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夜暮之曲】第一章:走私

作者:匪人間│2014-07-23 20:42:40│贊助:16│人氣:245

  前題:感謝銀雪的角色『非夜』合作。

  做為初登場來講,一次解明路洛絡的能力和性格特質。

  剩下就不多說直接進入故事。

  ps:這一章主要是出場,戲份不重還請見諒(篇幅好像也有點……
     別在意這種小事啦哈哈哈哈哈——
     下一次,我會縮短一點的!真的唷。


* * * * * * * 




  灰色地帶區域裡,被夾在永夜和永暮兩者的中間,就像是日與月兩者交替的時間彷彿將深層的黑暗亦或是耀眼的令人刺目的光明混合在一起的樣子。

  如同名稱以及某些人對於灰色地帶如此的形容,這裡就是一個極為混亂的世界,各種不法份子的聚集地。每一個擦間而過的路人皆有可能包含著殺人者、小偷、強盜、販毒者或是走私者這樣的身分,這裡有什麼人又有什麼事是這裡的人沒幹過的,恐怕在現有的知識內都難以說明這灰色地帶令人厭惡的汙濁色彩。

  然而——

  最近的數年以來,卻有一個被稱呼為「灰羽」的組織,這個組織的出現逐漸打破了大多年前為了生存而群聚在一起的不法份子;或是為了利益而合作的不法份子們所擁有的固定的生態。

  組織的合作規劃行動,使一些弱小的人們為了在隨著組織到來而產生的腥味。

  早已習慣這種味道的它們不用多想也感覺到了那股隱隱藏匿在其中的火藥味。因為如此,有種工作很突然的在這個時代裡變的比以往更加盛行而這類的工作大多數人都會不約而同的將他稱之為

  ——走私。



  而提到走私當然不得不提到一些在其中頗有盛名的人物。

  然而,這一次的人物卻不是能稱的上有所盛名的人物,而為了尋找這個人物而走在街道上的是一名長相猥瑣的男子,嘴邊勾起不懷好意的笑容如同鼠類細長的面孔中一雙瞇成一條縫的雙眼,帶著汙濁的色彩一一掃視著周圍瞥向他的那些不帶任何一點善意的眼神。

  「呿,這種事竟然還要我自己動手……」男子不得不警戒著任何一個人物,對於生活在灰色地帶數年的經驗告訴著他「不論多強,只會有更強的人」簡單而明瞭的這麼一個道理。

  男子碎念的聲音並沒有因此停止,不過要說到為什麼要這麼做。

  只能說是為了避人耳目而故意做出來的動作罷了。

  「一個會習慣碎念的人可成不了大事……啊,終於找到了」這是男子的經驗談。

  一路這麼胡思亂想的男子結束的自言自語的行為,微微睜開的雙眼盯著石縫中殘留的有著黑色的奇怪物體,墨色透明的形狀卻像有著固體似的集結成球狀由大至小的不固定排序指像著轉角處的黑暗。

  男子轉過身來,讓背部和牆壁緊緊相黏在一起。

  「有工作了」男子脖子一縮沉聲道:「目標在永暮,傍晚前在老地方交貨」

  男子一邊說著另一邊伸手從外衣中取出一塊由白布所緊緊包住的物體,僅僅只有十幾公分的長度以及連一般兒童的手臂都不如的大小。男子取出的動作卻相當謹慎,卻突然的往轉角處一扔。

  沒有任何聲響的產生更沒有任何一點動靜。

  男子沒有任何一點遲疑挺起了雙肩與牆壁分離接著按原路快步離去。



  一會過後……

  一位駝著背的老者帶著一身破爛的服飾賊兮兮的將豆點大的雙眼掃向那轉角處,在不久注意到男子扔出的物品,僅管因為男子的動作而無法看清他的表情,但他確實注意到男子的動作了。

