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心得】Sword Art Online 刀劍神域黑色劍士

作者:神聖劍│Sword Art Online 刀劍神域│2014-07-03 09:56:05│贊助:0│人氣:536
艾恩葛朗特第三十五層

2024年2月

「求求你……畢娜……不要丟下我一個人……」

滑過西莉卡臉頰的兩行眼淚不斷滴落在地面的大羽毛上,最後化為光的粒子四散開來.

那淡藍色的羽毛,是長久以來唯一的朋友,同時也是搭檔的使魔「畢娜」所留下的遺物.幾分鍾前,畢娜為了保護西莉卡而死去.牠受到怪物用武器給予致命一擊,在發出一聲悲鳴後,就像碎裂的冰塊般四散.只留下一根每當被呼喚名字時,就會高興地晃動的長尾羽——

1

西莉卡是艾恩葛朗特里罕見的「馴獸師」.不,應該說曾經是.因為她身為馴獸師證明的使魔已經不在了.

馴獸師這個名稱並非系統上規范的等級或技能,而是一種俗稱.

通常在戰斗中總是積極發動攻擊的怪物們,偶爾會發生向玩家示好的事件.若能抓准這個機會,給予餌食之類而成功馴養的話,怪物就會變成能給予玩家各種幫助的珍貴存在「使魔」.而大家則會帶著贊賞與羨慕,將這些幸運的玩家稱為馴獸師.

當然,並非每一種怪物都能成為使魔.有可能的,只有一小部分的小動物型怪物而已.事件發生的條件尚未被完整判別出來,唯一確定的只有「倘若殺害太多該種怪物,事件就絕對不會發生」這項條件而已.

光用想的就覺得這頃條件實在太過嚴苛了.就算試圖不斷地反複接觸有可能變成使魔的怪物,但那些怪物通常會主動攻擊,根本無法避免交戰.換言之,想成為馴獸師的話,就必須不停接觸目標怪物,而且只要是沒有觸發事件的情形,就得二話不說地逃跑.不難想象這作業有多繁雜.

關于這點,西莉卡可說是難以置信的幸運.

沒有任何相關知識的她,一時心血來潮來到下層,漫無目的在森林里閑晃.第一次遇到的怪物沒有發動攻擊,反而主動靠近.而西莉卡丟給牠吃的,是前一天順手買來的袋裝堅果,正好是那個怪物喜歡的食物.

種族名稱為「羽翼龍」,全身覆滿輕飄飄的淺藍色柔軟的毛,由兩根大尾羽代替尾巴的小型飛龍,原本就是極少出現的特殊怪物.西莉卡似乎是第一個成功馴養的人,所以當她與趴在肩上的飛龍一起回到作為據點的第八層主要街道區「斐立潘」時,立刻引起非常大的話題.隔天,好像有許多玩家開始以西莉卡所提供的情報嘗試馴養羽翼龍,卻不曾聽說有人成功.

西莉卡將這只小型飛龍命名為「畢娜」,與在現實世界中飼養的貓同名.

使魔怪物的直接戰斗力都不是太高,畢娜也不例外,但卻擁有數種特殊能力.例如能夠探知怪物接近的搜敵能力,能幫主人回複少量生命值的治愈能力等等,每種能力都很寶貴,能讓每天的狩獵更加輕松.然而比起這些,最讓西莉卡感到高興的,就是畢娜的存在帶給自己安心與溫暖.

使魔的AI程序並沒有設定得那麼高.說話當然是不可能的事,能理解的命令也只有十種左右.然而對年僅十二歲就被這游戲——封閉世界SAO所囚禁,幾乎快被不安與寂寞壓垮的西莉卡而言,畢娜所給予的救贖根本是筆墨難以形容.可以說在得到畢娜這個搭檔後,西莉卡的「冒險」——也就是在這個世界里「生存下去」——才總算開始.

從那之後的一年,西莉卡和畢娜順利地累積經驗,磨練身為短劍使的技術,逐漸成為在中級玩家當中相當有名的較高等級玩家.

當然,她的等級還遠不及在最前線戰斗的頂尖劍士們.但實際上,在七千名玩家當中只占了數百人的「攻略組」,從某個角度來說,是比馴獸師更稀有的存在,幾乎沒什麼機會親眼見到他們,所以在由大多數人所形成的中級玩家中聲名遠播,就跟晉升為偶像玩家沒兩樣.

況且女性玩家壓倒性的稀少,再加上年齡的關系,「龍使西莉卡」沒多久便成為擁有許多崇拜者的知名人士.希望偶像加入的隊伍與公會絡繹不絕,年僅十三歲的西莉卡會對這種情況感到飄飄然可說是理所當然.但最後卻因為這股傲慢,遭致再怎麼後悔也無法挽回的過錯.

原因出自不值一提的爭論.

西莉卡加入了約兩周前邀請她的隊伍,一起到第三十五層北邊,通稱「迷路森林」的廣大森林地帶冒險.當然,現在的最前線是遙遠上方的第五十五層,這個樓層早已被攻略完畢.然而頂尖劍士們基本上對攻略迷宮區以外的事都不感興趣,所以像「迷路森林」這種次要迷宮就被放著不管,也因此成為適合中級玩家們的目標.

西莉卡所參加的六人隊伍聚集了各式好手,從早上開始就不斷地戰斗,發掘寶箱,賺取了不少的錢與道具.冒險因為周圍逐漸染上夕陽的色彩,大家的回複藥水也差不多用盡而結束.他們開始准備回主要街道區時,裝備細長槍的另一名女性玩家,像是要牽制西莉卡般對她說:

「關于回去後道具的分配,因為妳已經有那只蜥蜴幫忙回複,所以應該沒必要給妳回複水晶吧.」

被觸到逆鱗的西莉卡立刻反擊:

「妳才是吧!一個完全不上前線,只會躲在隊伍後面晃來晃去的人根本用不到水晶啦!」

之後便是你來我往的言語交鋒,而隊長盾劍士的仲裁也只是杯水車薪.怒火中燒的西莉卡最後丟下這些話:

「道具我不要了!我也絕不會再跟妳組隊了!何況想要我加入的隊伍根本多到滿出來!」

雖然隊長極力挽留,要她至少在離開森林到達城鎮前先一起行動,但對此充耳不聞的西莉卡立刻與五人分開,往岔路跑去,就這樣帶著滿肚子怒氣走了.

即使是獨行,對已習得七成短劍技能,而且又有畢娜輔助的西莉卡來說,第三十五層的怪物算不上是什麼強敵.應該能輕松打敗敵人,回到主要街道區——如果沒有迷路的話.

被稱為「迷路森林」的森林迷宮可不是浪得虛名.

由茂密的巨大樹木並列而成的森林以棋盤狀分割成數百個區塊,並且被設定為在踏入其中一塊區域一分鍾後,四周鄰接區塊的連結就會隨機變換.要離開森林,只有在一分鍾之內不斷突破每個區塊,或是使用主要街道區的道具店所販賣的高價地圖道具,一邊確認四方的連結一邊前進.

擁有地圖的只有隊長盾劍士,而且在迷路森林使用轉移水晶也無法回到城鎮,只會被隨機送到森林的某個區域.因此西莉卡不得已只能馬不停蹄地奔跑,試著突破.然而要在蜿蜒的森林小徑上,邊避開巨木的樹根邊奔跑是件比想象中更困難的事情.

雖然是往北方直直前進,但抵達區域邊緣時早已超過一分鍾.在不斷重複被轉移到不明地點的情況下,西莉卡也越來越疲憊了.夕陽的顏色越來越濃,因為慢慢降臨的夜色而感到焦急,想逃出區域是越來越困難.

最後,西莉卡終于放棄奔跑,開始邊走邊期待能有被送到森林外側區域的偶然.只是幸運卻始終沒有降臨——而且在蹣跚前進的途中,怪物們也毫不留情地襲擊而來.雖說在等級上有余裕,但隨著周圍變暗,腳邊也看不清楚了.就算有畢娜的輔助,也無法完全不受傷地結束每一場戰斗.到最後除了剩下的道具外,連緊急用的回複水晶都用光了.

仿佛感受到西莉卡的不安似的,她肩頭上的畢娜咕嚕咕嚕地嗚叫著,並把頭往西莉卡的臉頰靠了過去.像是安慰畢娜般撫摸著牠長長的脖子,西莉卡對自己的急性子跟傲慢所招致的窘境感到後悔.

西莉卡邊走邊在內心向神禱告:

「我會反省的.絕對不會再覺得自己很特別了.所以,拜托在下一次的轉移把我們送出森林吧.」

她如此祈禱著,並踏進如同熱浪般搖晃著的轉移區.在一陣類似暈眩的感覺後,出現在眼前的景象——理所當然地,是跟到目前為止一樣的幽深森林.森林的深處已陷入黑暗之中,包圍森林的草原則是連個影子都看不到.

就在垂頭喪氣的西莉卡准備再度邁開腳步時——肩頭上的畢娜突然抬起頭,並發出「啾!」的尖銳叫聲.是警戒通知.西莉卡立刻從腰間拔出慣用的短劍,同時往畢娜注視的方向擺出架勢.

數秒後,從長滿青苔的巨木陰影中,傳來了低沉的呻吟.把視線往那里集中,接著出現了黃色箭頭.是複數.二……不對,三只.怪物的名稱是「醉狂猿人」,是出現在迷路森林的怪物中最強等級的猿人.西莉卡不禁緊咬嘴唇.

話說回來——

就等級而言,這種怪物並不是那麼危險.

像西莉卡這種中級玩家離開安全區域時,通常都是對出現的怪物做好充分過頭的安全措施.最低程度也會做到即使在沒有回複方法的狀況下,獨自被五只怪物包圍也能獲勝的地步.

