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第一卷 十香DEAD END】第三章 你的名字是......

作者:puixxkiki│2014-07-02 17:06:15│巴幣:0│人氣:94
【第一卷 十香DEAD END】第三章 你的名字是......

這不算什麽!】
  士道一邊左手托著手柄,一邊握緊拳頭刺向天空。
  從琴裏與令音開始實施放學後的強化訓練開始,含休息日在內經過了十日。
  士道終于迎來了遊戲的HappyEnd畫面。
  ......不過在那之前,不知被揭開了多少舊傷疤。
  【......恩,雖然多花了點時間,不過第一階段算是完成了吧】
  【嘛,看起來姑且算是收齊了全CG,總之就算是及格了吧。......話說回來,也只是與畫面中的女孩子相對而已】
  聽到從背後望著制作人員表的令音和琴裏的話。
  【那麽,接下來的訓練......就用現實中的女性吧。也還有時間】
  【......恩,沒問題吧】
  【放輕松。就算失敗了,失去的也只是士道的社會信用罷了】
  【你丫威脅我啊】
  雖然士道一直沈默著聽著她們的對話,但是不管怎麽說怎麽說也不能再沈默下去了。
  【討厭,偷聽了麽?還真是如往常一樣的惡趣味呢。你這偷窺魔】
  琴裏皺著眉頭以手掩嘴這麽說道。
  怎麽說呢,就像是把日本和國外的事故核融合到一起一般的毒嘴。嘛雖然只是意義上相似的東西。
  【就在眼前說話我用得著偷聽麽!】
  士道叫起來,琴裏【好好】的攤開手制止了他。
  就好像是士道說了什麽奇怪的話一樣的感覺。
  【那麽,士道。接下來的訓練】
  【......突然就轉了話題啊,怎麽了?】
  【是呢......選誰好呢】
  【啊?】
  然後,在歪著頭的士道旁邊,令音開始操作控制台。桌上放置的顯示器中,映出了學校內的映像。
  【......是呢,那就無可爭議的,選她吧】
  說著,令音指向了畫面右端映出的小珠教師。
  琴裏一瞬間挑起了眉毛----
  很快的,露出了邪惡的笑容。
  【......真。接下來的訓練決定好了】
  【什,什麽訓練】
  士道壓住不安的想法問道,鈴音肯定地回答道。
  【......啊。正式情況下,精靈出現的話你要將小型的耳麥藏在耳朵上,遵從這邊的指示來對應。所以要進行一回實戰的假想訓練】
  【那麽,要我怎麽做?】
  【......總之,去勾引岡峰珠惠教師】
  【哈啊!?】
  皺著眉頭叫了起來。
  【有什麽問題麽?】
  琴裏像是在享受士道的反應似的奸笑著。
  【有大問題啊......!那種,做不到......!】
  【正式情況下可是更難的而且還不能選擇的喲?】
  【----,那是,就算那樣......!】
  士道說完,令音呆呆的點著頭。
  【......我認爲最爲最初的對手可以適任。恐怕是不會接受你的告白的吧,不過倒是可以練習下口才。......嘛,要是不管怎麽說你都不喜歡的話就換成女學生吧......】
  【唔......】
  士道腦中浮現出了討厭的情景。被士道搭話的女學生回到教室和女性朋友們聚在一起說話。【呐呐,剛才被五河君告白了呐--】【诶--,真的麽--?什麽 啊,那家夥長了一張對女人沒興趣的臉,該出手的時候還是會出出手的麽】【不過那家夥不行呐--】【恩,不行不行。感覺超悶騷的--】【啊--,說出來了 --,啊哈哈哈哈】
  ......會出現新的心靈創傷的吧。
  在那方面,聯想到珠惠的話卻完全想不到會出現那樣的場面。不管看起來在怎麽幼小也是個大人。學生的戲言聽過就會忘了吧。
  【那麽,想怎樣?正式情況下失敗就意味著死,不如進行一次預演練習】
  【......拜托就選老師吧】
  琴裏說著,士道的後背留下了討厭的汗水一邊說道。
  【......好】
  令音輕輕地點了點頭,從抽屜中取出了小型機械遞給士道。接著將麥克風和帶著耳機的通信器放到了桌上。
  【這是?】
  【......放在耳朵上試試】
  如她所說,塞進右耳。
  隨之令音取過麥克風,耳語般說道。
  【......怎麽樣,聽得到麽?】
  【唔哦!?】
  耳邊突然傳來令音的聲音。士道肩膀顫抖著跳了起來。
  【......好,好好傳到了。音量沒問題麽?】
  【是,似的......嘛,姑且......】
  得到士道的肯定,令音立刻將桌上的耳機戴上。
  【......恩,恩。這邊也沒問題。聽得到】
  【诶?聽得到剛才的聲音麽?我這沒有看起來像是麥克風的東西......】
  【......搭載了高感度的集音麥克風。是可以自動去除雜音只傳送必要聲音的好東西】
  【哈啊--......】
  士道感歎到,琴裏又從桌子裏面拿出另一個小巧的機械零件。
  乒,的用手指彈了一下,就那樣如蟲子一般打開翅膀飛了起來。
  【什,什麽啊這是】
  【......看著吧】
  令音說完,操作眼前的電腦顯示出畫面。
  再那裏映出了琴裏和令音還有士道所處的物理准備室。
  【這是......】
  【......超小型的高感度攝像機。這個會追著你。不要把這誤當成蟲子拍死了】
  【哈啊--......真厲害啊,這個】
  然後,嘭的,屁股被踢了。
  【怎樣都好啦趕緊行動鈍龜。目標現在位于東校舍三樓走廊。很近】
  【............好】
  明白再說什麽也沒用了,士道無力的表示肯定。
  再慢吞吞的話,對象有可能換成別的女孩子。士道不情願的邁出腳步,走出物理准備室。
  然後走下樓梯左右看了看----發現了珠慧的背影。
  【老----】
  然後,止住了喊聲。
  雖然是大聲說出來能夠聽到的距離......但是要避開還留在學校裏的學生和老師的注目。
  【......沒辦法】
  士道小跑著追向珠慧的後背。
  前進了幾米的時候,像是察覺到了士道的腳步聲,珠慧站住轉過了身。
  【啊嘞,五河君?有什麽事麽?】
  【......,那,那個----】
  明明是每天都可以見到的臉孔,但是一想到要是勾引的對象時緊張感一口氣增加了。士道下意識的閉上了嘴。
  【----冷靜下來。這是訓練。失敗也不會死】
  右耳中傳來了琴裏的聲音。
  【就算你這麽說......】
  【诶?你說什麽?】
  對士道的嘟囔有了反應,珠慧歪著頭。
  【啊,不,什麽都沒有......】
  對對話全然沒有進展的士道感到不耐煩了吧,耳麥裏又傳來了聲音。
