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達人專欄] 【文】彩

作者:✿恥骨│2014-07-19 09:45:49│贊助:14│人氣:312
 
  《1》
 
  要下雨了。

  只有幾盞路燈亮著的街景顯出了即將下雨的跡象,不一會兒,如透明絲線的細雨點落地面,因為雨還小,所以沒有發出能引起人注意的雨聲,雨滴默默地墜落,一點一滴地在地面留下蹤跡。

  獨自站在街道上的灰影,對於落雨無動於衷,彷彿刻意停留讓小雨淋身。他的身影仿如與黑色街道融為一體,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泥土、草的味道,清新、舒爽的雨味與這般黑景頗不搭調。

  那灰影動了,他緩緩地向前方走去,腳步踩得扎穩,對於目的地絲毫不猶疑。

  一陣風吹來了,雨的味道更甚。

  他身上的長斗蓬隨腳步飄盪,帽沿低低的擋住了他的樣貌,不過他的身上散發著不容接近的氣息。

  他停在一處約兩多公尺高的灰牆外,牆上原本的灰色被雨淋濕後變得墨黑,使得圍牆內的建築顯得更加孤僻、難以接近。

  他覺得這地方很適合他,帶給人無語、孤立、寂寥的印象,但這是他的感覺,別人怎麼想他不知情,而他也不想去了解其他人在想什麼。

  那不是他的工作。

  他走進灰牆內,通過有人駐守的大門,走過狹窄的廊道,也與許多由戒護人員帶領的──都低頭走過──的人身旁,他們的表情如一,顯示這個地方是多麼的無趣。

  時間快到了。

  他彎進轉角,筆直的廊道映入眼簾,他看著走廊前方分出的岔路,又望望腳下的水泥地板,之後才抬起頭繼續向前。他未轉入其他走廊,筆直地向前走著,最後,他停在一間獨立出來的監牢外。

  裡頭有一名男人正坐在方桌前,垂頭喪氣地吃著桌上豐富的佳餚。

  這裡共有三間獨立的監牢,不過這時只有眼前的這間有人。

  他穿過鐵條,無聲地坐在男人的對面,他伸手拉下帽子。

  是個青年,相貌端正、英俊的年輕男子,他面無表情,黑白分明的雙眼也不帶任何情緒。

  原本毫無元氣吃著飯菜的男人在他拉下帽子的同時,停下了動作,愣愣地望著眼前的青年。

  男人望進青年墨黑的眼瞳,在那一瞬間,男人似乎聞到了青年身上的泥土青草味。

  「外面……雨變大了吧?」男人自語著。

  他繼續夾菜的動作,然後將食物放入口中,說道:「在這段時間裡,雖然我一直踩著堅固的地面,卻覺得毫無踏實感。」

  他看著青年,道:「你有經過這裡的狹窄走廊吧?每條走廊都有著岔路……」他茫然地望著青年身後的廊道。「明明知道要往前走,卻不曉得該走到哪,但其實路都是通往同一個地方。」

  他回了神,將食物放入嘴裡,說:「只要來到這裡就別無選擇了。」

  青年伸手輕觸鼻子,只要時間越接近,他就越能聞到那股特殊的味道,而那味道會越來越濃,如今已蓋過牢中瀰漫著的潮濕、鐵鏽味了。

  「要不要吃一點?」男人用筷子指指桌上的菜餚。

  青年默默地看著他,深吐了一口氣。他是什麼時候開始做這工作的呢?說起來也挺奇特的,像從他有記憶以來,就一直在做這份工作,除了身為引導者之外,他想不到自己曾為哪一種人。