因為他們與在最前線戰斗,以完成攻略為目標的頂尖劍士不同,中級玩家會去冒險的理由,一是獲得日常生活所需的金錢,二是得到能留在中級所需的最低經驗值,三是無聊到受不了.不論是哪一點,都很難說是足以賭上現實死亡的目的.實際上,在「起始之城鎮」中,避免任何一點死亡的可能性增加的玩家也還有千人以上.

然而為了不餓肚子,並且能夠睡在旅館的床上,必須定期有收入進帳.另外,MMO玩家們那種若不能持續置身在乎均等級圈中,就會感到不安的特有宿疾也是原因.在游戲開始將近一年半的現在,形成主要階層的玩家們在取得充分的准備之後,開始慢慢走出安全區域,享受屬于他們的冒險.

因此——就算是三只第三十五層最強等級的醉狂猿人,應該也不是龍使西莉卡的對手.

鞭策疲勞的精神,西莉卡握緊了短劍.而畢娜也輕飄飄地從肩頭上飛起,進入備戰狀態.

從樹林後方出現的,是全身裹著暗紅色毛皮的巨大猿人.右手握著粗糙的棍棒,左手則提著像在葫蘆上綁了繩子的壺.

當猿人舉起棍棒,露出犬齒高聲吼叫的時候,想搶得先機的西莉卡已經往最前方的敵人飛奔而去.先以短劍技能的中級突進技「急咬」命中,大幅削減對方生命值,接著順勢用短劍特有的高速連續技進一步攻擊.

醉狂猿人使用的是低等級的錘矛技能,雖然單擊的威力頗大,但攻擊速度跟連續技的段數都不怎麼樣.西莉卡采取反複在連續攻擊確實命中後,就迅速後退躲開敵人反擊,接著再度搶攻的打帶跑戰法,立刻削減了第一只的HP條.畢娜有時也會吐出泡泡般的吐息,迷惑猿人的眼睛.

在第四次攻擊放出連續技「短刃」,企圖給最前方的猿人致命一擊的前一刻.

一瞬間的空檔,新的敵人從目標的右後方切換到前面.西莉卡只好跟著改變目標,開始削減第二只的生命值.第一只猿人退到後方之後,舉起左手上的壺大口喝著——

接著,西莉卡用眼角確認第一只醉狂猿人的HP條,發現了一個讓她嚇了一跳的現象.HP條正以相當的速度回複.看來那個壺里似乎放了回複劑之類的東西.

西莉卡過去也曾在第三十五層與醉狂猿人戰斗過,那時輕輕松松就打敗了兩只.因為沒讓對方有切換的余地,所以沒注意到牠們有這種特殊能力.西莉卡咬緊牙關,為了確實打敗第二只怪物而傾盡全力.

然而,在一輪猛攻,將第二只的HP條減少到紅色領域之後,為了發出最後重攻擊而拉開距離的瞬間,又遭到第三只醉狂猿人從旁硬生生地插了進來.定睛一看,第一只猿人的生命值已經幾乎完全回複了.

這樣下去會沒完沒了.焦急的滋味逐漸在西莉卡的嘴里擴散開來.

西莉卡原本就沒有什麼獨自與怪物作戰的經驗.等級上的安全保障終究只是數值,與玩家本身的技能是兩回事.這預想之外的狀況,令西莉卡內心的焦急開始逐漸染上恐慌的色彩.她的攻擊失誤越來越多,同時也給了敵人反擊的機會.

就在她總算把第三只醉狂猿人的HP條削減到一半左右時,猿人沒有放過想不斷發出連續技,而太過窮追不舍的西莉卡產生的硬直時間,最後發出會心一擊直接命中.

雖然棍棒只是用木頭削成的粗制品,但重量產生的基本傷害,加上醉狂猿人的筋力值補正,沒想到瞬間就將西莉卡的生命值消減了大約三成的量.一股寒意竄過西莉卡的背脊.

手邊已經沒有回複藥水這件事,也讓西莉卡大大地動搖.畢娜的治愈吐息只能回複一成左右的HP,而且不能頻繁使用.這樣算起來,只要再受到三次同樣的傷害——就會死.

死亡.當這個可能性竄入腦中的瞬間,西莉卡不禁全身僵硬.不但舉不起手臂,腳也動彈不得.

到目前為止,戰斗對她而言,雖然緊張,但跟現實的危險相距甚遠.她從來不曾想過,真正的「死亡」會在戰斗的延長線前方等待著——

在發出吼叫並再次高舉棍棒的醉狂猿人面前張大眼睛,全身僵硬,西莉卡這才理解,在SAO中與怪物的戰斗究竟是怎麼回事.理解這雖然是游戲,但可不是鬧著玩的——這充滿矛盾的事實.

隨著低沉吼聲一起落下的棍棒,擊中呆站在原地的西莉卡.她因承受不了強烈的沖擊而倒地,HP條更猛然減少,進入到黃色警戒區.

已經完全無法思考了.明明還有轉頭逃跑或使用轉移水晶這些選擇,西莉卡卻只能呆望著第三次舉起的棍棒.

粗糙的武器發出紅色的光芒,就在西莉卡反射性想要閉上眼睛的前一刻.

有個小小的身影從空中飛到棍棒前面.接著是厚重的沖擊音.水藍色的羽毛伴隨著效果光飛散開來,短小的HP條也同時減少到左端.

被打落到地上的畢娜抬起頭來,用牠那圓圓的藍色眼睛看著西莉卡.在發出輕微的一聲「啾嗚……」鳴叫聲之後——便化為閃亮的多邊形碎片散開來.只有一根長長的尾羽輕飄飄地從空中飄落,最後落在地面上.

西莉卡內心突然響起某種東西斷裂的聲音.束縛住她身體看不見的線也全都消失了.在難過之前,先感受到的是憤怒.是對自己只受到一次攻擊,就恐慌得無法動彈感到憤怒.還有對之前為了一點小事就爭吵,鬧別扭,愚蠢到自以為可以單獨突破森林的自己的憤怒.

西莉卡以敏捷的動作退後,與怪物的追擊交錯而過,並發出怒吼,對敵人進行猛烈的襲擊.右手上的短劍閃著光芒,不斷往猿人身上砍去.

眼見同伴的體力減少,第一只醉狂猿人揮著棍棒想再次做出切換動作,西莉卡沒有閃躲,而是用左手擋下攻擊.雖然不算是受到直接攻擊,但HP條仍然減少了.然而西莉卡完全無視這點,一心追著殺害畢娜的第三只猿人.

活用自己嬌小的身體沖入對方的懷中,用盡全身力量將短劍刺進猿人的胸口.在會心一擊那華麗的效果出現的同時,敵人的生命值也跟著消滅.先是悲鳴,接著是破碎音效.

在爆散開來的物體碎片當中,西莉卡轉過身去,不發一語地對新的目標展開突擊.雖然生命值已經來到紅色警戒區,但她已經不去在意這些事了.狹窄的視野中,只有非殺不可的敵人身影不斷擴大.

就在她忘了死亡的恐懼,打算從揮落的棍棒下方強行突擊時.

一道來自猿人背後的純白光線橫向一砍,將並排的兩只醉狂猿人切開.

一瞬間,猿人的身體上下斷成兩半,接連發出慘叫聲與破壞音碎裂四散.

當場呆住的西莉卡直到物體碎片蒸發後,才看到一名男性玩家站在那里.黑發加上黑色大衣,身高並不算高,但感覺男子全身散發出強烈的威嚴.本能感到恐懼的西莉卡微微往後退了一步.兩人的視線跟著對上.

對方的眼神非常沉穩,如同夜晚的黑暗般深邃.男子「鏘」的一聲將握在右手上的單手劍收進背後的劍鞘中,接著開口說道:

「……抱歉.沒能救妳朋友……」

聽到這句話的瞬間,西莉卡全身無力,再也無法忍住的眼淚不斷流了下來.沒注意到短劍從手中滑落,掉在地面上,西莉卡的視線移到地上的水藍色羽毛,在羽毛前面跪了下來.

化為滾燙漩渦的憤怒消失的同時,深不見底的悲傷與失落感從內心湧上來.這股情感化為眼淚,不斷自臉頰滑落.

使魔的AI中,應該不存在主動襲擊怪物的行動模式.所以在那一瞬間,畢娜是以自己的意志選擇沖到揮落的棍棒前面.那可說是對這一年來朝夕相處的西莉卡友情的證明.

雙手撐著地面,不斷嗚咽的西莉卡好不容易擠出話來.

「求求你……畢娜……不要丟下我一個人……」

然而,水藍色的羽毛沒有做出任何回應.

2

「……對不起.」

黑衣男子再次開口.西莉卡努力止住淚水,搖了搖頭.

「……不……是我自己……太笨了……謝謝你……救了我……」

強忍住嗚咽,西莉卡總算把話說了出口.

男子慢慢走近,先在西莉卡面前跪下,然後再次謹慎地發出聲音:

「……關于那根羽毛,有沒有設定道具名稱?」

男子這番意料之外的話,讓西莉卡感到困惑地拾起頭來.她擦去淚水,重新凝視那根水藍色的羽毛.

這麼說來,這樣單單留下一根羽毛,實在是不可思議.不論玩家或怪物,在死亡四散時,通常裝備等所有東西都會消失.西莉卡戰戰兢兢地伸出手,用右手的食指在羽毛上輕輕一點.在浮現出來的半透明窗口上,悄悄地顯示了重量與道具名稱.

「畢哪的心.」

就在西莉卡看了之後,再次快要哭出來時,男子的聲音慌慌張張地傳了過來:

「等,等一下等一下!如果有留下心道具,那牠還有複活的可能性.」

「咦?」

西莉卡連忙抬起頭來.嘴半開著呆望男子的臉.

「這是最近才知道的情報,所以還沒有傳開來.在第四十七層的南邊,有個名為『回憶之丘』的圈外迷宮.雖然名稱如此,難易度卻高多了……在那個丘頂所開的花,似乎是給使魔用的複活道——」

「真,真的嗎?」

男子的話還沒說完,西莉卡就大喊著並准備起身.一道希望的光瞬間射進充滿悲傷的胸口.但是——

「……第四十七層……」

西莉卡嘀咕著,肩膀再度垂了下去.那是離現在所在的第三十五層遠遠高出十二層的樓層,實在不能算是安全范圍.

