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夢迴(四)

作者:強默│2014-07-15 20:42:53│贊助:0│人氣:95
  第三天了,第三次做著完全相同的夢,原本應該要有的難以置信的表情不清楚在哪一刻開始自動轉變成理所當然。彷彿陷入一成不變的枯燥生活中。儘管我是那種畏懼嘗試、改變,標準型安於現狀的膽小鬼,我也無法忍受每天被人囚禁在一間小屋子,重複著日復一日的例行公事,過著如同被豢養的牲畜般的生活。

  腦海裡那個看不見臉的女人的模樣像是刻版畫一樣,深深烙印在我的腦海揮之不去,彷彿她無時無刻都在我的身邊監視我的一舉一動,看著我疑神疑鬼的糗樣暗自竊喜。我逐漸察覺有個半透明模糊的形體不時在我視線所及之處徘徊,就算閉上雙眼仍然會感覺到那若有似無的存在,已經無法專心面對生活,巴不得把眼睛戳瞎算了。

  第四天過後,不曉得接下來的日子該用什麼詞彙來形容,人間煉獄嗎?彷彿一天的開始只為了期待它快點結束,亦或不要結束?

  不禁產生出極為悲觀的想法:「既然每天都過得這麼痛苦,又何必繼續活下去呢?」

  可是我始終沒有勇氣做出自殺這種傻事,只要考慮到人生還很漫長,有很多夢想值得我去追尋,這種超級不負責任的想法便逐漸消散了,況且我還有重要的人得守護,怎麼能在這裡就倒下?

  不過,很明顯我的體力與精神漸漸衰退了,肯定是過度害怕夢魘的糾纏,導致身體本能壓迫睡眠的時間吧?

  是經常日夜顛倒所造成的副作用所影響的嗎?

  不對,即便開始從事大夜班後確實有連續幾天失眠,輾轉反側到天亮才得以入睡的情形發生,但是這種情形其實不常見,而且不至於長達一天以上都無法入眠。

  再詳細說明一下目前從事的工作好了。

  工作內容原諒我不多加透露,並非特種行業或難以啟齒,只是真的很難解釋,真的。

  就連身旁的親朋好友問起都不會特別去詳述,有時被問煩了乾脆直接轉移話題帶過。

  硬要說的話可以把警衛和保全的巡邏工作拿來相題並論,以兩人為一組在特定區域巡視有無狀況,當然,除了這方面外還有其他雜務得處理,不過這可以算是大致上的工作。

  有其他的工作時段,而每個時段的主要工作都不盡相同,但我的排班時段幾乎都是大夜班,除非有某個同事拜託我代班,原因在於我是個很會賴床的傢伙,每天固定會調三個分別間隔十分鐘的鬧鐘以防萬一。

  我想起有次不曉得是潛意識命令我反抗一次這個機車到令人厭惡的老闆,還是想要將總是在早上十點準時擾人清夢的嘈雜施工聲完全無視,我就這麼不管三七二十一睡死到中午,我承認這的確是非常不可取的行為,觸犯了工作的一大禁忌。想當然爾,出來混總是要還的,要交換到如此奢侈的片刻小憩,所要付出的代價可是很大的,差點被老闆以無故曠班的名義炒魷魚,他可能是礙於大夜班的人手缺乏才肯放我一馬,不過我也沒白目到藉這個時機企圖挑戰某個心胸狹隘的小人的度量,要是自殺卻沒死成,就該學會珍惜生命。

  原先打算在這個難得的逆境中孤注一擲,來個賭命的逆向操作,向老闆提出加班的要求,試著提高目前的工作量好讓自己的身體妥協。然而,風險相對會提高許多,一沒拿捏好可能會進醫院,於是我陷入在將精神、肉體其中之一送往地獄的痛苦選擇中無法自拔,掙扎沒有持續很久,老闆一聽到請求二話不說拒絕了,原因無他,超時工作是不被允許的。

  他表面上是依據勞基法的規定走,照理來說是正確的,實際上卻只是為了保障其他女工讀生的工作權益而已。講難聽點就是偏袒,他好色的個性可以從平時對工讀生的差別待遇中毫不掩飾的表露出來。女工讀生才有機會坐辦公室吹冷氣,反觀我們這些帶把的永遠都是在外頭曬太陽的命,還有,曠職起碼超過三次的女工讀生依然可以老神在在的坐在沙發上一邊翹著二郎腿一邊滑手機輕鬆上班,而我們這些臭男人只要稍微遲到就會被罵個狗血淋頭,只差祖宗十八代沒被問候到,口中提倡的兩性平等去哪裡了?早就蕩然無存啦!硍!

  不只如此,他既好色又小氣是眾所皆知的事,剝削了大部份應給付的員工福利,就算不提大夜班的薪水比外頭來得少,光是從平時當班所使用的公物破爛不堪的狀態就可以略知一二,十幾枝的原子筆僅有三、四枝寫得出水、清潔擦拭用的抹布骯髒破爛,而這其中最噁心的莫過於制服和帽子從來沒洗過,頂多半年換新制服一次,僅僅因為不是正職員工就得和所有工讀生共用貼身公物,成何體統!現在工讀生完全沒有人權就對了?試想上一個、上上一個、上上上一個……直至第一個使用的同事,所有人臭酸的汗味混雜著自己濕黏的汗水加上久未清洗的霉味,宛若將好幾條的鹹魚乾披在身上行走,久而久之形成令人作嘔的惡性循環,成何體統啊!突然很佩服自己近乎於麻木的忍耐力,原本是有向勞委會投訴的衝動,卻擔憂處理相關事務的職員會無視我的或是在被老闆查到我打小報告,既然預設自己的行為非但是白費工夫還可能丟了飯碗,又何必自討苦吃?不知不覺被無藥可救的妥協給打消了念頭。

  抱歉,稍微不注意,抱怨便一發不可收拾的傾洩出來了。

  這也是為什麼我會說他的良心是偽裝出來的,他和承諾難以實現的政見騙取選票當選再鑽法律漏洞貪污的政治人物根本毫無分別,從臉皮到骨子裡都是醜陋的人性寫照,猶如一顆腐爛已久的橘子,只要一不小心剝開脆弱的表皮,刺鼻臭味與骯髒的汁液便會毫不客氣的朝你襲來。

  或許我應該重新正視這個夢帶給我的影響,它說不定是打算逼迫我藉此靜下心來面對過去所有我用麻木與懦弱去逃避的事物。

  可是,我卻仍然在逃避,包括這個夢。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51359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n95180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夢迴(三)... 後一篇:夢迴(五)...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PP20907全巴友
小屋有多張手繪和電繪,近期已更新"電繪_鬼滅之刃_煉獄杏壽郎"歡迎大家有空來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5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