  深知那或許是值錢的東西,老者也不顧是否存在的危險性打算搶在其他人之前先下手一步。

  「嘿嘿嘿」老者賊笑了幾聲並向轉角處的小徑裡探頭。

  對這區域即為熟悉的他明白,任何一個外地來的人絕對會在這個灰色地帶迷路,尤其是像他們這種人所生活的區域。各種粗糙亂造的建築讓整個區域附蓋迷宮似的高牆阻止了他人自己的來去。

  外地人甚至本地人會隨便亂丟的東西只要不是一眼看的出與眾不凡的人八成丟的東西就是垃圾,但剩下的兩成可就不同了,有一成或許是暴發戶價值觀與他們相差甚遠;剩下一成就是恐怖份子丟的絕對是凶器或是爆裂物之類的物品。

  不論是哪一種對老者他們來說只要是垃圾以外的物品就能夠換來一兩餐以上的金錢,這樣就足足有餘了。

  當老者沒看見任何人在巷子裡。根正,是沒有任何人所在的死巷子裡。

  老者便快速的繞了進去。

  「發發發生什麼事情了——」老者瞪大了雙眼意外的看著眼前突然發生的景像。

  注意到老者動作而起身的狀漢誤以為老者發現了什麼值錢的物品,因此抱著分一杯羹的心態裝作親切的姿態問道:「嘿,怎麼了老先生,遇到什麼麻……」

  狀漢還來不即將話說完,便與老者相同吃驚的望著眼前的景像。

  方才,一名瘦小的身影突然的從黑暗中浮出。

  墨色的液體像是玻璃碎塊似的一點一點從他身上剝落。

  如果只是這樣那還好,問題是接下來。瘦小的身影對著本是死巷中那一面牆伸手一觸,那面牆的一部分卻像是變成了液體染上了墨水一般的黑色液體。

  「哼,別想跑!把值錢的東西交出來」狀漢不顧可能產生的任何危險,被金錢和飢餓感矇上的雙眼使他無法作任何判斷。哪怕對方擁有著不明的詭異能力也是如此——

  瘦小的身影對著狀漢快速的瞥了一眼後回過頭去。

  「混蛋,別衝動啊」老者一急正想阻止卻被狀漢推了一把「碰!」得一聲撞上了一邊牆上從聲音聽來撞的並不輕,痛苦的表情顯露無疑。

  這時狀漢卻伸手欲抓住那瘦小的身影,不料對方卻像施展了魔術似的穿過了那面猶如黑色液體的部分。

  沒想到伸出的手卻不像那瘦小的身影一樣穿過那黑色的液體反而卻像是一面堅硬的牆壁接實的阻擋了狀漢伸出的手這不禁使她大吼。

  「混蛋啊,給我滾出來」

  狀漢雙掌握拳擊向那黑色液體的部分,但只有不斷感覺到的強烈刺痛感能告訴他攻擊的動作並沒有失誤的這一點,黑色的液體卻ㄧ動也不動的僅僅在那之上掀起了一點點的波瀾。

  狀漢一見到那瘦小的身影順利的穿過了牆壁後,著急之下拉開了手臂的距離不在保留任何力道決定全力的出拳一舉突破這詭異的物品。

  然而手臂卻被另一股力量給停了下來,緊接是老者急促的喘息聲夾雜的話語傳入耳裡。

  「呼呼,白,白癡啊你——快住手啊!呼哈……」

  狀漢一愣,回過神來那黑色的液體已經完全的消失了。與周圍無異的牆壁上只有一點點破碎的痕跡與先前不同罷了。

  老者注意到壯漢總算放下了拳頭才從他身上退了靠來,輕按著自己疼痛的背部一一解釋著:「痛啊……」

  「那傢伙是路洛絡,是個走私份子。別看他那樣那傢伙可是個僵屍,關於他的傳聞有多少就有多少……」

  「僵……僵屍?」

  「只是個傳說罷了,不過倒是有人親眼看過他去挖過屍體這種事情,總之啊最好別跟他扯上什麼關係才好,雖然不是什麼有名聲的人物不過有這麼多謠言搞不好也有一兩則是真的也說不定……」

