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心得】加速世界第一卷之三

作者:神聖劍│加速世界│2014-07-03 14:48:07│贊助:0│人氣:307

哈,春雪睜開雙眼。

在從窗戶中射入的白色光線下查看時鍾,指針正指向清晨六點半。竟然睡了近十二個小時。

全身被汗水浸透,就好像是噩夢的殘渣黏黏地粘附在皮膚上。盡管如此,夢中的內容卻完全記不起。

朦朧地回憶起昨天黑雪姬最後所說的話。

一整晚都不要摘下神經元連接終端,這一指示難道和夢有什麼關系嗎。

一邊含糊不清地思考著一邊沖完淋換上校服的春雪,一個人在廚房吃好燕麥片和橘子汁組成的早餐。將餐具收入清洗機後,作為上學前必須的環節敲響了母親寢室的房門。

「我出門了」

昏暗的室內發出聲音,可以聽到床上發出不甚明了的摩擦聲。看樣子昨天似乎又喝了不少。

母親操作著手上的端末給春雪的神經元連接終端轉入五百元的零錢,在等待了片刻後,突然地發出帶著煩躁的聲音。

「春雪,連接終端關著啊」

啊,糟了,慌忙摸向脖子。在一種似乎忘記了什麼的感覺下,將神經元連接終端鏈接上廣域網,很快伴隨著喀啷一聲清脆的效果音金錢殘量得以增加。

「我出門了」

雖然再次打了招呼,卻沒有再傳來回應。輕輕關上寢室的房門,在玄關穿上運動鞋,春雪走出家門。

乘電梯到一樓,邊不斷點頭與並不熟悉的住民們打招呼邊通過入口。

穿過自動門,踏入公寓前庭後只有僅僅的三秒。

啪咿咿咿咿!!突然春雪的腦中響起激烈的聲音。

世界轉暗。沐浴在朝陽下的城鎮在一瞬間沉入暗夜。

什麼!?《加速》!?但是——為什麼,突然地!?

在倒吸一口氣的春雪眼前,顯現出熟悉字體燃燒著的英文字母。

【HERECOMESANEWCHALLENGER!!】

似乎在哪里見過的標題。但是,還不等印入記憶,這些文字就燃燒殆盡,在視野的上方出現更為不可思議的景象。

首先在中央是【1800】的數字,然後在左右伸展出青色的橫條。其下方繼續出現一條稍微細一點的綠色橫條。

最後,視野的中央出現炎之文字——【FIGHT!!】

數字變化成1799。

春雪不知所措地看著開始倒計時的四位數。

一千八百秒。三十分。似乎是很熟悉的數字。對了——黑雪姬說過,確實《加速》的極限時間就是那麼長吧。

但是這次,春雪連開始加速命令《Burst.Link》的「B」都沒說出口。世界的顏色也不是一片青色的單調世界。說回來什麼挑戰者什麼戰斗的,根本不明所以。

想要稍微確認下狀況,拼命地向四周張望,很快便注意到某件事。

雖然十月爽朗的清晨突然消失,但是周圍的地形與記憶別無二致還是在自己的家門前。雙向二車道的馬路,對面並排著便利店與辦公樓,轉過頭可以看到剛走出的高層公寓聳立在黑暗之中。

但是,本來通往新宿方向的道路上被塞滿的車輛,以及人行道上上班上學熙熙攘攘的人群都消失得干乾淨淨。不僅如此,道路上隨處可見巨大的裂縫與凹坑,防護帶與路標都已彎曲變形,建築物的玻璃也都是支離破碎。

稍遠處的十字路口處,就好像路障一樣堆滿了瓦礫,從燃燒著的巨大的汽油桶中竄出烈焰。自己的公寓也可以看到嚴重的破壞痕跡,水泥柱殘破不堪,外壁被開了個巨大的洞,一片狼藉。

馬上回到自己的家中確認房間的狀況,被這種沖動驅使著,春雪搖搖晃晃地走了幾步,透過瓦礫向入口看去。

奇異的景象讓春雪吃驚地圓睜雙眼。建築物的內部就好像是游戲中由多邊形構成的建築物偶然能看到的背面一樣,就只是是一片灰色的平面構成的擴展開來的箱體。不——並不是就好像。根本就是。

這里既是現實也不是現實。春雪現在在《加速》的機能下完全潛入了虛擬網絡之中,周圍的光景是將公共攝像頭所拍攝到的影像處理再構成的3D景象。和昨天在沙龍所看到的青色凍結的世界一樣。