  【真丟人。----總之就先誇獎對手吧】
  因爲琴裏的話開始從珠慧的頭頂看向指尖,尋找可以誇獎的材料。
  ......不過等等。士道停止了思考。說起來前些日子讀的教程中提到直接誇獎女性的容貌會讓人聽起來覺得很無知。在那種場合誇獎衣服和裝飾品什麽的就是間接性的認同女性的美感的樣子。
  打定主意,張開嘴。
  【說,說起來,那件衣服......真可愛呐】
  【诶......?是,是這樣麽?呀哈哈,有點害羞呐】
  珠慧臉上染上了高興地色彩,撓著後腦勺笑了起來。
  ----哦哦?這是相當好的反應吧?士道輕輕握緊拳頭。
  【似的,相當適合老師!】
  【呼呼,多謝誇獎。我很高興】
  【那個發型也很好呐!】
  【诶,真的麽?】
  【是的,還有那個眼鏡也是!】
  【啊,啊哈哈哈哈......】
  【那個點名冊也合適的亂七八糟的!】
  【那個......五河君......?】
  珠慧的面容,漸漸地變成苦笑,或者說是染上了困惑。
  【做過頭了你這禿子。純禿子】
  右耳聽到了琴裏吃驚的聲音。
  但是話說回來,接著要說什麽好呢。沈默了片刻。
  【那個......沒別的事了麽?】
  珠慧歪著腦袋。
  大概是沒時間了吧,右耳中,聽到了發困的聲音。
  【......沒辦法。那麽跟我的台詞念吧】
  那還真是可喜可賀。士道稍微點點頭,表示明白了。
  【那個,老師】
  【什麽事?】
  【我最近非常喜歡來上學】
  【是那樣麽?那是好事呐】
  【似的......因爲,是老師當班主任】
  【诶......?】
  珠慧驚訝的張大了眼睛。
  【說,說什麽哪真是的。太突然了】
  說著喜形于色。
  【實際上我之前就對老師的事情----】
  【呀哈哈......不行喲。有這份心我很高興,但是我是老師】
  一邊啪嗒啪嗒的甩著點名冊,珠慧苦笑起來。
  果然擺出了老師這樣的大人論調呢。想要直接搪塞過去。
  【......呼姆。從哪下手呢】
  不斷編制台詞的令音,輕輕吐了口氣。
  【......她今年二十九歲了呐。----那麽真,這麽說吧】
  令音指示了接下來的台詞。士道是真的想都沒想就張開了嘴。
  【我是真的。真的想要和老師----】
  【那個......麻煩了呐】
  【真的想要和老師結婚!】
  ----突然。
  士道發出結婚二字的瞬間,感覺到珠慧的面頰稍微動了動。
  隨之沈默了一陣之後,想起了細小的聲音。
  【......真的麽?】
  【诶......,啊,哈啊......算是】
  感到氛圍突然就改變了士道一邊說著,珠慧突然邁了一步,抓住了士道的袖子。
  【真的麽?等到五河君到了能結婚的年齡,我也過了三十歲了喲?就算那樣也可以麽?要去和雙親打招呼麽?入贅的話沒關系麽?高中畢業了就來我家繼承家業可以麽?】
  變了個人似的雙目熠熠生輝,珠慧鼻息慌亂的逼近過來。
  【那......那個,老師......?】
  【......呼姆,有點有效過頭了】
  士道退縮著,聽到了令音伴隨著歎息的聲音。
  【什......什麽意思?】
  用珠慧聽不到的聲音詢問令音。
  【......不,對于獨身·女性·二十九歲這些要素來說結婚是必殺的咒文。從前的同級生一個接一個的開始構築家庭,被雙親逼著,覺得和自己沒有關系現如今就要跨越三十歲的牆壁這種不安定的狀況。......話說回來,她稍稍有些極端過頭了】
  以少見的帶著些爲難的語氣的聲音,令音說道。
  【那,那個怎樣都好,這個怎麽辦啊......?】
  【呐五河君,稍微占用你點時間可以麽?因爲還沒到可以寫婚姻申請表的年齡,總之就先按個血印吧。去美術室借把雕刻刀來吧。沒關系的喲,不會痛的喲】
  一邊蹭過來,珠慧一邊滔滔不絕地說著。士道發出了悲鳴。
  【啊--,再糾纏下去就麻煩了呐。目的也達成了,適當地道歉然後逃走吧】
  士道咕咚吞了口唾沫,帶著決意張開嘴。
  【對,對不起!果然還是沒有那樣的覺悟......!請當做沒有發生過......!】
  一邊叫著,士道跑了。
  【啊,五,五河君!?】
  一邊聽著背後傳來的珠慧的聲音,一邊奔跑著。
   
  【哎呀--,還真是相當有個性的老師呐】
  聽到琴裏悠閑的笑聲。士道一邊跑著一邊揚起聲音。
  【別開玩笑......!怎麽還能這麽悠閑----】
  【地......!?】
  【............!】
  因爲注意力全在耳麥上,士道撞到了從轉角走過來的學生,倒在了地上。
  【疼疼......抱,抱歉。沒關系麽?】
  說著站起身。然後......
  【咿......!?】
  士道感覺心髒像是被絞起來似的。要說爲什麽的話,那是因爲在那裏的是那個鸢一折紙大小姐。
  而且還不止如此。倒下去屁股著地,剛好朝著士道的方向成M型打開雙腳。......是白色的。
  下意識的背過眼去。但是折紙毫不慌亂地,
  【沒事】
  這樣說著站了起來。
  【怎麽了】
  接著,折紙詢問士道。
  但是那好像不是對著士道在走廊中奔跑這件事。要說是對什麽的話----沒錯,是現在士道正垂著頭以手扶額這事吧。
  【......不,別在意。只是因爲遭遇到了覺得絕對不可能發生的事件而震驚了......】
  最後的堡壘崩潰了。恐怖的是《Ratatoskr》的仿真能力。覺得沒什麽的那個遊戲,說不定做的還真好。
  【是麽】
  折紙那麽說完,在走廊裏走了起來。
  然後,那個瞬間,右耳中傳來了琴裏的聲音。
  【......剛好,士道。和她也進行訓練吧】
  【是......哈啊!?】
  【果然不僅是老師,也想和同年代的人約會試試呐。而且雖說不是精靈但也是AST成員。能成爲相當有用的參考呢。看起來,她也不像是會到處亂說的類型吧?】
  【你丫......,不是在開玩笑吧......?】
  【想和精靈交談麽?】
  【......】
  士道屏住呼吸,要緊下唇。
  下定決心,在折紙身後向她搭話。
  【鸢,鸢一】
  【什麽】
  折紙簡直就像是在等著被搭話的時機一樣轉過頭。
  士道一邊稍微有些驚訝,一邊調整呼吸張開嘴。因爲在珠慧的場合下這樣那樣說了好多,所以心跳比之前要平靜。沒錯,不做過頭就好了,不做過頭。
  【那件衣服,真可愛呐】
  【制服】
  【......是呐--】
  【爲什麽選制服啊你這薄翅蜉蝣】
  僅僅是蟲子的名字卻感覺是被痛罵了。不可思議!
