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銀魂同人】第五十八訓 最後的最後還是把他留給主角吧!

作者:★麥芽糖﹁♪│2014-07-26 21:58:49│巴幣:4│人氣:164
* 純屬本人幻想 , 自我滿足

*文筆差強人意 ,請慎入~

---------------------------------------------------------分隔線君悲劇--------------------------------------------------
「好閒阿......。」銀時不屑的說
「好久都沒出場了呐~ 阿魯」神樂沒精神的附和
「痾...現在應該不是我們該出場的時候吧!」新八無力的盡責吐槽

地點不用說 , 當然是萬事屋 , 三人各自坐在平時的位子上嘆息著 , 原因的話 , 不用想就知......

「那種攏長的旁白就別在說了啦! 就算寫的在多也無法撫平我們已經受傷的心 , 只會被讀者當成廢話 , 地位就等同於新八房間裡垃圾桶中的衛生紙而已。」銀時毫不客氣的批評
「你還敢說人家 , 說的那麼長 , 結果指的不一樣是垃圾嗎阿阿阿阿阿!?」帶點激烈的回到
「吵死了。阿魯 就算這麼說也已經於事無補 , 之前你們好歹都有戲份 , 爲什麼我就好像突然被神影了好幾篇一樣 , 連不是原作的自創角篇幅都比我多是怎麼樣。阿魯 反客為主嗎? 我可不想當和尚 , 也對出現沒幾訓之後就會消失的傢伙有興趣 , 只是丟下我們這樣真的對嗎!? 阿魯 這樣真的對的起因為看到 " 銀魂同人 " 而近來的人的純潔的心嗎!? 阿魯 ......」滔滔不絕的說出想法
「而且明明有掛著 " 銀魂 " 的招牌 , 居然連個銀字都沒有 , 到底把我主角的地位擺哪了?......」

銀時也跟著接上對話 , 兩人的嘴有如機關槍一樣的掃射整個房內 , 讓一旁的新八怎麼樣都無法插入 , 最終受不了的大喊 :

「你們兩個夠了吧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你們很煩我知道 , 但難道我就不煩嗎!? 每每都要接受你們的砲擊 , 不然就是無意的重槍 , 我的耐性也是有限度的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新...新八?」
「阿...阿八...! 你講的和我們講的好像沒什麼關係阿...。」銀時以米粒般大小的眼睛盯著且回到
「那完全只是你個人的發牢騷吧! 阿魯 我們的話可都是顧全大局的發言喔!」神樂再次射出一箭
「或許有人覺得這是我的個人偏見 , 不過整篇都是稅金小偷實在令人很不爽阿! 連封面也是 , 不管是誰看了都只會覺得噁心吧! 嗚噁...現在光想到就又起雞皮疙瘩了。」銀時不自主的顫抖著
「而且一定讓很多人失望的吧~ " 小神樂又沒出現 , 我是為了看小神樂才點近來的! " 之類的人的心聲也多多少少會出現 , 唉~ 讓他們失望了阿! 阿魯」嘆著氣 , 說出自己的假設
「我看...還是趁他們不注意 , 趕快切換到正篇吧......。」透露出萬分的無奈 , 新八強制切換畫面


「剛剛...上面那些是什麼阿?」切郎目瞪口呆的盯著不知名的方向
「那邊就別在意了...。」近藤冒著冷汗的回到

經過土方多次的爆走性發言 , 對方終於肯將兩人放出來 , 至於內容如何...各為只要去想像一下和沖田各種鬥嘴的場面就行了。

「也太懶了吧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咳咳... , 以上 , 不管是誰吐槽的應該都沒關係吧... ; 鏡頭回到辦公室 , 如之前所述的還是一團糟 , 基於上述理由 , 每個人都只能勉強站在某個定點上 , 這對於長年住在這裡的姊弟兩人可以說是家常便飯 , 但是另外的三人可就另當別論 , 特別是每天處理龐大鉅量上下屬公文的土方更是如此 , 明明同樣都是處理公事 , 一個像颱風過境似的 , 一個卻能保持乾淨整齊 , 看見這目讓覺得一切都是稀鬆平常的近藤大開眼界 , 同時也對土方的工作能裡感到深深的佩服。