雖說如此,春雪從沒見過如此精致的假想空間。根本就看不到構成畫面的像素。滾落在腳底的哪怕是一顆小石頭,都有著極為細致的構造。

說回來,自己的身體究竟會怎麼樣呢,春雪將視線移向自己的身體。

本以為看到的是熟悉的粉色小豬的假想體,然而——。

「這是什麼」

吃驚的聲音不禁從口中漏出。

進入眼簾的不管是腳也好、身體也好、雙手也好,都如同針一般纖細,被打磨得如同鏡面一般的銀色身體。就好像是機器人——但是,絲毫沒有給人以像游戲和動畫中的那種戰斗型的印象。

慌忙地將手摸向臉,沒有鼻子和嘴巴的感觸,取而代之的是如頭盔般平滑曲線的硬質質感劃過指尖。猛然望向四周,發現與公寓以街道相隔的雜居大樓牆面破裂的玻璃窗戶,便伴隨著咔咔的腳步聲靠近過去。

巨大的玻璃所映射出的身形,果然是全身金屬的機器人。全身上下都細長瘦小,只有流線型的腦袋難看地顯得特別大。總而言之——就像是個雜兵。

至少在額頭上長個角什麼的兩眼迸發出金色光芒什麼的啊。

春雪情不自禁地開始吐槽連名字都不知道的假想體設計者,就在此時。

在玻璃映照出自己的背後,穿過道路的另一側,可以看到蠢動著的複數的人影。

噼咕,縮起金屬的身體轉過身。不知何時出現的,在破壞的便利店招牌下站著三個人影正盯著自己。因為身處暗處只能看到輪廓,但每個人都比春雪體格要大得多。

人影交頭接耳似乎在說著些什麼。春雪不禁豎起耳朵。

「恩但是,總覺得是個畏縮的家伙呐」

「在記憶里也沒見過這個名字呢——,是新人嗎?」

「不過是金屬色哦。說不定有看頭不是嗎?」

那些家伙——不是NPC。(乙烯插花:NPC乃游戲術語NonPlayerCharacter的簡稱,嘛~就是游戲里那些村民,商人那種非玩家控制的角色)

春雪的直覺告訴自己,那種舉止、談吐,決不可能是程序,而是活生生的人。

但是,這里是《加速》的虛擬網絡。也就是說他們也是和自己及黑雪姬一樣同樣安裝有Brain.Burst的人。總之先向三人問下情況吧,春雪這麼想著,畏畏縮縮地穿過道路走到中央的白線處。

突然,感到有新的視線投來。停下腳步,環顧四周。

有人。不只是剛才那三人。不知從哪里出現的,在廢舊大樓的屋頂,瓦礫的頂端,從各個方位都可以看到奇形怪狀的影子們注視著春雪。但是卻都沒有靠近的意思,不過——對了,就好像是在等待著什麼一般的氣氛。

