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心得】NO GAME NO LIFE 遊戲人生序章

作者:神聖劍│NO GAME NO LIFE 遊戲人生│2014-07-01 16:24:31│贊助:0│人氣:646
——『都市傳說』

在這世上流傳著的,數比繁星的它們可以說是一種『願望』.

——比如說,『人類並沒有去月球』這樣的都市傳說.

——比如說,隱藏于美元紙幣中的共濟會的陰謀.

{注:共濟會,字面之意為"自由石匠"(Free-Mason),全稱為"Free and Accepted Masons",他們自稱為該隱的後人,通曉天地自然以及宇宙的奧秘.}

——比如說,費城計劃中穿越時空的實驗.

千代田線核避難所的說法,51區,羅斯威爾事件等等——

仔細觀察一下這些不勝枚舉的都市傳說,便能從中發現明確的規律.

換言之……它們都是由『若是如此就好玩了』的『願望』構成的.

也就是所謂的無風不起浪.

但是,如果思考一下那種添油加醋後最終過度誇大並廣為流傳的『傳聞』的性質,就可以發現這就是那些都市傳說形成的過程.

歸根結底,有根卻沒有葉.

直截了當地說,胡說八道的東西占了大半部分.

不過不尋常的是,對于這些東西並沒有究其責任的想法.

因為,人類自古以來就是一種比起『偶然』來說更喜歡『必然』的生物.

比起人類的誕生本來就是天文學上概率一般偶然產物的事實,

更加願意根據經驗,本能地想做人類是由誰有計劃性地創造出來的.

世界並非處于混沌,而是井然有序的.

通過想象出一個在背後提線的存在,從而發掘這個變幻莫測又冷酷無情的世界的價值.

……至少在心里懷著這份願望.

因此也可以說,都市傳說基本上就是從這些殷切的『願望』中誕生出來的東西.

——那麼

在這些多到能照亮天際的『都市傳說』中,

盡管有『明明是事實,卻被當作都市傳說』的例子,但是幾乎不為人所知.

——不要誤會,這里並不是說前面提到的都市傳說都是真實的.

只是,確實存在與那些傳說產生的原理有些不同的都市傳說.

——比如說,過于超現實的『傳聞』演化成『都市傳說』的情況.

這里就有一個這樣的『傳聞』.

在網絡上,煞有其事地流傳著名為『 』的玩家的傳聞.

傳說——有那麼一個玩家,在超過280個游戲的網絡排名中創造了不敗紀錄.

這名一舉傲立于世界排行榜頂點的玩家,名稱欄卻是"空欄".

如果這麼說,你一定會覺得「不可能」吧.

的確,任誰都會那麼覺得.

然後,得到的假說非常簡單.

游戲開發人員為了不暴露身份而在排行榜上『輸入空白』的行動在不知不覺中爆發式的流行了起來,從而成為了一種形式美,所以並不是實際存在的玩家——

但奇怪的是,聲稱與之對戰過的玩家也絡繹不絕.

有的說……無敵.

有的說……完勝甚至能打敗國際象棋大師的國際象棋程序.

有的說……游戲風格脫離常規,無法掌握其手法.

有的說……即使使用輔助工具或者修改器也贏不了.

有的說……有的說……還有的說——

對這個『傳聞』稍微抱有點興趣的人更深入地進行了探究.

沒什麼……因為事情很簡單.

如果,在主機游戲,pc游戲,社交游戲的排行榜上都取得了第一名的話,這個玩家的賬號當然應該存在.

帳號存在的話,當然也就可以閱覽他的實際成績.

但是,這樣的人不可能存在——

——嗤笑著進行調查的話——便中了圈套.

要問為什麼,那是因為以『 』為名義的用戶確確實實存在于每一台游戲機和SNS上,而且誰都可以閱覽其成績.

正如『無數』這個詞所表現的數量的成績羅列在那里.

因為那是完全沒有失敗記號的對戰成績.

——于是,謎題更深了.

不管是不是事實,『傳聞』反而越發變得脫離現實.

『有黑客把敗北記錄消除了.』

『有個邀請高級玩家的玩家組織』——等等等等.

如此一來,新的『都市傳說』又誕生了.

