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瑪爾瑟斯x雪莉】不死之身(瑪爾瑟斯R2賀文)

作者:草壁英彥│Unlight│2014-07-25 06:08:52│贊助:11│人氣:524

  ※原預定瑪爾瑟斯R2賀文暨Sanar生日賀文,因諸多原因延宕迄今。

  ※本文CP:瑪爾瑟斯x雪莉

  ※文中部份段落原案為Sanar。

  ※本文含有瑪爾瑟斯R2劇情透露,慎入。




  圖片繪師:Sanar (此為噗浪連結)


〈不死之身〉(瑪爾瑟斯R2賀文暨Sanar生日賀文)



  「陛下,對不起。」

  他寵溺的微笑愕然僵在臉上,清秀深邃的五官彷彿也隨之一挫。

  「妳沒有什麼需要向我道歉的呀,我親愛的艾莉絲泰莉雅。」他抽回正撫摸著懷裡的她頭髮的手,牽起她纖長的手,在她的手背上紳士地落下一吻:「怎麼了呢?怎麼突然向我道歉?」

  然而,一身雪白蕾絲睡袍的王妃卻一語不發地保持笑容,優雅地解開瑪爾瑟斯握著她的手,逕自慢條斯理地自偌大的床上爬下,掀開奢華的金黑交雜絲綢床罩,緩步走到寬敞寢室的天台邊,將原先緊閉的門推開,高塔的夜風隨之灌入房中。

  冰涼的風讓床上的瑪爾瑟斯抖擻地醒了,這個畫面已經重複出現過太多次,在經歷過就連緊抱住對方都無法阻止的痛苦後,他竟又一次酣暢地沉溺在她的溫柔裡,以致他竟無法在當下立刻反應過來,拉住兀自離開他身邊的她。

  王妃走向天台、迎向那片閃耀璀璨星辰的夜幕的畫面,已經在瑪爾瑟斯的記憶中重複過太多次了,那畫面有一種令人無法抗拒的魔力,即使他已經預知到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但他只能恍惚地坐在原地,眼睜睜看著王妃攀上靠檯,任憑夜風搖晃她單薄的身形。

  他明白,她會「再一次」說出那令他痛苦萬分的話語。

  上一次向他說出那些話的她,並不是現在眼前的這個她。

  然而瑪爾瑟斯知道,他又一次失敗了──他始終無法再一次窺見,那個本該與他長相廝守的她的模樣。



  「我並不是您想見到的那一位艾莉絲泰莉雅,瑪爾瑟斯陛下。」

  隔著罩住整張床的簾帳,王妃沐浴在月光下的模樣也變得朦朧。

  星辰依然璀璨閃爍,卻讓對星體觀測情有獨鍾的瑪爾瑟斯覺得刺眼無比,彷彿夜空中的星光隱然勾勒出一幅輪廓,正伴著墨黑的夜色向他露出惡魔的微笑。

  那是誘引王妃再一次離去的信號,亦是瑪爾瑟斯無法擺脫的夢魘。

  「我永遠都無法是艾莉絲泰莉雅的,瑪爾瑟斯陛下。除了那位艾莉絲泰莉雅之外,我們永遠都不可能是艾莉絲泰莉雅的……無論我們如何模仿、無論陛下您多麼努力……我們都無法讓已經逝去的那位王妃,『真正的王妃』,再次歸來了。」

  天台上的「艾莉絲泰莉雅」苦笑,伸手脫下自己右手無名指上的戒指,彎腰將之好好地端放在檯子上。

  接著振開雙臂,宛如她將乘著夜風前往某個寧靜的天堂。

  「我已經累了,陛下。我……很抱歉。」

  在那裡,就可以不必再背負這麼沉重的寄望了吧?

