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7 GP

[達人專欄] 【SC】★ 54. 工作通告-動作片【驅魔師】最終—天啟・遺落人間

作者:喵芭渴死姬│2014-07-30 21:38:48│巴幣:34│人氣:762
->>>試煉之後,迎接他們的是天堂亦或是地獄?
->>>偷放泰貝閃是一定要的啦~XDD(###

文 By 喵芭渴死姬(本篇:下&拉貝爾篇)司穎(中)草莓啾啾(上)
圖 By 西班牙咖啡、蝦球、Fika

    
    【合作】
        
        驅魔師主角:莫凡司穎:作品連結
        驅魔師助理:拉貝爾(喵芭渴死姬)
        驅魔師配角:里歐蝦球:作品連結
        教廷指導者:妲米歐西班牙咖啡:作品連結
        惡魔—魔啾:啾啾草莓啾啾:作品連結
        撒旦灯鹿西法:灯鹿Fika:作品連結
    
    


♪♪♪    ♪♪♪    ♪♪♪    ♪♪♪    ♪♪♪    本劇播放    ♪♪♪    ♪♪♪    ♪♪♪    ♪♪♪    ♪♪♪    ♪♪♪    


    好痛……痛死了!
    
    從未受創如此之重,他無力地趴在地上喘氣,鼻間全是血的味道,恍惚間,似乎聽見誰說了什麼,天地隨之變色,眼前的一切宛如人間煉獄。
    
    還是沒來得及趕上嗎?
    
    哀傷的眼神望向那發狂肆虐的人,那原先帶著光明的心,此刻已被黑暗包圍,張揚著熟悉卻又令他恐懼的強大力量,彷彿撒旦已將那人的靈魂徹底吞噬了。
    
    該怎麼辦?該如何阻止他們的計畫?
    
    胸腔的劇痛讓他幾乎無法呼吸,昏沈的思緒悠晃到最初之時——他初遇這特殊靈魂的那一天……


    『我是一個小天使,我最愛疵蛋糕!有一天我心血來潮,下凡來遊玩~我手上捧著大蛋糕,我疵得正開心,不知怎麼劈哩趴啦碰,天堂門關上嚕~』
    
    「噗哈哈哈哈!!孩子,你這歌唱得還真逗啊!」麵包坊大叔大笑地拍著少年,只當他胡亂竄改童謠,未把歌詞含意放在心上。
    
    「呵呵呵……」
    
    嗚,這大叔手勁也太好了點……
    
    瘦弱的身子不禁一個踉蹌,就趴向盛滿糕點的矮架上,拉貝爾頓時眼睛一亮,口水便要滴滴流下,「看起來好好疵喔~」
    
    「哈哈,俺的烘焙手藝可是本鎮一流的,當然好吃!」看這可愛孩子嘴饞模樣,大叔心情一好,就乾脆包了一塊奶油蛋糕給他,「來,作為你剛才獻聲的報答吧!」
    
    「耶~~謝謝黍叔!」拉貝爾開心地接過蛋糕,彼此的手指相觸時,一小束銀光悄悄流進對方的皮膚內,頃刻間,大叔肩上的黑氣頓時消失,人也顯得神清氣爽了起來。
    
    「不客氣,想吃再過來啊!」大叔搓揉了下他的頭髮,爽朗的笑聲幾乎震得整間屋子都在搖一樣。
    
    「不過你那歌詞最後可得改改啊!只要虔誠地相信上帝,信奉教廷的約條,天堂的大門一定會永遠歡迎我們的!」
    
    臨踏出門口之際,聽到大叔這麼說,拉貝爾回頭揚起一個燦笑,「嗯,我也這麼希望呢。」
    
    這是人間最黑暗的時期,天空被一片灰濛的厚雲所掩蓋,陽光已被遮掩了幾世紀。不知情的人們依舊仰賴天堂的庇佑,然而真相卻是——上帝早已對充滿罪孽的人間失望,並徹底關上了大門,而他,正如那首隨口唱的歌,是個因貪吃不慎錯過門禁而回不了天堂的流浪天使。
    
    『孩子,你終有一天將為貪食付出代價。』
    
    這就是上帝老爹順手給他的懲罰吧?拉貝爾無奈地心想。
    
    因為天堂之門緊閉,力量來源也被隨之切斷,為了節約能源,他只好收起天使光環隱藏身份,化身成一個平凡的普通少年,在人間四處遊蕩以尋找回去的路,幾百年下來,身上儲存的能量也越來越少了。
    
    唉,再不回去的話,自己大概就要成為第一個乾枯而死的天使了吧?
    
    自我感傷了一秒後,視線落回手中的蛋糕,他立刻將煩惱一拋,決定先及時享樂再說,反正吃也不開門,不吃也不開門,還不如對自己的胃好一點。
    
    興沖沖地蹲在巷子角落大快朵頤一番後,才抹完嘴就忽覺不對勁,他回頭一看,竟是一魔物朝自己撲來,這時幾刀銀光閃過,魔物瞬間灰飛湮滅。就在這隨風消散的灰燼中,他看到了在這黑暗混世中不帶一絲污穢的光潔靈魂,這個人叫做莫凡。
    
    「哇啊~猴塞雷啊!」他立刻跳起來扒住對方的衣擺說:「帥哥給搭訕……不對,窩是說英雄請收留可年回不了家的我吧~」
    
    不論再純潔的靈魂,經過多年濁世的穢氣浸染後,或多或少都會變得黯淡,就像剛才送他蛋糕的大叔一樣,即便是自稱神之代理的神職人員也會污濁不堪,然而,這個叫莫凡的人卻罕見地明亮,於是,被引起好奇心的他,決定跟著這個人就近觀察。
    
    經過一番死纏爛打、跟蹤尾隨,又於對方意外失手的任務中,幫忙補刀制服魔物後,他終於讓莫凡答應收自己當助手了。
    
    「這麼放心就交給我,不怕我是騙你的,然後把劍搶走嗎?」
    
    「你要是有其他動作,我有辦法馬上制止你。」
    
    開玩笑的同時,他悄悄地將天使祝福注入莫凡的除魔劍上,讓這把僅泡過聖水的劍攻擊力大增,不僅能消滅魔障,亦能傷害萬物,包括天使自己,於是短短的幾個月內,他將這位年輕驅魔師的生涯推上了最高峰,卻不知這竟也成了一切的開端……

    
    蹲坐在教廷大門前百無聊賴地啃著餅乾,他手持炭筆畫著各式各樣的螞蟻,從教廷外牆的一隅畫到門口地上,心裡不斷回想莫凡先前收到的教皇密函,三張素淨的白紙帶著一股令人不舒服的極淡氣味,召集時間又是這夜黑風高時,讓他怎麼想都覺得哪裡不對勁,卻又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抬頭瞄了眼這奢華如皇宮的教廷建築,迴繞其間的濁氣比上次見到時還要濃厚,看來深知自己被天堂摒棄的教廷也逐漸墮落了,他不禁嘆了口氣,不懂上帝老爹為何要放棄人間,雖說罪惡滋長橫行,但仍是有值得救贖的人啊,比如那麵包店大叔,比如莫凡。
    
    『我和他約定好了,要一起找回天堂……我死去的戀人……』
    
    想起莫凡說這話的時候,神情是那麼憂傷卻認真堅定,靈魂更是發出璀璨的光芒,那一刻,他就終於明白了,只要心中的光明不滅,就能不被黑暗吞噬,靈魂便會永保潔淨,或許那個誓約便是莫凡心中的光明吧? 如此惆悵,卻又如此純粹……    
    
    「重新打開天堂大門?真的找到方法了?!」訝異地聽著莫凡從教廷得來的消息,他的心情也跟著雀躍了起來,遊蕩數世紀,甚至跑去那個地方查資料也都毫無所獲,卻不想教廷竟已找到線索。
    
    「是啊,只要完成這次的任務!」莫凡總是癱著的臉難得揚起欣喜的笑容。
    
    要一起找回天堂……
    
    瞥了眼地上密集爬行的螞蟻,他忍不住笑得瞇起了眼,看來自己沒有跟錯人!
    
