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4 GP

【LOL同人】繪師與寫手的CP問卷!(塔隆x雷玟)

作者:草壁英彥│League of Legends│2014-07-27 20:33:43│巴幣:202│人氣:2459
CP:塔隆x雷玟(戰場貴族組)

繪師:Yosuki

寫手:草壁英彥

(此為Yosuki邀約的繪師&寫手合作CP問卷,原問卷請見此。



第一題: 寫/畫這CP最普通的日常


  塔隆穿著圍裙,專注地切著砧版上的青菜。

  往年在將軍家擔任管家的期間,塔隆學會了許多過去的他只曾隔著窗戶窺見、卻未曾感受過的生活技能,舉凡包紮傷口、煮飯做菜等等,這些新鮮的經驗讓不曾有過這些的塔隆不由自主地被吸引,回過神來的時候,他已經將這些技藝訓練得出神入化,甚至有些投入其中。

  只有在做這些事的時候,會讓塔隆覺得自己確實地活著。

  不必過著刀口淌血的生活,不必思索今晚要去刺殺誰才能換取一頓溫飽、考慮今晚要在哪裡落腳,要睡在貧民窟裡的哪個角落可以避免仇家找上門……待在將軍家的那段時間裡,多少次塔隆沉浸在不曾想像過的安逸裡,差點失手切傷自己的手。

  跟被仇家一刀捅得肚破腸流比起來,切菜切到手實在是微不足道的小事。

  說來也許會被人嘲笑,但不必殺人的時候,塔隆很投入地在做這些旁人或許會嫌麻煩的小事,包括將浴室流理台上的每一滴水都擦拭掉、將整個房間打掃得一塵不染、將棉被折得一點皺摺也沒有,甚至在收衣服的時候還會低頭嗅著衣服上陽光的味道,彷彿在提醒自己終於得以擺脫黑暗的國度,當個正正當當地活在陽光下的人。

  在將軍離去後,他之所以那樣瘋狂地追逐將軍消失的所有蛛絲馬跡,或許是因為,他不敢面對自己的世界竟再一次支離破碎的痛苦。

  只是,他始料未及的是,他最終雖沒能尋回他失去的日常生活,卻與這個女人建立了嶄新的關係,過著和往日的安逸相似而又不同的生活。

  相似點在哪裡呢?


  「喀啦。」

  耳邊傳來鑰匙轉動的聲音,塔隆眼神完全沒有飄開,但他敏銳的耳力已經從開門的力道和節奏、以及踩進房子的腳步聲和鞋子與地板摩擦的聲音,判斷出進門的人是誰。

  今天開門的力道很穩定,沒有甩門,看來今天應該打得還算順利吧。

  腳步雖然不特別用力,但有些沉重,感覺很疲憊的樣子?

  以前服侍卡特小姐的那段日子裡,他也總是這樣靜靜地處理著家裡的大小事務──隨著技藝越來越成熟,他就漸漸不習慣把工作交給那些女傭──然後等待著在外頭盡情地玩了一整天後、灰頭土臉地回來的卡特小姐,用不屑的眼神瞪著他,然後交代今天的晚餐要怎麼處置。

  就脾氣不好這點而言,那女人和卡特小姐確實有些相像。

  塔隆不疾不徐地繼續手邊的料理,一邊聽著客廳裡的動靜,腳步聲漸漸朝廚房走來。

  雷玟一語不發地拎著斷劍晃過塔隆身邊,只是隨便瞥了他一眼,就將劍倚靠在浴室門口,走進去將門關上。

  塔隆也沒有和她打招呼,只是放下手邊的刀,伸手將一旁的科魔法瓦斯爐火力轉小,然後逕自走回兩人的房間裡頭,熟練地從雷玟的衣櫃裡頭翻出她折得十分整齊的居家服,忽略那疊樸素到老土的膚色內衣,挑了件乾淨的白色內褲放在上面,捧著衣服走回廚房,將衣服安放在浴室門口,這才回去繼續做菜。

  五分鐘後,圍著浴巾、頭上盤著毛巾的雷玟走出門口,看見放在門邊的衣服,轉頭瞥了開始炒菜的塔隆一眼。

  「我說過不必替我拿衣服吧。」

  「老毛病。」

  「我有不小心砍死身旁五尺內的任何陌生人的老毛病喔?」

  「我以為我們不是陌生人。」

  「再有一次,我會讓你從陌生人變成死人。」

  「妳上次說過了。」

  「……」

  雷玟嘖了一聲,撿起衣服跟劍逕自回房間去了。

  「再五分鐘就能開飯了。」塔隆淡淡地說。

  「喔。」雷玟頭也不回地離開。

  確定雷玟已經離開廚房後,塔隆的嘴角,勾起一個勝利的微笑。







Yosuki:封面圖當然要認真點畫阿,剩下的就非常隨便了!  



