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艦隊收藏短篇 - 幸福的白鶴 (7/10更新)

作者:桐月ぽい│2014-07-10 21:05:05│贊助:2│人氣:181
  「───!」
  一名色彩由黑白構成的少女站在我的面前,從她不斷張合的嘴唇來判斷,似乎是想對我說些什麼,但現在的處境實在讓我無法專心去聆聽她所說的話。
  這名少女有著熟悉的面容。沒錯,她的面容是如此的熟悉,熟悉到讓我現在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夕……張?」
  因為我的失誤,而應該沉睡在海底的艦娘──夕張,此刻居然無聲無息地出現在我的眼前。
  ──就像是夕張的亡靈來找我般不可思議。
  有那麼一瞬間,我真的是這麼想的。但看到她身上的裝扮跟眼睛散發的火焰看來,她已經變成所有艦娘的共同敵人──海棲艦隊的一份子了。
  「不行……妳不可以出現在這裡,快走!」
  ──沒錯,現在的妳不可以出現在這裡。因為這裡可是戰場啊!
  「……?」
  而夕張像是聽不懂我說的話般偏著頭顱,難道變成海棲之後我們會無法溝通嗎?
  一但身為敵人的妳出現在我的面前,我就不得不把妳殲滅。不管是為了人類抑或是艦娘,這都是無可奈何的事情。
  「所以,快逃吧……夕張!現在逃走的話我還可以當作沒發現妳!」
  「──!」
  『轟──!』
  「什麼……妳說了些什麼?」
  由於我們正身處戰場的中心處,從旁接連不斷地砲火聲再次阻斷我的聽覺神經,使我還是無法知道夕張到底要對我說些什麼。
  從她眉頭成八字、滿臉為難的樣子,她絕對不是來殺我的,而是要來告訴我些什麼事情。
  ──如果你要問我為什麼會知道,我只能跟你說這是我的直覺。雖然這不算是合理的解釋,但我的直覺強烈的告訴我夕張一定是想告訴我些什麼。
  夕張無奈地垂下肩膀,當她正要再度開口時,旁邊傳來了榛名冷酷地聲音:
  「提督,快讓開!」
  「等等,榛名!她是夕──」
  『轟、轟──!』
  沒有等待我把話說完,榛名後頭的艤裝射出了兩道火花。
  我不敢置信地瞪大雙眼,因為這兩枚砲彈不偏不倚的命中夕張的身體。
  「嗚!」
  夕張發出沉悶地悲鳴聲,她冒著冷汗按著受傷的右肩,一臉悲傷地看著做出如此舉動的榛名。
  ──妳到底在做什麼……?
  我不禁握緊拳頭,努力的壓抑我現在內心中的憤怒。
  ──妳到底在做什麼……榛──名──!?
  「榛名,妳到底在做什麼?難道妳認不出來嗎……她是夕張啊!」
  「不,她並不是夕張小姐,而是敵人。」
  從榛名的眼眸中並沒有透露出任何愧疚,反而是看到敵人般地冷酷無情。
  「為什麼啊……」
  我刻意壓低音量問著榛名。
  我深怕下一秒我便會失控做出無法挽回的事情。
  「您是指什麼?」
  「為什麼……妳會這麼理所當然的對著夕張開火?」
  我陰沉著臉如此說著。
  「把砲口對準敵人還需要什麼理由嗎,提督?」
  「所以我問到底為什麼妳會把砲口對著夕張──!」
  「不懂得人是您才對吧?」
  「什麼……?」
  我錯愕了,沒錯,我徹底錯愕了。
  榛名露出了我這輩子看過最冷酷無情地表情,就像是為了達成目的不管什麼是情她都做得出來一樣。
  「她不是夕張小姐,夕張小姐已經死了。她是深海棲艦,所以請您讓開,我要就地處決她。」
  「……太奇怪了啊?」
  「您是指些什麼呢?您今天的言行舉止榛名都不太能明白呢?」
  「她明明是夕張……為什麼妳可以毫不猶豫的開砲?太奇怪了啊……」
  「因為這是命運。榛名相信如果她是夕張小姐的話,也一定能明白我會什麼會這麼做。」
  「……?」
  我不禁轉頭看向夕張。
  「抱……歉……」
  儘管含糊不清,但是還是能從嘴唇的形狀判斷出她所講的話。
  就像要驗證榛名的理論般,夕張一臉為難地低下頭來對著我說抱歉。
  ──別說抱歉啊……為什麼妳要露出如此悲傷的表情……?
  「既然妳也有這點覺悟了,那麼乖乖束手就擒吧。榛名會看在妳曾經是同僚的分上下手輕一點的。」
  「住手啊,榛名──」
  榛名的表情不像是開玩笑。然而,夕張也並沒有做出任何反抗的舉動,如果在這麼不管的話,夕張會再度被擊沉的。
  ──為了救她。不,為了贖罪,我必須為她做點什麼才對啊……
  「這是命令嗎,提督?」
  「……」
  「榛名再問一次。這是命令嗎,提督?還是這只是您私人的感情呢?」
  無法開口。
  我完全無法開口。榛名的言語像是利劍般鋒利,句句刺進我那軟弱無比的心窩。
  「如果這不是命令,那請您讓開。」
  「我──!」
  「如果您是想說這是為了贖罪,那榛名還是勸您別太天真了。這只是您的一廂情願罷了。」
  「就算是又怎麼樣?因為我的過錯而死掉的夕張現在正站在我的面前啊……正活生生的站在我的面前啊──!」
  「別傻了,提督!」
  榛名聽見我的無理取鬧之後,以比我更大的音量蓋過我的聲音。
  我並不是被這音量震懾住了,而是榛名此刻的表情讓我愣住了。
  那是一種非常悲痛的感覺,是一種不得不去做的悲哀。
  「……沒有什麼事……比死掉之後成為海棲更痛苦的事情了……」
  「……抱……歉。」
  「……!」
  我的眼前突然一片漆黑,正當我的意識要完全消失之前,我似乎看見夕張為難地苦笑。
  「為什麼……夕張?告訴我……妳想活……下去啊……」
 