「各位請隨便坐阿~ 用不著都站著啦! 雖然確實亂了點 , 但...無傷大雅 , 是吧!」
「我想這已經不是傷不傷大雅的問題了... , 究竟是用什麼方法可以把一個房間搞成這樣阿?」
「土方先生羨幕的話 , 等等回去立刻幫你做一個。」
「一點也不需要!」立刻果斷的拒絕
「我從剛剛就一直在觀察 , 果然......你們兩個的感情還真好呐~!」切郎架定的笑著說
「不要隨便亂下定論! 在說你到底哪隻眼睛看到了? 根本完全瞎了吧!」土方氣憤的大喊
「诶~? 可是我也是這麼感覺的耶~」切壬滿臉笑意的跟著附和
「慘了... , 看來這對姊弟的視力問題不小...。」
「哈哈哈~ 我倒覺得他們一點也沒說錯阿!」近藤不知不覺的加入這奇妙的討論
「嘛~ 現在我還得去辦正事 , 切壬 , 好好招待她們阿~......」

話說到這 , 隨即應聲倒在堆滿紙張的地上。

「诶!?」
「姊...姊姊! 嗚...」

切壬趕緊跑到他身旁 , 又急忙的翻了翻一旁雜亂的櫃子 , 無奈的嘆著氣。

「果然又沒吃藥了...。」

說著說著 , 從剛採購完的袋子中拿出自己調配好的藥丸 , 塞入切郎口中 , 並拿起桌上擺放已久的杯子灌入水 , 強行讓他吞下 , 經過幾秒鐘才看見他緩慢的睜開眼睛。

「咳...咳咳... , 噗痾...夠難吃的 , 所以我說 , 以後不要在逼我了啦!」清醒一開口便馬上開始抗議
「怎麼可以 , 不吃藥會更嚴重的。」
「我這不就好好的嗎? 呼~ 總之先去找久瑠吧! 不然颯太那邊我可無法交代。」
「算你這麼說也不行 , 誰叫你不好好吃藥 , 再說不是有警察可以幫忙嗎? 雖然總是偷人民的稅金 , 為了抓犯人而胡搞亂搞的把街道到處破壞 , 還在屯所裡圈養了一隻大猩猩 , 但仍是警察 , 不這種時候要他們工作 , 還要哪時候叫他們工作呢?」
「就是因為都被你說成這樣 , 我才更要自己去做呀~」切郎冒著冷汗的回到
「為什麼我們無緣無故要中槍阿?」土方不滿的發言
「更重要的是為什麼我偏偏要多承受一箭?」近藤欲哭無淚的表示
「嘛...就是這麼回是 , 所以說你跟他們好好待在這裡好嗎? 他們交易的時間應該也快到了 , 我得快點去......呼...呼...」話還沒說完 , 又再度毫無預警的倒下 , 但貌似這次是真的睡著了
「看來藥效很顯著吶~」
「痾...雖然這麼問很奇怪 , 你給你姊的藥裡做了什麼阿?」近藤戰戰兢兢的問
「沒什麼 , 只是普通的藥罷了~」眼神撇開 , 語氣不改的回答
「是...是嗎? 一般的藥效真的有這麼強......?」不可置信的拿起放在一旁的藥罐看著
「如果有多的的話可以給我嗎? 加在土方先生的飲料裡一定很有趣。」沖田內心壞笑中...
「喂喂...我是不是偶然聽到了不得了的發言阿?」土方無法無視剛剛的發言 , 困擾的發言
「可以喲~ 不過還請們跟我去趟地方呢! 當然 , 跟姊姊原本要去是一樣的地方就是了。」

切壬臉上帶著微笑的請求 , 讓三人也不知該怎麼拒絕 , 不過這樣也好 , 因為原本的打算就是把事情了解個水落石出 , 沒道理就什麼都不做的回去 , 沒什的多考慮的就答應了 ; 跟著對方到了某處 , 那裡只是幾的人留守著一台看起來非常平凡的車庫。