  ----老師那時成功了所以......!這麽想著輕輕搖了搖頭。
  【......要幫忙麽?】
  這時,大概是等不及了吧,令音伸出了援手。
  雖然有些不安,但是也沒有能一個人將對話繼續下去的自信。士道微微點了點頭。
  遵照從右耳聽到的話發出聲音。
  【那個,鸢一】
  【什麽】
  【實際上,我......從之前開始就知道鸢一的事情了】
  【是麽】
  雖然是冷淡的聲音,但無法相信的是折紙繼續說了下去。
  【我也,知道】
  【--------!】
  感到相當驚訝,連聲音都發不出來。現在要是說了鈴音的指示之外的台詞,這邊的步調就會被一口氣瓦解了。
  【----是這樣麽。好高興啊。......還有,二年級編在同一個班也很高興。這一周中,上課時一直看著你】
  嗚哇我真惡心。根本就是跟蹤狂啊,到底是怎麽想的才能說出這種台詞啊。
  【是麽】
  但是折紙,
  【我也,看著】
  一邊直視士道一邊這麽說道。
  【......】
  咕咚吞了口唾沫。實際上士道因爲拘謹所以上課時根本沒有看過折紙。
  像是要抑制住劇烈跳動的心髒一般,直接將耳中傳來的話說了出來。
  【真的麽?啊,實際上不止那樣,我還在放學之後的教室裏聞過鸢一體操服的味道】
  【是麽】
  再怎麽樣這時也不能冷靜面對了吧,但是折紙的表情完全沒變。
  不止如此,
  【我也,做過】
  【............!?】
  ----做過事,誰的!?是自己的吧!?是的話就說啊!
  士道的臉上滲出了汗水。
  話說回來琴裏和令音這台詞再怎麽也太奇怪了吧。
  但是對于腦中咕噜咕噜的轉著的世道來說,現在再以自己的話來將對話進行下去是不可能的。
  【----是麽。看來我們很合得來啊】
  【合得來】
  【那麽,要是可以的話,能和我交往麽----喂再怎麽說這展開也太快了吧!】
  訓練什麽的怎麽樣都好了。受不了地轉向後方叫了起來。
  從折紙的角度來看,大概就是個隨意的告白之後又對自己的發言來了個隆重的吐槽的奇怪男人吧。
  【......不,沒想到你真那麽說了】
  【讓我那麽說的不是你麽!】
  發出帶著怨恨的聲音,然後立刻又轉向了折紙。
  這只還是和平時一樣的面無表情.....雖然是這樣,但是也許是錯覺吧,比之前有一點,僅僅一點,眼睛張開了些。
  【啊,那個,那樣.....抱歉,剛才的是----】
  【沒關系】
  【..............................哈?】
  士道漏出了短促的聲音。眼睛變成了點。嘴無力地打開,手腳失去了力氣。也就是說,全身都呆住了。
  ----稍微,有點搞不清楚意思。剛才這個少女說了什麽?
  【什......什麽?】
  【我說,沒關系】
  【什,什什什什什什什麽沒關系?】
  【交往也沒關系】
  【............!?】
  士道臉上噴出了汗水。用手拍著側頭部,冷靜下來,冷靜下來的自言自語。
  無法思考。普通來想的話這是不可能的。因爲,沒談過幾句話的男人突然就提出交往,不會有女人說OK的吧。
  ......不,雖然也不是說完全沒有,但是對折紙來說應該是絕對不會那麽回答的吧。
  ----不,等等。士道的眉毛跳了一下。也許折紙有什麽誤會吧。
  【啊,啊......要陪我去哪兒呢?】
  【............?】
  折紙微微歪起頭。
  【是那種意思麽?】
  【诶,啊,不......那個,鸢一覺得是什麽意思......?】
  【我以爲是男女交往的事情】
  【............!】
  士道像是腦袋被雷擊了一樣打起了哆嗦。
  該怎麽說呢,從折紙的口中說出【男女交往】這種話來,會讓人産生可怕的背德感。
  【不是麽?】
  【不,不......沒沒錯......倒是】
  【是麽】
  折紙像是什麽都沒發生過一樣同意了。
  下個瞬間世道就後悔了。
  ----爲什麽,爲什麽要說【沒錯】啊!現在的話,現在的話還能說是搞錯了!
  但是。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
  【!?】
  瞬間,毫無前兆的,周圍響起了警報聲。
  幾乎與此同時,折紙輕輕仰頭。
  【----有急事。再見】
  說完,轉身在走廊裏跑了起來。
  【喂,喂----】
   這次聽到了士道的聲音也沒有停下來。
  不久,耳麥中聽到有聲音傳來。
  【士道,是空間震。暫且移動到《Fraxinus》。回來】
  【果,果然,是精靈麽......?】
  士道問完,琴裏隔了一拍繼續說了下去。
  【沒錯。出現預測地點是----來禅高中(這裏)】
  ◇
  時間是十七時二十分。
  避開開始進行避難的學生們的眼睛,一邊移動到浮遊在街道上空的《Fraxinus》的三人,將視線送向表示出各種各樣情報的艦橋屏幕。
  換裝成軍服的琴裏和令音,不時交換著對話並帶有意味地點著頭,但說實話對于士道來說卻搞不明白畫面上的數值表示著什麽。
  唯一能理解的是----畫面右側表示出來的,以士道的高中爲中心街道地圖。
  【原來如此,呐】
  一邊坐在艦長席上舔著珍寶珠一邊和船員交換對話的琴裏,稍稍揚起了嘴角。
  【----士道】
  【什麽事?】
  【馬上開工。做好准備】
  【......】
  因爲琴裏的話,士道的身體僵住了。
  不,明明預料到了,也做好了覺悟。
  但是果然在這個時刻真的到來的時候卻無法隱藏住緊張感。
  【----已經要啓用他進行實戰了麽,司令】
  隨之,站在艦長席旁邊的神無月一邊看著屏幕一邊不經意的發出了聲音。
  【對手是精靈。失敗就意味著死。已經充分進行訓練了噶呼】
  正說著,神無月的心窩挨了琴裏一拳。
  【敢懷疑我的判斷,你也變得偉大起來了呐神無月。作爲懲罰從現在開始在我說好之前一直用豬語說話】
  【噗,噗咿】
  神無月一看起來已經相當習慣的樣子回答道。
  士道一邊看著那個光景一邊擦拭流出的汗水。
  【......不,琴裏,我覺得神無月先生說得對......】
  【啊拉,士道能理解豬語麽?不愧是豬等級的男人呐】
  【別......,別瞧不起豬!豬可是意外厲害的動物!】
  【我知道。愛幹淨力氣也大。據說還擁有比狗更高的智力。所以對于有能的部下比如神無月,還有尊敬的哥哥比如士道,以最大限度的敬意使用豬這個詞來稱呼。豬。你這頭豬】
  【......咕】
  說實話完全聽不出來是敬稱。
  但是琴裏也能夠理解神無月的疑問以及士道的不安。揚起糖果的棒子,指向屏幕。
  【士道,你很幸運】
  【诶......?】
  順著琴裏的視線般,看向屏幕。
  果然還是意義不明的數字跳動著但是----右側的地圖上,可以看到與之前相比有了變化。
  在士道的高中有紅色的標記一個,然後在那周圍,表示出了許多小型的黃色標記。
  【紅色的是精靈,黃色的是AST】
  【......那麽,有什麽幸運的】