  狀漢聽完不禁嚥下一口口水,冷汗突然的從額上滑落而下。

  老者語畢後也不在多說什麼,瞄了一眼愣在原地的壯漢後慢慢的離開了巷子裡,嘴裡部金碎念似的呢喃:「唉……看來這裡也不好混了啊,真是麻煩了我一身老骨頭啊……」

  「走私者,還有灰羽……這世道是要亂成怎麼樣才好啊,唉……」

  老者嘆息著,拖著一跛一跛的腳步慢慢的離去。



  這個時候,被老者稱為路洛絡的瘦小身影正以先前他們所看到的景象,不斷重複著同樣的動作以最短的距離快速的移動著。

  隱藏在兜帽底下的臉龐公式化的整理著資訊:「運送,限時,永暮,報酬還有……」

  明明是步行的動作,路洛絡的每一步卻快的相當異常,就像在腳底抹了油似的每跨出一步就像是往前飄了數公尺遠。

  每次經過死巷子就只需要將手掌輕輕貼上牆壁就能製造出只有自己能通過的一條道路。

  不過每重複一次路洛絡就會將垂落在兩邊的手臂微微舉起接著在淨白而細長的手指上像是記錄次數似的凹下一根手指。

  右手完全握拳的姿勢推動著另一手的手指凹下第三根左手的手指。

  「八次了……」

  「差不多,極限了」路洛絡伸手輕撫著上衣腰部的位置,清楚的感覺到那一處濕潤的感覺。

  面無表情的路洛絡臉上那一對短小的眉毛輕輕上揚,對著自己能力感到些許的不滿。明明不是什麼大不了的能力,一旦使用了轉換的部分卻有那麼大的代價。

  不過抱怨歸抱怨,路洛絡並不討厭這能力。

  頂多必須要稍微節制的使用能力並去計算次數這點有點令他感到麻煩罷了。

  過了一段距離後,突然感覺到的異樣感像是波動似的掃過全身始動作引起一小段的延遲。在小徑中穿梭的路洛絡沒有引此產生任何混亂。

  平靜的感情僅僅浮現出一點點的排斥感提醒著他進入了目的地的範圍裡這件事情。而接下來就是屬於走私者的真正工作了。

  不論是永夜、永暮、甚至灰色地帶都無法隨意跨過對方地域的原因起原至本能上的感覺,外地人的到來幾乎都會有那種讓人清晰可見的變化,而這樣的變化幾乎是難以掩飾的。

  而走私者就是這個時候能派上用場。

  不論是對於地域的熟悉和掌握度甚至能隱藏自身氣息不被察覺的控制能力都是屬於有私者有必要掌握的能力。

  就這點來說,路洛絡就像是一個很好的範本。

  就像在自家後院走動的路洛絡,在和一片昏暗的灰色地帶完全不同的永暮中。面對太陽光照而在街道上清楚的劃出光明和黑暗兩色的街道中移動。

  能力上無法像先前帶給他太多的隱藏效果。

  但這並不影響路洛絡自身工作的性質,外表上看來如同一般孩童的樣子使擦肩而過的行人並沒有將視線停留在路洛絡身上太久。

  停止使用能力的路洛絡踏在石磚上的靴子發出了叩叩的清脆聲響,偶爾蹦跳起來的動作就像是完全演繹著自己所給予的孩童這一個身分。擅長消除他人警戒心理的路洛絡在到達目地的前就像這樣自顧自的玩耍著。

  直到,視線中出現了那一座位於永暮之中的古堡,從遠處一看仍然是相當壯觀的建築物。

  並沒有在它身上停留太久的路洛絡表現著就像是當地人見怪不怪的模樣,掃視了幾眼後接著往自己所要去的目標繼續移動。


  「到了」

  在廣大的地方中認路最好的方法就是利用一個象徵物,而路洛絡也是將古堡作為象徵物判斷著自己的距離和位置並在腦中浮現中的大致地圖中點出起點、終點以及自己所在的那個點由此算出三者相對位置來衡量必要的距離。

