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達人專欄] 【遊戲同人小說_GirlArms】時代的探索者--Real Wish

作者:歷史謎團│2014-07-02 11:52:41│巴幣:16│人氣:478
---

------

--------

  我很快樂

  生長在單親家庭的我,小時候得經常搬家。我還記得母親因經濟問題而被房東趕出過門。當時我才四歲。打從出生後我就從未見過父親,媽咪也不曾告訴過我有關父親的事情,所以我就沒有問了。雖然我心中很是好奇,但我更在乎媽咪的感受;那種離她而去的男人怎樣都好,死在馬路旁看我在不在乎!

  六歲那一年,媽咪帶著我搬入了一座郊外小鎮。這裡是通往大城市的一條重要要道,小鎮旁邊就有一條洲際高速公路,所有經過這裡的人都會在小鎮歇息一會。媽咪來到這裡,不知是因為工作機會比較多,或者又是在尋找著什麼……她沒有告訴我原因,我也就沒問了。

  但是抵達那裡後,媽咪才發現四處湧來小鎮的低收入戶也很多,家裡的經濟,看來像夜裡的濃霧一樣的黯淡。
  
  我們的家境並不富裕,但不苦;事實上,貧窮沒有在我家留下絲毫痛苦的痕跡,反而使我和媽咪之間的關係更加緊密。我的媽媽──我都暱稱她為媽咪──非常溫柔,她總是把家整理得乾乾淨淨,對我似乎有用不完的愛。她還會念故事給我聽,全都是來自於她家鄉的真實故事;在那裡,有會說話會走路的動物、驕傲難伺候的女王、腦袋少了根筋的怪力女、沈默寡言的狗狗、還有一隻陰險狡詐的豹子。媽咪每天就與她們一同相處,生活好不熱鬧,讓我羨慕至極了。

  我還記得,媽咪還曾說過她會飛──我不記得自己是否便是受到這段話影響,但從此之後我開始喜歡往高處爬,並幻想自己是個小鳥能夠自由自在地飛翔。我想媽咪之後相當後悔提起這件事。我並沒有去懷疑她到底能不能飛,因為我曉得媽咪和其他人的媽媽與眾不同,我……我就是知道。這就像一種只屬於小孩子的感受,你無法去解釋。

  某一天,我記得鄰居為了阻止六歲的我爬上爬上破舊的屋頂,把警察和消防隊都叫來了。我忘了媽咪當時在哪裡,那個星期又是哪位褓母在照顧我……或者根本沒有褓母一回事。總之,當天的我最後從屋頂上掉下來,然後又安然無恙地走回家裡。

  當天晚上,媽咪首次把我痛罵一頓。

  不管如何,我的童年非常快樂……好吧,除了那一天之外。

***

  由於單親家庭的因素,不管在家照顧我的責任,抑或是經濟來源的支助負擔,都是落在媽咪的肩膀上。當我懂事一來,我便發現這是個相當不可思議,甚至幾近不可能的任務!但媽咪還是撐過來了。

  她在當地小鎮的一家小旅館裡當女侍,她的工作勤奮,性情美好,為鎮裡的人所欣賞。尤其媽咪擁有一頭全世界最漂亮的金髮,身材又好,時常聽到客人說她看起來就像是我姐姐,而不是媽咪。所以一到晚上,鎮裡的男人全都往小旅館的餐廳部擠,為要一親芳澤。

  我時常會默默地坐在餐廳角落一邊讀書,一邊遠遠盯著那些一臉色瞇瞇的臭男人接近媽咪,試著和她攀談和接觸。哇啊!男人怎麼會都這麼下流啊。某些人想邀請她出去玩、野餐或或者看電影之類的,不過媽咪都用那美麗的笑容加上工作原因拒絕了;更甚者,有一些男人還真的去向她求婚,不得不說花招百出……當然啦,媽咪委婉拒絕。

