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3 GP

【RPG公會活動】希望與冀望的冰藍輝石

作者:吳叔│2014-07-22 09:43:38│贊助:46│人氣:268
  本短篇為RPG公會活動【旅行者魔物日誌】-泣木篇之相關創作
  活動簡介:旅行者的魔物日誌



~希望與冀望的冰藍輝石~




  時光飛逝,即使已經離開自幼成長的極北村莊踏上遠行的商船,那名青年卻未曾忘卻強盜揚長而去的日夜交錯時刻。
  
  強盜露骨的嘲笑、傲慢的睨視,每個動作都像一把刀,割傷他的靈魂。然而少年已盡數將之化作成長的養分,只為了親手向某個男人拿回屬於他的東西。緊握不存在的雙拳,青年跟著久久入港的商船而去。
  
  只有島國特有的西風特地為他送行。是不捨的呢喃,還是不屑的嘲諷?
  
  位於中央大陸西北方的島國芙蘿贊,因為嚴苛氣候與凍土地帶的雙重考驗,讓當地僅有一座大都市坐落在偏東南方的位置,寒風、冰花、雪水,是當地獻給旅行者的演舞,放眼望去,寂靜永恆的白,如同陽光般普遍灑落各地。
  
  前往首都的旅途中,不妨讓眼睛飽嚐島國盛產的白,若有餘暇,便嘗試著在近郊的村落內寄宿一晚,當地居民多半擁有不輸給氣溫的熱情,即使是初來乍到的訪客,他們也會為客人獻上自家釀製的小麥酒,高歌溫暖人心的小曲提神,彷彿接待的對象不是過客,是迷途的返鄉客。
  
  四十七個村落中,又以音譯同於「冰雪結晶」的卡吉爾蘭德村因為地處國境之南,獨具季節更迭的變化。被村民奉為瑰寶的大湖,據說在入冬之時,只要觀察的角度正確,甚至能看到七色琉璃的光輝在結冰的湖面上打轉,形同渾然天成的巨鑽。
  
  虹光閃現的過程稱作伊里斯的吐息,這是某一屆的村長,於酒酣耳熟之際吐露的秘密。自此之後,原本平凡的湖畔,每到冬季便多了不少人汲汲營營地聚集,想一窺女神攝人心神的瞬間,幸虧現在是夏季,才讓附庸風雅的現象略減。
  
  「將心比心,考慮一下當事人的心情。」湖岸某個角落,一名頭戴黑色高禮帽的中年男子,正雙手插腰,擋在另一名矮他半顆頭的青年跟前。而男子的後方,還怯生生地躲著另一名年約十歲出頭的褐髮男孩。
  
  男孩的體型相較於同年齡的小孩略為消瘦,不合身的長袖下,偶爾能在袖口中看到新舊傷痕,缺乏自信的性質讓他的存在感薄弱,如不是發生了爭執,甚少人會注意到他。
  
  另外,男孩的雙手齊腕截肢,這也許是他刻意穿著寬大衣服,又遮遮掩掩的理由。
  
  意識到打不過那名大人,青年「啐」了一聲,再惡狠狠地用斜眼瞪躲在男人後方不住顫抖的孩童,僅留下「幫助詛咒之子,你會倒大霉的。」後,狼狽地離開。
  
  「老子倒要看看老子會如何倒霉?」男子不以為意地看著欺負孩童的惡少格林離開,隨後彎腰讓自己和他同高,把孩童亡母縫製的零錢包交還給原主人:「自己的東西,下次要自己保護。」
  
  從男子手上接回錢包的瞬間孩童似乎面有不甘,他何嘗不明白這點……但他現在只能低頭道謝,順便掩飾自己的眼神:「很感謝叔叔的幫忙。」
  
  就著眼角餘光,孩童趁勢打良男子:除了鋼琴黑的高禮帽引人注目外,其他特別的部分就是眼睛的顏色吧?這個村落不是沒有東方人造訪,但男子的黑色……就是比旁人來得深邃,是為了在異域隱藏真實的自我不被人探查,還是本性如此封閉?
  
