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心得】NO GAME NO LIFE 遊戲人生第二卷

作者:神聖劍│NO GAME NO LIFE 遊戲人生│2014-07-01 19:51:06│贊助:0│人氣:505
艾爾齊亞王國,首都艾爾齊亞——西部區域三號地區.

靠著威脅老板得來的連宿,最終連一晚都沒住就退房了.

兄妹倆在斯蒂芬妮·杜拉的家里迎來了第二天的早晨.

不,准確地說——是在她家的浴室中迎來了早晨.

「……哥,希望,你能進行說明.」

裸體的白,邊洗頭邊這麼說道.

「說明? 既然是擦邊健全的話,那少了入浴場景的話可是沒法開展的,還需要進一步說明嗎?」

「……哥……入浴場景……需要修正……否則小學生……是,完美NG的……」

「放心吧,妹啊,『霧氣君』會好好發揮作用的,所以是擦邊的『健全』呢.」

空看著霧氣濃郁到不自然程度的浴室說道.

「難道說,就為了這個,你才說『讓大浴池沸騰起來』的嗎?」

一邊一臉呆然,一邊為白洗著頭發的斯蒂芙說道.

「就為這個是什麼意思啊.這可是很重要的地方.」

「你知道就為了這個,傭人們無謂地燒掉了多少柴火啊?」

而且沸騰的浴池,理所當然地是不能泡進去的.

雖說為了升起霧氣而毫無意義地浪費水…….

「這麼說的話,一個人享受這麼大浴場的你說別人浪費是想怎樣?」

「——嗚嗚……」

該說不愧是原王族血脈嗎.

斯蒂芙比空想象當中來得更加富有.

她所保有的某些地方很有羅馬風格的建築對于只知道日本的兄妹倆來說,大得就算說那是『城堡』也完全能夠接受,而且現在他們所使用的斯蒂芙個人浴場也有足夠讓十個人同時使用的寬敞度.

同樣是羅馬風格裝飾的浴場,為了劃分為『全年齡』而沸騰起來的浴池.

這其中所體現出的豪華程度,完全讓人想象不出這是節節敗退已經瀕臨毀滅的人類的家.

「這個嘛,抱歉.因為妹妹很討厭洗澡——而且她執拗地認為『十一歲的裸體就算是在十八禁作品里也算出局』所以從來不讓我幫她洗,于是就很少會去洗澡.不過因為她昨天自己說了如果是擦邊健全的話那就沒問題,所以我覺得沒理由不好好利用一下呢.」

「……嗚嗚……哥,討厭.」

而且說到底,這條規則應該是適用于斯蒂芙才對的.

白這麼說道,言外之意就是在抗議.

「妹喲,你如果好好打理的話肯定會成為超級美女的,所以好好洗澡啦.」

「……不是美女……也無所謂」

「哥哥我更喜歡美女白呢」

「……嗚嗚嗚嗚……」

白依然在小聲嘟囔著,都說到這份上了難道還要猶豫嗎.

——不過怎麼樣都好啦.

不,雖然自己因為他們兄妹之間親密的關系而多少有些不快的情感,不過這一事實就無視吧.

比起那個,還有一件自己無論如何都很在意的事情.

這種狀況.到底是為什麼呢.

為什麼自己在替全裸的白洗頭,而穿著衣服的空則背對著這邊站在後面呢.

「——空……為什麼,我要赤身裸體地在這里給白洗頭發呢?」

——不,話不用說得這麼徹底.

這是經過對自己為什麼沒有拒絕的深深自責之後所提出的疑問.

「你有聽我說話嗎? 當然是因為不這麼干的話白不肯來洗澡啊.」

「那,那也就是說我怎麼樣都無所謂了!?」

「嗯,你想讓我看?」

「才——才不可能吧! 我只是問你是不是在故意刁難而已!」

「放心吧斯蒂芙.你的裸體我之後會通過『另外的手段』好好鑒賞的.」

「——什!」

被這麼一說,斯蒂芙通紅著臉遮住了身體.

但另一方面,聽到空這表明並不是對自己沒興趣的話.

卻讓她在某種意義上"安心"了下來.

但是空卻萬分悲痛地向著想找個牆壁撞上去而在四處張望的斯蒂芙說道.

「但是,現在就算了——因為不能盲目信任『霧氣君』的.」

「…………哈啊?」

「像是我也一起洗澡然後小弟弟干勁大發什麼的,或是因為霧氣君活躍不足而導致直視了妹妹什麼的,那就不止是十八禁,而是發行禁止了.」{譯注:十八禁和發行禁止的日語發音相似}

「——這,這樣啊」

雖然不是很明白.

不過也就是說,空似乎現在沒有必要看這邊.

不過這就是斯蒂芙的理解極限了,那也是沒辦法的事.

設置在浴場中的兩台手機和筆記本電腦.

而斯蒂芙不可能知道那兩枚小小的攝像頭的意義.

——那之後白會確認下畫面,如果沒有問題的話就會讓自己觀賞.

所以空在心中起誓著,壓抑住自己想回頭的沖動.