    
    除去帶來大洪難的淼魃後,望向捧著小石碑凝神注視的指導者,他不禁困惑了,那石碑是什麼?為何會散發令人不安的氣息?實在熬不過好奇心,他便問了莫凡。
    
    「是天啟碑,從教皇手上拿到的。」莫凡回道。
    
    「咦咦??天啟碑?!」
    
    天啟碑被教廷找到了?!!!是什麼時候的事啊?記得上次去那個地方時,鎖著天啟碑的箱子還在角落裡積塵呢!唔……上回去好像也是一百多年前的事了,這期間被人找到似乎也挺正常的?不過,天啟碑是長這樣的嗎?印象中……嗚~都怪自己當初在天使學院上課時只顧著想午餐啦,所以天使長教的東西幾乎都忘光嚕!
    
    心虛地低聲嘿嘿笑了下後,就見自己方才的怪叫引來當事人的注意,他便立刻躲在莫凡身後,小心翼翼地看著身為指導者的妲米歐,直覺這位修女不如表面那樣文弱。
    
    「那個……真的是天啟碑嗎?」
    
    「是啊,這可是教皇親手交給我的,是能顯示上帝旨意的石碑,我們的任務也是依據天啟碑的指示來行動。」妲米歐取出石碑,滿懷虔誠地回答,「上帝向教皇降下旨意,只要我們消滅地獄,祂就會再對我們敞開天堂大門,人間就要有希望了!」
    
    上帝降旨?!
    
    天使之間都有一種互相傳遞消息的感應能力,只要藉由意念將訊號散播出去,便能讓所有天使都接收到訊息。然而,身為天使的自己沒聽到天堂半點風聲,這些人類卻能跳過天使直接跟上帝老爹溝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第一個試煉是消滅東方海域的異獸—淼魃,為民除害是好事,故毫無疑點,第二個試煉是尋找聖戒,毀去封印聖戒的瞎酋密境入口,這個聽起來也無不妥,因此,儘管對上帝降旨之事有所糾結,他依舊跟著驅魔隊參與任務,直到莫凡戴上戒指後……  
    
    「怎麼回事?拿不起來……」莫凡困惑地掰著手指,試圖取下戒指,卻被妲米歐阻止了。
    
    「看來這是上帝的旨意——你就是祂挑選的人。」妲米歐看著大家,臉上是充滿希望的笑容,「莫凡將承襲上帝賦予的使命,帶領我們完成第三個試煉,關閉地獄,重回天堂的懷抱!」
    
    聞言,莫凡緊握戴著戒指的手,看向紛紛表態跟隨的眾人,「我必完成上帝賦予的使命,我們可以帶來希望,帶來開啟天堂大門的鑰匙,傾盡全力毀滅地獄!」
    
    望著勢在必得的莫凡與歡欣鼓舞的眾人,他發覺自己更加開不了口,那戒指還在石檯上時仍處在封印狀態,所以他沒看出來,一旦被莫凡戴在手上後,他才感覺到一股陰寒之力自那戒指源源不絕而來,若先前還因不確定而有所遲疑,那現在再不醒悟過來,就真枉費他的天使榮耀了!
    

♪♪♪    ♪♪♪    ♪♪♪    ♪♪♪    ♪♪♪    分離    ♪♪♪    ♪♪♪    ♪♪♪    ♪♪♪    ♪♪♪    ♪♪♪    


    旅館房間內,莫凡正在浴室裡洗澡,拉貝爾則坐在床上進行他的工作——為莫凡的裝備做日常保養。這時,里歐突然開門闖了進來。
    
    「莫凡呢?」
    
    「啊?裡面……」抬頭看了來人一眼,確認不是陌生人後,拉貝爾反射性地指了指浴室,便又低頭繼續做事。
    
    里歐沒多想地直接開了浴室門,走進去劈頭就說:「莫凡,我想問你今天親完的感……想……」
    
    「啊,等……」忽覺不對勁,拉貝爾伸手要阻止里歐,卻已來不及了。
    
    水珠在髮上滴落,莫凡還在沖淋著身體,浴室門卻突然被打開,他愣了愣地看向門口的人,「呃,里……」
    
    「變、變態!!!!」里歐慌張地摀住臉,眼睛卻悄悄從指縫偷看。
    
    「咦?」下意識地想遮卻不知道該遮哪,轉念一想,又覺得都是男人有什麼好遮?於是,莫凡不解地看著還站在門口的里歐,「是你闖進來……」
    
    「接、接吻還不能滿足你嗎?現在還不可以啊!太快了!你這個變態,嗚……」死不認錯的里歐,看滿足了就臉紅地奔出房間。
    
    「……」無言以對地聽著里歐的奔罵,拉貝爾決定還是專心工作吧。
    
    默默地將浴室門關上,莫凡穿好衣服後,頭上頂著一條毛巾,落寞地坐在床緣,「真的被當成變態了……」說完,便無奈地往後倒躺在床上,遮著臉哀聲嘆氣。
    
    「咳咳……」擦完最後一把小刀後,拉貝爾將工具一一收好,看向莫凡壞笑地說:「可是,窩怎麼覺得他好像還挺開心的勒?」
    
    「開心我是個變態嗎?」莫凡投給他一個無法理解的眼神。
    
    「……開心看你洗澡啦!」拉貝爾翻了個白眼,掏出一包餅乾來啃,「要說變態,白毛娘才變態吧?跑來看人洗澡還罵別人變態。」
    
    「唔……他說要問感想,接吻……」回想當時接吻的景象,莫凡並沒有感到排斥,甚至有些喜歡,他紅著臉摸了摸嘴角,又覺害羞地用毛巾遮住臉,「想再親……」
    
    「想親就企親啊~跟我說幹嘛啦?」瞧見他那副害羞的樣子,拉貝爾忍不住賊笑道。
    
    「我、我知道,等任務完成……」待臉上的紅潤梢退,莫凡恢復認真的神情盯著手上的戒指。
    
    見狀,先前奇怪的感覺又湧上了心頭,拉貝爾沈吟了半晌才問他:「莫凡,你們困在洞裡時,是怎麼把入口的落石弄碎的啊?」
    
    「是上帝的保佑!」莫凡不假索思地回答:「上帝借給我力量,讓我可以保護想保護的人,我想天堂大門再打開的日子近了。」
    
    「上帝的力量?什麼意思?」
    
    「祂告訴我戴上戒指,說:『把你的手給我,我會給你力量。』我只靠著意志就把入口開通了。」說著,莫凡興致盎然地握住手,完全沒去追究戒指拿不下來的事。
    
    這番話讓拉貝爾的眉頭皺得更死了,「沒道理啊,怎麼你聽得到,窩聽不到?」
    
    又一個可以跳過天使就直接聽到上帝聲音的人類?這太詭異了!過去確實有天選先知能感應上帝真言,但若是這樣,上帝也會向天使們宣告先知人選以便加以守護,他卻從未收到這類資訊,何況天堂大門都關了,更不可能會有先知了,那莫凡他們究竟是怎麼辦到的?
    