「車子我要借一下 , 你們先去幫我照顧姊姊吧!」
「诶!? 老大有同意嗎?」吃驚的確認情況
「呵呵~ 你們說呢?」而他選擇淡淡的以笑帶過
「嗯...我們知道了 , 請你小心點 , 我可不想老大醒來時發現弟弟不見 , 頭上瞬間開個洞...。」
「我知道 , 我只是想把一切結束掉而已 , 這樣大家就不用在那麼辛苦了。」

低著頭 , 認真的說到 , 眼神讓人能感受的出他的堅毅 , 從不知何處的地方拿起鑰匙 , 坐上了車子 , 近藤也稍稍的和對方點個頭示意安心 , 不過對放卻撇開視線 , 迴避了他們的所在地 , 不禁聯想到是不是被他們給討厭了 , 但那也不訪 , 反正也沒必要走的太近 , 更何況這裡還有些「綁架犯」, 不遠離他們還會令人懷疑是否有其他企圖。

「那麼我快點走吧! 不快點會來不及喔~」

切壬催促三人上車 ; 繫好安全帶沒多久突然腦中冒出了個問題 :

「那個...你有駕照嗎?」近藤不好意思的問
「我們出發囉!」對方卻只是高聲的大喊
「欸... , 等...你還沒...! 诶! 嗚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伴隨著近藤尖叫的車子絲毫沒有任何遲疑得衝出地底 , 筆直的像前行。


經過了一段路程 , 他明白到兩件事 , 第一 : 眼前的男子 , 絕對不是有職業駕照 , 就是開車技術根本就一流 , 第二 : 待在原本那邊的人絕不是壞人 , 至少保養這部車的人是 , 因為......

「嗚嚕嚕嚕嚕~......」
「如果要嘔吐袋的話 , 位子前面的抽屜裡還有喔~」

聽了這句話 , 近藤立刻打開眼前的抽屜取用 , 這不是基於本身很容易暈車體質等等的一般緣由 , 而是坐在時速維持一百二十左右又走在不斷峰迴路轉的山路行走實在很難制止生理正常反應 , 處在後座的土方和沖田的眼神也開始有些恍惚 , 由於目前是在山區 , 沒有特別顯眼的限速標示 , 想要以法律勸阻也很困難 , 只能拼到正常道路上了...... , 心裡這麼想 , 同時也渴求著快點到達。

隨著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 , 當感受到真正「平穩上路」時 , 只過了約離開山路的兩分半鐘 , 能夠看到外面的風景 , 近藤不禁流下了感動的眼淚 , 沒想到平常不足為奇的場景 , 現在看起來如此耀眼 , 雜亂的心情瞬間湧上。

「近藤先生的心境是不是寫太多的了? 好像有點拖台錢...。」沖田小聲的嘀咕
「就讓他多享受一下這一刻吧... , 不然平時很少寫到他。」土方抽著菸 , 不以為意的回應
「但是話說回來 , 是要帶我們去那些人的地方嗎? 我是說所謂 " 器官買賣 " 的那個。」
「沒錯 , 我想趁規模還沒擴大之前解決。」切壬緩緩的答到
「那是最近的事?」土方為了想了解個徹底 , 再次提出疑問
「怎麼可能 , 從以前到現在都在發生 , 只是一直維持在很小的範圍罷了 , 但是近幾個月次數開始增加 , 如果不阻止的話 , 到後來會很困擾的吧... , 對你們警察而言。」專注的開車 , 同時說到
「可能你們會想說這是多管閒事 , 但不管是姊姊還是我...我們都無法忍受 ; 會找無父無母或走失兒童的下手是他們第一手段之道 , 甚至連一些有抵抗力但沒生活能力的成年人也是其中之一 , 一般來說都是這樣 , 可是一但需求量突然提高 , 讓他們不得不對其他的孩子們下手。」