  【看AST。從剛才開始就沒動對吧?】
  【啊......是呢】
  【在等著精靈到外面來】
  【爲什麽等著。不突入麽?】
  士道歪著頭,看到琴裏誇張地聳了聳肩、
  【稍微思考一下再說啊真丟人。粘菌也稍微有點理智啊】
  【你,你說什麽!】
  【說起來CR-單元並不是以在狹窄的房屋內進行戰鬥爲目的而開發出來的。就算有隨意領域,在遮蔽物多,通路狹窄的建築物中機動力會確實減慢,視線也會被遮住】
  一邊說著,琴裏啪嚓的彈了個響指。與此相應,屏幕上表示的畫面換成了高中的現實映像。
  校庭被挖出了一個淺淺的碗狀坑窪,在那種爲的道路和交涉的一部分都被漂亮的削掉了。簡直就如前日士道所見的光景一樣。
  【看來是在校庭出現後,進入了半毀的校舍中。這麽幸運的情況可不多見。能在沒有AST騷擾的情況下與精靈接觸】
  【......原來如此】
  搞清楚了。
  但是,想起了琴裏台詞的士道,突然做出了半眼。
  【......精靈要是像平時一樣出現在外面的話,那我要怎樣和精靈接觸呢】
  【等到AST全滅,或者用大炮射進去,呐】
  【............】
  士道比之前更爲深--深地了解到了現在這個狀況是多麽的值得感謝。
  【恩,那麽趁早行動吧。----士道,耳麥沒拿下來吧?】
  【啊,啊啊】
  觸摸右耳。之前使用的耳麥確實裝在哪裏。
  【很好。和攝像機一起送過去,感到困難的時候就輕敲兩下耳麥作爲信號】
  【恩......了解了。但是啊......】
  士道半睜著眼睛,朝著琴裏,以及艦橋下待在自己工作崗位上的令音送去視線。
  就訓練時的助言來看,說實話她是個心細的後援人員。
  大概是從士道的表情上察覺到了他心裏正在思考的事情,琴裏露出了無畏的笑容。
  【安心吧士道。《Fraxinus》的船員全都是值得依賴的人才】
  【是,是那樣麽?】
  士道帶著疑惑的表情問道,琴裏啪的掀開上衣站了起來。
  【比如說】
  然後指向艦橋下面的船員的其中一人。
  【有過五次結婚經驗的戀愛大師·《過快的倦怠期》川越!】
  【不那也就是說離過四次婚了吧!?】
  【在夜店的菲律賓人中有著絕大人氣的,《社長》幹本!】
  【那完全是錢的魅力吧!?】
  【情敵接連遭遇不幸。午前二時的女人·《稻草人》椎崎!】
  【絕對是下詛咒了把那個!?】
  【擁有一百位新娘的男人·《跨越次元者》中津川!】
  【是z軸上的那種新娘吧!?】
  【因爲其愛之深,現在因爲法律而不得跨入深愛的他半徑五百米之內的女人·《保護觀察處分》箕輪!】
  【怎麽盡是這種家夥啊!】
  【......大家,作爲船員的本事是貨真價實的】
  艦橋下面出來了令音叽叽咕咕的聲音。
  【就,就算那麽說......】
  【怎麽都好了快走吧。精靈出來的話AST就會聚集過來了】
  對抱怨著的士道的屁股,琴裏嘭的踢了過去。
  【......疼,你,你丫......】
  【不用擔心。士道死一回得話立刻就能開始新遊戲了】
  【別開玩笑,我是哪裏的水管工麽】
  【媽媽咪--呀。讓不信妹妹的話的哥哥變得不幸吧】
  【才不想被不聽哥哥的話的妹妹這麽說】
  雖然士道的話中混著歎息,但還是老老實實的走向了艦橋的大門。
  【Goodluck】
  【哦】
  對著豎起拇指的琴裏,輕輕地揚起手以示回應。
  雖然心髒還在高鳴著----但是決不能讓這個機會逃掉。
  打倒什麽的,戀愛什麽的,拯救世界什麽的。
  那麽多事可考慮不了。
  只是----想要和那個少女,再說一次話。
  《Fraxinus》下部所設的使用顯現裝置的傳送機是在直線上沒有遮蔽物的情況下可以在一瞬間將物質進行傳送·回收的東西。
  最初雖然稍微有些暈船的感覺,但是坐了幾次之後多少有些習慣了。
  確認到視野一瞬間從《Fraxinus》變成了昏暗的高中後方,士道輕輕搖了搖腦袋。
  【那麽,首先是進入校舍內----】
  沒說完,就停住了話頭。
  士道眼前的校舍牆壁,像是開玩笑般被通通削掉了,從中可以看到校舍內部。
  【實際看到的話還真是不得了啊......】
  【嘛,剛好就從哪裏進去吧】
  從塞在右耳的耳麥中聽到了琴裏的聲音。
  士道【......了解】的嘟囔著一邊搔著臉頰,進入了校舍。太慢的話精靈也許就要出去了,在那之前,士道也有可能被AST發現然後【保護】起來。
  【撒,快點。給你導航,精靈的反應在那邊樓梯之上的三層,從跟前開始的第四個教室】
  【了解......】
  士道進行了次深呼吸,從附近的樓梯跑了上去。
  然後在一分鍾之內到達了指定的教室跟前。
  打開門,窺視著裏面的情況,一想到精靈就在這裏心髒自然砰砰直跳。
  【诶----這是,二年四班。這不是我們班麽】
  】啊拉,是麽。剛好。雖然不能說是地利,但總也比不熟悉的地方好】
  琴裏說道。實際上,還只是剛剛進級沒過幾天,也不能說是有多熟悉。
  總而言之,不得不在精靈沒發脾氣之前進行接觸。士道咽下唾液。
  【......呀啊,晚上好。有什麽事麽,在這種地方】
  小聲的,不斷重複著最初想說的話。
  士道下定決心打開了教室的門。
  被夕陽染後的教室的樣子映入視網膜。
  【--------】
  瞬間。
  那腦中准備的不太流暢的話語什麽的,完完全全的被吹飛了。
  【啊----】
  從前開始第四位,從窗邊開始第二列----剛好是拾到的桌子上,身上纏繞著不可思議的禮服的黑發少女,支起單膝坐在上面。
  放出幻想般光輝的眼睛無精打采的半睜著,呆呆的眺望著黑板。
  半身沐浴在夕陽下的少女,有著能將見者的思考能力一瞬間奪走的,神秘。
  但是,那近乎完美的一景,立刻崩壞了。
  【----奴?】
  少女察覺到士道的入侵,眼睛完全張開看向這邊。
  【......!呀,呀啊----】
  士道爲了安下心來揚起手......這麽做的瞬間。
  ----咻,的。
  少女大概是隨手一揮,一道黑色的光線從士道的臉頰邊上掠了過去。
  一瞬之後,士道將手搭在上面的教室的門,還有那後面走廊上的窗戶發出劇烈的聲音碎掉了。
  【咿......!?】
  因爲突然的情況,一瞬家當場固定住了。試著觸摸臉頰,發現血流了下來。
  但是,不能呆站著。
  【士道!】
  琴裏的聲音帶著刺痛鼓膜的音量響了起來。
  少女一邊做出憂郁的表情,一邊高高揚起手臂。手掌的上方,出現了圓形的光塊一般的東西,放出黑色的光芒。
  【等......】
  比叫聲更早的,連滾帶爬地藏到了牆壁的後面。
  一瞬之後,之前士道所在的位置通過了光的奔流,輕易地突破了校舍的外牆向外延伸出去。
  在那之後,又放出了數次黑光。
  【等......等等!我不是敵人!】
  在已經變得相當通風的走廊中喊了起來。
  大概是士道的話傳達到了,光線突然停止了。
  【......哈,可以進去麽......?】
  【看來沒有進行迎擊准備。想做的話士道和牆壁就會被輕易吹飛了。----反過來說的話不要放過這個空擋。上吧】