  媽咪曾告訴我,她知道這些男性是被什麼吸引來的,而僅靠外表的美麗只能吸引某種水平的男孩子;這是一回事,鎮上那些男人怎麼想又是另一回事了。

  因為,媽咪的拒絕這反而讓那些男人更加為之瘋狂,我還私下聽到他們之間建立了什麼不偷跑紳士條約,又不是小孩子吼……雖然身為小孩的我沒什麼資格說嘴就是。

  總之,媽咪受到歡迎這點是無庸置疑的。她還一度成為這間旅館的招牌人物,看板娘之類的。不得不說媽咪是我的偶像,從小就是如此。總有一天,我也想成為像媽咪這樣的人物。

  一想到這,我便憶起了那不負責任的爸爸。這麼漂亮又刻苦勤勞的女性,怎麼會有人丟下她呢?對方不是白癡就是笨蛋……唔,這兩個好像頗為接近。

  我時常在想,假如爸爸在媽咪身旁的話,她也就不用吃這麼多苦了!

  儘管每天都帶著笑容迎接工作,但私底下我常會看見媽咪疲憊不堪的一面。她必須打掃數不清的客房,遇上不講理或喝醉的客人也得耐心面對他們,必要時請警察出來處理……幸好我們小鎮的治安還算可以,也不曾發生過重大事件。

  每一位居民都曉得媽咪的處竟,並很樂意在我們有困難的時候伸出援手。我想這都是由於媽媽的樂天和堅強個性,感動了那些與她接觸相處的人;包括我在內。

  記得有一次,家裡的食物愈來愈少,我的午餐是每天一條小麥麵包,媽咪把麵包切成很多小片,我就一天吃兩片。除了麵包以外,就剩燕麥煮成的糊,加上幾粒玉米,就是一頓飯。聽起來如同古老又窮困的生活,但事實就是如此。

  現在想起來,我們家能樂觀的活下去,實在是靠著媽咪永不匱乏的愛和歡笑。

  媽咪,妳真的是我的偶像。

***

  雖然這麼說有點突然,但是在我的目前的人生中,有三位存在與地位非常特殊的男性。

  第一位男性,是一名來自政府機構的人士。

  當我進入小學高年級的時候,我已經成熟到足以瞭解媽咪的狀況……我是指婚姻狀況。

  我還記得我們任是的鄰居中有許多人都結了婚,但她們的婚姻沒多久都出了狀況,而且都跟男人有關:其中一位是我同學的父親,他個性不僅毫無幽默感,固執又頑固,永遠把車子擺在第一。住在對面的則是因失業而沮喪至極,結果喝酒成癮。另外還有樓下雜貨商的老闆,他總是喜歡往城裡的特殊地點逗留,留下新婚妻子和三歲的小孩在家。我覺得他們會結婚純粹是孩子的因素。

  至於我媽咪,她自始自終獨自扶養襁褓中的我,身旁沒有一位男性扶持;我想她不需要的好。我以為,比起擁有一個每天吵吵鬧鬧的完整家庭,跟媽咪兩人一起歡樂和平地生活著還比較幸福。

  我始終相信著。

  媽咪從不叫苦,我更沒聽過她抱怨過一句話。我們倆總會在工作閒暇時玩在一塊,生活非常快樂。誰需要爸爸這種東西!我完全、一丁點都不羨慕!

  除了唯一一次,媽咪和某位男性有過比以往更加親密的關係……當時的我還真以為要有新的爸爸了!

  我記得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是在某個炎熱的夏季的星期天早晨。

  當時我正趴在老舊的沙發上,整個人熱得連動都不想動一下,媽媽則趁著好天氣在陽台曬衣服。

  突然間,刺耳的門鈴響了。

  難得的時間、難得的訪客……通常我們的客人都不多,除了鄰居偶爾會來打招呼,或者房東收錢之外。想歸想,我依然走到玄關打開了門。

  詭異的穿著、詭異的傢伙……那是個在大熱天仍穿著高級西裝的男人,大概三十多歲左右,長相還不差。想歸想,我困惑地盯著他。如果對方有任何可疑的舉動,我就會直接把門甩在他臉上。

  「請問妳母親在嗎?」西裝男子問。

  「你哪根蔥啊?」我質疑道。

  對方皺了眉頭一下,彷彿不太清楚自己是否找對了地方;很好,我覺得自己的下馬威展現得不錯。對付這種陌生人,絕對要強勢一點,要不他們就會騎在你頭上。

  「抱歉,我不是什麼可疑的人……我只是來自某神秘政府機構的成員。」

  可疑到爆了!

