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9 GP

三題故事:繃帶、香菸、隨身聽

作者:氣泡小嵐│文學少女│2014-07-08 22:10:21│巴幣:58│人氣:684
  西元二零XX年四月十六日,O國的地下研究室於下午兩點三十三分左右發出求救訊號,事後卻沒有做更進一步的聯絡。由於該機構涉及許多國家機密,政府高層將此視為異常狀況,命令軍方必須盡快處理。

  軍方立刻將此任務派遣給旗下最精銳的特種部隊。

  詳細的任務內容為以下三點:

  「其一,回收機構內所有研究資料。」

  「其二,確認機構內人員的安全。」

  「其三,調查訊號來源。」

  下午三點十五分:任務小隊正式接受命令,出發前往現場。

  下午六點二十四分:任務小隊抵達現場。

  下午六點二十五分:任務開始。

  下午六點五十二分:順利進入機房,開始拷貝所有資料,回報現況。

  下午七點十六分:拷貝完畢,開始針對內部做進一步搜尋。

  下午八點零八分:任務小隊發出第一次紅色信號。

  下午八點二十三分:任務小隊發出第二次紅色信號。

  下午八點三十七分:與任務小隊斷訊。

  其後軍方不斷嘗試與任務小隊恢復通訊,可經過多次嘗試依舊得不到任何回應,因此研判任務小隊的通訊器材已經故障或毀損,或陷入異常的狀況之中。軍方急切想要釐清所有事情的真相,卻苦無對策難以突破現狀。

  而這已經是好幾天前的事了。

  ※

  「喂,你還活著嗎?」

  黑暗的房間中出現了一個若有似無的聲音,那音量非常的小──小到讓人懷疑會不會就此幻滅。如果是在人來人往的公眾場合,那是絕對不會被任何人聽到的聲音,不過對此刻而言,卻是足以響遍整座房間的音量。

  「啊……算是吧。」

  很快地,另一個聲音做出了回應,音量也是小的沒話說。

  在這個沒有開燈,烏漆抹黑到幾乎快要看不見的房間裡,有兩個人正相鄰坐在牆角。他們沒有看向對方,而是透過聲音確認彼此的存在。

  這也難怪,畢竟他們看起來跟死了沒什麼兩樣。

  其中一位名叫王杜。有著東方人的臉孔,俊俏的臉龐留著一小撮的鬍子,給人一種玩世不恭的雅痞形象。即便坐著看不太出來,但他的身材相當不錯,是很受女孩子歡迎的人。

  可惜他的胸口纏著大量的繃帶,左手臂更是整支不見,身上的軍服殘破不堪,雙腳雖在但卻留有兩道長長的爪痕,從傷口流到赤裸腳底的血痕雖然乾了,不過王杜似乎也無心擦拭乾淨。

  另一位則是懷恩利特。標準的西方人樣貌,頂著一個大光頭,濃眉銳眼看起來孔武有神,粗獷結實的身體將身上的衣物繃得很緊,感覺就算是石頭也能被他用指頭捏個粉碎,活脫就像是條硬漢。

  然而他的臉上除了眼睛與嘴巴,幾乎都纏滿了繃帶,腰部的衣服也早就被染的通紅,甚至現在還有少少的血從中滴落,看起來相當可怕,但這還不及他的下半身來的驚悚,左腿全部不見、右腿則是小腿以下全沒了。

  身負如此嚴重傷勢,還能活著真的可以說是一種奇蹟,儘管如此,兩人離死也不遠矣。

  他們身為軍方的特種部隊一員,此次任務是前往發出求救訊號的國家研究機構,目的是取得放在裡面的所有資料,並調查該機構發出訊號的真正原因。

  在資料這一方面,任務小隊並沒有遭遇多大的困難,簡直可以說是不費吹灰之力就完成了這項任務。但是這個『不費吹灰之力』,卻讓後續的調查毫無收穫。

  因為從大門到伺服器機房這一路上,任務小隊始終沒有看見任何一位研究人員的身影。明明是如此龐大的研究機構──而且還有人從內部發出求救訊號,可實際到達現場卻沒看到任何人的身影,這是相當詭異的狀況。

  儘管手上握有的研究資料已經足夠他們回去交差,不過基於軍方的立場,他們也不好就這麼打道回府,於是決定繼續留下來搜尋其他區域。

  然而這個決定卻釀成了最糟糕的結局。

  他們遇見了一個不得了的東西。

  那是絕對不能與之接觸的兇殘怪物。

  面臨前所未有的危機,任務小隊並沒有忘記他們身為軍人的一切,不但勇於挑戰未知的恐懼,並決定使出所有的看家本領,誓死要跟怪物決一死戰。

  結果卻是死傷慘重。

  有的人當場被怪物撕裂、有的人則因為失血過多無力回天,同袍們一個接著一個死去,幾乎所有人都成了怪物的糧食。

  最後只剩下王杜與懷恩利特這兩人。

  報仇──這個想法或許還殘留在兩人的腦海裡,可是就算不提肉體上的缺失,他們的精神也早就超越了極限。面對死亡的威脅、戰友臨死前的呼喊,兩人被迫不斷受到那些可怕的折磨,直到身心俱疲為止。