  「告辭。」
  
  男子轉身後招手說道。事後回想,也許這樣比較好,但他當時沒有……反而像是想到什麼,倏地掉頭詢問孩童:「不好意思,請問你知道有關『泣木』的任何事情嗎?」
  
  語氣有些平淡,從他剛才詢問不少人卻又跑來問孩童的結果來看,應該沒有得到想要的訊息,問眼前的孩童也只是順便,不期望從他身上得到答案。
  
  「你找泣木,要做什麼?」為了答謝對方幫忙,可能也帶有想見識對方訝異的成分在,孩童左思右想後,說出了很多村民,不,應該是連大都會的人都要三思才敢直言的禁語。
  
  「為了委託。」沒想到對方沒有表露任何情緒,依舊用相當平淡的表情回應孩童。這點讓他有些氣餒,但男子的眼光不再以可有可無的態度看孩童……讓他稍微感到慶幸。
  
  看在男子幫過自己一次的份上,孩童決定把自己知道的事情告訴對方,即使 所知所聞的可能比不上村長或其他大人:「你想知道哪方面的事情?」
  
  「這個嘛……」對方沉吟了會,才肯接口:「我們邊走邊說吧。」
  
  待在這裡只有被他們恥笑的份,他提出離開的指示對孩童來說求之不得。
  
  跟著高帽男子上馬車後,一路上反而是男子先開口介紹自己:男子的名字是吳名士,職業作家,這次來到雪國純粹為了創作需要的素材進行取材旅行,只是附帶「尋找泣木的經濟價值」這樣的官方委託。
  
  既然是尋找可用的「價值」,親自抓一株回來調查是最簡單的。但根據同伴的調查報告來看,泣木這種魔物大多是群居性甚至具有相當的智慧,想等它們落單的時候下手幾乎不可能,雇用傭兵團去泣木林裡面大張旗鼓的搜索,也因為投資報酬率太低,加上這裡的傭兵都不太敢靠近泣木林作罷。
  
  男子說他想退一步,先行詢問各區居民,看看有沒有可用的情報(例如村民有沒有捕獲或如何利用、販售泣木到主城的訊息與交易紀錄等等)讓他帶回去交差了事。
  
  聽到這邊孩童沉默了數秒,心想把委託交給這種人沒問題嗎?
  
  雖然聽漏了少許對談,但這不影響整體,只聽得他又繼續說道:「……已經在這邊停留三天啦,若今天還是沒能問到有用的資訊,我想我就要離開了。」
  
  不知道要說什麼,孩童只能點頭附和對方。但男子又接著沉吟道:「有關泣木的記載雖然不多,但它們在北方也不是沒沒無聞的存在。連你這樣一個小孩都知道,大人們卻絕口不提,不是裝作不知道就是要趕我離開的樣子,一丁點『小道消息』都沒有,它們對你們來說.真的是如此令人敬畏的存在?」
  
  沉默,剩下的只有灰白的煙霧,在密閉空間蘊繞的軌跡,帶點嗆辣的菸草味,鑽入孩童的鼻腔,模糊他微薄的理性。父母慘死、身體殘疾、村民的不諒解、積習已久的迷信,似乎都以男子點菸為起火點,在孩童心中引爆:
  
  「都是騙人的……什麼北國的守護林?明明是殺害我父母的兇手!那些大人卻怪罪於我父母擅闖『聖地』,去他的聖地!去他的和平共存!我只是想找回父母的遺體安葬!沒人幫我!我自己去找!
  
  當時的情景就像夢魘般不散:飄著大雪的嚴寒,只有我一人在那邊挖挖挖挖……不知道在那鬼樹林中挖了多久,挖到雙手沒感覺,挖到護身的火堆熄滅,乾枯樹枝一根一根纏上脖子,在身上留下腐蝕的傷痕,我也沒有放棄的打算!
  
  挖不到就一起死嘛!有什麼好怕的!但那些固執的大人卻不識趣地出現!不是來幫我!反而把我推開,說什麼『冒犯守護林會受詛咒』這樣的鬼話!到最後,失去雙手換來的,僅僅是大家的白眼!你說!這樣子公平嗎!」
  
  說完,孩童不顧一切露出截斷的雙手,是錯覺嗎?他好像看到:男子原本沉靜地聽當事人訴說過去的漠然眼神,閃過些許同情。
  
  「過了那麼久,你的父母早就變成那些樹木的養分了。」男人又換上原本無所謂的平淡眼神,隨手把菸蒂丟向窗外。看來那同情只是錯覺。
  
  『連你都要嘲笑我嗎?反正欺負我的人那麼多,不差你一個!』內心的憤怒引導孩童起身,催促他高舉右手,正面掄對方的臉一拳;但在那之前之前,男子又開口解釋:「……隨身行李或衣物什麼的它們可能不吃,也有跟著『消化』的可能,你要賭賭看嗎?」
  
