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同人小說】《黑暗靈魂II》多蘭葛雷格耐力賽

作者:大理石│2014-07-02 04:39:59│贊助:6│人氣:124
※對不起,我很無聊。
※寫了這麼無聊的東西,我覺得自己愧對於社會。
※大家都崩壞ㄌ ✌(´◓q◔`)✌


----------
多蘭古雷格耐力賽

  多蘭古雷格耐力賽,跨越世界、破除藩籬,該活動總計有近兩百人參加,號稱多蘭古雷格之最,最多非遊魂者的最大型競賽活動、以及最艱困與最意想不到的比賽路況,然而這麼多之最是否過於誇大,還得看有後續是否還有相關活動才能獲得印證。
  
  根據宰相貝拉格的開幕演說,本次活動路線將由一線天森林至海德巨火塔,除了必須遵守規劃路徑外,比賽途中沒有任何限制--但在這之後他並未說明其他詳細內容,僅僅是反覆重申了”無限制”與”障礙”兩個字詞,因為上台時貝拉格幾乎忘了他曾舉辦過這項活動。然而多虧了其他部門的協助,本次活動並未因主辦人的健忘而中止,反倒還增添了幾分神秘色彩。
  
  「嘿,各位聽眾,最新消息指出,現在我們的選手已經站在起跑線上了!本次參與的人數之多,位居歷屆比賽之冠!盡管這就是第一屆,但相信這也是唯一可能盛大的一屆競賽!好的,大家都準備好了嗎?盯緊螢幕、豎起耳朵,我們在此將為各位聽眾全程轉播現場的最新情況。現在就讓我們先聽聽起點一線天森林現場的狀況。特派員,聽見了嗎?一線天的狀況如何?」主播說。
  
  『實在是很不樂觀,主播,剛才有人被入侵了,但所幸青騎士們早就做好準備......喔,等等,青騎士中有個人也被入侵!是來自其他世界的青騎士。他們正在交涉,一切正在好轉......打起來了!』特派員與防火女婆婆們站在至高點處回答。
  
  「太糟糕了,這批青騎士到底是哪找來的?格拉因德克先生,您對這樣的亂象有何想法?」
  
  「這是榮譽之戰,」格拉因德克雙手環胸,並面容肅穆地說:「唯有一戰,才能讓勇氣茁壯。」
  
  「喔......」主播皺了皺眉頭,「喔、哇喔......那個,特派員,現在一線天的狀況如何?」
  
  『混亂結束,最後由米莉貝絲勝出!』
  
  「很好,各位聽眾,很感謝青騎士與血之同胞為我們帶來的這段插曲,現在比賽即將開始,在這之前,讓我們來再來看看地點的狀況如何。如蜜港小咪、如蜜港小咪,聽見了嗎?如蜜港的狀況如何?』
  
  『喝喔--狀況?我不是很清楚,貓咪怎麼可能會知道這種事?好吧,如果你堅持--我看見了那個叫丹索的跟賣礦石的女人在聊天,然後老鐵匠躲在石頭後面,看起來很火大。呵呵呵--這個嘛,這裡的狀況挺複雜的。』
  
  「我們可以理解,那的狀況一向很複雜。」
  
  『喔,剛才有工作人員被豬碾死了,一隻小小小野豬,我還以為那是他養的呢!』
  
  「......所以,障礙準備的還可以嗎?」
  
  『也許還可以、也許還有待加強。你去問問使咒術的小女孩吧,她比較清楚狀況,然後我,喝喔--我累了。』
  
  主播下意識地拿出手帕擦汗,海德的夕日照的他一臉憂愁。後來,他索性轉身對著坐在一旁的朝聖人問:「綠衣小姐,要不要對這次的競跑比賽發表點感想呢?」
  
  「受詛咒的人們啊,這些舉動有助於你們獲得更強大的靈魂嗎?」
  
  「哦,不,可能沒辦法,但我們有獎品!由行商梅倫提拉贊助的豐富獎品,包括人像禮品組合、滴石系列套組、活膚女神保養露系列產品,出門必備、滋潤養顏!除此之外,青騎士格拉因德克也大方地提供了本次活動的特獎與參加獎,獵龍騎士套裝與遠古巨兵玩偶!」
  
