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心得】NO GAME NO LIFE 遊戲人生第四卷

作者:神聖劍│NO GAME NO LIFE 遊戲人生│2014-07-01 19:57:45│贊助:0│人氣:794
柯拉米一邊大哭一邊痛罵著白癡,笨蛋.

我絕對不會承認的!絕對要揭發你們啊————!

直到最後都在大吵大鬧的柯拉米逃跑似的離開之後.

「哎呀哎呀……人類自己對人類過小評價是要怎麼樣啊……」

隨著空有些困擾的這一句話,城內再一次被喝彩充滿.

——絲毫不可挑剔的勝利.

無論在誰的嚴重都不會懷疑,完美展現出作為人類之王希望的勝利.

大廳被震耳欲聾的歡呼聲包裹,一名年老的高官手持王冠走了過來.

「那麼,空大人——是吧?」

「沒錯.」

「那麼就由您即位為艾爾齊亞的新國王,不知可否?」

「不行.」

接著他抱住妹妹,笑著說道.

「我們兩個人一起才是『空白』——所以國王是我們兩個.」

這是在剛剛的國際象棋對決中也說過的一句話.

觀眾的聲音隨著這句話更加高亢——為了新的國王與小小的女王表示祝賀.

——但是.

「——很遺憾,那樣是不行的.」

「——誒?」

聽到高官的這句話,眾人的歡呼聲戛然而止.

「啊?誒,為什麼?」

「十之盟約中規定了必須推選出『全權代理人』.所以不能由兩個人擔任.」

在喧鬧起來的大廳中,空和白面面相覷起來.

一副為難的樣子陷入沉思,撓了撓頭,皺了皺眉……接著空說道.

「……唉,那個,這樣吧,在任務分擔上這是我的工作,當作這樣可以嗎?」

「…………唔.」

放開輕輕嘟囔著的妹妹,空重新轉身面向高官.

「那麼重新宣布——咳咳,在此,空大人將加冕為第二百零五代艾爾齊亞國王——有異論者請示意!不然的話就保持沉默——」

——但是,無法保持沉默,打斷這句話舉起手來的那個人.

「……嗯.」

一頭雪白的白發.

劉海下面依稀可見有一雙如紅寶石一般赤色雙瞳的少女——准確的說.

「誒?白?」

「……我有,異議.」

「呃,那個,妹啊,這算咋回事?」

「……哥,如果,當上王……會建立,後宮.」

「————————————啊?」

仿佛在懷疑自己耳朵的空不禁發出反問,可是白對此只是帶著快要哭出來的表情說道.

「……那樣,的話……白……就沒有……必要了.」

完全無視周圍目瞪口呆的觀眾,空陷入了從未有過的狼狽之中.

「等!給,給我等等,那種事怎麼可能啊!我和白兩個人是一組的不是嘛!說到底不過是在名義上由我坐上國王的位置,不要白了這種事——」

「……但是,國王是……哥……白是……附屬品.如果,只能由一個人……擔任的話——」

輕輕用手抹去淚水的雙眼中,已經不再泛出淚光.

「……那麼王——是白.」

感情淡薄的妹妹那雙眼睛里,正寄宿著明確的戰意.

對于緊緊盯著哥哥,作出開展宣言的白——

「——啊?」

接下她這道視線的空再一次變了臉色.

「喂喂喂……MySister.你會開玩笑還真是新鮮啊,太陽從西邊出來了嗎?」

雖然表面上還是采取了一如往常的那種輕佻言行.

但是聲音中包含的感情中卻有著明確的敵意.

「像你這樣的傾國美少女倒是當上王給我看看啊.你是在太過率直了.肯定會被不知道家伙用滿嘴花言巧語騙倒的——所以你要當國王什麼的,哥哥我可絕對不允許!」

雖然空嘴上說著疼妹妹到不能再疼的台詞和妹妹相對.

但是在這段能明顯看出溺愛的話背後,他的眼睛里沒有一絲笑意.

「……不行,不會,讓哥,當上國王——絕對.」

「——那好啊.哥哥我也不能認同你當國王呢,絕對的.」

兩人的實現互相交錯,互相碰撞.