  眼神還是平淡得令孩童討厭,好像他只是個無足輕重的存在,也是嘛,男子畢竟趕跑了連村內的其他小孩都打不過的孩子王,對眼前的孩童有這種輕視的反應是正常的。
  
  但他後半段的話卻讓孩童不得不問下去以滿足好奇心:「賭?什麼意思?」
  
  「我幫你取回你父母的東西,你帶我靠近泣木林,等價交換聽過吧?」男子說道。
  
  孩童驚愕:「可是你剛剛不是說……」
  
  沒等他說完,男子繼續說下去:「隻身去那邊確實很危險啦,所以我要你帶路。你既然能在那邊久待還旁若無人地挖掘,就表示你待的地方是數量偏少的地段吧?所以我想試試看能不能『盜木』回來交差,
  
  當然我會以你我的性命安全為優先考量,時間一到沒找著,我會果斷離開。這個辦法如何?對你對我都有好處喔,決定權在你手上。」說完,男子雙眼微瞇,不再接話。
  
  「真真真的嗎?」雖然是有條件的幫忙,但對方的協助還是讓孩童如灌滿膠漆般定在原地。
  
  許多大人總是用那種看待瘋子的眼光看自己,其他欺負打罵嘲笑謾罵的人更不用多說……想到激動處,孩童想也不想就半跪在地,頻頻向對方道謝:「謝謝大叔!不,是大哥的幫忙。」
  
  「能不能成功還不清楚呢。」男子看向窗外,語氣充滿未知數。
  
  男子最後打開窗戶,對駕車的車夫說道:「勞駕,我要改變行程,前往大陸的最北方,能多遠就多遠,不要管車資問題。」
  
  也沒等車伕應答,男子忽然從漆黑的高禮帽中取出一疊金幣交給車夫當預付款。那可是能讓一家四口衣食無缺一個月的金額,看到這幕,孩童明已白男人不在意任務結果的理由。
  
  「趁著抵達泣木林以前,你先回想當時的路是怎麼走的,越詳細越好。」說完,男子閉目養神,又從帽子裡面拿出一張芙蘿贊大陸的最新的地圖放在旁邊,是要孩童對照。其實不用男子提醒,只要泣木林沒有搞大遷移的異常舉動,當時的路即使孩童閉著眼睛走也不會出錯。
  
  孩童抬頭注視那名男子,只聽得對方又說道:「你走過我可沒走過,逃命時這一分半秒的猶豫時間能省則省。」
  
  還沒打就先想著逃跑嗎?不過男子說的也沒錯,所以孩童還是照著當時的印象,努力地用鉛筆在地圖上描繪當時的路徑。
  
  芙蘿贊雖然不大,從南方到北方還是花了一天一夜,男子除了休息住宿以外就是不停地趕路,在車上則專心地注視地圖,或是閉眼想事情,有時還把目光投射到孩童身上若有所思,不曉得像他這樣不用煩惱金錢問題的人,還要擔心什麼?這是男子每次看著他沉思的時候,他一閃而逝的疑問。
  
  「不好意思,我只能送兩位到這裡。」小窗被推開,車夫一臉歉意地對那名男人說道。趁著他倆在交談的時候,孩童信手開窗眺望:原本油綠的風景已經被熟悉的白雪取代,現在還有積雪的地方,只剩那些鬼樹叢生的極北端。
  
  男人也不在意,結清車資後後對[身旁的孩童說道:「要回頭,還可以。」
  
  孩童閉上眼感受和當時相同的寒氣,如針氈刺入骨頭,身上的夾克擋不住無孔不入的透骨冷氣;禦寒之物並非衣著,仰賴當時燃燒到現在的執念。也是在相似的氣候下,那些鬼樹於多年前「吃」了他的父母……即時無法燒光泣木林,也要拿回屬於我的東西,孩童心想。
  