  朝聖人問:「玩偶?」
  
  格拉因德克對朝聖人點了點頭,接著在一旁待命的龍騎士見狀就立即將一箱貨物放在朝聖人身旁。那是堆手工精緻的小玩偶,以羊毛為鎧甲、皮革為武器,放在手頭還有能感受到一股來自製作者的熱情溫暖。
  
  「是的,這些是由青騎士企業所發行的系列商品,主要目的在於支援青騎士維安組織的運作而推出的副業商品,另外,除了遠古士兵外,接下來開發團隊還打算開發製作龍騎士、獵龍騎士與海德騎士等勇者不死系列產品,在不久的將來,他們還將推行蜜港系列--來自北方的蠻族士兵及其忠犬玩偶!各位熱愛蒐藏的朋友們可千萬不要錯過囉!」
  
  「這不是你們的使命,」朝聖人把玩偶放在膝上,接著說:「但如果這有助於你們前進,那也無妨。」
  
  「感謝朝聖綠衣小姐給大夥的鼓舞,讚美太陽!......嗯,你想要一組?其實格拉因德克先生已經先幫你留下一組了......喔?什麼?各位聽眾,剛才本地工作人員來電,他們說海德地區也準備好了!一線天森林的飛鷹,聽到了嗎?這邊已經準備好了,你們現在的狀況如何?」
  
  『是的,防火女婆婆們也已經就定位了,她們高舉牌子,讓我看一下她們寫了什麼--牌子上寫”還沒放棄嗎?現在放棄還不算太晚!”。』
  
  「的確是婆婆們的作風,看來她們並不看好這些參賽者們的能耐。」
  
  此時,格拉因德克說:「是的,因為這次的參賽們有個致命的問題。」
  
  「我想跟他們手上的魔杖與聖鈴有關。宰相貝拉格曾說”啊、我們辦了這種比賽嗎?那應該是場非常自由的比賽吧。”--這樣的話,老實說,我實在非常擔心。格拉因德克先生,在這種不安定的狀況下,是否能請您預測一下接下來的發展呢?」
  
  「本次比賽雖然沒有魔法、奇蹟、咒術與暗術的限制,但格藍達爾曾向我保證,他有辦法讓那些狡猾之徒無能施以奸計。想必那位暗術大師打算用神祕的沉默之術反將他們一軍吧。」
  
  「但格藍達爾先生不是只有一個人嗎?」
  
  格拉因德克笑了一聲,並說:「關於這點我就不方便透露了,主播先生。不過如果說到誰比較有勝相,我認為法漢騎士與獅子傭兵們將會是領先部隊,那些大漢最擅長的就是耐力長跑,論戰鬥技巧,亦是其中的佼佼者。」
  
  「不過一線天這段路危機重重,會不會領先部隊反倒成為了後方參賽者的墊腳石呢?」
  
  「途中的變因相當多,也許大部分的人會更看好亞瓦騎士,歷經流浪的戰士通常最懂得判斷時機,不過比起亞瓦,我還是比較看好那群體格強壯的大傢伙,畢竟說到狡猾與衝勁,沒人比得上那些狂戰士。」
  
  「我個人倒是覺得,如莉絮這樣的角色有很大的潛力,儘管暗術大師有過保證,但像她那樣的人大概也能找到漏洞來打擊對手吧。朝聖者小姐,你覺得呢?」
  
  朝聖綠衣者身子微振,一時間有些不知所措。後來,她回答:「只要能完成比賽,勝利者是誰並不重要。」
  
  「真是精闢的回答!好了,一線天森林的飛鷹,那邊準備要起跑了嗎?」
  
  『現在遇到了點狀況,大夥都已經在小鏡亭旁等候多時,然而預備信號卻遲遲未來,此地不耐煩的情緒逐漸升溫!喔,米莉貝絲敲鍋子了,那是預備聲!現在其中一位婆婆站了起來......她丟下了人臉面具--出發了!在一聲”你好啊”中,大夥跑了起來!從小鏡亭蜂擁而出,準備要擠入第一個峽口!』
  
  主播說:「真有活力,但想必這種平靜不會持續多久吧?」
  
  『我想......喔,不得了,現場突然出現一片黑霧!機警的人閃過了霧氣、但有些倒楣蛋一頭栽了進去。看來有人使用了暗術......那是暗毒霧吧?但施法速度跟效力都太驚人了,現在大夥開始在拼命地使用護符,光輝在漆黑的石林孤島中閃閃發亮!』
  
