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王器的戰爭---第三十一話

作者:爺只是路過的│2014-07-31 14:17:06│巴幣:2│人氣:215
- 矜持之人們 -


「大人,我是羅茲柏德中校,請問現在方便打擾嗎?」
伴隨著幾道敲門聲,門外響起一陣話音。
「門沒鎖,請進。」
清秀的男性嗓音自門內傳出。
回應著那話語,金髮碧眼的男子旋開了門把,踏進室內後,把門鎖上,隨意拉了張椅子,趴在椅背上坐了下來。

「艾瓦,你最近真忙呢。」
金髮男子的語氣聽來有些不高興,抱怨似的說著。
「會嗎? 我倒覺得我從以前就是公務纏身,焦頭爛額的過著呢。」
辦公桌前的黑髮男子頭也不抬的說著,繼續閱覽著一份份的文件。

「你甚麼時候開始戴眼鏡了呀?」
金髮男子看著黑髮男之鼻梁上,那令人陌生的黑色鏡框,問道。
「一個禮拜前吧。 我也只有在讀很小的字的時候才會戴上它,也難怪你現在才知道。」
「軍人近視沒有關係嗎?」
「假公濟私和挑撥戰端都不成問題了,兩、三百度的近視又有什麼關係呢?」
男子自嘲地笑著說道。

「別這麼說,」
男子挺直腰桿,誠懇的說。
「你和那些『軍官』是不一樣的。」

「我從來沒有和誰一樣,也不打算和任何人一樣,埃札克。」
名叫艾瓦李斯特的男子,摘下了眼鏡,伸了個懶腰,將身體從辦公桌旁移開。
「這件事,你是再清楚不過了。」
艾瓦李斯特走到了牆角的櫥櫃旁,將身體倚在櫥子的門上,說:
「別把時間浪費在閒聊上了,你看起來可是一副有話要說的樣子。」

「你最近在忙些甚麼?」
「這答案你不是比誰都了解嗎? 為甚麼還要…」
「不,你最近所做的事情並不尋常。」
埃札克抬起頭,直視著對方的雙眼
「你到底在做些甚麼?」

「真令我失望,埃札克…」
明白了對方眼中的寓意,艾瓦李斯特搖搖頭,將身體從櫥櫃上挪開,坐回辦公桌旁。
「…從小到大,你總是在我身旁;然而你現在卻像這樣子不理解我、懷疑著我,真令人心寒。」
將置於桌上的眼鏡再次戴上,艾瓦李斯特又再次埋首於公文中。
「不過我不責怪你。我們彼此的軍階已經相差得過於遙遠,所以你無法完全理解我的職務也是可以被諒解的---儘管我們當初是同時入伍的…」