——但是,這種情況下,創造出這個『 』傳聞的本人也有責任吧.

因為他擁有帳號,也就被賦予了發言的權利,但是他卻完全無視了這份權利.

一言不發,甚至不進行任何交流.

由于完全沒有提供情報,所以除了曆盡艱辛確定了他是日本人這一點之外,其他資料全都是謎.

沒有人知道他的真正面貌——這也是加速了其都市傳說化的主要原因.

——所以.

——介紹一下吧.

這是千真萬確的.

一直以超過280款游戲的世界排行榜桂冠裝飾自己的戰記.

至今仍舊持續創立著從未被打破過的記錄的,傳說中的玩家.

『 』——的真實身份————!

■■■

「……啊——……去死去死……啊,死了……喂……快點Reserve~」

「……嘶—嘶—……用腳控制……兩支鼠標,不可能……」

「隨便了,快點,ReserveReserve——話說妹你太狡猾了!明明我已經三天沒吃過東西了,你干嘛獨自優雅地吃著杯面啊,而其還是在戰斗中!」

「……哥也,想吃……?卡路里伴侶之類的…」

{注:卡路里伴侶,日本大塚藥廠的代替早飯的食物.}

「卡路里伴侶這種資產階級的食物,誰要吃啊.話說回來,快點給我Reserve!」

「……嘶嘶……恩,好的.」

咻吧啊啊啊啊……咕呤!

「哦.好嘞,Thankyou~……對了,現在幾點?」

「……那個……還是半夜八點……」

「把早上八點說成半夜,真是嶄新的說法啊,妹.另外,哪天?」

「……誰知道呢……一,兩——第四個杯面……所以,第四天?」

「不不不,妹啊,我不是指通宵的天數,是在問幾月幾日哦.」

「……和NEET……哥,有……關系,嗎?」

「當然有啊!網絡游戲的活動舉辦日啊,排名大賽什麼的!」

——就是這麼一對熱衷游戲的男女.

屋內,連視線都沒有相交的兩人正在進行對話.

房間——有十六張榻榻米大小吧.面積相當寬敞.

但是,無數游戲機,以及連接著每人四台——共計八台電腦的配線錯綜複雜地在床上蔓延的景象不禁讓人聯想到現代藝術,堆滿已經開封的游戲包裝還有被他們叫做『兵糧』的杯面以及塑料瓶的地面實在讓人感覺不出不出它本應有的寬闊.

只有以符合玩家反應速度為優先原則的LED顯示屏所放射出的淡淡光亮,還有早就爬上當空的太陽投射到遮光窗簾上的光給仄暗的房間帶來些許光明.

兩人對話道.

「……哥,不去……就職嗎?」

「——你才是,今天也不去上學?」

「……」

「……」

之後,兩人再未交談.

哥哥——空.十八歲•無職•處男•不受歡迎•交流障礙•電玩廢人.

穿牛仔褲,T恤,外加亂糟糟的黑發,典型家里蹲青年的形象.

妹妹——白.十一歲•不上學•沒朋友•被欺負的孩子•對人恐懼症•電玩廢人.

少女那頭絕對會讓人懷疑兩人之間是否血緣關系的純白長發因為久不打理,亂糟糟地遮住了臉部,,身上則穿著自轉學以來就從沒穿出過門的小學水手服.

這就是『 』——即讀作『空白』的玩家的真實身份.

——如此這般.

就像這樣,也存在著不想要追究真相,

只是抱有幻想就好的都市傳說.

■■■

——那麼,關于『都市傳說』的形成過程就解說到這里.

總之,如前面所寫,那是人們的『願望』.

這個世界是混沌的.

沒有必然.

盡是偶然.

不講理.

沒條理.

甚至不存在意義.

意識到這些的人,不想承認這些的人都希望這個世界多少變得有趣些.

從這迫切的願望中誕生的東西——即『都市傳說』.

——那麼在這里

我就為了能讓如此無聊的現實多少變得有趣些而提供些許助力吧.

即——提供一個『新的都市傳說』

——為了這個行為,姑且按照模范文,同時為了格式美

——就用這樣的開頭開篇吧.

——『你聽過這個傳聞嗎——』

某個窮極游戲之巔的玩家,有一天他收到了一封郵件.