  「暗術大師的保證竟然在第一關就失效了,這可有失黑暗朝聖者的顏面啊!不過說到暗毒霧,又快又強效,想必那位使用者是以飛鼠杖為媒介吧?」
  
  格拉因德克接著說:「暗毒霧是對人搏鬥中常見得起手式,同時大夥也確實深信飛鼠杖在毒力強化上的效果,但很可惜,迷信終究是迷信,所為的強效純粹只是心理作用罷了。」
  
  『一線天的狀況太慘烈了,除了毒霧外,還有原力與神怒的餘波穿插其中--甚至是火焰風暴!基本上能想像得到的範圍型攻擊都用上了,現場狀況堪稱創世之初,火焰、雷電、魔法與黑光佔據了整個路徑,有不少人雖然沒死、卻因此跌入水裡--啊,三十三號培特選手落水了!他跟三十四號的克雷頓一起掉入了水中!老天爺,我的賭金飛了!』
  
  主播說:「真意外,據說有不少人看好培特這小子。但果然啊,培特與克雷頓的不穩定因素太高了,先不說克雷頓會怎樣想辦法把培特給殺死,培特本人大概也不是真的那麼想爭第一吧?」
  
  格拉因德克說:「沒有鬥爭之心的人是很難在戰場上活下來的,但有些人之所以活下來,通常也是因為他知道什麼時候該後退,儘管那種人通常得不到賞賜,卻總是比別人活得更好。」
  
  「反正日子過得好,也不必在意有沒有榮耀了。不過呢,在這種比賽,比起衝第一,懂得保留體力的人才是最大的贏家,因鬥爭心而不顧一切地衝刺只會讓自己死得更快!」
  
  「很精準的分析,戰場一向瞬息萬變,適時改變戰略也是必要的柔性思考。」
  
  『留在場上的人仍相當多,有些人打了起來......獅子傭兵團好像跟另一個集團槓上了!現場一片狼藉、手腳內臟飛散四處......血流成河根本不足以形容一線天廣場的狀況!』
  
  「據說一線天森林過去也曾經發生這樣大規模的戰鬥。」主播對著格拉因德克說。
  
  他回答:「許多戰鬥都發生在那,不如說一線天這種場所本身就是戰爭的沉澱物。」
  
  「沉澱在一線天的東西真的是戰爭嗎?但無論如何,今天一線天再次讓鮮血給燃燒了!他們的廝殺戰吼撼動了鏡水石林!」
  
  『直到試煉通道前,參賽者已經分成了四個團體,首先由法漢與亞瓦領軍的戰士群穿過了第一個試煉洞窟,一邊奔跑、一邊穿越尖刺與油坑、這途中甚至還不忘搏鬥......他們已經是超越人類的存在了!接著第二批很意外地是由魔法師們主導,那些人以輕裝上場,有些人甚至只帶了一枝魔杖就裸體上陣!』
  
  格拉因德克說:「魔法師都是群精打細算的傢伙,保持在第二地位大概想趁領先選手不注意的時候再一舉拿下。」
  
  「為了勝利不擇手對,魔法師的腦袋就是為此而存在的!然而放下武裝以求速度,看來那個傢伙對自己的技巧很有自信吧?這樣的傢伙可得當心了,比起速度,在這種競賽裡更應該注重保命才對!」主播語氣激情,手中的麥克風幾乎要被捏碎了。
  
  『第三群是信徒們與咒術師的組合,說來奇怪,到了試煉之路後他們就沒有再發生任何衝突了。緊接著是位於後端的獅子傭兵團與一干各色混雜的參賽者等!不,不對,其他參賽者都已經被殲滅了!』
  
  格拉因德克說:「獅子傭兵團經歷亡國之難,其勇猛之名在於不顧一切地宰殺敵兵,若不殲滅、誓不罷休。但落於後頭倒是挺意外的,看來太過沉迷於血腥以至於忘了正事吧。」
  
  「老實說,我可真不懂他們到底是不是來參加長跑比賽的。哇,那些人的臉好猙獰,這就是獅子傭兵的魄力嗎?喔,抱歉,有個插播進來了,是來自一線天試煉洞窟的工作人員,他說有人掉了一袋銅幣,銅幣的袋子上還寫著”夏娜諾特我的嫁!”,如果失主聽到了請在賽後至後台領回。回到現場,特派員飛鷹,你人現在在哪呢?」
  