■■■

「呼……舒坦了……」

「……姆嗚……頭發滑滑的……好癢……」

空在等待白泡好澡的過程中飛快地給自己沖了個澡.

久違地洗澡後變得清清爽爽的空,和一臉不開心的白形成了鮮明對比.

——原來如此,正如空所說,洗過頭再經過仔細梳理的白,

如雪一般潔白,看上去十分柔軟,繪出平緩波浪的頭發,襯托著宛如瓷器般白皙的肌膚——再加上端整面容與紅色的眼瞳,就好像是專業工匠所制作的人偶一樣.

「明明一直保持這種狀態就好了,真是暴殄天物呢.」

「……反正,除了哥以外……都不給看.」

但是,這麼一說,空也是一副剃掉了胡茬後的爽朗模樣.

該怎麼說呢.

(真,真失敗)

直視到空的斯蒂芙不禁這麼想到,然後拼命地壓抑著鼻血,那個……

空現在沒有了初次見面那種本性惡劣的感覺,而是變成了能稱之為「好青年」的爽朗形象.

但是——問題不僅僅于此.

斯蒂芙一邊拼命忍耐著即將噴湧而出的鼻血,

「你,你,你們倆——給我穿好衣服!」

——向就這樣楞站著,只圍著一條毛巾的半裸兄妹叫道.

「……是你說要拿去洗的吧.我們可是只有那一身衣服的,難道說現在就已經干了?」

不認為這個世界中會存在烘干器的空問道.

「那,那那,那個……那我就給你們另外准備身衣服吧——男,男性穿的衣服到底有沒有來著……嗚,嗚嗚……為什麼會這麼……」

斯蒂芙一邊嘟囔著,一邊轉身離開去找起了衣服.

————十分鍾後.

和剛才同樣的地方,跪坐在地低垂著頭的斯蒂芙感到了深深地後悔.

(真,真失敗…………)

「嚯嚯,這就是管家服——也就是所謂的『燕尾服』嗎……雖然感覺有些不便行動,不過像是Cosplay一樣挺有意思的! 而且那身,跟白也很襯呢.」

站在耷拉著腦袋的斯蒂芙面前的,是一身管家打扮的空,

「……輕飄飄的,好多.好不方便活動……」

還有身穿著斯蒂芙小時候所穿禮服的白.

那是她在為兩人尋找合身的衣服時所找到的滿意之選.

男性的衣服的話就只有傭人——也就是管家們的衣服.

而同樣地,適合十一歲少女的衣服,就只有自己小時候穿的而已.

兄妹倆那副姿態,就像是出身高貴的大小姐和侍奉其身旁的管家——.

斯蒂芙再次偷偷瞥了一眼.

大概是因為肩膀寬闊體型修長的緣故吧,看到微妙地和執事風格完美相稱的空,她不禁心髒猛跳起來.

看上去像是其主人的妹妹,又讓斯蒂芙的心第三次被揪緊.

「真是,失敗……」

「嗯? 怎麼了?」

「什麼都沒有!」

不小心就將自己內心的焦慮從嘴里說出來的斯蒂芙慌忙搖著頭.

斯蒂芙拍了拍跪在地上的雙膝之後站起身來.

不過如果能察覺到這份纖細的少女心的話,那就不是保持十八年童貞史的空了.

他輕聲自言自語道.

「睡了一覺,還洗了個澡徹底神清氣爽了——斯蒂芙」

「誒,啊,嗯? 什,什麼事?」

「你突然慌張什麼.這個家……這屋子……城堡?」

在日本國·東京出生長大的空,完全無法在自己的認知范圍中將斯蒂芙的"住處"歸類,不過最終他得出了「怎麼樣都行」的結論.

「這里,有圖書室或者書齋之類能夠查閱書籍的地方麼?」

「啊,是的……有道是有……你要做什麼?」

「斯蒂芙你耳朵不好使嗎?我不是說了要查閱書籍嗎?」

「那,那我自然聽到了!我是問你要查什麼!」

「查什麼……那自然是關于這個世界的事情咯.」

「——"這個世界"?」

這種像是其他世界的居民的說法讓斯蒂芙有些困惑.

「……哥,那個……還沒說過」

白好像還是無法接受自己變得干干的頭發,一副很不滿的表情說道.

「——嗯? 那個? 是這樣嗎?」

「那個……我不明白你們在說什麼呢?」

「啊,該怎麼說呢.事到如今該怎樣說明才好反而令人為難啊.」

這一類的話題,能否被相信可以說是約定俗成的最大障礙.

空為了到底怎樣說才能得到信賴而慎重地選擇著措辭.

——撓撓頭,歎著氣.

一副明顯就覺得很麻煩的樣子.

然後毫不做作,十分隨意地說道.

「簡要地說,我們是『異世界人』.所以想要獲得這個世界的知識.」

——就這樣

■■■

他們被引導到的書庫——不對.

那是足有高中的『圖書館』版規模的,斯蒂芙的私人書齋.

數量龐大的書籍填滿了如同一道牆壁般整齊地排列著的書架.

雖然自己確實是想調查一些東西——.

「……呐,斯蒂芙」

「嗯?什麼事?」

空碰上了一個始料未及的巨大障礙.

