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5 GP

【RPG公會】參虫潔織對於偏執魔的調查

作者:菇菇│2014-07-14 17:56:43│贊助:70│人氣:378


「啊啊,是這樣啊,妳想知道有關【偏執魔】的歷史——不,或許說是其受害者的歷史嗎?」

眼前的老人咧開了一口爛牙,那笑容讓他的皺紋更加密布,簡直就像是人腦上滿布的皺褶一樣。

「正確來說,是有沒有任何歷史中的重大事件是因為【偏執魔】的影響才發生的。」

我揮了揮手,想將那陣撲鼻而來的霉味攆走,這個地方實在是讓人有點無法忍受。

老舊,不,或者該說是腐朽吧?

能稱之為書櫃的地方幾乎沒有,只有那連原形為何物都看不出來的木片殘骸。

而最重要的書本就那樣隨意地堆置在四處,簡直就像是垃圾山一樣。

更糟糕的是,觸目可見的書本都破碎了,要不是被書蠹給咬出許多破洞,要不就是被撕去內頁或書皮,留下像是破紙堆的集合物品。

就連破書堆似乎對這個地方來說都是一種讚美,簡直就像是書的殘墓一般悽慘。

不過,對於老人有所企求的我自然是不能把失禮的想法表現在臉上就是了。

「既然你居住在圖書館,那麼你應該對於書籍上的歷史很瞭解吧?」

「小妞妳可問對人了,我可是專門研究【偏執魔】的專家呢,這對我來說是小菜一碟啦!」

嘎嘎嘎嘎。

低沉的笑聲讓人聯想到生鏽的金屬,老人伸出了那宛如枯枝的雙手,在附近的書堆中翻弄著,那畫面讓我不禁聯想到生存在垃圾堆中的人們。

「——有了,就是這本。」

顫抖的雙臂中抱著的是一本厚到就算用辭典來形容也太過薄弱的書。

一本?或許用一磚來形容比較合適吧。

畢竟那書的厚度似乎能夠直接折斷老人那殘破的身軀。

不過最令人感到驚奇的是,那書的保存看起來十分完整。

和四周的殘碎書本相比,就像是鏽蝕的鐵灰和一克拉鑽石的懸殊差別吧。

「我找找喔,偏執魔啊......啊啊,運氣真好。」

老人清了清喉嚨,那雙混濁的眼珠忽然定在我身上。

......老實說不怎麼舒服。

「那麼,就讓我來說個故事吧。」

嘎嘎嘎嘎。

那笑聲的刺耳程度絲毫不遜於指甲在黑板上亂刮所發出的噪音。






說到偏執魔嘛,妳還真的是問對人了,我可是研究偏執魔的專家呢!

想必妳也是得到了誰的提點,才知道要來找我的吧,嘎嘎嘎嘎。

對了,還沒自我介紹呢,我是專職研究偏執魔的學者,帕拉諾伊亞。

直接叫我教授就可以了,嘎嘎嘎嘎。

那麼我想想......對了,雖然妳問的是有哪些歷史事件是因為偏執魔的影響而發生的,但為了保險起見,我還是先大略介紹一下偏執魔吧?

我看看是哪頁喔......抱歉囉,老骨頭了,什麼事情都不太記得,只好寫在這本書上。

啊啊,找到了,原來簡介就寫在第一頁啊,嘎嘎嘎嘎。

偏執魔呢,是一種會潛藏在人類心中的魔物,這種魔物最可怕的地方並不是什麼醜陋的容貌啊,殘虐的性格啊,銳利的爪牙啊這些顯而易見的東西。

這種魔物有沒有自身的個性和確定的外表都不知道呢。

但其可怕的地方在於,牠會影響一個人的內在性格。

通常一個人的心智要被影響,除非是受到了什麼巨大的精神創傷,或者是環境自然而然的緩慢濡沫,最不濟的就是腦部受到損傷吧。

要造成這種狀況,而且又是在高手如雲的阿斯嘉特城中,幾乎可以說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過,要是偏執魔的話就不一樣了。

只要被牠影響的人,不管有再強壯的身體,心智都會受到偏執魔的摧殘。

什麼?妳說那是被影響的人太軟弱?或許吧,但我接下來要說的人,沒有人敢用軟弱兩字來形容他們。

【銀星戰神】——文森.瓦倫西亞。

【銀星之盾】——嘉德.布蘭卡。

【銀星之王】——艾拉德爾.布洛姆菲爾德。

這三個人,毫無疑問的都是偏執魔的受害者。

嘎嘎嘎嘎,妳的表情真是有趣呢,不急不急,有什麼疑問等我說完之後再提吧。

所謂的偏執,必定是有一個偏執的【癥結】,和無差別害怕四周的恐懼症患者不同,偏執狂的症狀都有著某種目的性。

比方說,想要得到誰的注意,或者認定誰想對自己不利。

而我提到的這三人,恰巧他們的【癥結】就是彼此......很有趣吧?