第二題:
寫/畫這對CP無責任灑糖的時候


  襲上背部的疼痛,令塔隆張開了眼睛。

  凌晨四點的天色已漸漸泛起墨藍色澤,天花板上沾著淡淡晨光。

  太陽穴爆出一條青筋的塔隆默默從地板上爬起,知道自己細心收拾的地板上其實不會有半點灰塵,但還是慣性地拍了拍屁股和衣服,轉過頭看著床上的雷玟。

  真不明白,這個女人到底是因為聯盟的日子比起過去動輒攸關生死的沙場還要安逸,所以才會變得這麼鬆懈;還是單純出自她流亡的本能,令她連在睡夢中都會不由自主地防備,把自己身旁的陌生人通通踢下床?

  不,也有可能這女人純粹故意整他而已。

  塔隆看著雷玟酣睡的臉,隨著這樣子生活久了,這女人的臉漸漸不像以往那樣有著生人勿近的凶悍,顯得柔和多了,像是終於脫離戰場生活的她,正透過生活重新撿拾她當年沒能享受的少女生活。

  那對戰士而言也許並非一件好事,但雷玟似乎自有一套調適的方法,輪不到塔隆替她擔心。

  ……也許塔隆擔心的是,會不會某天早上醒來,發現自己正被這女人用十字固定法鎖著吧。

  嘆了口氣,塔隆彎腰替雷玟把棉被蓋好,然後默默走到他最熟悉的窗邊坐下,試圖找回他被雷玟一腳踢散的睡意。

  而不知作著什麼好夢的雷玟捲起身上的被子,露出了安祥的笑容。







第三題: 寫/畫這CP悲傷又絕望的時刻


  塔隆躺在地上,感受著生命不斷從腰部以下流失的感覺。

  自從認識那女人之後,他好像老是跟地面做近距離接觸。睡覺的時候被從床上踢下去,起爭執的時候被那女人按倒在地上,打架的時候也時常感受到挫敗的滋味……和雷玟相處的這幾年間,塔隆老是躺在地板上。

  不過,這一次似乎沒有辦法再爬起來了。

  被炸掉的下半身不知道是飛到哪裡去還是直接被燒融成灰燼,連腳都沒有了的他怎麼可能還爬得起來呢?就算是爬行也是拖著從剩下一半的腹部流出來的腸子,這樣的他光是現在還一息尚存、就已經是天大的奇蹟了。

  隨著血液的大量流失,身體似乎也漸漸冰冷。

  一直以為自己的心早已隨著刺客的生活而沉入冷冽的冰海底下,孰料那女人像一團狂熱的火焰,照亮他黑暗世界中的希望,也點燃了他生存下去的執著。

  只是這次,他好像沒有機會了。

  在英雄聯盟已經瓦解、戰爭學院形同虛設的此刻,戰場終於從虛擬的遊樂結界恢復成原始的殺戮領域,再也沒有任何仁義道德可言,唯一能夠相信的只有自己手邊的刀刃。

  佐恩的生化空襲摧毀了大半片的戰爭學院遺址,以比起當年雷玟在愛歐尼亞所遭遇的還要殘忍的火力;機械化的虛空軍團正在捕食所有不屬於諾克薩斯帝國陣線的生物,獵殺的手法絕非往日在英雄聯盟遭遇的虛空來者所能想像。

  令所有生命枯萎的毒氣正在戰場上揮發,日落的天空被戰火燒得一片赤紅,有如預告末日來臨的前兆。

  可惜,他大概來不及看見世界毀滅的樣子了。



  「塔隆!」

  啊,難得能看見這女人尖叫的聲音。

  被叫喊自己名字的聲音喚醒的神經提醒著痛楚,塔隆皺起眉頭瞥向自己的右手,這才發現他的右手不知何時竟浸在一灘墨綠的毒水裡,半隻手臂早已消融其中,就連從有意識起就跟在自己身邊的那把鋼刀也被溶解得無影無蹤。

  真噁心啊,這毒液。

  連轉身的力氣都沒有了,塔隆轉動眼神,看見雷玟驚惶地湊到他身邊,血紅的瞳中滿溢幾乎聚成淚珠的水氣。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

  這場殘酷的生化砲擊喚醒沉睡在雷玟心裡的創傷,現在的雷玟情緒完全崩潰,她歇斯底里地放開手邊的破刃,雙手緊緊抓著自己蒼白的頭髮、頹喪地在剩下上半身的塔隆旁邊跪了下來。