  我永遠都不可能是您想見到的那個人的。

  沒有人,能夠成為除了自己之外的任何人。

  請您早早醒悟、早點釋懷吧,瑪爾瑟斯陛下。

  您愛的並不是我,而是那位王妃的幻影。

  那意味著,無論我如何活著──您都永遠不可能真正屬於我。



  既然如此,我便沒有存在的理由了。

  我的枷鎖來自於您的渴求,那麼、請原諒我親自卸下這一切。

  愛,真的是一個如此美麗、卻又悲傷不已的字眼呢。

  謝謝您曾經愛過「我」,瑪爾瑟斯陛下。




  「艾莉絲泰莉雅」微笑著閉上眼睛,跳下。














  「不要!」

  瑪爾瑟斯猛然坐起,冷汗浸濕了腥紅的睡袍。

  急促地大口喘氣,瑪爾瑟斯一邊用手按住自己迅速起伏的胸膛,掌心傳來自己的心臟快得可怕的鼓動聲,一顆汗珠滑過他的眉側、差點流進他眼睛裡。

  「……瑪爾瑟斯?」

  被枕邊人突如其來的大叫驚醒,雪莉坐起身來,慌張又擔心地看著瑪爾瑟斯,連趴在她旁邊的羅布也跟著醒過來,睜著大大的眼睛、歪頭看向主人的戀人。

  「……雪莉?」

  意識到自己嚇醒了雪莉,瑪爾瑟斯懷著罪惡感轉過頭,用驚惶的眼神看著雪莉,那面容令雪莉嚇了一跳──她第一次看到這麼憔悴的瑪爾瑟斯。

  「你怎麼了?幹麻突然大叫?」

  「我……」

  看著正在替他擔憂的雪莉,瑪爾瑟斯顫抖著舉起手,作勢要伸向雪莉,不曉得到底是要撫摸雪莉的臉頰、還是要抱住雪莉。

  當然,也有可能是掐住雪莉的脖子──天曉得瑪爾瑟斯究竟夢見了什麼。

  然而,瑪爾瑟斯顫抖的手,在碰觸到雪莉之前、又觸電般驚慌地抽了回去。

  「……瑪爾瑟斯?」看著瑪爾瑟斯奇怪的舉動,雪莉再一次開口詢問。

  如果是平常的她,肯定早就鼓起腮幫子、惱怒地質問瑪爾瑟斯在發什麼神經,或者直接把羅布砸到瑪爾瑟斯的臉上去了吧。

  不過,從來沒有看見這麼慌亂的瑪爾瑟斯,讓雪莉完全無法發脾氣,只是著急地想關心眼前的男人。

  但瑪爾瑟斯卻只是蒼白著臉,顫抖著失去血色的唇,吞吐了許久,最後才終於擠出聲音。



  「……結束吧。」

  「欸?」雪莉一怔,不明白瑪爾瑟斯究竟在說些什麼。

  但瑪爾瑟斯卻露出悲痛的表情,單手扶住了自己的額頭。

  「我說……結束了。」



  「──就這樣把全部當作一場夢吧。」




  「……你、」雪莉茫然地看著瑪爾瑟斯:「你、你到底在說什麼……」

  自從今天下午恢復記憶開始,瑪爾瑟斯就一直表現得很反常,本來該撲上來摟摟抱抱然後被雪莉一拳揍回去的、會靠過來把頭靠在她肩膀上的然後被羅布咬住頭髮的、出其不意地吻上來然後被雪莉跟羅布痛毆一頓的,這些他們獨特的、表達愛情的方式,今天卻通通都沒有了。

  一整天,瑪爾瑟斯都顯得魂不附體,像具行屍走肉般渾渾噩噩的,而且避開所有人的目光,看到雪莉更是急忙地轉身就走。

  就連今晚,也是雪莉自己獨自入睡,直到剛剛才發現原來瑪爾瑟斯已經回到房裡的。

  雖然也問過大小姐究竟在瑪爾瑟斯的記憶裡看見了什麼,但是大小姐同樣表現得一副天崩地裂的樣子,明明是不久前才度過生日的人,今天卻哭喪著一張臉,眼神空洞得彷彿這個肉體裡頭不曾存在魂魄一樣。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瑪爾瑟斯到底在解開的記憶裡面看見了什麼?