 
 
 
  「謝謝妳的配合,夕張小姐。」
  榛名接過被夕張打暈的提督之後,對著夕張如此說著。
  夕張先是閉上雙眼搖了搖頭,接著像是嬰兒學字般地開口說話:
  「……麻……煩……妳……了。」
  「榛名知道了。」
  榛名將提督安置在一旁之後,眼神空洞地看著眼前那名少女。
  這名少女曾是一起奮鬥過的夥伴,如今她已經成了敵人。
  ──沒有比親手處決自己夥伴還要悲憤的事情了。
  「夕張小姐。」
  「……?」
  「有沒有什麼想轉答給提督的話呢?」
  「……」
  像是一時之間難以用三言兩語表達般,夕張稍微沉默了一陣子。
  她露出榛名這輩子看過最淒美的笑容如此回答道:
  「謝……謝……你,還……有……別……替……夕……張……擔……心……夕……張……很……幸……福……唷……」
  「榛名知道了。那麼,再見了……夕張…小姐!」
  榛名的臉頰滑過兩行淚水,她高舉艤裝上的砲口對準夕張,毫不猶豫地朝夕張的要害直接射擊。
  「轟──!」
 
 
  如果說,這是上天給我的機會,那麼我真的非常的感謝。
  因為可以再次見到提督……那個笨蛋提督因該因為我的死而消沉很久吧?
  儘管現在我無法很流暢的說出內心想表答的話,但是我還是想見提督一面。
  然後告訴他,夕張遇到提督真是太好了……
  嘛、嘛,別露出這麼悲傷地表情嘛,提督……
  你會這麼擔心我,夕張真的很高興。
  啊……是榛名小姐呢?嗯……唉呀!好痛……也是呢,這是命運嘛,畢竟我現在已經成為了海棲的一份子了。
  榛名小姐……提督就交給你了。請代替我好好的照顧他……
  請別讓他再傷心難過了……
  他呀,一直都把我的死掛在心上對吧?
  從他無法讓妳處決我就可以知道了……
  但是呀,我已經成為海棲了。我已經無法待在您的身邊了,提督……
  所以呀……請您讓我好好的睡一覺吧。
  我並不後悔遵從你的指令,成為海棲我也不覺得不幸。
  反而說……能成為海棲真是太好了。
  能再次看到你、跟你對話,能知道你是如此的在乎我。
  我呀……好幸福呢。
  唉呀,為什麼眼淚不爭氣地流下來了?
  榛名小姐也是呢,為什麼要哭呢……
  呵呵,原來……我們也是還是「人類」呢……
  原來,我們也會因為這樣而哭泣呢。
  讓妳處決我,對妳來說好像太過殘酷了呢……榛名小姐。
  但是只有妳能辦得到……
  也只有妳能了解我的悲傷……以及我的幸福。
  儘管那只是微不足道且非常平凡的幸福……
  夕張啊……此生已經無憾了。
  那麼,再會了。
  夕張呀……很幸福唷,提督……
  所以啊……別再為夕張難過了,好嗎……?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夕張的身影化為點點的泡沫,消失在榛名的眼前。
  榛名悲憤地叫聲也響徹了整片天空,久久揮散不去。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50726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kiritsuki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艦隊收藏短篇 - 幸福的... 後一篇:日誌 - 新坑遇定?...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d88931122所有巴友
老僧自製兩款遊戲已上架+連線新作情報,歡迎參考: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4661348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0:2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