「——這個國家的通用語言,不是日語嗎?」

看著手上完全看不懂的書,空抱著腦袋呻吟了起來.

「Riyu?雖然不是很明白不過人類種的通用語那自然是『人類語』啰.」

「嗚哇……真是超·簡單易懂的世界.」

不過明明對話沒有問題.

但是書上所寫的文字卻又完全看不懂.

「……那麼,空你們真的是從異世界來的?」

「是啊,雖然你應該覺得很難以置信——」

這種事不會被人輕易接受可以稱得上是固定橋段了,就連空都沒想過能讓對方輕易相信.

「啊,不.關于那一點,我沒有懷疑過啊.」

聽到斯蒂芙輕聲的回答,空不禁愣住了.

「哈?為什麼?」

反過來愣住的斯蒂芙回答道.

「你問我為什麼……森精種所使用的高位魔法中,原本就有異世界召喚的魔法,所以這也不是什麼令人難以置信的事情.而且,從穿著和容貌一看就知到你們不是這個國家的人,但看上去又只能是人類種……」

——而且,現在人類的國家就只剩下這一個了.

「啊啊……也是呢~.這里可是幻想世界呢~……呼.」

因為白白多想了,空不禁歎了口氣.

然後再一次轉向看不懂的書撓著頭.

「嗯……不過沒辦法靠自己收集情報還真是麻煩呢.能記住嗎……白?」

「……嗯.」

「怎麼樣?」

「……嗯」

空與白.

他們似乎正在進行著只有兄妹才能互相傳達的信息交流.

兩人靜靜地將視線投落到書本上,陷入了沉默.

斯蒂芙耐不住這份靜寂,歎了口氣.

「……那麼,我該做些什麼?」

這次會讓自己『貢獻』家庭教師什麼的了吧,想到這不禁又加上了點兒自嘲味道.

但是,從書上移開視線的空卻提出了另外的要求.

「不.我想拜托的是別的事」

聽到空這麼說,斯蒂芙想起了昨晚和今早的事情,唰地擺出了防禦架勢.

雖然斯蒂芙做出了無論聽到多麼變態H的要求都不會驚訝的覺悟——

「你能不能回答我提出了幾個問題呢.」

「——好……啊,哈?那倒,沒什麼問題.」

聽到預想之外的正經要求,斯蒂芙不禁撫著胸口松了口氣.

空擺出非常認真的神色說道.

「昨天啊,明明我揉你的胸部你都毫無抵抗,但是想掀你裙子的時候卻突然就把我撞開,這是為什麼——我知道啦,會認真提問的,剛剛只是開玩笑……」

感受到斯蒂芙那如同貫穿之箭的視線,空再次將視線落回了書上說道.

「嗯,那麼雖然『人類種』這個詞我經常能聽到,那其他『種』都是什麼呢」

但是斯蒂芙就像是聽到了極其不可思議的問題一樣回問道.

「……在空的世界里只有人類種嗎?」

「至少能夠進行信息交流的應該就只有『人類』了——那麼?」

「啊,呃……這樣啊……」

如同他們自稱那樣,既然是異世界人,那麼該從什麼地方開始說明呢,考慮了這一點之後,斯蒂芙開口說道.

「首先——你們知道"神話"嗎?」

「『十之盟約』誕生的經過嗎?那個我們在噴水池邊聽一個演奏著樂器的吟游詩人唱誦過.」

「我明白了——那麼——」

——咳咳.

「所謂『種』,就是指適用于神所定下的『十之盟約』的,擁有知性的【十六種族】」

「十六種族……」

「以『十之盟約』為基礎,【十六種族】間的權利侵害,殺傷,暴力,互相殘殺——這一切都被禁止了,其結果就是戰爭從世界上消失了.」

「……原來如此.本來還好奇這樣一來食物從哪里來——不過原來是僅限于有知性的生命之間的『盟約』啊.」

空一邊看著書,一邊還好好聽著自己說話的樣子.

看到這個,斯蒂芙不禁在心中"真是厲害啊"地這麼感歎著繼續說道.

「但是,用游戲進行的戰爭,這麼說可以吧?也就是領土爭奪戰——『爭國豪賭』就算在這一刻也一直在進行著.」

"爭國豪賭"——空對這一同樣曾有耳聞的單詞有了反應.

「——人類種的國家現在已經只剩這一個了吧?」

「……現在,是這樣沒錯呢……雖然也不是說每個種族都只有一個國家——不過人類種的國家,已經只剩這個艾爾齊亞而已了.」

——聽到這兒.

空還是提出了自己已經知道答案的問題.

為了比較這個世界,與自己的世界的常識.

也就是.

「既然沒有戰爭那為什麼還要爭奪領土?靠對話不能解決嗎?」

「……呃,那個……」

但是,妹妹代替吞吞吐吐的斯蒂芙回答道.

「……資源是有限的……生物,只要持續繁殖就是無限的……無限的來分攤有限的……會共同消亡.」

「對,對呢.就是這樣!」

斯蒂芙也順著搶先回答的妹妹的意見,慌忙地點著頭.