  『我到了洞窟頂端進行觀察。有件事很奇怪,當前已經沒有人在使用魔力......不,是用不了才對!難怪信眾集團與咒術師級團沒有衝突,因為它們根本沒辦法是用魔力!不過儘管如此,仍有零星衝突發生,有些人拿出了小刀、有些人直接用咒火攻擊對方,但因為體力上無法負荷,所以到最後幾乎每個人都專心在奔跑上。喔,老天爺,獅子傭兵們來了,我在上頭都能聽見他們隆隆的步伐,那些人殺紅了眼!』
  
  主播說:「哇喔,意外的發展。他們打算就這麼一路清掃下去?另外信徒與咒術師又面臨了什麼狀況?感覺起來格藍達爾似乎真的做了些什麼事。」
  
  「希望這能持續下去,畢竟不公正的比賽毫無意義。」格拉因德克深呼吸了一口氣,看起來似乎放下了心來。
  
  奔跑持續,失格的人也陸續增加,從一線天至如蜜的幾里路程中多少有人因奔跑過度而無法繼續賽程,但絕大多數的人都犧牲在鬥爭之中。不知不覺間,他們就要衝出森林了。
  
  『主播,現在領先集團已經出了一線天大綻口!又有人倒下了,仔細一看,他的身上插了隻箭矢--有更多人重箭身亡,那是五十九號的蓋拉姆嗎?看來除了他之外還有更多人祭出了連弩,弩箭無情地穿過領先者的身軀,但接著那些持弩者又死於殿後者的刀劍下。後面的人也陸續追上了,獅子傭兵團的強大壓力迫使中間兩團參賽者不得不使盡全力地奔跑!哈,在一線天這邊少掉了近一半的人,現在最後一名參賽者離去,尚未死亡消失的失格也在工作人員的幫助下陸陸續續回到了自己的世界。真是場不得了的比賽,接下來就把畫面切到如蜜港吧!』
  
  「感謝一線天的飛鷹!現在我們請如蜜港小咪為我們描述一下現場的狀況。小咪,已經有人到休息點了嗎?」
  
  (”呼囉呼囉--......”)
  
  「小咪,醒醒,小咪!」
  
  『......喔啊--......好,小男孩,小咪為”您”轉播如蜜的現場狀況。有人來了、被火焰壺砸了、死了--呵呵呵......那個騎士玩得好像挺開心的。』
  
  主播警告著:「請認真一點,小咪。」
  
  『好吧、好吧,總之就是有人來了,我搞不清楚是誰。穿過炸彈通道與如蜜港拱門,那些看起來像是騎士的人進入了休息區。由咒術女孩提供回復服務,看來她還是會點有用的東西,不是嗎?後來有些人在那轉了幾圈之後就馬上跑走了,但有的人則選擇放棄比賽,直接走到篝火區。現場很多觀眾,只是到底有多少是人類?那個兩個商人大概也不會管這麼多吧?』
  
  「嗯......哇喔......很謝謝小咪的......精彩解說?」他感到困惑,但對於這隻遠古生物,主播也沒辦法多逼牠說上幾句話。於是他把對話拉回了巨火塔,並說:「格拉因德克先生,您認為如蜜休息點的安排真的有助於參賽者們恢復精力嗎?」
  
  格拉因德克說:「我想有更多人會死於火海的洗禮。那很不錯,弱者都被淘汰了。」
  
  「到了中繼站卻只剩下五分之二左右的人,感覺起來真是場硬戰啊。」
  
  「靠著咒術師的回復之力,有些人能賺取更多的活命機會,但如果只是要比速度,那不如就跑快一點,休息對不死人而言只是浪費時間!」
  
  「的確,但接下來的路有更多難關,選擇休息也算是戰略的一種吧。看來已經有人闖進地道......是法漢與亞瓦!看來這兩個人打算在地道裡一決勝負,不過後面的人似乎也追上來了。海德地區的阿蠻,可以告訴我們現在發生了什麼是嗎?」
  