甚至破解了森精種的巧詐,取得了人類最強稱號的兩個人.

他們的視線既不屬于一對相親相愛的兄妹,也不屬于兩人一組的玩家『空白』.

而是作為長年以來的對手,憑借互相的氣魄,碰撞出眩目的火花……

「那,那個……既然這樣,就請二位再次進行最終決戰,這樣子不知意下如何?」

要介入這兩個人之間恐怕需要莫大的勇氣吧.

聽到高官一副滿帶歉意的確認之辭.

「啊,正好啊.」

「……沒有,問題.」

兩個人即刻作出回答.

一刻都沒有別開視線的狀態下,下達了宣戰通告.

「妹啊,我可不會手下留情哦.今天一定要把你徹底制服.」

「……哥,才是……覺悟吧……今天,我會拿出,真本事.」

——————………………

——就這樣.

三天一下子就過去了.

不眠不休地連續進行了無數游戲之後,散亂著各種物品的大廳中央.

兄妹二人雙雙撲倒在地板上.

「……呐……差不多……可以給我認輸了吧.」

「……哥,才是……快,放棄吧.」

以連續取得兩勝為條件開始的無數游戲.

終于——達到了500戰158勝158負184平的階段.

——不幸的是,別說在這個地方了,就算兩個人在他們『原本的世界』.

甚至被奉為都市傳說的『 』——這兩個人的對戰成績也未曾有人知曉.

和兩個人共同名義的『 』不同.

作為喜歡游戲的一對兄妹來說在理所當然不過的,就是兩個人之間的對戰.

其戰績為——

3526744戰1170080勝1170080負1186584平——

……迄今為止,他們兩個人之間一次都沒有決出過勝者,也沒有決出過敗者.

當然不可能知道其中的真相,只是等待著加冕儀式的城內觀眾們早就已經各自回家去了.

——然後再次聚集,再次回家不斷反複,最終人數也隨著日期的推移而逐漸減少.

在城里工作的人員就這樣在大廳中隨意地倒頭大睡——就連勉強維持著意識,手持王冠的高官和斯蒂芙兩個人,差不多也到了開始看到幻覺的漫長時間之後.

年老的高官的臉上開始在時不時露出詭異的微笑,然後又回複平常表情之間循環起來.

而斯蒂芙也嘴上念叨著「啊,蝴蝶~」,一邊帶著空虛的微笑一邊無力地把手伸向虛空之中.

——那麼,接下來要進行什麼游戲呢……空在一片朦朧的頭腦中思考起這種問題.

但是一道突然閃過腦海的疑問讓他停下了動作.

「——呐……為什麼國王必須要由一個人擔任才行啊?」

「……誒?」

被這一句話從幻覺世界中拉回來的高官和斯蒂芙作出了反應.

空在脫口而出的違和感之下,從口袋里取出了手機.

重新看過一遍記錄下來的【十之盟約】之後,空這樣說道.

「『十之盟約』第七條,對于集團之間的爭端,由雙方的全權代理人來進行……」

這里的意思是,集團——也就是國家,種族間的戰爭要由決出的代表來進行.

——雖然如此.

空像是在反複咀嚼,仔細回味地這樣念叨著.

他重新讀了一遍後輕輕開口複述了一次.確認了一下自己能想到的地方是不是存在矛盾.

接著,他輕聲呢喃道.

「——無論哪里都沒有明確說出『一個人』不是嗎?」

「「「「——————」」」」

——就這樣.

以「噩夢的三日」為名被後人不斷傳誦,甚至被吟游詩人所歌頌的激斗落下了帷幕.

但是,因為實在過于漫長.

所以就再次割愛吧……

■■■

…………————

「……那,真的穿這個就可以了嗎?」

「可以啦.從古至今,王者以豪華絢爛的衣裝包裹自己往往都是為了掩飾自己內在的膚淺,或者是為了讓自己看上去肥大的自我滿足而已吧.王不僅是國民的榜樣,更應該是他們的目標——所以人民的敬愛是要由自己來爭取的.」

「……就,是這樣……的歪理……」

「嗯,不過說到底,其實是因為這身打扮最能讓我平靜下來啊.」

「唉……總之我明白了.但是發行什麼的,這些細節之處還請仔細打理一下.」

艾爾齊亞首都——王城前大廣場.