「……你啊,其實從來沒有考慮過吧……」

因為妹妹搶先代為回答,所以沒能獲得值得參考的意見的空無奈地看著斯蒂芙.

「你你你,你說什麼呢,這種程度的事情!」

——不過嘛,畢竟是自出生就把這些作為常識的世界呢.

所以對于為什麼要用游戲來互相爭奪這個問題,就算被問到也很難能回答上來吧.

「……總之,果然這種問題和我們的世界是一樣的呢.」

空歎了口氣.

就算沒有"戰爭","競爭"卻依然存在呢.

——也就是說,『完全的平等』是不可能的.

如果說平等是互相推讓有限的椅子,那麼相互爭奪就是『搶椅子游戲』.

而其結果就是『少數』富裕『多數』貧乏——

真是的,和自己所在的世界完全沒什麼不同嘛……

「那麼,那個【十六種族】具體有些怎樣的種族呢?」

空停下了這些思考,將話題轉回正軌.

斯蒂芙低吟著……像是在努力搜索記憶一樣,掰著手指邊想邊數.

「敗給唯一神的,第一位的神靈種,第二位的幻想種,第三位的精靈種——還有龍精種和巨人種……森精種啊獸人種啊——等等.」

「……原來如此,還真是王道的幻想世界呢」

斯蒂芙似乎在中途就放棄列舉出全部十六種的樣子.

空對著輕易就放棄了的她發表了感想,然後忽然又想起了一個疑問.

「呐,那個『第幾位』什麼的……是什麼?」

「呃,那個.雖然我也不是很清楚,不過好像是指位階序列.」

「——位階序列?」

「嗯嗯,簡單地說就是魔法適性值的高低,聽說是這樣.」

「好像什麼的,聽說什麼的,還真是曖昧呢.斯蒂芙,你有好好念書嗎?」

空不管身為NEET的自己而問道,斯蒂芙則是一副不高興的樣子.

隨你說吧,地這麼附加道,然後咳嗽了一聲.

「先聲明,我可是好~好地從學院畢業的呢!關于位階序列,人類本身就沒什麼研究——因為人類種是第十六位——也就是說魔法適性值是0.就算想研究也沒法進行觀測呢.」

「……0?」

空將視線從書上抬了起來問道.

「嗯——? 稍等下,人類沒法使用魔法嗎?」

「嗯嗯.豈止如此,就連感知魔法都做不到呢.」

「……感覺像是……只要能使用道具的話,這樣的不行嗎?」

「由魔法制作而成的游戲倒是能玩……因為是游戲本身由魔法進行驅動——而要讓人類施展魔法是不可能的.」

「——絕對?」

雖然空一直問著煩人的問題,但是斯蒂芙卻毫無厭煩的樣子.倒不如說——

「絕對呢.因為人類中不具備連接到『精靈回廊』——也就是魔法之源的回路.」

斯蒂芙微微低下了頭.

「所以才會在『爭國豪賭』中不斷失敗……」

——呵.

空微微苦笑了下,然後繼續問道.

「……那反過來,最擅長使用魔法的是? 果然應該是第一位的吧?」

「啊,不是.越接近第一位,那就越接近諸神——其存在本身就稱得上是一種魔法.所以一般來說,提到最擅長魔法的,應該就是第七位的『森精種』了」

Elf.聽到這個詞之後腦海中掠過了一個典型的印象.

「——Elf……Elf是不是那個,耳朵尖尖的,皮膚很白的?」

斯蒂芙擺出一臉明明是異世界人,居然還知道地這麼清楚的神色.

「嗯嗯,是的.現在,世界上最大的國家『艾爾文·格魯多』,也是靠著驅使魔法才登上現在這個地位的.可以說一提魔法,那簡直就是森精種的代名詞.」

——空呼地籲了口氣.

然後用手托著下巴,以極其認真的眼神看著虛空思考著.

「——」

斯蒂芙的心髒因為看到空穿著燕尾服,穿戴整齊,神色嚴肅的側臉而不禁激烈跳動起來.

(錯覺錯覺錯覺——這是被灌輸的感情而已)

就在斯蒂芙像是詛咒般在心中默念的時候,空好像已經結束思考了.

他像是在尋找什麼一樣,斟字酌句地問道.

「……不能使用魔法的種族……沒有"大國"嗎?」

「誒,啊,不,比如說第十四位的獸人種就不能使用魔法……」

斯蒂芙語無倫次地勉強作出回答.

「而相對的,她們可以靠著超強的五感讀取魔法的氣息和人的感情.東南的大海上的諸多島嶼聯合起來組成的獸人種的國家「東部聯合」,現在是世界第三位的大國——」

斯蒂芙很痛苦似的,無意識地加重了抓著手臂的手的力量繼續說道.

「……就算不能使用魔法,還是可以以人類完全無法企及的能力——即使無法力壓『艾爾文·格魯多』,但能與之分庭抗禮的種族和國家是確實存在的.而反過來說,在人類眼中看來他們就像是在使用『超能力』或者『超感覺』一樣.」

「——欸.原來如此」

人類不光無法使用魔法,而且連是否使用過都無法察覺.

單方面被用了無法識破的巧詐的話,當然沒可能取勝.