  也就是現在這副半死不活的模樣。

  「達克、阿奇、賈邁爾、揚派修、羅伊斯倫、米迪、小唐,還有老大……」

  這時,王杜突然說出了一長串的名字。

  「這些是全部了嗎?」

  「別忘了還有瑞安。」

  「對了,還有瑞安……他實在沒什麼存在感。」

  經過懷恩的提醒,王杜才像是想起什麼似的頻頻點頭。

  「你又忽略了他的存在。」

  「哪有,只是一時想不起來而已。」

  對於這個質問王杜有些不滿的說道。他認為自己並沒有忘記瑞安,只是偶爾會想不起有這麼一號人物,大概一個星期一次或兩次的頻率。

  「你就是這樣,才會老是藉故欺負瑞安。」

  這對懷恩來說實在不太有趣,因此他的口氣也跟著嚴厲起來。

  儘管外表看不太出來,不過懷恩是個很會照顧別人的老好人,因此他從以前就有些看不慣王杜那蠻不在乎的態度。

  「喂喂,你自己不也一樣,沒事就喜歡找阿奇的碴。」

  不甘示弱的王杜忍不住出口反擊。

  與穩重的懷恩不同,王杜是屬於熱愛自由的類型,生性不拘小節的他,對於懷恩喜愛說教的個性相當不以為然。

  也就是說,他們之間的關係並不太好,即便還不至於到交惡的地步,不過通常聊不到幾句就會因為彼此懸殊的價值觀開始互相鬥嘴。

  「少扯開話題。況且你又不是不知道阿奇有多邋遢,他的房間永遠都堆滿了垃圾。」

  「有什麼關係,那是他自己的房間吧?只要自己住的開心不就好了?」

  「你沒住過他隔壁才能說這種風涼話,要不要試著體驗一下從窗戶飄進房間裡的噁心氣息,讓你在半夜從惡夢中驚醒的滋味?」

  「敬謝不敏。」

  就像這樣,明明兩人都不是那個意思,可是他們總是在不知不覺中就變成這副德性,只能說彼此之間的相性真的很差。

  「就算不提阿奇好了,賈邁爾不也一樣?每次只要他去喝酒你就會擺出不爽的表情。怎麼,你是他的老媽不成?連這也要管?」

  似乎沒有意識到話題的方向早已傾斜,王杜繼續以諷刺的語氣說個沒完。

  「說的好像你不知道他的酒品有多差,上次他約你一起去酒吧不也逃的很快?」

  懷恩則露出不屑的神情說道。

  「哈,開玩笑,他的女人緣那麼差,要是跟他一起去包准只會度過無聊的夜晚。」

  「這點我同意。」

  話雖如此,一旦說起同袍的壞話,這兩名水火不容的人又會莫名其妙的達成共識,讓人搞不清楚他們到底是有默契還是沒默契。

  莫名其妙就吵起來的他們完全忘了自己的處境,反而變本加厲的繼續爭吵下去。明明剛才還因為疲憊而沒辦法發出太大的聲音,卻也在不知不覺恢復到了一般人說話的音量,越說越起勁的兩人彷彿連身上的疲憊都忘的一乾二淨。

