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王器的戰爭---第二十七話

作者:爺只是路過的│2014-07-31 13:27:45│巴幣:2│人氣:93
- 渣滓 -


敲了敲房門   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媽!   我進來囉!"
希洛說著   旋開了門

映入眼簾的   是坐在床上   看著窗外風景的白髮女子
雖然滿頭白髮   但是女子的樣貌並不蒼老
從她那雙紅色的眼睛來看   之所以會有著一頭白髮  應該別有理由

"媽"
希洛來到床邊   坐到了女子身旁
"怎麼樣?   這裡的風景很棒吧!"

女子沒有回答   只是靜靜看著窗外徐徐落下的雪花

"我和你說喔..."
希洛擺動起雙腿   笑著說:
"...雖然你可能不相信    不過我成為了一位魔法師了!"

女子依然沒有作出回應   沉默地看著杉樹枝葉上的積雪往地上滑落

"跟你說喔   韋恩哥哥也是為魔法師呢!
而且   和我這個才當了一兩天的魔法師不一樣   韋恩哥哥是一位從小就開始培訓的、真正的魔法師喔!"

希洛也預料到了  無論自己再怎麼說話   眼前的女子始終不會作出回應...

...那也無妨   如此已足矣

"不過   雖然話是這麼說...   其實我也是在星期四才知道他是魔法師啦    嘿嘿..."
希洛尷尬地笑著   騷了騷頭    看著女子那白皙的臉孔、鮮紅的雙眸

像是身處於另一個世界般   女子始終沉溺在屬於自己的靜謐之中

"那就先這樣!   我下樓囉!"
希洛坐起身來  往門外走去
"我馬上就會端早餐給你   你先等我一下吧!"

走出房間   希洛闔上了房門   往樓下走去


"不要......"
看著窗外的白雪   女子神情呆滯地自語著
"不要再消失了......"
那被雪色所填滿的眼眶中   滑下了淚水





"這畜生!"

安第爾大罵著   握拳的雙手用力搥向了桌面

"怎麼會該死地溜走   還跑出了從者來攪局!"
安第爾怒火難消   急躁地來回踱步著

"不僅一個   竟然還出了第二個!   這是怎麼了?   豈會有兩名從者聯手起來刺探我!"
憤怒地大吼著   安第爾生氣得不斷捶打桌面

安第爾忽然停下了咒罵    深吸一口氣
闔上了雙眼   進入了冥思     其精神也隨著冥想的開始而游移進了梅比烏斯的記憶中---那是這副軀體的原主人


猛然睜開雙眼   安第爾從冥想中甦醒

"艾莉絲!"
安第爾憤怒地吼著
"給我從房裡滾出來!   你這賤女人!"

"主人?"
艾莉絲帶著幾分驚恐的神色   匆匆地從自己的房間裡疾走而出
"主人...   怎...   怎麼了嗎?"

"你心知肚明!   你這滿口謊言的狗奴!"
男子怒罵著   眼球佈滿血絲

"主...  主人?"
艾莉絲迴避著質問
"我...  我不理解您所說的意思..."

"還敢狡辯!"
男子抓起了擺在一旁的花瓶   猛力砸在地上   陶瓷碎片在地上飛濺著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幫那年輕小夥子說了謊!   你明明清楚他不是甚麼條頓的使者!"
怒火中燒   男子抓起了艾莉絲的衣領    吼道:
"你這賤狗奴!   竟敢欺騙你的主人!"
憤怒的吼著   安第爾用力往艾莉絲呼了一巴掌   被猛力推開的艾莉絲失去了平衡   跌坐在地上

"我沒有騙我的主人..."
跌倒在地的艾莉絲    撫摸著被打得紅腫的臉   說:
"...你絕對不是我的主人!   梅比烏斯大人是不可能會做這種事的!"

這番話就像是煤油一樣   令男子的滿腔怒火更加高漲
"你說甚麼?"
男子再次抓起了艾莉絲的衣領    擺著扭曲的怪異笑容    說:
"主人對你好   你就畢恭畢敬的汪汪叫;主人發點牢騷   你就翻臉不認人啦?"

