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王器的戰爭---第二十九話

作者:爺只是路過的│2014-07-31 14:13:57│巴幣:2│人氣:155
- 夜訪 -


在靜謐的森林之中浮現的銀白色光輝     將夜色給照亮
"啊... 走路過來還真是有夠費事的  竟然都晚上了才來到這裡"
從銀色光芒之中  一位身披銀白色鎧甲、正發牢騷般都囔著的男子  拖著略顯疲憊的腳步  緩緩走了出來
"唉...  我都變成鬼魂了  就不能讓我用瞬間移動之類的方式過來嗎?  最起碼也讓我可以漂浮之類的啊..."

雖然以從者的身分被喚回現世們的英靈可以透過化作靈體來隱藏自己的身形  但如果在靈體化的同時還想要在現世移動的話   是沒辦法像大眾印象中的幽靈一樣穿透牆壁、浮在半空中的  只能依靠自己原本便具備的移動方式來行走
當然   如果本身就會飛的話  要在靈體的狀態下飛行也不成問題

男子不滿地喃喃自語了一會   隨即便停下了話語   往林中深處疾馳而去


風馳電掣般的腳步  在一座古堡的大門前停了下來
"戈夫說的地方  就是這裡了吧..."
在男子自語著的同時   擋在眼前的門扉自動敞了開來  彷彿是在歡迎著男子到來一樣
把腳步放緩到接近無聲的地步   男子謹慎地踏了進去

從碉堡之中央主堡的窗戶上  能看見燈光從被擦得發亮的窗戶當中透出來  
只不過   雖然看起來是一副住著人家的樣子  但卻沒有聽見半點人聲

即便走到了主堡門口  情況也是一樣
雖然也有想過自己要不要破壞大門直接闖入   但今天應該也沒有必要這麼積極地去下殺手  所以還是反覆地敲了敲門
"您好!  在下是rider職階的從者   在下今日冒昧登門拜訪  不知閣下有無閒暇  與不才較量一場?"
因為敲太多次門顯得不禮貌  所以大聲地自報了名號出來  但即便這樣也還是無人搭理


搔了搔頭  一臉沒趣的rider  轉身  正準備告辭這座無人看管的空屋
然而  身後的門卻突然自己打了開來

轉身  rider不解地看著眼前那寬敞的大廳
燈火通明  看上去窗明几淨  也不難看到人跡   
但不知為何   卻聽不到半點人聲  只能聽見野獸的悶哼以及金屬緩緩摩擦著的窸窣聲  四周莫名地瀰漫著一股詭異的氣氛

"是在邀我入內嗎?"
踏進了門內  rider四處張望
果然  遍尋不著人影  只有頭上水晶吊燈的光芒在微顫著

從剛才進門之後  那金屬質感的窸窣聲便越發急促
似乎隱藏著甚麼  rider放緩步伐  循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悄悄走去
眼前  是一扇半開的門  從門縫看不清昏暗房間裡的全貌
隨著自己的靠近  那從未知房間內傳出的細碎雜音也漸漸變得更大聲  彷彿就像是鎖鍊在顫抖的聲響一般

rider將身子靠在門邊  輕輕把門給拉開...


"喔啊啊啊!"

突如其來的巨響伴隨著一個紫黑色的身影   從門中竄出
幸好身體原本就抵在門邊  因此雖然受到了氣勢驚人的突襲  但有還算充裕的時間來閃躲和反應  沒有在一開始就先受到傷害
查覺到情況不妙  rider在手中急忙召喚出了自己的寶具---泛著藍光、有著銀色刀刃的大劍  以及一面鐵灰色大盾

確認了突然從門中竄出的迅影是個人型物體之後  rider擺開架勢  提高盾牌  準備承受衝擊

"啊啊啊啊啊啊!"

直衝而來的怪物吶喊著   提起了手中狀似鑰匙的大劍   往對手迎面砍去
猛力揮下的刀刃砸在了厚重的鋼板上   發出了深沉的巨大聲響
為了架開迎面而來的巨大力量  rider將身子往後一仰  把正體不明的怪物給翻滾過身  摔到背後的地上

"喝啊啊啊啊啊!"