春雪無可奈何地只能在道路的正中央來回張望。視野上方的倒計時不知何時已經減少到1620.數字左右各伸出的兩條橫槽依然沒有什麼變化——。

不,雖然到現在都沒有注意到,不過左右的橫槽下方並排著細小的英文字母。

左側的文字是《Silver.Crow》。而右側則是《ash.roller》。

這種畫面構成,曾經見過,十分熟悉。

伴隨著強烈的既視感,春雪終于想起。

並不是新的事物——比春雪出生還要早三十年以上的過去,席卷二十世紀末日本游戲廳的某種游戲類型。就在最近,還因為看到了什麼而發出過如此的感想。那是。

就在呆立在原地努力搜索著記憶的春雪背後,突然爆發出轟鳴之聲。

「!?」

想要轉身卻失去平衡,嗙地一屁股坐在地上的春雪眼前,屹立著一個格外巨大的身影。

是摩托車。而且,並不是平常所見的小摩托是被如腸子般的管道包裹著在很久以前就被法律所禁止的內燃機機構,從中爆發出突突突地沉悶的震動聲。

車體的前減震杆異常地長,而夾在其中的輪胎也巨大得好像是在開玩笑一樣。灰色的巨大身軀微微地飄散出焦臭的味道。

春雪將視線向上移動,越過巨大的彎曲車把,視線畏畏縮縮地捕捉到一身皮革裝束跨坐其上的騎手。

全身被打滿鉚釘的黑色皮革所包裹,雙腳穿著皮靴兩腕抱胸,雖然整個腦袋被頭盔包裹著,但外形卻是骸骨的恐怖模樣。

春雪呆然地聽著從中傳出的如同碾壓般的聲音。

「久違了的《世紀末》舞台呢,Luuuuu、ckyyyyyy~」

雙臂交叉著的一手的食指左右搖晃。

「再加上對手是亮閃閃的新品。Megaluuuuucky——!」

骸骨騎士抬起右足架到把手上,熟練地向下一擦。轟轟轟轟,伴隨著一瞬間爆發出的巨大轟鳴,春雪又一次被吹飛。

怎麼看都不像是友好的對手。比起這個,剛才所想到的如果正確的話,這里是《對戰舞台》——而這個騎士就是——。

「嗚嗚哇」

春雪不斷向後退縮,轉身,

「嗚哇————」

機器人的雙腳發出吭吭的聲響,拼命地奔跑。

「噫哈哈哈哈!!逃吧逃吧!!」

背後再次響起引擎的咆哮,如同要將耳朵震裂般的輪胎空轉聲持續著——就在下一秒,背後傳來一陣難以忍受的鈍痛感,砰的一聲,春雪的身體在暗夜之中高高飛起。

同時,視野左上方,《Silver.Crow》一方的青色橫條唰地縮短。

啊——果然那,看到這一景象,在空中不斷回旋著的春雪如此想到。

也就是說這是《對戰游戲》,我是一竅不通的菜鳥,而對手是早已熟諳一切的老玩家。

不可能贏的啊——。

『哈哈哈,一下子就被盯上了嗎。沒有遵守和我的約定哦,少年』

午休。

與昨天同樣地,在沙龍與春雪直結的黑雪姬,前發下可以隱約看到加速治愈貼的頭搖擺著只以思念的形式露出精明的笑容。受傷方面,雖然流血的時候看起來很嚴重,但似乎只是單純的裂了個口子。絞盡腦汁准備的一堆詞語准備用來感激和謝罪的話語,在右手一揮下都被帶過。

『不不是那麼好笑的事啊。我差點都以為自己會死啊這當然,隨便地就把神經元連接終端接到網上的我雖然也有錯』

愉快地望著碎碎念念的春雪,端起桌子上的茶杯靠上嘴唇。旁邊放置著還沒吃過的煉乳烤蝦,春雪的面前大碗的豬肉咖喱飯也同樣冒著熱氣。

同桌的學生會成員們都已經開始開動筷子吃了起來。雖然春雪的胃已經不中用地發出了抗議,但是黑雪姬的講解或者說是說教看樣子還不會那麼快就結束。

『——不過嘛,這樣也省去了我的一番說明了。雖說學費稍微高了些,這樣你也已經理解了吧』

『指什麼呢』

『《Brain.Burst》程序的真正作用啊。並不是隱藏著什麼巨大的陰謀,只不過是——』

春雪決然地點了下頭,在思考中說出了黑雪姬停頓一下之後應該會要說出的話語。

『只不過是個對戰格斗游戲。而且是現實舞台的遭遇戰。真是出乎意料啊』

『呵呵,的確是出乎意料到讓人困擾呢』

『使用讓思考《加速》這麼誇張的技術,還以為會要做什麼呢,竟然只是個格斗游戲!不是三十年前就已經過時了的游戲類型嗎!』

此時,黑雪姬似乎思考著什麼側了下頭,臉上浮現出似乎是諷刺般笑容。

『唔——嗯,這種說法稍微有點不對呢。春雪君,我們腦加速者並不是為了要玩格斗游戲而《加速》的。正相反,是為了了繼續《加速》而要不斷戰斗。是因為不得不這麼做啊,這也是這個程序讓人厭惡的地方』

『這是什麼意思呢?』

『嗯接下來還是實地說明好了呢。稍微《加速》一下吧』

『啊、啊啊』

春雪不得以地放棄對大碗咖喱飯的依戀,按照所說在椅子上端正姿勢,喊出加速啟動命令。

Burst.Link!