  青年望著眼前對他笑了笑,然後又繼續吃著飯的男人。連這些脆弱的人類,都知道自己是誰了。

  不過他無所謂。

  青年靜靜地坐著,味道竄進了他的鼻子,刺激著他的嗅覺。這個男人的味道,是一股菸草味,不過又帶點輕淡的肥皂香味。青年引導過跟男人類似的人,不過很少有像他的這種味道。

  像男人這種身分的人,身上的味道大多都是腥臭味,總讓人想皺皺鼻子,離遠一些,尤其是如青年這樣嗅覺靈敏的人。

  「吃飽了吧?」一名穿著警察制服的男人打開了牢房。

  「是的,謝謝。」男人放下早已見底的飯碗,站起身,走往警察身旁。

  警察拍拍男人的肩,表情顯露無奈;男人倒是沒有什麼表情,反而直望著跟在他們身後的青年,彷彿深怕青年會消失似的。

  青年看著他挺直的背影,踏穩了腳步緊隨著。

  味道又更濃了,菸草味與肥皂清香瀰漫在空氣中。挺好的味道,他有點想看看男人靈魂的顏色。

  男人被帶到一處小山丘上背對入口處站著,離山丘的遠處有一檢察官直盯著手上的文件,拿著槍的劊子手站在正對山丘的位置等候著,其他還有幾位穿白衣的人站在入口處。

  青年望著已入夜的星空。雨停了,空氣中充滿著雨後清新的味道,而小山丘那裡的菸草味與肥皂味緩緩地飄了過來,猶如是在告訴他,該工作了,別再仰望不知何時就存在了的夜空。

  他緩步走到山丘上,男人身旁的警察已離去,如今只剩下青年與男人。

  男人輕聲笑了,說:「這裡就是我人生的終點。」他轉頭望著青年。「年輕人,你知道終點過後是什麼嗎?」

  終點過後?青年的眼神中閃過一絲疑惑,不過一下子就又恢復原本的漠然。

  這時,檢察官與一位白衣男人,以及兩名戒護人員協同走來。

  那位看來經驗老道的檢察官淡淡地開口問了男人的名字,男人也回答了。

  檢察官點了點頭,然後開始說了一些罪刑,男人也自行陳述了一些──

  「這些都是我做的沒錯,我沒有被冤枉,而這都是我應得的。」他看著漆黑的地面,接著說:「我已改過,但我知道自己犯的錯已經無法彌補,不,我做的壞事,是絕對無法彌補的。」

