼做嘛X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會長已瘋((乾

08-01 12:19

煉則
賣萌大成功XD

因為我想說公會交流也是劇情的一部份,
所以就偷偷埋了個伏筆,不知道有沒有讓會長驚訝一下XD08-01 22:49
Liar。萊爾
沒感覺WWWWWWWWWWWWWWWWW(乾

08-01 22:53

煉則
沒關係這樣就好XD08-01 22:54
煉則
話說我作為雨寻醬的粉絲,
故意晚睡早起等發串,
終於搶到第一個投票給雨寻醬XD08-01 22:55
Liar。萊爾
(噴
你的雨寻控太強大了WW

08-01 22:57

煉則
XXXXD08-01 22:5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3喜歡★leo122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夜暮之曲... 後一篇:【夜暮之曲】執事愁眠 七...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wapsudoku喜愛數獨的玩家們
來玩 TAOsudoku 吧 TAOsudoku 的相關文章 https://home.gamer.com.tw/search.php?kw=TAOsudoku&o=tag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6:5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