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9 GP

[達人專欄] 【RPG公會】《時之嵐》綠迷宮

作者:樂之│2014-07-26 12:07:14│贊助:38│人氣:421


Mist of Time: The Green Labyrinth





  咻──咻──

  起風了,終於起風了。乾渴的沙塵揚起,龜裂的落葉升空。

  落葉們飄遊、翻轉,宛如集結的軍隊,乘著堅定的風奔襲,橫越河流和緩谷,經過沙坑與岩石。它們會隨著風往上飄去,脫去歲月留下的痕跡,並且充水,出現色澤。當樹梢近在咫尺,葉片上已渲染青翠的綠,並且,接回枝椏的斷口上。


  然後風這才吹過樹,稀哩囌嚕,它晃地彷彿不曾枯萎。


  「傳說中,落葉從不會飄到比阿得丘還要高的地方,儘管風會沿著山邊的輪廓吹上去,但是葉子卻不會,就好像那裡有一條隱形的圍牆。」屋內中間,一位半禿老者搔搔自己佈滿鬍渣的下巴。一個聽故事的小孩子想伸手去摸,卻被另一個大一些的女孩給制止。

  「而且爸爸說,村裡的人都不可以越過那條邊界,不然就回不來了。」

  「為什麼不能啊?」坐在女孩子旁邊的男孩問道,前者則是反過來揉他的小腦袋,表情戲謔:「黑森林是不可以亂去的,那裡的大灰熊會把小孩抓走喔。」

  「呵呵,除了熊以外,黑森林本身就是一座好大好大的迷宮,再厲害的獵人,走進去也會在裏頭迷路喔。」老人放低音量,淡笑。

  小朋友們紛紛驚呼,但很快地就互相打鬧笑成一團,扮演灰熊和牠的獵物,玩了起來。原本堆滿雜物,頗擁擠的小屋頓時熱鬧非常。


  「艾吉爺爺,你又在說這些小故事嚇孩子了。」紗門掀開,塔芽大步踏到老者跟前,雙手叉腰,「我從來都沒有看過葉子往上飛,還會自己接回樹上的。那只是個傳說而已…...」

  「呵呵……塔芽啊,故事只要有趣、有人喜歡聽就好了呀。妳媽媽把妳教的太好喽。」

  「《田雞送小兔》、還有《灰毛歷險記》,這兩個故事也很有趣啊,爺爺怎麼不說說呢?」少女還沒問完,就被一個孩子扯住手臂,來回搖晃。只聽他搶著道:「塔芽姊姊,艾吉爺爺的故事就是比叔叔們的好上幾百倍,用爸爸的說法,就是督特!」

  「那念獨特啦,扎吉。哈哈哈──」

  嬉鬧聲中,老人雙眼瞇成一條線,細看眼前的短髮少女。她說不上是漂亮,而且很瘦,但能給人一種清爽的感覺,尤其是她認真的眼神,就算正抿著嘴表情嗔怒,那股打從心底關心人們的氣息卻瞞不住他。

  「……爺爺……艾吉爺爺,你有聽到嗎?我給你準備的果茶你怎麼碰都沒碰啊?」回過神來,發現塔芽正戳著自己的鼻頭,「真是……平常你不是一直跟孩子們說不可以浪費食物嗎?」

  「爺爺出包了,爺爺出包了,號外──」

  「塔芽姊姊好厲害,可以跟爺爺這樣玩。」

  「因為她很懂事呀。我們在大人面前也乖一點,就可以像她這樣照顧老爺了。」

  兩、三個孩子手舞足蹈的喊著,而老艾吉只是搔搔腦袋,並且端來茶杯啜飲一口。就見他眉頭立刻高高的皺起。

  「這怎麼、怎麼這麼甜呀──嘿,塔芽小丫頭,妳是不是故意陷害的啊?」

  「我、我哪有!」少女嚇了一跳,慌忙地搖手。尷尬的她習慣性地東張西望,正好看見兩個男孩正試著偷偷摸摸的溜出布簾外。塔芽立刻指著他們大喊:「喔!各答、姆西,是你們加的糖嗎?我就知道一定是你們喔!」