那是從城堡的陽台走出來之後就可以看到的,仿佛威尼斯聖馬可廣場一般廣大的廣場.

現在,這片廣場已經被數不盡的人埋沒殆盡.

多大數萬——數十萬名人類正聚集于此.

為了聆聽新國王的演講,甚至連從廣場延伸出去的道路上都擠滿了人.

表現出了對被稱為愚王的先代國王的失望.

表現出了人們想要緊緊抓住這一縷人類種在絕望深淵中冒出的希望.

表現出了對正面將森精種的間諜——也就是將魔法擊敗的那對兄妹的好奇.

在彙集了全人類期待的視線所集中的城堡陽台上——

有兩道人影走了出來.

那是一對男女.

身穿寫有「I ♥人類」字樣的T恤和牛仔褲.

眼睛下面有厚重黑眼圈的黑發青年.

一頭陽春白雪般的白色長發和雪白的肌膚.

一雙寶石般赤色雙眸的水手服少女.

兩個人頭上的王冠正彰顯出他們各自王與女王的身份.

——只不過.

青年把女性用的王冠強行彎折起來,當作臂章一般戴在了手臂上.

而少女則是用男性的王冠把長長的前發向上束了起來——

兩個人各自作出了能夠輕易想象出斯蒂芙在他們更衣時會發出何種慘叫的打扮.

對于這副過于隨行的打扮.

在眼下一片呆然的國民面前,青年——也就是空開口說道.

「啊——……嗯,嗯~呃,各位好.」

「……哥,正在,緊張.真難得.」

「——少啰嗦.你很清楚咱們倆的人群恐懼症彼此彼此吧.平時不過是在抑制著啦.」

白避開民眾的視線,輕輕握住了這副樣子的哥哥的手.

「……」

無聲地,像是在說「那麼現在也抑制下」.

像是在說就和一直以來一樣——從今以後也會一樣.

「——敬愛的國民們——不,各位"人類種同胞"們!」

仿佛汲取了妹妹的一直,哥哥以一副解除了緊張的表情大聲說道.

手撐在裝有擴音器的陽台扶手上.

但是他卻以令人不禁認為根本就不需要擴音器的凜然聲音,力量十足地大聲喊道.

「我等人類種……在『十之盟約』約束下沒有了戰爭的這個世界中不斷持續著失敗,到現在已經只剩下最後的國家·最後的都市了——這到底是為什麼!」

聽到這句唐突而來的質問,群眾們陷入了疑惑.

——因為先王的失策——因為無法使用魔法

心中懷著各自不同的答案,等待著空接下來的話語.

「是先王的失敗嗎?是位于第十六位的種族嗎?是無法使用魔法嗎?是最劣等的種族嗎?是我們只有無力地走向毀滅的命運嗎!?——都不是!」

堅決的否定令空氣,令群眾為止一震.

緊緊握拳,絲毫沒有掩飾自己情緒的空用更洪亮的聲音喊道.

「曾經,在古老的神之大戰之中,眾神,魔族——森精種,獸人種等眾多種族的戰爭中,我們勇敢地戰斗,並且頑強地生存了下來!曾經這片大陸的全部土地都被我們人類的國家所占據,那是為什麼!」

以這幾天在斯蒂芙的圖書館里閱覽的曆史為根據.

空發問道.

「是因為我等是擅長使用暴力的種族嗎!還是因為我等是特化了戰斗的種族嗎!?」

台下的所有聽眾紛紛互相對視起來.

「不像森精種那樣能使用豐富多彩的魔法,也不具備獸人種一樣強健的身體能力,更沒有天翼種那樣漫長的壽命——就是這樣的我們,曾經支配了這片大陸的我們難道特化了戰爭的能力嗎?——斷然不是!!」

沒錯,這是任何人都明白的事實.同時也是疑問.

——那麼,為什麼?