雙手略有激動的緊緊握著方向盤 , 等待紅綠燈的轉變。

「姊姊他再知道這件事之後一直奔波 , 就是為了不讓其他孩子跟我們有一......!」突然停頓下來
「什麼?」發現了不對勁的問
「沒...沒事...。」

結結巴巴的回話 , 本來想繼續始動車子 , 但是後車廂卻傳來了奇怪的聲音 , 讓他們不得不停下來確認情況 , 畢竟如果是車體某個部分故障 , 魯莽的發動也不太妙 , 打開後車廂之後冒出的不是白煙 , 也不是被裝了炸彈之類的 , 而是一個熟悉的面孔臉色痛苦的坐在裡頭。

「小鬼 , 你怎麼會在這裡?」沖田一副很不屑的口氣 , 裡頭隱含著滿滿的惡意
「颯太? 你...不 , 為什麼不好好待在房間裡? 我現在先送你回去。」著急的牽起他的手 , 卻......
「我不要! 我也要去找姊姊 , 能保護姊姊的也只有我!」不退讓的大聲喊到
「適可而止吧! 要是你偷跑出來的事情被姊姊知道 , 我可不會再幫你求情喔!」
「可是我......」想繼續反駁 , 就在這時...
「很好阿~ 就讓他一起跟來吧!」
「「诶?」」
「總悟? 你是認真的嗎?」近藤對於沖田的發言感到訝異
「這小鬼的個性就算把他送回去 , 還是會趁我們不注意的跟上來的吧! 與其讓他自己惹上麻煩 , 還不如把他帶在身邊比較安全 , 而且阿...路上多了個可以玩弄的傢伙還不錯嘛~」
「喂! 可以請你解釋一下 " 原本 " 可以玩弄的是哪位嗎?」此時的土方 , 臉上已經不帶任何表情了
「既然你都這麼說了... , 好吧! 但你要答應我 , 等等到目的地後要好好待在車上喔!」
「哼! 這點我可沒辦法跟你保證。」語氣毫不減退的回應

協議就此達成 ; 來到了切壬所說的地方 , 外表乍看之下只是個工廠 , 但旁邊的人正鬼鬼祟祟的搬運貨物 , 想輕鬆的說出「很正常阿!」都滿困難的 , 將車子停在離此有段距離的小路上 , 確認有好好把颯太鎖在車內後 , 四人才悄悄的慢慢接近 , 當然 , 前者有給予呼吸空氣的最小幅度。

仔細觀察週遭 , 人數似乎沒有很多 , 但絕對不能保證工廠裡完全沒有人 , 因為箱子沒有完全封存 , 讓他們更能明白自己沒找錯 , 但同時也認定了這件時真實存在的殘酷 , 光是看到就令幾人感到反感 , 更何況是普通人看到的話會怎麼想 , 肯定不能接受眼前的衝擊吧......。

躲躲藏藏了一陣子 , 四人仍然毫無進展 , 只能默默的躲在樹叢中觀察 , 這讓平時衝鋒陷陣的真選組一番隊隊長感到相當不滿 , 也因如此 , 近藤努力的按奈住他的性子 , 畢竟不管做時麼事 , 深思熟慮的行動總比猛然的去做效果會更好 , 沖田也知道這個道理 , 但是...

「近藤先生 , 我想...去廁所...。」
「诶!? 這種時候? 一定要現在嗎!?」完全無法理解的問
「我已經憋了一段時間了 , 拜託吧! 讓我去...。」雙手合十 , 臉上露出痛苦的表情
「嘛...可以是可以 , 但是要小心點喔! 我們在原地等你。」親切的提醒
「真是太感謝了!」露出難得燦爛的微笑 , 隨後便快速的往後方前進
「近藤老大 , 讓他一個去沒問題嗎?」土方不安的像近藤確認
「總悟又不是小孩子了 , 沒必要早人陪他吧!」近藤放一百二十個新的回答
「不 , 總覺得...每次他露出那種表情之後都沒好事發生......。」
「诶!?」這麼一說 , 讓近藤證愣了一下