  男人的問題根本不用回答,為了證實自己的決心,孩童搶在他前頭往深山走去,每往山上邁出一步,那天的情景就像雪花紛沓而至,塞滿大腦每個角落的細胞,想忘也忘不了,混雜鮮紅的銀白大地。多虧芙蘿贊的「優良」傳統,這裡幾乎沒人會來開墾,讓泣木林保有當時的完整度,血脈間的鐵鏽氣息也是孩童勇於朝內部深入的指引。
  
  已經聽到緊追在後的腳步聲,但男子沒有搶在前頭,孩童明白對方是為了讓自己帶路,這樣正合他意。
  
  「有機會的話,離開這裡增廣見聞。」平淡地開頭,男人用毫無起伏的語調說話,自顧自地跟孩童聊了很多有關名叫「阿斯嘉特」的城市的故事,和深沉冷淡的眼神不同,講到自己也有女兒的時候,心中的得意與驕傲連孩童這個外人也看得出來。
  
  想到委託結束後,他跟男人之間就是兩條平行線,在意這些小事也沒用,這使得原本津津有味地聽故事的孩童,對男人置之不理。
  
  來了……孩童心想,被「群」盯上的感覺揮之不去。連被窺視的異樣也和當年相同,似乎以無形的線為分水嶺,從無到有,當他跨過線的時候,它們就會把目光集中到獵物身上,靜待適合出手的那刻,襲擊!
  
  「臥倒!」男子大喊!想也不想就照著他的話行動,孩童幾乎是同時間感受到炙熱的燒灼感在頭頂殘留。當他再抬起頭來,只看到混在針葉林中的幾株泣木正不住抖動,有些枯枝甚至產生焦黑的斷層,斷層隱約冒著裊裊煙霧。
  
  「這裡不宜久待!」身處險境,孩童自然無暇注意男子到底用了什麼手段開路,只能憑感覺知道我跟他的周遭都被「炎熱」包覆,令泣木群的攻擊性降低。高帽男子到後半段甚至拉著孩童的手往深處前行,只在記憶模糊或是需要衝刺的時候才要孩童指點。
  
  那個男人就好像身上裝著雷達,有時候大刺刺地經過某株樹,時而退避時而攻擊(孩童也是在這時候才看清楚男子的攻擊方式:釋放高溫傷敵);沒過多久,兩人行經的路上就充滿著互相糾結的枯木枝、柴火燒焦特有的嗆鼻味,真正的樹木幾乎沒事。
  
  再往前走幾步,腦中的地圖已經和現實的風景重疊,這裡……光是擠出幾個字就已經榨乾孩童全身的力氣:「這裡……就是父母喪命的地方。」
  
  痛楚的衝擊在腦海發作,鮮明的記憶於全身竄流,層層精神壓迫讓孩童腿軟、全身跪倒,孩童也任由自己維持這樣的姿勢並來回張望四周,試圖回想父母當時「最後存在」位置。
  
  「時間不多。」聽到對方這麼說,孩童又抬頭與他對望,才發現原本從容自若的男子,正微微喘氣,胸口起伏明顯,似乎消耗不少體力的樣子。
  
  「三分鐘,一分鐘沒有指引,隨意動手;三分鐘到,走人。」男子的語氣理性冰冷,他很認真。

  情況有多危險,孩童他看就知道了:原本習慣以靜制動的泣木們,此時不再偽裝,紛紛向兩人伸出奪命的樹枝,意欲將他們化作養分。若不是有十足把握,泣木林也不會主動襲擊。

  無暇多想,朝著與印象重疊的位置往前移動,途中多次受襲,也被高帽男子用異能反擊,有時候數量太多不及自救,他甚至挺身而出,用身體擋下。偶爾留下類似食肉動物的抓傷,幸運點是勒痕,嚴重點是直接刺穿,沒過多久,叔叔已經傷痕累累。

  「叔叔您!」即使對鮮血直流的畫面麻木,仍不免驚呼。

  「專心帶路!」漫天的樹枝、樹鬚、杉葉等幾乎掩蓋視線,遮蔽陽光,男子卻視若無睹,無數的殷紅熱線好似煙火自掌心發出,在土褐色天空綻放。此時我已在某株泣木附近,發現陳舊斑駁的衣物。

  心中暗自慶幸,若有太多動物或旅人經過,東西不是被咬走就是被撿走,哪能存到現在,看來是賭對了。

  「得罪。」

  孩童又聽到高帽男子開口,是在向誰陪罪呢?話剛說完,他們眼前的那株泣木立即被男子以長刀形狀的熱源削成兩截,他在跟那些泣木道歉?

