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夜曲暮調】終夜。第三章、如煙般虛幻真實

作者:Secret.│2014-07-26 16:40:13│贊助:14│人氣:270


  終夜按著額角,走在街道邊步伐緩慢。

  腦袋不時的抽痛著讓他的思考無法連貫。
  如果他不嫌麻煩而使用能力的話,或許現在就不會頭疼得要死。
  要是被四看見了肯定被唸的。

  難得來一次鬧區,終夜靠牆休息的樣子倒沒多少人在意,鬧區多得是不同的景象。
  只不過人多也讓他覺得麻煩就是了。

  從偏遠住區走來可真費功夫,路程不是問題,多的是路線中總會出現的匪類,逃得尤其快,真令人不爽。他想。



  「吶吶妳聽說了嗎?」
  「什麼啊?」
  「最近那件事?」
  「啊啊那還真是……」
  「就是啊……」



  終夜閉著休憩的眼眸睜開一條縫,瞥向路旁閒聊的幾名女子。



  「可是那是假的吧。」
  「說有人想要推翻聖鳴者那怎麼可能嘛!」
  「那可是聖鳴者夜妃娜大人啊!」
  「不知道是哪些愚蠢的人放出的消息呢。」
  「這麼說的話永夜那邊會不會也……」
  「噓!小聲點!妳想害我們都被敵視嗎!」
  「那邊管他們去死啊!又和我們沒有關係。」
  「就是說啊,至於那傳言根本是痴人作夢!」
  「哈哈、說得真好!」



  複數女性的訕笑聲在鬧區並不特別顯眼,在終夜耳裡卻尤其刺耳。
  至少在他那偏遠的住所區域,是不會有那麼大的聲音。
  即使一樣是在永暮城的管轄範圍裡,所有區域也不可能都一樣。

  推翻……

  剛剛所聽的字句在終夜腦中細細思考著,太陽穴傳來的疼痛已經減輕不少,總算是還能夠好好思考的程度。

  那是有可能的嗎?不、也不至於完全不可能……

  終夜不由得覺得煩躁,難得來一趟鬧區怎麼就聽到這些事,除了這個似乎也沒有更大的事了。
  不是他喜歡聽見出大事,但始終都沒有比較有用的消息。
  早知道就把四一起帶上來,這樣至少還能分攤一點事。
  無奈歸無奈,他自己一人獨身上鬧區也是他決定的,那時四的鬧騰他還沒記在心上,不過這下看來他可真的得自己想辦法了。
  打聽情報是順便,終夜估算了下時間剛過十二點想想雇主應該要來了──前幾天按照作息日出起日落睡,照四的說法就是恢復正常、腦袋也清楚點了算是暫時去除掉鬼時間觀念。

  其實他對永暮城的聖鳴者並沒有特別的好感,聽到的時候甚至會蹙眉,一個城的主宰者通常相關的消息都是麻煩的。


  「那個……終、是你嗎?」
  一名便服的女子不知何時接近了他。
  「雇主?」
  「對,我是。」女子拿出作為識別的契約單子給他看,「麻煩你特地過來了。」
  「不會,賺錢哪有不辛苦。」
  終夜確認後就還給女子,同樣的契約書他身上也有一份。
  「那麼走吧。」
  「好的,請往這邊。」







  







  女子是某個貴族手下的僕役,至於名字則持保留態度不告知。
  終夜無所謂,反正要嘛就雇主雇主的叫,也沒什麼不方便。
  跟隨女子從一間大房的小門進入屋內時,終夜在門口頓了一下,感覺到某種說不出來的異樣。
  「怎麼了?」
  見他沒跟上,女子反倒有些緊張的問道。
  「……不、沒什麼,應該是我的錯覺。」
  終夜收回了視線,走進了屋內帶上門,屋外天空有些陰,也許過些時候就會下雨了。
  「小少爺和小小姐從上次出門後就鬧騰著,我實在是沒有辦法了。」
  女子撫額,身為僕人只能盡力達到主人的要求,不是自己做事的貴族哪會知道其中要完成的困難有多少。
  「老爺和夫人答應了明天肯定會帶他們出門一趟的,但今日還是……總之,希望能安撫他們一日,至少到明日就不用這麼累。」
  「了解。」有點不討好的委託,不過比起需要出力的,這倒是算輕鬆的了,對終夜而言。
  「小少爺、小小姐,我進來囉。」
  女子領著他進入一間房內,終夜不需多搜尋就能看見呆在房裡的兩個小毛頭。