啪咿,聲音沖擊著身體和意識,周圍的學生們突然變得紋絲不動。同時各種色彩一起褪去,轉換成具有透明感的青色。

雖然眼前的黑雪姬也同樣靜止著,但很快從清純的制服姿態中,如幽靈脫體般妖豔的黑色禮服假想體站了起來。春雪也帶著粉色小豬的身體從椅子上跳下來,接著為了不看到自己圓滾滾的實體向前走了幾步。

『那接下來要做什麼?』

『視野的左側是不是增加了一個新圖標?』

順著話語轉動視線,確實原本並列著的啟動程序圖標中,注意到一個有著B字母標記的新安裝圖標。抬起左手點擊它。

『那就是對戰格斗游戲《Brain.Burst》的主畫面了。可以瀏覽自己的狀態和戰績,或者是檢索周圍的腦加速者提出對戰。按一下對戰搜索鍵試試』

春雪點頭敲擊菜單最下方的按鈕。立即彈出一個新的窗口,在一瞬的搜索提示後便列出了人名列表。

雖說如此,出現的名字只有兩個。一個是今天早上也見到過的,代表春雪自己的《Silver.Crow》以及——另一個。《Black.Lotus》。

這就是黑雪姬作為腦加速者的名字,雖然對此春雪沒有任何懷疑,為了確認稍稍抬起臉來。和預想的一樣,黑揚羽蝶的假想體輕輕地點頭說到。

「現在,我們已經與廣域網隔離,只接通了校園局域網的狀況下,列表上只有你和我——應該是這樣的」

「是Black.Lotus前輩」

好美的名字啊,和您實在是太相稱了啊,雖然很想說出這類的話語,但卻沒有化作一點的聲音,春雪只能是噗噗地扭動著豬鼻子。

「好,那麼點一下我的名字,提出對戰吧」

「誒誒誒!?」

「當然不是真正的對戰。只是單純地讓時間過去的平局而已」

輕輕地苦笑著,黑雪姬催促春雪。

在這個即使是在同一區域數萬人連接進行大規模戰斗游戲都已經不稀奇的時代,現在竟然是一對一嗎,邊想著邊點擊列表中的名字,出現的彈出菜單中選擇【DUEL】。再次彈出YES/NO對話框中選擇——【YES】。

瞬間,世界的樣子再次改變。

全體學生一下子從青色靜止的沙龍中消失。立柱和桌子變回原來的顏色但卻如同風化了一般開始腐朽,玻璃上也附著上厚厚的塵埃。

然後,天空唰地被染成橘紅色。不知從哪里吹來一陣干燥的風,地面各處生長出來的無名草隨風飄搖。

早晨剛見過的1800的數字啪地印刻在視野上部。左右伸展出青色的血槽,最後是——【FIGHT】的炎文字。

「嚯《黃昏》舞台嗎。選到個稀有的場景呢」

來來回回環顧四周的春雪身旁響起黑雪姬的聲音。

「舞台的屬性是,燃燒、易損、昏暗,吧」

「啊、啊啊」

一邊點頭,春雪一邊確認自己的身體。不知何時粉色小豬的形象已經變化成了那個瘦小的銀色機器人。

說回來黑雪姬到底會有什麼變化呢,邊這麼想著邊將視線望過去,然而眼前站立著的是與之前毫無變化的黑色禮服的假想體。

「這就是你的對戰假想體啊。《Silver.Crow》,不錯的名字呐。顏色也不錯。形狀也是喜歡的類型,對我來說」

黑雪姬伸出手,在銀色光滑的頭上來回撫摸。

這清晰的觸感讓春雪重新意識到這里並不存在《接觸禁止》這樣的孩子式的倫理保護法則,是真正的假想現實。

「謝、謝謝雖然覺得像是個雜兵。要重新改造外形,是不可能的是吧。這個的設計和命名是誰做的呢?說回來,對戰假想體是什麼?」

「正如其名,就是對戰專用的假想體啊。造型設計既是Brain.Burst中的程序,也是你自己。——你昨晚,做了一個非常長、非常可怕的夢吧?」

「是的」

雖然記不起內容,但是那是十分糟糕的噩夢這一點感覺上清晰地記得。機器人外形的細長而堅硬的雙手情不自禁地來回摩擦起來。

「那是因為程序與你的深層意識連接的緣故。Brain.Burst將所持者的欲望、恐懼以及強迫觀念全部粉碎、過濾,以此為基礎而形成的對戰假想體」

「我的深層意識。恐怖與欲望」

喃喃著,春雪再次低頭望向自己的身體。

「這就是這瘦小貧弱滑溜溜的身體,就是我所渴望的嗎?雖然的確平常會想著更瘦一些之類的但就算這麼說,至少也稍微主角化一些」

「哈哈哈,並不是那麼單純的。程序讀取的並不是理想而是劣等感。你的情況下,沒有把那個粉色的小豬君直接作為你的對戰假想體就應該認為是幸運的了哦。不過說回來,我對那造型也很喜歡呐」