  僅管熟悉路徑但為了可能隨時會需要改變路徑的可能性,這樣的思考模式成了路洛絡必要的習慣。

  然而空氣裡卻有股莫名緊張的氣氛存在著。

  像是將一切給凝結住強烈感覺暴露在空氣中,一股腥味慢慢的從吹拂而來的微風中傳到仍有一段距離的路洛絡這裡。

  接著突然的一聲咆嘯聲響起:「哼!那些傢伙就是看不慣我們的存在才會雇用像你這種人——」

  「給我擋下他」

  慢慢接近事發處的路洛絡也終於能明白現場發生的事情。

  一名臉上帶著詭異笑容的男性,那名顯帶著厭惡的表情冷靜的盯著圍繞在四周如同地皮流氓似的幾名男子。

  而在他們那一群之外的就是路洛絡交易的對像,不滿著現狀而企圖破壞現狀的激進份子。對戰爭紛亂的他們不斷聚集著同志招集著來自於灰色地帶的武器就為了推翻永暮最上位者的存在並取代之。這種人不論是在哪裡都見的到然而令路洛絡不解的是,這種僅僅存在於黑暗表面的人究竟是怎麼獲得他人支持的,不論信念目地都脆弱到令人不忍直視的團體。

  現在,或許就像是為了解答路洛絡的疑問兒在眼前上演的劇情。

  「你好,東西送到了」

  不管發生什麼事情,仍然堅持完成自己工作的路洛絡將掛在側邊包包裡的物品交到了男子身旁。

  「哈哈哈,終於到啦,時機正好讓我試試看他的效果吧」

  這一群激進份子的首領興奮的將物品外所包覆的白色繃帶給扯了下來,裡面透露出的僅僅是一條黑色的鐵製物品,看起來應該是某種物品或是兵器之類的零件。路洛絡並不清楚那東西的作用當然也對它沒有任何興趣,然而手領卻一把抓住了他。

  「嘿嘿,別急著走嘛。我讓你看看這東西足以劃時代的力量」首領招著手換來圍在纏鬥中的那群人之外的一人並向他交代著「把這個裝上去」

  那人恭敬的點點頭接過那向物品後變轉向一旁的建築物快速奔去。

  此時戰況正逐漸邁向高潮。

  雙手持著刀器的男性掛著令人生感厭惡的笑容,如同舞動般精準的動作輕鬆的閃過其他人對他的攻擊。

  包覆住脖子上的圍巾隨著他的舞動而飛舞著。

  光是從動作就能明顯得判斷出兩邊優劣的程度這令路洛絡明顯的感覺到就像一場鬧劇。周圍那群人散亂的包圍動作以及那消極卻又愚蠢的攻擊時機和手段就像孩童那般天真和愚蠢根本讓人想像不到是一批為了推翻上位者那樣而聚集的集團。

  「呵呵,就算是殺手也不過那種程度。看吧,光是要躲都來不及了要不是太突然我也不會折損那幾個部下」

  首領自傲的說著,雙手卻抓著路洛絡的手掌不斷撫摸著。

  無視於首領動作的路洛絡仔細的評斷著整個場面,已經沒有生氣的屍體大約三個左右,通通都是被一刀擊中要害而死去的,刀口非常顯眼而且毫不猶豫,如果是能做到這種程度的人肯定不會只有向首領說的那種實力。