就在她的視線悄然落到地面上時.

「嗯——」

眼前的男子發出煩惱的聲音,抓了抓頭.

「只要妳支付必要的支出跟一些報酬,那由我跑這一趟也是無妨.但失去使魔的馴獸師本人沒去的話,那朵重要的花似乎就不會開……」

面對這名意外善良的劍士所說的話,西莉卡稍稍露出了微笑說道:

「不……光是告訴我這項情報,就很感激了.只要我努力提升等級,總有一天……」

「這也沒辦法.使魔似乎只有在死亡後三天內才能複活.期限一過,道具名稱的『心』就會變成『遺物』……」

「怎麼這樣……!」

西莉卡不禁叫了出來.

自己現在的等級是業.假設SAO是一般的角色扮演游戲,那就是適合在該層活動的等級,跟樓層的數字相同這種淺顯易懂的設定.但是如今變成異常的死亡游戲,考慮到安全保障就必須高個十級左右.

換言之,若想前往第四十七層,等級最低也要55才行.然而只有三天,不,考慮到實際攻略所需的時間,就要在兩天之內提升10級以上,這不管怎麼想都是不可能的事.即使是勤于不停冒險的西莉卡,在一年內也只能達到現在的數字而已.

再度被絕望給束縛住的西莉卡垂頭喪氣.她從地上撿起畢娜的羽毛,用雙手抱在胸前.對自己的愚蠢,無力感到悔恨,眼淚自然而然地流了下來.

西莉卡感覺到男子站起身來,心想他大概要離開了,應該再跟他道一次謝,但卻連開口的氣力都沒有了——

突然,眼前出現帶著亮光的半透明系統窗口.是交易窗口.拾起頭來,看到男子正在操作手邊那個相同的窗口.交易欄的道具名稱一個接一個出現.「銀線甲」,「漆黑短劍」……每個都是沒看過的東西.

「那個……」

就在西莉卡因困惑而開口時,男子用平板的語調說道:

「這些裝備足以抵個五,六級左右.我也一起去的話,應該就沒問題了.」

「咦…………」

嘴巴微張的西莉卡跟著站起身來.為了看出男子真正的想法,她仔細盯著對方的臉.系統會自動檢測視線集中的事物,男子臉的右上方浮現出綠色箭頭,但依照SAO的設計,那里很無情地顯示著HP條,所以看不出名字跟等級.

這是一名很難看出年齡的男子.一身黑色裝扮散發出的壓力,以及相當冷靜的態度都讓人覺得應該比自己年長許多,但隱藏在偏長的瀏海後的眼神卻相當純真,有點女性化,線條柔和的長相,也給人少年的印象.西莉卡提心吊膽地說道:

「為什麼……要幫我幫到這種地步呢……?」

老實說,她先是起了警戒心.

到目前為止,西莉卡有幾次被比自己大很多歲的男性玩家搭訕的經驗,還曾被求過一次婚.對十三歲的西莉卡而言,這些體驗只令她感到恐懼而已.在現實世界中,她可是連被同學告白的經驗都沒有.

因此,西莉卡現在會事先避開別有居心接近她的男性玩家.何況在艾恩葛朗特,「口蜜腹劍」可是基本常識.

男子像是不知該怎麼回答般抓了抓頭.原本開口打算說些什麼,卻又立刻閉上.最後他移開視線,輕聲嘀咕:

「……又不是漫畫劇情……妳答應我不笑的話,我就跟妳說.」

「我答應你.」

「因為……妳跟我妹妹很像.」

實在是過于難為情的答案,這令西莉卡忍不住笑了出來.雖然急忙用手捂住嘴巴,但還是無法忍著湧上來的笑意.

「妳明明答應我不笑的……」

男子一副受傷的表情,垂下肩膀並失望地低下頭.但這個模樣更令人發笑.

——他不是壞人嘛……

插圖016

西莉卡一邊拚命忍住笑意,一邊想著就相信他的善意吧.何況曾經已對死有所覺悟,只要能讓畢娜複活,沒有什麼東西好覺得可惜的.

西莉卡用力地低下頭說:

「麻煩你了.我明明已經受到你的幫助,卻連這種事情都……」

她看向交易窗口,在自己的交易欄上填入擁有的珂爾全額.男子所提出的裝備道具多達十種以上,而且似乎全都是非賣品的稀有道具.

「那個……雖然我想這個金額應該完全不夠……」

「不,不用給我錢.反正都是些用不到的東西,而且這樣應該也算是多少達到了我來這里的目的……」

男子說著滿是迷團的話,同時不收分文地按下OK按鈕.

「真的很抱歉,讓你幫了那麼多忙……那個,我叫做西莉卡.」

報出名字的同時,西莉卡期待男子會有「妳就是那位……?」的驚訝反應,但看來他似乎對這個名字沒有印象.雖然一瞬間感到遺憾,但立刻又反省,就是因為自己的自以為是才招致這次的事態.

男子輕輕點了點頭,並伸出右手.

「我是桐人,這段時間就請多指教啦.」

兩人用力地握手.

這位名為桐人的玩家從掛在腰帶上的袋子中,拿出迷路森林的地圖道具,一邊確認與出口連接的區域,一邊慢慢地走了起來.西莉卡跟在後面,同時將握在右手的畢娜羽毛拿到嘴邊,在內心低語.

等我喔,畢娜.我一定會讓你複活的——

第三十五層的主要街道區並排著白牆壁紅屋頂的房子,充滿了牧歌風情,農村的氣氛.雖然並不算是大的城街,但現在這里是中級玩家們的主要戰場,所以來往的人數相當多.

西莉卡的據點雖然在第八層的斐立潘街,但她當然沒有買下自己的房子,所以基本上住在哪個城鎮的旅館都沒有太大差別.最大的重點在于旅館所供應的晚餐味道如何.關于這一點,因為西莉卡十分中意這間旅館的NPC廚師所做的吉士蛋糕,所以她從攻略迷路森林的兩周前開始,就一直住在這里.

西莉卡拉著感到新奇而四處張望的桐人通過大街,來到轉移門廣場後,立刻就有認識的玩家來跟她搭話.他們早就聽說西莉卡恢複自由之身,所以來找她加入隊伍.

「那,那個……很感謝你們願意找我,但是……」

努力讓自己的應對不要讓人感到不高興,西莉卡拚命地低著頭拒絕他們.她往站在一旁的桐人看去,並繼續說著:

「……我要暫時跟這個人組隊,所以……」

幾個圍著西莉卡的玩家分別發出「咦咦——」,「哪有這樣的!」之類的抱怨,並對桐人投以懷疑的眼光.

雖然西莉卡已經見識過桐人一部分的實力,但單看站在那里無事可做的黑衣劍士的外表,怎麼樣都不覺得他很強.

尤其是沒有裝備任何看起來很高級的防具——完全沒有配戴鎧甲,短衫上只披著有點舊的黑皮革長大衣——背上只背著一把簡單的單手劍,而且也沒拿盾.

「喂!你啊——」

最熱衷邀請的高大雙手劍使走到桐人面前,用向下俯視的模樣開口說道:

「雖然沒見過你,但是可不可以請你不要插隊.我們可都是從很久以前就開始邀請那孩子了耶!」

「就算你這麼說……我已經跟她約好了……」

桐人露出困擾的表情,抓了抓頭.

西莉卡想著,「再多反擊個幾句也無妨啊.」並為此感到有些不滿的同時,開口對雙手劍使說:

「那個,是我拜托他跟我組隊的,對不起.」

最後深深地一鞠躬,便拉著桐人的大衣袖子離開.為了早一刻遠離那群仍不肯放棄,一邊揮手一邊喊著「下次再傳訊息給妳!」的男性玩家們,西莉卡用非常快的步伐走著.橫越過轉移門廣場,接著踏入往北延伸的主要街道區.

終于看不到那群玩家的身影後,西莉卡松了口氣,抬頭看著桐人的臉說:

「……對,對不起,造成你的困擾.」

「不會啦.」

桐人一副完全不在意的態度,微微露出笑容.

「西莉卡小姐相當受歡迎耶,真是厲害.」

「直接叫我西莉卡吧——沒這回事.一定只是想把我當成吉祥物才邀請我罷了.明明只是這樣……我卻因此感到自傲……以為自己可以突破森林……才會發生那種事……」

一想到畢娜的事,眼里自然而然又泛著淚水.

「沒問題.」

桐人以始終相當沉穩的聲音如此說了:

「不用擔心,我們絕對會讓牠複活.」

西莉卡擦去眼淚,對桐人露出微笑.同時覺得不可思議,如果是這個人說的話,總覺得能夠相信.

不久,在道路的右側看到一棟比其它建物大的兩層樓建築.那就是西莉卡住的旅館「風向雞亭」.這時,西莉卡才發現自己什麼都沒問,就把桐人帶來這里了.

「那個,桐人哥的據點是在……」

「啊啊,平常是在第五十層啦……不過太麻煩了,我也住這里吧.」

「是這樣嗎!」

西莉卡高興地拍了一下手.

「這里的吉士蛋糕很好吃喔!」

就在她邊說邊拉著桐人的大衣袖子,准備走進旅館時,一個四,五人的集團從旁邊的道具店走了出來.他們是西莉卡這兩周來參加的隊伍成員.走在前面的男子們沒有注意到西莉卡,便往廣場的方向走去,但走在最後面的一名女性玩家則回頭瞥了一眼,讓西莉卡反射性與對方的視線直接對上.

「……!」

她是現在最不想見到的人.在迷路森林造成自己與隊伍吵架並離隊的長槍使.原本西莉卡想低著頭,不發一語地走進旅館.