怪物在地上滾了幾圈  再次爬起  往對手飛跳而去
rider提起手中的大劍  順著敵手砍過來的軌跡  將劍招給架開  隨即繞到了敵方身後
高舉起左臂  往眼前敵人的後背猛力一記縱斬   
但是  這一記重擊立刻被怪物那靈敏的側跳給閃了開來   
怪物那看不見五官、黑白相間的臉孔中  發出猙獰的嘶叫聲

戰況有些許膠著  令rider不禁猜測起對手的實力
"你是從者之一嗎?   報上你的職階吧!   我是rider!"

"吼吼吼吼吼吼吼!"
對手選擇了用單純的怒吼作回應   隨即緊抓著手中的巨大鑰匙  以拔山倒樹之勢  再次狂奔而來

想要到較為空曠的場地來迎敵的rider   一邊提起大盾接下猛攻   一邊不斷往門口後退  引誘著對手
雖然眼前的對手無論是力量或速度確實都不容小覷  但攻擊卻毫無章法  又缺乏思考和戰術  如果能再把自己其它的招術給用上的話   要打倒眼前的敵人不成難題
而要充分發揮自己的力量  就必須先脫離這塊被天花板所覆蓋的區域---外牆與主堡之間的空地將會是出招的好位置...


一陣急促靠近的腳步聲忽然打斷了rider的思緒
趁著應付眼前對手的些微空檔  將眼珠子稍微往一旁瞥了一眼...


一隻巨大的蜈蚣  正以驚人的高速爬行朝自己而來...  正確來說  是一串由數十個裸露的人體組成的蜈蚣型怪物
那"蜈蚣"的頭部上  一張呆滯而猙獰的臉瞪著自己
  
雖然在生前幾乎是甚麼樣噁心的怪物都見識過了   但第一次看到型體如此病態的生物  還是讓rider稍微遲疑了半秒...


"碰!"

在戰場上分神是巨大的錯誤---犯了這一大忌的rider被正在與之交鋒的怪物一口氣打飛  撞破了牆壁  飛到了外牆與主堡之間的空地上---自己正希望將對手給引誘到的場所

腰部被砍中了  不過幸好因為有鎧甲的保護  雖然是一記驚人的重擊  但並沒有造成會影響到行動的傷
只是  鎧甲也因此而被砍出了一個大缺口  要再第二次的像這樣發揮保護的功效  怕是難上加難了
rider用極快的語速為自己念了一些簡單的治療咒語  把血用神秘力量給止住之後  站了起來  重整態勢

提著巨大鑰匙的怪物從大門口竄出  猛衝了過來  緊接著是剛才所看見的那隻"人蜈蚣"
"人蜈蚣"的形狀詭異---由數十具不拘性別、型態匍匐的人體組成   每個人的嘴巴都接在了前一個人的股溝上  形成了蜈蚣一般的形狀  而且還極有默契地一起快速爬行著
不僅如此  皮膚表面似乎還佈有昆蟲類的外骨骼  看來格外的堅硬而兇殘


"希芙!"
面朝著雙管齊下的攻勢  rider大喊著
在身旁  浮現出一道銀色的光輝

"嗷嗚!"
從光之中  傳出一陣狼嚎  緊接著蹦出了一頭巨大無比的灰狼
與從光芒中竄出的灰狼一起  兩人一起往敵陣衝去

手執鑰匙大劍的怪物  提起武器  正要往跑在最前面的希芙進行攻擊
但是  就在怪物縱身跳起  將要砍中希芙的時候  希芙卻突然往一旁迴避
沒等怪物追擊上去  在希芙身後的rider便立刻將大劍往怪物身上砍去  與怪物難分難捨的交戰起來

直對著後方的人蜈蚣  希芙一躍  用前肢將蜈蚣按到地上  把血盆大口往蜈蚣身上一貼  
剎那間  血肉飛散  尖爪與銳牙輕易穿透了蜈蚣表面的外骨骼  人蜈蚣的身體因為巨狼的一記撕咬而斷成兩截   倒在地上  奄奄一息