  「哪有人自稱神秘機構的啊!」我必定是把自己的想法宣洩於口,只見西裝男笑笑的。人看起來不壞,但很欠扁。

  「小寶貝,我剛聽到門鈴聲,有誰來了嗎?」

  媽咪從走廊另一頭走來──此時此刻,她身上穿著短短的白色雪紡洋短,係有蕾絲蝴蝶結及滾邊,完整襯托出優雅氣質,凸顯出那姣好的曲線,性感十足──順帶一提,媽咪平常出門不會這樣穿,純粹是在家裡,天氣又熱才選擇稍微輕便一點的衣服。

  我瞥了他一眼,看見他因為撞見媽咪性感的好身材,整張臉都通紅了;剛才站在大太陽底下的他,可是臉不紅氣不喘的呢!

  他無意識地盯著媽咪(放開你的目光!)一會,然後趕緊轉過頭去,說道:「不好意思,女士。我來的似乎不是時候。」

  這才想起自己清涼的穿著,媽咪邊摀住胸口邊退到牆角後,羞怯地說:「沒、沒關係啦。我也沒想到這種時間會有客人。」

  這兩個人在搞啥啊!我在心中嘆口氣。

  之後我被趕到了房間,因為媽咪和那位可疑西裝男要談論些大人的事情(這個時候媽咪已經換上一套正式的衣服了)。不過牆壁隔音很爛,我隱約聽到他們的談話內容從現在開始,政府會提供補助金給媽咪貼補家計,至於細節與原因我就不曉得了……不過似乎是和爸爸有關係!

  那天晚上,我首度試著向媽咪詢問爸爸的事情,媽咪顯得有些訝異,但隨即表示我還小,希望等到我長大後再告訴我。

「真詐。」我說。

  媽咪只是苦笑著一張臉,沒有反駁。但她一再告訴我爸爸並非我想像中的無情,他是個相當偉大的人。但我聽不進去,你怎能指望一個沒有享受過父愛的人,相信自己的老爸很有愛心,是吧?

  話又說回來,

  這名可疑的西裝男--好吧,稱之為西裝叔叔比較有禮貌點--從此男開始負責照看我們家,據說他是政府某機構的的特殊人員,如果任何困難都可以聯絡他幫忙處理。也正是因為他的緣故,我才得以進入本地一所較高等的中學學府就讀。與其他臨鎮的鄉下學校比起來,這間學校的教育品質好多了,而且媽咪還不需要為學費發愁,因為那西裝叔叔也包辦這一切。

  他每個月都會不定期向我們問好,並且打理任何媽咪忙不過來的事務。我從小看過太多想博取媽咪歡心的人了……而這個人……他人好又不做作,說實話我並不討厭他。

  我無聊的時候,他會告訴我有關於媽咪出生地的一切,那裡的人文情懷、多變的風景……我想,這也增加了我對那個地方的嚮往。他也曾帶我去註冊學校處理相關事宜;又在沒人在家的時候過來照顧我。

  有一次,我發燒到一百零四度,喉嚨吞嚥困難,全身都熱得快著火一樣,頭痛欲裂,好像腦袋裡有巨大的撞擊聲。

  那天媽咪剛好上晚班,我吃了藥後身體仍然沒有好轉。躺在床上,我覺得自己快死了。接著……連我自己都感到意外地……我忽然哭著叫起爸爸來。天知道為什麼?當時的我可能傻了吧?就算叫了那個混蛋老爸也不會出現……我想起西裝叔叔,他曾說過有緊急事件就撥打他的號碼。