「哎呀,這不是西莉卡嗎?」

但對方先打了招呼,她只好停下腳步.

「……妳好.」

「喔喔——妳成功離開森林啦,那真是太好了.」

這名留著一頭大紅色波浪卷發,名為羅莎莉雅的女性玩家,嘴角歪曲地笑著說道.

「不過現在才回來已經太遲啰.道具已經在剛剛分配完畢了呢.」

「我說過我不需要了啊!我另外有事——」

雖然西莉卡想中斷對話,但對方卻沒打算就這樣放過她.當她眼尖注意到西莉卡的肩膀上空無一物時,臉上浮現出令人討厭的笑容.

「哎呀?那只蜥蜴怎麼了嗎?」

西莉卡緊咬嘴唇.使魔無法收進道具欄,也不能寄放在別處.換言之,無法在馴獸師身邊看見使魔的理由只有一個.這件事羅莎莉雅當然也知道,但她卻露出淺笑,故意接著說:

「哎呀,該不會是……?」

「牠死了……但是!」

西莉卡用力瞪著長槍使.

「畢娜絕對會複活的!」

原本一直露出痛快笑容的羅莎莉雅微微睜大了雙眼.她吹了聲口哨說道:

「哦,這麼說,妳是打算去『回憶之丘』啰.不過,妳這種等級攻略得了嗎?」

「沒問題的.」

在西莉卡回答之前,桐人便先往前站出一步,像是要保護西莉卡似的,將她藏進了大衣陰影中.

羅莎莉雅露骨地用品頭論足的眼神掃視桐人,紅豔的嘴唇再度浮現嘲諷的笑容.

「你也被那孩子騙了嗎?她可沒有看起來那麼強喔.」

強烈的悔恨,讓西莉卡的身體發起抖來.她低著頭,拚命忍住眼淚.

「走吧.」

桐人將手搭在西莉卡的肩膀上.西莉卡在桐人的催促下,往旅館邁開腳步.

「反正,你們就加油啰.」

羅莎莉雅那帶著笑意的聲音從背後傳來,但他們沒有再回頭.

「風向雞亭」的一樓是寬廣的餐廳.讓西莉卡坐到後方的座位上,桐人便往站著NPC的櫃台走去.先完成住宿登記,接著將櫃台上的菜單迅速點過之後就回到座位.

西莉卡原本要向坐在對面的桐人,為了因為自己的關系而讓他感到不愉快的事道歉.但才剛開口,桐人就舉起手制止,並輕笑著說:

「還是先吃飯吧.」

就在這時,服務生端了兩個冒著熱氣的馬克杯上來.放在面前的杯子里,裝滿了傳出不可思議香氣的紅色液體.

桐人說了聲「慶祝組成隊伍!」並互相敲杯,西莉卡啜了一口溫熱的液體.

「……好好喝喔……」

香料的香氣以及酸甜的味道,跟在很久以前,父親讓她稍微試喝過的熱紅酒有些類似.但住在這里的兩個星期內,把這間餐廳菜單上的飲料全部試過一次的西莉卡,卻對這個味道沒有印象.

「請問,這個是……?」

桐人笑了一下,回答:

「NPC餐廳也接受客人自己帶飲料來喔.這是我擁有的,名為『等價-紅寶石』的道具.只要喝一杯就能讓敏捷力的最大值上升1喔.」

「這,這麼貴重的東西……」

「就算讓酒放在道具欄里面,味道也不會變好啊.而且我的朋友很少,實在沒什麼機會打開它……」

桐人開玩笑地縮著肩膀.西莉卡則笑著又喝了一口飲料.那令人感到懷念的味道,似乎讓在這發生許多悲傷事情的一天中,萎縮硬化的心慢慢溶解開來.

不久,就算杯子空了,舍不得那股溫暖的西莉卡仍將杯子抱在胸前好一段時間.她將視線落在桌上,輕聲說道:

「……為什麼……要說那種惡毒的話呢……」

桐人露出認真的表情,將杯子放下後開口:

「SAO是妳玩過的MMO里的…………?」

「是第一款.」

「是嗎——不論是哪種在線游戲,都有許多一披上角色的外表,人格就會改變的玩家.變成好人的家伙,變成壞人的家伙……一直以來這都被稱為角色扮演.但我覺得在SAO里的情況是完全不同的.」

桐人的眼神在一瞬間變得銳利.

「現在明明陷入了這種異常的狀況……我可以理解要全體玩家通力合作,完成攻略是不可能的.但對于他人的不幸興災樂禍的家伙,掠奪道具的家伙——甚至殺人的家伙實在太多了.」

桐人直視著西莉卡的眼睛.他的眼神中除了憤怒,還帶著很深沉的悲傷.

「我覺得在這里干盡壞事的玩家,都是些在現實世界中也爛到骨子里的家伙.」

他唾棄般說著.之後,發現西莉卡那被自己的氣勢嚇到的表情,桐人輕笑著說了句抱歉.

「……其實,我也沒有資格對別人說三道四.畢竟我很少幫助別人,甚至——還對同伴見死不救……」

「桐人哥……」

西莉卡隱約察覺到,眼前的黑衣劍士似乎抱著某種深刻的懊悔.雖然想說些話安慰他,但可恨的是自己詞窮到根本無法說出想要表達的事情.取而代之的是,西莉卡在無意識中,用雙手包覆住桐人那在桌面上緊緊握著的右手.

「桐人哥是好人喔.因為你救了我嘛.」

桐人瞬間嚇了一跳,想把手收回來,但又立刻放松了手臂的力道.嘴角露出平穩的微笑.

「……結果反而是妳安慰我啊.謝謝妳,西莉卡.」

在那一剎那,西莉卡的胸口突然感到一股強烈的痛楚,心髒的鼓動沒來由地加速,臉頰也跟著熱了起來.

連忙放開桐人的手,並將雙手用力壓住胸口.但那股強烈的疼痛卻完全沒有消失.

「怎,怎麼了嗎……?」

對著越過桌子探出身來的桐人用力搖頭,硬是擺出了笑容.

「沒,沒事啦!我的肚子餓了!」

結束由燉肉,黑面包,和甜點吉士蛋糕所組成的晚餐後,時間已經來到晚上八點了.為了准備明天的第四十七層攻略,打算早點休息的兩人便往風向雞亭的二樓走去.寬廣的走廊兩側,並排著許多客房的房門.

桐人的房間很巧地就在西莉卡房間的隔壁.兩人面對面,笑著互道晚安.

進入房間後,為了熟悉桐人給的新短劍,西莉卡決定在換衣服前先複習連續技.雖然想將意識集中在比之前的愛劍更重一些的武器上,但刺痛的感覺卻持續盤據在胸口,讓她實在難以上手.

即使如此,終于還是成功發出了五連擊後,西莉卡便叫出窗口解除武裝,只穿著內衣躺到床上.接著,敲了牆壁叫出彈跳式窗口,將室內的燈關掉.

全身都感覺到沉重的疲勞,原本以為可以立刻睡著,卻不知為何怎麼樣都無法入睡.

自從和畢娜成為朋友以來,西莉卡每晚都抱著牠那軟綿綿的身體入睡,所以這寬敞的床鋪實在令她感到不安.在床上翻來覆去,最後放棄睡覺的西莉卡挺起上身,並往左邊——連接著桐人房間的牆壁盯著看.

真想再多跟他聊一下.

西莉卡對不自覺想著這種事情的自己感到有些不知所措.認識對方才半天,而且還是個男性玩家.之前明明堅決與他人保持一定距離,為何現在會如此在意一個來曆不明的劍士呢?

就在自己也無法解釋內心想法的情況下,她瞄了一眼視野右下角的時鍾,已經快十點了.走廊上來往的玩家腳步聲也在不知不覺間停止,如今只能微微聽見狗的遠吠聲.

不管怎麼想,這都很不合常理,還是早點睡吧.

雖然腦袋里這樣想,西莉卡卻還是放輕腳步下了床.只是去敲個門看看——如此說服自己後,便揮動右手.開啟裝備選單,從擁有的衣服里選出最可愛的連身裙穿上.

在朦朧燭光照耀下的走廊走了幾步,停在門前猶豫了數十秒後,西莉卡舉起右手輕輕地敲了兩下門.

一般來說,所有的房門都有遮蔽聲音的功能,所以對話不會泄漏出去.但敲門後的三十秒內則不在此限,立刻就聽到桐人應門的聲音,門也跟著開啟.

解除武裝後只穿著樸素短衫的桐人,在見到西莉卡的瞬間不禁睜大眼睛說道:

「咦?有什麼事嗎?」

「那個——」

來到了門口才發現自己沒有准備好理由,這讓西莉卡整個人慌了起來.只是想找人說話,這種理由實在太過孩子氣了.

「呃,那個,是這樣的——我想先問一些關于第四十七層的情報!」

幸好桐人看來並不訝異地點了點頭.

「喔喔,可以啊,要到樓下去嗎?」

「不,那個——可以的話,我想在房里聊……」

西莉卡在反射性地如此回答後,才急忙解釋:

「啊,因為,是很貴重的情報,如果被別人聽到就糟糕了!」

「呃……啊……這麼說……是沒錯啦……」

桐人傷腦筋地搔了搔頭,最後還是嘀咕著「好吧,無所謂.」便退了一步將門打開.

房間的構造理所當然跟隔壁相同.右手邊是床鋪,里面則擺了茶幾與一張椅子.日常用品就只有這些.而掛在左側牆壁上的壁燈則綻放出橘色的光芒.

讓西莉卡坐在椅子上,自己坐上床鋪後,桐人便開啟了窗口.迅速地操作著,將一個小箱子實體化.

把放在桌上的箱子打開來,里面收藏著一個小小的水晶球.水晶球在壁燈的光芒照射下閃閃發亮.

「好漂亮……這是什麼?」

「這是名為『幻影天球!的道具喔.」

桐人用指頭輕觸水晶後,選單窗口便跳了出來.他迅速地操作,然後按下OK按鍵.

