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1 GP

[達人專欄] 【夜暮之曲】番外、我不會⋯⋯

作者:銀狼(Silver)│2014-07-29 22:16:24│贊助:45│人氣:417
   您忘記您是誰了嗎?

   不過,那也許並不是那麼重要。

   請再一次向我們展現您的能耐。請再一次⋯⋯

   說出您的名字。

※※※※

   夜晚、夜幕低垂之時。永暮城的街燈一盞盞亮起,雖然不到燈火通明的盛況,但也讓街道不至於陷入黑暗之中。

   永暮城的圓形廣場上的燈也亮起來。

   一盞一盞,沿著邊緣一個個開始發光,同時也讓站在廣場邊緣的人露出了身影。

   圓形廣場邊站了很多人,而且各種人都有。男的、女的。年幼的、成熟的。黑頭髮、金頭髮、白頭髮。各式各樣的服裝、獨一無二的風格,每個人都有別人無法模仿的特色。

   不過此時此刻,大家都有共同的表情。所有人都以同樣凝重的看向廣場中央,那裡站著一個人⋯⋯不,其實不算站著,他正單腳跪在地上,頭垂地低低的,看不見他的臉。而真正令人冒冷汗的是——他的身子正冒著奇異的黑煙,一絲一絲的,從他身體各處冒了出來,且往空中飄去。

   「⋯⋯炎斯奇?」廣場有人問出聲。不過沒有人注意他,大家都把注意力放在廣場中央、情況異常的那個人。

   他不像平常一樣,老是擺出一副「天塌了也有高個子頂著」的輕鬆表情。或是講些別人無法反駁的道理,只一味喜歡看別人啞口無言的模樣。這些所有的習慣與喜好,他都忘了。現在存在於他腦海中的只有一件事。

   「⋯⋯⋯⋯哈哈~」一到笑聲在廣場中央發出。炎斯奇站了起來,面向所有的人。他的眼睛是黑色的、瞳孔是灰色,就跟平常他使用能力時的模樣一樣。現在比較不同的事,他的眼睛下有道像淚痕的黑色騰文劃過他的臉頰,這讓他增加了幾分邪氣。

   「炎斯奇不在這,現在是由我來當家。」他露出邪佞的笑,對所有人說:「各位,請多指教~」

   這句話讓所有人屏住了呼吸,那句話是炎斯奇常說的話,不過現在聽來,卻充滿壓迫感。人群中,長得十分中性的帥哥——奈特蕾斯說:「那炎斯奇在哪?」

   「這個嘛⋯⋯」炎斯奇攤開手,笑著說:「猜啊!」

   現場又是一陣靜默,有個人從人群中走出來。那個人有著金色的頭髮、白皙的皮膚,看起來完全不是幹粗活的料。更奇異的是,他兩隻眼睛的顏色不一樣,左藍右碧。狄倫說:「這可不是斯奇呢!他從來不會回答這麼隨便的答案。」