  「──糟糕,被她發現了,我們快跑!」

  「艾吉爺爺等我一下,我去把他們抓回來!」混亂中,塔芽一個箭步追了出去,追趕落荒而逃的搗蛋鬼。其他的孩子在原地一齊拍手,大聲笑鬧,等著看一場好戲。

  「去吧。」他笑咪咪地點點頭。


  最近,似乎常常見到那跑動的俐落身姿呢。老人以手指撐開窗上的布簾,看向外頭,發現少女已經跑過屋前的泥板小路,人在街尾只剩下模糊的背影了。他看了許久,將手指挪到自己的太陽穴上,像對付麵團那般用力搓揉。


  距離那件事,我還有多少天?能看著她到什麼時候?老艾吉閉上眼,腦海中浮現少女長有雀斑的臉蛋,以及圍繞著她的那股令人喘不過氣的淡淡苦悶。 他趕緊搖頭,甩去那感覺,煩惱是自己的,不能壓在別人身上。

  所以,自己在孩子們面前必須不動聲色,把那一篇篇老故事講完。轉身微笑之前,他希望少女往後的每一天,都如今天一般的晴朗光明。



❉ ❉ ❉



  塔芽倚靠著樹幹,仰望天空發著呆。剛才那兩個孩子實在套難追了,而且還懂得兵分二路捉弄她,幸好最後還是找到他們,也算是給老艾吉一個交代。其實這也該怪她自己,被搗蛋鬼們挑起了好勝的心。

  等到終於緩過勁來,她眨了眨眼,大口深呼吸並隨意環視四周。這兒是山谷小村的村尾,四戶人家緊挨著往西南開去的泥土路,在最外面的木屋旁,還有一口小井。那屋裡住著一對獵戶兄弟,幾乎每日清晨,他們都會背著弓箭,以及一大袋的水,沿著泥土路走去打獵。

  他們現在應該也不在家。塔芽的視線晃過村子口,一邊拍掉自己沾上泥塵的工作短褲,回想起方才數落搗蛋鬼的時候。那兩個孩子中個子比較高的男孩,也把打獵當成是自己長大後的志願,他甚至有一把自製的小彈弓,射起石子來有模有樣。

  「你這麼冒失,別說小角鹿了,就連烏龜都能先聽到你的聲音然後躲起來呢。」

  「塔芽姊姊你不懂,技術是可以訓練出來的!」名叫各答的少年挺起胸膛說:「要知道,都挪格大哥小時候也是調皮搗蛋、愛捉弄人,現在還不是村子裡數一數二的大獵人?這可是艾吉爺爺親口說的喔。」說完,手指著村尾木屋的門,滿臉驕傲。

  塔芽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

  「嘿,別想為你闖的禍找藉口,姆西都被你帶壞了,好好老實地當個農夫不好嗎?」她靠過去,毫不避諱的雙手抱住少年的頭用力擠壓。

  「種田太無聊啦……嗚喔……痛痛痛!塔芽姊姊妳這麼粗魯以後一定嫁不出去……嗚!」

  瞧各答不斷揉著被自己捏紅的鼻子的情景,塔芽心裡忍不住偷笑。這個小她幾歲的男孩就只知道享樂,成天東奔西跑,彷彿有耗不完的精力。村裡的大人們總是說,要是各答有她一半的乖巧,該有多好。然而塔芽在懂事、甚至有些太老成之餘,她卻打從心裡隱約地羨慕這個男孩,連自己也不明白為什麼。

  真要形容,那大概有點像「某塊大石頭擋住去路,無法放心前行,卻反而更想知道這路通往哪兒」的這種感覺吧。


  「你一定有偷跑去那片樹林裡面吧?」

  「當然有啊,不少次呢。有一回,我走得非常遠喔,差不多到阿得丘的山腳吧。而且啊……塔芽姊姊,我先說,不要跟任何人講喔,因為我還曾經好奇溜進去那條亂石滿布的上坡路呢。噢,那從高高岩山上一直延伸下來的乾河谷實在是太壯觀了!」

  少年雙眼興奮地閃爍著,緊接著,他就被少女抓住肩膀搖晃。

  「是、是通往禁忌森林的上坡路?這也太……」

  「姊姊先停啦!」各答好不容易才從塔芽大力搖晃之中掙脫,怎麼想也不知這瘦女生的力氣都是哪兒練來的。

  「你發現了什麼?艾吉爺爺口中的神奇葉子嗎?」

  「不可能啦,才沒有那種東西呢。」面對塔芽認真的臉,各答側過頭,用力搔脖子說:「我什麼都沒發現啦!而且其實我很……嗯,有一點怕。一點點而已喔!我就地考察,等到後來都挪格大哥他們經過,我才順便跟他們一起回來的。妳知道的,他們都走大路,我的位置看的見他們喔……」