  跪坐在塔隆的血泊中,雷玟雙手扯下一把頭髮,手指甚至在頭皮上刮出十道殷紅血痕,白髮如雪散落腳邊血泊。

  塔隆想伸手抓住雷玟的手,卻發現自己已經沒有力氣了。

  該死。

  「……笨女人。」

  奮力從乾澀的喉嚨中擠出聲音,塔隆看著幾乎陷入瘋狂的雷玟,試著用氣若游絲的低語喚回她的靈魂。

  「快走。」

  「走個屁!我……我不會原諒……我絕不會原諒他們……這是……這是謀殺!我不是……不是為了讓他們摧殘這片土地……不是為了讓他們毀滅瓦羅然而戰的啊!!!」

  幾乎沒什麼機會見過的眼淚,從雷玟的臉頰不爭氣地落下,滴在塔隆因失血過多而逐漸蒼白的臉上。

  「快……走……」

  已經沉重到快要睜不開的眼睛,卻在此刻看見雷玟的頭上,一道火光遠遠地自天際落下,閃動著藻綠光輝往他們的方向落下。

  ……該死。

  明明身體已經幾乎失去了所有的機能,但塔隆此刻卻鼓起一股沒來由的力氣,一把將雷玟往旁邊推開。

  長年征戰練就的本能,令雷玟的精神狀態雖然已經被擠壓到完全陷入恍惚的階段,但身體一遭受到衝擊、便反射性地往旁邊迅速翻滾。

  接著,震耳欲聾的巨響伴著直沖雲霄的火焰在雷玟背後炸開,暴風掀飛了她的身體,像斷線的木偶般重重摔了出去。

  等雷玟掙扎著站起身的時候,剛才還躺著塔隆的地方,只剩下一個散發著毒氣的巨大坑洞。

  別說塔隆了,那坑洞裡根本只剩下腐蝕一切的墨綠毒液,熊熊烈火甚至將塔隆身邊的其他屍體連帶燒成灰燼,坑洞裡頭的東西通通化為烏有,塔隆也隨之被炸得屍骨無存,就連雷玟剛才掉在塔隆身邊的、她多年來賴以維生的劍也跟著消失了。



  「──」

  她頹然地跪在地上,雙手抓著頭髮、瞪大眼睛張開嘴巴,卻已經連悲憤的吼叫聲都發不出來了。

  太近距離爆開的炸彈已經震聾了她的一隻耳朵,另一邊耳朵也陷入強烈的耳鳴,令她無法聽見身後的敵人逐步接近的聲音。

  自伊卡西亞的次元裂隙中湧出,在馬爾札哈的導引下傾巢來到瓦羅然、在維克特的改造下被機械化的虛空異形們,受到可怕的魔力催眠、已經完全忘卻自己也有死在佐恩無差別砲擊下的風險,正機械式地各自捉著武器朝雷玟靠近。

  而雷玟,縱使已經聽不見任何聲音,但當身後那隻有著蟒蛇般的尾巴、以蠕動的方式漫行的異形舉起的長槍正要將她的身體刺穿時,她的身影卻突然一片模糊。

  下一秒,雷玟已經爬起身來,一把將異形用力按倒在地上,接著扭住那隻異形的手,將整把長槍直接貫穿那隻異形的腦袋。

  「噗嗤。」

  一腳將異形的腦袋踩爛,無視噴濺在她身上的紫色汁液,雷玟拔起異形的長槍,吼著她自己已聽不到的聲音,衝向眼前蜂擁而至的異形大軍。

  明明是沒有使用過的武器,卻在已經陷入瘋狂的雷玟的殺戮執著下被舞成了可怕的凶器,雷玟毫不在乎地用長槍一次貫穿好幾次異形的腦袋,搶過一把破爛的長刀,又將好幾隻異形攔腰砍斷,整個人浸在紫色的汁液裡頭,半邊身體都被異形的血液腐爛焚燒著。

  然而,畫面彷彿定格在塔隆的身影被火光淹沒的那一刻,雷玟根本就不在乎身上的痛楚、也不畏懼異形們恐怖的姿態,武器砍爛了就直接徒手扭斷異形的脖子,必要時直接抓著異形往另一隻異形身上砸,用瘋狂如野獸的姿態狠狠撕裂著眼前的魔物。

  倏然一道雷射遠遠地掃過她的右腳,將她的膝蓋以下通通都直接消滅,跌落在地的她仍然揮舞著手裡的長刀砍斷身邊異形的腳,直到她的右手被一把長槍直接釘在地上。

  以左手強硬撐起自己的身體,雷玟像隻瘋狗般直接張口咬住身旁異形的蛇尾,硬生生咬下一大口紫色的血肉,毒血直接燒爛了她的嘴巴,牙齒和舌頭被燒融殆盡,她還是伸手捉著那條尾巴,想將那隻異形直接摔在地上。