   「我覺得他叫我們猜,是還有其他意思。」舔著棒棒糖的語瞳,瀏海下的紅瞳發出紅色光芒。

   拿著鐮刀的鈴沒有說話,不過現在眼神並不像以往充滿好奇心,而是滿滿的嚴肅。

   「想要所有人一起上嗎?」炎斯奇看了圈周圍的人,笑了笑,無所謂的說:「那儘管來吧!我想我撐得住的。」
※※※※

   空中有個漆黑的惡魔飛過去,俯衝向炎斯奇。惡魔伸出手上的爪子,用力朝廣場中央的人打過去。

   炎斯奇站在原地,並沒有躲,反而是伸手擋下了攻擊。轟然一聲巨響炸開,以兩人為中心,地板上出現像蜘蛛網的裂痕向外蔓延,一陣風壓爆出,場外的人差點站不穩。

   「惡魔?喔~原來是席奧啊!」炎斯奇抓著惡魔剛才攻擊的右手的手腕,兩人以這樣的姿勢站在原地。「這次你喝了多少血呢?」

   「應該足夠把你打趴吧!」站在他面前的席奧冷冷的說,用自己僅存的一隻眼睛瞪他。「你懂不懂你正在做什麼啊!炎斯奇。」

   「當然懂。我在⋯⋯」炎斯奇抓著席奧的手腕,把他往前拉,用力揮出右拳,而席奧用左手把它接住。又是一聲巨響與一陣風壓。他笑了笑。「我在看看我有什麼能耐。」

   「⋯⋯你瘋了。」席奧氣喘吁吁的說。

   「這樣說也對啦!」在兩人雙手僵持不下時,炎斯奇身影一閃,突然跳起來,用力踢向席奧的胸口。惡魔立刻向後飛出去,在同時場外的人立刻去接住他,而炎斯奇則是向後翻身落地。

   他們兩個一分開,就像開戰的號角。外邊的所有人都動了,他們都朝中央跑去,一場混戰就此展開。

   「哈哈~這一定會很好玩的。」
※※※※

   有人朝他腦門開了一槍,不過他蹲低躲過。他朝向他開槍的那個人看去,是個有白金色頭髮、圍著白色圍巾和披風的人,他拿著槍指著炎斯奇。

   安格爾說:「我可以給你選擇,你想要被子彈穿過太陽穴、心臟、還是眼睛或腦袋呢?
或是直接把你做成冰雕也行喔?」

   話音一落,三聲槍聲連續響起。炎斯奇閃過兩顆,但有一顆子彈劃過他的臉頰,留下一道傷痕。

   「嗯?」他摸了摸傷口,並把沾到手上的血拿到眼前看。炎斯奇並沒有害怕,反而覺得很有趣。他把身子站穩,開始一步步朝安格爾走過去。不過才剛走兩步,空中突然有個巨大的身影從旁邊快速衝向他。這跟席奧的速度完全不一樣,炎斯奇來不及用手格擋,就被撞飛出去。

   他在地上滾了兩圈才停下來。他伏低身子,定睛看向剛才撞向他的「大鳥」,是個有三對翅膀的女人。那個女人有著鳥類的金色豎瞳,全身都是羽毛。她手上的拿著雙刀,炎斯奇看看自己的身體,衣服上果然有兩道刀痕。

   「今天的月亮,很圓呢!」阿提蜜思抬起頭望天空,有點陶醉地說。

   炎斯奇也抬頭看夜晚的天空,又大又圓的月亮就掛在他的上頭。若是平時他一定會好好欣賞的,不過現在的情況不允許他這麼做。

   他站直身體,觀察自己四周。人有很多,而且遠攻進攻的人都有。每個人都不是泛泛之輩,在這種情況下可是會很吃虧的。炎斯奇揉揉脖子,目光掃過所有人。

   萬事起頭難,一個個開始吧!

   他放下手,才剛向前踏了一步。突然有條鞭子掃過來,他以絕快的速度閃過,只讓鞭子打到地板上。他朝鞭子的源頭看過去,那是有頭白色短髮,後面還綁著小馬尾的亞司夜嵐。

   「你似乎沒辦附身呢。」他的手一甩,把鞭子甩回自己的手上。亞司夜嵐皺眉說:「這樣的事情我還真沒遇過,你到底是什麼?」

   炎斯奇看著他,露出了邪佞的微笑。下一秒,他朝亞司夜嵐衝過去。

   他的速度很快,快到只留下殘影。亞司夜嵐立刻再次把手中的鞭子往炎斯奇甩去。這一次他沒有躲,而是急停下來,把鞭子給接住。他的手握住鞭子,立刻用力一扯,白髮少年就這樣被他扯過去。

