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8 GP

作者:煙餘│2014-07-27 11:08:18│贊助:36│人氣:599
 
 
  男人燦爛的笑了起來,穿著一身西裝,衣衫整齊的走進了警局,在裡頭的員警歪著頭問道:「先生,有什麼事嗎?」
 
  「我──殺了人。」男人的神情依舊,但那嘴角卻拉出了道詭異的弧長。
 
  我──殺了人。
 
 
  「先生──我們工作很忙,請你不……」員警抬起頭撇見那名身上染血的男人,他身上的西裝沾滿了血和手中緊握的小刀迫使對方繃緊了神經,員警將男子的小刀打落後上前壓制住,男子似乎受到了驚嚇便開始反抗,員警將腰間的手銬取下將對方銬上了椅背上。
 
  男子──也許是被污衊的,又或許他真的殺了人?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反正連戲劇都是那樣千篇一律的劇情罷了。」他嘀咕著,隨後將那並無太大興趣的節目轉台,但卻對那最後一句話異常的在意,污衊?又或是事實?在他思考的同時他瞥見了電視機上頭的相框。
 
  相片是三個男孩,中間那名男孩很開心的簍著身旁的兩名男孩,但那兩名男孩卻大哭了起來,是因為胸前那朵胸花的關係吧?這對男人來說是很久遠的印象了,他只知道──當時他體會到了畢業的快樂,所以他沒有哭。
 
  這已經足夠了,同學會它一次也沒有參加,原因是太忙,但實際上卻是不想去回憶那些日子,太開心了──真的真的很開心。
 
  今天他請了假,明明早上還在發燒,但現在卻生龍活虎的可以到處跑跳,但是他還是請了假,所以他打算利用今天一天好好休息,來放鬆那些早已緊繃的神經,他走進了房間,顯然這間房子只有他一個人居住。
 
  因為除了凌亂的客廳外,毛巾、牙刷等等日常生活用品也只有一人份,男人早就習慣過著一個人的生活了,也為了工作四處奔波,也許是他在求學階段培養成那不屈不撓的個性所導致的吧?
 
  對任何事物都以正向、積極去思考,這是他在學校從小到大的評語,而在團體表現中常常有不錯的表現,也許這得感謝他的好友們。
 
  那些曾經陪著男人一同「出生入死」的好友。
 
  表面上裝做很樂觀,但實際上卻是個非常沉默的人,也許是家庭背景所造就這種行為,哪怕他的好友群知道了,也不會讓他一個人獨自承受這些,也許在求學期間,男人沒有這些好友日子會過的更好才對。
 
  男人從房間走了出來,沒有剛才那種懶散的神情,取代而之的是有些陰沉,但臉上卻掛滿笑容的神情。
 
  男人笑了,瘋狂的大笑著,多年來的快樂早就完結了,留下來的是一片樂園,也許對他來說是個新的世界。短短的幾秒,他又收斂起了笑容,隨後在次的確認一個包中的東西。
 
  連續劇的台詞不斷的重複在他腦海中。
 
  男子──也許是被污衊的,又或許他真的殺了人?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他稍微整理了一下穿著,隨後走出大門。
 
  從上衣口袋拿出張寫好的紙條的他,而他十分的確認這張紙條並非自己所寫,因為和「平常」的字跡完全不同。
 
  有著非常大的差異。
 
  不過他腦中總有一個想法,那就是去完成他,即使是在自己頭昏腦脹,走路都匯險些跌倒的狀態下。
 
  紙條上寫著:
 
  「麵包店、郵局、早餐店、寵物店右轉,到達目的地後把『東西」放置好。」
 
  男人愣了一下,隨後往著目的地前進。
 
  他眼光掃過四周,看見了麵包店後便向前走去,隨後走過了郵局、早餐店,他到達了寵物店後右轉。
 
  警局?男人腦中徘徊過數百種可能性,為什麼來到了警局?又或著自己也許即將被污衊?當然,這是「上級」給的指示,也不能不做,而且──也許這件事情完成後,還會受到上級賞識呢。
 
  一想到這種可能性,他又笑了起來,就如同那要到糖般的小孩,開心著笑著。他在警局外晃了晃,看著手中的紙條。
 
  「怎麼會是這種事情呢?」他揚起了嘴角,微笑的走進了警局,而櫃檯的員警看了看男人,問著:「先生,請問有什麼事呢?」
 
  男子搖搖頭,然後把手中的公事包打開,隨後將裡面的物品倒了出來。
 
  一把小刀、一件染血的西裝。
 
  他嘴角揚起了詭異的弧,一抹勝利的微笑,而那名員警下意識的將腰間的手銬取下,將男子銬在椅背上,他沒有反抗,只是靜靜的坐在椅子上。
 
 
  他不知道時間過了多久,醒來後只看見一盞刺眼的燈,整個房間十分昏暗,一張桌子和兩張椅子,他看不見外面,手錶、手機那些物品好像也被人取下了,他稍微搖晃了頭,好讓他那些混亂的思緒統整起來。
 
