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角色:里本】第一章:劫獄

作者:彼岸│2014-07-21 06:32:15│巴幣:8│人氣:253

前言:

本人參與「公會-夜暮之曲」所擬之大陸,主線外的創作,以旁觀敘述呈現。凸顯角色本身、周遭所及環境、與他的信念。

【角色:里本】第一章狀態:已公布、可回復。




正文開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其一

  叩。叩。

  窄小的地下廊道,灰暗的看不清前方的終點,但即使看清了,也得不出什麼結論。粗布條繫上視線,枷鎖被銬在他無力的四肢上,使勁拖曳。軍靴踏過每塊古老石階,而發出響亮的步伐聲。

  兩個人影身旁的火炬也不時顫抖閃爍著,半側泥磚修葺的牆壁上,盡是痛苦的水泥人像,像是警世的勸告-犯法的下場。牆縫中無一珠花草,不時冒出水珠替代他臉上冷汗。

  這里是永夜城近郊的某處監獄。

  「真是找死,被打幾棍阿,小子?」男人等候獄卒關門,向走進牢房的他親切問候。「這年頭,來了這麼多新朋友。」另一個聲音傳入耳際,是一句更低沉的腔調。

  外頭的腳步與他內心無聲吶喊相映,自由似乎距離他已遙遙無期。眼神中不免露出落寞、氣憤之感,任由痛楚繼續延伸蔓延。

-我想死,而且盡量越早越好,我不想讓悔恨感,追上這份過於強烈的期盼。

  「嘛,不犯罪就得挨餓,這是永夜的特產。」男人自言自語的答道。「說了這麼多,還沒問這個...」他隨意找了個靠牆空位坐下,環顧三面,這牢房似乎顯得擁擠。

  「小兄弟,告訴你,別跟那老頭靠太近,你會吃虧的。」又是另一名身影,躺在月光灑落的背景中,將半身橫躺冰冷濕滑的地面,背對人群。「在這里,名稱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生存。」

  夜幕仍舊低垂,窗口上囚禁晚風的夜,伴隨著星光轉動著明日到來。他撫摸身體不平滑的肌膚,蓋在囚衣下的多處瘀青、血跡,皮開肉綻的感覺讓他難受。

-但越是想死,疼痛感便越加重於我的身上,那是一種純粹的現實感,是存在這個世界才能體會的感受。

  這里潮冷濕氣也凍的令人難受。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早上,監獄不遠處的加工場。

  「能多幾盞燈嗎,長官?」他搖搖頭。「實在是太暗,我們沒辦法工作。」男子向一名身著,連身軍服的人懇求,但似乎沒什麼作用。

  「怎麼樣?」男子嘆了口氣。「沒有燭臺和蠟燭了,業主也不提供。」

  雖然是早上,但天色永遠是黑暗且無光的。即使有,也是在地平線旁的些許圓弧光團。總是夜行的永夜者,除了鍛刀、打鐵等,用火煉造外,卻總是不習慣執行精細的工作上。

  而他的工匠學徒生涯、想法中,武器的出現就是如此-只有升起那熊熊烈火,在放進鍛鍊銅刀、鐵劍之時刻,能把持、玩弄那團熾熱的火光,將它視為種希望的塑造,烙印在屬於自身武器上的記號,宣示隸屬陽光般榮耀自己。卻又好似夜晚,永不能觸及陽光般的激進諷刺。

-或許對於生存在永夜的人本身,鍛造就是嚮往陽光的希望吧。

  危險的並不是刀具、劍皿,而是戰爭。在血洗過後,那已經是不同於它本身存有的價值,而是一種殺人武器。

  「誒,真希望能從日暮那借點光線。」他說。聽到這話的兩個關鍵字,雜亂的工具敲打聲瞬間停息,似乎吸引了正在工作的囚犯,存有敵視的目光。

  「噓,這個字是禁忌,看在你是新人份上,別在提起了。」一旁的囚犯連忙制止這場即將炸裂的不定時炸彈。若一旦引爆,可能會發生鬥毆等的情形,得等著吃棍棒。

-但我等的就是找死。

  「哪個字?是日、還是暮,還是日暮兩個字都是?」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其二

  「切,惹麻煩的新人。」獄卒甩了甩背重物的手。

  「編號2631,你仍可保有夜王給予之獄中活動的權利,但需接受為期單月的獨囚處分。」走到迴廊底部右轉,幽暗深處的兩側,用厚重鐵門與特殊加工的開鎖囚禁黑暗,隱密的房間,將滿身是傷的他丟進一間的囚禁室。充斥寂寞,滿是騷味從內部飄出,看的出是特別設計的獨囚室,但似乎隱約還有一人存在。