「那些少年到底去哪了?」
埃札克打斷了艾瓦的話語,直截了當地問道。

「少年…?」
「別裝傻,你明明知道我在說甚麼。」

「喔…他們啊…」
浮現在艾瓦李斯特的腦海中的,是那十五名少年的臉孔,還有在這房間中所傳出的,那一聲聲的慘叫,以及那張骷髏般的臉龐…

「…他們回去了。」
艾瓦李斯特用輕描淡寫的語氣說著,那演技逼真到會讓人以為他真的對此絲毫不在意,甚至差點忘了這件事。

「回哪去了?」
埃札克熟知艾瓦李斯特的習慣,於是逼問著。

「還用說嗎?」
艾瓦李斯特一副不以為然的樣子,替公文簽著名。
「學生除了回家以外,還有甚麼地方好去?」

埃札克停下了說話,只是靜靜地趴在椅背上,看著艾瓦李斯特。


如果,我能夠明白你此刻的想法就好了…
如果,我有足夠的口才說服你就好了…
如果,我有能力幫助你就好了…


「艾瓦。」
埃札克的眉目間流露著無奈與擔憂。
「只要你能平安就好了,除此之外我不會干涉太多,所以我也不覺得你有對我隱瞞事情的必要…」

「你的擔憂我心領了,謝謝你;只是,我並不需要。」
艾瓦李斯特冷冷的說著,打斷了埃札克的話之後,開始整理起桌上的公文。

「艾瓦。」
埃札克突然從座椅上站了起來,嚴肅的向艾瓦李斯特說道:
「停手吧,無論你在做的是甚麼。」

「停手?」
艾瓦李斯特抬起頭來,直視著埃札克。
「哼。要我停手---你又知道我在做些甚麼了,萬事通?」

「我並不清楚。」
埃札克堅定地看著摯友。
「我只知道你正在勉強自己。」

「埃札克。」
艾瓦李斯特站起身來,走到部下面前。
「沒有什麼好勉強的,我不會像你一樣,連自己有多少斤兩都認不清。」

「你這些話是說認真的嗎?艾瓦李斯特。」
「沒必要分清楚甚麼認不認真,我的事我自有打算,不需他人插手。
你要幫我的話,只要像平常一樣就行了;不幫我也無妨,但請別阻撓我。」

聽完,埃札克的身軀不禁因壓抑著激烈的情感而顫抖著。
「艾瓦李斯特,我可以不打擾你。」

「這樣就足夠了。」
艾瓦李斯特回到座位上,繼續批閱著公文。

「只是,我希望你認清一件事---

連你都必須對我隱瞞的事情,我沒有信心能夠從中保護好你。」

「你無須擔憂。」
艾瓦李斯特頭也不抬的說著:
「你替我做的已經夠多了,這是我自己的戰鬥。」


沉思良久,埃札克點點頭,鞠了個躬,隨即往門邊走去。

「艾瓦。」
突然停下了腳步,埃札克面對著門,問道:
「我們兩人一起克服了那麼多事情,為甚麼這一次你選擇獨自去面對?」

艾瓦李斯特沒有回應,若無其事地批著公文。

「這件事,也是為了你的理想嗎?」

即便語氣不斷增強,艾瓦李斯特仍然以沉默作為答覆。

埃札克轉過身,激動的說著:
「坐上了這個位置,看過那麼多事情,你為甚麼還不明白你的理想是無法在這世界上被實踐的呢?
我們還不滿30,就能做到這個地步了,為甚麼要執著在一個不可能達成的夢裡頭呢? 我們還有很多時間可以在各種地方作一筆屬於我們的事業啊!」

良久,艾瓦李斯特放下了手中的案牘。
「埃札克,」
拿下眼鏡,艾瓦李斯特直視著門前的埃札克。
「你有理想嗎?」

「那是當然的!」

「那麼,是甚麼理想呢?」



對啊,是甚麼理想呢?

埃札克巴望著艾瓦李斯特,應該說些甚麼的嘴角卻不爭氣地顫抖著,說不出話來。

「先別談這些冠冕堂皇的東西好了。除了基礎的生理需求外,你還曾經追求過、迫切地對甚麼感到需要過呢? 金錢嗎? 權力嗎? 自由嗎? 思想嗎?」

「我不需要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
埃札克激動地揮舞著手臂,看著艾瓦李斯特。
「我需要的只有… !」

「竟然沒有任何想要追求的事物,那我們也不用多談了。」
艾瓦李斯特打斷了埃札克的話語,說:
「回你的崗位吧,羅茲柏德中校,這樣的你和我談再多都是沒有意義的。」

「這樣嗎…」
埃札克低著頭,轉過身,滿腔真情在顫抖的牙關前遲遲無法脫口而出。



「…那鄙人就先告辭了。」
語帶哽咽的埃札克,轉開門把。
「再見了,艾瓦」
埃札克的身軀顫抖著,話語中帶著微弱的哭腔---儘管他已用了全力來壓抑即將如潮水般爆發的感情。

「再見了,埃札克」
艾瓦李斯特看著摯友的背影。

拖著失落的腳步離開,埃札克的軍靴在地板上所擊出的清脆聲響,與逝去的時光一起漸漸遠去。
確認了埃札克的離去後,艾瓦李斯特鎖上了門,坐回辦公桌旁。

「抱歉了…」
看著天花板,艾瓦李斯特嘆了口氣。
「我有無論如何都必須要做的事。」





浮現在眼前的,是被夕陽一般的金光所填滿的復古式禮堂。
在這巨大而華麗的空間之中,自己彷彿如塵埃般地渺小。

納悶著自己為何身在此處,韋恩來回踱步著,思索著來到這裡前發生了些甚麼…


糟了! 梅比烏斯的事還沒處理好!