才這麼說完沒多久 , 眼前的廠房內突然發生爆破一般的聲響 , 灰黑的煙霧隨著空氣冉冉升起 , 之後事接連不對的小幅度爆炸 , 仔細豎起耳朵還能聽見為數不多的慘叫聲 , 在外頭準備的人也都紛紛的往裡頭探查情況 , 但是皆有去無回 , 三人還思考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時 , 一切的答案明瞭的浮現 , 老實說 , 某人離開時 , 土方的心裡早就有底了

「YO!」從飄散的煙霧中映照出了個人影 , 不用想也知道那是破壞工廠的主謀 , 同時也是......
「總...總悟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我就知道是你做的好事......。」已經放棄勸導似的捂著頭
「全都...都是他一個人做的嗎!? 實在是無法令人相信阿...。」切壬呆滯的看著眼前的情景
「怎麼樣? 還不錯吧!」從遠方慢慢的走過
「可是...剛剛...沖...沖田先生不是去上廁所了嗎?」還沒鎮定的顫抖說到
「沒錯阿~ 但之後因為有蟲子飛來飛去很麻煩 , 就拔刀把他給砍了 , 結果不小心傷到一旁的車子 , 還被別人發現 , 為了湮滅證據就把他們打昏 , 誰知道最後越鬧越大 , 沒辦法只好出此下策。」

(絕對是騙人的 , 怎麼想都是亂掰的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同行中同夥正在心中吶喊

「哦~ 原來是這樣阿!」
「對吧~!」

(還真的信了嗎阿阿阿!? 這小鬼原來這麼好騙嗎阿阿阿阿阿阿阿!?)

「看到了很多你所說的 " 東西 " , 但沒有見到 " 活物 " , 是不是你記錯地點了?」
「不可能! 之前我有過來 , 絕對是這裡沒錯!」

堅信自己的記憶沒有問題 , 切壬不斷的回想著當時的場景 , 隨即又承受不了衝擊的晃了晃頭 , 讓自己回歸到現實世界 , 意識到手機響起也是在那之後的事了。

「怎麼了嗎?」
「真的是非常抱歉 , 我們讓老大離開了基地 , 雖然後面有人員跟著 , 但是完全無法靠近。」
「藥效不可能這麼快的阿......他在哪裡!?」對著電話的另一頭激動的問
「前往早上 " 帶回 " 孩子們的地方。」
「幼兒園嗎...我知道了 , 能拖住他盡量拖住 , 拜託你們了。」慎重的指揮

急忙的掛斷電話 , 切壬催促的其他人快點坐上車 , 他可不想因為延誤半點時間之後因為發生無法挽回的事情而永遠活在後悔之中 , 他欠他的太多了 , 不管是以前 , 還是在那之後的一切 ; 十九歲的少年哀傷的神情讓人很難感覺不到他的不對勁 , 近藤等人現在也只有跟上去的份 , 何況他們可能連自己身在何處都感到茫然 , 撘上了車 , 快速的奔馳到一切開始的地點。


視角轉到切郎 , 整理一下狀況 , 地點 : 某處地底下 , 時間 : 現在幾點應該不重要吧...... , 身體狀況 : 輕微的暈眩和惡劣的頭痛 , 身上多處被子彈劃過的痕跡 , 腹部被擊中了一發而鮮血湧出 , 「原本」就少了個肝臟 , 綜合以上敘述 ,「極差」是最簡單的說法 , 身上除了西洋劍 , 身上能用的子彈也只剩下一顆 , 現在能做的只有單方面的被擊殺而已。

但至少可以安心點了... ; 望向一旁熟睡中的久瑠 , 有種自己的任務已經完成的感慨 , 想要好好的熟睡一番 , 但是睡再這裡無疑是判死刑 , 距離出口約有十公尺 , 盡全力跑幾秒鐘的時間就可以到達 , 問題是那是在 「正常狀態」下 , 現在光是要抱著久瑠就已經很吃力了 ,

要賭賭看嗎?