  實在是令人不勝唏噓。

  即使如此,美夢終究還是會醒。

  「──!」

  不知道是聽見他們越來越大聲的聲音,還是透過別種方式找到這裡──突然有道可怕的音波從門口隙縫竄了進來。

  那不是現實世界裡的任何一種生物所能擁有的音色。彷彿唯有集動物的野性與人類的兇殘於一身,才有可能發出如此兇惡的吼叫聲,簡直就像是惡魔的咆哮,讓人感到渾身顫慄。

  至於對王杜與懷恩而言,這個聲音更是令他們百感交集。

  「真討厭……又害我想起了土耳其那次的任務。」

  已經聽過無數次的王杜雖然多少有些麻木,但會害怕的東西還是會害怕,所以他才以有些受不了的口氣說出自己的心聲。

  「我反而有點懷念就是了……」

  懷恩也擺出差不多的神情表示同意。

  因為鬥嘴而讓彼此陷入困境這種事──這兩個人早就有過多次類似的經驗,只是那些和此時相比,反而像是在說笑話一樣。

  到了這個地步,就算是尷尬的回憶也會令人懷念。

  「仔細想想,以前只要是和你一起出任務都會落到這種下場。」

  這句話聽起來帶有挖苦意謂,不過王杜本人並沒有那個意思,只是習慣和懷恩這樣說話罷了。

  「那可真是湊巧,我也有同樣的感覺。」

  這點懷恩自然也是心知肚明。雖然時常演變成吵架,不過現在的他並不打算再多說些什麼,而是選擇附和王杜的看法。

  事到如今還要堅持自己的理念根本沒有任何意義。

  況且王杜說的也都是事實。

  一直以來,他們都在互看對方不太順眼。作為同個部隊的夥伴,他們的日常生活有太多的差異是懷恩無法苟同、王杜難以遷就的。在任務上,更是經常因為彼此不同的個性而互相扯後腿,總是要等到有第三者介入才能調停他們之間的爭執。

