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王器的戰爭---第二十八話

作者:爺只是路過的│2014-07-31 13:32:58│巴幣:2│人氣:184
- 會議 -


"洛依德撕下了手中的麵餅   說: '請用吧   這是我的肉'
為人們斟上美酒  說:'請用吧  這是我的血'......  "

希洛單膝跪著   閉起雙眼   吟詠著咒語
在她身邊出現了一環光圈   將她與一旁的blader給團團包圍住

blader手掌上的傷口  正隨著光芒的浮現而開始了變化
傷口在光的照耀下   漸漸變小   最後消失無蹤

"還不賴!"
看著痊癒了的傷口  blader拍起手來  笑著說:
"你才花了兩天就把最初階的 '恢復' 給學會了   很好!"

希洛起身  尷尬地笑著  撥了撥瀏海  問:
"可是這只是最初級的耶...   我真的能來得及把法術都學好嗎?   而且我記得你說要把這一套法術給練好需要很堅定的信仰之類的..."

"這你就別擔心了  法術的價值不在於你學會多少、懂得多高深  而是在你有需要時  它能不能派上用場"
blader拍了拍希洛的肩膀  說:
"你做得很好了!    讓我們再來複習一次剛學會的東西吧!"
說完  blader從腰間的鞘中拔出劍   往手掌劃了一道傷痕  鮮血緩緩流出
希洛單膝跪了下來  緊握手中的白色絹布  再次念起了咒語


"希洛!"

林中所傳出的喊聲打斷了兩人的練習
韋恩的身影  從樹木之間出現

"哥!"
希洛笑著  站起身來  往韋恩跑了過去

"奇怪   你帶的包包呢?"
來到了韋恩的身邊  卻沒有看到他出門時所帶的手提袋  令希洛有些困惑
"中途碰上了一些麻煩  所以弄不見了
不過不要緊  裡頭沒有什麼特別重要的東西"
韋恩笑著  繞過希洛身旁  說:
"好了  已經過中午了吧?   我得趕快收拾東西去跟監督員開會才行"

"開會?"
希洛轉過身來  問:
"我都不知道你有要開會耶?   我可以陪你一起去嗎?"

"你願意陪我來  我很高興  可是那場合真的不太方便把你也帶過去"
韋恩賠笑地說著  往屋內跑去
"如果你要和我一起出去的話  就等改天吧!  今天的會議很重要的!"


看著跑進房內的韋恩  希洛的表情有些失落
沒有理會在一旁等候的blader  希洛逕自往屋內走去

"唉..."
看著手中那還沒有得到治療的傷口  blader嘆了口氣
"小姑娘還真是  這樣就不練習了...    算了   我自己來吧"

blader抬起手掌  用高速念起了咒語
速度之快   令常人完全無法辨識他口中的內容是甚麼
在念咒完畢的那一瞬間   blader的身旁浮現出光圈   
緊接著  傷口便立刻痊癒了

"記得她是19歲吧   這年紀的女孩子還會這麼容易為這種小事情影響情緒嗎?"
blader脫下頭盔  拍著頭
"真是個難伺候的主人啊..."
苦笑著   blader往屋裡走去





一整排的卡車停到了山區附近的育幼院旁   穿著湛藍色大衣與藍色高禮帽的棕髮男子從隊伍最前面的卡車走了下來

在門口坐著納涼的警衛   看到了戴著古怪高帽的男子  站起身來
"您好   請問您今日來此是要參觀園內嗎?  還是...?"
警衛詢問著   等待男子的答覆

"我是來慶祝的!"

男子開心地拍著手  仰天大笑  
對此  警衛深感困惑

"不好意思   如果您沒有甚麼要事的話..."
警衛的話語   突然被一陣金屬音所打斷
須臾間   一股倦意湧了上來   警位隨即昏過去  不省人事

男子轉過身   對身後的一整列卡車喊道
"通通給我下車!"

所有車門頓時開啟  許多熊頭人身的巨人走了下來

"發甚麼呆!   跟我進去搬人了!   走!"
隨著男子的一喊   熊人們紛紛跟了過來   其中一人把警衛給抱起  放到隊伍中第二台的卡車上


現在是午休時間
育幼院的小朋友們  一個個都窩在通鋪中  安心地睡著

一位婦女看到了男子的出現   走了過來
"先生您好  如果您有要找的小朋友的話   得稍後一會..."