  檢察官見男人已不再說了,便示意白衣男人上前,他對男人注射了針筒後,跟著檢察官離場。

  藥效大概快發揮作用了。

  男人仰頭看著繁星閃爍的夜空,驚嘆道:「今天天空好美啊……」語落,男人應聲倒地,鮮血從頭部而出。

  青年蹲下身,他手掌停在男人的背上,一會兒,一股清涼的觸感傳來,菸草、肥皂清香依然在周圍飄盪著。

  靈魂的溫度與味道搭配得剛好,只可惜……

  他望著躺在手上的靈魂,輕淡地說了句:「灰色的。」

  青年轉身離開刑場,離開了充滿沉重、壓迫感的監牢。

  灰色的街道、灰色的路燈、灰色的花草樹木、灰色的天空,還有躺在他布包裡的灰色靈魂,以及灰色的……所有一切。
 

  《2》
 
  女孩在鞦韆上前後擺盪,她不敢盪太高,除了害怕被大人責罵外,自己也有點兒怕高。

  那女孩很可愛,雷契尼在心底又起了想看見屬於女孩顏色的想法。

  「雅莉亞!」廚房的窗口探出了一名婦人,她朝著女孩振臂揮動。

  女孩停下鞦韆,轉身跑往家中,但她瞧見了站在遠處的雷契尼。

  婦人又朝她喊了一聲,名為雅莉亞的女孩便繼續往目的地跑去,雷契尼看著女孩,在心中計算著時間。

  還有幾天……

  當晚,女孩發了高燒,深夜的宅邸裡顯得非常忙碌與慌亂,雷契尼觀望著一切,同時也看著躺在床上正痛苦的雅莉亞。

  兩個小時過後,女孩終於退燒了。規律的呼吸、緩慢起伏的胸口、柔和的睡容,都顯示著她正熟睡。

  她的母親累壞了,但還是堅持留在房內照顧她,家中的其他人則都回房去了,為了明天的行程養足精神。

  雷契尼看著窗外剛露出臉來的太陽,清晨的第一道曙光還是一樣刺目奪人,但看在雷契尼眼裡,依然是一片灰白。

  早晨清新的味道讓人精神為之一振,雷契尼感覺很舒服,雖然他不知道曙光是什麼顏色、不知道花草樹木的顏色有多美,但感受與嗅覺是真實的。

  雅莉亞的母親醒了,她抹抹臉,睡眼惺忪地凝視著床上熟睡的雅莉亞,她摸摸雅莉亞的粉頰,之後便離開了房間。

  太陽已經完全離開地平線了,巨大圓球完整地出現在眾人眼中,而雅莉亞仍然睡著。

  雷契尼想到處走走,打算等時間快到了再回來這。

  「你……」

  一道虛弱的聲音讓雷契尼止步,他回頭望了臉色蒼白的雅莉亞。

  「等我好了,你可以陪我玩嗎?」她對雷契尼露出了笑容。

  雷契尼依舊沒有說話,逕自離開了房間。

  一天後,雷契尼回到雅莉亞家。

  穿著輕便衣褲的雅莉亞與母親在庭院整理花圃,看起來身體已經好多了。

  雷契尼瞄了她們一眼後,便又轉身離開,緩步走到了無人的鞦韆旁。

  「欸。」

  他回頭一望,發現雅莉亞氣喘吁吁地拉著他的斗蓬,然後燦然一笑,藏在身後的手伸了出來。是一朵不知為何名的花。

  「顏色很美吧?」她開心地笑著。「是美麗的粉紅色。」

  雷契尼凝視著她手上的花朵,瞇著眼,想試著看到女孩口中的粉紅色,但徒勞無功。他將視線從花兒離開,看著草地遠處。

  雅莉亞偏頭不解,但還是扯著他的手,將粉紅色的花硬是塞給了雷契尼。

  當雅莉亞觸碰到雷契尼的手,雷契尼頓時一驚,他從沒與人碰觸過,不知道原來人類這麼溫暖。

  粉紅色。

  他驚愕地看著手上的花,眨了眨眼,喃喃地唸道:「粉紅……色?」

  「是呀,媽媽說紅色比較漂亮,可是我比較喜歡粉紅色。」雅莉雅開心地笑著。

  雷契尼望向周圍,發現仍然是一片灰色,但雅莉亞手上的花卻是……不,他驚愕地睜大雙眼看著眼前的小女孩。

  顏色?那就是所謂的顏色嗎?第一次看到了除了灰以外的顏色,但他都說不出來那些顏色的名字。他看著雅莉亞身上的小外套,那是粉紅色,與他手上的小花一樣。

  「那是……」雷契尼指著雅莉亞身上的洋裝,問:「什麼顏色?」

  「是藍色。」她指指藍空,說:「跟天空一樣。」

  雷契尼仰望天空,看到的仍是一片灰。為什麼呢?

  他困惑地凝視著手上的粉色花朵,淡淡的花香傳了過來,甜甜、香香的味道。他有點搞不清楚,這是花朵的香味,還是雅莉亞靈魂所散發出來的味道。

  「雅莉亞!」

  女孩的母親扯著嗓子叫喚著,雅莉亞向雷契尼揮揮手,然後轉身奔向站在家門口的母親。
  隔天,女孩穿著白色上衣與紫色短褲,開心地在草地上放著隨風飛翔的風箏。

  「那就是……紫色?」雷契尼望著到處跑來跑去的女孩,喃喃地唸道。

  一會兒,雅莉亞收起風箏,蹦蹦跳跳地跑到雷契尼身旁,她高舉風箏,說:「這是黃色喔,跟太陽一樣的顏色。」

  雷契尼仰頭望向灰色的圓球。原來太陽是這種顏色。

  「吶,你看過彩虹嗎?」雅莉亞放下風箏,眨著大眼問道。

  「彩虹?那是什麼?」

  「彩虹有很多顏色,很美喔。」她舉起手在空比畫著圓弧,說:「它會掛在天邊,而且很快就會不見了。」

  雷契尼沉默了一會,問:「彩虹有味道嗎?」

  女孩歪了歪頭,說:「不知道,彩虹都在很遠的地方,而且我也沒聽過彩虹有味道。」

  香甜的味道傳來,雷契尼看著又開始跑跑跳跳的雅莉亞。微風吹拂,將女孩的專屬味道吹入了他的鼻子,這讓他想到以前有個年輕女子給他的棒棒糖,雖然在他眼中糖果也是灰色的,但放入嘴裡後,他就逐漸愛上了那股甜味。