男子看著艾莉絲   忽然瞪大了雙眼
"勢利的賤人!"
狠狠地又呼了一耳光   艾莉絲跌坐在地
"區區下僕    竟敢妄加臆測自己的主人!"
蹲坐在艾莉絲的腹部上    男子舉起雙掌   耳光不斷往艾莉絲的雙頰上招呼

艾莉絲失聲痛哭著   大喊:
"你這該死的惡魔    給我從主人身上滾開!"

"哼?   惡魔?"
安第爾一聽   突然停下了毒打    發瘋似地冷笑了起來
"呵呵呵呵...   艾莉絲     親愛的艾莉絲    我是你的好主人啊!"
彷彿瘋子一般   顫抖地笑著說話的男子   令人背脊發涼
"我是你最好,最~好的主人     梅比烏斯.桑.馬克西米利安喔!"
用著裝可愛的語氣說道    眼前的人已經徹底進入了瘋狂

"你錯了!"
剎那間的變臉   令艾莉絲嚇得尖叫   站起身跑了開來
"我才不是甚麼叫梅比烏斯的混帳!    你這她媽的賤狗奴!"
奔跑了起來   男子輕鬆地追上了艾莉絲    將她撲倒在地

"用你狗娘生的賤耳朵聽好了!"
將臉湊到了艾莉絲的面前   男子大吼:



"我是安第爾.多蘭古雷格!     我是神!"


"放開我!   你這卑劣的流氓!"
艾莉絲掙扎著   試著將壓住自己的安第爾從身上推開

"你這無禮的冒瀆者!"
憤怒的安第爾   將手往艾莉絲的衣襟伸去   扯開了鈕扣與布料
"放開我!    禽獸!"
艾莉絲奮力掙扎著   但是被壓制在地的她對安第爾來說毫無威脅性
"瀆神者    需要調教!"
將艾莉絲私處的衣褲給扯了開來   男子解開褲襠    侵犯起艾莉絲的身體

"啊啊啊啊啊啊啊!"
痛得大哭了出來   艾莉絲慘叫著
"滾開!   你這禽獸!"

"哼!   你該感到榮幸!"
安第爾擺動著屬於他人的軀體    喊道:
"與你交媾的不是他人   而是我安第爾!    是我這真正全能、真正不死的神!"

"你不是神!   你是比惡魔還要汙穢的禽獸!"
艾莉絲呻吟著,咒罵不斷


股間的穿刺突然停了下來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反應   趴在地上痛哭的艾莉絲   忽然轉過頭來   看向了男子


那是副驚惶失措的表情
男子的臉孔   一幅傷心欲絕的模樣   彷彿對眼前的事情感到震驚且悔恨不已




那是名為"梅比烏斯"之人才會對自己露出的表情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男子突然切換了意志的主導權   又再次變回了那禽獸不如的臉孔
"你也看到了吧!   你的 '梅比烏斯主人' 那副可憐兮兮的表情    哈哈哈哈哈哈哈...."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被主人給看見了自己汙穢的模樣    艾莉絲僅存的尊嚴也徹底崩潰   發狂地尖叫了起來

"主人!    主人!   原諒我啊!   主人!"

已經失去了抵抗意志的艾莉絲   只能伏在地上   任憑安第爾的獸慾所擺佈......





"呦!"
身穿著銀白色鎧甲的男子   往坐在古城牆上的巨人打了招呼

"你待在這都不嫌無聊啊?"
走到了巨人身旁   男子往地上的積雪坐下   
"不會"
巨人頭也不回地說著    削著手中的木塊
"這次又要削什麼樣的東西出來呢?"
"等我削好後再讓你知道"
"好吧~"

"對了"
兩人沉默了一會之後   巨人問:
"你今天來這要做甚麼?"

"這個嘛......"
男子躺了下來   在雪中揮擺著四肢
"...主人是要我來 '貫徹他的命令' 啦...   我想你大概也知道意思了"

"不要緊"
巨人繼續削著木塊
"如果真的有必要的話    那就動手吧    我也不覺得我會輕易地敗給你"

"嘖....."
在雪地上作出了"雪天使"的圖案    男子說道:
"你講得好像我很弱似的..."

"不是那意思    我只是覺得總比你被令咒給強押著去做來得好"
巨人解釋著  靜靜地為木頭雕出一個表情

"對了    你平常都做些甚麼來消遣啊"
"削削木頭"

"這樣喔....    還有別的嗎?"