    「嗯?當時里歐也說沒聽見,或許是因為我是被挑選的人?」想到這,莫凡信心滿滿地拍了拍他的肩,「明天是最後的試煉,靠這股氣勢一起毀滅地獄吧!」
    
    「里歐聽不到很正常啊,可我是……」話說到一半,拉貝爾忽然意識到什麼而頓住,接著慌張地看向莫凡的手,「我看一下戒指。」
    
    「哦,可以啊。」
    
    抓住莫凡的手,拉貝爾仔細凝視那枚戒指,半晌後,他伸出手指輕輕觸碰了下,卻像是被電到般立刻抽回來。
    
    這股力量……熟悉得像是來自天堂,卻又沒有上帝賜予的溫暖,反而有種陰冷刺骨的寒氣,這、這應當不是上帝,但會是哪一位天使的嗎?
    
    「莫凡,我覺得……覺得……」他臉色凝重地結巴了半天,才終於找到個說法,「會不會事情不像我們想的那樣啊?」
    
    瞄見拉貝爾臉色不豫的樣子,以為他是因為到了最後一個試煉才開始緊張,莫凡便笑著說:「別擔心,事情會很順利的,指導者也這麼說了。」
    
    「我不是那個意思……」猶豫了半天,拉貝爾最後決定豁出去了,「我覺得這整件事都怪怪的,這個戒指和那個天啟碑,還有什麼上帝降旨……怎麼會、會這麼突然就來了?」
    
    「有很突然嗎?這可是教皇為了人們的希望,每日每夜向上帝禱告換來的。」莫凡抽回自己的手,似乎懷疑拉貝爾不相信上帝,「相信上帝是唯一選擇,天堂關上門也是人類自己帶來的絕望,即使只有一絲希望,我也要好好把握住。」
    
    「我當然知道要相信上帝,可是……」拉貝爾擔憂地看著莫凡,「如果這一切其實並不是上帝的旨意呢?」
    
    他能以天使的榮耀來保證,上帝的光芒絕非如此冰冷,可是這力量跟自己又有些相似,若是這樣說的話,便不能肯定這戒指不是天堂之物了,但他實在沒印象天堂裡有哪個人會給他這種感覺。
    
    絞盡腦汁都想不清的他,只能抱著以防萬一的謹慎心態,指著莫凡的戒指說:「那個戒指,我覺得很危險!」
    
    「怎麼樣危險?它救了我和里歐!」不解拉貝爾在質疑什麼,莫凡感到不耐異常地別過臉,「你若覺得危險就待在這休息,明天不用跟了。」
    
    「我又不是在擔心自己的安全,我說的危險是這戒指的力量不單純!」拉貝爾焦急地解釋著,「還有那個天啟碑也是,哪有說指派給誰就能讀的啊?就連教皇都不可能有這個能力啊!」
    
    所謂狗急跳牆,他竟忽然想起當年在學院習得有關天啟碑的知識——天啟碑的真言僅是上帝在人間留下的暗語,並非人人皆能解讀,只有天選先知才能感應其中奧秘,更非與上帝聯繫的工具,所以妲米歐的那個天啟碑絕對有問題!
    
    「是不單純,因為上帝是無法用人類的標準去衡量的。」然而莫凡在不明了的情況下,聽他有質疑教廷的言論,便微皺起眉地說:「你什麼意思?怎麼知道不可能?你想說這幾天的努力都白費了嗎?」
    
    「啊啊啊啊啊!!我說的不單純不是那一種的啦!!」拉貝爾覺得很頭大,完全不知該怎麼跟對方解釋,「反正窩就是知道啦!!總之、總之,莫凡,這戒指的力量很怪,你以後別再用就是了!」
    
    「你提不出具體的理由,就要我選擇不相信上帝賦予我的使命?」莫凡反問了回去,言下之意便是——若沒有比起天啟碑和聖戒更有力的證據,就別想成功說服自己。
    
    「$^%&#@————」一直說服不成的焦慮下,拉貝爾急得發出一串非人的語言,最後牙一咬就說:「好!我就去找出證據給你看!哼!!!」說完,他就抓起背包,頭也不回地往外衝了。
    
    「等,拉貝爾!」
    
    聽到背後傳來欲阻止的呼喚聲,卻未見對方追上來,拉貝爾不禁有些失望又難過,初次嚐到不被同伴信任的挫敗,更加深他找出證據的決心,然而,他不知道自己這一去,便錯失了阻止莫凡步上絕路的最後機會。
    
    
    「昨晚,我收到這封教廷發出的緊急密函,要我們盡快完成試煉,否則人間將有劫難。」
    
    隔日,妲米歐手持一封蓋有教皇印章的密函,臉色凝重地向大家宣告這個消息,莫凡一聽便不禁皺起了眉頭,本以為拉貝爾昨晚只是一時衝動,在外頭溜一圈氣消後就會回來,可惜一覺睡醒後仍不見他人,現在又是這般情況,心情就更加沈重了,「發生了什麼事?如果事態嚴重的話,我們是否該趕緊動身?」
    
    「你們……」妲米歐環視在場的人,「可曾聽說撒旦的手下愛將魔啾?」
    
    「撒旦的愛將?」莫凡點了頭,雖然有所聽聞卻沒有親眼看過,但是比起這個,撒旦這個名字更讓人在意。
    
    「教廷得到消息,她將在明日午夜時份,於西斐市解開禁錮撒旦的牢籠,讓地獄之王降臨人間。」妲米歐拿出天啟碑接著說:「事態緊急,我們務必要阻止她的計畫,而這正好與我們第三個試煉不謀而合——」
    
    「以惡魔之血洗淨煉獄!」
    
    「所以要除掉魔啾,對吧?」絕不能讓撒旦出現在人間!為了不讓至今的努力全部白費,莫凡立刻向同伴宣布:「我們即刻動身,必在惡魔得逞前趕到西斐市!」


♪♪♪    ♪♪♪    ♪♪♪    ♪♪♪    ♪♪♪    聖經    ♪♪♪    ♪♪♪    ♪♪♪    ♪♪♪    ♪♪♪    ♪♪♪    


    再次來到那個地方——前任先知的安眠之地。
    
    每一代先知的寢塚皆分散在世界各處,天啟碑因而四處流轉並隨先知入墓,等待新一任先知將它尋回。為了防止天啟碑落入惡魔手中,尤其是撒旦之手,先知的寢地亦有真偽,唯有負責守護當代先知的天使長才知道真正的所在地。
    
    自拉貝爾被關在天堂門外起,他就一直在尋找天啟碑的下落,幸好他與守護前任先知的天使長十分交好,故能依據對方習性猜得一二線索,卻也費了他不少功夫。
    
    掃視一圈,果真不見有其他人來過的跡象,就連上回他留下的……呃,冰棒木條都還插在先知雕像的嘴裡,他撓了撓臉頰,自覺頗不好意思地將木條拿下,「嘿嘿,不好意思啊,咬這麼久,嘴巴一定很痠吼?」
    
    說完,他就把木條改插進雕像的手中,點點頭說:「這樣就輕鬆多啦~」
    
    「……」
    
    雕像自然是不會回答他,更無法表達其黑線之情,於是,他自認貼心地拍拍雕像肩膀後,就走到角落捧起積滿灰塵的石箱,見它絲毫未有開啟的痕跡,便能肯定教皇交給妲米歐的石碑絕非天啟碑,至於是什麼,又是誰在透過石碑下達指令,就不得而知了。
    
    他盤腿坐在地上,將石箱放在面前,石箱外刻滿了蝌蚪大小的天使文字,既是封印天啟碑的鎖匙,也是本厚重的天堂聖經,這就是他當初過來的原因——尋找回到天堂的方法,可惜他查了老半天都沒發現什麼線索,倒是看到不少關於地獄的事。
    
    地獄?
    