  聽著聽著,塔芽發現自己有些心跳加速。她從來不會去想像獵人們走山路是怎樣的情景,更不用說那條乾河谷了。老一輩總說,在這一大片山脈之中,半山腰處的密林是可怕的迷宮,不識路的人進去一定走不出來。沒想到眼前自己熟悉的男孩竟在那裡繞了一圈,他會如此盡力地裝作清高模樣,想必當時嚇得不輕。

  「……那個,塔芽姊姊,妳不會說出去吧?我跟妳這麼好,知道妳最漂亮最善良了,以後一定能嫁給個好……嘿嘿。」男孩尷尬地吐吐舌。

  「我……嗯……」

  「我知道妳不會說的啦,而且,都挪格大哥他們可是知道的喔,他們也都不說。看在他們的面子上,姊姊也幫幫我吧?」

  「好、好啦。」塔芽揉著額頭,苦笑說:「但你不要看到誰就跟他講,不然不用我去說,整村的人都要知道了。你知道的,長老一定會非常生氣。」

  「這我知道!」各答嘿笑幾聲,挺起腰轉轉手臂,接著趁塔芽不注意,快速地抓了她屁股一把,然後趕緊逃之夭夭,留下在原地氣的面紅耳赤的塔芽。

  「我先走啦!再來抓我吧~哈哈!」

  「你這……站住!給我回來!」



❉ ❉ ❉



  下午時分,當山峰的影子遮住座日冕,就差不多是農人們收拾傢伙,準備回家的時刻。

  結果,塔芽並沒有去追小色鬼各答。她坐在村尾大樹下,一邊發呆,一邊等待獵人都挪格及他的弟弟,煩惱自己是否要向兩兄弟問一問各答的驚險之旅。

  現在沒有風,樹梢一動也不動,是個很普通的下午。她得不時扯著自己衣服的下襬,用力地煽,好讓自己涼快些。幸虧村子這角落的人此時都不在,少女不自禁的微笑,看來自己不需要偷偷摸摸的溜走。

  等了許久,不見兩兄弟回來。她轉念一想,這兩個獵人曾經有深夜人們入睡後才回家的案例,而且他們都是高手,一定不會有事的。說不定,兩兄弟今天也會帶回比平常多一兩隻的小角鹿呢。

  對了,如果沿著這條泥土路一直走,會不會遇到他們?反正,只要在快到阿得丘之前停下在原地不動,一定可以等到兩人的吧?而且各答不也走過嗎……

  想著想著,她坐不住了,從以前就一直很想去看看呢。塔芽跳起來,拍拍短褲,踮起腳尖朝向村尾之外。這個平常在人們面前乖巧無比的少女,也有一顆好奇、渴望探險的心──

  於是,她邁開步伐,大起膽子,往這條不甚筆直的路前進。

  「都挪格大哥他們可是知道的喔。」少年說過的話,於心中反覆響起。



  路途上,景色千變萬化,身後的小村很快的就看不見了。這是一片多種植物同時存在的混合林,秋天的時候葉子會轉紅,整片山遠遠看過去,景色既夢幻又迷人。不過,現在走在裡面,除了這條小路以外,樹木與樹木中間幾乎被低矮植物覆蓋,看不到地表。來到較狹窄的路段,兩旁植物的樹冠幾乎遮掩天空,形成一條條蜿蜒的綠色隧道。

  「我應該……沒有走錯吧?」森林裡的蟲鳴聲此起彼落,塔芽喃喃的低語,連她自己幾乎快聽不見。

  東張西望,猜想自己似乎已經繞過一座小山。阿得丘她不是沒看過,但那是從遠遠的地方仰望,其山頂上有一塊醒目的巨大岩石佇立著。她不確定現在是否能看見那石頭,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在正確的路上。旁邊樹根都快長到對面去了,這段小路不但崎嶇,而且高低起伏,橫著許多植物。走慣平路的少女從來沒有想到過山路的樣子是如何。

  「聽各答說的還真容易,結果繞來繞去,都快暈了!……我回去一定要好好念他。」

  少女走到一棵樹幹整枝向側面彎成S形的大樹旁邊,停下腳步,稍作休息。透過樹冠,她發現天色漸漸轉暗,看來在不久就是黃昏了,結果自己不知不覺走了這麼遠,實在是太不小心。然而,轉回頭看了看原路,塔芽突然又不太確定了,因為那兒看起來已經快要跟任何方向差不多。