「別別嘲笑我了。我可是很討厭的啊」

一邊想著趕快再編一個校園網用的新黑騎士假想體,春雪發問。

「但是,這麼說,前輩學校中的假想體也是Brain.Burst作成的嗎?那是前輩劣等感的象征?明明那麼漂亮」

「不」

眼眸中流露出一絲陰霾,黑雪姬低下頭。

「這是我自己編輯後的東西。我因為一些原因把本來的對戰假想體封印了。理由總有一天會和你說的,等時機成熟了」
「封印?」

「很可惜,我的對戰假想體很難看的喲。丑陋之極。雖然說那不是封印的理由嘛,我的事先放一邊」

聳了聳肩,黑雪姬很快又回到了通常的那種充滿神秘感的表情。白皙的手再次開始撫摸春雪戴著頭盔的腦袋。

「你今天早上通過廣域網遇到其他腦加速者的挑戰,進行了初登場的第一戰。然後被打得落花流水。是吧?」

「嗯,嘛,就是這樣。完敗了」

「對戰結束後的清算畫面有好好地看了吧?」

春雪不情願地回想起上學時突然出現的《對戰舞台》。在那昏暗的廢墟中,被騎著粗俗摩托頭戴骸骨頭盔的騎士又撞又碾地一頓折磨,春雪的體力槽一下子就被消減到零。

伴隨著一陣哀傷的效果音,眼前出現了【YOULOSE】的文字,然後——。

「記得顯示出了我的名字和等級1,然後出現了個奇怪的數字。BurstPoint,似乎是。從99減到了89」

「很好,記得很清楚那。Burst.Point!就是它,這才是驅使我們不斷趕赴殘酷戰場的根源」

如同呐喊般地如此說到,黑雪姬朝窗邊前進了幾步,倏然轉身。雙手握著的傘砰地朝地面一插,碎裂地面的細小破片四散飛濺。

「Burst.Point,亦是,我們可以《加速》的次數。進行一次加速就會減1。安裝完成後初期雖然就有100點,不過昨天你在沙龍中加速過一次,所以消耗了一點。然後在剛才,又再次使用了一點」

「啊。那、那要怎麼補充呢。難道是要用現金來換嗎」

「不是」

黑雪姬明確地作出否定。

「要增加Burst.Point的方法只有一個,在《對戰》中獲勝。勝利的話,如果是和同等級對手對戰的話就能加10點。但是輸了的話就要減10點。就像今天早上的你一樣」

將視線投向窗外的火紅的夕陽,黑雪姬繼續喃喃道。

「因為《加速》實在是太過強大的能力。在打架中獲勝自然不用說,考試的時候取得滿分、某些賭博以及體育項目中要獲得大勝也變得易如反掌。最近在夏天的甲子園,創下大會本壘打新紀錄的一年級選手就是高等級的腦加速者」

「什」

啞然的春雪感覺到黑雪姬投來略顯悲哀的視線。

「因此,曾經嘗到過一次禁斷蜜汁的我們,只能夠永遠地《加速》著。為了獲得Burst.Point,只能永遠地持續著戰斗」

「請請等一下」

誒誒——,那個天才強打者竟然是腦加速者。

啊,不是這個——黑雪姬的話有一個地方有些奇怪。

春雪拼命地思考著,然後開口。

「那那個,剛才,您說了對戰中勝了加10點輸了減10點對吧。那也就是說此外還有為了《加速》消費的點數,那麼全體的腦加速者所持有的總點數不是只會一直減少嗎。也就是說,對戰弱的人必然點數會被減到零。那樣的話,會發生什麼呢?」

「不愧是你,理解的真快啊。很簡單。將失去《Brain.Burst》」

黑雪姬暗色的瞳孔中浮現出如同燃燒般的色澤直直地凝視著春雪。

「程序將自動卸載,再也無法重新安裝。就算變更神經元連接終端的機種也沒用,因為是靠固有腦波識別的。點數全被奪走的人,將再也沒辦法進行《加速》」

在冰冷聲音的宣告下,更是讓人覺得不寒而栗。

「因為也有像你這樣的新人不斷加入,蛋糕也並不是一味地減少呢。不過就算這樣,整體傾向來看還是處于微減狀態」

「Brain.Burst失去」

明明才不過體味了兩三次《加速》的經曆,然而光是想象就感到脊背發涼。將無法再加速,並不只是如此。對于春雪來說,這將失去與原本就好像是存在于別一世界的黑雪姬的唯一接點。