  就在此時,又一顆帶著綠光的砲彈,朝著被異形圍住的她落下。



















  「塔隆。」

  雷玟提著破劍,走進一片純白的空間。

  塔隆輕描淡寫看了她一眼,然後解下自己手裡的鋼刃,毫無留戀地拋落在腳邊。

  「把劍放下吧。」

  雷玟點頭,放開了自己長年來幾乎片刻不離身的劍。

  聽著符文破刃筐啷墜地的聲音,塔隆笑了。

  然後,他朝雷玟自己伸出不再繫著鋼刀的右手。

  「走吧。」

  「嗯。」

  她握住他的手,這一次,她的手裡不再拿著劍。

  這一次,他們終於能鬆開劍、好好用雙手擁抱彼此了。









第四題:寫/畫這對CP深井冰的時候


  塔隆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翻著自己手裡的報紙,忽略剛進門的那女人。

  滿不在乎那男人的若無其事,雷玟穿過坐著那男人的客廳,一如既往地直直朝浴室走去。

  聽著浴室傳來淅瀝的水聲,塔隆又翻過一頁報紙,但他的目光根本無法聚焦在眼前的新聞報導上。

  他依然專心聆聽來自浴室裡的每個細微的聲音,擅自揣測那女人洗澡時的每個動靜。

  他厭惡這樣的自己。

  這就是戀愛嗎?明明催眠自己不要被對方影響,卻無法阻止自己的情緒隨著對方而起伏,無法克制自己將精神放在對方身上,想研究對方生活中的每個枝微末節的細節,只為了找到可以送上驚喜的小地方,就像在尋找暗殺的要害一樣。

  可惜,依他對她的理解,在那女人的氣消之前,不管他營造了怎樣的浪漫,那女人都不會理睬他的。

  那是她最吸引他的倔強,也是他最無法忍受她的傲氣。

  人可真賤。一旦感情變了質,曾經喜歡的小毛病都被無限放大成討厭對方的缺點,曾經可以忍受的氣味突然變得惡臭不堪,曾經覺得可愛的也都變得可恨。

  塔隆闔起手裡的報紙蓋在桌上,雙手抱著胸閉上眼睛。



  五分鐘後,那女人圍著浴巾走了出來。

  即使在走廊上面對著塔隆,雷玟也沒有跟他對上視線,她一句話也不說地走進房裡換好衣服,然後又走回客廳。

  「……吃晚餐?」即使閉著眼睛,他也知道雷玟走過來了。

  「干你屁事。」她冷冷地回他,自顧自把錢包塞到腰包裡頭。

  「……雷玟。」

  「不要叫我。」雷玟撇開頭,腳步卻無法毅然決然地往前。

  「我去買吧。」

  「我有腳。」她不耐煩地說,語氣裡帶著慍怒:「有屁快放,不要拐彎抹角。」

  「……對不起。」塔隆還是閉著眼睛。

  「……」雷玟沉默了半晌,這才繼續說:「你不必道歉。」

  「是我的錯。」

  「你沒有錯,這是你無法了解的世界,是我該體諒你。」

  「……雷玟,從什麼時候開始,需要讓妳來可憐我了?」

  「你的行為,跟喪家之犬有什麼兩樣?」

  「妳講話一定這麼針鋒相對?」塔隆睜開眼睛,不滿地看向雷玟。

  「是因為你講的話太智缺!」沉不住氣,雷玟轉頭朝著沙發上的塔隆咆哮:「你自己回想自己說了什麼智障話再來質疑我講話鋒利!怪我針鋒相對?也不看看你自己什麼樣子!」

  「我只是擔心妳,這樣叫作智缺?」一向冷冽的塔隆也動了肝火,在這女人面前他總是無法保持冷靜,他暴躁地站起身來:「我擔心妳整天在英雄聯盟打打殺殺,總有一天會累垮妳自己,這叫做智障話?」

  「你不要自己沒人選就含血噴人!忌妒我被召喚師青睞就說啊?還是你在嫌自己的Skin都不夠好看?那是我害的嗎?憑什麼把氣出在我身上!」

  「我從來就不是在意那些事。」塔隆瞇起眼睛,無法否認雷玟的話語刺痛著他心中的某個部份:「我不希望妳好不容易擺脫了戰場的生活,卻被英雄聯盟打打殺殺的事業累垮,我有什麼錯?」