  電話接通之後後,我只說了一句話:

  「我感覺自己快死了。」

  三十分鐘內,他直接飆車過來把我載到大醫院去,還付清了醫療費用;我們沒有健保,因此醫藥費貴得可怕,就連媽咪的補助金都無法負擔得起。

  我很想知道,西裝叔叔這麼做的用意是出於工作的關係,抑或真的關心我們……無論如何,他逐漸在我們家庭中扮演重要的一角,媽咪也待他如……如親密的好友。有時候,她邀請他來家裡吃晚餐的時候,西裝叔叔總會顯得猶豫不決,總會以工作理由拒絕。

  我看他明明就一副很想的樣子!簡直孬到爆的!

  國中畢業典禮時,我以全校第一名的成績畢業,因此得以站在典禮中致詞,感謝媽咪為我付出的一切。而西裝叔叔則站在禮堂最角落。

  我猜,這就是有一位爸爸的感覺嗎?

  大概……也許……總有一天,他會──

***

  第二位特殊的男性,是我的弟弟。

  ……這個嘛,他當然不是我的親弟弟……

  學校以外的時間,我不是留在家裡,就是在馬路上散步。城市內內有許多歌劇院、高級餐廳店;想當然,我沒有參與的份,我也不在意。況且坐計程車到城裡頭需要三十分鐘(媽咪不開車),所以連這筆開銷也可以省了。

  雖然可以要求西裝叔叔帶我去玩,但我可沒有這麼厚臉皮。可是那天正直國中第一年暑假,我嫌的發慌,不知道該做什麼好。因此我在家翻箱倒櫃,期望從中找出什麼。

  結果你猜怎麼著?我竟然找到了一整副機械裝備;裡頭有金屬機翼、噴射器,以及各種的零件。頓時間,我想起小時候媽媽曾經說過她會飛的事情!啊哈!這就是她的飛行裝備,絕對錯不了。

  趁著媽咪在旅館上班,我在獨自研究這套裝備的運作方法,並靠著我的聰明才智裝配到身上……好啦,我承認其實箱子裡還有一份說明書,是很久很久以前媽咪手寫的。

  那天正午,我就找了個沒人的地方,開始我小小的飛行實驗──

  老天,我真是神!

  這是我腦中的第一個想法,第二個想才是:

  老天,我真的飛了起來!我在飛行!

  這簡直就是夢想成真!我到底還是媽咪的女兒。一邊可能避免飛入人多的地方,一邊享受在陣陣強風迎面吹徐的爽快感。我欲罷不能,甚至從這個城鎮飛到遠在幾十公里之外的另一個高速公路小鎮。從天上望下去,一看就知道這個城鎮明顯比我們家那頭窮困,人口也少多了。

  然後,我看見一個小小的人影就在腳底下(我穿著褲子所以不怕人看),年紀和我差不多的男孩子。他獨自一人坐在拖車旁,專心地寫著什麼。

  我決定下降去跟他打聲招呼。

  「哈囉!」

  「我靠!」

  他著實被嚇著了。

  「妳是從哪出現的!」

  我說天上。
  
  他不信,所以我就飛了幾圈逼迫他相信;他張大嘴巴的樣子實在有趣極了!

  「所以……妳是那邊的人!」男孩子問。

  「嚴格來講,我媽咪是那邊出生的,所以我想我也是算得上那邊的人。」我回答。

  「我媽也是那邊的!」

  「真的!」

  雖然這一臉憂鬱的男孩子剛開始裝得不想和我套熟的模樣,可是我們很快地發現我們之間有許許多多的共同點;他也是單親家庭,爸爸老早就不知去向了;重點是,母親都出生於天上的世界!我想這點讓他放下戒心,畢竟要在這裡找到那邊出生的家人,實則不是容易之事。