再一次領悟到被那骷髏騎士奪走的10點的重量。

「那麼這麼辦呢,春雪君」

伴隨著喃喃低語,春雪抬起頭。

「怎麼辦是?」

「現在回頭還來得及。《加速》也好《對戰》也好,都不存在的普通世界。欺負你的笨蛋家伙也不會再出現了,這點我可以作為學生會成員向你保證」

「我我」

——這與加速、與Brain.Burst沒有關系。只是,不想和你分開而已。當然這話無論如何是說不出口的。取而代之,緊握銀色的拳頭作出回答。

「我,還必須要有東西還給前輩」

「哦?」

「您給了我Brain.Burst,將我從那個地獄中拉了出來。那並不是為了奪取我初期的100點,這點我能感覺到。這樣的話,不管怎麼說都太好人吧那麼,您一定是有什麼事想要讓我來做。特地去確認反彈球游戲的最高紀錄,關于加速的事情從零開始一點一點地傳授給我,不惜花費了這麼多精力的目的。是這樣吧?」

「唔。精確的推論」

春雪透過銀色面罩凝視著露出若有若無微笑的美麗假想體。

「我我,實際上根本就不是能夠與前輩這樣交談的人。樣子難看,長得又胖,又是個愛哭鬼,還對僅有的兩個朋友又恨又嫉妒,動不動就逃跑,真的是個無藥可救的人。糟糕透了」

我究竟在說什麼啊,雖然這麼想著,但溢出的話語無論如何都收不住。此時或許該慶幸有著一張如同鏡面般無表情的假想體吧。

「盡管如此,黑雪姬前輩還是與我搭話,與我直結,雖然明白那是因為我稍微游戲玩得好了點的關系,雖然明白不可能有其他的理由,我、我應該是說不想就這樣呢,那個」

我到底想說什麼啊,稍微整理下再說啊,啊啊~這種時候才應該加速嗎,不,現在已經是加速了啊。

一邊陷入毫無道理的慌亂之中,春雪更是無法抑制胸中不斷湧出的話語。

「所以所以我,想要回應前輩的期待。您所賜予我的慈悲,我一定會報答。雖然不明白能做什麼,只要您今後有什麼困擾,我將盡我可能全力以赴。所以我不會卸載Brain.Burst。我會戰斗作為腦加速者」

什麼啊,不是只要說最後一句就好了嗎!究竟我都說了些什麼啊。

將話全部吐出的春雪,一下子感到太過羞恥而縮起瘦小的假想體低下頭。

不會是會錯意了吧你這個自我意識過剩的家伙,反正回答一定會是這樣。在抱著如此覺悟的下一瞬間,突然吐露出的話語傳入耳中。

「慈悲請不要用這樣的詞」

啊,不禁抬起的視線所捕捉到的是,在這幾天中最富有感情的——因痛苦而扭曲的臉。

「我不過是個愚蠢而無力的中學生。和你站在相同場所,呼吸相同空氣的普通人。何況在這個舞台上,你和我是完全對等的腦加速者同伴。作出距離的只是你一方啊。這假想空間區區兩米的距離,對你來說有這麼遠嗎?」

無聲地將雪白的右手伸出。

遠啊。

春雪在心中默默喊道。

對于像我這樣的一類人,光是進入像您這樣擁有一切的人的視野之中就會感到有多麼地恐怖,您是不會明白的。把我看作仆人就行了。只要做一個按照您命令行動的棋子就可以了,只是這樣就已經是難以想象的幸運了。要是在這里握住這只手,我又將產生不該有的期待了。而在這之後,一定會吞下兩倍于期待的後悔之毒。