「我們之所以能夠戰斗並且幸存下來,原因就在于我們是"弱者"!」

「無論哪個時代,哪個世界,強者打磨利齒,弱者曆練智慧!我等為什麼如今會被比如絕境——除了因為在『十之盟約』的約定下,強者不再打磨利齒而開始了曆練智慧沒有其他理由!」

「本應是我等弱者專利的計謀,戰略,戰術,以及生存下來的力量!也被那些強者握在了手上!我們的武器被強者奪走之後,淪落到要以相同的武器和強者為對手——于是乎就造成了這副慘狀!」

被點明了這份令人絕望的狀況之後,廣場陷入一片寂靜.

聚集至此的民眾被回信,絕望,不安定乾淨所籠罩.

歎息著看了他們一圈之後,空這樣說道.

「——各位請回答我,因為低頭不語.」

剛剛激昂地揮舞拳頭,高亢地發表演說的空突然用平靜的聲音說了起來.

「讓我來重複一遍,我等是弱者.沒錯,無論今日——還是過去都是如此——」

不知是誰,突然注意到了什麼.

等待其慢慢傳播開來只有,空再次高聲喊道.

「——沒錯……一切都沒有改變過不是嗎!」

「強者模仿弱者揮舞他們的武器是無法發揮其本領的!要問為什麼的話,弱者的武器如果究其本質——那就是因為弱小得達到了卑屈的程度而產生的懦弱!」

……仿佛搶先在民眾感到疑問之前加以解答一般.

「因為懦弱而鍛煉眼睛,耳朵以及思考,將生存這件事『學會』的正是我們人類種!」

……從絕望之中漸漸看到希望.

「人類種無法使用魔法,甚至連察知都無法做到——但是因為懦弱,我等擁有從魔法之中逃開的智慧,還有將其看破的智慧!我等沒有超常的感覺.單純因為懦弱,才擁有從『學習』和『經驗』之中創造出來的,連預知未來都未曾達到過的智慧!」

……只會高唱樂觀之辭之人是樂觀主義者.

……只會傾吐絕望之辭之人是悲觀主義者.

「我再重複第三次!我等是弱者,是無論在哪個世界,都能狠狠咬住那些以為自己是強者而沾沾自喜之人喉嚨的——值得榮耀的『弱者』!」

……正因為身在絕望的深淵中,身在沒有一絲光亮的黑暗中.

「我和我妹妹在此宣言,我們將加冕為二百零五代艾爾齊亞國王,女王.」

……能夠點燃希望之火的人才能引導大眾.

「我再次宣言,我等二人將以弱者的方式生存下去,將以弱者的方式戰斗下去,同時將以弱者的方式將強者屠殺殆盡!就像曾經的曆史一樣——從現在開始的未來也會如此!」

……因此人沒將其留下的足跡當作路標.

「承認吧!我等,是最弱的種族!」

「曆史無論多少次都會卷土重來——能夠將臃腫不堪的強者啃食殆盡的沒有其他人!」

……就是這樣.

「自豪吧!我等正是人類種——我等正是最不具天分之人!正因為不具備任何能力而生——才可以成就任何可能——這就是最弱的種族!」

……『王』誕生了.

歡呼——不,是咆哮.

廣場,天空都因其震動.

既像是怒號又像是勝利歡呼的這陣呼聲.

到底是對台上那兩個人的期待呢?

又或者——是被逼入絕境的他們露出獠牙的靈魂呐喊呢?

對于這幅景象,空和妹妹互相交換了一下眼神.

……點了一下頭.

確認妹妹露出一副樂在其中的微笑點了一下頭之後,空開始了最後的演說.

他大大張開雙臂,像是對大千世界充滿好奇的小孩子一般純粹.

卻有帶著猶如身經百戰的策士及戰士一般的狂妄.

空——新的『人類指望』臉上綻放出天真爛漫又高傲自大的笑容說道.

「——來吧,讓我們開始游戲吧!」

「已經受夠各種苦難了吧.已經表現得過剩卑屈了吧.已經品嘗過足以讓人厭倦的辛酸了吧……已經足夠了吧?讓你們久等了啊,人類種的同胞們.」

以令人產生他甚至連天空都能掌握在手的強勁力道,伸手揮向地平線的方向.

接著——緊緊握起拳頭.