  「累垮?哈,我享受都來不及了,哪用得著你來替我擔心!你這個刺客永遠不會理解我們這些戰士的心情,不要自己冷門就想拖著我下水!我在這裡混得很好,不必你擔心!」

  「把命毫無價值地送在這裡虛偽的廝殺裡,體驗那些沒有意義可言的死亡,是妳加入英雄聯盟的目的?這就是你們戰士所謂的榮耀?」

  「所以我說你永遠不會理解!什麼叫做沒有意義的死亡?我在英雄聯盟裡每天能和不一樣的戰士交手,有戰友可以並肩作戰,有對手可以切磋琢磨,以前一旦死了就什麼都沒了,在這裡雖然死了一樣會痛,至少我等個幾十秒照樣能從溫泉裡走出來!」

  也講到上了火,雷玟對著塔隆大聲罵道:「而你呢?沒人掛念的小刺客!你不要自己在聯盟英雄裡不被記憶,就覺得我要跟你一起墮落!我很開心能當個熱門角!就算一堆召喚師老是色瞇瞇地選兔女郎的Skin讓我覺得不堪其擾,還有召喚師要拿我跟那坨莫名其妙的綠色果凍配對我也覺得不舒服,但是在聯盟裡我過得很開心!自己的武藝有地方發揮才是我們戰士的驕傲!不像你們刺客永遠見不得光!」

  「……」塔隆看著眼睛都快燒出火來了的雷玟,頓了頓,這才緊緊抿著下唇:「好,也許我真的不明白你們戰士在想什麼。」

  「不用也許了,因為就是!你什麼都不懂,就不要在這裡大放厥詞!想笑死誰啊?自己不被召喚師青睞別拖著我下水!我很喜歡戰鬥!就算你覺得這種殺戮毫無意義,但是我們就是一種選擇了這種生存之道的人!」

  雷玟不客氣地說:「別自己想過著安逸的生活就希望別人放下事業陪你歸隱山林!這是我的樂趣、也是我的熱情所在!我把我的一生都賭在戰鬥、賭在這把劍上!而不是跟你做什麼浪漫的夢!要做那種夢,你從一開始就不該來英雄聯盟!也不應該找上我!」

  「……」

  塔隆沒有回話,只是逕自轉過身離開。

  看著塔隆離去的背影,雷玟緊緊抿著唇,氣得渾身發抖的她離開兩人同居的家,臨走時還用力地將門甩上,「碰」地好大一聲。




  她何嘗不明白塔隆的心思,但她無法克制自己向他咆哮。

  她要戰鬥!就算會面對死亡也好,就算必須承受傷痛也好,她的一生全都賭在這把劍上,怎麼可能為了一個男人而放棄!

  她曉得塔隆也不是自願當個被冷落的英雄,也明白塔隆作為刺客的出身本就與她們這些戰士背道而馳,但她卻還是狠狠地踐踏他的痛處,只為了捍衛自己的信念。

  她其實並不討厭和塔隆在一起的日子,也覺得能和這男人一起走下去未必是件不好的事,可只有這件事她不能讓步。

  以自己精湛的劍技撂倒對手令她感到愉快,在瞬息萬變的戰場中活下來令她感到一種驕傲的優越感,這是她從小就活著的環境,對她來說這種鬥爭已是一種理所當然,尤其這裡的戰場不會波及任何平民,腥風血雨不會襲擊到無辜的群眾,這樣的鬥技場對她來說實在太過適合了,這就是她的舞台、她的夢想!

  畢竟她是個戰士。她的一生,就只有這把劍而已啊。


  

  他何嘗不明白雷玟的心思,但他無法克制自己向她質疑。

  他真的不懂這些戰士的腦袋裡都裝了些什麼?真的像人家說的四肢發達頭腦簡單?整天打打殺殺到底有什麼好的!要不是活在這樣的環境裡,要是能一輩子都不必拿著刀指向別人多好!

  他不懂這群戰士那種以殺人為樂、戰死為榮的心態,更覺得那群召喚師根本是群沒見過世面的小毛孩,擅自用玩樂的態度將他們這些英雄當作傀儡操縱,只為了透過這種虛擬而更殘忍的殺戮來換取他們微薄的快樂!

  最可怕的是,這些英雄竟然還都樂此不疲?你們都瘋了是不是!這樣打打殺殺到底有什麼樂趣!

  他也曉得,雷玟是個天生的戰士,從小活在軍隊裡的她早就受那種信條式的軍法洗禮,而變成一個純粹崇尚武力的劍士,覺得為國捐軀是件光采的事、更認為奮勇殺敵是一種勇敢的表現。

  但他不是啊。從前鋼刀片刻不肯離身,是因為想要活下去;但現在可以不必靠著鋼刀活下去了,他大可放下手邊的武器,看是哪個有錢人的豪宅缺了管家、還是哪棟飯店或餐廳缺了端盤子的服務生,都好,就是不想再活在必須在死神鐮刀上跳舞的日子。

  他不明白。他真的不明白。




  要為了他,放棄戰鬥的尊嚴、放棄揮劍的快樂,放棄自己想要當個頂尖戰士的夢想、放棄想要在舞台上發光發熱的執著,甘願當個平凡的女人讓他照顧,就這麼和他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然後度過浪漫卻毫無刺激的一輩子嗎?