握緊使不太上力的雙拳 , 賭一把吧! 速決 ; 毫無遲疑的緊抱著女孩衝過 , 速度絕對說不上是快 , 所以到門口前 , 小腿和後背又各中了一槍。

「喀...咳嗚... , 呿...身為一個男人看起來一定很狼狽吧... , 可現在沒時間想這種問題...。」

到了外頭 , 幼兒院的殘骸清晰可見 , 沒錯 , 這是早上造成的 , 早上他「命令」那些傢伙去做的 ;雖然難免會有些孩子被驚嚇 , 不過總不能讓他們消遙下去了 , 何況其中還混有一些了解情況的小孩 , 要知道 , 世界上還是有人不斷的在家庭和幼兒院之間不斷徘徊的 , 或許有人會覺得讓還小的他們遇到這種事情很糟糕 , 但總比之後活生生的丟掉性命好多了 , 至少切郎這麼想。

現在只要逃避他們的追擊後 , 回到基地就行了吧! 哈! 用想的倒容易很多嘛~

不自主的的嘲諷自己 , 或許是現在他唯一能做的 , 目光掃過 , 只看見了一個很熟(蠢)的人在對他招手 , 毫無疑問的 , 是自己的屬下...... , 你能不能不要那麼明顯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這樣子還不被狙擊 , 對方的槍手眼睛都瞎了嗎!? 內心難掩的如此怒吼 , 奇妙的是 , 目前的槍口確實還都是對著自己 , 得想辦法把孩子送到那裡 , 該怎麼做?

「老大 , 需要幫忙嗎?」還在思考的期間 , 對方不知不覺的已經站在身邊
「诶!? 你是怎麼過來的?」
「我也不知道 , 只是看對方都只射擊老大 , 想說走過來不會這麼慘吧... , 結果真的挺順利的。」

要是現在的子彈夠多 , 他巴不得當場捨命斃了那些傢伙...... , 切郎目前的表情是這麼說的 ; 不過既然友人都來了 , 就順便拜託一下也好 ; 確認對方「非常十分不可思議到無法判斷」的安全離開後 , 他更能知道自己有多惹對方討厭了。

「喂喂... , 這根本是針對我的 , 對吧? 快去射他阿! 爲什麼子彈還是都瞄準我阿! 混帳!」

伸出頭和手向對方猛烈的抗議。

砰!

又一發... , 這一定是霸凌! 絕對是! 嗚嗚... , 一股莫名的心酸湧上  ; 但現在可不是為這種事情傷心的時候 , 此時可以聽見汽車尖銳擾人的煞車聲刺入耳裡 , 那讓他想起某人恐怖的駕駛方式 , 而那個人也正是的確開著那台車...。

「姊姊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不遠處就能聽見熟悉的聲音

一眨眼的功夫車子已經出現在眼前 , 而且衝過來的方向有點不妙。

「诶!? 等等等等等! 我在這裡阿! 欸! 別直值的往前衝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嗚恩...」

生死一瞬間 , 切壬以極其微妙的角度「停」在切郎的身邊 , 一直很信任他的開車技術 , 也知道目前沒有違規的經歷 , 但是阿......

「難道你就不能普通一點的開嗎阿阿阿阿!?」
「很普通 , 不是嗎?」將頭轉向還坐在車裡身體僵住的三人
「......。」看來沒人同意
「對了姊姊 , 我的姊姊呢!? 剛剛一聲不想的又把車開走 , 姊姊在哪裡!?」
「颯太...你是偷跑出來的吧~ 有做好覺悟嗎~?」詭異的黑氣在切郎身後盤旋

砰!