——如果這樣認定,那自然會輸了.

「原來如此,是這麼回事啊.」

空像是想通了一樣深深點了點頭,而與此同時.

「……哥——記住了.」

白的聲音響了起來.

「哦,不愧是我妹妹.」

「……再繼續,表揚我……」

「哦哦,那是自然.不愧是我引以為傲的妹妹,真是天才少女!真棒真棒.」

空站起來胡亂地揉著白的頭,而白則像是貓一樣眯起了眼睛.

斯蒂芙不明所以地呆呆看著她們倆,然後嘟囔道.

「……誒? 記住了什麼?」

「你問什麼,那自然是人類語啰.」

空將視線轉向愣住的斯蒂芙,若無其事地說道.

「不過真的很厲害呢.我還要再花點時間呢.」

「……哥,好慢」

「……呼呼呼,對于男人,比起快,還是慢一點來得更好吧?」

「…………哥,好小.」

「才,才才才才才不小!! 你,你有什麼根據————斯蒂芙,你怎麼了?」

斯蒂芙啞然地看著兩人的對話.

她連聲音都變了地說道.

「那個……我沒有聽錯吧? 你們說的是——記住了一種語言?」

「唔嗯? 那又如何?」

「……點頭.」

「——在這麼短的時間里? 你們在開玩笑吧?」
斯蒂芙表情微微抽搐著再次確認到.但空卻輕描淡寫地回答.

「這沒什麼好吃驚的吧.語法和單詞都和對話完全一樣,既然這樣的話那只要記下文字不就行了.」

「……哥……那個,你還沒有記下來.」

「那是十多分鍾就背下來的你太快了.哥哥可沒有你那麼聰明,大概還要一個小時吧.話說,這個怎麼讀.這個記號的法則性我怎麼也掌握不了呢——」

「……那個,不是,日語……只要用拉丁語系的語法,讀的話……」

「不,那個思路我已經想過了,但是在語法上謂語的位置很奇怪啊」

「……古,漢語……」

「誒?原來只有描寫部分前置啊!真是麻煩——啊,不過確實讀得通了.」

「……哥,要掌握,更多語言才行……」

「就連十八國語言的古文都學會的你是個特例啦.身為一般people的哥哥我只要會個六國語言,玩游戲不會遇到困難的話就沒什麼問題了.」

——斯蒂芙難以置信地聽著兄妹倆這番對話.

但是兄妹倆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

兩人都好像是理所當然一樣,輕描淡寫地說著話.

語言一樣,也能互相對話.那只要記下文字就行了.

這麼一整理,那確實挺聽上去是挺簡單的一件事.

但是,他們到底有沒有自己並沒有把一個重要的事實加算進去的自覺呢.

那就是——

"沒有任何人教",也就是說他們所做的並不是『學習』,而是『解讀』.

在這麼短時間內完成這樣的事,他們卻完全沒有自誇.

(在,在他們的世界——這算是很普通的嗎?)

那兩人簡直就是已經超出自己理解范圍的生物了.

看著那對異世界兄妹的斯蒂芙感到自己的背上有一陣寒意在竄流.

但是同時,胸口附近卻又隱隱地有一陣暖意在湧出.

……這難道是.

難道自己.

與超越常軌的人相遇了嗎.

而他們正是——終將改變這個國家的人.

「——嗯? 怎麼了?」

察覺到斯蒂芙的視線的空轉過頭,而這讓斯蒂芙內心的鼓動更加激烈起來.

「誒,啊,沒,那個——我去,泡個茶吧」

說著慌慌張張離開圖書館的斯蒂芙連耳朵都已經染上了紅潮了.

疑惑地目送斯蒂芙離開的空說道

「……她怎麼了啊?」

但是白瞥都沒有瞥他一眼,依然在看著書.

「……哥,完全……不懂……少女心」

「——懂的話就不會守著十八年的童貞了.話說剛才那個和少女心有什麼關系啊?」

這是一幅被十一歲妹妹說教著少女心的十八歲男子的景象.

雖說男人的精神成熟比女人要來得晚…….

至少這種說法在這個場合下確實是事實.

「……明明,比起白……更加擅長,讀取別人心情……呢.」

白小聲嘀咕道,而空則是一副得意洋洋的樣子自誇到.

「在游戲中反映出這種能力和在現實中察言觀色可是完全不同的兩回事.」

也就是說用游戲來比喻所謂的女性——不,"所謂的人類"的話……是呢.

就和每秒會跳出數萬個有時間限制的選項的GalGame一樣.

面對那種不可能的游戲,產生自己做不到的想法不是自然而然的嗎.

——不過,現在那種事怎麼樣都無所謂.

「好……」

在妹妹的幫助下,空終于能讀懂人類語了.

他讀完了一整本書以確認自己的成果.

之後啪嗒地合上了硬皮封面的書.

接著,一臉嚴肅地將手握在面前.

「接下來——白.」

「……嗯.」

「你已經察覺到了吧.」

「……嗯.」

兄妹倆又開始以只有他們才能理解的語言交流起來.

哥哥很少見地沒自信地問道.

「——你怎麼想?」

但是白只是閉著雙眼回答道.