  這條泥土路開到這,還是路嗎?她開始深呼吸,自己跟許多孩子一樣,從來沒有想過要來村後的森林裡,對山路的走法一無所知。想著想著,突然感到一陣害怕,塔芽從隨身包中拿出打火石,和一條裹油布的小木棒,點燃這根
夜晚照明用的火把。頓時,四周圍蟲聲大了起來。

  「沒、沒關係,我就在這裡等,都挪格他們一定會走回來的!」塔芽輕聲道,為自己壯膽,不過就在一陣特大聲的蟲鳴後,她起了雞皮疙瘩。

  「呃、還是慢慢地往回走好了。嗯……跟著自己的腳印,對,腳印。絕對沒錯!」



❉ ❉ ❉



  塔芽慌了。不但天色越來越暗,回去的路居然也越走越陌生,她甚至覺得綿延的蟲鳴逐漸變得更加低沉,就像是在孕育著什麼東西。

  「嗚……我不該來的,艾吉爺爺……都挪格大哥,你們在哪裡!?」少女大喊,卻沒任何期盼中的回應,樹冠太厚,聲音根本傳不遠。

  袋中的火把只剩下一支,塔芽決定留著,等到確定獵人們的位置時,在點出來讓對方瞧見。可是,這也就意味著現在她無法照路,而且地上的落枝太過潮濕,完全點不起來。塔芽在漸深的黑暗中,不由自主的打顫。


  我走丟了,我完全迷了路,該怎麼辦?是要繼續叫喊,還是找棵樹躲在下面,明天天亮再走?

  不行。少女搖搖頭,打消心裡剛浮出的念頭。等到明天早上,獵人兄弟不知道還會不會來附近呢,甚至有可能乾脆不出門。現在一定要找到他們!想到這,塔芽咬緊牙關,放開有些沙啞的嗓子,繼續高喊。


  「我是塔芽──我迷路了,都挪格大哥,快來找我!」

  「我是塔芽──有人在嗎?」

  「有人聽得見嗎……?」


  喊累了,天空也徹底變黑。抬頭往樹冠間隙看去,發現今夜一點星星也沒有,一定是陰雲密佈。更糟的是,森林裡一定會更黑暗。


  正徬徨間,突然,不遠處的長草快速的擺動,稀囌的聲響傳來。少女立刻摀住嘴,因為她想到白天時,一個女孩提到森林裡有大灰熊這件事。大喊大叫的,會不會招惹到野獸呢?矛盾的塔芽心怦怦直跳,又想求救,又怕被發現,最後她乾脆蹲下來一動也不動,染上濕氣的雙眼緊盯聲音傳來的地方。

  「嗚……不敢來了,我要回家!而且以後絕對、絕對不要來……」

  就在她覺得自己的情緒達到極限之前,正前方的樹木之間,亮起一盞火光。是火把的光亮!


  「都挪格大哥!都挪拉大哥,是我,塔芽!救救我!」少女立刻抓起背袋,用力地往前奔去,還差點被小石頭拌倒。這節骨眼已經管不了什麼灰熊了。

  跑著跑著,眼看就快到,沒想到那火光突然一閃,往更遠的地方竄去,那速度異常之快,而且是安靜無比。塔芽倒抽一口涼氣,但仍不放棄,黑暗中迷失的她只有那朵光芒。於是,少女點亮自己僅剩的火把,努力的跑啊,跑啊,閃過橫倒的樹木和垂擺的藤蔓,往那朵光跑啊,跑啊──


  「咻」的一聲,火光竟直接轉了一個垂直的後空翻,一瞬間照亮周圍的幾棵矮樹。塔芽嚇了一跳,「啊」的叫了出來,聽見有什麼東西落在地上。緊接著,她左腳拌到某條樹根,往前撲跌,手裡火把也飛去,落於一處潮濕的泥地瞬間熄滅。