   炎斯奇握緊拳頭,在亞司夜嵐來到他面前的時候用力一揮拳。「碰」的聲,巨大一響。不過這不是拳頭打上亞司夜嵐發出的聲音,是突然出現的狄倫擋住了炎斯奇的攻擊。

   狄倫一把把亞司夜嵐推開,然後一個迴旋用力踢向炎斯奇。黑眼睛的少年在被踢了一腳、後退了幾步,也立刻重新上前、旋身踢向狄倫,來回敬他。

   狄倫不畏懼地用手格擋他的踢擊,並揮拳打向他的臉。炎斯奇偏過頭躲開,然後伸手抓住狄倫的手,想把它扭斷。這時候狄倫把頭往前用力一撞,與炎斯奇頭撞頭,兩人分開,各退了好幾步。

   「有點痛。」狄倫摸摸自己的額頭對炎斯奇笑著說:「想不到有人跟你動作一樣快對吧?炎斯奇。」

   炎斯奇摸摸自己的額頭,然後,他笑了。他把雙手在身體兩側大大地張開,輕鬆的說:「你確定?」

   他注意到語瞳和鈴都在附近待命,不過不以為意。他張開手,轉了一圈,視線掃過所有人。「我來給你們一個良心建議。」

   炎斯奇笑了,笑得很邪惡。「我建議你們所有人——」

   ——顧好自己的身體。
※※※※

   好幾條水柱朝炎斯奇衝了過去。炎斯奇一閃,消失在原地,只讓水柱打重殘影。

   「沒打中誒!伊澈。」黛安娜對身前的伊澈說:「瞄準點,把他的行動固定住。之後交給我就行了。」

   「了解。」伊澈張開雙手,專注的操控空中的好幾條水柱去攻擊炎斯奇。

   不過本人根本不在意這些小攻擊,他邊躲邊輕鬆的回應。「我還以為是誰呢!原來是黛安娜跟伊澈啊!」

   「我開始懷念炎斯奇你故意只叫我安娜的日子了。」黛安娜優雅的站著,指揮著伊澈:「快把他抓住,剩下交給我。」

   「嗯!」伊澈應了聲,把水柱給集中,朝炎斯奇包去。它們像水蛇一樣,在炎斯奇旁邊環繞,把他周圍纏繞得密密麻麻的,量他身體在靈活也逃不出去。「黛安娜,準備了。」

   「好,你只要把他固定在我面前⋯⋯」五秒之後,他就輸了。

   被團團包圍的炎斯奇看了看自己周圍的景象,一條一條的水柱在空中起舞,像個藝術品似的。然後,他搖搖頭笑了。

   「伊澈,你真是太溫柔了。」

   伊澈雙掌合併,空中的水全都快速朝一個中心點聚集,造成了水爆。結果在陣陣水煙消散後,中央那顆大水球映入眾人的眼中。

   只不過,水球裡面並沒有人。

   「只要是液態類的東西你都能操縱,也許你操控硫酸之類、俱有腐蝕性的東西攻擊我,還可能比較有效果。但水?只要穿過去就行了,衣服弄濕了無傷大雅。」炎斯奇的衣服略濕,他站在伊澈的後面、黛安娜的前面,笑著說:「妳好啊!黛安娜。」

   「⋯⋯」黛安娜不知道該做什麼反應。她是個冷靜的人,通常在危急的情況下也會讓自己保持思路清楚,用最好的方式去應對眼下的狀況。不過,當炎斯奇出現在她面前石,她腦袋一片空白,只是呆愣在原地。