「……白——會跟著……哥.」

然後微微睜開眼睛,一如往常面無表情地,淡淡地說道.

「……就像約定的那樣——不管,到哪.」

——約定,是嗎.

父親再婚對象帶過來的『妹妹』——白.

天生頭腦就好得驚人的妹妹.

和天生頭腦就差得驚人的哥哥.

由于都過于乖僻,所以兩人比真正的兄妹更合得來.

最終,甚至連雙親都拋棄了他們.

既沒朋友也沒伙伴的兩人,結下了某個約定.

——因為太能干,所以無法被他人理解的妹妹.

——因為太無能,所以太過善于讀取他人內心的哥哥.

為了互相彌補不足,當時十歲的『哥哥』提出了提案.

而當時三歲就已經掌握了多種語言的『妹妹』,則點著頭拉了勾.

他撫摸著那樣的『妹妹』的頭.

自那以來已經八年了——.

說過會跟著這幅德行的自己的妹妹——白.

但是最終連把她帶出房間都沒做到過的哥哥——空.

如果說不後悔的話,那個就……

「總之嘛——比起"那邊的世界",這邊不是更加有趣嗎?」

他看著遙遠的地平線彼端上依稀可見的國際象棋的棋盤.

空取出手機,啟動了日程管理器.

■■■

斯蒂芙注視著咕咚咕咚沸騰著的水.

煮茶葉的時間自不必說,泡茶時所用熱水的溫度也是十分重要的.

而搭配的點心則是昨天所做的薄煎餅.

在人類領土無法獲得砂糖已經為時已久的現在,點心十分地匱乏.

所以她用桂皮等香料代替砂糖制作了這些薄煎餅,這可是自己的自信之作呢.

——把茶具,裝著分割好的薄煎餅的小碟子放到托盤上.

「……好,這樣大概就沒什麼問題了.」

斯蒂芙帶著完成了一件工作的成就感輕輕擦了擦額頭.

「那個,大小姐.」

就好像一直在等候著搭話時機一樣,女仆們向著斯蒂芙說道.

「啊啦,怎麼了?」

「沒……失禮了,大小姐才是,您在做什麼呢?」

「……確實很失禮呢.為什麼突然這麼問?」

「不,那個……明明只要您吩咐一聲,我們,女仆們會准備好茶和點心的,但您卻一聲不吭地自己親自動手……而且還那麼拼命地……」

————……………….

啊咧?

這麼一說,自己為什麼非得親自動手泡茶?

浮出了這樣一個疑問的斯蒂芙,腦中掠過了某種想象.

『哦.很好吃呢.斯蒂芙你很擅長做家務嗎』

像這樣子,一只手端著茶杯對著自己微笑的空.

————…………噗,地.

斯蒂芙感覺血液都湧上了自己的臉.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真是的呀啊啊啊啊啊啊啊!!」

斯蒂芙大喊著用腦袋撞起牆壁.

「為什麼我要親自制作點心來體現自己家務得意啊!那種男人,只要給他那邊的水——和那邊的石頭,雜草什麼的不就足夠了嘛!」

「大,大小姐!請振作一點!!」

「女,女仆長!大,大小姐她大小姐她神智不清了——!」

女仆們慌忙阻止正發出砰砰砰鈍響聲的斯蒂芙,陷入了一片混亂.

■■■

「……唉~……」

斯蒂芙一邊歎著氣,一邊托著銀質托盤走在走廊上.

在托盤上,放著兩人份——也就是為兄妹倆准備的茶具和點心.

斯蒂芙再次為沒能戰勝自己的感情,親自把自己准備的東西端給他們的自己歎了口氣.

自我嫌惡,但同時,一想到如果能從空口中得到稱贊美味的誇獎的話——

「……也無法否定自己還是有那麼點期待的呢……唉」

但是.

斯蒂芙突然停下了腳步.

「稍等一下,斯蒂芙.這些食物,會不會合異世界人的口味呢?」

確實斯蒂芙對泡茶及料理的技術很有自信.

但是,對方可是異世界的來訪者.

「啊——糟了——」

腦子里再一次掠過了想象圖.

『嗚哇,抱歉,這東西,我pass』

空皺著臉這樣說.

「啊啊啊啊啊……那,那樣子可就糟糕了呢,這樣一來『這是女仆們弄的』這條退路也消失了呢——喂,那是什麼退路啊!不管他們怎麼想都不關我事——才怪!啊啊啊啊真是的……這個,肯定是詛咒……」

斯蒂芙已經完全陷入混亂而手足無措起來了.

她深呼吸了一口,以整理思緒為名義,開始尋找起借口來.

「是,是呢.不光被徹底當成笨蛋,甚至連一杯茶,一份點心都不會弄,這會讓杜拉家名譽掃地的.這毫無疑問很美味,不合口味的話那肯定是文化的差異——也就是說這絕對——那個」

這麼碎碎念地.

一邊念叨著借口,一邊在兩只手都騰不出空的狀態下艱難地打開了書庫的門.

「——啊咧?」

——但是看了一圈之後,剛剛還在的兄妹倆都不見了蹤影.