  她不好意思向那樣頹喪的大小姐詢問,偏偏瑪爾瑟斯又跑得不見蹤影──什麼啊,這些人到底有沒有想過她的心情啊?

  我是和你在一起的人啊瑪爾瑟斯!你到底在說什麼!



  「──你到底想起了什麼?」

  按捺不住激動的情緒,雪莉暴躁地伸手捉起瑪爾瑟斯的領子:「你跟大小姐到底搞什麼啊!你到底想起了什麼!為什麼你今天一整天都要表現得這麼奇怪啊?我又沒有做錯什麼!你們到底在幹嘛!為什麼搞得一副世界末日的樣子!」

  「什麼叫做把一切都當成夢啊!你到底在說什麼──回答我,瑪爾瑟斯!」

  琥珀黃的瞳孔泫然欲泣,雪莉忍著想哭的情緒,狠狠地瞪著瑪爾瑟斯。

  然而,瑪爾瑟斯卻只是茫然地看著雪莉,抿住下唇、欲言又止,最終卻伸手搭住了雪莉的肩膀。

  ──然後將她向後推開。

  這個動作令雪莉的心彷彿承受了重重的一擊,瑪爾瑟斯想必也知道自己現在的行為會讓雪莉多麼受傷,但瑪爾瑟斯卻抿著唇微微別過頭,逃避著雪莉的目光。

  「……就是那個意思。」

  瑪爾瑟斯低語,聲音飄邈得令人心慌。

  「我已經沒有愛妳的資格了,雪莉。我們之間、就到這裡結束吧。」

  「……我不明白、你到底在說什麼……」聽見瑪爾瑟斯的話語,雪莉的眼淚不爭氣地流過臉頰,抓著瑪爾瑟斯領子的手發著抖:「你到底在記憶裡看見了什麼……你到底做了什麼啊!為什麼要這麼樣子!瑪爾瑟斯!回答我!」

  「我不想再傷害妳,雪莉。」瑪爾瑟斯卻任由雪莉掐著他的領口,逕自垂下了目光:「妳就不要多問了……就這樣……結束吧。」

  ──啪!

  看不過瑪爾瑟斯這種完全沒有平時霸氣的模樣,雪莉終於克制不住,一巴掌狠狠地甩在瑪爾瑟斯的臉上。

  「什麼叫做不要多問了!男朋友突然說一句結束了就想分手!還跟我說把一切都當成一場夢!天底下要是有哪個女人會接受這種亂七八糟的分手理由我把我的手砍下來送你!你不要這麼自私好不好!」

  一邊流著眼淚,雪莉一邊激動地強忍著哽咽咆哮:「你到底找回了什麼記憶!你的卡面看起來很幸福不是嗎!為什麼找回記憶之後像變了個人的樣子!你到底在幹嘛!瑪爾瑟斯!你可不可以不要這麼自私!告訴我啊!你到底想起了什麼!」