接著,球體發出藍色的光,並在上方照出巨大的圓形立體影像.這似乎是顯示艾恩葛朗特某一層的整體畫面.街道,森林,甚至是一棵棵樹木,都以細致的立體畫像描繪出來,與系統選單上顯示的簡單地圖實在是天壤之別.

「哇啊啊……!」

西莉卡陶醉地看著那藍色半透明的地圖.她有一種只要凝視著,甚至連在街道上來往的行人都看得到的感覺.

「這里是主要街道區.然後這邊就是回憶之丘.要順著這條路走……但在這附近會出現有點麻煩的怪物……」

桐人用手指指著地圖,以流暢的語調說明第四十七層的地理關系.光是聽著那平穩的聲音,就讓人陷入放松柔和的氣氛當中.

「通過這座橋,就可以看見山丘……」

桐人的聲音突然中斷.

「…………?」

「噓……」

拾起頭來就看到桐人面露嚴肅的表情,將手指放在嘴唇上.銳利的視線盯著房門.

突然,他的身體動了起來,以閃電般的速度從床上沖了出去,接著拉開房門.

「是誰……!」

西莉卡的耳朵聽見「啪噠啪噠」跑走的腳步聲.她慌張地跑了過去,從桐人身下探出頭來,剛好看見一個從走廊盡頭的樓梯急奔而下的人影.

「怎,怎麼了……?」

「……剛剛說的話被偷聽了……」

「咦……可,可是,門外應該聽不到聲音啊……」

「盜聽技能等級很高的話就辦得到.雖然很少人……會把等級練得那麼高就是了……」

桐人關起房門,回到房內.在床上坐下,露出一副沉思的表情.坐到他身旁的西莉卡用雙手抱住自己的身體,一股不明的不安油然而生.

「可是,為什麼要偷聽呢……」

「——應該馬上就會知道了.等我一下,我稍微打個訊息.」

對西莉卡微微露出笑容的桐人,首先將水晶地圖收好,然後開啟窗口,叫出虛擬鍵盤,接著開始打起字來.

在他身後的西莉卡在床上縮成一團.遙遠的現實世界的記憶在這時蘇醒過來.西莉卡的父親是個外勤記者,總是表情嚴肅地坐在舊式計算機前面敲著鍵盤.以前西莉卡很喜歡看著父親那樣的背影.

不安感已經消失.從斜後方看著桐人的側臉,讓西莉卡覺得彷佛被遺忘已久的溫暖包圍住,接著在不知不覺中閉上了眼睛.

3

耳邊響起的鬧鈴聲,讓西莉卡緩緩地睜開眼睛.這是只有自己才能聽見的起床鈴聲,時間設定在早上七點.
西莉卡掀開毛毯起身.平時的她總是會賴床,今天卻意外地愉快醒了過來.拜深層且充足的睡眠所賜,腦袋清晰得就像剛清洗過一樣爽快.

就在西莉卡大大地伸了個懶腰,正准備下床的時候,她整個人僵住了.

從窗戶灑入的朝陽中,有個人坐在地板上,上半身靠著床邊睡著.就在她以為有入侵者,並吸氣准備尖叫時,才終于想起自己昨晚究竟睡在什麼地方.

——我,就那樣直接睡在桐人哥的房間……

在認知到這點的瞬間,臉頰就像被怪物的火焰吐息燒烤一樣發熱.因為是在感情表現過于誇張的SAO中,頭上搞不好真的冒出了蒸氣.看來桐人讓西莉卡就這麼睡在床上,而自己只好在地板上睡覺.不知是感到難為情還是抱歉,西莉卡用雙手捂著臉龐扭動身體.

花了幾十秒讓思考冷靜下來後,西莉卡輕輕地下了床.放輕腳步繞到桐人面前,並且盯著他的臉龐.

黑衣劍士意外天真無邪的睡臉,讓西莉卡忍不住露出了微笑.雖然在清醒時,那銳利的眼神使得他看起來比自己年長許多,但現在的睡臉看來,又讓人覺得搞不好他的年紀跟自己差不了多少.

雖然看著他的睡臉也很愉快,但畢竟不能一直這樣下去,于是西莉卡輕點劍士的肩膀,同時開口叫他.

「桐人哥,天亮了喔.」

桐人立刻睜開了雙眼.他眨了眨眼睛並凝視西莉卡的臉幾秒後,馬上浮現慌張的表情說:

「啊……抱,抱歉!」

接著立刻低頭道歉.

「原本是想要不要叫醒妳的,但看妳睡得很熟……而且就算想送妳回房間,房門也打不開,只好……」

玩家所承租的旅館房間在系統上是絕對不可侵犯,只要沒有登入朋友,不論用什麼手段都無法入侵.西莉卡連忙揮了揮手回答:

「不,不會,我才應該道歉呢,對不起!霸占了你的床……」

「無妨啦,反正在這里不論用哪種姿勢睡覺都不會肌肉酸痛.」

站起身來的桐人與所說的話相反,將脖子嘎嘎作響地左右彎曲,同時舉起雙手伸了懶腰.然後像想起什麼似地低頭看著西莉卡開口說:

「……總之,早安.」

「啊,早安.」

兩人相視而笑.

來到一樓,為挑戰第四十七層「回憶之丘」而好好地吃了頓早餐,接著走到大街上時,明亮的陽光已經籠罩整個城鎮了.准備出發去冒險的白天型玩家,以及剛結束深夜狩獵回來的夜貓族玩家,帶著相反的表情交錯而過.

在旅館旁邊的道具店補充好藥水類回複道具後,兩人便往轉移門廣場出發.很幸運的,在沒有遇到昨天那群勸誘玩家的情況下就抵達了轉移門.就在准備飛身躍入發著藍色光芒的傳送空間時,西莉卡停下了腳步.

「啊……我還不知道第四十七層的城鎮名稱……」

才打算叫出地圖確認,桐人就先伸出了右手.

「沒關系,由我來指定吧.」

于是西莉卡怯生生地握住了他的手.

「轉移!芙洛莉雅!」

炫目的光芒與桐人的聲音同時散開來,將兩人包圍起來.

緊接在瞬間的傳送感覺之後,效果光消散時,西莉卡的視野立刻闖進各式繽紛的色彩.

「哇啊啊……!」

她不禁發出了歡呼聲.

第四十七層主要街道區的轉移門廣場上,遍布無數的花朵.狹窄的道路以十字貫穿圓形的廣場,其它地方則是用磚塊圍成的花圃,不知名的花草在其中爭奇斗豔.

「好壯觀喔……」

「大家習慣叫這層樓為「花之庭園』,不光是街道,整個樓層都布滿了花朵.如果有時間的話,還可以去北邊的『巨大花森林』逛逛.」

「那里就當作下次的娛樂吧!」

對桐人笑了笑,西莉卡便在花圃前面蹲了下來.接著把臉湊近有點像矢車菊的淡藍色花朵,輕聞它的香氣.

從布有纖細紋路的五片花瓣,白色的花蕊到淡綠色根莖,這朵花以令人驚訝的精細度被制造出來.

當然,包含這個花圃當中綻放的所有花朵在內,全艾恩葛朗特的植物或建築,都不可能時常以如此精致的對象存在著.若是這麼做,不論SAO的主機性能再高,系統資源也會在瞬間就消耗殆盡.

為了在避免發生這種情況的同時,又能提供玩家如同現實世界般真實的環境,SAO采用了稱為「細部聚焦系統」的構造.當玩家對某對象產生興趣,並集中視線的瞬間,便只將該物件真實的細部呈現出來.

打從聽說這個系統開始,西莉卡就被對各種事物產生興趣的行為,會對系統造成無謂的負擔這種強迫觀念牽制,還因此感到膽怯.但只有現在,這股無法壓抑的心情,讓她不斷在花圃間移動,欣賞著花朵.

盡情地享受了香氣,終于站起身來時,西莉卡再次環視周圍.

漫步在花間小路的人影,幾乎都是男女兩人組.每個人都牽著手,不然就是勾著手開心地邊走邊談笑著.看來這個地方似乎已經變成那種地點了.西莉卡抬頭瞄了無所事事站在旁邊的桐人一眼.

——其它人會不會也是這樣看我們呢……?

像是要掩飾想著這些事情而瞬間變得紅通通的臉頰,西莉卡充滿活力地說道:

「走……走吧!往練功區前進!」

「嗯,嗯.」

桐人一度眼神閃爍,但又立刻點頭,邁開腳步與西莉卡並肩而行.

即使走出轉移門廣場,城鎮的主要街道也同樣埋沒在花海當中.西莉卡與桐人並肩漫步在其中,同時想起了昨天與桐人相遇時的情形.她無法相信從那以來其實還沒經過一天.這名黑衣劍士在自己心中的存在感,已經大到這種地步了.

不知道桐人是怎麼想的,西莉卡窺視他的表情,但劍士依然充滿了謎團,讓人無法了解他的內心.西莉卡猶豫了一段時間,下定決心開口:

「那個……桐人哥,我可不可以問關于你妹妹的事情……?」

「怎,怎麼突然說這個?」

「因為你說她跟我很像啊,所以讓我很在意……」

在艾恩葛朗特中提到現實世界的話題是最大的禁忌.理由有很多種,但最主要的原因是倘若讓「這個世界只是假想的虛構物」這種想法深植在心中,將會無法接受在SAO中的「死」等同于現實的死亡.

即使如此,西莉卡還是想問關于桐人那個與自己相似的妹妹的事情.她想要知道,就算只是被當成妹妹,桐人是否想從自己身上得到些什麼.

「……其實,我們的感情不是很好……」

過了一會,桐人才斷斷續續地說了起來.

「雖然說是妹妹,但其實是表妹.因為某些原因,從她出生開始,我們就在一起生活,所以她應該不知道這件事.不過,大概就是因為這樣……我才會想跟她保持距離,在家里也避免碰到面.」

他輕輕地歎了口氣.