  獄卒等待傳令者宣布結束後,關起牢房。他被丟在地上,呈現大字型的仰趴姿態。閉上疲憊雙眼,想著就如此死去,那該有多好。血液從他的背後逐漸暈開,透由石板,後成了個不規則的旋心狀。

  「小子,你不賴嘛,新人就被送到這裡。」那老人用右手食指曲成弓狀,敲敲他的腦袋,似乎是想得知關於他的消息。

  他的眼神逐漸從朦朧轉為清醒,站起身後以舒適的方式盤坐,囚衣裹著濕黏血液,在背後模糊成一大塊狀,讓疼痛傷口沉浸、隱沒在情緒中。

-還沒死。

  「我是克里.欽鷹本.井,叫我井就好。」透過禁閉的門縫微光,他瞧見井的幾許白髮顯露出精神亦亦,掩蓋那滄桑眼紋中的神情。對他來說,進監獄可能如昨日般清晰,不同於其他的犯人。井仍能記起屬於他的姓名。

  他說:「在這裡呢,都是長期精神失調、死刑犯,和瀕死的重罪犯。」他從後方褲領中,搜索出兩隻些許受潮的香菸,「好了,說說你是怎麼到這裡的?」

  井拿出舊式打火機,晃晃裡頭所剩無幾的液體,外頭已然鐵鏽的刻印,鐫刻永夜城的象形文字,看的出來仍是精工製作的高級品-敬祝我們的女王。

  那是夜王剛上任的特別製品,那可是永夜城建城以來,第一次聚集希望、盛大,與所有階層的饗宴,也是至今的唯一一次,對於永夜人民來說的雋永記憶。

  「打架。」他回答。「群架那種。」井將香菸遞給他,並幫他點燃裡頭的濕氣。

  「喔,這樣阿。」井若有其事的點點頭,瞥見他身後的四位數子染滿暈紅,只能模糊分辨第一個數-2。「打群架能打到這裡來,你顯然是找死。」

-「沒錯,我想死。」他吐了口橢圓煙圈,我也很乾脆、很坦誠的,向他表白-這個隱藏在心中的確切事實。

  「呵呵,是嗎?」煙從他的鼻下竄出,在人中那稍作波浪的起伏,他露出一副詭異笑容,轉向前方。「如何稱呼?」

  蘭特.阿爾卡.里本。他說。

  「里本,」他用指頭點落菸灰。「你想出去嗎?」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其三

  早上,監獄深處右側的牢房。

  「巡守會在正午十二點換班。」他搔搔頭,視線望向正坐在牆邊的井,並繼續說:「中間有約兩分鐘的空隙,可行嗎?」

  「還差一點。」他將手托住下巴,閉上眼神,微微顫抖著雙唇。「這樣會引起騷動。」

  「但除此一情報之外的獄卒配置,都多於此數目。」他繼續說道:「看來只有強行突破這一途了。」

  「強行突破?」他皺皺眉,小聲詢問。「人數有這麼多嗎?」他先用左手比出二,在用右手比出五,兩位數。

  「大概是這樣。」井左右手交織先後比出二、五,再用左手換到另一手右方,指出象徵三位數的數字、零。「但內應方面就不得而知。」劫獄本身就是一件難事,失敗了還得損耗大量金錢與人力。

-井向我說明,他以往的身分、地位,以及如何富可敵國等。但後來卻因信念,被迫放棄這一切物質享受,這個信念在他的眼神中仍是那麼屹立不搖-那就是向戰爭、向這整個服從的封建體系中解脫。

  向灰羽臣服。這是他捨棄擁有後,所認為、追求的唯一至上理念。而他卻因為與灰羽的密件被莉雅絲的緹騎警覺,從身旁的愛將一路跌落到郊外刑獄,連微弱星光都望不見的墮落深淵。