    一想到地獄,某個人的名字瞬間閃過腦海,與天使能力相似卻沒有上帝賜予的溫度……
    
    當初被重回天堂的興奮沖昏頭,所以沒多作他想,直到那枚「聖戒」出現後,他就不得不朝反方向去聯想,倘若教廷指派的試煉不是打開天堂大門的話,那會是什麼呢?跟地獄有關的、跟那個人有關的……
    
    「Nagraphurur、Dongondruxged、Gisgdongonunur。」
    
    以天使文說出欲查詢的地獄、戒指、試煉等關鍵字後,石箱上的刻文立即發出銀藍光芒射進他的眼裡。
    
    「異獸……密境……承襲者……」光芒照耀下令那雙碧眼也隨之變色,石箱傳入腦海的資訊過於龐雜,為節省時間,他喃喃唸著更多關鍵字以縮小範圍,最後終於找到最符合的文章,同時也臉色大變。
    
    糟了!莫凡!!!!!


♪♪♪    ♪♪♪    ♪♪♪    ♪♪♪    ♪♪♪    試煉    ♪♪♪    ♪♪♪    ♪♪♪    ♪♪♪    ♪♪♪    ♪♪♪    


    西斐市某處漆著149號的路燈旁,一間有些年歲的小教堂獨立在昏黃的燈光中,顯得十分寂寥,然而被封死緊閉的大門裡,卻隱隱傳出不尋常的聲響。
    
    女子立在祭台前,仰望在十字架上受苦的耶穌像,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自她受撒旦之令四處蒐羅合適的驅魔師祭品已有數月,如今終於要進行最後的儀式了!
    
    「王,您等著,魔啾很快就會將您從黑暗的深淵中解放出來,實現一統人界的夢想。」
    
    轉身環顧眼前的祭品們,血紅的眼瞳閃過陰鷙的光芒,所有人便似被催眠般跪在地上,齊齊念起古老的咒語,罕見的陣法隨即以她為中心展開,見狀,魔啾掩住心底的興奮,更加投入地念著咒語,不消片刻,一道光芒自教堂天頂落下,她張開雙手張狂地大笑,「吾王,現身吧!」
    
    就在這時,一聲聲玻璃碎裂接連響起,趕來西斐市的一行人,眼見教堂發出不尋常的光芒,猜想惡魔已開始儀式,便紛紛抽出武器破窗而入。
    
    依眼前所見,莫凡不難看出立於法陣中央的背影就是惡魔,便毫不猶豫地舉劍朝魔啾衝去,其他人見跪在地上的人兩眼無神,即知他們的神智受到控制,就連忙拉起這些人,打算將他們送到外頭交由妲米歐安置後,再回來協助作戰。
    
    「你們!!」看著突然湧入的驅魔團隊,魔啾不禁錯愕了半晌,不解教廷怎會派人過來破壞儀式,明明都已……還未來得及釐清思緒,她就忽感左邊傳來一道劍氣,只得立刻展翅飛閃而過。
    
    「唔!」吃痛地輕撫被劍氣所傷之處,魔啾大驚心想,這人類的劍竟傷得了自己?!
    
    一心想著先打斷儀式的莫凡,見被當成祭品的人們已安全逃出教堂,才將視線移回惡魔身上,卻頓時一愣,「妳?!」
    
    即便死也無法忘記的樣貌,熊熊燃起了內心的憤恨之火,莫凡緊握劍柄怒瞪著惡魔——那殺死他戀人的兇手!
    
    惱怒地看著自己辛苦尋來的祭品轉瞬間就被放走,魔啾心裡的火氣也跟著上升了,「哼,很好!你們這些愚蠢的人類,一個也別想逃走!」
    
    惡魔囂張跋扈的態度更令莫凡心底的氣焰直升,但更多的原因是這惡魔竟不識得他?!殘忍地殺害無辜生命卻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樣,而戀人慘死的畫面卻依舊清晰地在腦海裡憶起,自身仇恨的心情讓他眼紅地一個劍步又直朝惡魔衝去,欲給予重擊,「在妳死之前,沒有人會離開!」
    
    閃過再次襲來的攻勢,魔啾飛往高處,似笑非笑地打量著莫凡,「喔,你就是那天的驅魔師啊。」
    
    先前她就看中這男子的非凡身手,心想應當是個極好的祭品,可惜撒旦大人似乎不太滿意,直接將這人從名單上踢除。
    
    「許久不見,的確增長許多,以人類來說,你確實很厲害,不如咱們做個交易吧?我大方地施捨你做我的部下,我就不計較你方才的無理舉動。」魔啾說完就手一揮,發出一道掌風將莫凡打倒在地。
    
    翻過身又立即跳起站穩,莫凡瞪著飛離地面的惡魔,滿腦子只想著如何將此魔徹底消滅,為自己逝去的戀人,亦為令天堂再次眷顧人間的期盼,力量!他需要更強大的力量!思及此,他冷著臉放下舉劍的手。
    
    「妳的施捨,我不需要。」他抬起戴著戒指的左手,做出握拳的動作,戒指頓時閃過一道光芒,惡魔的翅膀也隨之如被人抓住扭轉一般,無法再繼續拍動。
    
    「啊啊啊—————」
    
    痛苦地發出一聲嘶吼,魔啾驚恐地看著莫凡,怎麼會?!這個人類怎會有「他」的力量?!不、不可能!
    
    「放、放開我……」極力想掙脫這禁錮,然而她越是掙扎,束縛就又緊了些,這讓她越加感到不對勁,擁有這力量的人類,讓向來除了「他」之外就無所畏懼的惡魔,不禁顫抖了起來,這是怎麼回事?難、難道是……?!
    
    臨行前撒旦不尋常的微笑,忽地閃過魔啾的腦海,瞬間她似乎領悟到了什麼,不!不可以!她不想就這麼結束!
    
    「放開妳?」冷聲重覆對方的話,莫凡握拳的左手往下一落,惡魔便被重摔在石磚地上,撞裂一塊又一塊的碎屑。
    
    「當他在掙扎時,妳可曾想過要放過他?」他將惡魔禁錮得更緊,「惡魔沒有憐憫心,我也不用對妳手下留情!」
    
    「不……」撞擊令魔啾的表情更加扭曲,她痛苦地張口欲言,然而喉嚨卻被忽地束緊,使她僅能發出破碎的噎聲。
    
    「你取走了他的性命……」更用力地緊握左手,將惡魔重壓在地後,莫凡睜大了眼睛,抽出腰間的銀劍高舉,「我要索回來!」
    
    語畢,鋒利的劍刃便直直往惡魔的咽喉揮下。
    
    「殺了她會解放撒旦!不可……」
    
    門外忽然闖入一人直衝莫凡,欲阻止對方完成試煉,然而急迫的喊聲卻在半途被刺骨的劇痛中斷,拉貝爾震驚地看向自己被利器刺穿的胸口,接著一口鮮血噴出後,他就頹然倒地。而當利劍砍下惡魔頭顱的同時,莫凡雖是聽見他的話,卻為時已晚。
    