  除此之外,這名男孩子總露出陰暗的神色,所以我都得費上九流二虎之力把他逗笑;我單純不喜歡嚴肅的氛圍罷了。我突然覺得自己就像個姐姐一樣,盡可能開導這位因生活困苦而異常憂鬱的弟弟。

  從此之後,我三不五時就會飛來找他閒聊,偶爾是一同做功課。這段期間我都很小心不讓媽咪發現我偷用她的飛行裝備,我猜她不會喜歡我這麼做。

  不過這件事終究暴露了,就發生在我國中畢業後不久(至少我隱瞞了三年,算是非常厲害!)當時媽咪正在家大掃除,順便準備我上高中的用具。她發現了。

  「妳竟然偷偷飛行而不告訴我!」

  「我沒有。」但我知道這是徒勞的謊言。

  「還裝傻!這套裝備我都用了多久,怎麼可能看不出來被使用過的痕跡!」

  當天,我足足被媽咪訓了將近好幾個小時之久。

  「飛行對妳來說沒好處,妳以為被當局發現會有什麼樣的後果!」

  「我就交了一位朋友啊!」

  「你竟然讓其他人知道了!你以為這會──」

  「沒關係啦,那位朋友的媽媽跟媽咪妳來自同個地方!」

  突然間,媽咪的臉色瞬間變了。

  從憤怒轉為驚愕,露出不敢置信的神情,連我都感到一陣愕然。

  「妳說……那個朋友叫什麼……名字?」

  我告訴她對方的名字。

  然後,她的身子搖晃了一下,我趕緊上前扶助她。

  「沒事吧,媽咪?」

  「帶我去見他和他媽媽!」

  「現在?」

  「對,現在馬上!」

  現在換我被嚇著了。

  「用飛得一下就到──」

  「不准飛!」

  我們叫了一台計程車,坐了將近一個半小時的車程,直奔到那座小鎮去。這還是我第一次看見媽咪如此慌張的模樣。待我到了那台拖車停放處,弟弟卻不在那裡。因此我們又輾轉各處,我含糊記得他曾告訴我他的媽媽正在洗衣店及數個地方工作。

  最終,我們找到他和他母親了。

  我們躲在一旁(媽咪堅持不要被發現),望向正在清洗臭氣燻天床單和餐廳桌布的他的母親。天氣炎熱到不行,只見那位身材纖瘦的女子滿頭大汗地將成堆桌布放入大型洗衣器,她不停抹去汗水,不停地咳嗽;那景象看起來令人同情。

  接著,弟弟……我是說那個男孩子現身了……他似乎想要幫自己媽媽的忙,卻又被拒絕;兩人爭執了一會,弟弟最後仍被被勸退了。

  「我的天啊,他的眼睛就跟他一模一樣……」媽媽臉色蒼白地喃喃自語著,我不曉得她提的人究竟是誰。

  當天晚上,另一件罕見的事情發生了。

  「你們政府早就知道她住在那裡!」

  「是的。」

  「多久了?」

  「快要十年。」

  「而你卻連知會我的意思都沒有?」

  「我……上頭認為沒有必要,因為她不在支付資金的範圍內。」

  「開什麼玩笑!雖然她很令人氣憤,但她也是……也是那場事件的一員啊!」

  「抱歉,這並非我能決定的。」

  「我要你從現在開始補助他們的生活,還有--告訴她真相!他究竟在哪裡!」

  沒錯,媽咪和西裝叔叔大吵了一架,內容不外乎是提供補助資金給住在拖車的母子。可是後者堅持政府沒辦法作出這個決定,媽咪就說她願意把資金分一半出來給對方。西裝叔叔一開始不同意,但媽咪頑固地堅持到底,使得他不得不接受她的要求。