千百合和拓武的事也是一樣。對于那兩人,只要能成為愉快的胖子的朋友就已經是心滿意足了。明明只要不憐憫或是同情自己,根本就不會奢求這以上的關系。

從春雪口中吐露出的話語,就如同遍布假想日落世界的枯木般干澀。

「前輩把我從地獄中救了出來。這對于我來說是一生全部的幸運了。我不會有更多的奢望,絕對」

「是嗎」

隨著低語,黑雪姬將手垂下。

凝重的沉默暫時地支配著這個舞台。打破這一沉寂的,是與以往毫無變化的悅耳聲音。

「你的意志,我就感謝地收下了。確實我現在遇到了一個比較棘手的問題。為了解決它需要借助你的力量」

春雪小聲地歎出口氣點了點頭。

「嗯嗯,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全力以赴。要怎麼做呢?」

「首先,先學好《對戰》的規則吧。先點一下體力槽下方顯示的自己的名字。打開《出招表》,能夠看到你的對戰假想體所設定的所有通常技及必殺技指令」

「必必殺技?」

停下伸出的手,春雪鸚鵡學舌地問道。

「恩。程序在創造對戰假想體的同時,根據其屬性將既定的能力點分配到各參數之中。有以注重優秀攻擊力的類型,有以堅固防禦為主的類型,還有專靠必殺技以求一發逆轉的一點集中型。然而作為大原則,同等級對戰假想體之間的能力點總和是完全等價的。雖然你在初次對戰中慘敗,那並不是因為對手太強。只不過是因為你不知道戰斗的方法罷了」

那個機車男《ash.roller》與春雪一樣是等級1。明明是具有壓倒性的對手,實際上卻只與《Silver.Crow》具有相同的戰斗力嗎。

這樣說來,想必這個瘦小的機器人假想體一定設定了相當可怕的必殺技吧。春雪心跳加速地伸出銀色的手指,按下自己的名字。

伴隨著效果音,彈出一個半透明窗口。

簡單的人形動畫演示著身體的動作,其右邊標示著技名。

首先第一個,隨便地架起右拳並向前打出的動作。通常技《拳》。

然後第二個,抬起右腳向前踢出的動作。通常技《腳》。

然後最後一個,必殺技——兩臂交叉然後左右打開,一下將頭頂出,其名為《頭錐》。

只有這些。其它什麼都沒有。

「那個」

春雪發呆地喃喃。

「通常技是拳和腳然後,必殺技只是一般的頭頂的樣子」

「喔?」

聽到這麼說的黑雪姬,將右手的食指抵在下巴上側頭思考著什麼。雖然表情看上去沒有什麼變化,但春雪無法再正視她,將頭低下。光是想象到黑色瞳孔中流露出的失望神色,就讓全身一下子發熱起來。

在意識還沒有考慮之前,嘴巴擅自就動了起來。

「啊,算了。其實早就預想到了。這個假想體,光是看起來就讓人感到完全不行。對不起,辜負了您的期待。算了吧,把我扔到一邊也沒關系。就當是抽了個下下簽吧」

「你這個笨蛋!!」

身體猛地一震,春雪抬起頭。不知何時已經近在眼前的黑雪姬正柳眉倒豎滿眼怒火地低頭看著自己。

「對于你的生活方式我不該說些什麼,畢竟我們都是中學生。但是關于Brain.Burst,我可是比你要早六年的前輩。我剛才就說過了,不管哪個對戰假想體都是擁有著相同的能力點的。已經忘記了嗎」

「但但是,您看,實技只有拳腳和頭錐啊」

「那麼,作為補充一定有什麼足夠強大的能力存在」

視線微微變得柔和,黑雪姬如同曉諭般繼續說到。

「形成這個對戰假想體的是你的心。連你自己都不相信要怎麼辦」

在這世上最不信任的人就是我自己了啊。

一邊在心中喃喃著,春雪點頭。

「對不起。我相信自己先不管,只要是您說的」

聽到這話的黑雪姬臉上微微綻放出笑容——雖說只是苦笑——讓春雪瘦小的肩膀松了下來。

「看來在教你戰斗方法前你還有必須要學的東西啊。所謂的強是」

在一瞬間。苦笑中隱約帶出一絲悲涼的神色。

「所謂的強,絕不只是字面上的作為結果的勝利哦。我理解到這一點花費了實在太長的時間。而當我學到這一點時,已經太遲了」

回響在寂靜中話語的真意,春雪沒能理解。側頭剛想要提問,黑雪姬卻沒有給予這個機會突然轉身。

「恩,快到時間了嗎」

只見一千八百秒的倒計時已經只剩下二十秒了。

「那麼,接下來的課程就在實際體驗中學習吧」

「啊誒?什麼?」

看著一臉茫然的春雪,黑雪姬的嘴角浮現出一抹無畏笑容。

「當然,是去要回來。將你的10點」

隨後,顯示出平局的畫面《對戰》終了,同時《加速》狀態解除。

回到現實沙龍後,黑雪姬沒有給春雪說話的機會就將直結的連接線拔了。

「那麼!快吃午飯吧有田君。要冷了哦」

微微一笑,從桌上拿起湯勺。無奈的春雪也只能將手伸向面前盛有咖喱飯的器皿。雖然體感時間上從買來已經過了三十分以上,但依然還熱騰騰地冒著氣,讓春雪的胃一下子叫了起來。