  他一直沒有機會再嚐到那種味道,如今卻在女孩身上嗅到熟悉的甜味。

  他覺得,彩虹如果有味道的話,大概就是這樣的味道吧。
 
  《3》
 
  雅莉亞躺在床上,因疲倦而緊閉著的雙眼,以及抿著沒有弧度的唇線。只是見到了她沉睡的模樣,竟讓雷契尼開始懷念她的靈活大眼與可愛的笑容。

  他站在窗前,思索著彩虹的味道,而雅莉亞的香甜味不時地竄入他的鼻中,漸漸地,他就越覺得彩虹的味道就是如此。

  時間快到了。

  雅莉亞的母親如往常地來到房裡,她是要來叫醒雅莉亞的,再慢一點,她就永遠叫不醒女孩了。

  「雅莉亞!」婦人慌了,焦急地搖晃著雅莉亞小小的身軀。

  女孩的眼皮猶如千斤重,使她睜開眼時,顯得辛苦、疲累。

  「媽咪……」她稚嫩的聲音虛弱地喚著母親,眼中滿是憂心。

  「雅莉亞,妳乖……媽咪馬上叫醫生來,妳一定要等醫生過來,知道嗎?」婦人握緊女孩的小手,深怕她在下一秒就會消失。

  「媽咪,陪在我身邊……」雅莉亞氣若游絲地說。

  婦人沒有聽見她的聲音,慌慌張張地快步走出房間,不一會兒,原本寧靜的屋子裡頓時變得嘈雜,有些人陸陸續續地進房,每人的臉上都掛著擔憂。

  「雅莉亞小姐,我幫妳擦擦臉,會舒服一些的。」一名女僕上前擦了擦雅莉亞的蒼白小臉。

  「小姐,需不需要喝點水呢?」站著的男侍則輕握著她的小手問道。

  雷契尼看著房內的五名僕人,他們皆皺眉望著躺在床上虛弱無語的雅莉亞。

  看著這些人,雷契尼有種說不出的感受。

  「不用擔心,你們先出去吧,我想多休息。」雅莉亞笑了笑。她連彎起嘴角都顯得吃力。

  僕人們相視一眼,便由剛幫雅莉亞擦臉的女僕帶頭回答:「好,我們就不吵小姐了,請小姐好好休息,我們會定時進來問問小姐有沒有需要什麼的。」

  雅莉亞點點頭,在所有人都出房門後,她緩緩地閉上眼睛。

  看著女孩的面容,雷契尼想說些什麼,可是卻不知如何表達心中的感受。

  「窗外……」雅莉亞看著站在窗邊的雷契尼。「天空是什麼顏色呢?」

  雷契尼看了她一眼,然後看著天空,說:「灰色一片。」

  女孩眨了眨眼,她挪了挪位子,勉強看到窗外的一角,是藍天。

  「終於放晴了,昨晚的雨下很大呢。」她微笑。

  甜甜的香味在她的微笑裡更趨濃郁,如糖、如花香的味道……雷契尼開始喜歡這味道了。

  「我之後還會像現在幸福嗎?」雅莉亞看著沒有任何表情、情緒的雷契尼。

  「幸福?」雷契尼疑惑地回望著她。

  「嗯。」她笑著點點頭。

  雷契尼瞧著她的笑臉,蹙了眉,問:「妳都已經要離開了,不悲傷、不難過嗎?」

  「在我很小的時候就知道會有這一天,雖然早就知道了,可是我還是過得很快樂,大家對我很好,我沒有什麼好悲傷的。」雅莉亞淡淡地笑了。

  「所以……」雷契尼遲疑了一會,說:「這就是妳說的幸福嗎?」

  為什麼呢?為什麼她會這麼開朗?雷契尼以往帶走的靈魂,都是在憂鬱、悲傷的情形下取走的。只要幸福就可以不在乎了嗎?

  「因為……已經夠了呀。」

  已經夠了?