  此外,媽咪也再三強調,絕對不能透露出她的身份──與此同時,媽咪卻要我跟弟弟上同一所高中,並叮嚀我盡可能照顧他。

  在我認知中,媽咪做人直來直往,但這是我第一次見到如此矛盾她。雖然我心中很是好奇,但我更在乎媽咪的感受……她沒有告訴我原因,我也就沒問了。

  在之後的高中日子,每當弟弟的母親想找機會見媽咪的時候,她總會在三推託掉,或者叫我帶話給對方。我猜對方的媽媽平時也很忙碌,所以沒有對我們家過問太深──也可能是由於弟弟本身就不健談,因此從沒有談起我和他之間的姊弟關係。
  
不管如何,這就是我和弟弟認識的經過。

***

  最後一位特殊的男性,是我的爸爸。

  是的,

  雖然我一直說過自己不在乎他。

  是的,

  雖然我認為他只是個該死的混帳。

  可是每當我談起爸爸之際,媽媽總會柔聲告訴我,爸爸沒有我想像中的那麼壞。相反的,他是個相當善良的人。

  我不相信。

  我打死都不相信拋棄自己妻女的人,會有多麼善良。

  我想,我和媽咪之間最激烈的爭吵,是發生在高中三畢業前夕。當時的我已經被媽咪家鄉的的私立大學錄取。這是我夢寐以求的夢想。只不過要離開媽咪,讓她獨自一人生活實在讓我擔心。

  這樣真的好嗎?

  離開前一個禮拜,我的同學和朋友舉辦了一場派對,順道慶祝我即將踏上新的旅途。那天我們玩到很晚,當我回到家時已經半夜時刻了。我輕手輕腳地開門,深怕吵醒媽咪。結果,我卻發現她和西裝叔叔面對面坐在餐廳,臉色凝重,我感覺到氣氛不太尋常;因此我小心翼翼地躲在一旁觀看,這是我從媽咪那學來的隱蔽技巧,正好有機會派上用場。

  我怎麼可能錯過這麼有趣的事呢!

  「請嫁給我,好嗎?」

  西裝叔叔說出這番話的時候,我的心臟幾乎停止了。而當他拿出戒指的時候,我差點就被閃瞎了!

  「我知道這不是最浪漫的求婚方式,但我真的……自從第一次見面時就愛上了你。」

  天呀,這傢伙終於像個男人了!我在心裡頭暗暗想到。重點是,這下子媽咪就有人可以依靠的。我並不討厭這種感覺,真的不討厭。尤其他早已融入了我們家,個性與舉止都通過了我的私下測試。我認為他配上媽咪再適合不過了。

  況且,媽咪也一定對他──

  「我很抱歉。」

  當媽咪說出這番話的時候,我差一點就尖叫起來。這怎麼可能!我在心中吶喊著。我曉得她拒絕其他男人的理由,但這一位真心愛著媽咪啊!

  或許是不小心把這想法宣洩於口,他們倆發現了我的存在。

  「抱歉,我現在就走。」

  西裝叔叔窘困地站起身離去,我不怪他。畢竟被前夫的孩子看見求婚一幕,實在是挺尷尬的。

  「時間很晚了,趕快去睡吧。」

  相對的,我可不會輕易放過媽咪!

  「為什麼……」我顫抖地說,聲音充滿憤怒和不解:「為什麼……為什麼媽咪要拒絕他!」

  「這是我的決定。」

  「為什麼媽咪拒絕了!」我吼道,把對母親應有的禮儀一股腦全拋掉。「媽媽是因為我的緣故才拒絕?不是吧!我已經要離開這個家了,媽媽可以和他展開新的生活呀!還是說,媽咪仍舊執著於那個爛人!我的爛親生爸爸!他不會回來了,打死都不會回來!誰知道那傢伙死去哪了!我看他一點都不在乎媽咪!那種不負責任的廢物──」

  啪!