   「嚇傻了是吧,唉,這也怪不得你。」

   不愧是經驗豐富的冒險者,當孩童還呆愣原地的時候,他就已經搶先在下半截泣木中搜索,最後從裡面找出一塊又像木頭又像石頭的藍色物體。

   那東西份量不輕,甚至要兩隻手才能拿穩,想到這裡,孩童問道:「叔叔您這樣子要怎麼抵禦那些鬼樹木的攻擊?」

  「我有辦法,先抓著我!」

  我依照他的吩咐碰觸其右臂,只是眨眼間的事,原本被淺灰或土褐色填充的景象立刻消失,場景變成不久前才經過的半山腰處。

   高帽男子把那塊藍色物體放在地上的同時自言自語:「被我砍倒的樹在同伴們的幫助下,多少能自己接回來……」

   「叔叔您有這麼方便的傳送能力,怎麼不一開始就使用?」也許是已經脫離險境的關係,孩童才有機會滿足他的好奇心。

   男子解釋:「第一,這能力很費力,第二,沒去過的地方無法觸發,我剛才若消耗太多力量擊退那些樹木,就沒有餘力使用這能力。」

   孩童點頭表示理解,隨後往他帶來的東西看過去。

   經歷幾從冥府之門遊歷的驚險旅程,強作鎮定後,孩童才有閒暇看清楚男子不告而取的東西是什麼:那塊東西呈半透明的天藍外觀,顏色似若藍琥珀,用手臂觸摸略感清涼,外面還黏有不少類似樹皮的外殼殘留物,然而對他而言,真正重要的還是「卡」在透明物中間的金屬飾品。

   左下角的耳環,是父親買給母親的結婚周年紀念、中間的腕錶,保有孩童送給父親時的雙手餘溫、還有一個音樂盒沉澱在底部,是經常在孩童夢中出現的,理想的生日禮物。東西不多,作為記憶與親情間的聯繫也足矣。

   「啊啊啊啊!」即使外觀破舊,那些事物也是孩童和父母間的「連繫」,用殘存的手肘撥開樹皮,敲打擋在外面的淡藍色障礙,如果自己還有手可以拿工具的話……忽然間,原本擺在地上的物體騰空,形同被看不見的手高舉。

   愣愣抬頭,只聽得高帽男子說道:「你帶我來這裡,我幫你找東西;我幫你趕跑欺負你的人,還有帶你過來的車資,這些該怎麼算?」

   眼神的改變,讓高帽叔叔從冒險者變成商人,計較一切得失。壓下逐漸湧上的不祥預感,孩童只能這麼回他:「先、先把東西還給我好嗎、您、您要什麼都可以再商量。」

   「那等你有結果的時候再來找我吧。」已經把傷口包紮好的男人,拿著像石頭的東西轉身欲作離去。

   「不!把東西還給我!」孩童起身飛撲惡質的強盜,卻被另一道無形的壓力壓垮在地上,明明伸手就能觸及的距離,卻遙不可及。

   那名強盜的眼神輕浮,嘴角弧度是難以言語的惡劣:「老子說過了,自己的東西要自己保護。連這種小事都辦不到,就算還給你,只會被其他人搶走。雖然不值一文,作為抵押也夠了。」

   「心有不甘的話就追上老子,搶回自己的東西。你不是還有雙腳嗎?」離開以前,對方如此說道。

   「嘟--嘟--嘟--」郵輪的鳴笛聲穿越時空把孩童帶回現實,相較於當時受到的各種輕視,學習的辛苦對他而言反而沒那麼煎熬。國立芙蘿贊商學院經濟系首席、海拉航海協會榮譽理事……都只是當時的孩童(現在應改口為青年)對那人加倍奉還的籌碼。