   她甚至沒機會對他使用海市蜃樓,因為炎斯奇只站在他前面三秒,然後身影就消失,一條水藤掃過他剛才站的地方。

   「黛安娜!沒事吧!」伊澈跑到她旁邊,用水團團圍住他們兩人身邊,以防炎斯奇再一次攻擊。雖然,這樣的防禦對他來說就像是紙做的牆,一點用也沒有。

   「我、我沒事⋯⋯」黛安娜顫抖著呼吸,她覺得很害怕。如果剛才伊澈再慢一步的話⋯⋯

   滴答、滴答。

   「⋯⋯咦?」黛安娜覺得很奇怪,她覺得有溫熱的液體從她的右眼中流出,劃過臉頰、垂至下巴、滴落在地。她摸摸自己的右臉,在把手拿到眼前。沾到手上的不是淚水,而是血。

   「我說過要你們注意自己的身體的!」回到廣場中央的炎斯奇邪笑著,把自己的手舉到與肩同高,張開。「這是妳的嗎?黛安娜。」

   他的兩指之間,夾著一顆紫紅色的眼球。

   那是黛安娜的右眼。

   「啊啊啊啊啊——!」黛安娜抱著右眼大叫,她的指縫間一直不停地滲出血。血液一滴一滴地滑過她的手,落在地板上。

   伊澈也嚇到了,黛安娜的眼睛就這麼沒了。在驚嚇之後,一股怒火隨即充滿他胸口,他讓所有的水集中在他旁邊、驚濤駭浪似的翻騰。他怒吼:「炎斯奇!你這⋯⋯」

   話還沒說完,一道黑色的身影閃到他身前,伸出一隻手抓住伊澈的頭,用力地往地板上壓下去。

   四周翻騰的水停止了,一盤撒沙一樣落地。

   一朵紅色的血花在地上綻開。

   「解決兩個。」炎斯奇放開伊澈的頭,站起來拍拍手。「接下來換誰?」
※※※※

   有風在流動。

   炎斯奇瞬間跳開自己站著的地方,下一秒,空中有兩道身影掠過他留在原地的殘影。是席奧跟阿提蜜思。

   獨眼的惡魔一落地,雙腳用力一瞪,露出黑色的雙爪,朝他猛撲過去。

   炎斯奇一笑,也毫無畏懼的往前衝。張開雙手,用力接下席奧的爪子。硬碰硬爭鋒,地板瞬間碎裂,揚起了塵土。這時候,阿提蜜思突然從席奧身後飛起,握緊手上的兩把劍,精准的往炎斯奇的頭刺去。

   炎斯奇立刻放開席奧的手,以眨眼的速度退到十公尺外。一停下來,他身子一彎、腳一曲,準備又要上前迎擊。突然,一條鞭子從後面纏上炎斯奇的脖子,他回頭一看,是亞司夜嵐。他把鞭子用力一扯,把炎斯奇給扯到跌倒。

   行動被制住了,眾人見機不失。席奧跟阿提蜜思立刻衝上前,黑色的利爪跟雙刀,瞄準炎斯奇的心臟跟喉嚨。在一旁的狄倫也動手了,一道風刃朝他劈來。雖然倒地,但炎斯奇並沒有驚慌,他往旁邊躲,讓風刃切斷鞭子。

   他跳開,躲過另外兩人的攻擊。席奧的爪子在地上打出一個洞,阿提蜜思,則是在劍揮空的時候,立刻旋身、把兩把劍丟出去。炎斯奇側身,讓第一把劍經過身旁,然後抓准時機握住劍柄,再把飛來的第二把劍給打掉。

   「唰!」一道破空聲在他背後響起,炎斯奇立刻向旁邊一閃,躲過亞司夜嵐的鞭子。然後他轉身,用力的把手上的劍擲出,刺進甩鞭者的胸口。擲劍的力道大到讓亞司夜嵐往後飛,把他釘在後面屋子的牆上。亞司夜嵐登時吐了口血。

   一陣混亂中,一道閃光在炎斯奇旁邊劃過。

   是奈特蕾斯,他的紫黑色長髮飄逸、手上拿著一把與手肘同長的短劍。他拿把劍拿起來晃一晃,上面沾了一點血。炎斯奇看了看自己的胳膊,他被劃了一道淺淺的小傷口。

   「我可不覺得自己有機會持續碰觸你的傷口。所以我打算用其它方法制服你。」奈特蕾斯拋起短劍,讓它在空中轉了一圈。「玩這小東西我可很有一套。」

   炎斯奇看了看他,再看看一旁的兩人。他們隨時會上來幫忙,那種大混戰可不好玩呢!所以必須立刻解決奈特蕾斯。

   他才向前踏一步,奈特蕾斯卻先上前動手攻擊他。炎斯奇邊躲邊後退,好幾道銀光在他面前閃過。在閃躲同時,他必須分心注意席奧跟阿提蜜思,以防他們突然動手。而奈特蕾斯抓准時機,往前踏一步、手上的劍往前一刺。在旁的兩人也抓准這個時機,一起張開翅膀、準備動手。