  無期徒刑。而他有兩種選擇,一是只要一句話,向莉雅絲宣示忠臣與坦承的灰羽情報,就能得到死亡解脫。

  抑或一個幫手。

  「這三位數,要搭配這個數字。」井的雙手再次比出一、八的訊息,代表要營救的人數多寡。「這是我在被帶進前,某個人那得來的。」

  「接下來,就等時刻到了,將這情報送出去。」示意的腳步聲,透過門縫而漸行漸近,並發出金屬鑰匙的碰撞聲,並推開它。

-人影出現在我們眼前,我瞇起光線帶來的刺激,似乎連微弱火光都會覺得太過耀眼。

  「編號2631,你的禁閉日期結束,回去一般牢房。」如雷貫耳的吼叫、不疾不徐的言語,有點類似政治場合上的官腔,傳遍整個房間。

  「祝好運。」他回望向井,和仍是孤零零的禁閉室。井也給他一份使勁的微笑,眼紋毫不留情的全跑了出來,乍看之下還有點滑稽。

-「只有不畏懼死亡的人,才能真正超越恐懼。」他笑道。「這是夜王、聖者都無法達到的境界。」我想起井對我說的這段話。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其四

  正午,黑夜中的餐廳。

  「我有點想去廁所。」里本關望四周,向門前獄警指出他的需求後,他用眼神撇過,微微的抬起頭,頷首示意獄卒跟隨。

  泥牆縫中仍是滿溢黏答答濕氣,令人難受的空氣,搭配雙腳上的鎖鍊步伐伴奏,緩緩流動在這整條通往未知的廊道中。

-根據井的情報,餐廳通往最近處的茅廁,需要先走到某個路衝,然後右轉,在下一個十字交叉口後在左轉就到了。但我的方向是右轉過後的十字路口直走向前,在左轉-這是通往最近茅廁旁通風口的道路,把東西放在那便是井托付於我的工作,希望不會有錯。

  「這地下還真熱,對吧?」在兩人通過第一個路衝後,里本還想著該如何擺脫這獄卒時,她先開口了。

  「嗯,對阿。」里本答道。「不知道被關在最深處的那個人,是否也會覺得悶?」看似他的自言自語,激起里本內心翻雲覆雨的強烈情緒。

-該怎麼辦?哪壺不開提哪壺,似乎就要被識破了,要改變目的去廁所,然後讓東西隨著排泄物一起被帶走,不,這樣似乎太過冒險。要先解決他嗎?不,獄警死亡會引起更大騷動,劫獄行動就會因我失敗,明明目標就在眼前一個轉角處了,怎麼能放棄。

  「不好意思,你是說編號:1566的那個人嗎?」就算空氣中充滿濕氣,他的汗水隨著握緊的彎曲手指,直直滴落。「真是巧,前幾天我還跟他討論以前在外的生活呢。」言詞中充滿盡力掩飾的謊言。

-死馬當活馬醫了。

  「喔,那他也給你什麼嗎?」獄卒停下腳步,並語帶輕鬆的質問里本。「像是關於那封密件的事?」她快速將短小的瑞士刀,並用左手架住他的臉頰,一手將刀放在隨時可濺出大量鮮血的脖子上。

  「由於新來獄警的疏失,將獨囚的你們關在一塊。」他將言語一言一語的聚焦在里本的耳際,試圖托出這個事態發展。「但我的到來,是夜王指示。若你不說出一點所以然,我就讓你無聲無息的消失。」

  「我真的不清楚這件事。」他說。

  涮。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嗚....」持刀的一手受到強勁臂力撒扯而鬆下,小聲哀嚎的求饒,隨著割開淺傷口,快速留出血液,隨著身體蔓延,直到地面歇息。

  「你見過井先生,省了不少事。」她的高度和那個刺客相同,但聲音很輕柔、悅耳。「他有給你東西嗎?」

-在火焰的照明下,我望見她-頭黑色的髮絲及肩,稍微的自然捲,讓人看起來有點天然呆。瞳孔被微光火炬包圍,面孔也有著過度白皙,雙頰還帶了點暈開的紅,若要說是剛才的鮮血,那是另一種紅,可愛的紅。飽含高雅貴族氣息,不像是在社會底層打滾勞工,如果不看她弒血的那一面刀刃,或許真以為是個名門世家的千金,而感到矛盾。