  「妳不想長大,跟家裡的人永遠在一起嗎?」雷契尼問。

  「當然想啊。」雅莉亞垂下眼睫,說:「但我還是得跟你走,而且從以前到現在,我過得很快樂,會有這樣的每一天,都是因為我的病,沒有它,或許我就沒能這麼幸福了。」

  「上帝讓我生病,或許就是想讓我體會這種滿滿的幸福,如今上帝將帶我回家了,而我會將幸福帶給祂。」她平淡地說著。

  門再度被打開了,醫生率先進房,跟在後面的是雅莉亞的父母親與家中的侍僕。

  雷契尼看著所有人,哀傷的氣氛逐漸取代一開始的緊張、慌亂。醫生環視在場的人們,然後無語地離開床旁的座位,退到了門前。

  「雅莉亞……」女孩的父母上前輕輕摸著她的臉頰。

  「爹地、媽咪,謝謝……」雅莉亞笑了。她看著房內的侍僕,說:「謝謝你們。」

  雷契尼看向窗外,在這悲傷氣氛下嗅著甜甜的花香味,這明明是屬於雅莉亞的味道,可當下卻讓他想到雅莉亞曾給他的那朵小花。

  「如果可以……我也想將我的幸福分享給你。」雅莉亞小聲說道。

  女孩的父母聽不清楚她的話,而雷契尼則低頭凝視著再無氣力說話的她。雅莉亞帶著笑意的雙眼,緩緩地闔上,房內跟著響起陣陣的啜泣聲。

  雅莉亞離開了。

  雷契尼小心翼翼地捧起溫熱的靈魂,淡淡的粉色與濃郁的香甜味溢出,他走出房間,離開了雅莉亞的家。

  香甜味飄散在周圍,在雷契尼走過之處都留下了雅莉亞的甜味,清清淡淡的,漸漸消逝在風中。

  灰色的天空出現一道光芒,雷契尼仰頭觀望,藍空出現在他眼前,一道如彎眉的長橋掛在天邊。

  那是……什麼?

  「是彩虹唷。」

  雷契尼環顧四周。那聲音……聽起來像雅莉亞帶著笑意的聲音。

  他看著比剛剛還淡了些的彩虹,輕聲呢喃:「彩虹的味道……甜甜的。」

  一會兒,彩虹消失了,雷契尼彎腰摘了一朵與雅莉亞同樣顏色的小花,他愉悅地漫步在沾滿水滴的草地上,空氣中有著清新的味道,涼爽的感覺襲來。雅莉亞的味道也被風吹淡了,迎來的清爽與清淡香味。

  雷契尼抿著的嘴唇緩緩地彎起了弧度,他看見了,世界的色彩。舒爽的味道、大地的顏色,他這才真正感受到,世界真實的樣子。
 
 
 
 
 
全文完
 
 

一樣是舊文XD
我很喜歡將彩虹比喻為幸福,所以在我的文章只要出現彩虹,通常都是表示幸福與快樂。
這篇文的主角是一名情感闕如的死神,也因為如此他從未經歷過情緒帶給自己感受,
所以他看到的世界都是灰白色的,有單一情緒的意思。
雅莉亞跟彩虹都代表著幸福與快樂,所以當雷契尼碰觸到雅莉亞的瞬間,他看見了色彩,
然後雷契尼最後能看見色彩,是因為雅莉亞死去前對雷契尼說那句「我也想將我的幸福分享給你」,
如果這邊要解釋成,因為雷契尼回收了代表幸福的雅莉亞靈魂,而讓他看見色彩也是可以~

其實這篇文是參加冒天活動「嗅感與氣味」而產出的,看到主題一定有人覺得我嚴重離題啦wwwww
所以那次活動我只得到了評審喜愛賞,還有評審看得出來我在做最後的垂死掙扎,
硬是在後面寫出「甜甜的」這句XDDDD像這樣離題的文章還能得獎根本是奇蹟(#
這都是因為我寫文不打大綱所造的惡果......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51796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5 篇留言

赤醬( *´◒`*)
想哭QwQQQQQ##覺得好感人嗚嗚嗚嗚~(是說我現在才發現老淘是達人#(也太遲頓##

07-19 10:13

✿恥骨
好感人嗎?!(感到驚訝
我前幾天才是達人,很好申請的。07-19 12:03
沁ㄍ⎝(•ㅂ•)⎠
好看好看啦!!!!
((然後我也是現在才知道老淘是達人(?

07-19 11:56

✿恥骨
謝謝^q^
你可以去申請啊。07-19 12:03
夏奈
這種死神好萌啊OWO不對我離題了……還好最後是Happy end呢~

07-19 12:01

✿恥骨
那時候有評審說這篇如果寫長篇比較適合XDDDD07-19 12:04
赤醬( *´◒`*)
很好申請…XDDDD老淘這話太強大………(笑翻(很多人想要達人可是申請不上啊啊啊(噴

07-19 12:06

✿恥骨
原來很多人想要達人嗎OxO07-19 12:28
沁ㄍ⎝(•ㅂ•)⎠
不我覺得我應該申請不上阿XDDD

07-19 14:18

✿恥骨
可以試試啦~07-19 14:2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a356012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日常】因為感冒(上)... 後一篇:SC【沙灘玩具】 廣告...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e36684809咪納桑
自創輕小說更新>3<歡迎來小屋看看>A<求大大給個GP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2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