  雖然他們並非三歲小孩,也知道自己的行為相當幼稚,只是身為一個出生入死的軍人,兩人都非常重視自己、也很清楚彼此在乎些什麼。

  正因為如此,他們才會一直爭吵不休。

  諷刺的是,等到兩人真的放下成見選擇妥協時,也早就來不及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

  那些曾經多次阻止他們的夥伴都不在了。

  而他們不久後也會追隨夥伴的腳步。

  這點──兩人都非常清楚,所以才會在此刻保持沉默。

  「我說……你還記得嗎?」

  經過短暫的沉默,王杜一邊摸索自己的軍服一邊說。

  「我們第一次見面那天。」

  「啊?」

  不知道王杜到底想說什麼,懷恩忍不住皺起眉頭。

  「就是我剛到部隊的那天,還記得嗎?」

  王杜在正式加入特種部隊以前,懷恩就已經是隊上的老鳥了,照理說兩人的關係應該不如此,不過特種部隊是以實力說話的地方,沒有所謂的學長學弟制。

  只有強者與弱者。

  「隱隱約約,那天怎麼了?」

  當慣老鳥的懷恩還是不大能理解王杜到底想說什麼。

  「也沒什麼啦,只是當老大把我介紹給你們認識的時候,我那個時候是這麼想的。」

  我應該可以跟你們成為不錯的朋友──王杜說。

  這時他似乎終於在自己的上衣口袋裡找到了想要的東西,於是用兩根指頭伸進口袋內側將它取出。

  「雖然後來才發現這個想法有一部分是錯的。」

  是一根香煙,王杜看著它露出淺淺的微笑。

  「……你這傢伙,居然騙米迪說自己身上已經沒有了。」

  「哈哈,不是老菸槍的你又怎麼可能會懂呢?」

  生來就有張壞人臉,看不出來是個老好人的懷恩,也常常被人誤會是個很愛抽菸的老菸槍,不過他其實並不喜歡菸味。

  而王杜也在一開始就誤會了懷恩的本性,以為自己應該能和他聊得來,卻沒料到那看似粗獷的外表下有著嚴律龜毛的一面。

  這也是後來彼此交惡的原因之一。

  想起那時候的往事,王杜便忍不住對自己的眼光感到好笑。

  他將菸頭放入自己的口中,然後打算再從身上把打火機拿出來,於是又再次對自己的上衣展開搜索。不過在找到目標之前,突然有一道火光從旁竄出。

  原來是懷恩遞了支打火機到他面前。

  王杜被懷恩的舉動給嚇到了,不過在與他的眼神交會之後,王杜決定接受這番好意,於是將口中的菸湊了過去。

  接著王杜像在深呼吸般,大口大口的吸住口中之物,直到少掉將近一半的長度才抽離菸頭,並將氣味在口腔中多停留個幾秒,好讓自己得以持續回味。

  「呼!」

  最後終於將它們釋放出來,大量的白煙頓時從王杜的嘴裡傾瀉而出,並且臉上掛著十分滿足的表情。

  至於在一旁目擊整個過程的懷恩,並沒有像平常一樣發表微詞,而是選擇沉默,不打算干涉王杜的享受。

  「要不要試試?」

  見識到懷恩難得的反應,王杜也決定做一件出乎意料的舉動,於是他把菸頭拿到了懷恩的面前。

  跟方才的王杜一樣──懷恩也被這突如其來的行徑給嚇到了,不過下一刻他念頭一轉,決定接過王杜手中的菸,然後放進自己口中。

  不過他只抽一小口,就因為受不了而不斷地咳嗽。

  「喂,沒事吧?」

  王杜關心的問道。

  「好、好嗆。」

  咳嗽不止的懷恩斷斷續續的表示。

  要一個沒抽過菸的人抽一口濃菸,要他不會被嗆到是有點困難。

  「不過……還不錯。」

  即便如此,懷恩還是補上了這麼一句。畢竟就算第一次嘗試以失敗收場,也不至於影響菸頭所帶來的韻味。

  充分體會到香菸的過人之處的懷恩,也從自己的身上掏出一樣東西。

  是一台隨身聽。

  懷恩並沒有接著拿起耳機,而是將它拿到王杜的面前。

  「…………」

  事到如今,兩人之間也不需要再多說什麼。

  禮尚往來──本來就是人的天性。

  因此王杜默默的接受,並將耳機放入自己的耳中,並按下播放鍵。

  下一秒,如雷貫耳的旋律轟炸了他的耳膜,如怒濤般強勢的音浪令他有些無法招架。

  是Heavy Metal(重金屬樂)。

  懷恩從以前就很熱衷這類的音樂,總是會聽上好幾個小時才肯罷休,是個相當死忠的樂迷。

  在王杜心裡,重金屬樂是個陌生的玩意,畢竟他平常只聽流行音樂,因此就跟懷恩不適應菸草的味道一樣──重金屬樂對他來說太刺激了點。

  不過即便還不習慣歌手狂野的唱腔,但對於樂手高超的本領王杜還是頗為欣賞。

  所以當他跟懷恩的眼神再度交會時,便豎起大拇指表示讚賞。

  也許是對他的反應感到滿意──懷恩也跟著笑了開懷,並且再次將菸頭放進口中,儘管下一秒還是因為受不了氣味頻頻咳嗽,樣子看起來相當滑稽。

  之後他們都沒有再多說什麼,只是沉默的接受對方的好意。

  明明放在一起就會爭吵不休的兩人,居然會對彼此的喜好表示認同,別說當事人不相信──只要是了解他們之間關係的人都無法想像吧。

  人類就是這麼不可思議。

  透過語言交流往往會走向不斷爭執的地步。

  但若放下彼此心中的成見,卻又會莫名其妙的心意相通。

  這是以前只知道維護自我尊嚴的他們所無法理解的世界。

  直到最後兩人以生命做為代價,終於明白了這個道理。

  即便再怎麼樣都太晚了,不過王杜與懷恩此刻還是很慶幸自己能夠在最後一刻體會這種感覺,所以他們的內心是非常充實的。

  「──!」

  而這時,那個駭人聽聞的聲音又再次出現,但此刻他們沒有一絲害怕的念頭,而是選擇放下一切,好去面對自己最後的命運。

  如今,他們已經心無旁鶩。

  「……比剛才還近呢。」

  「……是啊。」

  兩個人、兩把槍,勝算趨近於零,但身為軍人他們決定貫徹永不言敗的骨氣,就算是死也要死得其所,這樣才能對得起自己的身份、還有那些死去的戰友──

  「要上了。」

  「哦!」

  以及身旁一起奉陪到底的夥伴。

  王杜與懷恩利特。

  兩人替自己的生命留下最棒的一刻。





  最後一次寫第三人稱已經是好幾年前的事了,因此這篇我其實寫的不是很有把握,加上我不是很擅長寫嚴肅的題材,老是覺得自己在劇情的描寫與轉換拿捏的不是很好XD"。所以這次我花很多心力在校稿上,每次要寫新進度前都會先花很多時間反覆檢查。


PS:原本是沒有設定主角兩人的名字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50477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創作|文學少女|輕小說|三題故事

留言共 5 篇留言

小黑斑斑
喜歡!
同樣是寫第三人稱,感受到了相當大的差距QAQ

07-08 22:30

氣泡小嵐
哪裡,相信你可以寫的比我更好[e12]07-10 01:23
任孤行
馮蘇王社?

話說這種互相嘴砲的戰友
蠻現實的

07-08 22:44

氣泡小嵐
最近又把三個傻瓜看過一遍

ㄎㄎ 人是自私的嘛07-10 01:23
鎇狼亦瘋
我覺得很好看耶w
這個慢慢引人入局的故事寫得很有味道呀

07-08 23:54

氣泡小嵐
謝謝你的稱讚[e12]07-10 01:24
摸摸鷹
好懷念啊,以前曾經相當流行三題的創作呢

07-09 00:34

氣泡小嵐
對呀,不過我也只是寫完才下標題XD07-10 01:24
亦真非真
損友W

07-13 18:12

氣泡小嵐
哈哈07-13 23:1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9喜歡★a1069515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介紹】具... 後一篇:【單曲】運用無數景緻描繪...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man90149大家好我遲到了
墨繪ACG更新,這次是邦邦X佐賀偶像合作! 冰川日菜X水野愛!看更多我要大聲說32分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