  「在這裡。」里本抽出將菸裡頭,燒出的那兩捲耐熱箔紙,用特殊的方式記錄下灰羽特有的暗號。

  「太好了,很感謝你的協助。」她露出一抹微笑,那是不管從哪個角度看,都很令人醉心的弧形。

  「其實灰羽大人,已經等候很久了。」灰羽大人,也就是灰羽這整個組織的核心本體-諾瑟希。

  「整個計畫必須要有家父的協助才行,我們為此策畫許久。」她打開那細長的紙捲,並瀏覽裡頭的細項。

  「你是井的女兒?」

  「請容許我介紹,我是絲汝.欽鷹本.亞櫻。」她看著里本說:「你可以叫我灰羽,但我比較喜歡別人叫我亞櫻。」

-「亞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其五

  欽鷹本家族,一流的軍事謀略家。他們以往在永夜的地位上,影響力可說是超越名門、貴族的存在,有點類似於皇族,但卻少了血緣,這層玻璃天花板。

  第五代的欽鷹本.井,擁有超越前幾代的才智、謀略,曾替夜王想方設法穩定民心、並打下勢力基礎的他,便是這世家最接近皇族存在的顛峰。

  非常時期要用非常手段。但如今那套高壓王法已不適用,永夜的秩序也由支撐重心的石柱周圍,蠶食鯨吞的開始淪落。
  
  「好的,我已經得知目前家父的情況。」她收起那兩張箔紙。「劫獄就在明日正午,你的工作是在我劫走家父之後-造成囚犯的暴動。大致情形我會在這裡會合,進行說明。」灰羽的眼神中透露夜晚的部分折翼行動,便順手將屍體分成數個易分解的小型肉塊,混入茅廁的糞中。後領著我回去,以免暴露。


  午間,回牢房途中。

  「隊長,」四肢銬上鐵環,整齊劃一的排列在兩個獄警中間,顯得有些擁擠。「有件急事想與你談談。」

  從他的神情,可以看出急切的混亂和惶恐不安,有點類似可能是拉了肚子、卻沒有廁紙的那個樣子。

  「什麼?這怎麼可能?」他吼叫。「帶隊獄卒,快把犯人關回牢房。」並將鐵銬的鑰匙交與他。

-看來行動開始了,接下來就是我的工作了。

  「欸,大哥。」一高一矮的兩個男人,正透過人群對話。「看他這麼荒張,想必是出了什麼大亂子吧。」

  「我進來三十年,除了上屆典獄長愛玩四腳獸外,沒聽過什麼大事。」此舉弄得哄堂大笑,在帶頭獄卒的咳痰聲中停下,用右手中握住的短棍,輕輕拍打左手掌心。

  「會不會是有人逃獄成功?」里本看準時機、趁勢下手。「這也不是不可能,但我都一大把年紀了,逃獄什麼的早忘了。」

  「或許有可能喔。」囚犯中開始出現交頭接耳的聲音,甚至越來越大,但獄卒的阻止似乎沒用。

  「反正都得死,那就轟轟烈烈幹一場,當作我們第一次,送給這位獄長的禮物。」有人應和。

-那我就不客氣收下這份大禮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下午,多重混亂交雜的城郊監獄。

  里本趁著混亂繞了遠路,雖然從往回從監獄深處的左側廊道便可直接前往,但必須躲過大部分獄卒聚集的右側迴廊,並到達指定會合點-通風口。

  火炬的反射下,蓋口似乎已經被打開,旁邊還站著一個身穿連身斗篷的人影,灰羽的標誌被印記在那層黑色布料上。

  「亞櫻,」在充滿不確定性的情況下,里本鼓起勇氣,以同伴身分靠進斗篷下的人影。「我已經完成你所交代的任務。」

  「父親在哪?」聽到熟悉聲音後,我舉起右手食指,指向右方,充滿濕氣的筆直石板道路。

  涮。

  「抱歉,你已經沒有利用價值了。」她掀開斗篷,露出真面目。「而我也不是絲汝那笨蛋。」

-她仍是黑髮及肩,但卻沒有自然捲。瞳孔被微光火炬包圍,但顯得憂鬱且銳利。面孔上也有著過度白皙、雙頰卻帶著暈開的血,若要比較昨日的所見,那是恐懼烽火中的誕生出的帶刺薔薇,鮮血色的紅。飽含戰爭的血腥銅臭,沒有高雅的氣息,如果沒有昨日的印象,或許真以為她是殺手。