  感覺膝蓋磨傷了,忍著熱辣辣的痛楚,抬頭看去,那火光還未熄滅。少女正要大喊呢,卻被眼前的景象驚的說不出話來──


  那是支火把,插在一個大背袋上。正確來說,那裡只有一支插在大背袋上的火把,孤零零的攤在地,沒有任何人。

  「……大哥?」塔芽知道那是誰的東西。她摀著嘴,奮力的爬過去,扯住那個袋子,大喊道:「你們在哪裡──?」


  沒有人回應她,只有不安的蟲聲,隱藏在每片葉子的背面。


  又驚又疑的塔芽注意到袋子周圍,散落少許黑色和深棕色的長羽毛。這些羽毛比她的手臂還要長,看起來又亮又硬,很是奇特。少女沒看過這種東西,她把大背袋立起,緊緊靠著它,以微微顫抖的手拿起一支羽毛。

  果然非常硬,而且似乎很新鮮……

  在村子只見過小麻雀,回想起獵人們捕過山豬和森林牛,卻不曾帶過大型鳥類。甚至,塔芽完全沒見過那樣的生物,也不曾想像到過。


  就在她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火把嘶的一聲,快速熄滅了。完全的黑暗立刻壟罩,一時間分不清天空和森林的大地。塔芽縮起雙腿,害怕地發抖,她把臉埋進膝蓋之間,無聲的啜泣。

  「不要……不要丟下我一個人……」



❉ ❉ ❉



  無止盡的長夜裡,突然起了大風。大樹枝椏如骨牌般搖晃,將蟲聲一片片帶往遠方的混沌。

  終於起風了。

  咻──咻──

  咻──咻──


(待續)


- Note -

  妖鷹演化自遠古的飛行爬蟲類動物,因為體積過大,所以不善飛行,其飛行必須藉助流動的風達成。牠們具有強大的爪,能一次抓起大型野獸,因此在開闊的環境中,牠們是位於食物鏈頂端的王者。

  妖鷹會使用雷擊,然而那不是魔法,而是一種進化出的體內強酸化學反應。藉著快速的激發,牠們能吐出大量負電子投向目標。妖鷹時常吞嚥光禿山上的岩塊,分解這些岩塊得到的物質就是牠們用以產生化學反應的原料。

紀錄者--夜臨婕筆



- 續篇 -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52710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莫離
塔牙是被神隱了還是真的迷路了@Q@|||

07-26 21:51

樂之
莫離覺得呢XD?07-26 22:0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9喜歡★hugolin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RPG公... 後一篇:【RPG公會】【L�...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RPG公會綜合設定】 (0)
【銀曦爵亞茵】 (3)
【角色】 (8)
【NPC】 (7)
【角色目錄紀錄】 (6)
【角色能力設定(舊)】 (7)
【形象、關係】 (9)
【種族】 (9)
【場景】 (25)
【場景繪圖】 (19)
【設定】 (22)
【探討】 (5)
【劇本】 (11)
【統計】 (29)
【冒險者養成班企劃】 (29)
【雜料區】 (36)

【EB型錄】 (4)
【第一代|EBC】 (12)
【第二代|CNE】 (12)
【第三代|LEE】 (12)
【第四代|狂想ユーフォリア】 (12)
【第五代|DUE】 (11)
【第六代|Φωτεινός】 (10)
【第七代|OIG】 (7)
【第八代|dfc】 (1)

【RPG公會高等主線故事】 (0)
【星逝魔眼】 (5)
【失落滄溟】 (18)
【古林肯比之鳴】 (30)
【奇蹟的阿斯嘉特】 (12)
【長期專欄】 (36)
【匯聚的終點】 (4)
【萬聖的幽冥日】 (7)
【淨衣術】 (4)
【感恩回憶錄】 (3)
【Day To Day Life】 (4)
【失落之丘】 (4)
【使命】 (5)
【向自家的角色求婚吧!】 (2)
【情人節特別獻映】 (4)
【伊利菲斯的騎士】 (3)
【獨立短篇集】 (46)
【平行的小劇場】 (5)

【RPG公會前代主線故事】 (0)
【消失青年與麵包坊之章】 (6)
【迎接奇蹟之章】 (7)
【明月驕陽之章】 (12)
【何為守護之章】 (13)
【通向晨曦之章】 (10)
【姊妹之心】 (14)
【綜合支線】 (18)

【RPG公會關聯故事】 (8)

【烏托邦】 (3)

【短篇集】 (0)
【都會飄遊】 (13)
【蛛網心境】 (7)
【走訪紀實】 (6)

Consciousness 學默同人 (32)

【流程心得】 (2)

未分類 (9)

qoo589111巴友們
小說更新歡迎來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6:2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