但是  稍微過了點時間  蜈蚣那被切成兩段的身體  其傷口便都各自痊癒了  
一分為二的人蜈蚣  化作了兩個體型比原來較短、彼此分離的個體  再次爬起  往希芙衝去
面對同時襲來的敵人們   希芙的口中泛起了一道藍色的光芒
光芒快速伸長  漸漸化成了一把劍---一把與rider所用的武器樣式相同  但大小卻遠在那之上的巨劍
希芙用嘴銜住了劍柄  猛力揮動脖子  將有五、六公尺長的巨大劍刃往兩隻蜈蚣砍去

"嚓!"

堅硬的外骨骼在大劍的猛攻下頓時脆裂   駭人的蜈蚣各斷成了兩截  隨即停下了行動
轉身  希芙往戰況陷入膠著的rider跑了過去


在希芙於一旁戰鬥著的同時  rider正忙於應付眼前的敵人
從戰鬥力還有那發狂的神情來看  敵人恐怕是狂之英靈---berserker吧
現階段  自己只能不爭氣的拿著盾不斷將對手的攻擊擋下  頂多偶爾將劍往前揮一揮來保持與對手之間的距離
雖然捨棄防禦來進行猛攻的話   即便是那樣猛烈的攻擊  自己也能硬撐下來
只是  因為還不清楚對手的能力到底有多少底細  在這種時候就捨身進行強攻是不智的決斷  所以rider選擇不斷抵擋來拖延時間  直到希芙來助陣為止

"呼嚕嚕嚕..."

在身旁  傳來一陣野獸的悶哼
希芙仰起脖子  將銜在口中的劍高高舉起  隨即重重地往渾身纏滿鎖鍊的敵人劈下

"碰!"

沉醉於和rider的戰鬥中而無暇閃避的怪物  直接挨了巨狼的一擊  趴倒在地
雖然纏繞住怪物身上的鎖鍊  即便受到了猛烈的斬擊  仍然完好無損;但是怪物的身體卻像是被壓扁了一般  略呈塌陷   
地面上  那被希芙的強力攻擊所鑿出的坑洞中  流滿了從怪物身上溢出的鮮血

"呼..."
看著那倒在地上的坑洞中   一動也不動的怪物   rider用劍撐著身體  喘著氣
"這樣子  今天應該能交差了事了吧"
稍作小憩之後  rider轉身  與希芙一同往外牆的大門走去



一陣急促無比的腳步聲突然靠近
"煩不煩啊..."
看著眼前的景象  rider不由得抱怨起來
四隻人蜈蚣正往這裡疾馳而來---那是剛才與希芙交戰的異形   不知何時已經分裂成了四個小個體

提起劍  rider輕鬆地揮揮手  將迎面奔來的兩隻蜈蚣各砍成兩截  另外兩隻則被希芙的大掌一抓  拋飛到了空中  隨即落在地上  奄奄一息

看了看地上的被串成蜈蚣狀的人屍   rider覺得不妙  趕緊往大門跑去
只是  明明離大門還有一段距離   門卻自動打了開來...



門前  擠滿了長著鹿角、有著狼頭的熊  還有各種狼頭人身、熊頭人身的古怪生物

"嗷嗷嗷嗷嗷嗷!"

那副模樣  已經不能只算作是兇猛的野獸了   
為數眾多的怪物不約而同地吠叫起來   蜂擁而上  衝向兩人

看著那片如海嘯般淹沒而來的獸群  rider往後退了幾步  試圖在身後尋找退路...


眼中所見者  是方才那隻被摧殘成六截屍塊的人蜈蚣  又各自爬了起來  往這邊衝刺
在那些蜈蚣身後  主堡的大門裡頭  爬出了數隻更加巨大的人蜈蚣  還有看上去像是一團肉丸、由人體融合在一起所組成的謎樣巨大生物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

突然的一陣巨響  讓rider不由得將視線移向了聲音傳來的方向...