  過了幾分鐘後,他已經習慣了燈的亮度,試圖想要將早已麻木的手舉起,卻被人銬在桌上,他看著整間房間唯一的出口,外頭似乎有人在交談,隨後喇叭鎖被轉開了,一名略肥胖,帶著眼鏡的男子走了進來,手中的簿子隨手一丟,隨後將椅子拉出坐了下來。
 
  「你──認為自首不會有任何的刑責問題?」那名男子瞇著眼睛,這使得他臉上的肉不斷的顫抖著,男人雖然覺得這很可笑,但是這種時候卻也不能笑出來,他甚至搞不清楚現在的情況。
 
  「能告訴我現在的情……況嗎?」他不解的問著,說真的他連自己什麼時候進來這間房間的都不知道,不過他十分的想了解自己為什麼會到這間小房間,這種自由被限制住的狀態,連一秒都不想再繼續。
 
  「你不知道狀況?我幹警察那麼多年,第一次碰到自首後說不知道狀況的。」他將眼鏡調整了一下,隨後就像看見奇妙的野獸般盯著男人。
 
  「這樣說好了,你他媽的走進了警局說了你殺了人,然後你將你公事包裡的東西倒掉後就昏倒了,你這樣了解狀況了沒?」他說著,語氣聽起來像在笑,男人遲疑了一下,隨後思考這所有環節。
 
  「所以──我……殺人了?然後到警局自首?接下來我就昏倒了?沒這可能性啊?我今天明明請假在家休──」
 
  「事實就是如此。」
 
  兩人一陣沉默,過了段時間後,男人緩緩抬頭。
 
  嘴角露出了和進警局那時相同的微笑,一抹詭異的微笑。
 
  「我了解了,所以現在我殺了人?然後跑來警局自首?你們為什麼又要把我銬上?這種不自由的狀態我一秒都不想再繼續。」男人語調轉變了,彷彿變了個人似的。
 
  「先生──你上一秒還在搞不清楚狀況,這一秒就瞬間了解了?是不是在玩我?」警員說著,隨後將資料推往男人身上。
 
  男人看了下資料,隨後笑著看著員警:「你又如何證明這些是我幹的?光是西裝和小刀,那又如何證明?」看起來,男人有十足的把握證明這些不是它幹的,也許這就是事實。
 
  「不過──這些都是事實,我也沒甚麼好說的,不過我想說個故事,就當作一個宣洩吧?你看怎麼樣?」男人挑起眉,似乎認為對方會對這條件感到有興趣似的。
 
  對方沒有反對,男人開始哭了起來,又瘋狂的大笑著,似乎想說些甚麼,卻欲言又止,最後他停止了這些瘋癲的舉動,又恢復了那一抹奇怪的笑容,他想靠近那名警官,但手銬把他牢牢靠著,他最後乾脆站起身來,讓鼻息能夠給對方感覺到,對方露出了一臉噁心的神情。
 
  「坐下,別給我裝瘋賣傻。」警員罵道,隨後男人舔了舔嘴角。
 
  「你記得幾天前那連鎖殺人事件嗎?」他的眼睛瞇了起來,隨後又舔了嘴角,接著他又接了下去。
 
  「死者死法都非常離奇,有的還被垃圾筒蓋住,從五樓一路滾到一樓,對吧?」男人開心的笑著,就彷彿他那童年愉快的記憶般。不過,他是主角,這是最大的差別。
 
  他無時無刻都是主角。
 
  「我呀,從小只是結結巴巴,沉默少言而已──你也知道,鄉下來的孩子都是老實人嘛,對誰有任何意見都會直接表明。」男人笑了,雖然他並不是鄉下小孩。
 
  「父親酗酒,母親又常常賭博,喔!那種日子真是愉快,說真的──我都想回到那種日子了。」男子笑了,家裡到處都是骰子、空酒瓶,還有滿地的歲撥哩,成天的爭吵聲逼的他無法入睡。
 
  「上課睡覺,我本來以為這樣就與世無爭,卻因為態度和個性的問題常和人爭吵,倒也是有話直說,班上同學都和我非常的『麻吉』,例如說──蓋著垃圾桶從樓上踹下去,好讓我滾著幾圈成為他們的笑柄啊,啊?你說老師?他那王八蛋老早就和課業比較好的同學與世脫節了吧?」
 