  對著像是在自言自語的士道的嘟囔,琴裏予以回答。恐怕攝像機已經進入了教室吧。
  咕咚的吞下唾液,士道站到了沒有門的教室入口前方。
  【............】
  少女死死地盯著那樣的士道。雖然沒有進行攻擊,但那視線確實滿載著猜疑和警戒。
  【總,總之先冷靜下來】
  士道爲了表明沒有敵意舉起雙手,踏進了教室。
  但是,
  【----站住】
  少女凜然的聲音響起的同時----啪咻,光線灼燒到了士道腳邊的地板。士道慌慌張張的僵住了身體。
  【......】
  少女像是舔一般的從士道的頭頂到指尖看了一遍,張開了嘴。
  【你是什麽人】
  【......啊,我是----】
  【等等】
  士道正要回答的時候,不知爲何琴裏發出了停下的指令。
  《Fraxinus》艦橋的屏幕上現在正以極近的距離映出了身著光之禮服的精靈少女。
  以裝飾在惹人憐愛的容貌上的帶刺的視線,向著畫面的右側----士道的方向緊緊地盯著。
  然後在那周圍開始配置著各種數值。以令音的顯現裝置解析,數值化,將少女的精神狀態表示出來。
  順帶一提《Fraxinus》搭載的AI開始將二人的對話原文注以時間表示在畫面下部。
  乍一看就如同士道訓練時所使用的遊戲畫面一般。
  被選出來的船員們帶著認真至極的表情面向以特大屏幕表示出來的美少女遊戲畫面。
  何等超現實主義的光景。
  然後----琴裏挑起了眉毛。
  【你是什麽人】
  精靈向士道那樣問道的瞬間,畫面閃爍,艦橋的警報器響了起來。
  【這,這是----】
  船員中不知是誰發出了滿是狼狽的叫聲,畫面中央顯示出了窗口。
  ①【我是五河士道。是來救你的!】
  ②【我是路過的住手別殺我】
  ③【問別人的名字之前先報上自己的名字】
  【選擇肢----】
  琴裏彈了糖果的棒子一下。
  與令音操作的顯現裝置連動的《Fraxinus》的AI觀測著精靈的心跳和微弱的腦電波的變化,瞬時將對應的選項在畫面中表示出來。
  這樣的表示只會出現在精靈的精神狀態不安定的情況下。
  也就是說,對應正確的話就能討好精靈。
  但是錯了的話----
  琴裏立刻將嘴靠近麥克風,制止了想要回答的士道。
  【等等】
  【------?】
  可以從擴音器中聽到屏住呼吸的聲音。肯定是因爲不知道琴裏爲什麽要制止自己吧。
  不知精靈能等到什麽時候。琴裏面向船員們說了起來。
  【選你們認爲是正確的選項!五秒之內!】
  船員們一齊操作手邊的控制器。那個結果立刻表示在了琴裏手邊的顯示器上。
  最多的是----③。
  【----看來大家和我意見一致呐】
  琴裏說完,船員們一齊點頭。
  【雖然一眼看上去①是王道,但是在對方對自己抱有敵意的場合說出來的話就太可疑了。而且還稍稍有些令人生厭】
   
  保持著直立不動,神無月說道。
  【......②是論外。就算萬一能夠逃掉的話,那也就終結了】
  接著,艦橋下面的令音發出了聲音。
  【是呐。關于那點③最爲合適,做得好的話還能掌握主導權也說不定】
  琴裏輕輕地點頭,再次靠近麥克風。
  【......喂,喂,發生什麽了......】
  一邊受到少女銳利視線的照射,話頭被打斷的士道站立在尴尬的空氣中。
  【......再問一次。你是什麽人】
  少女焦躁的說著,視線更加尖銳起來。
  在那個瞬間,終于從右耳中傳來了琴裏的聲音。
  【士道。聽得到麽?用我說的回答她】
  【哦,哦】
  【----問別人的名字之前先報上自己的名字】
  【----問別人的名字之前先報上自己的名字。......什麽】
  說完,士道臉色變青了。
  【你,你說什麽啊......】
  但是已經晚了。剛聽到士道聲音的少女表情就不愉快的歪了起來,這次是兩手上揚做出了光球。
  【咿......】
  慌張地踢向地板,滾向右方。
  一瞬之後,黑色的光球投向了士道站著的地方。地板直到二層一層都被貫穿開了個大洞。
  順帶一提士道被那瞬間的沖擊波吹飛了,一邊和桌椅卷到一起滾到了教室的一頭。
  【......咕啊......】
  【啊嘞,奇怪啊】
  【有什麽奇怪的......,想殺了我麽......】
  對從心底裏覺得不可思議的說著的琴裏回答道。士道抱著頭站了起來。
  然後----
  【這是最後一次。不回答的話,就判斷爲敵人】
  在士道的桌子上,少女說道。世道驚慌地立刻開口。
  【我,我是五河士道!是這裏的學生!沒有與你爲敵的意思!】
  【......】
  士道舉起雙手一邊說道,少女帶著訝異的視線從士道的桌子上下來了。
  【----就那樣別動。你現在處在我的攻擊可能圈內】
  【......】
  士道爲了表示了解,保持那個姿勢點了點頭。
  少女慢慢地向士道的方向靠近。
  【......恩?】
  然後稍微彎起腰,凝視了士道的面容一會【奴?】的挑起了眉毛。
  【之前和你見過面麽......?】
  【啊......,啊,這個月的......確實是,十日。在街上】
  【哦】
  少女像是完全同意似的輕輕拍了下手,回到了原來的姿勢。
  【想起來了。說了些奇怪的話的家夥】
  看到少女眼中可怕的神色稍稍消失了些,一瞬間士道的緊張感松緩了下來。
  但是,
  【叽......!?】
  刹那間,將士道的前發撩了起來。
  少女像是窺視著士道眼睛深處似的一邊歪著頭一邊送來視線。
  【......確實,說過沒有想要殺我的意思?哼----拙劣的伎倆。說,瞄准的是什麽。想要讓我放松下來從後背襲擊麽?】
  【............】
  士道稍稍皺著眉,緊緊地咬著臼齒。
  比起少女帶來的恐怖,更爲靠前的東西。
  少女對士道的話----並不是來殺你的,這樣的台詞,一點都沒有相信。
  也就是說,一直處于無法相信的環境下麽。
  心情糟糕,受不了了。
  【----人類......】
  想也不想,士道發出聲音。
  【並不全是......想要殺掉你的家夥】
  【......】
  少女睜大了眼睛,手從士道的頭發上離開了。
  片刻間,片刻之間看著士道的臉孔之後,輕輕地張開嘴唇。
  【......是麽?】
  【啊,是的】
  【我見過的人類,大家全都說我不得不死】
  【沒有......那種事】
  【......】
  少女沒有回答,手繞到了身後。
  半睜著眼睛做出結語----做出了還無法相信士道的話語的表情。
  【......那麽我問你。不是想要殺我的話,那你到底是爲什麽出現在這裏?】
  【那是----那個】
  【士道】
  士道說不下去的同時,琴裏的聲音從右耳中響了起來。
  【----又是選擇肢呐】
  琴裏舔著嘴唇,看向表示在屏幕中央的選擇肢。
  ①【那當然是,爲了見到你】
  ②【怎樣都好了,那種事】
  ③【是偶然,偶然】
  手邊的顯示器中瞬時集合了船員們的意見,①是人氣選項。