眼前  那身體被敲扁、有著紫黑色皮膚與怪異白臉的魔物  其身體正被一團黑霧所纏繞
能隱約從霧中看見他那扁瘸的身體正漸漸膨脹  恢復原來的形狀  鎖鍊下的傷口也快速復原了起來


"這地方真是瘋了!"
rider咒罵著  將迎面而來的六隻人蜈蚣全部刺死
這樣下去可不行---rider心想---現在已經被團團包圍  而那貌似是berserker怪物似乎也可已再次起來戰鬥了...   
於此久留  必死無疑!

縱身一跳  rider坐上了希芙的頸子  大喊:
"快跑吧  希芙!"

呼應著rider的話語  希芙嚎叫著  狂奔了起來
將面前的怪物們毫不留情地撕咬、撞飛   希芙終於擠到了門前
因為身軀過於巨大  在加上怪物的圍攻而難以從門口走出的希芙   猛地一蹬腿  越過外牆


"淅瀝淅瀝淅瀝"

身後  突傳來一陣鎖鍊摩擦急促的聲響
須臾間   三道鎖鍊從berserker的身上  向跳往空中的希芙伸了過來   牢牢纏住了牠那蓬鬆的尾巴

"嗚嗚嗚!"

尾巴被鎖鍊奮力拉扯著的希芙  發出了痛苦的哀嚎
即便如此  竭盡全力飛跳起來的希芙  仍然在強大拉扯的干擾下   勉強跳過了外牆   從獸群中突圍  往外頭的山坡直奔而下
berserker隨著那緊抓著敵人不放的鎖鍊   一起被被希芙扯出了外牆   在森林中的雪地上拖行著






深夜的山路上   一輛輛整齊列隊的卡車正行進著
從隊伍最前排的駕駛座之中  傳來了開心的哼歌聲
身披湛藍色大衣的棕髮男子  即便正坐在模樣駭人的熊頭人身怪物身旁  仍然面不改色  甚至還高興唱著歌

"大豐收!  大豐收!
回家解剖  好好研究
看是半人半熊  還是人形蜈蚣
如果想不到好點子就做成一顆球......"


"碰!"

男子愉悅的哼歌聲  突然被一陣爆鳴給打斷
在爆音響起的同時   一陣尖銳的煞車聲從後頭傳來

"碰!"

爆音接二連三  所有在後排的車子都爆了胎   被迫煞車
無例外的   男子所乘坐的卡車也突然一陣震動  隨即便因為爆胎的緣故而停止了行駛

"磅!"

生氣地用力甩了車門  男子從車上快步走下  查看著自己用來載運"研究樣品"的車輛們
"該死!  誰幹了這種好事!"
男子生氣的跺起腳來   咬牙切齒地吼著
查看了地面  但沒有看到任何尖銳的物品在地上出現
輪胎的破裂方式很奇怪---所有的輪胎側面都破了個洞  反到是與地面接觸的胎皮仍然完好無損
而且  破掉的輪胎全部都坐落在車子的左側...

就在男子疑惑著的當下   一個棕色物體忽然從一旁的山坡上飛到了腳邊
在撞擊到跟前的地面時  物體碎裂了開來   變成了一塊塊的碎木片---看來飛來的是塊木頭

"名為梅比烏斯.桑.馬克西米利安   或名為安弟爾.多蘭古雷格之人  在此地立刻將您所綁架的無辜民眾全部釋放  並將您從民眾那理所搶來的財物全部留置於此   否則休怪天命無情"

一陣低沉的話音從地面上傳來  看來是從木頭墜到地上的落點所發出的  
在聲音結束了之後  所有散落在地上的木片自動組合起來  變回了一塊形狀完整的木塊
男子彎下腰  將木塊撿起  剛才的奇妙聲音所闡述的話語全部都一字不漏地刻在上頭
讀著木塊上的文字   男子渾身感到不對勁...

"備戰狀態!"

男子的喊聲  迴盪在夜色之中
在吶喊的同時  所有的卡車車門同時打開   坐在駕駛座之中的熊人們   帶著一副齜牙裂嘴的兇惡模樣下了車  興奮地悶哼著

"啪!"