郵件的正文中只有神秘的話語和指向某個游戲的『URL』.

通關這個游戲後————

■■■

「……已經,不行……了稍微,睡會兒.」

「等等!你現在撒手不管的話治療的任務就——」

「……哥的話,能行.」

「理論上能行是吧!包括我現在雙手操縱的兩個角色,再加上用雙腳操作你撇下的兩個角色的話是吧!」

「……Fi,ght!」

「等等,不對,請您等一等,白小姐!你睡下的話大家——不,說到底基本上只是我一個人會死的啊————!嗚噢噢噢噢噢噢噢!這不是辦到了嘛!」

妹妹吃乾淨的杯面容器堆到五個的時候.

也就是已經通宵五天的兄妹的一來一往在房內回響.

無視這樣的哥哥所發出的悲痛的,但是又帶著覺悟的雄叫,正打算把游戲機拉過來當枕頭的妹妹耳邊傳來了聲音.

——叮鈴♪

那是電腦上響起的提示收到新郵件的聲音.

「……哥,郵件.」

「雖然不知道你對正面對四面熒幕同時操縱四個角色的哥哥還有啥要求,不過我可沒有余力.」

雙手雙腳靈活地操縱著四個鼠標.

獨自操縱著四人小組依然展現出頑強氣勢的哥哥一副無暇顧及的口氣回答道.

「反正肯定又是廣告郵件,別管啦!」

「……或許是……朋友,發來的?」

「——誰的?」

「——哥,的.」

「哈哈,真奇怪啊,覺得自己似乎遭到了可愛的妹妹足以挖開胸口的諷刺啊.」

「……希望你能……察覺……不說是,白的朋友……的理由.」

「那麼,果然是廣告郵件吧.對了,你要睡就趕緊睡啊!既然不睡的話倒是過來幫忙啊!!!啊,啊啊,要死了,要死了!」

哥哥——空.

再羅嗦一遍——十八歲•無職•處男•不受歡迎•交流障礙•電玩廢人.

這不是自誇,會發郵件給別說女朋友,就連朋友都沒有的自己的候補名單中,能歸類到「友人」之中的家伙當然不可能存在,所以這個說法當然被駁回.

話說回來,妹妹——白在這一點上應該也一樣.

「……嗚……好麻,煩.」

但是,白從快要令自己失去意識的睡意中擠出意識,勉強起身.

如果是單純的廣告郵件自然沒什麼問題.

不過,如果是『新游戲的廣告郵件』的話,當然就不能視而不見.

「……哥,平板電腦……在哪?」

「三點鍾方向,左邊數起第二堆,從上數起第四個工口游戲的下面,嗚哦,腳抽筋了!」

無視掉發出痛苦叫喚哥哥,白在被告知的地方摸索起來——發現.

NEET和家里蹲到底用平板電腦做什麼,你或許有這樣的疑問吧?

但是,不得不說這是個愚蠢的問題.

當然——是用來玩游戲的.

不過,僅限于這對兄妹來說的話,還有另外一個用法.

兩人為無數個游戲申請了無數個賬號和郵箱,這個終端代替了基本作為游戲專用機的電腦,同步了30個以上的郵箱帳號,可以一並瀏覽其中的郵件.

是說他們效率主義呢.

還是應該叫他們傻子呢.

「……聲音是叮鈴……三號主郵箱的收件提示音……是這個吧?」

白發揮著異于常人的記憶力,輕松地挖出了郵件.

然後——背對著似乎真的一個人操縱四個角色在實時戰斗中成功討伐,並且發出勝利咆哮的哥哥,查看郵件.

——【一封新郵件——郵件名:給『 』們】

「………?」

妹妹輕輕歪了歪腦袋.

給『 』——也就是給「空白」的郵件並不稀奇.

對戰請求,采訪邀請,充滿挑釁味道的挑戰書——雖然怎樣的都有,但是這封

「……哥.」

「干嘛?說要睡覺所以把哥哥一個人丟在游戲里,結果不僅沒睡還讓哥哥一個人玩物理上的捆綁PLAY的我的鬼畜妹妹喲.」

「……這個……」

白一副哥哥充滿諷刺的抱怨完全沒進入耳朵的樣子,只是把畫面上的郵件展示給哥哥看.