「現在這個瞬間!我們艾爾齊亞——對全世界的所有國家發出宣戰布告!」

「點燃反擊的狼煙吧!我等的國境線,就老實地還回來吧!」

■■■

包圍在撼天動地的巨大歡呼聲之中.

迎接著退場的兩個人,斯蒂芙叫住了他們.

「你,你——你!到,到底都說了什麼啊——!?」

「哇啊~到底要慌張成什麼樣子啊斯蒂芙,嚇死我了.」
「……斯蒂芙,很惡心……」

面對陷入狂亂之中大喊大叫起來的斯蒂芙,這對兄妹對她的毫不講理不禁退避三舍.

但是斯蒂芙並沒有罷休.

「這樣子讓我怎麼能冷靜啊!?對于才剛剛結束加冕儀式,內政還完全沒有處理的現在這個艾爾齊亞來說,怎麼可能有和其他國家互相對抗的准備啊!你打算毀滅這個國家嗎!?」

斯蒂芙抱住頭,嘴里不斷詛咒著竟然相信這對欺詐師兄妹的愚蠢自己.

但是,或許是漸漸感到習慣了.

以甚至能窺見駕輕就熟之感的動作,空歎了一口氣說道.

「唉……我說啊——我不是跟你說過要學會懷疑別人嗎?」

「——誒?」

斯蒂芙一下子停下了動作,凝視起空的樣子.

「森精種那些家伙——記得是艾爾文·格魯多是吧?利用柯拉米,對她提供支援想要奪取成果的國家,可能覺得自己會被連魔法都無法使用的單純人類從正面擊敗嗎?」

「——這,這是什麼意思?」

「你忘了嗎?我們可是已經讓他們認為這邊是『得到了其他國家支援的人類』哦.至少為柯拉米提供支援的家伙應該會這樣報告,而且其他國家應該也同樣會這樣認為才對.」

對于哥哥的話,妹妹像是提供補充似的繼續說道.

「……整個世界,都認為……某個國家的間諜,支配了艾爾齊亞.」

哥哥點了一下頭之後進一步繼續道.

「可是,他們不知道到底是那個國家.不知道是哪個國家間諜控制的,不知道是哪個國家傀儡的國家突然向全世界發出了宣戰布告的話,一定會招來這樣的想法吧——『將艾爾齊亞當作傀儡支配的什麼人有了展開攻勢的打算』.」

「————啊!」

在這個世界之中,遭到挑戰的一側有對游戲內容的決定權.

也就是說,完全不顧主動出擊會極為不利的因素,依然對全世界發布了宣戰布告.

而且,把擊破了艾爾文·格魯多的間諜這一事實也考慮進來的話——

「某個國家·種族得到了甚至能擊破森精種們的王牌,所以一定會加以警戒對吧?」

「……所以說.」

「整個世界將陷入一片疑心暗鬼之中.」

「……就是為了這個,特意作出了宣戰布告.」

「但是什麼都不做,就是這麼回事♪」

面對笑著說出這些話的兄妹,斯蒂芙頓時無言以對.

「『十之盟約』第五條,接受挑戰的一方對游戲的內容有決定權.遭到宣戰的所有國家應該都會一邊警戒著我們……一邊為了確定我們背後根本不存在的國家而展開行動吧.趁著整個世界都在全力打探我們這邊底細的時候,我們就趁此機會找出漏洞,並且不斷穩固自己的地盤.」

對著一邊不懷好意地笑著一邊轉過身去的空的背影,斯蒂芙問道.

「那,那麼……你所說的奪回領土什麼的……都是騙人的嗎?」

對此微微感到遺憾這件事讓斯蒂芙自己也吃了一驚.

這到底是因為被空的演說感化所產生的一時性的攻擊性呢?

還是說——

「——呐,斯蒂芙.我和妹妹討論過之後考慮了一下——說要不要回到原來的世界.」

「——誒?」

「實際上根本連想都不用想.答案當然是『NO』——舍棄這種有趣的世界,回到原來世界能得到的回報是,完全沒有.」

「……特別是……對于白們,來說」

「就是這回事了.那麼」

啪的拍了一下手,空說道.