  坐在麵攤前,雷玟撫著腰際的劍,掙扎地想著。




  正因為和這個女人相處久了,所以更應該明白這是這女人想要賭上一生的志業,而他應該收起刀在家裡守候著她,在她快樂時聽她興奮地述說今天的戰事,在她難過時安慰她的悲傷,在她疲憊時無微不至地照顧她,就這樣欣賞她活在危險中的模樣嗎?

  坐在窗檯邊,塔隆撫著手上的刀,躊躇地想著。




  ──果然還是需要心平氣和地溝通吧。

  戀愛不困難,但是要一直在一起,還真是一件困難的事。

  他們這麼想著。






第五題:寫/畫這對CP色氣的樣子


  「哈啊……媽的……熱死人啦……」

  酒精的催化令雙眼一片迷濛,健康的小麥色肌膚泛著發燙的紅潤,燥熱感在身體裡胡亂拍打著,雷玟完全顧不得自己此刻的形象多麼曖昧,大剌剌地躺在地板上、任由自己身上的浴衣在她的翻滾間逐漸鬆散敞開。

  這裡是兩人下榻的民宿,為了參加愛歐尼亞一年一度的夏季煙火節,兩人特地向聯盟請了幾天假,在伊瑞莉雅的招呼下入住此處。

  不愧是愛歐尼亞的百年老建築,和式風味的房間十分古色古香,以木頭為主的建築和光滑漂亮的木板地、紙拉門以及幾片鋪在桌子附近的榻榻米,再再地營造出在瓦羅然體驗不到的特別氣息,令塔隆察覺到自己意外地有著喜歡旅行的一面。

  除了欣賞煙火之外,兩人也很入境隨俗地在伊瑞莉雅的安排下穿上了浴衣,大大方方享受起夜市的祭典,玩了仙女棒和各種小遊戲、吃了各式各樣道地的小吃,甚至還愉悅地小酌了幾杯。

  ──但塔隆沒有顧忌到的是,雷玟的酒量遠比他以為的還差。

  不得已,在雷玟開始跑去別人的位子上找碴、製造出無法挽回的麻煩之前,塔隆動作俐落地扛起了雷玟,把這個醉得東倒西歪的戰場女武神搬回了住宿──這之間他還挨了她掙扎時砸在他身上的幾記拳頭,痛得差點打彎了他的腰。

  而這個罪魁禍首明顯對自己的所作所為全無印象,雷玟胡亂在地上打滾、似是在尋找可以安撫渾身燥熱的冰涼,一下把臉貼在木板上、一下甚至把臉貼在自己的符文劍上,最後滾著滾著撞到了默默站在旁邊思考該怎麼辦的塔隆,然後還很沒良心地朝著塔隆踹了一腳。

  「……」身手矯健的塔隆當然捉住了她的腳。他也不是白白挨打的人。

  「放開我啦……嗯……嗯,你的手還蠻涼的耶……嗯……」

  語畢,剛剛還掙扎著想抬起另一隻腳踹他的雷玟,竟然像隻溫馴的小貓一樣滾到塔隆的腳邊,用臉頰蹭著塔隆穿著紙拖鞋的腳。

  另一手則大剌剌拉開了浴衣的半邊衣襟,朝著塔隆袒露出半邊胸脯也不在意,兀自拉著衣襟用力搧風。

  「……」

  感受著吹上腳邊的風,塔隆低頭看著腳邊的雷玟。

  一隻腳還被他捉在手上的雷玟現在的姿勢簡直可稱得上撩人,這女人根本沒穿內衣就別說了,因為一隻腳尷尬地被抓在空中,連她的內褲都若隱若現,姿態嫵媚到了極點,根本就是在勾引他。

  「欸,塔隆。」

  「嗯……!?」

  聽見雷玟突然的呼喚,塔隆才剛應聲而已,卻見雷玟就把握住他鬆懈防備的這瞬間,雙手撐著地板一個迴旋,硬是掙脫了他的手、然後雙手夾住塔隆的腰,一把用力將塔隆勾倒在榻榻米上,然後翻身壓在塔隆身上。