  「……」看著流著淚的雪莉,瑪爾瑟斯的心底不由自主地升起想替她拭淚、想將她擁入懷裡的衝動,偏偏讓雪莉變成這個樣子的罪魁禍首正是他,他甚至連雪莉的眼睛都不敢正視。

  他別過頭,顫抖著嘴唇說道:「我……想起了以前的我……曾經愛過的女人。」

  終於,瑪爾瑟斯將他回憶起的一切,向雪莉和盤托出。



  為了支配某個帝國而誕生的國王。

  能夠獲得某種意義上的「不死之身」的技術。

  透過各種政治手腕,掌握了整個國家的過程。

  在這個亂世的濁流中,出現在他面前的少女。

  國王迎娶了聰慧的她作為自己的妃子,希望讓她親眼見證他所創造的輝煌歷史。

  隨著時間而逐漸老去的少女,終於迎來了死亡的時刻。

  為了維持國家的穩定、為了讓他的存在有更高貴的意義,國王決定運用相同的技術複製少女的生命,讓王妃和他一起成為永遠的存在,在永恆的時光中活下去。

  然而,在根本上存在著歧異的技術,卻永遠無法創造出國王記憶中的生命。

  一個又一個被複製出來的少女,以和那個少女一模一樣的容貌、一模一樣的口吻、一模一樣的個性,選擇了自殺。

  以刀割開自己的手腕。以刀切開自己的脖子。最殘忍的,莫過於從王妃辭世的高塔天台一躍而下,在國王最心愛的星空面前如流星般隕落。

  一次又一次。無法阻止的死亡在國王的眼前重複發生,而無能為力的國王,只能眼睜睜看著與他深愛的女人有著相同面容的少女們,一個又一個地死去。

  本來以為可以輕易複製的不死,此刻竟將成為自己永恆的牢籠。

  不死的國王,開始絕望地害怕起那種無論如何、都無法挽回的空虛感。

  最終,國王他──





  「……我的記憶,在此中斷。」

  面無血色的瑪爾瑟斯,以歉疚的眼神看著雪莉:「我……已經無法再繼續愛妳了、雪莉。我……一旦想起自己過去曾經那麼熱烈地愛著一個人,就覺得充滿了罪惡感,覺得我不是一個能給予妳幸福的人……所以……雪莉,對不起。」

  最後那三個字,很重很重。

  瑪爾瑟斯終於正視著雪莉,卻是用這種即將訣別的眼神。

  雪莉愣愣地看著瑪爾瑟斯,眼淚不自覺地流過臉頰。

  手從緊緊握著拳頭不斷地顫抖、到逐漸地鬆開成掌。

  咬著牙,強忍著幾乎崩潰的情緒,閉上了眼睛。






  ──然後,雪莉睜開眼睛,朝瑪爾瑟斯的另一邊臉頰甩了第二個巴掌。

  快到防不勝防的速度令瑪爾瑟斯完全來不及防備,挨了雪莉全力的一個耳光,整個人被打到倒在床上、整張臉埋進枕頭裡面。

  但是雪莉悲憤地直接跨上去,伸手撈起瑪爾瑟斯的領子,又硬是將瑪爾瑟斯翻了過來,然後跨坐在瑪爾瑟斯的身上,低頭死死地瞪著他。

  雖是曖昧至極的姿勢,但雪莉完全止不住的眼淚,就這麼落在瑪爾瑟斯印上兩個火辣辣的掌印的臉頰上。

  被打茫了的瑪爾瑟斯眨了眨眼,看著眼前哭得梨花帶雨的雪莉,淚水如斷線的珍珠般散落,火熱地炙著瑪爾瑟斯燒燙的臉。



  「那一直以來愛著你的我怎麼辦!你只考慮你自己!你有想過我的想法嗎!有想過愛著你的我的感受嗎!」

  淚水仍不停滑落,雪莉用幾乎哽咽的聲音悲傷地吼著:「你這個自私鬼!自私自私自私!就只想到你自己!你的過去怎樣又怎樣!你的記憶是記憶,我們一起度過的記憶就不是記憶嗎!你是活在過去還是現在!你現在喜歡的人是我還是她!你有沒有想過我的感受!」

  「自私鬼!難怪你這種人可以當皇帝!你就只想到你自己嗎!人家死了還是要自私地把她留下來!你一直都是這個樣子嗎!瑪爾瑟斯!我在你眼中就這麼微不足道嗎!比不上一個你突然想起的過去記憶裡的一個女人嗎!那又不是這個世界的事!你在這裡又不會遇見她!你的日子就不用過了嗎!你要就這樣追著一個不可能再碰見的女人的屁股活著嗎!你太自私了啦!」

  「你在現世的時候追著那個女人然後失敗!那是當然的!你永遠都不可能再造出一個人啊!就算是博士都辦不到!你也應該明白的不是嗎!既然如此,你在現世時的難過沮喪,為什麼要帶到現在!你連死後都不願意得到幸福嗎!」

  「你現在否定我們之間的愛情,不是等於否定你自己嗎!我們分手!結束!然後呢!你要在星幽界裡孤獨終老一生嗎!好不容易得到你夢寐以求的永恆了,然後你要就這樣一個人孤獨的活著嗎!這就是你要的人生嗎!」