看了一圈後,在房間的二樓.

樓梯前方,通向陽台的門被打開了,風正微微吹動著簾子.

來到陽台的斯蒂芙……發現兄妹倆正在那邊.

身穿管家服的哥哥正從陽台的護欄上探出身,拿著手機拍攝街景.

讓人聯想到白發大小姐的妹妹——則背靠哥哥的腿看著書.

——那是一對簡直就算說他們只要分開就會死都沒有絲毫違和感的二人組.

看到這副如圖畫般的景象——和他們的關系.

雖然感覺胸中有什麼被揪緊了一般,不過斯蒂芙告訴自己那應該只是錯覺而已.

「……街上真熱鬧啊.」

空看著外面的喧囂這樣說道.

「——是呢.現在選舉國王的賭博大會還正在進行中呢.」

斯蒂芙回答到,然後將托盤放到了陽台上的桌子上,開始向茶杯里倒茶.

「……那個……請用茶.」

「啊,謝了.」

「妹妹也喝一杯吧.」

「……嗯.」

空啜了口茶,再次看向街道.

最初的印象——那就是『典型的幻想世界』的城市——不過又有些許不同.

——由于戰爭被禁止,所以城市才沒有受到破壞吧.

與羅馬式建築,古典建築,巴洛克建築相似的各種建築都交織在一起.

道路鋪設著石磚,一輛輛馬車在其上行走著,而遠處的港灣則停靠著三桅帆船.

看上去甚至連蒸汽機關都沒有被發明出來.

而更遠處的山上的一塊塊梯田,則使用著比都市的風貌更加古老的農作方法.

——沒有戰爭所帶來的反作用應該就體現在這里吧.

諷刺的是,戰爭加速『化學』的進步,從而讓肥料和燃料所依存的技術大幅向前躍進.

話又說回來,剛剛在斯蒂芙的圖書館里看到的書幾乎全出自手寫——也就是手抄本.

大概就連活字印刷術都還沒有發明或者是普及開來吧.

「文藝複興中期的歐洲嗎.還是被工業革命汙染之前的……美麗的城市呢」

「……策略游戲……照搬引用……辛苦了.」

——但是,空想到.

根據神話,讓整顆星球化作一片焦土的大戰所在的時間可是在數千年前.

那也就是說,自締結『盟約』起已經經過了數千年.

而完全無法使用任何魔法的"人類種".

也就是說與自己原本世界中狀況類似的"人類".

經過了數千年,卻還停留在十五世紀初的自己世界的水平上.

——那能夠使用魔法這種作弊技巧的種族文明,現在到底如何了呢.

空忽然這麼問道.

「呐,斯蒂芙——你,為什麼想成為王呢?」

「——啊?」

「我聽說你因為自己可能將不再是王族,所以在拼命地努力這種傳言呢.」

空回想起了在旅店兼酒館的外頭聽到的話.但是.

「——那個,怎麼樣都無所謂了.」

——歸根到底,傳言就是傳言.一笑付之就行了.

她站到空的旁邊,也將身子探出護欄眺望著街景.

「——這個國家——艾爾齊亞,也算是個相當大的國家了吧?」

她帶著看向遠處——向過去看去一般的視線,這樣說道.

「以前,世界上有好幾個人類種的國家.而艾爾齊亞在其中也算是最大的國家了」

她有些自豪地,但又有些自嘲地繼續說道.

「自從『十之盟約』之後,這里已經成為一直在輸的人類種的『最後的國家』了呢」

「……」

「看著很熱鬧的樣子吧?但是……艾爾齊亞正在邁向毀滅.」

她再次看向喧囂的街道,但是這次卻用著悲哀的眼神.

空追隨著那到視線,很容易地想象了出來.

失去了領土,擠在狹小國土上的巨量人口.

資源,糧食的匱乏導致了經濟停滯不前.

就算想生產糧食但是沒有土地的話就沒有產品,沒有產品的話就沒有勞動崗位

雖然有『十之盟約』使得治安還算安定,

——但是他想起了剛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朝自己二人襲擊過來的盜賊.

哥哥向懸崖的方向看去.

而背靠哥哥的腿看著書的妹妹也將視線移向了斯蒂芙.

「前國王——我的爺爺在爭國豪賭中失敗,導致現在被逼入只剩下一座首都的絕境也是事實.但是原本人類就一直在輸,狀況也隨之每況愈下……」

斯蒂芙緊握著拳,咬著牙說道.

「雖然被人罵是愚王,但依然想著拯救國家的爺爺,才沒有任何錯——」

——如果不贏回國土的話,無論如何人類都無法長久繁衍下去.

與其坐待滅亡,不如從窮境中尋找生路——是嗎.

「我——想拯救艾爾齊亞……」

斯蒂芙像是在強忍著眼淚般.

「然後還想證明爺爺沒有錯——要讓人類種延續下去……必須積極采取攻勢奪回領土才行,不然的話在不遠的將來,人類種將會真的滅絕的.」

——斯蒂芙一臉沉痛地擠出這段話.

而白則依然擺著那副老樣子,毫不關心地問道.