   銀色短劍只離炎斯奇的眉心幾公分,眼看就要刺中。那瞬間,他卻偏頭躲過一刺,旋轉半身,抓住奈特蕾斯握著劍的,用力一擰。

   樹枝斷裂與撕碎紙的聲音響徹全場。

   「啊啊啊——!」奈特蕾斯慘叫,炎斯奇卻在此時奪下他斷手上的劍,刺進他的喉嚨。

   而在劍脫手後,炎斯奇立刻衝向不遠處的席奧跟阿提蜜思。他們還來不及飛起,黑色的身影已經來到他們眼前。他揮出右拳打向阿提蜜思的喉嚨,她咳了口血。再來左手抓住席奧的頭,讓他的臉與自己抬起的膝蓋相撞。

   再接著,炎斯奇抓住阿提蜜思的其中一片翅膀,把她用力地甩向席奧,兩人就這樣被甩了出去,同時扯下了阿提蜜思那片翅膀。

   剩下五片翅膀的魔女倒地,但席奧則是搖搖頭,雙翅一振,又衝上來跟炎斯奇纏鬥。

   他由下而上揮出爪子,炎斯奇向後退一步躲開,只讓他的爪子削掉幾根頭髮。接著用力出拳,惡魔則是從旁邊推開炎斯奇的拳頭,使他揮拳落空。席奧抓住機會,利爪一張,用力甩向炎斯奇的臉頰。

   巨聲一響,塵土飛揚。這一掌之用力,像砲彈一樣的聲響,好像可以把人的頭打飛一樣。

   不過炎斯奇卻還站著。

   他的頭轉向一邊,上半身也微微向旁邊轉。過了三秒,他慢慢把臉轉回正面,他的左臉上還留下席奧的爪痕。

   「還挺痛的啊!席奧。」他這樣抱怨似的一說完,突然手一向前,刺進席奧的胸口。

   席奧怒吼一聲,用力一揮爪,再次攻向以前的人,不過這次,他只抓到殘影。

   「聽說惡魔只要取出心臟就會死。」炎斯奇站在席奧的身後,而且手中握著——一顆溫熱的心臟。

   「晚安,席奧。」
※※※※

   砰砰砰——!

   連續三聲槍聲響起,炎斯奇連續閃身躲過。

   「不用擔心打到我!安格爾,開槍就對了!」狄倫大喊,快速地朝炎斯奇跑過去。

   「我才不會犯那種低等的失誤呢!」安格爾繼續連續開槍,毫不停歇。「快去扁他!」

   狄倫大喊一聲,淺白的風纏繞在他身邊,使他用更快的速度衝向炎斯奇。他來到他面前,用力揮拳。

   唰——!