「我們是人類.人類種唯一的國家就只有這個艾爾齊亞.所以,為了防止失去這個地方,總而言之就先把坐穩王座當作目標了——但是?」

妹妹和哥哥.兩個人對視了一眼之後,一副愉快的樣子笑了起來.

「呐,妹啊.」

「……嗯.」

「敵人會使用魔法,會使用超能力,而我們無法使用.壓倒性的不利,壓倒性的Handicap,僅存的領土就只有一座都市,狀況可以說令人絕望.但是,賭上『 』的名號,絕不容許任何一次失敗——你認為如何?」

妹妹那張缺乏表情的臉上,露出了小孩子氣的笑容,接著短短地回答了一句話.

「……最棒啦——」

「沒錯啊~♪」

斯蒂芙以看著貨真價實來自異世界的——位置的什麼東西的眼神,注視著這兩個人的一來一往.

特意將令人絕望的狀況整理出來,結果脫口而出的詞竟然是『最棒了』?

對著完全摸不著頭腦的斯蒂芙,空轉過身來.

「那麼,關于你剛剛的那個問題嘛,斯蒂芙.」

「——是,是?」

在發呆之中突然被搭話的斯蒂芙不禁連聲音都變了調.

「關于奪回國境線的事情.老實說,那是騙人的.」

「————誒?」

空這樣說著取出了手機.

打開了計劃列表,在『成為國王』這一向上打上了記號.

接著輸入了新的目標.也就是——

「『最終目標』——總而言之,就先定為征服世界吧☆」

「————什麼——!?」

奪回國境線——跳過了奪回大陸——一下子說到世界政府的空這一句話.

自己在一天里到底要被他嚇到多少次才夠呢,斯蒂芙在這雙重想法之下漏出了聲音.

輕快轉過身的空,跟在他身後的白.

突然被他們兩個拋下的斯蒂芙突然回過神來,急忙追了過去.

「誒,那,那個,真真,真的是認真的嗎!?」

「對于『空白』來說不允許第一位之外的名詞.不管是爭國豪賭還是什麼,只要是玩游戲,那麼目標就只有『唯一的頂點』——這就是我們的原則.」

「……嗯.」

——事情發展到這一步的時候.

斯蒂芬妮·朵拉才注意到自己依然過于小瞧了這對兄妹.

或許.

可能.

真的.

這兩個人——

——能夠成為拯救人類的『救世主』?

注視著不斷遠去的空的背影,胸中傳來一次激烈的鼓動.

被緊緊抓住的胸口——只不過,在那之中早已沒有了厭惡感.

挽回了祖父的名譽.

從正面擊敗了魔法.

拯救了熱愛的祖國——艾爾齊亞.

甚至宣言要奪回領土.

對著那副讓自己相信他真的能夠做到的背影.

感到討厭的理由.

對于斯蒂芬妮·朵拉來說,最終還是沒能再找到.

■■■

——艾爾齊亞王國,首都艾爾齊亞,中央區域一號地區……

也就是,艾爾齊亞王城,國王寢室.

撲倒在讓人不禁詫異到底打算讓多少人一起就寢的巨型大床上的艾爾齊亞國王.

就在幾天前,還不過只是個Neet游戲廢人的男人——空(十八歲處男).

「——從狹窄的游戲放,到破破爛爛的旅館,再到斯蒂芙的大宅,最後終于到了國王的寢室——是嗎.」

對于自己連鰤魚都無法相比的脫胎換骨發出苦笑的空手上拿著一本書.

夜晚的黑暗之中,被月亮發出的暗淡光芒微微照亮的那本書的題目是——《十六種族的生態》

實現停留在其中一頁上的空正沉浸于思考之中.

「——天翼種……是嗎.感覺那群家伙能被拉到同一戰線上啊……」

書本上這樣寫著——天翼種.

在過去的大戰中,作為眾神的尖兵被創造出來的,能在空中翱翔的戰斗種族.

結下『十之盟約』以後,盡管其戰斗能力實際上遭到了封印,不過通過活用他們漫長的壽命與高度的魔法適應性,在漂浮于天空之中的巨大幻想種——『Avend Haze』的背後,建造了貨真價實的天空都市,將那里作為自己唯一的領土,從不參與爭國豪賭.