    「拉……」莫凡下意識地想轉身回應,卻發現身體突然變得僵硬不聽使喚,連話也無法順利說出口,降臨眼前的黑暗不只遮蔽了他的雙眼,連他的意識也一併奪去……
    
    「哈!」抽回拉貝爾背上的劍,理應在外頭照顧倖存者的妲米歐,冷笑地用外袍衣角擦拭血跡後,將劍身收回權杖裡,「雖然出了點小插曲,不過計畫依舊順利地完成了。」
    
    陸續回到教堂內的眾人,震驚地看向變了個人似的指導者,而她手中握著的權杖竟是唯教皇所有之物,「你、你是......?」
    
    「籌備了這麼久,撒旦陛下可滿意這個身體?」不理會他們的質問,妲米歐邪笑地看向『莫凡』,然而嘴裡的稱呼卻讓在場的人大為震厄。
    
    「莫凡......?!」里歐錯愕地望向低頭不語的莫凡。
    
    緩緩起身面向眾人,『莫凡』沒有看向妲米歐,卻是眼神空洞地狂笑著,他將手中沾滿血跡的劍送到嘴邊一舔,似是享用美食般地瞇起眼睛低語,與莫凡聲音交疊響起的是另一道截然不同的嗓音,「辛苦了,魔啾,你的犧牲,我會記著的。」
    
    說完,似是以殺害愛將的武器作為紀念般,他低笑地將劍收回腰間後,就突然向一名驅魔師逼近,左手直接貫穿了對方的胸膛。
    
    「血……是溫暖的血……這身體太令人著迷了。」陶醉般地低語著,他抽回手抬起腳踩在屍體上頭,「下一個,該挑誰呢?」
    
    方才的突變還未讓大家反應過來,就又見一個同伴慘遭殺害,而行兇的竟還是被推舉為領導的莫凡,這時他們才意會到拉貝爾先前的話,錯愕之餘亦本能性地舉起武器反擊,並企圖往外跑去,然而大門卻在他們轉身要跑的時候,被倏地關上。
    
    「任務還沒結束呢!各位驅魔……喔,不,真正的祭品們。」不知妲米歐觸動了什麼機關,大門不僅被鎖上,被撞破的窗戶亦落下了鐵欄,她舉步走到法陣中央,彷彿身邊的災難皆與自己無關,僅是逕自喃喃念起咒語,一時間,天地變色。
    
    朝距離自己最近的驅魔師奔去,莫凡,或者該說是撒旦,先打斷了對方拿劍的手,另一手在同時間將人的頭顱給硬生生打離身體,也不在意噴濺到身上的鮮血,視線又瞄向下一個目標,頃刻間,所有人一個接著一個地慘死,毫無掙扎的機會,撒旦不禁仰頭愉快地笑了起來,「人間,這下人間也是我的了!」
    
    「不……」顫抖地拿著槍指向『莫凡』,里歐卻糾結著是否該扣下板機。
    
    笑聲倏地停止,撒旦轉頭看向最後一人,頂著莫凡的臉揚起微笑,刻意緩緩靠近對方,然而仍顫抖舉槍的里歐,雖想往後移動,雙腳卻不聽使喚地立在原地。
    
    在一段距離處停下,撒旦抬手在空中輕揮兩指,里歐手上的槍管便突然彎曲,已然再無法使用。
    
    「莫……凡……」呆望著繼續朝自己走來的人,里歐的手不禁無力垂下。
    
    「可憐的人類啊……」伸手抓住里歐的後腦杓,撒旦輕笑著低語,「讓我也看看你害怕的樣子。」
    
    「不、不要……」里歐無措地望著莫凡的臉,卻不知該如何喚醒體內的那個靈魂。
    
    「就是這樣,害怕吧,絕望吧,人類失去希望的樣子是如此脆弱無助。」伸舌舔過里歐的唇,『莫凡』輕笑著強吻住對方,「再給你最後一點歡愉……」
    
    「唔……」里歐閉上眼睛,流下絕望的淚水。撒旦滿意地欣賞著他的神情,抬手捏住里歐的頸項,一點又一點地抬高,讓他懸在半空中,慢慢地折磨眼前這脆弱的生命。
    
    法陣上呢喃唸著的咒語結束最後的音節後,大地開始微微晃動,整個世界已被籠罩在純粹漆黑的烏雲之中,唯有不時閃過雲層的雷電亮起青藍光芒,於世界各地奔來的大量黑氣自窗外鑽入教堂,似在恭迎魔王降臨。
    
    妲米歐看向手中的石碑,見它隨儀式的啟動透出紅光後,才恭敬地走到撒旦身邊,「陛下,只差最後一個祭品,就能進行封印天堂的最後步驟了。」
    
    「就差你了啊?」笑望還有一口氣在的里歐,撒旦以莫凡的面容勾起邪笑,眼裡散發著玩弄小動物的殘忍光芒,「快啊,我等著你的生命一點一點流逝,成為滅天的最後祭品啊!」
    
    
    好痛……痛死了!
    
    從來沒受重傷的拉貝爾,無力地趴在地上懊惱心想,自己仍是來遲了,暈沈地看著眼前的殺戮與即將完成的滅天儀式,他不知道只憑一己之力能否阻止一切,但是有一人也許是最後的希望了。
    
    他吃力地撐起身子,扯斷脖子上的銀白項鍊後,碧眼立即透出銀光,懾人的銀白光芒隨即自體內大放照亮整個教堂,聖潔之光所及之處,烏邪的魔氣頓被消於無形。
    
    「這光芒?怎麼可能?!」震驚地看向散發光芒的少年,妲米歐手中的石碑忽變得炙熱燙手,令她不禁手一鬆將石碑摔落在地,卻像是沒察覺到般地呆望著拉貝爾。
    
    這熟悉又令人厭惡的光芒!撒旦憎惡地向光源處望去,自他墮天摒棄灯鹿西法的名字後,凡與天堂有關的一切都令他不屑,他輕蔑地心想,只憑奄奄一息的小傢伙,根本不夠傷到他半根寒毛,自恃甚高的他沒打算阻止對方,但他不知道拉貝爾另有目的。
    
    「莫凡——」拉貝爾拉扯著嗓子,將最後的賭注全放在這位曾受他祝福的驅魔師身上,這位他從第一眼就看出擁有特殊靈魂的人類,「不要忘記心中的光明!!!!」
    
    隨著最後一句呼喊後,他爆出更強烈的白光,全數襲向被撒旦寄生的莫凡後,就身子一軟地垂倒在地,疲倦地閉上雙眼,身上的光芒也漸漸淡去,生命能源即將消逝之際,他以意念傳向寄予希望的那人——
    
    『這是我僅剩的最後力量,剩下的就拜託你了,莫凡……』
    
    「拉貝爾!!!」被伴隨意念的白光擊中後,抓著里歐的手突然鬆開,那句沒有說完的話才脫口而出,就聽到腳邊有重物墜地聲,莫凡低頭向聲源望去,眼前的景象卻讓他差點跌坐在地,「里……里歐?」
    
    看著那與前戀人相似的容顏,又一次睜著毫無生氣的雙瞳倒在自己面前,莫凡顫抖地舉起自己沾滿血腥的雙手,被附身時的所作所為隨之清晰地浮現在腦海中,令他痛苦地發出悲憤的嘶吼,「不!!!!!!」
    
    「天使……人間還有天使?」

    耳邊傳來妲米歐不可置信的低語,莫凡憤恨地瞪向她,記憶快速翻轉著,拉貝爾的勸阻猶言在耳,一切也如他所願地得到證明,卻已經太遲了,他迅速抽出劍朝不及回神的她刺去,將所有的憤怒全數貫穿她的身體,「妳利用我……利用所有人……」
    
    象徵尊榮地位的教皇權杖框啷落地,妲米歐吃痛地望向攻擊自己的莫凡,對方充滿血絲的悲痛雙眸落入她的眼底,喚起她早已拋棄的過往——女孩曾殷切渴求著上帝的救贖,在她好不容易進入教廷並得知真相前……
    
    「妳怎麼能?怎麼能?!!!」隨著劍刃狠狠抽離,噴灑而出的鮮血濺得莫凡幾乎快睜不開,還欲洩憤的情緒卻不得不就此終止,他仍能感覺到有股力量在體內騷動,隨時就要將他再次吞沒。
    
    『憤怒吧!怨恨吧!就這麼墜入魔道,成為我的人吧!』
    
    撒旦的語言不斷在腦海響起,莫凡急促地喘著氣,豆大的汗珠自額間混著大家的血液流下,他咬緊著牙關拼命告訴自己冷靜下來。舉凡貪婪、嫉妒、憤怒……等的負面人性皆是滋養惡魔的食糧,其中尤以仇恨為最,即使在天使的聖光淨化下拉回了神智,但若是一再任由自己沈淪於仇恨中,只會壯大邪惡的力量而一錯再錯,他不能讓同伴們的犧牲白費,不能再辜負拉貝爾對他的信任!
    