伴隨著一陣金屬音的響起   女子停下了說話  倒了下來

"小孩的睡臉...   啊!   天使的臉孔..."
看著通鋪裡頭的孩子們   男子輕聲自語:
"竟然如此   我就更不能讓他們醒來了..."
男子將手在空氣中比劃比劃   一陣金屬音隨即響起

"好了   抬走他們   動作記得輕一點"
男子轉過身   招呼著熊人入室
一隻隻的熊人鑽進了對他們來說略嫌狹窄的門口  將陷入魔法所帶來的昏睡之中的孩子們給一個個扛了出來


無論男女老少  只要是在育幼院裡發現到的人   全部都陷入了昏睡  放上了卡車當中
"好了!   載滿人的就先回去!   跟剛才一樣!"
男子指揮著  兩台在貨艙上蓋上了布幕的卡車隨即發動了起來   將人給載走

"物流公司...   育幼院...  下一站會是什麼呢?  我真好奇能在亞諾爾隆德的山裡頭把多少人給挖出來  呵呵呵..."
男子開心地笑著   坐上了最前排的卡車  隨興地唱起歌來:

"是人我都喜歡  但少女我更愛
注重外在  但我更關心內在
我要先玩遍你全身  再把你腹肌掰開
還要把你拆解   組裝成我的小~可~愛~  "

男子開心地笑著  胡亂地哼著歌
坐在一旁的熊人轉開了車鑰匙  車子動了起來  所有的車輛也隨著領頭卡車的發動而跟著離開了育幼院





在亞諾爾隆德東側的山區中   分別有南、北兩座古老的碉堡
這兩座碉堡都藏匿在山林深處   而且都遭到了後人的改建
其中在北部的堡壘被名為"梅比烏斯"的魔法師給改裝成了私人的宅第   另外一座則被神秘學研究團體"龍學會"作為第22屆王器戰爭的監督總部來使用

車門打開  韋恩與帶著墨鏡的棕髮司機走下轎車   往古堡大門口走去


"門捷列夫先生正在餐廳等候您   請您隨我來"
在門邊櫃台待著   穿著寬鬆長袍的女子  示意著韋恩跟隨  往一旁的房間走去  留下跟隨著韋恩的司機與另外一位櫃檯人員一起待在門口


"您好!"
坐在長桌一端  又著斑白而茂密的絡腮鬍、頭髮稀疏的老人  緩緩坐起身來  用沙啞的嗓音殷勤地招呼著來客  
"想必您就是朗斯佛德先生對吧?

"是的   感謝門捷列夫先生今日不吝撥冗與我一談"
韋恩笑著  在方才那位櫃檯人員為自己所拉的椅子上坐了下來
"哪裡哪裡!  我只是善盡我身為監督的職責而已   別這麼客氣!"
老人笑著  回到了坐位上

"目前先準備了些簡單的小點心   待會入夜後會再奉上正餐的   您是難得的訪客  請您務必用完晚餐再回去"
老人指著放在桌上的一籃剛出爐的麵包  說著
"先生盛情難卻   我就不客氣了"
"別見外!   我才要感謝你今天專程來這裡一趟呢!   你讓我這老人家的生活也多了些樂趣  快請吃吧!"

"先生還真是年輕啊  這樣的年紀便參加了王器戰爭   想必一定是位百年難得一見的奇葩吧?"
韋恩聽了  笑著搖搖頭
"不  您過獎了  家中原本有其它預備好的人選   只是人事上出了些變卦  所以才讓我這涉世未深的年輕人出來見見世面而已"

老人明白"變卦"一詞背後的深沉含意   點點頭
"原來如此...  還真是了不起呢   這麼年輕便選擇挺身而出把朗斯佛德家沉重的大業給獨扛下來"
"哪裡   您過獎了"

"對了  您說只是出來見見世面...   難道不以致勝為目標嗎?"
"是的   就只是來觀摩觀摩高手之間的戰鬥而已"
"原來如此...  有可以依附的人嗎?"

韋恩皺了下眉頭
"請問您的意思是?"

老人明白了韋恩的猜忌  對自己的失禮致歉   笑著解釋:
"沒什麼!   只是我現在先多多了解您的情況   屆時若是出了些甚麼意外   我才方便在第一時間動用學會的人力來幫助您

畢竟   要從王器戰爭之中退出不一定要透過'被殺'這麼激烈又無法挽回的過程   
您若是來到這裡宣示棄權   並且讓從者自殺   再交出剩餘的令咒的話   也是有機會可以全身而退的

您還年輕  而且也沒有抱著必勝的覺悟來應戰    我認為這樣的您在活動中待到最後是必死無疑
只不過   我也同時看到了您仍然有全身而退的希望   所以才冒昧出此下言  還請您考慮考慮"

"這樣啊..."
韋恩低頭思索   答:
"感謝您的建議   我必定會好好考慮"

"那就好了!"
老人開心的笑了出來
"您這樣彬彬有禮   又有才華的年輕人  如果死了  那該有多可惜啊!
您還願意考慮我這樣的老胡塗所提出的意見   我真是太高興了!"