同樣在艾拉德爾手下的兩人,文森和嘉德,對著艾拉德爾有著極高的忠誠。

不,那真的能稱為【忠誠】嗎?在我看來,那是比所謂的【愛】還要劇烈的......【偏執】。

沒錯,就是【偏執】。

那兩人的【癥結】就是他們的主公——艾拉德爾。

而不幸的是,艾拉德爾對他們兩人有著截然不同的【偏執】,他十分的忌憚他們兩人。

當忌憚的想法在腦海中根深蒂固之時,他的想法就會和現實脫節。

無法認知到兩人的【偏執】——【忠誠】的艾拉德爾,認為這兩人是自己的心腹大患,最強的武力在他的眼中看來就像是瞄準著自己的心臟的兩把銳刃。

就算是兩人發自內心的宣示忠誠的行為,在偏執的艾拉德爾眼中看來都像是在嘲諷自己的演技。

於是他假借榮耀的名義,要被稱為最強武力的兩人決鬥——不,那是披著榮光外皮,實為互相殘殺的醜陋行為。

對主公無上忠誠的兩人自然是不會體認到何謂手下留情——即使那會要了自己和老戰友的性命。

兩人的決鬥持續了七天七夜,因為那病態的【忠誠】,或者該說【偏執】,絲毫沒有一絲放水的念頭。

最後,兩人在戰鬥中奪走了彼此的一隻眼睛,落得個兩敗俱傷的結局。

而對兩人有所忌憚的艾拉德爾自然是對此事扼腕,又帶著些喜悅,他想必一定會想看見兩人互殘致死的場景吧。

雖然沒有死去,但各自失去一隻眼睛的最高戰力對阿斯嘉特來說依然是個嚴重的打擊。

但艾拉德爾只是因為這點而沾沾自喜,而兩人也沒有對主公有任何的一絲遲疑。

這不是最病態的【偏執】,那又是該怎麼稱呼這三人呢?

而之後被大幅削弱國力的阿斯嘉特,很快就不敵鄰國的侵襲,淪陷於戰火之中。

沒錯,被【偏執魔】附身的人最後只會步入瘋狂的毀滅!

嘎嘎嘎嘎。

嘎嘎嘎嘎。

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










「嘎嘎嘎嘎,真是抱歉,有些忘我了呢,還有什麼問題嗎小妞?」

停止了那難聽的狂笑,帕拉諾伊亞闔上了書本,那雙混濁的眼珠盯視著我。

「沒有任何問題,不如說你的故事讓我非常明白了偏執狂的末路,非常感謝你。」

「嘎嘎嘎嘎,不客氣,我可是研究【偏執魔】的專家,這點小事不算什麼呢。」

「那麼,永別了,帕拉諾伊亞(Paranoia)——偏執狂先生。」

我對著老人伸出了右手,一瞬間袖口中的前臂便化成了鐮刀狀的前肢,刺穿了那本書。

【關於偏執魔的研究以及其影響】——帕拉諾伊亞著。

而老人在下一秒哀嚎起來。

「妳做了什麼——混蛋!!!妳可知道這是我花了多少心思寫出來的生涯鉅作嗎?妳知不知道這本書會對人類做出什麼樣的偉大貢獻!只要有了這本書,那群研究協會的混帳們就不敢再小看我了!妳居然把它毀掉!妳一定是被【偏執魔】給附身了!沒錯!妳不肯正視歷史!不肯承認我這偉大的鉅作!妳一定是那些研究協會派來的刺客!可惡!那些人到現在還不肯承認【偏執魔】的存在嗎?他們不知道這種死不承認的態度就是被【偏執魔】附身的最好證明嗎!」

他抱著那本破散的書,想將四散的內頁再度拼湊起來,口中還不斷叨念著。

那副樣子是如此的可笑,但我的嘴角卻無法牽動分毫。

真是怪了,我應該很擅長笑容才對啊?