「恩?——這是什麼?」

哥哥似乎也察覺到了這封郵件的特殊性.

「保存完畢,掉落確認完畢.」

確認沒有失誤,確確實實進行了存檔之後,時隔五天的第一次關掉畫面.

接著從電腦上登錄郵件客戶端,然後疑惑地說道.

「……為什麼知道『 』是兄妹呢.」

——的確,哥哥也知道網絡上流傳著空白是好幾個人的說法.

但是,問題不在郵件名,而是正文本身.

信中只這樣寫了一句,並貼上了URL.

【你們兄妹未曾覺得自己生在了錯誤的世界嗎?】

「……這是什麼啊?」

「…………」

字面有些,不,是非常可怕.

以及從未見過的URL.

URL的末端,並沒有「.jp」之類表示國家的域名.

那是一條指向特定頁面的腳本——看上去就是直通某個游戲的URL.

「……怎麼,辦?」

妹妹了無興致地問道.

但是,看著這副已經摸清了兩人真實身份的正文,妹妹似乎若有所思.

如果不是的話,她大概早就默默地回去把游戲機當枕頭睡覺了吧.

交給哥哥判斷——因為認為那是哥哥的領域,也就是——

「要臨機應變嗎?不過嘛,就算是虛張聲勢,試試看也挺有趣的.」

如此判斷之後便點了URL.

為了提防病毒,一邊運行著殺毒軟件一邊試著連接URL.

但是……出現的東西,實在太樸素了.

那是再單調不過的,在線國際象棋的棋盤.

「……呼啊……晚,安……」

「等等,給我等下.這可是給『 』的挑戰書啊.如果對手是高端的國際象棋程序的話,我一個人可對付不了.」

哥哥急忙阻止似乎一下子失去興趣,立刻想要回去睡覺的妹妹.

「……事到如今……國際象棋什麼的……」

「……這個嘛……雖然理解你的心情啦.」

完勝世界最頂尖的國際象棋棋手——國際象棋大師的程序.

妹妹和這個程序對戰,取得二十連勝後就對國際象棋失去興趣很久了.

雖然能理解她會這樣毫無干勁,但是.

「『 』不容許失敗.至少在了解對方實力之前,給我保持清醒.」

「……嗚……知道了.」

于是,空開始下國際象棋了.

一步,兩步,一步接著一步,白索然無味地看著哥哥的對戰.

不,是睡眼惺忪地,如同劃船一般,頭一下又一下的點著.

但是——在經過五回合,十回合之後.

白已經閉上了五分之四的眼睛忽然睜開,凝視起眼前的屏幕.

「……誒?咦,這家伙.」

在空感覺到違和感的同時,白站起來說道.

「……哥,交換……」

哥哥完全沒有抗拒,老實地讓出椅子.

因為這意味著,妹妹認為哥哥會束手無策.

也就是說,白判斷對方擁有足以讓世上最強國際象棋棋手出手的資格.

交接完畢的妹妹繼續下棋.

——國際象棋是『二人有限零和博弈游戲』.

{譯注:二人有限零和博弈游戲,請百度零和博弈}

在沒有叫做『運氣』的偶然性成分插足的這個游戲中

理論上,明確存在必勝法則,但是,這終究只是理論.

是建立在掌握十的一百十一次方那樣龐大數量的局面之上的說法.

就是說,實際上就等于不存在.

——但是能斷言其「存在」的,正是白.

也等于斷言只要能解讀十的一百十一次方那麼多的局面就行了.

而其實際上,她確實與世上最強國際象棋程序較量後獲得二十連勝.

如果一直以最佳走法下國際象棋的話,先手會贏,後手只能做到平局.

理論上是這樣.

在這樣的國際象棋中,以一秒內可以預見兩億個局面的程序為對手

通過先手後手交替著獲得二十連勝,以此證明了程序不夠完善的自己的妹妹.

「……騙人.」

白驚訝地睜開眼睛.

——但是,另一方面,哥哥從這種下法中察覺到了違和感.

「冷靜點,這個對手是人類.」

「——誒?」

「如果是程序的話,一般都會選擇最佳走法.雖然火力集中,但只是按照既存戰術行動.正因為如此你才能贏.但是——這家伙.」

哥哥指指畫面.