  接著,雷玟伸手揭開塔隆的浴衣,將頭靠在塔隆袒露的結實胸肌上。

  俯在身上的雷玟低沉的呼吸裡帶著酒精的味道,塔隆皺起了眉頭,卻又想貪婪地攫取這女人身上的氣息。

  真是危險,這女人。像把銳利卻難以駕馭的刀刃,一不小心就會割傷自己。

  話雖如此,卻很有挑戰的價值啊。



  「塔隆,聊天的時間已經結束囉。」

  她低身,舌頭舔過塔隆胸肌的線條。



  「……我的刀,終將找到通往妳心的道路。」

  他伸手,指尖滑上雷玟袒露的胸口。



  夏季煙火綻放的夜晚裡,

  比夏季更炎熱、比煙火更燦爛的夜晚,正要拉開序幕。






第六題:現在,由寫手寫一段文字,由繪師來配圖


  「好久沒穿這套衣服了。」

  雷玟看著立身鏡裡的自己,語氣裡蘊著些許興奮。

  鏡中的她一襲筆挺墨黑軍裝,上頭繡著腥紅圖騰與燙金邊線,肅殺的氣息連雷玟自己都感到有些拘謹,一頭蒼白頭髮用赤紅髮髻簪起,小麥色臉頰上塗著素雅淡妝,耳邊還夾著特地和勒布朗借來的紅寶石耳環,洋溢著和平日截然不同的氣質。

  雖然是身為「戰場貴族」──或稱為「血色精銳」──的諾克薩斯特製軍裝,但是散發出的氣勢與燕尾服分毫不差,出席這種場合需要的派頭應該夠了吧。

  雷玟滿意地點頭,將倚在旁邊的破刃用黑色的布裹好,然後插在西裝褲後頭。

  突然覺得自己這行為簡直像把槍藏在背後的黑社會,雷玟忍不住笑了出來。



  「嗯?」

  注意到身旁伴侶的舉動,正在打領帶的塔隆瞥了她一眼。

  「沒事。」雷玟笑著,拿起晾在一旁的深紅色領帶:「對了,幫我打一下。」

  「……」塔隆沒有回應,但是打好了自己的領帶後,他便伸手拿過雷玟的領帶,然後俐落地替雷玟繫好。

  塔隆也穿著相同的服裝,唯一的差異只在於塔隆的領帶是藍色的而已。

  「好了。」

  「謝啦。」

  雷玟轉過身,重新確認了一遍鏡中的自己。

  「沒問題就走吧。」塔隆淡淡地拿起放在一旁的紅包,摺疊好收進自己的口袋裡。

  他們兩人都是沒有帶包包習慣的人,東西還是隨身攜帶才有安全感,譬如同樣藏在他右手衣袖裡的鋼刀。

  「嗯,走吧。」

  雷玟笑著,將雙手插進口袋裡頭。

  塔隆看了雷玟一眼,傾身給了她一個吻。

  雷玟沒有閃躲,任由塔隆親了她一下,這才跟在塔隆的背後走出家門。

  今天是特別的日子,就讓他予取予求好了。







  ──畢竟今天他們要出席的是,嘉文四世與希瓦娜的婚禮啊。







第七題:現在,由繪師畫一張圖,由寫手來配文字


  「嗯……」半夢半醒間,雷玟緩緩睜開了眼睛。

  夜色尚沉,房間裡頭還籠罩著一片漆黑,雷玟眨了眨眼試著適應黑暗,心想自己已經多久沒有在半夜裡醒來過了。

  記得以前還在諾克薩斯軍中服役的時候,身為一個枕戈待旦的士兵,無時無刻都要戒備四周可以說是一種本能,令雷玟長期下來變得很淺眠,即使覺得需要休息的時候可以迅速熟睡,但一旦察覺到附近有動靜,就會像被針扎到一樣立刻彈起來。

  不過,那也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自從睡在這個男人身旁後,雷玟發現自己漸漸地變得很能熟睡,不再像以前那樣疑神疑鬼、對周圍的一切都抱著不信任。有這個男人在身邊,雷玟發現,自己找到了和手邊的劍一樣值得信任的安全感。

  那也算是一種歸屬嗎?

  雷玟側身,看著身邊沉穩地睡著的塔隆,平靜的睡臉和平常一副「不要惹我」的冷冰冰的模樣真是大相逕庭,讓雷玟看得不禁微微笑了出來。

  然後,雷玟將頭輕輕靠在塔隆身邊,感受著塔隆深沉的呼吸。

  不知怎地,那樣規律的節奏,令她覺得莫名的安心。

  真像隻被豢養的兔子啊。

  雷玟這樣想著,在塔隆的懷裡靜靜回到了夢鄉。




  ──不過隔天早上,塔隆還是被她踢下床了。

  果然不能讓這女人睡得太安穩啊,塔隆按著額頭,默默走回窗邊坐下。







第八題:最後,送給你的繪師/寫手,一張會喜歡的圖/文字吧!