「……斯蒂芙……喜歡……這個國家,這個世界?」

「嗯嗯——那是自然!」

——帶著淚光的笑容.

斯蒂芙這樣當即回答.

但是兄妹則與她相對照的低下了頭.

「……真好,啊……」

「……是啊,能這麼一口斷言,真是讓人羨慕呢.」

不過——哥哥用平靜,卻又無可辯解的聲音.

將斯蒂芬妮·杜拉的那份希望完全打破.

「但是你的那個願望是無法實現的.」

「——什……」

「而且,說句不好聽的——」

他緊接著向啞口無言的斯蒂芙追擊道.

「你的爺爺——我現在在這里只能說他是最糟糕的愚王.」

——………….

斯蒂芙像是強擠出話語一般,開口打破了這長長的沉默.

「——為,什麼……會這麼想,呢?」

她緊咬著嘴唇,緊握的掌心傳來了指甲刺入肉中的感覺.

……要不是在這個世界上暴力遭到禁止的話,那這句質問一定會被抽向空臉頰的手掌取而代之了吧.即使如此斯蒂芙還是將確實地怒火融入到話語中發問.

迷戀上的對象——不.

無論對方是因強制而迷戀上的對象還是其他的什麼,那都不是自己能夠原諒的暴言.

但是對于這個質問,空歎了口氣,用手機放映起了拍攝的照片.

讓人聯想到十五世紀歐洲的城市.

因為沒有戰爭的緣故,舊建築和新建築相互交雜,實在是個美麗的城市.

但正因為如此——才會很遺憾.

「這樣下去——這個國家就會滅亡.在選出下一位國王的同時.」

聽到這句始料未及的話.

斯蒂芙用比起困惑,更像是歇斯底里的語氣反駁道.

「為,為什麼這麼說!正是為了不變成這樣所以才要選出新國王——」

有些無奈的空和白雙雙仰頭望向天空.

那是與自己原本熟悉的灰色不同,像是打翻的藍色墨水一般碧藍的天空.

——然後,兩個人想起了剛到這個世界時的事情.

也就是"神"對自己所說的話.

全部都由單純的游戲所決定的,棋盤上的世界「迪斯伯德」.

我的——

白的——

——夢寐以求的世界.

——重獲新生的——世界.

「……斯蒂芙,這場賭博大會一直持續到什麼時候.」

雖然斯蒂芙因為還沒得到能讓自己接受的回答而顯得很不滿,但依然回答道.

「——今天就是最後一天.」

她說著將視線移向陽台東方,眺望著看上去像是王城的地方.

「傍晚的時候,在國王大廳會舉行最後的對戰,如果沒有任何人對最終獲勝的人提出異議,那麼勝者就將成為新的王……有什麼問題嗎?」

妹妹啪嗒地闔上書,站了起來.

哥哥則伸了個大大的懶腰,接著拍了拍自己的臉頰.

「——好嘞!呐,妹啊.」

「……嗯.」

「哥哥我無論要去做什麼,你都會跟來嗎?」

「嗯.」

「即刻回答呢.明明我為了下定覺悟還在內心掙紮了一番呢——」

「……騙人.」

「嗯?」

「……哥,看上去……很愉快呢.」

面對依然像往常那樣面無表情,

但是浮現出只有哥哥才看得出的笑容的妹妹.

「——哈哈,果然你看得出來?」

說著,兩人回過身走了起來.

「喂,等下,你們去哪兒!?」

「王城.」

「——誒?」

因為揣摩不出果斷給出回答的空有何意圖,斯蒂芙不禁發出了傻乎乎的聲音.

但是,空完全沒管她,繼續道.

「我要去證明你的爺爺是正確的.」

「——————誒?」

察覺到斯蒂芙從背後匆匆趕來的動靜.

空確認起手機日程管理器中的事項.

——『目標』——總之先成為國王再說.

空苦笑著將手機放進口袋里說道.

「難得來到重獲新生的世界,結果突然就要失去住的地方可就讓人困擾了呢.」

「……點頭點頭.」

「那就隨便去當個國王,然後把領土奪回來吧.」

——該不會是聽錯了吧.

斯蒂芬妮·杜拉反芻起剛聽到的話仔細加以確認.

然後,當確認不是自己聽錯了之後,她看著那個男人的背影.

帶著一副像是要到附近買點東西般的輕松語氣.

但是又像是去確認某件既定事項一般,洋溢著桀驁不馴的自信與信賴感——

宣言要奪回人類的領土的那個男人的背影.

「啊,對了.」

空抓起陽台桌子上放著的點心,塞進嘴里.

「——啊」

空向著像是連自己都忘了還有點心的斯蒂芙,

「嗯,很美味哦.茶和點心,都很美味哦.Thank you!」

轉過頭,笑著向著自己說道.

自己心髒猛烈的跳動,真的是因為「盟約」的緣故嗎.

斯蒂芙已經完全搞不清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49570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NO GAME NO LIFE 遊戲人生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SAO10698038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心得】NO GAME ... 後一篇:【心得】NO GAME ...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dqstory輕小說
(輕小說)十歲男孩和十七歲姊姊結婚生下一對可愛雙子小蘿莉的異世界奇妙家庭生活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