「不,我相信【偏執魔】是存在的。」

「既然如此那妳為什麼——」

「但是,被【偏執魔】附身的人是你,帕拉諾伊亞。」

「——啊?」

老人聽見我的話語露出了錯愕的表情,然而那雙手依然死命地抱著殘缺的書本。

「你恐怕沒發現自己已經死了吧,帕拉諾伊亞,現在的你,只是活在書中的亡靈而已——憑藉著你所寫下的妄想。」

「......」

「你的確是一名學者,然而卻不是專家——你研究【偏執魔】,卻得不到更進一步的資料,不知不覺中連你自己也被偏執魔附身,那本書中所記錄的不是歷史,而是單純的妄想。」

「......」

「雖然我不清楚那三人之間的關係究竟是如何,但至少那三人還存活於世上,而阿斯嘉特城也依舊存在於這個大陸的地圖中,雖然在你的妄想之中他們早已消失......」

「......」

「這座書的殘墓,除了你的書以外沒有任何一本完整的理由我也清楚了,因為那本妄想......毫無價值。」

有價值的書本會被覬覦,於是會被偷走內頁,撕去書皮。

然而那本偏執狂的夢話卻連破壞的價值都沒有,因此十分完好,就這樣悲慘的埋在殘墓之中,只有死去的作者怨靈會去翻閱。

「你是在完成這本書後才被研究協會趕出來的,因為那已經是荒誕不羈的妄想,而你卻因為被你朝思暮想的【偏執魔】附身而無法察覺,抑鬱而終——甚至連死後,你的那份偏執還讓殘留的靈魂依附於這本書上。」

我揮動了右臂的鐮刃,將那本殘書割碎。

「嘎嘎嘎嘎......原來如此,妳是慕名前來的嗎?那麼妳想問我什麼東西呢?我什麼都可以回答妳唷!」

沉默已久的老人忽然再度發出了笑聲,站在他身前的我已經不存在於那混濁的眼中了。

就連他的軀體因為書本破碎而逐漸消散的時候,他依然沉浸於自己的妄想之中。

唰啦,唰啦。

留在這書的殘墓之中的最後一本書徹底的化成無數的碎紙片,和老人的身體一同朽落。

這個地方連吹散霉味的風都無法傳入,只有可悲的妄想在其中腐朽殆盡。

我將鐮刀狀的前肢恢復成常人手臂的模樣,轉身離開了這裡。







「唷,潔織,結果我跟妳說的那個地方對調查有幫助嗎?」

滿臉微笑的店長一邊幫我修整著頭髮,一邊詢問著。

「......可以說有,也可以說沒有吧?」

我的確親眼見證了偏執狂的末路,但卻沒有得到任何關於偏執魔的歷史資料。

就我個人來說算是收穫不少,但在任務方面卻可以說是一無所獲。

「哎呀哎呀,真是抱歉呢,不過歷史這種東西本來就是在某人的偏執之下所書寫的吧?那麼不管妳怎麼樣去翻找書籍,終究也不可能得到所謂的【真相】——或許說【真相】這種東西到底存在嗎?這也很讓人懷疑,就算是親眼所見的場景也會因為【偏執】而失去了真實性,那麼由某個人執筆寫下的文字又何嘗不是一種【偏執】的資訊呢,手一歪筆就執偏了嘛,呵呵呵呵。」

「......我不擅長這種高深的論調,而且為什麼最後變成了無聊的冷笑話。」

「哎呀哎呀,讓顧客的心情放鬆是理髮師所需要有的基本技巧喔?」

喀嚓喀嚓,店長的話語和髮絲切斷的聲音同時迴響著。

「放鬆嗎......說來我已經沒有心情繼續調查偏執魔了,與其說是放鬆,不如說是放棄呢。」

「呵呵呵呵,所以才跑來這裡剪頭髮嗎?」

「或許吧。」

喀嚓喀嚓。

我閉上了雙眼,今天的行動讓我有些疲憊。

雖然沒什麼激烈的任務,不過精神上的壓力倒是增加不少。

聽了堆莫名其妙的妄想,又看見殘靈消散的場景......真是不舒服。

「不過話說回來,其實我覺得偏執並不一定完全是壞事呢?」

店長再度開口,依然是那副樂呵呵的語氣。

「人要是沒有偏執的東西的話,其實是無法活著的,雖然說陷入妄想中無法自拔也不是件好事,但是總得要有什麼偏執的東西才能繼續存活,妳說對吧?所以說偏執很重要呢!」

「......那不叫偏執,那叫信念。」

「對對對,潔織真是聰明呢,呵呵呵呵。」

店長像是掩飾尷尬地再度笑了起來,不,他不管尷不尷尬都是帶著笑容的。

雖然剛剛說過我自認為很擅長笑容,不過和他比起來的話可以說是望塵莫及呢。

應該說我在他的臉上沒看過除了微笑以外的其他表情呢,難道這也是一種偏執嗎?