奔出禮堂,韋恩在錯綜複雜的迴廊中四處奔跑著。
「有人嗎? 有人在嗎?」
一次又一次,韋恩不斷的吶喊著,想要尋找回去的道路。
然而,所能找到的每一扇門都鎖了起來;開放著的區域也緊臨著懸崖,沒有能讓人離開的出口。

疲憊地喘著氣,在迷惘之中,韋恩無意間走回了一開始所處的,那滿溢著莊嚴肅穆的禮堂。
打量著這個奇異的空間---雖然這座建築既宏偉又華麗,但是卻毫無人跡,只有昏黃的陽光從落地窗跑進來與自己作伴。
在禮堂的大理石柱旁找了個位置坐下,韋恩感受著這美麗但卻有些寂寞的瞬間。
哼…  自己還真是有詩意啊,竟然找不到出口,只能狼狽地在這呆坐著發愣。


看著窗外那不斷灑入的夕照,韋恩靜靜的感受著這份令人發膩的靜謐。
已經過了幾小時呢? 苦思著的韋恩用疑惑的眼神看著本應染上夜色的天空。
這裡頭,除了機器運轉的摩擦聲,還有似乎是不會消滅的夕陽以外,甚麼都沒有,只有自己與所處的大理石廳堂正如難得的知己般互相依偎著。


從頭頂上,忽然傳來了一陣哼歌聲。

「有人嗎?」
韋恩趕緊站起身來,朝著禮堂上層的陽台喊道。

沒有得到任何應答,那歌聲只是與機器運轉的聲響在這空間中繼續迴盪著。

「有人嗎?」
韋恩繼續喊著,往禮堂深處走去,試著找出能到禮堂上層的道路。
眼前,是一座自動運轉著的升降梯。

搭著造型獨特的升降梯,韋恩不一會便來到了禮堂的上層。
浮現在眼前的,是一位穿著白色無袖衣物與短褲的男子。
男子的身軀如同古雕像一般,纖瘦,但上頭卻布滿了充滿力量的肌肉線條。
只不過,和那精壯的軀體相比,那布滿皺紋,剃光了頭髮與鬍鬚的臉龐卻顯得格外不搭調。
除了眼前的老人以外,還能看到在牆角躺著一位裸著上身、只穿著一件白色短褲的大胖子,正將手腳張成大字型,希哩呼嚕的鼾睡著。

老人用他那略顯沙啞但卻渾厚有力的聲音,靜靜地哼著歌。
雖然不知為何,但那寂靜地唱著歌的姿態卻像是將時間給靜止了一般,定住了韋恩的目光。

在那蒼老的側臉中,韋恩幻視到了不屬於此處的景象:
布滿灰霧、巨石、以及高聳巨樹的寂靜之地;地洞中的火海;戴著王冠的老人;身披金色獅子鎧甲的騎士…
在幻視之中,韋恩絲毫沒有注意到老人正轉過頭來,看著自己所在的方向。


剎那間,腳下的升降梯突然以急速往下移動,朝甚麼都沒有,雖然充滿黑暗但卻十分明亮的虛空墜落似的下降著。
看著與不斷下降的升降梯一起墜入深淵之中的虛幻景象,韋恩的意識漸漸模糊…





「哥!」
看著韋恩那微顫的雙眼,希洛既歡喜又緊張地叫喚著。

眨了眨依然惺忪的睡眼,韋恩試著在恍惚之中聚焦,隨即看向守在床邊的希洛。
「我…睡著了?」
希洛聽了,有些不高興的說道:
「是昏倒了! 你這麼勉強自己是不行的,還是多休息吧。」
「是啊,少爺還是請多休息吧。」
坐在房間牆角看著小說的賀耶鐵走了過來,說道:
「您累得不支倒地時,小姐他可是焦急萬分呢。讓一位女性為自己如此擔憂,可是有失紳士禮儀的。」

「我不能停下…」
扶著因為疲累而疼痛的額頭,韋恩撐著虛弱的身子,在恍惚中試著下床。
「…我有無論如何都必須要做的事。」

「哥!」
希洛將手搭在韋恩的身上,阻止著韋恩從床上下來。
「不要再這樣了! 是甚麼事讓你非得這樣勉強自己不可?」

「老師…」
韋恩含糊不清地說著
「…有危險,老師…」
將無力的雙臂伸向希洛那纖細的手掌,韋恩喃喃自語著:
「…必須要把你救出來才行,老師…。」
韋恩的力氣越來越加重,把希洛的手推得有些顫抖。