    環視周圍慘死的伙伴們,每一個人都曾以景仰的目光宣誓跟隨,都曾如此信賴自己能完成大家的夢想,而他卻讓所有人都失望了,愧疚的視線晃過了拉貝爾,最後停在里歐淚濕的臉上,在眼眶打轉的眼淚才掉了下來,莫凡跪坐在地上痛苦地懺悔著:「對不起……對不起……」
    
    「……不能讓人間再更糟……」
    
    能阻止撒旦的方法只有這個了!
    
    似能感應他的想法,撒旦暴怒地欲阻止他的動作,莫凡咬牙硬撐起顫抖的手,舉起那把在拉貝爾的雙手下保養極佳的驅魔劍,他仰頭看著朝向自己的劍端,毫無畏懼地將利刃奮力埋進體內。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隱藏在劍身內的天使祝福,頓時發出強烈的銀白光芒自莫凡的雙眼透出,憤怒的嘶吼聲尖銳地響起,大地瞬間停止搖晃,雷電不再作響,地上亮著血光的法陣隨之逆轉更換了符號,隨後迸出刺眼白光,將佔據莫凡體內的力量強行吸回專屬於撒旦的牢籠。
    
    待光芒漸漸褪去後,法陣倏地消失,教堂恢復原先的寂靜,莫凡仰望天花板上朝子民伸手的天父畫像,吐出大量鮮血的嘴發不出半點聲音,他鬆開緊握著劍柄的手,殘敗的身體緩緩往後倒在地上,一道前所未見的巨大金光自他的心臟處射出,穿過天花板直朝天際飛去,在抵達籠罩蓋天地的黑幕時,竟有如傳導般迅速沿著天穹擴散,奇蹟似地散去了烏雲。
    
    「滅天儀式被逆轉了,莫凡,你成功了。」
    
    一道人影緩緩走過滿地殘局,來到莫凡身邊跪坐下來,拉貝爾看向窗外逐漸透出光亮的天空,身上微微散發著淺淡的銀光,天使的生命能源正緩緩回到他的體內,胸口的血洞亦早已癒合,他低頭凝視莫凡漸漸渙散的雙眼,微笑地說:「謝謝你,為世界帶來了希望。」
    
    被掩藏幾世紀的陽光自散開的雲層照入人間,驅逐了長久以來的陰灰絕望,溫暖的金色光芒灑在他們身上,拉貝爾張開了羽翼,潔白的羽毛自空中飄落,碧綠色的眼裡是重見家鄉的欣喜,「終於能回家了!」
    
    原來,所謂的儀式皆是一體兩面,能解放撒旦也可將其禁錮,能封印天堂亦可將其開啟,關鍵都在於最後一步的抉擇,只要能戰勝心中的邪惡,便能逆轉死局,重獲新生,莫怪乎他無論怎麼翻閱天堂聖經尋找回家的線索,卻只能找到有關地獄的資訊,長久以來的疑惑,如今他總算領悟了。
    
    「……」朦朧中只看見了微弱的光芒,對方的聲音卻清晰地傳入心底,莫凡緩緩關上無力再張的雙眼,閉闔的眼角滑落最後一滴淚後,他帶著安詳的笑容,陷入永遠的沉眠……


♪♪♪    ♪♪♪    ♪♪♪    ♪♪♪    ♪♪♪    結尾曲(歌曲結束後還有喔)    ♪♪♪    ♪♪♪    ♪♪♪    ♪♪♪    ♪♪♪    


    
片尾曲:The Slightly Chipped Full Moon滿月漸闕
  
  
  
 【歌詞】
  
  The full moon slightly chipped(滿月漸闕)
  That's so me(我亦如是)
  So please(所以,請你)
  Save me and hold me tight(保護我,抱緊我)
  Just make me all right(讓我好好的)
  Under the dark clouds(在灰暗的云層下)
  Wingless swans in my soul(我的靈魂中糜集著無翼的天鵝)
  From the fortress, a pessimist(來自堅固的堡壘,悲哀無望)
  
  My howl in the night,(暗夜中,我的慟哭)
  To the isolated star(飛向孤單的星星)
  Don't drive me crazy(不要把我逼瘋)
  Everything seems too far(一切看起來都如此遙遠)
  The sky so deep(天空那麼深邃)
  Spread endlessly(無盡地延展)
  
  How on earth can I get to the strawberry field?
  (我到底該怎麼做才能去到那片草莓園?)
  
  The full moon slightly chipped(滿月漸闕)
  Uncertain(模糊不定)
  Oh please(哦,求你)
  Save me and let me smile(保護我,讓我微笑)
  Just make me all right(讓我好好的)
  Over the bed of trees(在樹海的溫床之上)
  My heart spins around(我的心旋轉隕落)
  
  My howl in the dawn(我的悲泣回響在黎明)
  To the isolated star(飛向孤單的星星)
  I dare to forgive you(我要鼓起勇氣原諒你)
  Everything seems too far(一切看起來都如此遙遠)
  But care for me tenderly(但卻將我溫柔守護)
  
  How on earth can I get to the strawberry field?
  (我到底該怎麼做才能去到那片草莓園?)
  
  
♪♪♪    ♪♪♪    ♪♪♪    ♪♪♪    ♪♪♪    真義    ♪♪♪    ♪♪♪    ♪♪♪    ♪♪♪    ♪♪♪    ♪♪♪    


    摀住流出大量鮮血的腹部,妲米歐顫抖地縮在牆角,逐漸失溫的身體證明自己已是將死之人。
    
    含淚的眼睛遙望窗外首見的蔚藍天空,她從來沒想過自己會有機會見到這一幕,因認定已被天堂遺棄而心有怨懟地轉向黑暗,在親眼看到天使光芒的那一刻,她所認知的一切就被徹底顛覆了。
    
    難道,其實天父並未真正遺棄他們嗎?難道,這其實只是天父降予人們的考驗嗎?而未參悟這一切的自己,卻放棄自我放棄信仰放棄愛,不擇手段地與惡魔簽約,爬上人間最高的權位……
    
    「你在哭嗎?」飛舞羽翼的少年落在她身前,拉貝爾捧著戰亡同伴們的靈魂球蹲下身,張大一雙明亮的碧眼,偏頭看向妲米歐,「為什麼?」
    
    愧疚的淚水迸出暈紅的雙眼,沾濕了在撒旦契約下永保年輕的美麗臉龐,她哽咽不止地說:「錯了……全都錯了……」
    
    「捨摸錯嚕?」彷彿沒理解她的話,拉貝爾換個方向偏頭看著她。
    
    「……」靜默地望著對方純粹的碧眼,她的腦中陷入一片空白,毫無雜念純然放鬆的空白中,答案竟因而不自覺地從嘴裡緩緩吐出:「我錯了。」
    
    簡短的三個字,卻神奇地讓她長久來始終無法安寧的心平靜了下來,在這一刻,她終於真正地感到鬆了口氣,深藏心底的話也如珠砲般溜了出來。
    
    安靜地聆聽對方的痛苦與懺悔,拉貝爾在她僅剩的最後一口氣將息之際,站起身對她伸出手,「走吧。」
    
    疑惑地看著那隻手,妲米歐遲疑地說:「我……是罪人,不能……」
    
    「面對自己的過錯,懺悔自身的罪惡。」拉貝爾對她揚起溫暖的笑容,「只要你願意再次相信上帝,相信希望,父親會寬恕你的。」
    
    寬恕……自己這樣的罪人? 這就是天父的愛嗎?
    