   一陣風散開,狄倫揮了個空。他大吃一驚,立刻轉身、到處看看四周,可是都沒有半個身影。炎斯奇不見了。

   「不好意思,我玩膩了。」一道慵懶的聲音在安格爾後面響起。「請你們都退場吧!」

   安格爾整個呆愣住,不敢置信事情會是這樣的發展。他想立刻轉身開槍,但有一隻手從後面繞過來,掐住他的脖子。

   「也請晚安,安格爾。」手一施力,鮮紅的玫瑰在他的脖子上綻放。安格爾立刻用手捂住脖子想止血,但鮮血像噴泉一樣湧出。他先跪下、然後倒下,殷紅的血在地上擴散開來。

   炎斯奇甩了甩手,把手上的血給甩掉。「好了,沒剩下多少人了,接下來⋯⋯」

   一道銀光劃向他的脖子,他迅速閃過,往旁邊退了幾步。

   他看著手持鐮刀的鈴,然後用開玩笑的語氣說:「妳手持鐮刀給人的的感覺還真兇啊!鈴。」

   鈴沒有說話,繃著一張小臉,握緊了鐮刀衝向前,揮向炎斯奇。她先拿鐮刀劃向他的脖子,炎斯奇向後傾躲過,鈴把鐮刀轉了一圈,再緊接著攻擊他的腳、腹部,但都被一一躲過。這時,有根銀針從遠處飛過來,精準的瞄準炎斯奇的太陽穴。

   「鈴!拿下他的首級!」在遠處的語瞳大喊!

   炎斯奇側過頭閃過銀針,鈴也在同時把鐮刀給扣到他的頸項上,只要用力一扯,他的人頭就會落地。不過炎斯奇在鐮刀把他的頭給割下來之前,瞬間低下頭,躲過了這奪命的一擊。鈴在失手後仍不停歇,握緊刀柄、一個旋身,鐮刀由上而下砍向炎斯奇。

   這次炎斯奇沒有躲,他直接伸手抓住刀鋒、擋下鐮刀,新月形的銀刀就這樣停在空中。

   「真危險,妳差點殺了我。」炎斯奇用輕鬆的表情說,完全不在意鈴不斷施力想讓那把鐮刀砍向他。他也同時側身,閃過飛來的銀針。

   到最後,鈴沒力了。她氣喘吁吁地低下頭,一頭天藍色的捲髮有點凌亂。儘管他再怎麼努力,她的鐮刀卻被用力固定住,絲聞不動。她低著頭喃喃自語:「這不是你⋯⋯」

   「嗯?」

   「你不是炎斯奇!」鈴抬起頭,雙眼充滿淚水,帶著哭音說:「炎斯奇才不會這樣隨便地虐殺人!你才不是炎斯奇!」

   「嗯⋯⋯」炎斯奇聽了,微微眯起眼睛,勾起一抹詭異的微笑。他仍握著鐮刀,向前走了幾步,彎下身子,把嘴湊到鈴的耳邊。「我當然不是炎斯奇,炎斯奇他⋯⋯」

   鈴倏的睜大眼睛。她緩緩地低下,看著炎斯奇穿過她腹部的那隻手。

   「已經死了。」炎斯奇手一抽,把他穿過鈴的那隻手抽出來。任鈴隨意倒在地板上。

   「鈴——!」語瞳看到鈴倒下,立刻向前衝過去。

   「等等!語瞳!別過去!」狄倫想要去阻止她不過為時已晚,因為炎斯奇已經出現在她面前。

   炎斯奇把手伸向語瞳,隨時會扭斷她的脖子。這時候,語瞳瀏海下的紅瞳一閃,炎斯奇伸向她的手停止了。事實上,他完全停止了動作。

   這是語瞳的時間暫停。

   「殺了他——!」語瞳尖叫著。

   狄倫只遲了一秒,然後馬上就用淺白的風讓自身加速。朝炎斯奇衝過去,用壓縮過的風攻擊他。

   空氣爆開、地板碎裂、沙塵飛揚。

   茫茫灰煙中,站著的只有一個人的身影。

   炎斯奇拍拍手上的灰塵,看看地上被鮮血浸染的兩人。在放眼望去,看看廣場上被他解決的人。然後,他笑了。

   「呵呵!這太簡單了⋯⋯」
※※※※

   「啊啊啊啊啊——!」炎斯奇從床上彈起。他用力抱著頭,粗喘著氣。他在第一時間先看看自己身在何處。

   他在自己的房間、躺在自己的床上。他像平常一樣因為天氣熱而脫了上衣,只穿了件黑色長褲睡覺。窗外有點微光、還有清晨的鳥叫聲,看來現在時間是五點左右。

   原來⋯⋯是夢?