  『一時間難以言喻。總之,群人闖入地道,剎那,靈魂之光宛如雨下,不少參賽者因此止步於環堂。然而,除了賽程中的魂雨與火流,參賽者間亦有紛爭,此時正有個人擋於環堂出口,施以光輝雷球,當雷光閃耀,頓時術式之戰再起,此地混亂已無人可阻。』
  
  「言簡意賅。話說,剛才沒辦法用魔法,現在卻可以,是因為環堂設置的魔法障礙與格藍達爾的祕密妨礙不能共存嗎?」
  
  格拉因德克回答:「很可惜,我想不是。主辦單位與格藍達爾先生互相協議,最終決定在其中參賽者中安插能夠使用沉默術式的人員,借此以阻止術士信徒的狂妄自大。但很不幸的,他們大概已經被消滅了。」
  
  「有這麼多人才?」
  
  「具耳聞,異國商人瑪格赫拉德提供了很多香料。」
  
  『喔--。』主播的擬聲詞代表了這種含意,其中最主要的還是關於香料這件事。
  
  過了地下道之後就是海德區域,巨火塔近在眼前。
  
  主播說:「只剩下十個人了!太意外了,一百九十七名參賽者最後只剩下十位!盡管惡鬥是人數消減的主因,但試圖中的各種機關功不可沒。啊,貝拉格先生在線上嗎?您好,貝拉格先生,比賽不知不覺間已經接近了尾聲,整體賽程一如預期般的精彩!」
  
  『喔?我們有辦比賽?』
  
  「對,您還記得嗎?那個”多蘭古雷格耐力賽”。」
  
  『啊,那個啊,只要客人們玩的開心就好。』
  
  「是玩的挺開心的,」主播再度擦了擦汗。
  
  『聽說好像剩下十個人了?』
  
  「沒錯,他們正通過一區篝火,準備要接近大圓堂檢查點了。」
  
  『檢查點?我們正在舉辦什麼比賽嗎?』
  
  「這個嘛......啊!各位聽眾,從塔上已經可以看見他們的身影了!又是一場亂鬥,存活下來的人不意外地有著格拉因德克先生預測的三號法漢與獅子傭兵團成員的十九號格溫之驅,另外,還有二十七號的威亞德、四十二號的莉絮、九十五號的湯瑪士、一百零七號的博衣德、一百零八號的瑪麗坦、一百四十一號的羅伊、一百五十一號的弗藍、一百八十九號的古連柯爾!」
  
  格拉因德克身子前傾,似乎想看清楚接下來的狀況。
  
  法漢與格溫之驅並駕齊驅,然而不久之後他們就雙雙死於湯瑪士的咒術,同時間遠古巨兵追了上來,剩餘的八人拼命地尋找閃躲的空隙,於大劍刮動的颶風中翻滾,看似已經目標放在衝刺上而不再進行妨礙--突然間,陣陣波動摧毀了巨兵、亦殺害週遭選手,原來是莉絮的奇蹟在暗地理作祟,原本以為無暇攻擊對方的眾人都因此吃了個大虧。
  
  場上幾乎沒有選手了,所有的人都未能及時閃過奇蹟之力衝擊,除了瑪麗坦。一個飛奔,她的大菜刀剁下了莉絮的頭--
  
  「勝利者出籠!」主播高聲大喊。
  
  然而,此時一個紅靈悄悄接近了瑪麗坦。剎那,本次比賽的最後一位參賽者死於紅靈的短劍下,而後,他展開了雙手以行太陽讚美之禮,不消幾秒,那個紅靈也歸去了自己的時空。場上空無一人,徒留一片狼藉。
  
  「勝利者--」主播知道自己必須說些什麼才行,無論什麼都好,這個窘境必須由他來解除,「勝利者是朝聖綠衣小姐!」
  
  格拉因德克點點頭,接著起身鼓掌。看來他也知道事情已經失控了。
  
  後來主播將玩偶組遞給了朝聖綠衣者,綠衣者也沒多說什麼,只是面無表情地接下了那些玩偶,象徵本次比賽正式落幕。
  
  於是多蘭古雷格耐力賽就在鹹汗與鮮血、尷尬與困惑中結束,並且被人遺忘,除了那些商品之外,一切彷彿不曾存在過。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49630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同人小說|黑暗靈魂|DarkSoulsII|崩壞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blacktor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極短篇】他們的信仰... 後一篇:瘋人船...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manyjacky005京阿尼
天佑京阿尼 #PrayForKyoan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1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