但是,或許是因為漫長的壽命吧,他們擁有很強的求知欲,所以會為了從世界上的各個種族手上收集『知識』——也就是收集書本而參加游戲.

「感覺會掌握不少關于魔法的知識,而且可以用自己手上『異世界的知識』作為誘餌.」

如果能想辦法與這個種族加以接觸的話,找出能夠和魔法相對抗的策略也就指日可待了——

——咚,咚.

就在思考著這些問題的時候,傳來了一陣很有禮貌的敲門聲.

或許是既視感吧,感覺似乎在幾天前遇到過同樣事情的空回答道.

「我在,你是哪位?」

「是斯蒂芬妮·朵拉……我可以進來嗎?」

「——啊?請進.」

對著小心翼翼推開國王寢室那扇沉重房門走進來的斯蒂芙,空說道.

「我說啊,你那語氣和態度是怎麼回事啊.隨意地進來不就好了嘛.」

「不……那個,冷靜地考慮一下的話,空——陛下現在已經是艾爾齊亞的國王——」

「唉——真難受!」

空大聲打斷了斯蒂芙的話.

「太難受了,而且好麻煩!和原來一樣就行啦,那麼,什麼事?」

在電氣依然沒有被發現的艾爾齊亞.

照亮國王寢室的就只有由昏暗的蠟燭組成的吊燈,還有淡淡的月光.

在這種微弱光線的照耀下,無法窺見表情的斯蒂芙就這樣無聲地佇立在房間中央.

「那個——空……」

「嗯?」

「為了讓我為你奉獻,所以那時候才命令我『迷上你』,對吧.」

「誒——啊~……」

「在空成為了艾爾齊亞國王的現在——我已經,那個……」

就在云層散開的這一刻,月光突然明亮了起來.斯蒂芙臉上的表情也隨之顯現.

——她表現臉上的,是不安.

「那個……也就是說,自己已經沒有用了,所以請我解除那個【盟約】,是嗎?」

「不,不是,不是那個意思.」

——就算在游戲中擁有超一流的水平,但終究還是十八歲處男.

對于他完全相差十萬八千里的判斷,斯蒂芙急忙作出訂正.

「我,我希望——你能……告訴我.為,為什麼,那個,你的要求,不像你妹妹說的那樣——『成為我的東西吧』,而是『迷上我吧』……」

「……那個……」

那是有企圖的.

也就是發自空內心低俗的願望,同時也是失誤.

空思考著是不是該老實說出這些理由的時候.

一道預料之外的提問突然投向自己.

「那個——讓我迷上你……那個,是對我,抱有那種感情,是嗎?」

…………誒?

「如,如果真的是那樣的話……那個,我——能奉獻的東西,就只有……」

說著,她慢慢走向床邊,帶著一副滿臉不安卻又羞得通紅的表情.

將裙子——輕輕提了起來,然後像是懇願一般說道.

「就只剩下這個,而已了——」

——等等.

————等等,空·童貞十八歲.

現在,你可是被指摘出了絕對不能逃避的問題啊.

原來如此……斯蒂芙從客觀上來看,的確是相當高水准的美少女.

被這樣的美少女喜歡上的話,作為健全男孩子肯定會自然而然的產生這種想法吧.

但是——讓她迷上自己,是為什麼呢?

——一見鍾情?

不,這個還說不准.

雖然試著捫心自問,但是要說是不是對斯蒂芙抱有戀愛的感情——

不——說到底.

(唉——?戀愛感情,到底是什麼感情?)

——這時候,空觸及到了作為不受歡迎男人的極限.

「……這個……是,這樣的……」

咔嚓一聲.

一道聲音隨著閃光燈同時響起.

從床鋪對面悄悄探出頭來的——是單手拿著手機的白.

「呀,呀啊啊啊啊啊啊!」

斯蒂芙注意到白也在同一房間之後,慌張地把裙子放了下來.

——但是,她本應該注意到這都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只要會想起旅館中的事情——就能知道空不可能一個人獨處.