  「戴思帶了誰回來?」
  「情人?」
  「戀人?」
  「還不是一樣,」
  「這麼說也對。」
  「那麼,」
  「『他是誰?』」


  終夜突然能理解女子的疲累。

  這年紀的孩子是這麼難搞的嗎?在偏遠區待久的終夜倒是沒半點頭緒。

  「不是喔,大哥哥是我請來幫忙的,不要給人添麻煩喔。」
  被喚作戴思的女子笑著摸摸兩個孩子的頭,完美的溫柔表情沒有破綻,看來也是長久下來就習慣了的態度。
  終夜這才趁著他們說話的空檔觀察了下兩個小鬼。
  同樣都是淺褐色的髮,女孩子留著長髮綁成了雙馬尾,男孩子則是留著短髮,一樣的黑色大眼。
  乍看之下兩個孩子相貌好似雙胞胎,不過細看還是有明顯差別。

  不愧是貴族養出來的孩子,精雕玉琢細皮嫩肉不食人間煙火。他咋舌心想。

  「那麼終麻煩你了,我接下來要去替少爺小姐準備晚餐。」
  終是終夜工作上的簡稱,終夜點了點頭,目送了戴思離去後,就感覺自己的手一左一右各被兩個小鬼拉住。

  「哥哥是、」
  「從哪裡來?」

  對於會給人帶來困擾的說話方式,終夜蹙起眉終究是沒發作。

  「比較遠的地方,不過還是在永暮城裡。」終夜蹲下身與他們齊高,小孩子總不喜歡大人站高著和他們講話。

  「外面一定很好玩吧?」
  「之前媽媽才帶我們去看比賽!」
  「是游泳喔!」
  「看起來好好玩!」
  「但是爸爸不准、」
  「我們只好在浴室玩,」
  「可是戴思說那樣是不行的……」


  終夜聽得有些頭大,這兩個小鬼一講話就一定非得這樣一連串的嗎?

  「那我和你們講講故事吧。」
  「故事!」
  「艾非最喜歡故事了!」
  「艾玥也最喜歡了!」


  戴思推著餐車沿著走廊往兩個孩子的房間去,突然覺得背後一陣冷意。
  下意識回頭身後當然是什麼都沒有,只恰好瞄見窗外淅淅瀝瀝的開始下雨了。
  像是自我安心似的,戴思輕敲了敲門,進了房內──沒有了一直以來的惡作劇,戴思看見兩個總是被僕人稱為小麻煩的孩子和終夜坐在一塊,靠著少年睡得很香。

  「啊、真是麻煩你了。」
  「不會。」
  終夜從兩個孩子間脫身,走向戴思。
  「那麼,接下來我來就行了,至於酬勞……」
  「我覺得有必要先支付啊,」終夜又恢復城半閉著眼眸的模樣,沒精神卻又死盯著某點的樣子,「不然對於動機不純的雇主,我可是會很麻煩的。」
  他毫沒阻礙的看見戴思的臉色變了。
  「……你是什麼時候知道的?」
  「嗯……猜猜是接通知時還是和妳會合時呢……不記得呢。」終夜偏頭笑道,好整以暇的看著戴思變得陰沉的臉,先前的溫柔柔弱恍若錯覺。
  「妳的演技很好,但只能說我的雇主更技高一籌。」
  「雇主?……難道是夫人!」戴思掩住了嘴,眼裡浮出一絲毒辣。


  「你這個騙子!」


  「妳是因為屢次要下藥毒殺兩個孩子,卻總是被小鬼意外的破壞機會,才會想出這種請人暫時幫忙帶小孩的策略吧。」
  終夜順手抽起餐車上的一個鐵盤,噹的一聲子彈射翻了鐵盤,落在後頭地板硄啷響著。
  一擊沒中戴思的表情變得更加陰沉,眼中的毒辣也遽增。
  終夜咋了下舌,「槍啊……真不好對付。」

  當他把戴思引出房間,正巧兩個孩子因為打鬥聲而醒了。

  「什麼什麼?」
  「發生什麼事?」
  糟!終夜猛力踢上門,手肘一直滑出把美工刀直射上門板,阻擋了女子想要回頭殺孩子們的念頭。
  「待在裡面不要出來!」
  「……無所謂了,我就先解決掉你!」

  戴思拋棄掉已沒子彈的短槍,從裙下大腿旁又抽個出兩把短槍,陰側側的笑臉令終夜覺得頭大。
  預知時間快不夠用……這對終夜才是最糟糕的,不只時間現在只能提前預知十秒內,更煩的是他的頭已經開始痛起來。

  再多用幾次,也許真的就不能戰鬥──所以他才討厭槍枝!