巨人放下了手中的刀子與木塊   想了一下
"平常大概就只是看看風景
不過    我今天早上去練了一下弓術"

"喔?"
躺在雪地上的男子   坐起身來   問:
"有你能拿來當靶的東西喔?"

"那當然   我射箭才沒有粗魯到會動不動就把靶子給粉碎掉"
巨人說著   可是語氣有點心虛  像是在說謊

"所以?    你拿了甚麼當靶子?   岩石嗎?"

"不是..."
巨人放下了手中雕刻好的木頭   說:
"...我拿從者來練靶子"

"這麼厲害!"
男子故作驚訝   開玩笑地說著
"是哪個從者?"

"嗯...   大概是berserker吧"
巨人低下頭來   回憶著今早在山壁上所看到的情景

"诶...   竟然是berserker!
我看你根本不是在打靶子吧...    誰會拿berserker來練射箭啊?"

"管我囉?"
巨人不以為意   躺了下來

"喂!   你太大隻了啦!    我都要沒位置了..."
男子抱怨著   將身子擠到了一旁
兩人一起躺在城牆的積雪上    靜靜感受著雪花紛飛


"對了"
巨人打破了令人舒適的沉默   問:
"你還帶著 '銀護符' 嗎?"

"恩  還帶著啊"
男子點點頭
"我從 '出牆' 之後就一直帶在身上   你不也知道嗎?"

"一時忘了  現在才想起來"
巨人看似正仰望著天空   其實並沒有---他始終閉著眼睛

"你怎麼會問我這問題啊?"
男子不解地問道

"沒什麼"
想起了今天在山壁上射出的那支箭矢   巨人答:
"只是我自己也有個 '銀護符'    今天早上把它送給別人了"

"喔?   真的嗎?"
男子坐起身來   驚訝地問道:
"你怎麼也會有?   難道是老頭子給你的?   還是其它人送的?"

"這個嘛..."
巨人轉頭   面對著男子
"...我也不太清楚該怎麼回答你才好呢     應該算是別人送我的吧"

"是誰送的呀?"

"恩..."
巨人猶豫著   含糊其辭
"很久以前    一個人類送我的"

"哇喔"
男子驚嘆著   躺回雪地
"我以為只有我才有那種東西   不知道人類也會有呢"

確實   那的確是你獨有的東西---巨人心想著
只是  害怕在說出真相後   寧靜而愉悅的此刻會消逝無蹤


"好啦!"
男子站起身來  拍拍沾在藍色披風上的白雪
"我得去找個從者來挑戰了    如果我今天沒有把力量給大幅消耗掉的話   主人不會相信我已經把你 '處理好' 了"

"要找人打架啊..."
巨人喃喃說著
"推薦你三個人"

"請說"

"一個在市區裡   我不太清楚他的底細   不過感覺上並不是甚麼壞人
你如果只是要找人切磋來打發時間的話   他是個好選擇"

"嗯~哼"
男子發出聲   表示理解

"一個在北部山區的森林裡    你會看到一座與道路不相通的偏僻別墅   裡頭有我們的熟人"

男子聽了   十分震驚
"基亞蘭嗎?"
彷彿是在逼問著巨人一樣   男子的語氣非常迫切

"不對   是另一個"

"喔    翁斯坦啊..."
男子聽完   尷尬地低下頭來笑著
雖然語氣中帶著失望   但卻伴隨著更甚於失望的喜悅

"最後一個   在我剛才所說的別墅還要稍微往東一點的地方"
巨人的語氣突然多了幾分嚴肅
"你會在森林深處看到一座非常老舊的古堡   
雖然我還沒完全確定   不過裡頭大概有著兩名從者"

"同盟嗎?"