  清脆的聲響傳入耳中,

  火辣辣的疼痛感自臉頰上傳開,

  等到我意識到的時候,媽咪已經伸手在我左臉龐上扇了一巴掌。

  「媽……咪……」

  我張大眼望著她,可是先哭出來的卻是媽咪。

  兩行透明的淚水自那白晰的臉龐流下,眼神中滿是不捨、悔恨與各種情緒交織而成的複雜神情;有一點是確定的,她的心似乎比我的臉頰還要痛。

  「妳的爸爸……妳的親生父親……」她大力喘息且哽噎地說道:「他當初犧牲了自己……拯救了媽的家鄉,以及數不清的人……其中包括政府的總統……明明可以置身事外、明明可以遠走高飛……」

  接著,媽咪哭喊道:「明明可以帶著我離開的!他卻選擇留下來承受這個不必要得重擔,他──」

  「那又關我什麼事!」

  必定是被我的怒吼所震撼到,媽咪震驚地望著我;直到此刻,我才發覺自己早已淚流滿面。我向這位努力將我拉拔大的母親吼道:

  「為什麼妳就不能多考慮自己呢!為什麼妳就不能多為自己著想呢!媽咪……媽咪明明就仍然能夠追尋下半生的幸福啊!過去的事情就已經過去了啊!」

  「……不要……別說了……」

  也許,她確實在深怕自己遺忘掉過去;也許,媽咪害怕自己得到新的幸福後,就會遺忘掉過去那個曾經深愛自己的人。

  「或至少……媽咪至少會為我著想吧!」我一邊衝上前抱住媽咪,將臉埋在她懷裡,一邊哭著說:「我才不需要一個偉大的爸爸!我根本就不需要一個只存在於傳說故事中的爸爸……我只想要一個能夠跟我聊天、一個能夠在我生病時陪在我身邊、一個能夠出席我畢業典禮……一個……一個在乎媽咪的爸爸呀!」

  無法止住的淚水、無法止住的悲傷,在這一瞬間終於衝破我長久以來的心房,使我無法停止哭泣;我想,對於媽咪也是如此吧?

  「對不起……我對不起妳……對不起……」她不停重複這句話,並緊緊將我擁抱住。

  那一晚,我們相擁而泣。


Real Wish(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49650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6 篇留言

紫色徘徊的執念
這一回是蕾比的?


老實說看到這樣,在下也想寫寫看這種"未來篇"的故事,但是要怕據透...傷腦筋。

還是先解決手上的吧,如果有興致再看要拿誰來開刀(克拉傑:別找吾人。)

07-02 12:04

歷史謎團
是蕾比沒錯喔^^

坑太多,好煩((眼神死07-04 22:25
彌蝶湘
分財產!! 分財產!!!((超激動XDD

感謝謎團完成指定場景,點收完成~外加一個大大的讚!!!=w=!!!

西裝男好棒www
某天出現臉上多了瘀青,真相只有一個....弟弟君出來不可以打姊姊認定的乾爸爸啦XD

07-02 12:06

歷史謎團
請冷靜下來喝杯咖啡WWW

不會啦,能寫出來我也很高興^^感謝瑪格~~讓故事更生動

嚴肅君要被NTR了......不過這傢伙根本惡有惡報WWW07-04 22:26
宅衛軍
從蕾比那能學到的應該不是隱蔽技巧,而是隱形吧WWWWWW

07-02 12:21

歷史謎團
隱形可以傳承!!!超強!XD07-04 22:26
爆走中的楓葉鼠
那種匿蹤計竅是能傳承的嗎!?話說回來嚴肅君到底跟多少人生了孩子啊!?每個嗎!?連可羅嵐和莉歐都下手了嗎!?
(恢復冷靜)呼……算了,不提那位負心人了。

這邊解釋到了艾里歐的狀況呢,原來突然有援助是蕾比要求的。
這樣看來薛曼她們母子以後的生活應該會好過的多了,艾里歐有伴了真好~

話說如同執念大說的那樣,看下來之後真的會冒出"來寫寫看未來篇吧"的想法呢!不過小鼠跟執念大一樣都是現有的東西還沒弄玩就是……就算要寫大概也要好久以後吧,有點可惜哪。