「故意下壞棋做引誘.這是判斷對方程序出錯的你的失誤.」

「…………嗚」

然而,妹妹並沒有反駁哥哥的話.

——確實,在國際象棋的技術上,不,在幾乎所有游戲中,

白擁有遠遠超過空的技量.正所謂——天才玩家.

但是,在看穿隨機應變,互相解讀,心理戰術等「對手的感情」這種不確定要素上——哥哥則有超脫常人的水平.

所以『空白』——正因為是這樣兩個人——不敗.

「好啦,給我冷靜點,如果對方不是程序的話,你更加沒有被打敗的理由了.不要中了對方的挑釁.我來指出對方的圈套和戰術,冷靜點.」

「……了解……我會加,油.」

這就是,

在數不勝數的游戲中獨占世界排行榜鼇頭的玩家的策略.

——————………….

無時間限制的勝負持續了六小時以上.

從腦中分泌出的腎上腺素和多巴胺讓人忘記已經通宵五天的事實,並且吹走了一切疲勞,將兩人的集中力提高到極限.

六小時——然而,實際上讓人覺得持續了好幾天的對局.
終于,迎來了決勝的瞬間.

從揚聲器中傳來無感情的聲音.

『Checkmete』

勝利——屬于兄妹二人.

「「————————」」

長久的沉默之後

「「呼啊啊啊啊啊啊啊~~~~~~~~~~~~」」

兩人深深地舒了一口氣.這說明,這場對決甚至讓兩人忘記了呼吸.

長長地吐息後,兩人笑了出來.

「……好厲害……如此苦戰……久違,了.」

「哈哈,我甚至是第一次看見你陷入苦戰吧?」

「……好厲害……哥,對手……真的是,人類?」

「是啊,不會有錯.能看到我們沒受到挑撥時候的長考,還有設下的陷阱落了個空時候細微的動搖.一定是人類吧——如果不是,那就是在你之上的天才了.」

「……怎樣的,人呢.」

完敗完勝國際象棋大師的程序的妹妹竟然對對戰對手產生了興趣.

「不,或許真的是國際象棋大師哦?程序雖准正確,但人類更加複雜.」

「……這樣,啊……那麼,下次……想要,用將棋……和龍王對戰……」

「龍王到底會不會接受網絡將棋的邀請啊?不過嘛,考慮看看吧!」

因為勝利後的內啡肽所帶來的幸福感,兩人表情愉快地交談著,這時,

——叮鈴♪

收到郵件的聲音再次響起.

「難道是剛才對戰的對手?喂,打開看看.」

「……恩,恩.」

然而——收到的郵件中

只有一句話.它這麼寫道.

【太精彩了.有這等本事,想必在這世上活得游刃有余吧?】

單單這一句話.

兩人的心情——直降到冰點.

在面對LED屏幕展開激戰的兩人背後.

只有無機質的光芒.以及電腦,游戲機演奏出的風扇聲.

匍匐著無數線路的地板上,到處散亂著垃圾和脫掉後隨手亂扔的衣服.

阻隔陽光的窗簾如同停止了時間一般,隔出了剝奪時間感的空間.

與世隔絕的——十六張榻榻米大小的狹窄房間.
這里正是這對兄妹的世界——的全部.

——兩人的腦中閃過痛苦的回憶.

由于先天能力缺陷,因此太過擅長解讀人們語言和真心的哥哥.

由于與生俱來的極高智能和白發赤瞳,因此不存在能理解自己之人的妹妹.

——就連雙親都在不管不問之間天人永隔,最終封閉心靈的兄妹.

無論如何奉承都說不上有愉快回憶的過去——不,現在也一樣.

低頭沉默不語的妹妹.

像是在對讓妹妹陷入沉默的對手渲泄怒火一般敲打鍵盤的哥哥.

『還真是個愛管閑事的家伙.你丫的是什麼玩意兒.』

回信幾乎在一瞬間傳來.

——不,這真的是回信嗎.

一封答非所問的郵件送入郵箱.

【你們覺得這個世界如何?快樂嗎?活得輕松嗎?】

因為這番話,哥哥甚至忘記怒火,同妹妹面面相覷.