    恬淡的微笑自嘴角漾起,她緩緩地伸出手,握住那救贖的光明,閉上了雙眼。
    
    好溫暖……
    
    那一刻,她看見了徜徉在花海中歡笑的小女孩,那縷迷失在人生道路上的最初靈魂,她終於尋回了。


《正經版劇終》


♪♪♪    ♪♪♪    ♪♪♪    ♪♪♪    這是腦補的結局後小花絮    ♪♪♪    ♪♪♪    ♪♪♪    ♪♪♪    ♪♪♪   

    抱著集結莫凡等人的靈魂光球,拉貝爾歡樂地晃動翅膀,朝幾百年沒回的天堂飛去 ,「耶~~回家嚕~~~~」
    
    忽然間,一股濃濃的奶香伴著迷人的巧克力香味,悠悠地自某家烘焙店傳入鼻間,他吞下快要滴出的口水,低頭問懷中的靈魂們,「欸……窩們先去疵一塊蛋糕再回天堂好不好?」
    
    然而,回答他的卻是自天上降來的眾天使怒吼——
    
    『不・准!!!!!!!!!!!!!!!!』
    
    以米迦勒為首的大天使長們,青筋直冒地差點捏碎手中的刀劍,上帝老爹頭痛地扶額嘆氣,不解自己在造這孩子時,究竟少放了什麼元素?
    
    「嗚~好嘛,不去就不去嘛……兇!」於是,拉貝爾只好哭哭了,心碎地朝蛋糕大叔揮手say goodbye後,繼續往天堂飛去。
    
    「……」眾靈魂們紛紛捏了把冷汗,無語了。
    
    
♪♪♪    ♪♪♪    ♪♪♪    ♪♪♪    這是拍攝幕後花絮    ♪♪♪    ♪♪♪    ♪♪♪    ♪♪♪    ♪♪♪  


    『莫凡』突然向一名驅魔師逼近,左手直接貫穿了對方的胸膛後,陶醉般地低語著——
    
    「視野……是遼闊的視野……這身高太令人著迷了。」
    
    「……」趴地裝死的拉貝爾無語了。
    
    「……」冷笑裝壞的妲米歐無語了。
    
    「……」顫抖裝呆的里歐無語了。
    
    「……」狂笑裝邪的莫凡無語了。
    
    「……」正領便當的臨演們無語了。
    
    「……」一旁配音的灯鹿也無語地瞪著手中的劇本,這句台詞是什麼意思?!##
    
    「啊!抱歉抱歉!給錯劇本啦!」導演趕緊換了個新的劇本給灯鹿,奪回他私藏的惡搞版劇本,「這個才是正式的,縮裡(Sorry)啦~」
    
    導演,你這樣嘲笑人家的身高對嗎?!!!眾人無語鄙視之。
    
    黑臉灯鹿:「……####」


♪♪♪    ♪♪♪    ♪♪♪    這只是惡搞腦補不是真正的前傳小花絮    ♪♪♪    ♪♪♪    ♪♪♪


    教徒們:「請問,灯鹿西法究竟為何要拋去天使榮耀,選擇墮天當撒旦呢?」
    
    目擊證人拉貝爾小天使:「窩記得是這樣的,大家(就是自己)不過是不小心說了句『哇,小不點耶!』,他就生氣地離家出走嚕~」
    
    教徒們:「……」


♪♪♪    ♪♪♪    ♪♪♪    這只是惡搞腦補不是正版的真相小花絮    ♪♪♪    ♪♪♪    ♪♪♪    ♪♪♪♪    


    教皇妲米歐:「撒旦陛下,您希望寄生候選人的條件是?」
    
    撒旦灯鹿西法:「要高大的!!越高越好!!一定要非常非常高!!!!」
    
    教皇妲米歐:「……(內心OS:到底撒旦有多矮啊?)」
    
    於是她精心挑選了一群180公分以上的菁英驅魔師,在幾個月後的召見中……
    
    透過簾幕,教皇妲米歐看著186公分的莫凡,心想這傢伙確實夠高大,難怪撒旦會一眼看上他。
    
    視線再落在資料表寫著182公分、實則只有172公分的里歐身上,教皇妲米歐頓時有種被騙的感覺——
    
    誰說呆毛長度可以算進身高的?!!!####


♪♪♪    ♪♪♪    ♪♪♪   有完沒完的偷放閃腦補未來小花絮    ♪♪♪    ♪♪♪    ♪♪♪    ♪♪♪    


    泰特斯從床上坐起後,就臉色略有不悅地瞪著眼前的牆壁,回想方才詭異的夢境——
    
    『哈嚕~泥豪!恭喜你成為新世代的先知,窩是你的守護小天使,請多多死掉……窩是說多多指教唷~』
    
    一個自稱是天使的紫髮少年,晃著白色翅膀飛到眼前,說了一堆莫名其妙的話後,就突然消失,接著場景又換到一看就知道是死人墳墓的內室,少年咬著一根冰棒指著一個石箱說:『要來領天啟碑唷~』
    
    因睡眠不足而頭痛的他,揉著鼻梁決定把這亂七八糟的夢拋到一邊,什麼天使、什麼先知,他是個無神論者,根本不信這些怪力亂神的東西。
    
    在房間的盥洗室裡洗漱完畢後,他換好衣服打開房門,竟見到夢中的少年正捧著巧克力蛋糕,站在門前喜孜孜地說:「早安!新先知上任的第一天,窩們一起來疵蛋糕慶祝吧~」
    
    「……」
    
    癱著臉毫不猶豫地關上門,泰特斯感到太陽穴正突突跳動,思考昨晚該不是喝醉帶了什麼奇怪的人回家?不!他的自制力一向極佳,不可能會做出這種酒醉亂事的行為。
    
    「泥者摸惹啊?」戳了戳泰特斯的背,拉貝爾歪著頭問他。
    
    「?!」泰特斯轉身看向突然出現在背後的人,不得不震驚於對方竟能無視物理阻礙,自如地出入他的房間,儘管他面癱二十多年的臉皮不見一絲波紋。
    
    「嘿嘿~就說窩是天使咩~」似乎能讀出他心中所想,因保護人間有功,剛升上天使長的拉貝爾,燦笑地看著自己被委派的新任務說道。
    
    即使不相信神,但也不會鐵齒地拒絕存在於眼前的真實,泰特斯沒打算接任這個先知使命,更不覺得自己有這個資格,便冷冷地說:「我不是好人。」
    
    「窩知道你是殺手啊~」拉貝爾笑瞇瞇地說,「還是殺手界的老大唷~」
    
    「我不信神。」
    
    「對啊,所以窩才要來說服你呀~」拉貝爾依舊笑笑地張開翅膀,來證明自己的天使身份。
    
    泰特斯無語了會,又冷笑地說:「依據你們聖經的話,我應該是要下地獄的人。」
    
    「嗯!這就是重點嚕!」拉貝爾收起笑容,嚴肅地點點頭,可惜嘟起的嘴卻讓他顯得稚氣,「上帝老爹說,像你們這些這麼厲害又聰明的人,要是個個都被撒旦收攏走了,那以後天堂還者摸跟地獄抗衡啊?」
    
    「縮以就決定要把你拉過來嚕~」拉貝爾高舉雙手再次燦笑地說。
    
    「……」
    
    面癱冷血腹黑酷帥狂霸跩的殺手組織首領,第一次嚐到無力的挫敗感。
    
    「快點快點,窩們疵完蛋糕,就去拿天啟碑吧~」拉貝爾再次將不知從哪變出的蛋糕遞到泰特斯眼前,「對嚕,以後你每天都有機會遇到撒旦派來的惡魔殺手喔,不過以你的能力,一定迷溫題啦~」
    
    「……#」
    
    於是乎,新一屆的先知大人與他的守護小天使,就這麼展開他們充滿愛與希望、熱血與基情滿滿的冒險故事了!
    