「……代替,為童貞的……極限……煩惱的,哥——白來,說明.」

「白小姐……被十一歲的妹妹這樣說的話,可是很隨意地就給哥哥造成了打擊啊.」

但是無視哥哥的這句抗議,白把剛剛拍下來的那張照片.

也就是斯蒂芙撩起裙子露出內褲的照片展示出來.

「……這個.」

「——誒?」

「……哥,對斯蒂芙……說,迷上我……的理由.」

對著一臉不明所以的斯蒂芙——另外還有空.

像是要讓這兩個人徹底明白似的,白簡明扼要地進行了說明.

「……哥,對原來的世界……還有,一件……掛念的,事情.」

「……這個世界,之中——沒有……『點心』.」

「「——————啊?」」

斯蒂芙和空兩個人同時發出詫異的驚叫.

只不過,各自的意義不同.

空是對這過于直截了當的指摘提出抗議.

而斯蒂芙——

「點心……?是,指什麼?」

則是提出了這樣純樸的疑問.白一邊擺弄著手機,一邊作答.

「……自慰,時候……用來想象的東西……照片·視頻等等……都包括在內.在進行自慰的時候利用的……那類……東西被稱為——『點心』……」

「自……慰?」

對著依然不明白的斯蒂芙,白依然面無表情地,

緩緩將手握住——然後上下動了動.

「——————什————」

斯蒂芙的臉以仿佛能夠聽見砰地一聲的勢頭漲得通紅,緊接著白進一步.

在手機上重放出視頻,並且展示給她看.

——手機上播放著的,是斯蒂芙為白洗頭發的,兩個人入浴時的視頻.

「……這個……就是斯蒂芙的……『存在意義』.」

斯蒂芙紅透了的臉先是變得慘白,接著深深低下頭不住地顫抖起來.

——也就是說,任誰都可以,是嗎.

———單純出于性欲,才開口所求的,是嗎.

————而且,就連妹妹的裸體也,那個,當作那種事情的對象,是嗎!?

「無——無恥~~~~~」

大喊著從房間里沖出去的斯蒂芙——空只能傻傻地目送她離開.

之後,對一副事不關己的態度重新回到床邊開始看書的白問道.

「——我說啊,我可沒想到那麼那麼讓人惡心的程度哦?」

「……不過是,要譯……」

「根本就是超譯的錯用吧……而且剛剛那個,是之前洗澡的動畫吧?你不是說了『這個出局』之後連我都沒給看嗎——難道說,你是故意像讓斯蒂芙討厭我?」

「……白,十一歲……太複雜的事情,聽不,懂.」

「你還真是只有在這種對自己不利的時候表現得像個小孩子啊……」

「……剛剛的,照片,不要了……嗎?」

「啊,對不起導演.我要.」

——可是.

實際——戀愛感情和性欲之間的不同到底在哪里呢?

對于沉浸于這種,對十八歲處男來說過于沉重的哲學思考的空.

以不會讓他聽見的細小聲音,白——沒有血緣關系的妹妹念叨著.

「……還有,七年……」

——雖然有女孩子在精神上更早熟的說法.

但是……至少僅限于現在這個情況之中的話,這是不容動搖的事實.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真是的,啊——————夠了啦——————!」

另一方面,斯蒂芙怒氣沖沖地穿過走廊.

對于自己單純被當作自慰用寵物——也並非如此.

而是對于被這樣說了之後感到受傷的自己,憤怒地大吼著.

「啊啊啊啊啊啊真是的,果然這份感情是錯覺,都是盟約的錯——這根本就是詛咒嘛!」

——但是斯蒂芙沒有注意到這些事情.

「那種猴子!蘿莉控!怎麼可能會喜歡上嘛!這果然都是盟約的錯!」

——讓空『解除盟約』——也就是.

提出再一次舉行游戲,讓他說出『別迷上我』這種解決辦法.

將這種方案完全無視,甚至完全忘到了腦後的事實.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49570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NO GAME NO LIFE 遊戲人生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SAO10698038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心得】NO GAME ... 後一篇:【心得】NO GAME ...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rasab333大家
小屋小說更新,歡迎有空的朋友來觀看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1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