一陣悶響伴隨著濃稠的水聲  在男子身旁響起
剎那間  鮮血飛濺到了男子的身上   男子疑惑地轉頭

站在身旁的熊人  頭部被甚麼東西給擊中  爆裂開來  隨即不支倒地

"啪!"

聲響輪番出現
正躍躍欲試  準備大開殺戒的熊人們   都被從山上飛來,只有拳頭般大小的石塊給猛力地擊中了頭部  一時間血肉四濺  把車子與道路染成了一片鮮紅色


只剩下男子一人  靜靜地站在載滿了熟睡中的人們之卡車旁
"媽的..."
男子咒罵著
雖然不覺得自己會被打倒  但對手看來不好對付  
而且  現在自己的位置雖然暴露了  但自己卻連對手到底長什麼樣子都還不知道  再加上對方似乎是位精於狙擊的人   如果貿然出手  恐怕會被對手先發制人


男子在身旁張開了用魔力組成的保護罩  隨即拋下了滿滿的卡車與數卡車的"研究樣品"  往原本正再前行的方向走去

雖然以自己的力量來說是絕不可能被打倒的  但沒有必要為了區區幾千個"研究樣品"而挑起一場可能得暴露自己實力的戰鬥
如果現在發揮了大量的力量在這裡戰鬥  自己費心準備了"初始結晶"的事情很可能會就此走漏   屆時自己必將成為眾人的目標

咬牙切齒  男子心有不甘地拋下了心愛的"樣品"們  往自己在山中的堡壘走去






"嗚嗚嗚..."

一邊跑著  希芙一邊發出痛苦的哀鳴
查覺到愛寵異狀的rider  冒著強風  走到了希芙身體的尾端   往牠身後查看......


berserker正快速收縮著鎖鍊   不斷往兩人逼近

"該死的東西!"
rider咒罵著  將大劍往希夫尾巴後頭的鎖鍊奮力一砍

"鏗鏘!"

堅硬的鎖鍊毫髮無損  反倒是自己的攻擊被彈了開來  左手臂因為反作用力而整個麻掉了
"嗷嗚嗚!"
因為rider的斬擊  鐵鍊更加劇烈地震動著
震動傳到了希芙被勒緊的鍊子所弄出的傷口上   不僅沒能幫希芙脫困   反而還替牠帶來了巨大的疼痛
"抱歉了  希芙  我馬上解決好  在等一下"
看著希芙痛苦的反應   rider滿心焦急與愧疚  隨即用憤恨的眼神看向了berserker

berserker繼續將鎖鍊往他的身體裡吸進去  以此來縮短與目標之間的距離
"吼呀呀呀呀呀!"
一邊興奮地鬼叫  一邊持續在因為鋪上了一層積雪而還算平坦的地面上滑行著

雖然說在積雪上以這般的高速被拖曳著  應該是會失去平衡  隨即摔個粉身碎骨才對  但身體素質優秀的berserker仍然能單靠個人力量勉強保持平衡
再搭配上腳掌上纏滿的鎖鍊來提升抓地力   在冰雪上穩當地滑行自然不成問題了

怎麼辦呢...

雖然說能夠擊退對手的方法  無論是遠程攻擊或近身搏鬥  對自己而言都不成問題
只不過...

希芙仍然在賣力跑著---咬著牙  泛著淚  一邊發出正強忍著痛楚的悶哼聲  一邊頭也不回地奔馳著
長滿灰白毛髮的蓬鬆尾巴早已被自己的血所染紅;即便如此  仍然不能停下腳步---若是停下了  身後那一整群正往這裡窮追不捨的改造生物們便會蜂擁而至  屆時必定難以抽身

雖然變成靈體的話  便不會受到外物的影響  也無需擔憂後頭的追兵  
只是:  一旦在實體化的狀態下和其它從者交戰  除非脫離或結束戰鬥  否則無法再變回靈體  連帶的自己所召喚出來的物體也是一樣---包括希芙

令人不禁想為之哀嘆  但現在連那樣的閒暇都沒有  rider只能絞盡腦汁去思考幫助希芙抽身的方法
雖然也有想過乾脆就先讓希芙咬牙撐著跑出山裡  但berserker和彼此之間的距離不斷在縮短  已經不是能被動地解決掉這問題的情況了  必須由這邊主動發起攻勢才行
如果berserker來到了能攀上希芙身體之距離的話   希芙勢必會遭遇不測...  無論如何都不能讓那種事發生...