「……而且,祖父是個很嚴厲的人.他在我八歲的時候,就強制我跟妹妹到附近的道場學習劍道.怎麼樣都無法適應的我,在兩年後便放棄了,還因此被祖父打了一頓.那時,妹妹哭喊著說:『我會加倍努力,所以不要再打了.』來保護我.之後我開始沉溺在計算機的世界中,妹妹則真的致力于劍道,在祖父去世前不久,甚至在全國得到了不錯的名次.祖父應該感到很滿足吧……所以我一直覺得比不上她.其實她應該有其它想做的事情,應該很恨我.一這麼想,我就不知不覺地更加想要避開她了……就這樣,我來到了這里.」

桐人說到這里,悄悄低頭看著西莉卡的臉.

「所以,會想幫妳可能只是我自私的自我滿足,覺得這樣能向妹妹贖罪.對不起.」

身為獨生女的西莉卡,其實無法完全理解桐人想要表達的事情,但不知為何,她總覺得能夠了解桐人妹妹的心情.

「……我覺得,桐人哥的妹妹絕對沒有恨你喔.因為啊,人根本沒辦法在不喜歡的事物上努力啊.所以,她一定是真心喜歡劍道.」

拚命想著措辭的西莉卡如此說著,桐人聽了露出微笑.

「結果我總是被妳安慰啊……是這樣嗎……如果是這樣就好了.」

西莉卡感受到一股溫暖在內心擴散開來.能聽見桐人的內心話讓她很高興.

不知不覺間,兩人已經走到街道區的南門了.藤蔓植物圍繞著由銀色細鋼材組成的巨大拱門攀爬,並開滿無數的白色花朵.主要街道通過這個拱門,變成由綠色山丘所圍繞的街道,消失在春霞的另一端.

「那麼……我們差不多要開始冒險了……」

「是!」

西莉卡放開桐人的手臂,露出嚴肅的表情點了點頭.

「以妳的等級加上那些裝備,這里的怪物絕非打不倒的敵人.不過……」

桐人邊說邊翻找腰帶上的小袋子,接著從里面拿出一顆水藍色的水晶放到西莉卡的手中.是轉移水晶.

「在練功區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聽好啰,如果發生了什麼意外的狀況,只要我要妳逃跑,妳就一定要用這個水晶轉移,到哪個城鎮都無妨.不用擔心我的狀況.」

「可,可是……」

「答應我.我……曾經害隊伍全部滅亡.我不想再犯相同的錯誤了.」

桐人那極為認真的表情,令西莉卡只能點點頭.他又說了一次「我們約好了喔.」並為了讓西莉卡安心而露出笑容說:

「那,出發吧!」

「是!」

確認裝備在腰間的短劍,西莉卡下定決心,至少不要再像昨天一樣陷入恐慌,要拿出自己的全力作戰.

——然而.

「呀,呀啊啊啊啊啊!這是什麼——?好惡心啊——!」

在第四十七層的練功區往南方前進幾分鍾後,很快就遇到第一只怪物,不過……

「不要啊啊啊!不要過來——」

撥開高聳的草叢出現的那個東西,有著西莉卡想都沒想過的外表.若用一句話來形容,就是「會走路的花」.深綠色的莖與人類的手臂一樣粗,根部則分成複數的枝干穩穩地踩著地面.莖稈,或者是身體的頂端有著類似向日葵的黃色巨大花朵,中央大大張著長滿牙齒的嘴巴,露出內部看來似乎有毒的紅色.

莖稈的中央附近伸出兩條飽滿的藤蔓,看來那個手臂和嘴巴就是牠的攻擊武器.食人花露出惡心的笑容,揮舞著手臂,或者該說觸手,往西莉卡飛奔而去.就是因為很喜歡花朵,這個怪物誇張的丑陋外表,更是激起西莉卡生理上的厭惡感.

「我不要啦——」

她幾乎是閉著眼睛胡亂揮著短劍,站在一旁的桐人以傻眼的語氣說道:

「沒,沒問題的.這家伙其實很弱,只要對准花朵下方那個帶點白色的部位攻擊,就可以簡單地……」

「可,可是,這真的很惡心嘛——」

「要是連這家伙都覺得很惡心的話,那接下來會很麻煩喔.有長了很多花朵的家伙,類似食蟲植物的怪物,甚至還有長滿濕黏觸手的家伙……」

「呀啊——!」

西莉卡因為桐人的話而起雞皮疙瘩,並尖叫著不斷胡亂揮出的劍技,當然是完全揮空了.兩條藤蔓看准放出劍技後的硬直時間趁隙而入,捆住她的雙腳,以不可思議的怪力輕松將她吊了起來.

「哇!」

西莉卡的視野整個反轉過來,同時被頭下腳上地倒吊著,她的裙子也就乖乖地順從假想的重力往下攤開.

「哇哇哇!」

雖然她連忙用左手壓住裙襬,准備用右手切斷藤蔓,但可能是因為在這個姿態下,所以實在無法辦到.滿臉通紅的西莉卡拚命大叫:

「救,救命啊,桐人哥!不要看但是救我!」

插圖029

「這,這有點難耶.」

以左手遮住眼睛的桐人傷腦筋地回答她時,巨大花朵彷佛很高興地將倒吊的西莉卡左右搖來晃去.

「這,這家伙……給我差不多一點!」

無計可施之下,西莉卡只好把左手從裙子上放開,抓住其中一條藤蔓,並用短劍切斷它.身體往下掉的西莉卡抓准花的脖子進入攻擊范圍的時機,再度放出劍技.這次漂亮地命中目標,在巨大花朵的頭滾落的同時,整個身體跟著爆散開來.西莉卡在掉落的多邊形碎片當中落地後,轉頭詢問桐人.

「……你看到了吧?」

黑衣劍士從左手的指縫間往下看著西莉卡回答:

「……我沒看喔.」

在經曆了五次左右的戰斗之後,西莉卡總算習慣了怪物的模樣,兩人順利地快速消化著行程.雖然她在碰上有點像海葵的怪物,被沾滿黏液的觸手捆綁住全身時,一度還以為自己快昏倒了.

桐人在戰斗時基本上都不出手,貫徹輔助的角色,在西莉卡有危險時才用劍把攻擊彈開.組隊攻略的經驗值分配,是以給予怪物的傷害值比例來做計算.因為不斷打倒高等級的怪物,經驗值以比平常高出數倍的速度增加,所以等級立刻上升了一級.

順著紅磚道路直直前進,就出現一座橫跨小河的小橋,在橋的另一端可以看見一座有點高的山丘.道路環繞著山丘連綿至丘頂.

「那里就是『回憶之丘』了.」

「這樣看起來,似乎沒有岔路耶?」

「是啊.只需要爬上去而已,不用擔心會迷路.但是怪物的數量相當多,路上可千萬不能松懈喔.」

「是!」

再一下,只要再一下,畢娜就能複活了.這麼一想,腳步便自然地加快.

如同桐人所說,在踏入開滿繽紛花朵的山路後,遇到怪物的機率便一口氣激增,植物怪物的體型也跟著變大.然而西莉卡手上的黑色短劍威力比想象中更強,只要發出一組連續技,就可以解決大部分的怪物.

說到比想象中強,桐人的實力更是深不見底.

在看到他能一擊宰掉兩只醉狂猿人時,西莉卡就料想他是個等級相當高的劍士,但即使來到比那里高了十二層的地方,那股余裕也完全沒有消失.就算同時出現複數的怪物,他也能立刻擊破,只留下一只,並且從旁幫助西莉卡.

但越是這樣,「如此高等級的玩家,究竟是為了什麼而到第三十五層?」的疑問就越是揮之不去.雖然從他的說法可以得知,他是因為某個目的而到迷路森林,但是並沒有傳聞那里有什麼稀有道具或特殊怪物.

就在西莉卡想著,等冒險結束再問問看,並不斷揮舞著短劍的這段時間,蜿蜒小路的角度也變得越來越急.在他們不斷擊退怪物越來越強大的襲擊,穿過成排的高聳繁茂樹木後——那里正是丘頂.

「嗚哇……!」

西莉卡不禁往前跑了幾步,發出了歡呼聲.

這是個非常符合空中花田這個形容的場所.四周被樹木所包圍,美麗的花朵爭奇斗豔地布滿敞開的空間.

「總算到目的地啦.」

從背後走近的桐人一邊把劍收入背後的鞘中,一邊這麼說著.

「那花……就在,這里……?」

「嗯.中央附近不是有個岩石嗎?就在那個頂端……」

桐人話還沒有說完,西莉卡就已經跑了出去.在花田的中央確實有個閃著白色光芒的大岩石.她上氣不接下氣地跑向那高度到達胸口的岩石,心驚膽跳地窺視岩石上方.

「咦……」

然而,那里什麼都沒有.凹陷的岩石頂端只長了如線般短小的草,完全看不見任何像花的東西.

「沒有……沒有啊,桐人哥!」

轉頭看向追了上來的桐人,西莉卡叫了出來.無法止住的眼淚奪眶而出.

「怎麼可能……不,喏,妳再看一次.」

被桐人的視線催促著,西莉卡再度將視線轉回到岩石上方.接著——

「啊……」

在柔軟的草堆中,有一根細芽正在逐漸成長.將視線集中過去,聚焦系統就開始運作,嫩芽也瞬間變成鮮活的模樣.兩片純白色的葉子如貝殼般張開,從中央長出細尖的莖稈.

如同過去上生物課時看的快轉影片一樣,那根細芽迅速長高變粗.不久,在尖端結出一個大花苞.那鼓成淚滴狀,閃著純白光輝的部分,確實從內部發出珍珠色的光芒.

在西莉卡與桐人屏住呼吸注視下,花苞的前端緩緩綻放——發出鐮啷一聲鈴聲,整個花苞打開來,光的粒子在空中飛舞.