  再加上……

  「那個人,很危險」強烈的殺氣還有那種強烈克制的殺意就像裝了超過容量上限的桶子一樣快要滿溢出來的感覺。

  「放心待在我身邊吧,我不會讓他傷你任何一根寒毛的,嘿嘿嘿」

  愚蠢。

  對方可是個名副其實的殺人狂,和無意識的怪物比起來或許就差在有沒有目地存在而已。而這個目地應該只是剛剛好的掩蓋掉身上的殺意罷了。

  總結來說,路洛絡對此人的評價相當的高。


  不過——

  「遊戲也該結束了……」

  「是該結束了沒錯!」聽到路洛絡低沉的話語後順勢將話接下的首領一手僅握路洛絡的小手另一手接過先前那位男子雙手奉上的物品。

  「喔」見到那物體,就算是路洛絡也不得不挑起眉梢,以此來表達些微訝異的程度。

  小巧的槍械出現在首領面前時,就像是一個指令使周圍的人作出了反應統一的作出了動作將那名男性團團圍住並逼至一個範圍裡。

  首領見此笑的更是燦爛,沒有太多東西能夠比力量更能讓人感到興奮的。

  就像為了表現出如此的首領抬起了下巴,高傲的姿態將螺旋昏暗的槍口指向男性:「哼哼哼,我勸你丟下武器乖乖把你知道的給說出來,要不然……只好請你吃子彈了唷,哈哈哈」

  確實是有值得驕傲的籌碼在。

  路洛絡也終於知道為什麼向他們這樣的存在能夠一直維持下去的原因了。

  擁有槍枝的設計圖,能夠讓弱小的人獲得一定的力量,加上能夠自己製造的技術力一定成功量產某種成度來看確實是足以動搖上位者實力的強大力量。由他們製作和實驗在加上其他組織的協助合作……

  這麼一來——


  !!

  路洛絡突然地將手轉換順利的脫身,就在首領剛注意到時,向後倒下的路洛絡只見到那肥大的身影上竄出幾道光影。

  所有人都還不及反應的瞬間,詭異的霧氣快速的在首領的身前融合在一起。

  接著,鮮血的色彩從先前光影所至的每一個區塊噴灑而出,睜著一雙大眼的首領還來不及作出任何反應已經變成了一具屍體。

  「首……」最近的那一人注意到此正想大喊,一道冷光確快速的閃過喉嚨。

  劃開的傷口湧出了大量的鮮血。

  一瞬間奪下兩條生命的男性再也不抑制注那狂湧出來的殺意。再將姿態放低的同時一個閃身,化為一道霧狀衝入了好不容易反應過來的那群人當中。

  緊接著哀嚎聲不斷響起。

  確實的證明了路洛絡所猜測的那樣,巨大的實力差在男子臉上泛起得燦爛笑容中顯現。好無反擊能力的人們如同待宰的羔羊,胡亂揮舞的刀器就像是在告知那名男性還有人活著的事實,然而被恐懼剝奪意識的他們除了將生命寄託於手上的刀刃之外沒有別的方法來抵抗將他們徹底控制住的恐懼。

  而那名男性更像是恐懼的化身,殺人的愉悅感化為燦爛的微笑。低沉而掛在嘴邊的細語如同為了將死之人而詠唱的悼文。

  當男性停止下來時,已經沒有任何活物存在。

  男性掃視著周圍,看見那肥大首領的屍體時掛在臉上的笑容卻消失不見了。

  黃昏裡映出的如同鮮血般的色彩中卻少了一個,任務目標上的物體。

  「呿」男性不滿的吒舌。腦中卻有一段記憶快速的閃過。

  就在槍械有就是目標出現的那個時候利用能力快速移動到手持槍械的首領身旁,揮舞著刀器快速的將首領以及他身旁有著怪異服飾的人影給解決掉。

  然而仔細回想起來那手感卻有一點不同。

  當然在場的屍體也只有差那麼一具罷了,然而這對男性煩惱的事情只有任務目標緊完成一半的這一點而已,剩下的——

  想到這裡男性的視線轉向原本是這群人所在的建築物上輕聲道:「燒了吧……」

  完全不將殺人和放火的事情當作一回事,就只是單純的敘述一個動作。男性所展現出來的冷血感令人害怕卻也能輕易的猜出像他這樣的人應該待的地方只有……

  灰色的無法地帶吧。



  然而從那名男性手下逃出的路洛絡,卻以極快的速度逃離了那個地方。

  沒有任何傷口的他臉上卻是一副難看的模樣。倚靠在牆邊的路洛絡一把將頭上斷成兩半的兜帽給硬扯下來,最外圍的這一件來不及使用能力將它給墨化,因此本該被斬首的路洛絡真正失去的只有這麼一件,但交換回來的卻是趁著那名男性大開殺戒時偷偷摸走的槍械。