  「放心吧,你給我的情報很有用。」里本緩緩的閉上眼,「這是我對你的憐憫,劇毒會讓你死的快些。」

  「死的快些,是阿,我都一直在面對死亡,哪時候開始也想要活下去了?」里本在朦朧睡意中逐漸釋懷方才的怨恨,眼淚隨著側躺身軀經過兩個濕潤的眼眶,並想像他最後的遺言。

-「等到下面,再次輪到我,在重新一個真正的人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下午,近城郊監獄的房屋廢墟。

  「還好嗎?」柔和的聲音傳入內耳,徘徊良久。那是個高雅的聲音。

  「抱歉,都是因為我沒有早點告訴你,灰羽的另一個派系。」里本睜開雙目,環顧四周,才發現自己躺在一個從未見過的廢墟中,還有一個黑髮女孩。確認眼前這個人正是亞櫻後,便嘆了口氣。

  「虧家父對你的評價,還這麼好,我實在....」她的話中滿盈的淚光,哽咽卡在雙唇間的言語。「都快死了,別說這些話。」淚水從摀住紅潤臉頰的指縫中傾訴。

  「不,你不會死的,關於那個毒藥,」她伸出手,拿出一透明瓶裝的液體,塞入里本無力緊閉的掌心。

  「這是解藥,能繼續維持你的生命,但得終生定時服用。」她說:「有個副作用,對現在的你來說很適合。」

-閻王可真狠,給我副這樣的身軀,究竟是要我死呢?還是要我活下去?

  「那劫獄成功了嗎?」他深吸一口氣,好讓自己接受腦海中,對於這種混亂的排斥。

  「據我剛剛在這附近的觀察:並沒有。」亞櫻採取相應冷靜的態度,與剛剛的模樣大相逕庭。

  「他們為搶功,過早執行,引起注意、殺害巡邏的獄卒。似乎把整個監獄鬧得沸沸揚揚,對方也採取相應行動,已經把事件擴大到無法挽回的地步。」她用手刀的方式,在自己脖子上比出橫切的姿勢:動手。在用另一隻手指向前方監獄的鐵網內,隨意堆放的屍體。

  「那十八個人?」里本驚訝道。「還有一個。」她點點頭。

  「雖然這樣有點對不起你,但我有個請求。」她忍住淚水,接著說:「可以麻煩你回去獄中,把家父帶出來嗎?」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其六

  「死亡總是來得出其不意, 而且遠比你想像中,還要更接近自己……」想到方才的經驗,似乎只能用法國詹姆斯先生的【華麗死亡】才能說明白吧。里本已經不想在體會一次。死亡的恐懼感,一生只要有這麼一次,對他來說就有夠難受。

  他試圖貼近利用窄巷,進入囚犯衛浴的洗衣房,通常那里有獄卒巡邏看管,但依照如今的情形,似乎不大可能且值得一試。亞櫻則在外頭把風,不讓永夜城警方踏入大門,並從城內喚來支援、擾亂他們。

  在永夜城市的邊緣中,總是充斥犯罪的惡臭。這股惡臭如同沼氣般,存在地底深處,卻無所不在。黑幕也籠罩著這種騙局式的夜色,用霓虹染成不夜之都,卻總是將它的影子拉的太長、太長,以致遮蔽了我們眼前所觸及到的希望曙光。

-「但救贖卻永恆存在我的心裡。」我認為,這可能就是那老伯對於這片天空下的不夜城,他的想法吧。

  里本穿越窄巷,跳過鐵絲網,進入諾大的洗衣房後,的確沒有半個獄卒守衛,但卻遇上了斗蓬底下的人影,帶著一個熟悉的人出現在他視線內,但意識卻暈暈睡去。

  「一、二、三.....」里本根據亞櫻所敘述-對方身著灰黑色斗篷,斗篷上有灰羽的象徵印記,,一共五人,各各身懷絕技。在遇到他們之前,必須盡量避免,若避免不了,就避開被擊中要害,憑他現在的身手,既使再會打架,仍鬥不過他們。