無需重新確認,答案早就了然于胸.

——也就是「垃圾游戲」.

……規則和目標都不明了的無聊游戲.

七十億玩家不顧順序,恣意妄為地行動.

贏得太多便要接受懲罰.

——因為頭腦太好了,所以不被理解,被孤立,被欺負的妹妹.

就算輸得太多也要接受懲罰.

——持續不及格,就算被老師,父母痛罵也保持笑容的哥哥.

沒有跳過的權利.

——保持沉默就會遭到更加猛烈的欺凌.

說得太多,也會因為過于深入而被疏遠.

——過于解讀本意,正中要害後也會被疏遠.

沒有目標也沒有參數,甚至不知類別.

就算服從固定的規則也要受到懲罰——更重要的.

無視規則的家伙以一副唯我獨尊的嘴臉處在高位——

和這樣的人生相比,無論怎樣的游戲——都再簡單不過.

「切——真他媽不爽.」

幼小的妹妹仍舊垂頭喪氣,空不滿地嘖嘖咂嘴,輕撫她的頭.

——剛才還如神一般呈現精彩比賽的兩人已不存在.

情緒低落——潦倒落魄——從社會性角度來看實在太過脆弱.

在那里的,只有一對在無依無靠,被世界排斥的兄妹.

由于內心的焦躁,疲勞一下子侵襲而來.

在久違地想要斷掉電腦的電源,朝開始按鈕移動光標的哥哥的耳邊,

叮鈴♪——再次傳來郵件的提示音.

哥哥毫不在意想要關機,
——但是,妹妹阻止按住了他的手.

【如果存在一個"以單純的游戲決定一切的世界"——】

對于字面上的內容,兩人感到疑惑,卻不禁展開想象,且難以隱藏憧憬.

【如果有目標和規則都很明確的棋盤上的世界,你們覺得如何?】

兩人再次交換了一下眼神,自嘲似的笑了笑,點了點頭.

哥哥把手放在鍵盤上.

想著,原來如此,是這樣啊.

『是啊,如果有那樣的世界的話,那一定是我們生錯了世界.』

——模仿著最早收到的郵件中的內容.

回信過去.

——刹那.

電腦的畫面上出現些許雜訊.

同時,如同拉電閘般響起"砰"地一下聲音後,屋內的一切都靜止了.

唯一——除了展示出郵件的那個畫面.

然後——

「什,什麼!?」

「……?」

雜訊開始蔓延到整個房間.

建材嘎吱嘎吱的聲音,電氣噼里啪啦的聲音.

哥哥慌慌張張地環顧四周,妹妹不知發生了什麼,只是發著呆.

不顧這樣的兩人,雜訊越來越嚴重——

最終,變得像電視上的雪花一樣.

然後從揚聲器中——不

絕對是熒幕中.

傳來『聲音』——並不是文章.

『我也這麼認為.你們一定是誕生在了錯誤的世界.』

不光是畫面,甚至房間里的一切都已被雪花吞沒.

突然,一雙白皙的手臂伸了出來.

「什!?」

「……啊——」

從畫面中伸出的手臂抓住兄妹二人的手腕.

憑借完全無法抵抗的力量將兩人拉了進去.

向畫面中——

『那樣的話,就由我來讓你們重生吧——在你們應該出生的世界.』

——……

然後——

視野染成雪白.

其原因就在于自己睜著眼睛——也就是眼睛認識到了陽光.

因為視網膜遭到陽光灼燒的感覺已經許久沒有感受過了.

接著,面對瞳孔終于習慣光芒之後映入眼簾的景色,哥哥理解到.

這里是——空中.

「嗚哦哦哦哦哦哦!?」

從狹窄的房間一下子轉移到了廣袤無垠的空間.

——但是,讓哥哥大叫的關鍵在于這廣袤景象的異常.

空的大腦想要理解當下的狀況,于是如同要燒斷腦袋的回路般加速著,尖叫著.

「這————這是什麼啊啊啊啊!」

——不管怎麼看,不管看幾次

空中飄浮著島嶼.

不管懷疑眼睛,腦袋多少次,在視野盡頭的天空中飛翔的,是龍.