  【嘛,從剛才的反應來看②是不行的。----士道,總而言之無可爭議的,說是爲了見你而來的】
  琴裏面向麥克說道,士道在畫面中一邊站起來一邊張開嘴。
  【爲,爲了見到你】
  【......?】
  少女做出了發愣的表情。
  【見我?到底爲什麽】
  少女歪頭說道的瞬間,畫面中又表示出了選擇肢。
  ①【對你有興趣】
  ②【爲了,與你相愛】
  ③【有些事想問你】
  【恩--,要怎麽做呢】
  琴裏用手摩挲著下颚,手邊的顯示器集中了②的回答。
  【這裏還是不能表現的像個跟蹤狂似的,司令。讓她看看男子氣魄!】
  【不說清楚的話這個小姑娘不會明白的!】
  艦橋下面響起了船員的聲音。
  琴裏呼姆的翹起了腿。
  【嘛,也好。①或者③都只會得到再得到質問。----士道。爲了與你,相愛,喲】
  對著麥克風發出指示。瞬間,士道的肩膀震了一下。
  【啊--......那個,呢】
  接受了琴裏只是的士道,視線到處遊移。
  【怎麽了,不能說麽?你是毫無理由的在我身邊出現?還是說......】
  少女的眼中又變得可怕起來,士道慌張地揮著手發出聲音。
  【爲,爲了與你......相愛......?】
  【............】
  士道說完的瞬間,少女撥開手橫向揮了出去。
  瞬間,風刃從士道腦袋的正上方通了過去----教室的牆壁被切裂向外脫落。士道的頭發數根,半途中被切開隨風飛舞。
  【奴哇......!?】
  【......不要開玩笑】
  立刻變成了憂郁的表情,少女嘟囔著。
  【............】
  士道咽下唾液。
  一瞬間感覺恐怖淡去了,心髒高鳴著。
  ----啊,沒錯,就是這張臉。
  士道最討厭的,就是這張臉。
  完全沒考慮過自己被愛著一般,對世界絕望的表情。
  士道下意識的喉嚨顫抖起來。
  【我是......爲了與你說話.....才來到這裏的】
  士道說完----少女搞不清什麽意思似的皺起了眉。
  【......什麽意思?】
  【就是那個意思。我想,和你,說話。內容什麽的怎樣都好。不喜歡的話就無視掉也行但是,有一點你要明白。我----】
  【士道,冷靜下來】
  琴裏像是勸誡是到一辦般說道。但是士道沒有停下來。
  因爲,至今爲止沒有一個人對這個少女伸出過援手。
  明明也許就因爲一句話就能改變這種狀況,但是對她說出過這句話的人類,一個也沒有。
  對士道來說,有父親,母親,還有琴裏在。
  但是,對她來說,一個人也沒有。
  那樣的話----就由士道來說。
  【我----不否定,你】
  士道哒的往前踏了一步,一字一頓的說道。
  【......】
  少女皺著眉頭,躲開了士道的視線。
  片刻間的沈默之後,輕輕地張開嘴唇。
  【......士道。是叫士道吧】
  【----啊】
  【你真的,不否定我麽?】
  【是真的】
  【真的是真的麽?】
  【真的是真的】
  【真的真的是真的麽?】
  【真的真的是真的】
  對于士道毫不猶豫的回答,少女庫沙庫沙的撓著頭發,嘶嘶的吸著鼻子,之後轉回這邊。
  【----哼】
  以皺著眉頭嘴歪成へ字形的表情,抱起了手臂。
  【誰會被那種話騙了啊白--癡白--癡】
  【所以啊,我啊----】
  【......但是,那個】
  少女以複雜的表情繼續說了下去。
  【雖然不知道你在想什麽,但你是第一個正經和我對話的人類。......爲了得到這個世界的情報就稍微讓我利用下吧】
  說著,又哼的歎了口氣。
  【......哈,哈啊?】
  【我說說說話什麽的還是可以的。沒錯,是爲了得到情報。唔姆,重要。情報超重要。】
  說著----稍微一點點的,少的表情看起來柔和了起來。
【是,是麽......】
  士道一邊撓著臉頰一邊回答。
  這是......總而言之就是說可以認爲是初次接觸成功了吧。
  在士道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右耳中響起了琴裏的聲音。
  【----幹得好。就那樣繼續下去】
  【啊,啊......】
  少女邁開大步開始慢慢地在教室外周巡視。
  【但是你要是敢有什麽可疑的舉動的話。就給你的身體開個洞】
  【......okay,了解了】
  聽到士道的回答,少女一邊慢慢地在教室裏走了起來。
  【士道】
  【什,什麽?】
  【----我問你。這裏到底是什麽地方?我第一次見到這種地方】
  說完,一邊走著一邊來回觸摸著倒下的桌子。
  【诶......啊,學校----教室,嘛,就是差不多和我同樣年紀的學生們學習的地方。坐在那個座位上,這樣】
  【什麽】
  少女驚訝的睜大了眼睛。
  【這裏全都是人類麽?別開玩笑了。有將近四十呢】
  【不,是真的】
  一邊說著,士道撓起了臉頰。
  少女出現的時候,街上發布了避難警報。少女見過的人類大概就只有AST吧。人數確實沒有那麽多。
  【呐----】
  想要呼喚少女的名字----士道說不出話來。
  【奴?】
  大概是察覺到了士道的樣子,少女皺起了眉。
  隨之將手放在下颚上思考起來。
  【......是麽,作爲談話對象的話還是必要的】
  點了點頭,
  【士道。----你想怎麽稱呼我】
  一邊靠近手邊的桌子,一邊說出這種話。
  【......哈?】
  不明白他話中的含義,問到。
  少女哼的抱起了手臂,以自大的語氣說了下去。
  【給我取個名字】
  【............】
  片刻的沈默之後。
  ----好沈重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士道在心中發出絕叫。
  【我,我麽!?】
  【啊。反正沒有與你之外的人話說的打算。沒問題】
  【嗚哇,這又是個大事】
  一邊坐回艦長席上,琴裏撓著臉頰。
  【......呼姆,要怎麽辦呢】
  艦橋下面,令音像是與此爲應似的嘟囔起來。
  艦橋的警報器發出鳴叫,屏幕上沒有表示出選擇肢。
  大概是因爲AI隨機組合的名字選項太多所以無法表示出來了吧。
  【冷靜下來士道。不要一著急就說個奇怪的名字出來】
  說完,琴裏站了起來,對著船員們大喊起來。
  【全員!現在立刻將想到的她的名字送到我的終端來】
  說著視線落到了顯示器上。已經有數名船員將想好的名字發了過來。
  【那個......川越!美佐子不是你離婚的太太的名字麽!】
  【對,對不起!情不自禁的......】
  從司令室的下部傳來了男人抱歉的聲音。
  【......真是的,其他的有......麗鍾?幹本,這個怎麽讀】
  【是麗鍾!】
  【這輩子都禁止你生孩子】
  指向出聲的男性船員。
  【抱歉!最大的孩子已經上小學了!】
  【最大的孩子?】
  【是的!有三個!】
  【順帶一提名字是】
  【從上開始,美空,振門體,聖良布夢!】
  【一周之內改名,不然就搬到學區之外去】
  【要做到那種程度麽!?】