兩人有好一段時間一動也不動,一直盯著那彷佛小小奇跡般綻開的白色花朵.七片細小的花瓣像星光似的展開,光芒不斷從中央非常輕柔地流泄而出,最後在空中消散.

覺得怎麼也無法用手觸碰的西莉卡,悄悄抬頭看著桐人.桐人露出溫柔的笑容,輕輕點了點頭.

西莉卡也點點頭,將右手輕輕伸向花朵.當她的手觸碰到那細如絲線的莖杆時,莖杆就如同冰塊般從中碎裂,只留下花朵落在西莉卡的手中.她屏住呼吸,用手指輕點表面後,名稱視窗就無聲無息地跳了出來.「靈魂之花」——

「有了這個……就能讓畢娜複活了對吧……」

「是啊,只要把囤積在花中的水滴灑在心之道具上就可以了.不過這邊有太多強大的怪物,所以等回到城鎮再執行會比較好.再忍耐一下,我們立刻趕回去.」

「是!」

西莉卡點了點頭,開啟主窗口把花放到上面.確認花已經收進道具欄後,便將窗口關閉.

老實說,西莉卡很想用轉移水晶一口氣飛回家,但她還是忍耐著邁開了步伐.畢竟高價位的水晶是在碰上真正的危機,在千鈞一發的時刻,才應該使用的東西.

幸好,在歸途中幾乎沒有遇到怪物.他們可說是以飛奔而下的速度抵達山麓.

接下來只要在街道走一個小時,就可以再次見到畢娜了——

就在她努力壓抑內心的沖動,准備渡過小河上的橋時.

走在後面的桐人突然把手放到她的肩膀上.西莉卡驚訝地轉過頭去,看見桐人表情嚴肅地瞪著橋的另一端道路兩旁繁茂的樹叢.他以比平常低沉的聲音開口說道:

「——埋伏在那里的家伙,待會會跑出來.」

「咦…………?」

西莉卡慌張地凝視著樹叢,但完全看不見人影.在過了緊迫的幾秒之後,樹叢的葉子突然動了一下.顯示玩家的箭頭跳了出來.顏色是綠色,並不是犯罪者.

現身在短橋另一端的——令人驚訝地,是西莉卡認識的人.

如同火焰般的大紅發色,同樣鮮紅的嘴唇,裝備黑得發亮的琺琅皮革鎧甲,單手拿著細十字槍.

「羅……羅莎莉雅小姐……?為什麼妳會在這里……?」

沒有回答傻眼地提問的西莉卡,羅莎莉雅揚起單邊嘴角笑著.

「竟然能看破我的隱身,你的搜敵技能等級還真高啊,劍士大人.我似乎太輕敵了?」

這時她才總算把視線移到西莉卡身上.

「看妳那個樣子,應該是成功得到『靈魂之花』了.恭喜妳啦,西莉卡.」

無法掌握羅莎莉雅的本意,西莉卡往後退了幾步.她有種無法形容的不祥預感,而她的直覺沒有落空,一秒後,羅莎莉雅就說出了令西莉卡傻眼的話.

「那麼,妳就快點把那朵花交出來吧.」

「……?妳……妳在說什麼……」

這時一直不發一語的桐人走上前來,開口說道:

「恕難從命啊,羅莎莉雅小姐.不對——應該稱呼妳為犯罪者公會『泰坦之手』的會長大人才對.」

羅莎莉雅挑起眉毛,掛在唇邊的笑容跟著消失.

在SAO當中,玩家若犯下竊盜,傷害,或是殺人等系統上的犯罪行為,表示箭頭就會從平常的綠色變成橘色.因此,犯罪者就稱為橘色玩家,其集團則稱為橘色公會——這種基本知識西莉卡當然也知道,但她還不曾有實際看過的經驗.

然而,不管怎麼看,眼前的羅莎莉雅頭上浮現出的HP箭頭都是綠色的.西莉卡呆愣地看著身旁的桐人,並用沙啞的聲音發問:

「咦……可是……因為……羅莎莉雅小姐是綠色……」

「即使是橘色公會,也有很多並不是所有人都是犯罪者顏色的情形.綠色成員負責在街上挑選目標並混入隊伍當中,最後再把隊伍誘導到埋伏地點.昨晚偷聽我們談話的,也是這家伙的同伙.」

「怎……怎麼會……」

西莉卡愕然看著羅莎莉雅的瞼.

「這……這麼說,這兩周妳加入那個隊伍的目的……」

羅莎莉雅再度浮現出仿佛有毒的笑容回答:

「妳說對了.我在評估那個隊伍的戰力,同時等待他們在冒險中獲得大量金錢,變成肥羊的時機啊.原本預定今天也要大干一票的——」

她盯著西莉卡的臉,用舌頭輕舔嘴唇.

「因為最讓我期待的獵物,也就是妳跑掉了,害我還在想該怎麼辦,沒想到妳是要去取得稀有道具.『靈魂之花』現在可搶手了,行情高得很啊.收集情報果然很重要啊——」

話說到這里停了一下,把視線移向桐人後聳了聳肩.

「不過啊,這位劍士大人,你明明知道這些事情,卻還蠻不在乎地陪著那孩子,你是笨蛋嗎?還是說,你真的被她用身體引誘了?」

羅莎莉雅的侮辱,令西莉卡感到視野幾乎染成一片紅色般的憤怒.就在她移動手臂准備拔出短劍時,肩頭被用力抓住.

「不,兩邊都不對.」

桐人的聲音依然冷靜.

「羅莎莉雅小姐,其實我也在找妳.」

「——這話怎麼說呢?」

「十天前,你在第三十八層襲擊了名為『銀色旗幟』的公會對吧?四名成員遭到殺害,只有會長成功脫逃.」

「……啊啊,那個貧窮隊伍啊.」

羅莎莉雅眉毛動都沒動一下便點頭回應.

「曾是會長的那個男人,每天從早到晚都在最前線的轉移門廣場,哭著尋找能夠幫他報仇的人.」

桐人的聲音包覆著一層令人毛骨悚然的寒氣,就像磨過的堅硬冰刀,將觸碰到的所有東西全都砍裂.

「不過,那個男人並沒有要求接受委托的我要殺了你們,只說希望可以把你們關進黑鐵宮的監獄——妳能理解那家伙的心情嗎?」

「怎麼可能懂啦.」

羅莎莉雅一副嫌麻煩地回答.

「什麼嘛,干嘛跟笨蛋一樣那麼認真啊!就算在這里殺了人,也沒有那個人真的就這樣死掉的證據.所以,也不可能在回到現實後被當成犯罪,更何況連能不能回去都還不知道呢.滿口正義,法律之類的,別笑掉人家的大牙了.我最討厭這種家伙了,把奇怪的道理帶進這個世界的家伙.」

她的眼神帶著殘暴的光芒.

「所以,你就把那個沒死成的會長說的話當真,一直在找我們?你還真是閑啊.我承認我確實因為你准備的餌而上勾了……但是啊,你以為區區兩個人會有什麼辦法……?」

嘴唇刻畫出殘虐的笑容.舉起的右手指頭,在空中迅速揮了兩下.

突然,延伸到對岸的道路兩側樹叢開始劇烈地搖晃,接著跑出一個接一個的人影.西莉卡的視野中連續出現幾個箭頭,而且幾乎都是可恨的橘色,總數為——十.若是沒發現埋伏直接過橋,肯定會被完全包圍住吧.在一片橘色當中,有個唯一擁有綠色箭頭的人,那一頭針插般的尖聳發型,一定是昨晚在旅館的走廊瞥見的那個人.

新出現的這十個盜賊,全是身上掛滿銀飾或副裝備,外表打扮華麗的男性玩家.他們臉上掛著不懷好意的笑容,並對西莉卡的身體投以黏膩的視線.

感到極度厭惡的西莉卡躲進了桐人的大衣陰影處,小聲說道:

「桐,桐人哥……他們人太多了,如果不逃走的話……!」

「沒事的.在我要妳逃走之前,妳只要准備好水晶在旁邊看就好了.」

桐人以平穩的聲音回答,然後摸了西莉卡的頭,就往橋的方向邁開腳步走去.西莉卡呆站在原地.她心想,不管怎樣這都太亂來了,便再度大聲叫著:

「桐人哥……!」

當這陣叫聲響徹練功區的瞬間——

「桐人……?」

其中一名盜賊突然喃喃自語.他的笑容消失,眉頭深鎖,視線彷佛在搜尋記憶般游移著.

「——那副打扮……持單手劍卻沒裝備盾……『黑色劍士』……?」

男子的臉瞬間變得蒼白,並往後退了幾步.

「羅莎莉雅小姐,不,不好了.這家伙……是從封閉測試一路玩上來的攻略組……」

聽了男子的話,其余的成員表情跟著僵硬起來.西莉卡也同樣感到驚愕.她呆望著站在前方的桐人那不算高大的背影.

雖然可以從至今的戰斗中,推測出桐人是等級相當高的玩家.但西莉卡作夢也沒想到,他會是不斷挑戰最前線的未攻略迷宮,接連打敗頭目怪獸的「攻略組」,真正的頂尖劍士之一.明明聽說他們把心力全投注在攻略SAO上,幾乎不曾下到中間樓層來——

羅莎莉雅在張口結舌了幾秒後,像回過神來般高聲喊道:

「攻,攻略組的人才不可能在這種地方閑晃!這家伙肯定只是個用名號嚇唬別人的模仿者而已!何況——就算是真正的『黑色劍士』,以我們的人數要對付一個人還不簡單!」

就像是要趁著這段話的氣勢,橘色玩家中站在前方的一名高大斧頭使跟著大叫:

「沒,沒錯!而且攻略組肯定擁有很多錢跟道具!這可是非常肥的獵物啊!」

在各自發出的同意聲中,盜賊們一同拔出了武器.無數的金屬閃耀著凶惡的光芒.