在地平線對面,群山深處可見的巨大國際象棋棋子龐大得甚至讓人失去距離感.

這一切就宛如在某些游戲中登場的幻想故事中的景色.

不管怎麼思考,都不是自己所熟悉的『地球』上的景色.

但是,比起這個,比起任何事情

空看到眼下飄動的云彩才終于意識到,自己感到的浮游感來自于自己正在墜落這一事實.

也就是,自己二人現在正表演著沒有降落傘的跳傘.

哥哥意識到了這一切,從驚叫——

「啊,要死了.」

變為確信,實際只用了三秒.

但是,像是要打破這份悲愴的確信一般.似乎是為了緩和如此悲愴的想法

洪亮的高呼從身旁傳來……

「歡迎來到我的世界!」

將壯大且異常的景色置于身後,『少年』一邊下落,一邊張開手臂笑道.

「這里是你們夢想中的烏托邦【棋盤上的世界•迪斯伯徳(DISBOARD)】!這里是以單純的游戲決定一切的世界!沒錯——即使是人命,甚至是國境線!」

大概比空晚十秒.

似乎終于理解狀況的白睜開眼睛,一副哭出來的表情抱住哥哥.

「……你,你,你是——誰——?」

白本打算竭盡全力大叫,卻只能發出喃喃細語般的抗議.

但是少年仍舊開心地笑著,說道.

「我?我呢~住在那里.」

少年說著,指向遙遠的——空剛才看見的矗立在地平線對面的巨大國際象棋棋子.

「對了,用你們世界的語言來說就是——神——吧?」

用食指抵著臉頰,可愛又親切地說著的,自封神明.

——不過,這種事情又有誰知道呢.

「喂,比起這話,這個怎麼辦!要撞到地面了——嗚噢噢噢噢!白!」

「~~~~~~~~~~~~~~~~~~~~~~~~~~~~~」

也不知這麼做有沒有意義,空拉過白的手,將自己置于下方.

然後,白在空的懷中發出不成聲的尖叫.

自稱神的少年愉快地告訴兩人.

「我很期待能夠再次相會哦.一定會在不久的將來吧.」

——然後,兩人的意識落入黑暗.

——————…………

「恩……嗚……」

土地的觸感.青草的芳香——醒來後,空意識到自己躺倒在地上.

空一邊呻吟一邊起身.

「——那,那是什麼啊……?」

¬——夢嗎?

空這麼想著,卻沒說出口.

「……嗚……奇怪的夢」

比空晚一點醒過來的妹妹呻吟道.

——妹喲,我明明特意不說出來的.

嗚呼,妹妹喲.

不要給我樹"這不是夢的旗".

一邊這麼想著,一邊站起身來,就算再怎麼裝作沒發現,不過腳邊無疑就是土地.

未曾見過的清爽天空,以及——

「嗚啊啊啊啊!」

空發現自己正站在懸崖邊上,于是慌忙向後退了兩步.

——然後,從懸崖上放眼眺望眼前的景色.

眼前,呈現著一片難以置信的風景.

……不,不對.換種說法.

空中有島,龍.然後地平線上的群山對面有巨大的國際象棋棋子.

這就意味著,是墜落時看到的奇異世界的景色.

也就是說,並不是——陷入夢境.

「喂,妹啊.」

「……恩.」

兄妹各自以無神的目光眺望著眼前的風景,說道.

「雖然已經不知道有多少次把"人生"什麼的想做無理游戲,受虐狂游戲.」

「……恩……」

然後,兩人異口同聲地說道.

「「終于"出錯了"……夠了,這是什麼,超爛游戲……」」

然後——兩個人再次失去意識.

■■■

——『你聽過這種傳聞嗎』——

某個極其善于玩游戲的人,在某一天,收到了一封郵件.

郵件的文本中只有簡短的文字和一串URL.

然後,當用鼠標點擊這串URL的瞬間,就開始了某個游戲.

要把這個游戲通關——————就會從這個世界消失.

然後——

就這樣被邀請到異世界的『都市傳說』.
下篇http://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2495693
෻෻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49545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NO GAME NO LIFE 遊戲人生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SAO10698038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心得】緋彈的亞莉亞... 後一篇:【心得】NO GAME ...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bpr0207
對 就是你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2:5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