  「喔,你知道嗎?在你的便當裡放上幾隻蟑螂,還強迫你吃下去,那種感覺也還不錯呢,營養還蠻豐富的,只差還是活蹦亂跳那種。」
 
  員警想起了,其中一名死者的嘴裡充滿了蟑螂,那種死法並不是普通的殘忍,先在死者嘴裡塞滿蟑螂後……員警頓時反胃作嘔。
 
  「後面呀──我暗戀一個女生,嘿,你知道那個婊子怎麼了嗎?哈哈!」男人笑了,就如同先前的大笑,只是更加的激烈了些許。
 
  「她嘴巴也蠻大的,其實我自己也有錯……」男人低著頭,就像是在反省些什麼。
 
  「所以我只是把她嘴巴縫起來,也沒有殺了他喔!誰叫他老愛說我的小秘密,還偷偷的跟那個欺負我的王八蛋說呢,真是的,想到沒有殺了他就有點可惜。」男人思考著,好像正在為了行為而後悔。
 
  「啊!再來,還有一件事情,在你的水壺裡放上些『調味料』,例如口水啊、粉筆啊、反正你想的到的東西都放的進去,那些人該付出代價的。」警官聽了搖搖頭,隨後站起身來,男人不過就是剛滿二十不久的少年,在日常生活也表現的很平常、能幹。
 
  經濟也不錯,員警實在不知道他為什麼要做出這些。
 
  報復嗎?還是為了其他目的。
 
  員警開啟大門走了出去,稍微做了深呼吸。
 
  他在一本紀錄本上寫下了幾個字。
 
  「心靈受創、從小生活環境問題外,過度壓抑。」
 
 
  男人殺了人,一切回歸到零,也因為心靈不健全的關係,一切回到了原點。霸凌的問題還是沒有被解決,最後只能不斷的輪迴,零一的無限輪迴。
 
  員警嘆了口氣,隨後又走了進去。
 
零-完結
 


後記:
這篇其實寫起來真的有困難,一方面我實在不會「心理不健全的描寫」之類的,一方面要感謝布里、小洛、書生、自來水他們告訴了我很多他們的想法
 
其實這篇故事走向本來不是這樣,但我認為這樣會比較好,也給各位一個是好or是壞的結局,也許男人恢復了正常?但他仍要面對司法問題。
 
也許男人就這樣崩潰下去?送進了精神病院?之類的,其實我寫故事一直不喜歡只有一個結局的故事,那樣實在太不好玩了。
 
以上。

(本文投稿至塔客協會-歸宅本部 每月之星活動。)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52832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塔客協會|歸宅本部|塔客

留言共 7 篇留言

此人被永久全站禁貼

07-27 11:10

煙餘
鬧407-27 11:11
蘇打(。╹╹。)
一看成一

07-27 11:19

煙餘
一看成一
你不會是-看成一吧07-27 11:20
秋潯
我暗戀女生那段是不是少個下引號?(還是我錯覺

07-27 11:35

煙餘
!這是真的(低頭07-27 11:37
錯字女王月亮熊
  感謝參加塔客每月之星活動!我是隱藏BOSS月亮熊,接下來會依我個人閱讀完文章後給予心得,請多多指教^^

  首先錯字女王來挑錯字啦(?):中間那名男孩很開心的簍著身旁的兩名男孩→摟著

  這篇我覺得有明顯感到煙餘在文字運用上的進步。
  如果要我給建議的話,我大概會說:「試著換個說故事的方法吧。」
  這樣的開場、陳述、步調,都是很極其普通的呈現方式,反而讓這篇的力道很難出來。如果真的要呈現主角的崩壞,絕對還有更好的手法,來嚇到讀者,讓他們感受到強烈的震撼。用劇情的推進或是用畫面來強調故事,而不要只是自白,這樣太可惜了。

  以上是我的一點小小意見,請同學繼續加油,塔客協會感謝您的活動參與:)

07-28 23:37

煙餘
謝謝亮熊對本篇作品的評語
其實我有時候也覺得「說故事的」方法都沒有變化。
不過總是覺得找不到新的方法去呈現一個故事,也許在日後會有更好的方法的!
再次謝謝亮熊!07-28 23:45
賀蘭雨靡
好像越來越厲害囉 [e19]

結果我一直原地踏步啊(茶

07-29 11:06

煙餘
我也還是在原地踏步(滾滾07-29 11:29
賀蘭雨靡
至少你還有更
我都沒東西www(抓起來咬

07-29 11:40

煙餘
(閃過07-30 20:37
青松寫
這篇感覺進步滿多的。

最近滿忙的,有些問題之後再說 :)

07-29 13:08

煙餘
哈哈~謝謝青松寫
歡迎忙完了再說。07-30 20:3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8喜歡★aas1538tw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世界... 後一篇:【小說】最美的風景...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4926571大家
拖很久的讀後感出來了XD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0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