  【你也替會一下被取了奇怪的名字的孩子的心情啊你這蝦虎魚】
  【沒關系!最近大家取得名字都差不多!】
  咣咣的,含混不清的聲音在艦橋裏響了起來。
  恐怕是士道輕敲耳麥的聲音吧。
  看向屏幕,會發現少女正一邊抱著手臂,一邊用手指敲著胳膊等著。
  琴裏大致看了一下屏幕。並沒有合適的。哈地大大地歎了口氣。
  遠望少女美麗的容貌。與她相稱的,大概就只有古式高潔優雅的名字了吧。沒錯,比如說----
  【結】
  【結!你的名字是結!】
  士道正說著,司令室內的亮起了紅燈,發出哔,哔這樣的聲音。
  【圖形爲青,是不高興!】
  船員其中一人,慌張地發出聲音。
  大畫面中表示的好感度計量表一瞬間突然下降。
  順帶一提畫面中士道的腳邊,嘶咣咣咣咣咣咣咣!如機關槍似的小光球不斷傾注而下。
  【哦哇啊啊啊啊!?】
  【......琴裏?】
  是覺得不可思的令音的聲音。
  【啊嘞?真奇怪啊。明明覺得是個古風的好名字的】
  【......雖然不知道是爲什麽,但我感覺好像是被狠狠地耍了一通】
  少女的額頭上浮現出血管,一邊說道。
  【......!抱,抱歉......稍微等等】
  冷靜的想想的話結是不行的。士道一邊因爲冒煙的地板而顫抖一邊詛咒著自己的粗心。雖然很對不住全國的老奶奶,但這並不是適合現如今女孩子的名字。
  話說回來,相遇之初就給她取名字變得親切起來這種事根本就沒有想過。一邊拼命的抑制心跳一邊咕噜咕噜的轉著眼睛思考起來。但是,怎麽可能突然就想出女 孩子的名字呢。名字,名字,名字......認識的女性的名字在腦中閃現並消失。但是沒有那麽多時間。做這種事的時候,少女的表情開始變得不愉快了。
  【--------十,十香】
  一籌莫展的士道的口中說出了那個名字。
  【奴?】
  【怎,怎......麽樣】
  【............】
  少女沈默了一陣之後----
  【嘛,也好。比結好一點】
  士道看到這種情況帶著毫無余裕的苦笑撓起了後腦勺。
  但是......比起那個巨大的後悔壓在後腦勺上。
  因爲那是,從四月十日最初的相會開始,不知爲何隨便想到的名字。
  【......幹什麽呢,我啊......】
  【你說什麽?】
  【啊,不,沒什麽......】
  慌張地擺手。少女雖然有些覺得不可思議,但也沒有深究。
  然後咚,咚的接近士道。
  【那麽----十香這幾個字,怎麽寫?】
  【啊,那個是----】
  士道走向黑板,拿起粉筆,寫下了【十香】。
  【呼姆】
  少女輕輕地點頭,模仿士道將指尖放在了黑板上。
  【啊,不,不用粉筆的話寫不出來......】
  向她搭話,卻又停住了話頭。少女手指經過的地方都被漂亮的削了下來,寫出了歪歪扭扭的【十香】兩個字。
  【怎麽了?】
  【......不,什麽事都沒有】
  【是麽】
  少女說完,一直盯著自己寫的文字看了一會,然後輕輕地笑了。
  【士道】
  【怎,怎麽了?】
  【十香】
  【啥?】
  【十香。是我的名字。很棒吧】
  【啊,啊......】
  怎麽說呢......有些難爲情。各種意義上。
  士道稍微移開視線撓著臉頰。
  但是,少女----十香與之前相同再次張開了嘴唇。
  【士道】
  ......就算是士道也明白了十香的意圖。
  【十,十香......】
  士道叫了那個名字,十香滿足地笑了起來。
  【......】
  說起來這是第一次見到十香的笑容。
  那時。
  【----诶......?】
  突然,劇烈的爆音和震動襲向校舍。
  立刻扶住黑板支撐身體。
  【怎,怎麽了......!?】
  【士道,趴在地上】
  琴裏的聲音從右耳中響起。
  【啥......?】
  【怎麽都好,快點】
  雖然還搞不清發生了什麽,但士道聽她的話趴在了地上。
  下一個瞬間,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的,響起了尖銳的聲音,教室的窗戶一齊碎掉,接著對面的牆壁被刻上了無數的彈痕。簡直就像是黑手黨的火並一般的模樣。
  【這,這是什麽啊......!】
  【看來是從外面來的攻擊。看來是想把精靈逼出來。----啊,所以才想把校舍破壞掉,讓精靈無處藏身】
  【什......,那麽亂來的事......!】
  【現在有巫師的災害複興部隊。因爲立刻就能修好,所以破壞個一會什麽的根本就沒關系。----不過還真是預料之外呢。他們會做出這種強攻政策】
  那時,士道擡起臉。
  十香以剛才和士道相對時完全不同的表情從破破爛爛的窗戶向外望去。
  當然,別說是彈藥,連玻璃碎片都沒有觸碰到十香。
  但是那張臉正非常痛苦的扭曲著。
  【----十香!】
  士道下意識地叫出那個名字。
  【......】
  突然地,十香的實現從外面轉移到士道身上。
  雖然激烈的槍聲還在響著,但是對二年四班的教室的攻擊暫時停止了。
  一邊注意著外面一邊站起身。十香悲傷地垂下眼睛。
  【快點逃吧,士道。和我在一起的話,會被同胞殺了的】
  【............】
  士道無言的吞了口唾液。
  確實不得不逃。但是----
  【選擇肢有兩個。逃跑,還是留在這裏】
  聽到了琴裏的聲音。士道思考了一陣之後,
  【......怎麽能逃啊,這種時候......】
  壓低聲音,說道。
  【真笨呐】
  【......隨你怎麽說】
  【我是在表揚你。----給你出個好主意。不想死的話就離精靈近一點】
  【......哦】
  士道的嘴抿成一字,坐在了十香的腳下。
  【哈----?】
  十香睜大了眼睛。
  【幹什麽呢?趕緊----】
  【我知道......!現在是和我說話的吧。別管那種事。----想要這個世界的情報吧?只要是我能回答的我都會說的】
  【......!】
  十香一瞬間做出了驚愕的表情,然後面向士道坐了下來。
  ◇
  【--------】
  全身包裹著接線服的折紙兩手握著巨大的加特林炮。
  瞄准好扣下扳機,盡可能的向校舍傾瀉子彈。
  因爲展開了隨意領域所以感覺不到重量和反作用力,那本來是搭載在戰艦上的大口徑加特林
。實際上,受到四個方向炮擊的校舍眼見著爬滿了窟窿體積也越來越小。
  雖然這麽說----但顯現裝置搭載的也不是對精靈裝備。只是單純的,爲了破壞校舍腳精靈逼出來的東西。
  【----如何?精靈出現了麽?】
  通過內藏在耳機中的耳麥,聽到了燎子的聲音。
  【還無法確認】
  沒有停下攻擊,回答道。
  折紙一邊用槍射擊,一邊睜大眼睛緊緊地盯著正在崩潰的校舍。
  雖然是通常情況下無法看到的距離,但是對于現在展開了隨意領域的折紙來說,就算是校舍旁邊揭示板上貼著的紙上的文字都能看到。
  隨之----折紙眯細了眼睛。
  二年四班,折紙她們的教室。
  那個外壁因爲折紙她們的攻擊完全崩壞了----看到了目標的精靈的身影。