看來這裡完全淪為敵方的標把。

「總而言之先逃走吧! 警察們也是 , 就算在怎麼厲害 , 在槍林彈雨之中要保命也很難。」
「這可不行 , 事情好像終於有進展 , 要是不趕快解決 , 到時候可是要加班阿~ 恕我敬謝不敏。」
「沖田先生? 可是姊姊現在...」看著對方身上的傷勢 , 表情痛苦了起來
「不對! 要先找到我的姊姊才......」
「一直姊姊姊姊的吵死了 , 要是擔心的話一開始就保護好不就不用這樣了嗎!?」不耐煩的說
「與其不斷的往前衝 , 待在他身邊陪伴他才是最好的選擇 , 一昧的站在他的前方說要保護 , 有時候只會讓他更加勞心而已 , 而且 , 力量在強大或逃避也會有解決不了的時候......」

提起刀 , 從車上走下。

「總悟...。」
「所以現在待在那陪著他就對了。」本該直飛的子彈 , 被沖田拔刀打到一旁
「因為這齣鬧劇一下就可以結束了。」

刀刃 , 劃破。


經歷了這場騷動 , 警察在不過來就太不厚道了 , 何況某警察局長和鬼之副長都在場 , 要是偷懶的太離譜 , 恐怕回去有得操了... ; 近藤在現場指揮 , 沖田則是到一旁的樹下那涼去了 , 而土方則是接到了通意外的電話 :

「事情都解決了吧! 果然派你們去是正確的 , 因為只要有你們在就不能平靜阿!」
「老爹? ...你早就知道這件事?」聽到聲音意外的驚呼
「廢話 , 當我這個上司是當假的嗎? 我可不像你們整天坐著領薪水就好了。」

整天坐在酒店裡和陪酒女喝酒的傢伙才沒資格這麼說吧... , 土方這麼想著。

「嘛...就算這裡解決了 , 最根本的問題還是得處理。」再怎麼說 , 頭目級的角色不可能出現在這
「這你就別操心 , 我叫齋藤和其他警察機構一起去追了 , 會選在今天也不是別的原因 , 剛好有個大批的買賣可以下手 , 就趁這次一網打盡 , 或許會有漏網之魚 , 但處理的就盡量處理掉。」
「齋藤? 他...不是來監視我們的嗎?」
「誰會浪費人力監視你們這群飯桶阿? 叫他去是因為那家育幼院也有問題 , 原本想在騷動開始後立刻逮捕 , 沒想到他們還有地下通道 , 呿! 只會搞小把戲。」不屑的聲音沒有任何隱藏的表達
「那原本的績效......」
「雖然很不想 , 但還是給過吧... , 我可不想被你們搞的忙東忙西的 , 就先這樣了 , 等等還要去酒...去工作 , 就別吵我了。」嘟...嘟...

電話掛的真夠快... , 不過能解決一件麻煩事也算不錯 , 土方疲憊的吐著菸 , 無限制的享受片刻的悠閒 , 因為這或許將會是之後再次休假前以來最閒靜的時候。


而在另一頭...

「你叫沖田吧! 那個...謝謝你啦!」切郎有些不好意思的說
「嗄? 態度轉變也太大了吧! 明明一開始是那種態度。」臉上帶著微笑卻沒有笑的感覺
「诶~? 記仇嗎? 弟弟阿! 你看看你交了這什麼朋友 , 姊姊我可是會傷心的喔!」雙手插胸前說到
「什麼 " 姊姊 " , 你壓根是該做 " 哥哥 " 的 , 而且還不是親哥哥 , 旁邊這位該不會是以前從哪裡誘拐過來的吧?」沖田銳利的眼神掃過切郎
「沒...沒有啦! 沖田先生也真是的...~ 確實不是真的有血緣關係 , 但我還是很看重 " 姊姊 " 喔!」

見兩人劍拔弩張的氣氛 , 趕緊撇清中間的誤會和緩和氣氛。

「嘛~ 我們會有這層關係也是有原因的 , 就暫時別提了吧... , 畢竟我可是來道謝的。」
「哦~? 道謝? 沒想到你還懂這個詞的意思阿!」仍繼續調侃著對方
「不跟你爭了... , 丟了工作 , 但過著別種生活或許也不賴。」
「丟了工作?」
「應該說原本就沒正執吧! 先前都是靠下屬打臨工的些微收入支出 , 還有一些有把柄的人...咳...的 " 幫助 " 才得以支撐 , 大家都是因為相同的理念被聚集在一起 , 原本都有自己的生活 , 現在那個理念已經被大概解決了 , 也該是回歸的時候......」