"哪裡   我才要感謝您   給了我這麼寶貴的建議"

老人將雙手交疊在一起   問:
"那麼   您現在有何可以依附的對象嗎?"

"是的   是我的老師  
我是為了幫助我的老師獲勝才來加入這次的王器戰爭的"

"原來如此啊..."
老人點點頭
"那就好了   有可以依附的對象便可!   
不過   若是出了甚麼無法應付的差錯  您隨時都可來尋求學會的幫助   
畢竟大家都是想活命的   就算是場死鬥也該給旁觀的小夥子一點活命的餘地"

聽著老人的話   韋恩只是微笑  沒有多做應答

一旁的門口響起了一陣敲門聲

"請進!"
老人回應著門外的人  說道
門打了開來   穿著整齊的侍者推著餐車   走了進來
"原來已經到了晚上啦!"
老人驚訝地說著   接著笑著看向韋恩
"來看看今天晚餐的菜色吧!"


"那麼   請讓我們進入正題吧"
韋恩利用咀嚼之間的空檔   擦了擦嘴   說:
"我與您所要討論的事件  是關於前天在市郊的安養院所發生的爆炸案"

"喔?"
老人有些疑惑  吞下口中的肉塊  說:
"恐怖事件嗎?   與王器戰爭有何關係?"

"大人應該知道   在現場發現有條頓的軍服和軍徽的事情"

"嗯!   還有那個甚麼...  沃茲將軍所發表的自白聲明  對吧?"
老人放下刀叉  擦了擦嘴  說:
"別看我已經是老胡塗的年齡   我對於時事還是有在密切注意的啊!"

"那真是太好了"
韋恩笑著   將還未吃完的菜餚擱到一旁  說:
"如此一來   也無須為整起事件的表象再多做解釋  我就直接說明我的發現了"

"表象?"
老人眉宇間流露著疑惑
"這樣啊...  還請不吝分享您的發現"

"醫院遇襲時  我人也在場"
老人一聽  有些驚訝
"是為甚麼呢?"
"我與一位友人去探視那裡的一名病人

老人一聽  雙眉一沉   面有哀戚
"這樣啊...  這真是遺憾..."
韋恩聽了  笑著揮揮手   解釋說:
"您放心吧!   如果我與他們罹難了的話   今天我恐怕也沒有與您認識的機會了"
語畢   老人尷尬地笑著說道:
"喔...  喔!   呵呵...   這樣啊!   原來你們沒碰上恐怖事件   那真是太好了!   是我這老頭想太多了   真抱歉!   哈哈哈..."

"不   我們在那確實碰上了襲擊"
韋恩笑著   對正試著排解尷尬的老人說道

"啊?   啊...  這樣啊..."
現在的窘境  還真叫人啼笑皆非
老人停下了笑聲  微笑著交叉雙手  正襟危坐

看了看困窘的老人   韋恩接著說道:
"您也知道   新聞上播報出來的軍服殘骸非常不完整  連半件的份量都不到  軍徽也只有發現到一枚而已"

"是...  是的"
老人尷尬的點點頭  似乎對於剛才的事還有些在意

韋恩突然變得一臉嚴肅:
"事實上   我在現場目擊到了襲擊醫院的軍人"

"喔?  所以條頓的自白聲明是假的?"
老人的表情非常驚訝

韋恩笑著   搖搖頭:
"詳情我也無法確認   我甚至連那些'東西'到底是不是軍人都不清楚   所以才會來此向您尋求協助"

" '那些東西'......   為甚麼用這樣的方式形容呢?"

似乎是個不太好啟齒的問題   韋恩思考了一下才回答:
"老先生   您知道甚麼是 '不死人' 嗎?"

"不死人!"
老人的表情突然變得挺激動
"當然是知道的!  不死人可是學會和其他團體共同的禁忌啊!"

"當初對醫院進行襲擊的軍人們   似乎正是不死人或類似的改造人類"

老人瞠目結舌的看著韋恩
"豈可能?   這..."
老人站起身來  將身體湊近了韋恩  問:
"您難道知道不死人的特徵要如何判斷嗎?  這可是大忌啊   年輕人!
您說的不死人到底呈現著什麼樣的形貌   快告訴我!"