「......算了,想太多也沒用。」

「對嘛對嘛,話說修剪工作已經做完了,來洗頭吧~」

我站起身來,拍了拍身上散落的斷髮,有些事情就不要想太多吧。




畢竟我可不想被偏執魔給附身呢。



(參虫潔織——調查失敗)






交流結果......嘖,真是麻煩,到底什麼時候才能領錢啊?

總之,姑且算是和另外兩個組員接觸過了,大致上了解了更進一步的詳細情報。

比較讓人介意的地方果然還是宿主死亡之後到底偏執魔有沒有辦法繼續存活吧?

聽著另外兩人的說法,似乎是只要宿主死亡偏執魔就會跟著消失。

不過這很明顯地和帕拉諾伊亞的情況有所差異,宇文茶茶的解讀是帕拉諾伊亞的【靈魂】也被偏執魔完全侵蝕了,和一般人只有【肉體】被侵蝕的情況不一樣,所以才會產生偏執魔在宿主死後卻依然存在的情況......

......

......

......

最好是這樣,說到底偏執魔侵蝕的原本就不是【肉體】而是【精神】了,那應該是更接近【靈魂】一邊的說法吧......

要說是侵蝕【肉體】的話,那宿主肉體上應該也會產生病變才對吧?不過卻都是【個性】、【精神】、【行為】這種內在的領域出現異常,怎麼看都是只有【精神】被侵蝕才對。

雖然在這種事情上挑毛病也沒什麼幫助,不過我就只是想抱怨一下。

誰叫他們那麼難約,還讓我等了好一陣子。

話說回來,另外一個人......是叫美坂嗎?根據她的說法,她也被偏執魔附身過一次。

可是她是怎麼從偏執魔的附身下恢復的呢?這應該才是最重要的吧,結果她的調查報告裡也沒說。

......被弔胃口的感覺真不好受,不過,我大概是不會再調查偏執魔了吧?

要說是為什麼的話......

因為太麻煩了。

晚安。

(參虫潔織——結束調查)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51212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3 篇留言

純喫茶α
我的部分等明天下班大概就可以一口氣趕出來吧ˊWˋ
最近客人跟打掉的蜂窩一樣的多...

07-14 18:01

菇菇
聽說期限是7/28,其實不用那麼急哈哈07-14 18:11
國家機器屌動的很厲害
寫的超讚的,看到一半差點就被騙了……,到最後才發現是老人的幻想。期待其他創作!

07-14 18:11

菇菇
謝謝!07-14 18:16
雨下亭
故事情節安排的很棒

07-14 18:21

菇菇
謝謝嘿嘿,其實是做夢想到的哈哈07-14 19:07
鬼殺隊·『葵』猫希希
莫名的被感動了……[e36]

07-14 18:28

菇菇
為什麼會被感動哈哈,我以為這篇算是致鬱系的耶07-14 19:08
無用的赤目
寫得好好喔!

07-14 18:35

菇菇
感謝稱讚07-14 19:08
八重霧の渡し
高手

07-14 18:41

菇菇
不敢當哈哈,還在摸索中07-14 19:08
^^善逸可愛善逸^^
不愧是菇菇 太棒ㄖ[e13]

07-14 18:47

菇菇
不愧是羊駝,愛妳~07-14 19:08
大妖(acemen)
你好快...(看自己的部份)差很多啊[e28]

07-14 19:22

菇菇
哈哈,每個人的題目都不一樣啊,當然會差很多07-14 23:56
口呆花
就好像慾望和願望、夢想一樣嗎!?

07-15 01:24

菇菇
有點微妙的類似哈哈07-15 15:20
毒×林檎
這麼美味的夢
請分我一點夢到吧wwwwww

07-15 10:02

菇菇
很美味嗎哈哈哈07-15 15:21
ĆÄŤ (ง ᐛ )ว
喔喔喔喔喔喔菇菇強大[e13]

07-15 11:25

菇菇
太抬舉了哈哈07-15 15:21
樂之
真厲害XD
其實我原本下題目的時候想的是「心魔」,可是覺得怪怪的,所以只好修改一下了@Q@

最喜歡這句:「有價值的書本會被覬覦,於是會被偷走內頁,撕去書皮。」
作者只要能讓讀者shock,文字再簡單也沒有關係OwO

07-15 20:55

菇菇
改成心魔的話可以去會長小屋找角色文當報告嗎哈哈07-15 21:22
魔力F的十犬王爺
結果老人才是偏執的~
有一個動畫裡說過
能對抗怪物
只有怪物
嗯....深感同意

07-15 23:0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5喜歡★wanyin060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PG公會】參虫潔織(... 後一篇:【RPG公會】夏日祭攤位...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gray0522逼雷!
最弱之人成為最強殺手-46 死亡的預兆看更多我要大聲說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