    
《明明主角是驅魔師結果重點變成天使的電影終於全劇終?》


♪♪♪    ♪♪♪    ♪♪♪    ♪♪♪    ♪♪♪    ♪♪♪    ♪♪♪    ♪♪♪    ♪♪♪    ♪♪♪    ♪♪♪    ♪♪♪    


後記:

    
    一萬五千個字,我無力修稿了……(噴
    
    本劇摻雜了不少電影康斯坦丁和電視劇Supernatural的梗,再加上一些有洞的腦補,就變成這樣了~XDD
    
    至於撒旦與路西法是否為同一人,其實各家有各家的說法與辯論,在研究過一堆原文資料後,得出的結論是——隨創作者自由認定(噴),所以本篇就直接將兩人視為同一人了,未來再有西方宗教相關的創作時,會採不同人的設定來玩玩~XD
    
    關於基督天主教的教義——只要信上帝懺悔罪就能上天堂,這一點雖然有很多邏輯上的爭議,不過我決定還是保留這個部分,所以最後依舊讓拉貝貝帶妲米米上天堂了~XDDD
    
    最後的腦補花絮寫得敲開薰啦~~WWWWW
    
    然後結尾曲是黑執事的一首插曲,一直很想挑戰,這次終於有機會了~XDD
    不過原KEY真的高得會讓拉貝貝的童音燒聲嚴重,所以還是決定降點KEY了(掩面
    
    
    最後再最後的一小段花絮——(?#
    
    貝:啊哈哈哈,妲米勾哭哭惹!好羞羞好羞羞~~
    妲:……#(二話不說過肩摔
    貝:QAQ
    

By 喵芭渴死姬 / 07.30.2014


-----------------------------------------------------


【驅魔師】動作片 電影    ( 數值要求  演技 80↑  體能100↑  人氣300↑ )

    主角為一名剛加入梵諦岡的年輕驅魔師,跟著前輩們一步一步成長,最後成為了一位專業的驅魔人,但在他逐漸升高自己的能力時,他不小心深入撒旦的陰謀,以及教廷的放生與背叛,最後你會選擇誰? 腐敗的教庭 亦或是 撒旦?
    
    合作模式報酬 演技▲20    體能▲19    魅力▲25    才藝▲28   人氣▲100    薪資50萬
    
-----------------------------------------------------

P.S. 最後再不知羞恥地推廣一下—

  【人物角色撲浪】


  ♥ 汪一全—http://www.plurk.com/wangaround

  ♥ 泰特斯—http://www.plurk.com/Titus_w_Bell

  歡迎大家來當粉絲圍觀SC藝人各種八卦私密內幕~XDDDD



還是要來不要臉地貼最愛的FB粉絲專頁宣傳圖~>////<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53307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喵芭渴死姬|拉貝爾|SC|西班牙咖啡|BL|草莓啾啾|驅魔師|司穎|蝦球|Fika

留言共 11 篇留言

木天蓼☀
wwwwwwww灯鹿那邊看一次笑一次
結局再看一次還是好洗番哦哦哦^q^

07-30 21:40

喵芭渴死姬
灯鹿的身高梗真的百玩不膩啦!(欸###
謝謝小穎啦~~(蹭07-30 22:22
玨穎雷悠
看到幕後那個身高的快笑死ww

貝貝別難怪~還有機會再去吃蛋糕的~

07-30 21:41

喵芭渴死姬
灯鹿必玩梗~XDD(##
於是貝貝得到新任務時敲開薰啦~XDD07-30 22:23
西班白袍咖啡香
再看幾次都覺得超讚的WWWWWW喵芭辛苦啦~~(揉肩膀

07-30 21:44

喵芭渴死姬
這部真的寫的好開心~謝謝洗牙白啦!!!(欸###07-30 22:25
喵喵喵〞
身高差 讓我(噴 xd

07-30 21:50

喵芭渴死姬
灯鹿的必玩梗~XDDDDDDD07-30 22:25
茶葉梗
結局超抹淚QQ
幕後根本笑到噴淚阿wwwwwwww
導演找死阿XDDDDD

07-30 22:12

喵芭渴死姬
又哭又笑加上病病導演就賜喵芭的司帶歐啦~XDDDDDDDDD(###07-30 22:31
伊祁青歲
我忽然覺得自己的五千字太過小兒科(抹臉
但還是認真的拜讀完了(小姐妳的圖還要不要畫啊#

這個月只要跟西方故事有關的戲劇好像都是便當發爽爽(???
但是明明是感人肺腑的劇情卻能跟偶爾出現在文中的惡搞和歡樂的幕後並存
這方面很佩服喵芭的功力呢

惡魔應該不只我想到魔人啾啾吧(ㄎㄅ

07-30 22:24

喵芭渴死姬
感謝青歲認真讀完~(跪)好開心看到你這麼說~>w<
其實我也沒想到會爆字爆成這樣,但真的是自己很愛的主題,所以就寫得一發不可收拾XDDD

魔人啾啾...wwww
其實在對串時我們也有想到XDDDDDDDDDD07-30 22:35
FiKA@錯過病
喵芭超強的阿阿阿故事超完整超讚的!!!
幕後也好好笑啦XDDDDDDDDDDD

07-30 23:10

喵芭渴死姬
謝謝Fika啦~~這部寫得好開心啊啊!!
能玩灯鹿真是太好了~XD(欸####07-30 23:21
星野
領走便當ˊqˇ//

07-30 23:25

喵芭渴死姬
便當好疵~XDD07-30 23:30
✿姥啾✿
人家不是魔人啾啾唷~啾咪

肚子餓了,我要吃香蕉^Q^/

07-31 00:08

喵芭渴死姬
迷關係~魔啾一樣可愛~XDDD
於是拉貝貝拿著一串香蕉跑過~XDDD07-31 00:37
無極
嗚哦好感人又好有趣啦WWWWW
歌也超棒的!
不過黑底白字看的眼睛有點痛(抹臉

07-31 11:53

喵芭渴死姬
謝謝無極啦~~>w<
其實有想過要幫小屋換個舒服閱讀的布景,可是想到這一換,所有文章都要跟著換字體顏色就好痛扣,不知該怎麼辦(艸07-31 12:01
無極
唔嗯,那如果背景改成灰色的話呢?!

07-31 13:03

喵芭渴死姬
喔喔!!這個主意不錯!我明天來研究看看~XDD07-31 13:1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7喜歡★meowbark062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SC】★... 後一篇:[達人專欄] 【SC】★...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nimopo55687所有人
轉生到可以使用放置攻略的異世界 235回更新 歡迎巴友光臨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5332344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1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