  但船遲偏遇打頭風、說時遲那時快,他們也即將從這個窄巷出去。里本嘆了口氣,看來情況已經到了最糟的地步-同時面對五個灰羽。但他也反觀,如果能直接救出井,情況似乎就能大大改善。

  「怎麼,你還沒死阿?」她將匕首拿出,快速疾走到里本面前,銳端在空中呈現鋸齒狀的搖擺弧度,接著像回到他上回被刺傷的位置,但這次他巧妙利用藥物作用閃躲開來,並移動到井的身旁,隨即又回到窄巷前的鐵柵網。

  「命真硬。」她使了眼色,兩個影子開始熟悉的輪流交替的奔向里本與井。

-「只要集中意志力,就能在一定範圍內,短暫的快速移動。」亞櫻說。而我也必須完成被交付的任務,這樣我才有再次出去的機會。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幻象。」里本的眼前之物突然被扭曲、互補顏色的融合在一起。數秒之後,進而成為了一個新的地方-夜間的熱帶叢林,並發出了野獸的飢餓吶喊。

  「這樣你就不能移動了。」隨機從身旁的花草叢內,伸出一個虎爪,重擊在他的臉上,並割出三道鮮紅血色。

  「呃...」里本右腳因無力支撐而重重摔倒在地上,用單膝的方式卻無法再次站起。

-「但也不能太過勉強,那會傷及你自身的安全。」到了這種地步,我怎麼能放開這份,這份再次操之在手的命運。用自己的雙手、親自感受他的重量與厚度;再用雙腳,去踐踏殘忍、擁抱智識與靈性;用感覺,去認識生命交雜的五味。這些,讓我不由得將它緊緊握著-我有這麼多活下去的意義,怎麼能死在這。 

  「停止,他到極限了。只是個嗑藥的半吊子罷。」

  「活下去。」

  「這是你垂死掙扎的遺言?還是求饒?」她用言語諷刺里本的此刻的無能。

-「我要活下去。」就算再怎麼苟延殘喘、狼狽不堪,就算世界上所有人不認同,我要出去這個困住我的夜幕,這個總有一天會褪色的不夜城。

  「凝結。」那熟悉聲音透由耳朵,傳入我的幾乎了無意識的腦海,倒地不起。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其終

  痛楚仍然存在他神經的每個傳遞中,但意識卻是透徹的清晰。正上方的天花板,雙管日光燈,左側燈管的一截已經轉黑,襯出另一端的透亮,顯得黑白分明。

  「醒了嗎?」一個身著相同符號的醫護人員,在里本躺下的病床一旁,摺著剛換下的衣物,雖是穿過的病服,但仍然顯得乾淨。「已經三天了,我還以為你會昏迷更久呢。」

  「這里是,哪裡?」看向窗外,這是他在意識甦醒後的第一句話,可能是在昏迷前一直想著要離開黑夜的這件事,首先意識到的。據常態而言,貧民不需要知道自己身在何處、有什麼存在理念。

  「醫護所的單人病房。」她笑了笑。「外頭是真正的天堂,能鍛鍊自己、期許自己成長的羽翼庇護所,斷根革命先鋒領導的本營駐紮地。」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角色:里本】第一章,完。

後記:

還請讀者多多斟酌觀賞,若有錯字、用詞不當,抑或文章仍有空缺與不順暢的部分。請向再下提出,將會立即修正。

由於是第三人稱,在下也有點時間沒碰觸這方面,想撰寫的內容也偏頗灰色、黯淡(未修改前有點像在看無聲黑白片),已盡量使用簡單的陳述法,並簡化不必要的部分,但似乎也有些過度(感覺起來,整體描述景色很好,但不生動)。

整篇比較像是敘述這整個我要的時空背景,常常說到一半就會插入敘述。主角的重點擺在獲得他的能力

本想創作十章,掩蓋這篇過多設定的起源,寫在筆觸中,但與公會主線觸礁。最要緊的還是主線,所以只好放下他的後續,作罷。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夜暮之曲-公會網站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52045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aloveforyou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夜暮之曲:灰色地帶】里... 後一篇:【夜暮之曲:第一章】交易...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z20616106湊あくあ
歡迎來我的小屋 看看我的作品呦看更多我要大聲說8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