  終夜的臉色這下是真的蒼白了,又一次閃過子彈疼痛幾乎要把思考都淹沒,幾發子彈擦破過他的衣服,煙硝味在鼻間纏繞。

  「呵呵能力者又怎麼樣,該死的還是會死在這裡!」

  戴思笑著,她早已事先支開所有人就為了這天!出了岔不要緊同樣幹掉就是了!
  親見子彈朝他射來,終夜下意識又用了預知,子彈的軌跡那樣清晰而緩慢,他卻因為能力副作用而疼得手腳發軟──他閃不過。


  一抹靛色晃過他的眼角,外力將他拉開了子彈軌道,子彈打入牆壁裡的聲音是那樣的清晰。

  「啊……謝謝。」終夜下意識就先道謝,這才看見拉了他一把的是深藍色短髮、穿戴著軟毛滾邊披風的青年,淺藍的眸子恍若帶著笑,面對充滿殺氣的女子仍舊是一派冷靜。
  「順手而已。」
  若非那雙眼,青年無論從哪處看都相當的普通,但終夜從那雙淺藍的眸子裡看出了時間歷練出來的狠戾。
  他眼尖的看見青年左臉上有一道不算太明顯的疤痕。
  「哎呀,居然是米卡斯家的少爺嗎?」女子笑道,眼裡的毒辣不曾退卻。
  「少爺小姐都很喜歡您呢,只可惜,」女子將槍指向他們,「他們很快就無法再見到您的光彩啦。」
  她說完正想扣下板機,卻聽見腳邊一個聲響,下意識往地面看去時一個拳頭從上而下往她後腦擊去,她完全沒有反應過來直接被擊斷了意識。
  終夜脫力的靠牆坐在地面上,「雖然不認識你……還是謝謝。」
  聽見終夜說不認識時青年多看了他一眼,露出一絲奇怪的笑容,但隨即被兩個從房裡闖出來的孩子給拉走的注意力。

  「哇!果然沒聽錯!」
  「是慕華哥哥!」
  「是慕華哥哥!」

  就在青年被孩子纏住時終夜拖著腳步走向女子,把槍踢遠才蹲下來檢視已經昏過去的女子。

  「永夜城的人嗎……還真是混得很久。」
  終夜小聲唸了聲,伸手搜刮女子身上的財物──他可不是來做白工的,就算是附帶的委託報酬他還是要。
  等到有其他人被指使來收拾混亂與處理女子,這場風波才稍微停息了下。
  兩個孩子本來黏著青年依依不捨一步都不想離開,直到一名僕人報備夫人找他們,才又歡天喜地的跑掉,小孩子轉心態轉得也是挺快。

  「剛才謝謝,但冒昧問一句你剛才是從哪裡出來?」
  終夜看著身旁比他高些的青年,緩緩開口。
  「不用謝,」青年微笑著,「從窗戶。」
  終夜沒多說什麼,尤其是剛才他們的走廊位置其實是三樓這件事。
  他腦袋快速思考著,猶在的疼痛卻不時提醒他折磨還沒結束。
  「剛聽了你叫……慕華是吧?」
  慕華‧米卡斯,在這裡你可以這樣稱呼我。
  「終夜,」終夜雖然覺得他的說法有點奇怪但也報上自己的名字,「很高興認識你,也再次謝謝你的幫助。」
  青年看著他露出無特別意思的一個微笑。


  事後終夜檢視自己被子彈擦過各種燒焦痕跡的衣服,感覺上有些破爛他是不介意,但能預想得到等回去四肯定要大罵他了。



  




  「這次真是麻煩你了啊。」
  「別這樣說。」


  看起來年輕卻掩蓋不了細紋增加的婦人坐在窗邊微笑著。
  「因為實在不放心那兩個小鬼,還請你來幫忙真是……另一個少年看著也還不錯,可惜報酬拿了就走了也不多留下來。」
  青年靜靜的聽著,臉上沒有什麼多餘的表情。


  「母親大人!」
  「把我們趕回房間是因為、」
  慕華哥哥在裡面對不對!」
  「怎麼可以獨吞!」
  「我們也想和慕華哥哥玩!」
  「快點開門!」
  「不然要使絕招囉!」


  房內的婦人及侍僕都忍不住笑了,吵鬧不停的孩子有活力卻令人感到有些好玩。



  青年看向窗外,雨似乎愈來愈大了。

  忍不住觸上窗戶玻璃,一絲冰冷透過玻璃傳遞了過來。
  與方才對人那溫和的表情不同,青年露出了冰冷的表情。
  他看見街角跑過的白色身影,忍不住閉上眼。



  他在等待。
  等待著……能將一切都解決掉的時機。


  直到那一天來臨,他們……都才能真正解脫。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52736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夜曲暮調|終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fu498742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夜暮之曲番外】記憶、回... 後一篇:{ 終夜 } 力量的選擇...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richard04707敏哪桑
歡迎來小屋泡茶賞圖唷~~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1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