   他仍大口大口地用嘴巴呼吸,但他的心跳還是沒辦法慢下來。

   炎斯奇滾下了床,爬起來,搖搖晃晃的走去浴室。他幾乎沒一步是走得穩的,沿路他撞倒了很多東西,書堆、椅子、小桌子。他扶著額頭,臉色難看的來到洗手台前。

   我、我殺了所有人⋯⋯

   不、不不!那不是我!

   他看向鏡子,但,鏡子裡的不是他,是另一個「他」。黑色的雙眼、灰色的瞳孔,還有臉頰上、眼睛下,像淚痕一樣的黑色騰紋。

   「你不是我⋯⋯」炎斯奇對他說。

   對,我不是你。鏡中的炎斯奇笑著說。

   但你卻是我。

    「⋯⋯狗屁!」炎斯奇說完,一拳打在鏡子上。蜘蛛網般的裂痕立刻佈滿整個鏡子,其中一條從中間裂開,讓炎斯奇的臉看起來變成兩邊。

   一邊是正常的白眼睛、黑瞳孔。另一邊則是黑眼睛、灰瞳孔。

   我不是你,我不會成為你。

   那種事情它不會發生。

   不會發生⋯⋯

   它不會⋯⋯

   我不會⋯⋯

   ⋯⋯⋯⋯

   我不會讓它發生。



「我叫做炎斯奇,請多指教。」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53175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26 篇留言

白蘿蔔
好恐怖QQQQQ

07-29 22:22

銀狼(Silver)
抱歉沒把你寫進去,因為其實這點人數就快操掛我的腦了!07-29 22:24
我是可愛的星恬♥
喔喔!!!超厲害的(我根本寫不粗來QWQ
亞司夜嵐需要親媽的我叫你老公來幫你報仇嗎?(魔夜:......哈秋!)

07-29 22:26

銀狼(Silver)
亞司夜嵐也對不起啦!07-29 22:28
白蘿蔔
我家琉夜依他的個性應該也不會參與吧WW他應該只會坐在旁邊吃零食看戲( ㄍ

07-29 22:27

銀狼(Silver)
因為你家的能力太難寫了⋯⋯07-29 22:28
不透光
好險只是做夢,嚇死我了QQQQQQQQQQQQQQQQQ

07-29 22:28

銀狼(Silver)
我哪敢寫死其他人的孩子!07-29 22:29
地圖
奇怪XDDD狄狄莫名奇妙就被炸死了XDDDDDDDDDDDD
不要殺伊澈澈阿,狄狄保證會殺了兇手阿QQQQQQQQQQQQQQQQQQQQ

07-29 22:29

銀狼(Silver)
請、請冷靜!只是夢而已!07-29 22:31
白蘿蔔
的確啊 什麼戰鬥被他一弄都變鬧劇了XDDDDDDDD( 這媽#

07-29 22:29

銀狼(Silver)
其實一開始是想寫的!只是太多人,寫到後來有點煩,所以就這樣完結了07-29 22:33
嗚喵喵
奈特蕾斯真的wwwww,發現情況不對就神隱了WWWWWWWWWW

07-29 22:34

銀狼(Silver)
啊啊啊啊!忘了你了啊!07-29 22:36
追逐夢想的雲樹
炎斯奇的外掛好大!!!(#口水

07-29 22:35

銀狼(Silver)
只是噩夢、只是噩夢!07-29 22:38
冬將軍™伊薩
還好只是作夢我也被嚇到了XDDD
開掛啦炎斯奇!

07-29 22:35

銀狼(Silver)
安格爾也死了!真抱歉!07-29 22:38
礿
我女兒妳怎麼死的wwwww其實我覺得,我們兩家孩紙的能力可以互相抵消(####

07-29 22:35

銀狼(Silver)
所以她才死了唄~07-29 22:39
冬將軍™伊薩
咦咦這應該是夢沒錯吧XDDD
死也是假死(?)吧?