  穿著浴衣的雷玟思索了很久,才終於提起毛筆,在草綠色的紙條上寫下願望。

  踮起踩著木屐的腳,將手中的書籤繫在竹枝上頭,雷玟這才滿意地轉過身,朝著寺廟的門口走去。

  站在石獅子旁的塔隆看見她,這才漫步朝她走了過來。

  「寫完了?」

  「嗯。」

  伸手牽起雷玟的手,塔隆隨口問了句。

  「接下來要逛哪邊?」

  「都可以啊,到哪裡都覺得蠻有趣的。」雷玟笑道,搖晃著塔隆的手。

  「嗯。」塔隆應了聲,沒表示什麼,決定朝街道的另一邊走去。

  逛了一小段路後,雷玟的手裡多了一支棉花糖,塔隆手上掛了一袋串燒。

  「欸,你寫了什麼願望啊?」

  「……說出來就不靈了吧。」塔隆邊說,邊看著袋子裡的串燒。

  「呿,這麼說也是。」雷玟嘖嘖,咬了色彩繽紛的棉花糖一口。

  頓了頓,雷玟又說:「欸,塔隆。」

  「嗯?」

  塔隆瞥眼,卻見雷玟突然湊了過來,含著棉花糖的嘴巴吻上他的嘴。

  入口即化的棉花糖帶著濃郁的色彩在兩人嘴邊暈開,甜膩地沾上兩人的唇。



  「七夕情人節快樂。」

  「……妳也是。」







  『希望那女人百戰百勝。』

  『希望那男人能熱門點。』

  愛歐尼亞寺廟的竹枝上,兩張紙條在清風中搖曳著。










  草壁碎碎念:

  寫段子出乎預料地悠哉耶……幾乎是大概想個情節就能下筆了,反正寫著寫著自然會腦補加油添醋,回過神來的時候一篇就完成了,不得不說實在是個很有趣的經驗w

  Yosuki畫圖的速度好快喔我好害怕_(:3」∠) _

  早上在寫稿的時候還特地去找了一堆比較有夏日風情的歌曲來當BGM,寫著寫著都有一種自己也跑到海邊去了的感覺(?)

  第三題是最近跟朋友在討論的一個梗(詳見:【EZ×Lux】死生契闊),因為那個設定的劇情實在太龐大了,光是想到要填完就覺得很累,所以估計九成不會寫,就只將其中幾個部份擷取出來用了。

  第四題則是個有點嚴肅、但也許大家多少都有機會遇見的話題,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參閱C姐的〈回我身邊〉還有我這邊的〈在此守候〉

  以上,其他有什麼問題的讀者歡迎再在下面提出w

  我覺得我家的塔隆莫名地超愛捉弄雷玟耶究竟⊂彡☆))∀`)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52895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League of Legends|LOL|英雄聯盟|塔隆|雷玟|戰場貴族組|偷渡七夕賀文|野野野野野|宇智波更新(住口

留言共 5 篇留言

彌小希
第四題明明是在吵架我卻因為雷玟那句「還是你在嫌自己的Skin都不夠好看?」噴笑
對不起你們的嚴肅氣氛我卻搞砸惹wwwwwwwww

文章寫得很強,厲害><[e16] [e16] [e16]
Yosuki畫圖超讚的!![e16] [e16] [e16]

07-27 21:05

草壁英彥
不想寫得太嚴肅所以還是偷渡了一些放鬆氣氛的東西[e16]
謝謝妳喜歡我們的作品[e16]07-27 22:07
LumiNate
夏日風情我以為會用"夏祭"欸~yosuki只要是塔隆X雷玟產圖都會大幅加速的請習慣XDD

07-27 21:06

草壁英彥
這首沒有聽過~

妳們都太了解Yosuki啦[e17]07-27 22:08
叫小黑別叫小賀
我還想看我還想看我還想看啦QAQ 雷玟美美der

07-27 22:34

草壁英彥
有機會還會繼續生產的[e16]07-27 22:52
小獄
可惡 同樣的文在不同地方看了2次

07-28 00:53

草壁英彥
辛苦你了[e18]07-28 06:13
羊咩
這種小段子看得很輕鬆愉快也很sweet
兩位神手若可以請繼續合作XDD?(遭踹飛

07-29 23:38

草壁英彥
有機會的話還會繼續合作的[e16]07-30 00:3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4喜歡★fish82120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戰場貴族組】〈Acro... 後一篇:【菲艾x凱特琳】警長與悍...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zxas8611大家
ㄐㄐ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