  「回答我!瑪爾瑟斯!」



  斗大的淚水仍不斷落下,雪莉卻再也忍受不住滿溢的悲傷,雙手牢牢抓著瑪爾瑟斯、就這麼低著頭任由眼淚灌溉著他的臉。

  瑪爾瑟斯顫抖著伸出右手,想要擦拭雪莉的眼淚,但雪莉一察覺到瑪爾瑟斯的手在碰他,便二話不說地甩開了他。

  心彷彿緊緊揪住,瑪爾瑟斯嚥了口口水。

  「……雪莉。」

  「不要叫我……你沒有資格叫我啦……我……我最討厭你了啦……」

  「……對不起,我是個大傻瓜。」

  「對!你就是個大傻瓜!笨蛋、笨蛋、笨蛋!我……我為什麼要認識你這種笨蛋……為什麼殺死我的人是你這種笨蛋……為什麼、為什麼我要愛上你這種笨蛋嘛為什麼嘛……」

  「……是我的錯,別哭了。」

  「別哭什麼啦……說了那種話又想幾句話就讓人家不哭……你真的……很自私很狂妄……我為什麼要喜歡你這種人……為什麼要喜歡你這種人啊!」

  「……雪莉。」

  「不要叫我……」

  心一橫,瑪爾瑟斯伸出手,用從未有過的強硬將雪莉緊緊摟住。

  感受到瑪爾瑟斯的擁抱,雪莉這次卻沒有推開,卻覺得本該溫暖的懷抱好冰冷,只能把頭埋在瑪爾瑟斯的胸口,衣襟上的淚痕逐漸暈開。

  胸口的熾熱像是一根根扎入心扉的針,刺痛著瑪爾瑟斯的靈魂,提醒著他的愚蠢。

  究竟在做些什麼啊我。

  為了老早就已經結束的事情,竟然差點捨棄緊握在手裡的東西。

  瑪爾瑟斯,你果然是個笨蛋,竟然連重要的東西都無法分辨了。

  明明發誓過要珍惜的,明明發誓過要守護的,為什麼自己卻傷害了呢?

  就為了一段再也回不去的過去?為了不可能再重現的歷史?

  就要這樣、將曾經一起擁有的甜美與幸福,通通都抹滅掉嗎?



  瑪爾瑟斯低頭看著在他胸口不住哭泣的雪莉,痛罵著自己的愚蠢與卑鄙。

  我怎麼捨得讓這個女孩哭泣?

  我怎麼可以讓雪莉哭泣?

  上輩子曾經是殺死過對方的人,就已經是永世都無法的罪了。

  明明,雪莉原諒了這樣的他,甚至愛上了曾經殺死她的人。

  我不是更應該珍惜她嗎?我應該要用更深的愛來回報她啊。

  那我到底在做什麼?

  你到底在做什麼啊,瑪爾瑟斯?




  「……雪莉。」

  「……我不要理你。」

  「……殺了我。」

  「……啊?」

  瑪爾瑟斯實在語出驚人,以致於雪莉一時之間嚇到忘記哭泣,依偎在瑪爾瑟斯懷裡的她震了一下,詫異地抬起頭來。

  然而,瑪爾瑟斯卻以堅毅的、懷抱著深沉歉意的表情,低頭撫摸著雪莉的頭。

  「如果這樣可以讓妳氣消的話,我願意當沙包讓妳揍到爽,妳要將我曾經在妳身上做過的事通通都對我再做一遍也無所謂,要把我的頭砍下來當椅子坐也無所謂……反正在這裡不存在真正的死亡……反正我擁有不死之身……」

  「但是,我真的是個蠢蛋……明知看到妳傷心難過、比我死掉還要痛苦……我竟然還又一次傷害了妳……我……對不起,我真的是個、不應該讓妳喜歡上的大傻瓜。」

  「我明白了,在漫長的永恆裡,我已經不再是王,我也並非孤單一人……是妳、雪莉,是妳一直陪伴在我身旁,我才得以找回我失去的所有。」

  「是我太過愚蠢,竟然差點糾結於不可能回去的過去,差點錯過了更重要的現在、更應該珍惜的現在……是我的錯,雪莉,我……沒有想過,原來自己也能有那樣熱烈的情感,卻忘了到底是誰讓我找回了自己的情緒。」