07-29 22:40

銀狼(Silver)
是夢、是夢!別擔心07-29 22:43
冰o糖
我一看到黛安娜被剜下右眼我就有預感大家都會死了O AO(抖

07-29 22:43

銀狼(Silver)
原本也想把你寫進去的,只是已經客滿了07-29 22:44
礿
女兒妳太大意了ww

07-29 22:46

銀狼(Silver)
呵呵⋯⋯07-29 22:46
冰o糖
每次徵兒女的時候我剛好都不在qwqq 沒關係,下次記得找我(?

07-29 22:47

銀狼(Silver)
有啦!你有報名!只是人真的太多了⋯⋯07-29 22:48
★麥芽糖﹁♪
還以為是玩真的XD 想說性格差的好多阿! 不過感覺夢到這種東西通常都會變現實的說...
就像某電影一樣 (電影看太多啦!)

07-29 22:52

銀狼(Silver)
炎斯奇可不希望變真的呢!07-29 22:55
無色琉璃鳥
好精彩的打鬥場面啊!!
看了都熱血沸騰
可惜自家的沒有出現(是你沒上去徵吧?!

07-29 23:09

銀狼(Silver)
⋯⋯嘛!如果以後還有機會的話!再來吧!07-29 23:11
銀雪
可惡我那時沒上去徵qwq超想看我家那三隻被虐死啊qwq(你夠

07-29 23:56

銀狼(Silver)
為什麼這裡每個家長都是這個樣!?07-30 00:00

好熱血呢XDDDD
超喜歡www

黑化很好啊~(?)
快點黑化wwww

07-30 00:42

銀狼(Silver)
大家都死了啊~~~((月織要參一腳嗎?07-30 00:45

死掉才是精華XDDD(什麼??
月織的能力不像他們能幫忙打架(?

07-30 00:50

銀狼(Silver)
好像、也是啦⋯⋯07-30 00:52

我是故意給她非攻擊性能力www
因為不可能每個人也會打架XDDD(其實是因為自己不會寫
弱弱的在一旁看著,感覺更有趣ww

07-30 00:59

銀狼(Silver)
炎斯奇徒手殺了好多人呢⋯⋯07-30 01:02

嗯嗯~可是不可怕www
因為每個人都會死

07-30 01:06

銀狼(Silver)
這⋯⋯樣說也可以啦!07-30 01:07
彌修&德莫
我需要懺悔、我需要立刻拿著聖經懺悔!←明明是佛教徒
天啊為什麼我一直笑......(扶額

殺了席奧奧,鈴鈴還沒暴走果然不是真的wwwwww(#

07-30 06:58

銀狼(Silver)
夢~只是夢~07-30 10:28
魚干
怎麼辦......雖然有預感大家都會死,我還是看的熱血沸騰(噴
這種混戰風帥慘了[e16]!

07-30 09:27

銀狼(Silver)
炎斯奇太帥了~07-30 10:28
宅之境界
嗯.......有一種很中二的感覺(誤)
簡單來說就是雙重人格 或者說是自己演生出的暴虐想法?
話說 從以前從很想問了
夜暮之曲 和 永暮城.......跟我遊戲的ID好像[e17]
咱ID就叫 暮 或 楓曲 所以看到作品的標題時 當時有小小的嚇到
What the....= =

07-30 19:53

銀狼(Silver)
公會的企劃案,你去問會長唄~07-30 20:00
宅之境界
所以夜暮之曲不是你取的嗎[e17]

07-30 20:03

銀狼(Silver)
公會07-30 20:03
火焰
跟法爾好像,但我第一次看阿!

08-19 22:1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1喜歡★a2230034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夜暮之曲... 後一篇:【夜暮之曲】炎斯奇形象歌...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nuip223344自己
最懷念的也是最遺憾的,更是最想改變的......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