   郵輪將進行為期半年的環球航程,途中也會行經阿斯嘉特城所在的米德加爾特大陸,青年決定從那裏開始找人。

   「不好意思,請問是莫西亞榮譽理事長?有人送東西給您,還表明『務必由您本人』收下。」陌生的聲音從青年旁邊傳來,原來是名快遞公司的員工。

   點頭後拿出證明文件給對方確認,那名送貨員才從四次元收納空間中拿出一個大包裹給他簽收。

   「祝您旅途愉快。」

   對方離開後,青年才把東西拿回自己的寢室,用念力「拆開」包裹。後來得知那名強盜以前用的無形力量是名為「念力」的精神系能力後,青年在求學過程中也把這技術掌握在手中,他現在幾乎能以念力取代雙手生活。

   包裹密封工作做得很好,但裡面裝著的東西總算透出一角。那東西有著海藍或天藍色外觀的玻璃表面……青年想也不想就將裡面的東西整個拿出來。

   物品從紙箱內整個飄起來的時候,伴隨著訝異,讓青年差點因為分心而使得念動力潰散,在半空中漂浮的物體若因為自己的疏失而墜落,對青年而言是難以言喻的痛苦。

   小心翼翼地把東西收回紙箱內放好,謹慎觀察包裹外觀有無寄件人的資料,青年最後只找到一張小卡片,上面寫:致贈:莫西亞.斐尼基。

   墨水沒有完全風乾,是不久前才寫好的!顏色甚至是芙蘿贊大陸特有的瑩雪藍色!

   寄件人可能在芙蘿贊島國的想法,讓青年不顧形象地衝出休息室往甲板飛奔,然而郵輪早已啟程,青年不死心地往船尾處疾走,試圖尋找熟悉的人影。

   隱約看到某頂鋼琴黑的高禮帽逐漸埋沒在人群中,欲瞧清楚,那人卻早已消逝,青年也無法鼓起勇氣確認。



【後記】

   「多種幾棵泣木在城牆外圍的話,可以保護城市不受侵犯,除此之外沒其他經濟上的利用價值,以上。」

   這是某名怠工到極點的業餘冒險者於多年前留下的實地考察紀錄。與其說是紀錄,不如說是「筆記」更為洽當。

   但紀錄者似乎不是很在意的樣子,決定以簡單幾句話交差。

   「嘛,雖然對同隊伍的傢伙們還有委託人很不好意思,」啜飲熱茶,男子以略帶歉意的眼光看向某個安置在角落的天藍色擬似水晶體:「不過這個大傢伙只是『寄放』在我這裡,可不能交出去呢。」

   內部鑲嵌他人情感的藍色琥珀,在燈火映照下,灑落溫潤光華。

                               (調查結果:失敗(?))

========

  【更新調查報告】(2014/07/22,詳情參考此連結

  「雖然沒有直接性的可利用價值,但在寒帶大陸上,有些聚落的村民們會把捕食兇猛野獸的泣木林視作守護神,也就是自然靈一類的神祇加以祭拜;甚至以泣木為主體,發展出富有北國風情的『木王祭』,帶動當地的觀光事業發展。」

  (以上結論是從#39、#52、#63得到啟發,筆者去而復返,向其他村落打探以後確認的一手資料。)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52184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3 篇留言

x噬魂飄雪x
先GP再看[e15]

07-22 09:47

吳叔
先看過再求請賜教拉~~07-22 09:49
Azoth
……這真的是大叔嗎?帥的太過火了嗚嗚嗚嗚嗚!
雖然是好意,不過欺負小孩子是不好的行為喔(指(你

故事相當好看!很有大叔的感覺呢,看到雙親的飾品那邊我整個人差點糾起來。(?
嗚嗚嗚嗚可惡明明有一定的長度為什麼感覺這麼短[e3]

07-22 21:35

吳叔
欺負小孩的大叔必須死(#
我已經盡量簡單化了,所以感覺短很正常(?
發布以前本來還在猶豫用第一還是第三人稱,最後選後者
然後很感謝你的不嫌棄,妳的活動文也加油喔[e22]07-22 21:41
天樞D奧古斯特布麗
我只能說,你比我認真太多了啊!!!!(冏)

無名大叔難得的帥氣了一回,欺負小孩子是不可以的!

整個故事相當流暢,沒有任何的拖泥帶水,很精簡的短篇,非常不錯喔

08-04 19:3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3喜歡★Zarut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PG公會】D.E.A... 後一篇:【RPG公會】【活動】夏...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Miyuki121211米納桑
新年快樂,小說屋開始連更嘍~~ 連更第一天,歡迎來逛逛看更多我要大聲說6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