"不...  老先生   您先別激動   請回座吧"
韋恩用雙手隔開了與老人之間的距離   
激動得發抖的老人   緩緩回到座位上   坐了下來
"朗斯佛德先生  請您務必對此事好好解釋清楚"

"辨認出那些軍人有著不死人特徵的人物並不是我   而是我的從者"
韋恩娓娓道來  以免老人又再次緊張起來
"看得出來那是非常具威脅性的事物   我的從者當時甚至一副嚇壞了的模樣   要我趕快將他們束縛起來
而我同時也必須強調   我並沒有在這之前對不死人做深入了解   截至前天為止  我對這項禁忌的了解也僅止於學會所允許的範圍裡頭   希望老先生諒解"

"原來如此..."
先生點點頭  怒氣漸消
"真是十分抱歉  未等您說完便這樣先入為主地誤解您"
老人站起來   鞠躬致歉

"不不不!  你的懷疑是能被理解的   請別這麼說!"
韋恩站起手  揮揮手   請老人坐下

"打擾您了  請繼續話題吧"
老人說道   側耳傾聽著

"好的"
韋恩點點頭
"據我所知  當時有15名不死人攻擊醫院
這些人都穿著條頓的卡其色軍服  手持機槍
我在當時先與其中五人發生戰鬥  並將對方通通擒獲
後來  我才發現原來當時在醫院中也有另一名王器戰爭的參加者   我們聯手拿下了剩餘的十人"

"竟然還有另一位參加者...  這真是太巧了"
老人撫摸著一抹絡腮鬍  說道

"異狀不僅如此   我們在擊潰了所有敵人後  沒有在院中發現半個人影   也沒有血跡、屍體等受過攻擊的蹤影  只有留下戰鬥的毀損還有一些病床床單的痕跡能夠證明曾經有人出現在醫院中"

"這就怪了...  如果是全部人都事先撤離完畢的話  新聞應該就不會報導全院人員集體失蹤的消息了才對"

"是的  而且在襲擊引起騷動時   醫院當時根本還來不及進行任何避難行動  這些人彷彿人間蒸發般無故失蹤是我怎麼也想不通的一點"

"確實怪異...   還有甚麼發現嗎?"

"在我與另一位參加者還有其它兩人要離開院內時   所有被我們捕捉到的不死人全部都自爆了  醫院的各樓層也都相繼發生了爆炸   似乎時有人預先設下了埋伏"

"看來確實...   也難怪好好一座醫院會變得面目全非"

"不僅如此   我們在從火場逃生的過程中還遭遇了assassin的襲擊"

老人驚訝得睜大了雙眼
"assassin!   你說的是指刺客還是從者"

看到老人這麼激動的反應   韋恩不明所以地笑了笑:
"想當然耳是從者   老先生"

"所以那些伏擊從頭到尾都是assassin做的?"

雖然不清楚這個問題的答案  不過韋恩卻選擇了肯定地點頭
"是的   我非常確定整起事件都與assassin脫不了關係"

"原來如此..."
老人若有所思的點點頭
"這確實是嚴重迫害了公眾利益與社會環境的行為呢   必須要集合參加者們一起進行聯合仲裁才行
非常謝謝您今天所說的這些  我認為已無須多言了  學會會開始連繫assassin的主人  並進行調查的  
屆時若有參加者們進行自濟來聯合仲裁的必要的話  請您務必予以協助  我代表學會向您致上最深的謝意"
老人誠懇而心懷感激地說著  將手伸向了韋恩

"哪裡   我只是盡我所能而已!"
韋恩笑著   站起身  握起了老人的手



用餐完畢   韋恩站起身來  像老人致謝一番後  說:
"那麼  我便先回去了!  真是非常感謝您今日的款待!"

"哪裡!  如果有需要的話  歡迎隨時再來!  也歡迎您有閒時來喝喝茶!"
老人起身  將韋恩從飯廳一路送到了大門口外   笑著目送他與司機兩人的離開


回想著剛才對話的內容   韋恩喃喃自語
"想不到竟然說動了監督啊...   聯合仲裁甚麼的"
高興地冷笑著   韋恩與司機坐上車子   揚長而去







-待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533808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Fate/stay night|黑暗靈魂 Dark Souls

留言共 2 篇留言

該隱雪輝
爺只是路過大終於在自己小屋發文
怎麼可以不支持呢
話說Lancer真強 強如鬼神
完全看不出他幸運e
也歡迎爺只是個路過大來我的中國聖杯戰爭坐坐聊天

08-04 22:30

爺只是路過的
好的!不過我最近上網時間驟減,能夠去看別人文章的機會其實不多(畢竟我自己都幾乎沒有寫文章的時間了)08-04 23:03
該隱雪輝
爺只是路過大
您應該是學生吧 暑假應該放假有很多空閒時間
既然您二零一零才看fate stay night 現在應該十四歲吧
如果有錯還請見諒

08-04 23:25

爺只是路過的
確實是。最近也是因為要準備升學考所以上網時間不斷減少(嘆氣08-05 13:0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bless0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王器的戰爭---第二十七... 後一篇:王器的戰爭---第二十九...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manbobo2002大家
輕小說【解決少子化的自願配偶計劃】第14章已更新, 歡迎大家來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5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