"大概是吧   說不定是比'同盟'還要更加複雜的關係也說不定"
巨人回憶著在山間所竊聽到的內容   說:
"其中一個是我剛才提到的傢伙---一個感覺起來像是berserker的從者"

巨人板著臉   慎重地說:
"而另外一個傢伙   是個人渣"

"人渣?"
男子疑惑道

"沒錯   人渣"
巨人點點頭   說:
"如果你要下殺手的話   那傢伙是我覺得最適合你殺的人
不過   那個人渣乍看之下不是甚麼貨色   但應該有著非同小可的力量    交手時要注意"

"好吧..."
男子低頭思索了一會   回答
"謝謝你給的意見   我這就去找人吧!"
男子說完   身軀開始泛起銀色的光芒
"那麼  掰啦!"
語畢  銀色的光芒消失在空氣當中


"銀護符啊..."
面對著身前那雪白的景色   巨人嘆了口氣
"...雖然說那是個人類交給我的   但畢竟也是你的東西呢"





"你很快就回明白我會怎麼處置你這賤狗了..."
安第爾赤身裸體    揪著艾莉絲的一頭棕色長髮
身體被侵犯得汙穢不堪的艾莉絲    只能一邊掙扎著   一邊隨安第爾的拉扯而行走

"開門!"
安第爾來到了堆滿雜物得儲藏室內    大喊著
回應著安第爾的呼喚    在儲藏室地板上的暗門頓時打了開來    裡頭是一片伸入漆黑之中的石階   和不斷從底下傳來的呻吟聲

"這是......甚麼?"
艾莉絲魂不附體地看著眼前那片黑暗    痛哭著
"放開我!    你這淫獸!    你要對我做甚麼!"

"住嘴!"
安第爾抓著頭髮   提起艾莉絲的臉   用另一隻空著的手往她狠狠地摑了幾掌
抓著慘叫著的艾莉絲   安第爾走下了石階    在漆黑道路兩旁的火把隨著他的到來而自動點燃    照亮了整座迴廊


看著眼前的景象   艾莉絲驚恐地睜大了雙眼


在道路兩旁   滿是關滿了人的牢房
牢房中   面無表情、一絲不掛的男女們呆滯地呻吟著   將手伸出了鐵欄杆的縫隙  不斷在空中胡亂揮舞著
走道還有牢房中   能看到許多脫了下來   隨意亂扔到地上的衣服---那是護理人員與醫師的服裝

"這...  到底?"

失神的艾莉絲   驚惶地看著眼前的景象

"發甚麼呆!   走!"
安第爾用力地扯了一下艾莉絲的長髮   繼續往前走


眼簾中   映入了極其可怕的身影
那是被關在牢房中的一群人---正確來說   是一隻怪物---一隻由數個人的身軀互相融合而成   變成了一個表面布滿了四肢與人頭的   肉團般的怪物

"讓我出去!"

艾莉絲慘叫著   掙扎著

安第爾一語不發   提高了手臂的力道   將艾莉絲拖往散發著湛藍色光芒的地牢深處



牢房中   站滿了渾身赤裸、神情呆滯的男丁們

"只要別弄得死傷殘廢就好"
安第爾說完   把艾莉絲給推入了牢房之中

"是的!   馬克西米利安大人!"
男子們大喊著   向安第爾行禮

聽完男子們的致敬    安第爾大怒:
"胡說八道!"
安第爾破口大罵:
"叫我 '安第爾神明大人' !"

"是的!    安第爾神明大人!"
男子們面無表情的行著禮

安第爾後退   關上了門   任憑牢房中的人們不斷將艾莉絲給玷汙

艾莉絲痛苦地呻吟著   轉過頭來



又是那哀傷欲絕的表情

不屬於名叫安第爾的禽獸    而是名叫梅比烏斯的男人所露出的表情


"不要再看了啊啊啊啊..."
艾莉絲痛哭失聲   但嘴巴隨即被穢物所堵住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安第爾將意識從梅比烏斯的掌控給切換了回來   拍手大笑
"同一招怎麼用了第二次還是那麼令人心碎呢?   啊哈哈哈哈..."
捧著笑痛了的肚子    安第爾彎著腰緩緩走開   只留下形同槁木的少女   還有不斷在地牢之中迴盪的呻吟聲...







-待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533801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Fate/stay night|黑暗靈魂 Dark Souls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bless0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王器的戰爭---第二十六... 後一篇:王器的戰爭---第二十八...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robert286 ლ(´•д• ̀ლ
Twitch 互相追隨 一起加油 實況遊戲 戰意、世紀3 ლ(´•д• ̀ლ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8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