從周圍桌子投射過來的非難的視線與昨日一樣集中照射在春雪身上,雖然就想這樣端著午餐躲到食堂的角落去吃,但終究是沒能勝過空腹。狼吞虎咽地大口吃了還沒三口,聽到同桌上級生向黑雪姬發問的聲音,讓春雪一下子噎住。

「姬,差不多也該告訴我們了吧?我們被好奇心煎熬得快要死了啊。這位男士與你的關系我們該如何理解呢」

將視線抬起,發問的對象是昨天也見過的擁有柔軟頭發的學生會成員。記得是二年級的書記。

「唔」

黑雪姬將勺子擱在色拉烤菜器皿的一邊,優雅地端起茶杯,露出稍微思考的樣子。周圍的學生們一下子安靜下來。

「直接來說的話,就是我告白,然後被他拒絕了」

悲鳴與驚愕聲充滿了整個世界。

銜著湯勺,抱起咖喱飯,春雪飛一般地逃走。

「那那個啊!!」

在下午的兩個小時內時時刻刻都沐浴在如針紮視線下的春雪跟在正走出校園的黑雪姬的斜後方壓低聲音抗議著。

「您在想什麼啊!!我又被欺負了啊!又被欺負了啊絕對!!」

「堂堂地宣言了呢」

呵呵地笑著,黑雪姬帶著裝模作樣的表情繼續說到。

「不過我說的不都是事實嗎。而且,似乎你也並不是感到很討厭呐」

邊說著邊操作起自己的假想桌面,可以看到手指點擊著什麼的動作。通過校園網立即收到的郵件標記在春雪的視野中閃動。點擊後眼前展開出一幅巨大的畫面。

正將咖喱飯的勺子伸進嘴里,張著嘴一臉呆相的自己的照片。

春雪當即大叫了起來。

「嗚喀啊啊!!」

立即將文件塞入回收站。

「什什什、什麼時候做的視野畫面捕捉啊!動作快也要有個限度啊!!」

「反正,不過是做個紀念」

就在這樣你一句我一句的過程中,甚至能感到具有現實性殺傷力的視線再次從周圍向春雪照射過來。更進一步地縮起肩膀,不過到底是是無法完全躲藏到黑雪姬的纖細身體的背後。

「稍微挺起胸當吧。在這個學校里,被我甩了的男生不在少數,但反過來的卻只有你一個哦」

「所以說,我究竟什麼時候做了這樣的事啊!」

「這種說法好過分喔。又受傷了呐那,比起這事」

將這些事一句話放到一邊,黑雪姬表情一變小聲地說到。

「出了校門後,你的神經元連接終端就將與廣域網連連接。包含這里的《杉林第三戰區》內所在的腦加速者,誰都可以強制與你進行對戰。在被挑戰前先進行加速,從對戰搜索表中找到《ash.roller》並提出挑戰」

「誒戰區?能夠對戰的范圍是受限制的嗎?」

對于春雪的提問,黑雪姬輕輕地點了點頭。

「這是當然。就算要和東京另一側的家伙對戰,在相遇前三十分就已經過了雖然總有一天將會踏入多人無限制接續的集團戰用專用區域,那也是等你超過等級4之後的話了。現在只要集中于眼前的戰斗」

在稍微銳利的聲音下,講解被強制結束。

「先說在前頭,輸了的話是不能立即再挑戰的哦。同樣的對手一天只能挑戰一次。我雖然也會去觀戰,很可惜沒辦法幫手不要擺出無精打采的臉來,只要按郵件中所寫的戰斗就不會輸的」

「是,是」

吞了吞口水,春雪點頭。在第六節課時收到的文本郵件的內容在腦內重複並模擬。

「接下來就是真正的揭幕戰了,《Silver.Crow》。GoodLuck」

背後被輕推了下,春雪踏向硝煙彌漫的人行道。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49791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加速世界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SAO10698038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心得】加速世界第一卷之... 後一篇:【心得】加速世界第一卷之...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nlpss05050大家
歐趴糖大爆射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6:0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