  「這並不是什麼太好的買賣」

  從嘴角留出的墨色液體被路洛絡隨意的拭去。

  這是路洛絡的代價,轉換這一個能力所必須附上的代價。

  「墨影,是個兩面像的能力。一個是覆蓋在表面另一個是完全的變化僅限於碰觸的範圍」一邊解釋著自己能力的路洛絡像是為了提醒自己能力的兩面並且雙手由走在自己的身體上。

  而當手部碰觸到腰部時那一塊卻像是被掏空似的受到擠壓而留出了墨色的液體,這樣的液體浸透了衣服的下擺隨著擠壓的動作越是往前,那被掏空的部分卻大的令人感到恐怖。直到手掌無法在前近時,抹去臉上那現拼命湧現的墨液,涵蓋在銀髮下的面孔緊咬著雙唇。

  在眼中打滾的墨水,受到路洛絡本身的克制而被限制在內。

  難以讓人想像的,一個僅僅只有十五六歲青少年的模樣,與少女相當瘦小的身子上,有近半的肉體像是被掏空似的留出了墨液。

  至始至終,如死體的雙眼中沒有浮現出一絲絲光芒。

  路洛絡忍受著一切。

  接著,帶著無盡的恨意組咒著一切。

  無法闔上的雙眼直視著恨意爽導向的——無邊無際的黑暗深處。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52394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夜幕之曲|創作|人間

留言共 6 篇留言

Liar。萊爾
好長WWWWW

07-23 20:47

匪人間
我以後會精簡的(大概[e16]07-23 20:49
沒事別亂立FLag
寫得好生動啊!
走私交易啊~~如果你家孩子到灰色地帶的話我家女兒可能會需要找他喔~~

07-23 20:57

匪人間
做生意的這是自然(磨掌[e7]07-23 21:00
銀雪
嗚喔喔喔!!(冷靜點
整個畫面好像出現在眼前www~好強大啊OAO~(眼睛閃出感動的淚光(?
這麼仔細一看兩人的對比......結論....我家的果然是瘋子(啥!?

07-23 21:32

匪人間
[e16]我感覺他就有點瘋瘋的,需要找主人餵食(?
07-23 21:33
煉則
墨化的能力實際上寫起來超酷的,
不論是脫逃跟使用下來的作用,
那種狼狽的感覺超有畫面XD

非夜的代入也寫得好棒,
殺人鬼也超級帥啊XD

期待之後的內容!

07-23 23:46

匪人間
先說好,這故事沒有好下場的唷[e3]
而且歡樂不起來的07-23 23:54
黑貓偷吃糖
咳咳,咱要提問了哦,請接招(X
殭屍?不知道咬起來口感跟薯條一不一樣?
最後面那五句咱非常喜歡哦哦哦(?

07-25 05:27

匪人間
這時間留言……壞貓貓又敖夜啦07-25 08:32
匪人間
應該跟屬條不一樣比較象馬菱屬沙拉的感覺07-25 08:34
黑貓偷吃糖
咱才沒熬夜呢!所以不壞,哼哼,最近剛回歸都晝伏夜出拉,那時間點太陽升起差不多要睡了(指
哦哦哦!咱的宵夜也是馬鈴薯沙拉哦哦哦哦(X
有好食物可以吃了(擦口水盯

07-25 13:1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fffddd1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夜暮之曲】灰色地帶:路... 後一篇:【匪閱】死都不會忘<EN...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dazaimao大家
好友加起來~~~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0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