「桐人哥,不可能的,我們快點逃走吧!」

西莉卡緊握住水晶拚命叫著.就如同羅莎莉雅所言,就算桐人再強,面對這個人數眾多的對手也沒有勝算.不過桐人動也不動,甚至連拔出武器的打算都沒有.

將桐人的模樣解讀為放棄,除了羅莎莉雅與綠色玩家外的九名男子全都舉起武器,露出猙獰的笑容,爭先恐後地跑了起來.把短橋踩得喀喀作響地飛奔而過——

「喔啊啊啊啊!」

「去死——!」

將站在原地的桐人以半圓的陣勢圍了起來後,接二連三把劍與長槍往桐人的身上砍去.同時受到九發斬擊,令桐人的身體左右搖晃著.

「住手啊啊啊!」

西莉卡用雙手捂著臉大叫:

「拜托你們!住手!桐人哥會……會死的!」

然而男子們充耳不聞.

他們全都醉心于暴力中,有人高聲大笑,有人不停咒罵,同時不斷用武器砍著桐人.站在橋中央附近的羅莎莉雅,臉上浮現無法壓抑的愉快神情,舔著右手指頭醉心地看著這出慘劇.

西莉卡擦去眼淚,手握短劍的劍柄.她知道就算自己沖過去也幫不了什麼忙,但就是無法繼續旁觀下去.就在她往桐人所在的方向踏出一步時——發現某件事而停下了動作.

桐人的HP條完全沒有減少.

不,正確來說,雖然因為受到不斷的攻擊,而一點一滴逐漸減少,但在幾秒後又急速回複到最右端.

不久,那群男子注意到眼前的黑衣劍士完全沒有倒下的跡象,浮現出困惑的表情.

「你們是在干什麼!快點殺了他啊!」

在羅莎莉雅急躁的命令下,如雨般降下的斬擊又持續了幾秒鍾,但清況依舊沒有改變.

「喂……喂,這家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其中一人停下手部動作,露出像看見怪物般的扭曲表情退了幾步.因為這個人的反應,其余的八個人也停止攻擊並拉開了距離.

沉默籠罩四周.站在中央的桐人緩緩拾起頭來,以平靜的聲音說道:

「——每十秒約400左右,這是你們九個人能給我的傷害總量.我的等級是78,生命值為14500……加上戰斗時回複技能每十秒會自動回複600,你們不論攻擊幾個小時都沒辦法打倒我.」

這群男人全都愕然地張開嘴巴呆站在原地.不久,似乎是副隊長的雙手劍劍士以沙啞的聲音說:

「哪有……哪有這樣的……這實在太誇張了吧……」

「沒錯.」

桐人丟出回答.

「只要增加一點數字,就會造成如此懸殊的差距.這就是等級制MMO不合理的地方.」

像是被桐人那帶著難以壓抑的某種感情的聲音給壓制住,那群男子開始往後退,臉上的表情也由驚訝轉為恐懼.

插圖036

「嘖!」

突然,羅莎莉雅先是一聲咋舌,接著從腰間掏出轉移水晶,並高舉到空中大喊:

「轉移——」

但她的話還沒說完,只覺得仿佛聽到呼的一道空氣震動的聲音,瞬間桐人已經站在羅莎莉雅的面前了.

「什……」

桐人從全身僵硬的羅莎莉雅手中奪下水晶,就這麼抓住她的衣領,將她拖到橋的這一端.

「放……放開我!混蛋,你是想怎樣!」

仍舊不發一語地將羅莎莉雅丟到呆立的男子群中央後,桐人伸手往腰間的袋子探去,接著拿出一個藍色水晶.但這比轉移水晶的顏色還深.

「這是拜托我的那名男子用全部財產買來的回廊水晶,設定的出口位置是黑鐵宮的監牢區.你們全部通過這個轉移過去吧.之後會由『軍隊』那群人負責關照你們.」

就這麼坐在地上的羅莎莉雅咬著嘴唇,沉默了幾秒之後,紅色的嘴唇浮現出強硬的笑容並說道:

「——如果,我說不呢?」

「就把你們全都宰了.」

桐人這簡潔的回答,令她的笑容當場凍結.

「我是很想這麼說啦……若真是這樣,那我也只好動用這個了.」

桐人從大衣內側拿出一把小小的短劍.仔細觀察刀身,就會發現上面似乎沾著一層淺綠色的黏液.

「這是麻痹毒.等級5的毒素,足以讓你們無法動彈十分鍾.要把你們全部丟進回廊,這點時間已經足夠了……要自己走進去,還是被我丟進去,你們就自己挑喜歡的吧.」

已經沒有人敢再逞強了.看到所有人都垂著頭不發一語,桐人收起短劍,高舉深藍色的水晶大喊:

「回廊.打開.」

水晶霎時粉碎,前方的空間出現散發藍色光芒的漩渦.

「混帳……」

第一個跳進去的,是垂頭喪氣的高大斧頭使.其余的橘色玩家,有人一邊咒罵,有人則不發一語地消失在光芒當中.負責偷聽的綠色玩家也跟著進去,最後只剩下羅莎莉雅一個人.

就算同伴全都消失在回廊當中,這名紅發的女盜賊依然倔強地動也不動.她盤腿坐在地上,用挑釁的眼神往上看著桐人.

「……你想的話就試試看啊.要是傷到綠色玩家的我,你可是會變成橘色……」

羅莎莉雅的話才說到一半,桐人就再度揪起她的衣領.

「話先說在前頭,我可是獨行玩家,變成橘色一,兩天根本不算什麼.」

粗魯地撂下這番話,桐人便將盜賊騰空抓起,往回廊走去.羅莎莉雅仍揮動著手腳反抗.

「等一下,住手,住手啊!拜托你!原諒我!不然這樣吧……你要不要跟我合組隊伍?以你的實力,不管哪種公會都……」

她的話沒能說到最後.桐人使盡力氣,將羅莎莉雅以頭朝前的姿勢丟進回廊,當她的身影消失之後,回廊也跟著放出刺眼的光芒消失.

四周恢複寂靜.

春天的草原上傳來小鳥的鳴叫及小河流水聲,數分鍾前的喧囂彷佛騙人般,回複風和日麗的景象.但是西莉卡依舊無法動彈.對桐人真面目的驚訝,犯罪者們消失後的安心,許多感情同時湧上胸口,讓她甚至無法開口.

桐人歪著頭,沉默地凝視呆站著的西莉卡一會,才總算輕聲說道:

「……西莉卡,實在很抱歉.結果把妳當成了誘餌.雖然我曾經想過,要把我的事情告訴妳……但是怕妳會害怕,所以就沒有提.」

西莉卡只能拚命搖頭.許多感情在心中如同漩渦般打轉.

「我送妳回城鎮吧.」

桐人說著准備邁開步伐.這時,西莉卡才對著他的背影發出聲音.

「那個——我的腳,動不了了.」

回過頭來的桐人微笑著伸出右手.在緊緊握住那只手後,西莉卡總算能稍微露出笑容.

在回到第三十五層的風向雞亭前,兩人幾乎不發一語.想說的話明明很多,但西莉卡的喉嚨就像被小石頭堵住一樣說不出話來.

當他們來到二樓,進入桐人的房間時,窗口已經灑入夕陽的紅色光芒了.這時西莉卡總算是用顫抖的聲音,對如同黑色剪影般站在那道光輝中的桐人說:

「桐人哥……你要離開了嗎……?」

在短暫的沉默後,剪影緩緩點頭.

「嗯……我已經離開前線五天了,必須馬上回去進行攻略……」

「……說的也是……」

其實,西莉卡很想對桐人說,請帶我一起去.

但是她說不出口.

桐人的等級是78,自己的等級是45.差距為33——兩人之間的距離明確到足以稱為殘酷.就算跟著桐人到戰場上,西莉卡多半只會瞬間被怪物殺害吧.雖然登入了同一個游戲,卻有著比現實世界更高更厚的牆壁,將兩人的世界分隔開來.

「…………我……我……」

西莉卡站在那邊緊咬著嘴唇,拚命壓抑著那快要流泄而出的感情.那份感情就這麼轉化成兩行眼淚,不斷自臉頰滑落.

突然,西莉卡感覺到桐人的雙手輕輕放在自己的肩膀上,低沉穩重蛇紐語聲也從身旁傳了過來.

「等級只不過是數字,這個世界的強大也只是單純的幻想,我們還有比這種東西更重要的事物.所以下次在現實世界碰面吧.這麼一來,我們又可以作朋友了.」

其實,她很想撲到眼前的黑衣人懷里.但是在感到桐人的話語如同一股暖流般,滲入幾乎快破裂的內心後,自己不再奢求什麼了——這麼想著的西莉卡悄悄閉上眼睛,輕聲地說:

「好,一定喔——約好了喔.」

西莉卡拉開距離,抬頭看著桐人的臉.這時,她才總算能發自內心地露出笑容了.桐人也微笑著說:

「那麼,把畢娜叫回來吧.」

「好!」

西莉卡點點頭,揮動左手叫出主窗口,卷動道具欄將「畢娜的心」實體化.

把浮出窗口表面的水藍色羽毛放在茶幾上,接著將「靈魂之花」也叫了出來.

用手拿起綻放珍珠色光芒的花朵,關起窗口後,西莉卡抬頭看著桐人.

「把囤積在花中的露珠灑在羽毛上,這樣畢娜就能複活了.」

「我知道了……」

看著水藍色的長羽毛,西莉卡在心中低語.

畢娜……我有好多,好多話要對你說.關于今天刺激冒險的事……還有幫了畢娜,當了我一天哥哥的那個人的事.
雙眼湧出淚水,西莉卡輕輕地將右手上的花往羽毛傾倒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49766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Sword Art Online 刀劍神域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SAO10698038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心得】Sword Ar... 後一篇:【心得】Sword Ar...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molida0112各位巴友
請各位喜歡ACG音樂的板友們有空來聽聽我的音樂改編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4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