總不能因為他們 , 就這樣拆散原本擁有和平的生活和家庭的人 , 心裡有不捨 , 可那僅僅是純粹不想與他們分開的私心構成的 , 沒有任何其他理由。

「說了那麼多 , 是在怪我嗎?」不理解的歪著頭問
「絕...絕對沒有那個意思! 只是想...沖田先生有沒有推薦的地方可以跟我們說 , 因為我們沒有經驗 , 積蓄也都全砸在其他地方了 , 希望有個可以快速確認和穩定的工作。」說出真正的目的
「我怎麼可能知......阿...有個地方或許幫的上。」本來想拒絕麻煩 , 隨即又想到了個奇特的地方


「所以就把人送來我這? 別開玩笑了! 把我們大喇喇丟在一旁 , 現在卻又突然把鏡頭移回來是怎樣? 後悔了嗎? 已經開始想念我了是不是?」銀時嘮叨坐在座位上的唸著
「那他們就交給你 , 其他他們會自己說明 , 我還有其他工作要做 , 掰囉!」沖田迅速的逃離現場
「喂! 想逃走嗎!? 阿魯 你這個蠢蛋死姊控!」神樂大吼
「诶!? 不會就這樣真的直接把人丟下來吧!」新八驚慌的吶喊

就這樣 , 切壬和切郎被無辜的被丟包在現場......。



诶! 還要繼續!?


「繼續什麼都好 , 重點是我被壓在這裡幾訓了卻沒有人發現嗎!? .........誰快點來救救我阿阿阿阿阿阿阿阿!」瓦礫堆下的迷之聲吶喊
                                                                                             By.山崎


---------------------------------------------------------分隔線君悲劇--------------------------------------------------
約三個禮拜沒交稿了 這篇給他交個夠! ((雖然頂多2篇的篇幅
終於把他打完了 感覺很克難阿... 雖然如期一篇完工 但是好像拖延了很多東西
而且前幾天有跳新坑 所以偶爾會更點其他雜七雜八的小說內容 角色是上面同人文中的兩位自創
其實大部分的設定都沒變 只有些小改的地方而已 所以內容想起來還滿容易的~
就這樣 在其他部分也請多多關照啦!

另外 下個禮拜開始要上為期每天8小時的數學課(星期一大概會半天都上數學...) 精神衝擊會很大
但還是會努力恢復原本更新的速度嘿 開學就不一定 因為要開始拼學測 還要社團評鑑 會很忙
等到有喜歡的大學唸的話大概會整個大解放吧! 到時候應該又會恢復 可那是很遙遠的事
這次就先這樣吧!  大家的高中數學要好好唸喔 ~ ......嗚嗚...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52773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2 篇留言

慧仔
怎麼感覺這好像是完結篇的標題,尼嚇到我惹(*>.<*)呼......

07-26 22:09

★麥芽糖﹁♪
還沒完結啦! 還早的呢! 大概還想寫個2 300回吧 但想法不知道夠不夠就是了w 不過希望能夠堅持至少到大學一 二年級 甚至更久
07-26 22:11
慧仔
寫小說真的很累的,沒想到大大有這麼遠大的計畫!加油,你行的!!!!倒是我,只打算寫個2 30回而已.....

07-27 09:54

★麥芽糖﹁♪
確實有點累 寫那麼多回純粹是因為覺得很有趣 這樣也比較有成就感 但不知道有沒有那麼多想法就是了 而且目前有拖稿的現象想要把它改掉 希望之後也能順利下去! 07-27 09:5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zxc4584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銀魂同人】第五十七訓 ... 後一篇:【夜暮之曲】灰色地帶 :...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nita3322帥哥美女們
讀者點文(◍•ᴗ•◍)ゝ---富豪刑警~神戶大助 https://home.gamer.com.tw/artwork.php?sn=5331761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1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