  「雪莉……對不起,我……太習慣耽溺在有妳陪伴的日子裡,竟然連自己到底是因為誰才真正感受到幸福都遺忘了……我……真的是個沒有資格成為王的笨蛋……」

  「可是、雪莉……我現在終於明白,妳才是我所追求的永恆。擁有不死之身的我……是因為同樣擁有不死之身的妳,才終於不再孤獨的。」

  「對現在的我而言,妳才是我的『幸福的象徵』。」

  「……當時的我沒能得到手的『永恆』,此時此刻、就在我的懷裡。」



  語畢,瑪爾瑟斯更緊緊地抱住了雪莉,悔恨地開口。

  每一滴雪莉落下的淚水,都讓他覺得心痛至極。

  為什麼會讓這女孩痛苦呢?為什麼會讓這女孩悲傷呢?

  瑪爾瑟斯終於明白,自己的不死之身,也許是為了獻給這個女孩才擁有的。

  殺死這個女孩的罪。讓這個女孩更加痛苦的罪。

  他必須以永遠的時光來償還,彌補自己曾經犯下的錯誤。

  不死之身,既是他永遠的煎熬,卻也是他永遠的幸福。



  「……對不起。」

  瑪爾瑟斯低頭,輕輕靠著雪莉的額頭。

  「我愛妳,雪莉。」




  「……沒誠意。」

  不過,任由瑪爾瑟斯的頭髮摩娑著她的臉,雪莉卻梗塞著開口。

  接著,在瑪爾瑟斯反應過來之前,雪莉再一次壓倒他,然後低頭凝視著。

  「……你知道嗎?讓我流淚的代價……可是很高的喔……」



  瑪爾瑟斯一怔,然後溫和地笑了。

  「是的,所以……我會將此不死之身獻給妳,用一輩子償還我的罪。」

  「……哼。」

  佈滿淚痕的臉微微泛起紅暈,終於破涕為笑。

  雪莉低下頭,吻上將永恆許諾給她的那個人。





  在這個亡者群聚的國度裡,流轉的韶光也顯得虛無。

  漫無止盡的時間裡,我們都在尋找永恆是恩典還是詛咒的證據。

  而一點一滴拾回的記憶碎片,是為了讓我們再次以仇恨對立,還是學著以溫柔化解所有的憎恨,將指向彼此的刀刃轉為守護對方的劍?

  每一次尋回的過去,都伴隨著逐步接近死亡的悲傷。

  然而,不正因這顆心還能感受悲傷,才提醒我們活著的喜悅嗎?

  那些悲傷的故事,不是都在提醒我們,學著更珍惜此刻的幸福嗎?




  艾莉絲泰莉雅,原諒我曾經做了那麼愚蠢的事。

  但願此刻的妳得以安息,不因我的愚蠢而痛苦落淚。

  如今的我,已經找到了自己幸福的歸屬。

  那是孤獨活在人世的我,終於找到的、真正的永恆。





  ──那是與人類異質的我們所擁有的,不死的溫柔。



  〈全文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52570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Unlight|UL|瑪爾瑟斯|雪莉|瑪爾瑟斯x雪莉

留言共 2 篇留言

璐茜緋兒
這隻瑪爾好帥求搭訕 ((被飛刃

07-30 23:30

草壁英彥
我倒覺得我家的瑪爾都很沒有霸氣(艸07-30 23:36
璐茜緋兒
我覺得很帥了阿,求胚羅求勾搭((被揍

07-30 23:47

草壁英彥
我會努力讓陛下多帥一點的,希望這樣他會比較肯來我家[e16]07-31 08:0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fish82120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專屬於妳的JG 18... 後一篇:【戰場貴族組】〈Acro...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LHLiang
小屋更新lisa的unlasting翻譯!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4567024 也有其他優質翻譯歡迎來坐~看更多我要大聲說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