擊退他的方法有哪些?

敲碎他的鎖鍊看來是不可能的   而如果從希芙背上進行遠程攻擊的話...  不  攻擊的力量會把berserker的身體往後推開  那樣勢必會拉扯到希芙的尾巴  甚至有可能會直接扯斷...  尾巴可說是罩門所在  沒有尾巴的話  行動將會大有困難  痊癒也很耗時
沿著鎖鍊爬下去  和他近身戰鬥...  瘋了嗎?  那是絕不可能獲勝的!  而且一定會更激烈地拉扯到尾巴
停下來反擊嗎?  不... 能停下來的話早就停了  但正因為後頭還有那一整票東西在追著  所以希芙才不斷忍著痛也得奔跑下去

看著不斷逼近的berserker  rider幾乎束手無策  只能先暫時待在希芙的臀部上  等待berserker靠近的瞬間來隨機應變...



"亞爾特留斯!"

從身後  忽然傳來了一陣熟悉的聲音
納悶著自己的真名為甚麼會被喊出  rider往後方看去...


身穿著金色的獅子形鎧甲的騎士  手握有著金質十字長柄的長槍  以迅雷般的速度飛行而來  隨即停到了希芙的身上

"翁斯坦?"
面對突然間出現的身影  rider在風中納悶地喊著記憶中的名字
名叫翁斯坦的戰士並沒有回應rider的疑惑  只是指著berserker  喊道:
"我待會會把那傢伙給弄過來   你趁機砍下他的頭!"
說完  翁斯坦便往berserker飛了過去  緊貼著berserker的後背

雖然不明白故友為何會突然出現在這裡---而且看來也是一位從者
但是  往年所建立的長久信賴讓rider一瞬間便掃去了對他的懷疑  擺好架式  等著接應翁斯坦

"啊啊啊啊啊啊!"
又再次看見了那惱人的金色身影   berserker憤怒的地怪叫著  鬆開其中一隻抓著鎖鍊的手   把掛在指頭上的大劍改為以整個手掌握持  開始攻擊緊跟在後的翁斯坦

向berserker發出了無數的刺擊  但身手矯健的berserker即便在以單手抗敵而且還被拖著走的情況下仍然精確地用劍身擋開了每一記突刺並試著予以反擊

"翁斯坦!  乾脆你先來擋住後面的傢伙  我趁機把鎖鍊怪給解決掉吧!"
站在希芙背上的亞爾特留斯見戰況膠著  因而大聲喊道

"用不著!  我自有方法!  你作好準備!"
語畢  翁斯坦稍微拉開與berserker之間的距離  在長心中凝聚起一顆白色光球  對準了berserker的背部...

"來囉!"



"轟!"

伴隨著爆音的響起   光球從掌中飛出  直擊目標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

被從光球中迸裂而出的衝擊波給彈飛的berserker   發出淒厲的慘叫  往希芙身上飛了過去

"死吧!"

懷著滿腔憤怒  亞爾特留斯朝迎面而來的頭顱揮下一劍

"嚓!"

被白色臉孔所填滿的頭顱頓時與身體一分為二  在血霧之中往後方拋飛  
緊縛住希芙尾巴的鎖鍊也頓時鬆脫了開來  與berserker那身首異處的肉體一起往地上滾落  隨即消失在樹林之中

凝視著那吞沒了敵人屍首的夜色   騎士們沒有多言  只是與巨狼一起往山坡下奔馳著








-待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533855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Fate/stay night|黑暗靈魂 Dark Souls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bless0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王器的戰爭---第二十八... 後一篇:王器的戰爭---第三十話...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pinkgigi宜蘭人
請問宜蘭要到什麼時候才會有好天氣?我好想要去宜蘭玩唷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9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