「少爺,請停下吧!」
賀耶鐵激動的走上前,一把將韋恩給按回床上。
「小姐已經替你擔憂到這個地步了,難道你還要辜負他這份心意嗎?」

韋恩神情呆滯的看了看希洛。
她正抽泣著---正一邊努力地忍住淚水,一邊抽泣著。
「不要在意我…」
希洛低著頭,把瀏海放下來,不願讓哭泣的模樣被看見。
「如果是無論如何都必須要做的事的話,我不會打擾你的。」
壓抑著哭泣的嬌小身軀顫抖不斷。
「只要… 只要你平安無事就好…」



正因啜泣而難以睜開雙眼的同時,身軀突然間陷入了誰的懷抱之中。
有些寒冷的體溫,在身上與溫柔的撫觸一同擴散著。

「那好吧。」
韋恩輕擁著希洛,笑道:
「也許先休息一下會比較好也說不定。」

一瞬間,希洛停下了哭泣。

---然後又因為如釋重負般的此刻而再次流下淚水,盡情地放聲大哭著。


平常總是微笑著,充滿朝氣的女孩,現在卻像這樣悲傷的哭著呢,想必她一直以來都將千言萬語忍在心頭吧。
雖然心繫著恩師,但比起那邊的狀況,自己更希望先守護好眼前的少女---作為親人,也作為男人。
如果連她的笑容都守護不了,那自己到底還能留住甚麼呢?

看著輕輕相擁著的兩人,賀耶鐵欣慰的笑著,隨即往門外走去。
「少爺,如果有甚麼我能幫忙的,請務必告知。」

「我知道了。謝謝你,賀耶鐵。」
安撫著哭泣者的韋恩,瞥了一眼床邊的鬧鐘,說道:
「如果我接下來睡著了,麻煩在十二點半叫醒我。」

「了解。」
賀耶鐵步出房門,將門輕輕闔上。
「還請務必好好休息,別辜負了小姐的一片真心。」

「那是當然的。」
確認了韋恩臉上那抹微笑所傳達給自己的信任之後,賀耶鐵微笑著往樓下走去。



韋恩再次看向了懷中的少女。
那哭泣漸漸緩和了下來,只剩下屬於憂心的殘渣在斷斷續續的啜泣中灑落著。
「真是的,病人明明是我耶,竟然還在我身上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
韋恩笑著,將手伸向床頭櫃的面紙包。
「因為… 因為…!」
希洛的表情似乎又代表著再一次的決堤之發生。

「呃… 嗚… 啊哈啊…!」

果然啊,又哭了…
「真是的。」
韋恩將手中的面紙往希洛遞去。
希洛完全沒有予以回應,只是自顧自地繼續哭泣著。
唉… 到底自己的甦醒是讓他高興還是難過,現在也完全搞糊塗了。
「好啦… 別哭了啦。」
韋恩窘困地笑著,將手上的面紙往希洛那哭紅的臉龐拭去。

「不要看啦…」
希洛低下頭,迴避著韋恩的手。
「嗯? 為甚麼啊? 怎麼了?」

「我的臉現在一定哭得腫腫的,會很醜。」


「哈哈哈哈!」
韋恩突然忍不住大笑了起來。

「幹嘛? 笑甚麼啦!」
希洛不高興地抬起頭來,嘟著嘴看著韋恩。
「你那哭得像小丑一樣的鼻子被我看到了喔~」
趁著希洛抬起頭來,韋恩又忍不住挖苦了幾句。
「唉喲! 真是的!」
希洛又再次低下了頭來,任瀏海遮住自己的面龐。
只是,這次卻感覺不到悲傷與壓抑,只有賭氣的俏皮。



必須要做的事,彷彿沒有終止的存在著。
只是,無論將要發生甚麼,都要守護住像現在這樣的日常:
這樣平凡的,卻充滿快樂的時光
---看著她那脹紅了的可愛側臉,我這樣對自己發誓著。







-待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533860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Fate/stay night|黑暗靈魂 Dark Souls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bless0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王器的戰爭---第三十話... 後一篇:王器的戰爭---第三十二...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xzp83502在線上巴友們
小屋新文章更新中 歡迎抽空來參觀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6分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