07-02 13:19

歷史謎團
我也不知道是否能傳承阿XDDD嚴肅君只有上兩個喔((小聲
就是這兩篇的主角((小聲

嗯嗯!不然不可能突然有援助的說!天底下果然沒這麼好的事情
艾里歐有姐姐了~~

其實,謎團一樣都是現有的東西還沒弄玩~@@這兩篇也就是可以當同人或原創單篇(單親媽媽甘苦談),我才寫的;不然我也沒種開新坑XDDD07-04 22:30
隱墨狂筆:綿羊騎士
西囝那XDD蕾比媽媽快抓來打屁股XDD

跟螢火蟲比這邊的感覺就沒那麼困苦。
話說~~蕾比的偷窺技能遺傳給小孩了啊XDD
連個性都...www
該說這是樂天還是脫線XDD

所以對螢火蟲的狀況不是政府不知情
搞不好是西裝男為了喜歡的人偷偷把那邊的補助A來...(喂
女兒攻略完畢結果敗在媽媽那關,殘念啊XDD

話說兔子其實人還蠻好的,吃醋歸吃醋對情敵還是頗為照顧(??

嚴肅君造的孽幾時才能贖完呢~~~(茶

07-02 13:26

歷史謎團
打屁股懲罰0口0/

因為心態問題,本來也有許多GA支援((忘了寫
隱形能否遺傳有待檢驗XDD
蕾比那是樂天!((天然?

連女兒的心都抓住了,最後乾脆來個母親和女兒一起的--((被消音

都是單親媽媽,所以都曉得那種苦啊...((嘆
稍微能體諒。

可能八輩子都贖不完((茶

07-04 22:33
宅衛軍
雖然沒有惡意,但還是把嚴肅君燒掉比較好

07-02 17:54

歷史謎團
我同意((蓋章07-04 22:3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gn0192024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遊戲同人... 後一篇:[達人專欄] 【原創小說...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活動參賽文(短篇) (11)

【雜文小說】 (44)

【奇幻】獸人正太的人類老婆?(一) (0)
<卷一> (34)
<卷二> (19)
<外傳> (6)

【原創長篇】男孩在女子學園就讀 (0)
第一章:重生,感覺格格不入 (5)
第二章:惡夢,又緊追在後 (6)
第三章: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7)
第四章:挫折,只好再次面對 (6)
第五章:傷痛,總是伴隨在身邊 (6)
第六章:家人,無法改變對象 (4)
第七章:錯誤,只能勇敢承認 (4)
最終章:仰望,明日終將到來 (1)

【原創中短篇-不思議系列】(偶更) (0)
《酩酊大醉!酒魔女系列》 (8)
《人妻鐵匠!太太系列》 (26)
《傲嬌貴族!安潔拉系列》 (5)
《冷傲農女!芭芭拉系列》 (6)
《人馬騎士!瑪麗亞系列》 (5)
《沒頭沒腦!極短篇系列》 (40)

【原創短篇-士兵的故事】(完成) (22)

【同人小說-艦隊收藏】(完成) (34)
《KIS艦隊調查局》(刑事犯罪) (19)
《二戰中的艦娘》(史實改編) (26)
《艦娘們的小故事》(輕鬆短篇) (39)

【同人小說-少女前線】(斷尾) (9)
《幻影怒火》(AR小隊系列) (4)
《夢醒》(404小隊系列) (4)
《獵殺》(404小隊系列) (5)
《秘密》(404小隊系列) (5)

【GirlArms同人】(完成) (0)
~第一卷:The Last Ace~ (6)
~第二卷:The Journey~ (7)
~第三卷:The Hunted~ (7)
外傳:My Queen (1)
外傳:Sweetness (3)
外傳:Stories (2)
外傳:Wings of Dreams (1)
~第四卷:The Storm~ (9)
外傳:Aftermath (1)
外傳:Little War (3)
~第五卷:The Savior~ (17)
~第六卷:The End~ (4)
(其他) (11)

Bullshit區 (163)

奏樂者系列(短篇) (5)

福爾摩沙系列 (17)

未分類 (29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