  但是----
  燎子發出訝異的聲音。
  那是當然的。教室中除了精靈還可以確認到像是一名少年的人類。----大概是沒有逃走的學生吧。
  【什,什麽那是。被精靈襲擊了麽----?】
  燎子皺著眉說道。
  但是折紙對那毫無反應,只是繼續盯著教室。
  覺得見過與精靈在一起的少年的身影。
  【--------!】
  折紙張大了眼睛。
  因爲那個少年是----折紙的同班同學·五河士道。
  【----折紙?】
  燎子詫異的從旁向她搭話。
  但是折紙沒有回答,只是在腦中傳達指令。
  向纏繞在全身的顯現裝置的,最速機動的指令。
  【等等,折紙!?】
  【----危險。請避免獨斷專行】
  果然還是察覺到了異常吧,燎子和從本部傳來的通訊幾乎同時響起。
  但是折紙沒有停下。迅速扔掉了兩手攜帶著的加特林,將腰間攜帶著的對精靈Lazer·Blade《無痛》拔了出來,向著校舍飛了過去。
  ◇
  在子彈吹過的教室裏,與女孩子面對面聊天。
  ......當然,是從出生開始第一次的體驗。
  大概是十香的力量吧,無數的子彈像是避開二人一般貫穿了校舍。
  話說回來子彈在眼前通過也不是日常生活中能夠體驗到的。
  察覺到要是稍微動一下就會中彈的士道,身體僵硬的繼續進行對話。
  對話內容本身沒有什麽。
   十香詢問至今爲止沒有從任何人那裏聽到過的事情,士道來回答。僅僅因爲那樣的應答,十香就滿足的笑了。
  然後在不知談了多久之後----士道的耳中聽到了琴裏的聲音。
  【----數值安定下來了。如果可能的話,士道也試著問點什麽。我想要精靈的情報。】
  聽她所說的,士道稍微思考了下張開了嘴。
  【呐----十香】
  【什麽】
  【你啊......到底是何種存在?】
  【姆?】
  因爲士道的問題,十香皺起了眉。
  【----不知道】
  【不知道,是......】
  【這是事實。我也沒辦法。----雖然不知道是多久之前,我突然在那裏發芽。只有這些。記憶扭曲的暧昧。自己是什麽樣的存在這種事,我不清楚】
  【是,是那樣麽......?】
  士道一邊撓著臉頰一邊問道,十香哼的吐了口氣抱起了手臂。
  【就是這樣。突然在這個世界出生,那個瞬間那個機械團就在空中飛著了】
  【機,機械團......?】
  【就是那些哔呦哔呦的吵死人的人類們】
  看來是在說AST的樣子。士道苦笑起來。
  緊接著從耳麥中傳來了像是解謎得到正解的時候的,輕快地電子音。
  【!機會喲,士道】
  【哈......?什麽的?】
  【精靈的心情計量表已經超過了七十。要往前邁進一步的話就是現在了】
  【邁進一步是......要怎麽做?】
  【恩--。是呐。總之......試著要請她去約會?】
  【哈啊......!?】
  因爲琴裏的話,士道不禁提高了音量。
  【恩,怎麽了士道】
  【----!不,別在意】
  【............】
  雖然慌忙掩飾了,但十香卻以驚訝的視線看著士道。
  【好好邀請啊。果然要一口氣提高親密度的話就要這樣,啊】
  【......就算你這麽說。這家夥出去的時候AST會......】
  【正因爲如此。下次現界的時候拜托她躲進大型建築物內。水族館電影院百貨公司哪個都好。要是地下設施的話就更好了。那樣的話,AST也不能直接進入了吧】
  【......恩,恩】
  【你從剛才開始在嘟囔什麽呢。......!果然是在策劃著怎麽殺掉我麽!?】
  【不,不是不是!你誤解了!】
  慌張的制止了視線變得尖銳起來指尖也出現了光球的十香。
  【那麽你說。剛才在說什麽】
  【咕奴......】
  士道臉上滲出汗水一邊嘟囔著,伴奏似的聲音在右耳中響了起來。
  【好--了,死心吧。約會!約會!】
  與此同時貌似是艦橋內的船員麽也開始扇動了吧,從耳麥的對面出來了遠雷般的約會口
號。
  【約·會】
  【約·會】
  【約·會】
  【啊--真是的知道了】
  士道發出了死心的聲音。
  實際上,也不是不明白琴裏所說的,雖然也明白對于之後的部署這很重要但是......怎麽說呢,稍微有點難爲情。
  【那個啊,十香】
  【恩,什麽】
  【呐,那個......下,下次和我】
  【恩】
  【約,約會......可以麽?】
  十香做出了呆住的表情。
  【越會到底是什麽】
  【那,那個啊......】
  不知爲何有些難爲情,撓著臉頰躲開了視線。
  那是,右耳中傳來了琴裏音量變大了些的聲音。
  【----士道!AST行動了!】
  【哈......!?】
  大概連眼前的十香也聽到了吧,士道不自覺的發出了聲音。
  瞬間----那不知何時變得很有開放感的教室外面,折紙出現了。
  然後在那不到一拍之間,從手中粗糙的機械中出現了光之刃的折紙向十香襲來。
  簡直就像是熔接現場程度的火花,那周圍一面四處飛散。
  【庫----】
  【----不解風情!】
  十香大喊一聲,用擋住光之刃的手揮開折紙。
  【............】
  一邊微微的咬緊牙關,折紙被吹飛到後方。----但是,立刻調整姿勢,在滿是彈痕的地板上華麗的著陸了。
  【嘁----又是你這家夥麽】
  一邊輕輕地揮著阻止光之刃的手,十香唾棄般的說道。
  折紙瞥了士道一眼,安心似的輕輕歎了口氣。
  但是立刻又擺好沒見過的武器向十香放出冰冷的視線。
  【............】
  看到那個樣子的十香,略微瞥了是到一眼,向自己腳下的地板踏了一腳。
  【----《塵殺公》!】
  瞬間,教室的地面隆起,王座從那之中出現。
  【什......】
  【士道,撤退了。暫且回到《Fraxinus》。盡可能的離那兩人遠一點!】
  士道呆然地聽著琴裏的叫聲。
  【就算你這麽說......】
  十香從王座的背後拔出劍朝折紙揮去。
  那股沖擊波非常簡單的將士道的身體吹飛到了校舍外面。
  【嗚哇啊啊啊!?】
  【Nice!】
  琴裏的聲音響起的同時,士道的身體被無重力包裹住了。
  一邊感受著不可思議的浮遊感,士道被《Fraxinus》回收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49682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puixxkiki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DATE·A·LIVE ...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hyzgdivina喜歡虹咲的LLer
我的小屋裡有很多Hoenn繪師又香又甜的虹咲漫畫翻譯!歡迎大家來我的小屋坐坐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