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2 GP

[達人專欄] 【遊戲同人小說_GirlArms】時代的探索者--Firefly, that Light...

作者:歷史謎團│2014-07-01 13:05:03│巴幣:24│人氣:518
---

------

----------

  我沒有錯。

  即便被迫坐在校長室內,身旁則被好幾位大人虎視眈眈地瞪著,一男一女,他們是我同學康森的父母。我因為和他們的兒子打架而被叫來……事實是,我揮出的拳頭沒有擊中他,可是卻把一旁的盪鞦韆鋼條給打彎,結果把對方嚇得屁滾尿流……這可不是什麼形容詞,而是他真的當場嚇到挫屎。所以,我想我算是贏的那一方。

  之後的事情再簡單不過了。那傢伙哭著跑回家找爸媽,然後我就被班導半拖半拉到來校長室報到,甚至連母親都得過來一趟。我還記得班導師瑪姬小姐向我怒吼道:「你不知道這會出人命的嗎!你難道不會控制自己的脾氣嗎!」她把教科書捲起來,在我眼前揮舞,那模樣就像一個人揮舞著捲起得報紙教訓隨便在地毯上大便的小狗。

  不過,我還是認為自己沒有錯。

  「那傢伙嘲笑我的名字。」我抗議道:「他說我的名字很詭異,又很娘。」

  「那又如何?假如你那一拳真打中康森同學,你就不可能在這了!」

  啊,如果真是如此,那我還真希望自己瞄得準一點呢。

  瑪姬小姐負責的是英文課,他令人又敬又怕;很明顯地,她並不想成為學生的朋友、心靈導師或啟蒙者之類的。她只負責教書,而且完全遵照規矩(她的規矩)。大多數學生對她恨之入骨,我就是其中之一。雖然我才中學二年級,不能對她怎麼樣。

  我猜我只能忍到中學最後一年,再來對她報復;雖說現在我連自己能否畢業都開始懷疑了。

  此時此刻,我跟母親坐在校長室,她的臉上滿是不安,額間不停冒出汗水,看得出來非常緊張;坐在辦公桌對面的海廷校長先生,我們學校的禿頭校長;學生私底下都叫他老毛球,因為他總是帶著假髮。他緊皺著眉,表情有些扭曲,看得出對這次的事件感到相當頭痛。

  「這實在太過份了!為什麼這間學校會有GA的學生,而我們作家長的完全一無所知!」康森的母親質問道。

  「他們都是合法的本國公民,我想我並沒有必要知會所有大小事給各位家長。」

  「沒有必要!」康森母親提高音量,很尖很刺耳:「正如同瑪姬老師說得,如果這一回出人命該怎麼辦!學校負得起這個責任嗎?啊!」

  「妳說話聲音太高了。」我咕噥道。

  「你說什麼!」

  「沒有。」

  這時康森的父親也插嘴道:「我們對這位學生的作為感到氣憤,並且對學校的不知會感到難過和擔心。所以我們在此要求對這位學生以停學處分!」

  一聽到到『停學』這兩個字,母親臉上的神情瞬間轉為恐慌。她驚愕地張大嘴巴,嘴就像是金魚般不停開闔;如果是平時的話我可能會覺得她的表情很有趣,可是現在這個當下並不然。

  緊接著,母親整個人噗通地趴倒在地,渾身顫抖地向康森的父母求饒地說:「拜託,請絕對不要讓我兒子停學。我好不容易拿到公民權,又把他送進來這間學校……要我做什麼都行,就是不要讓他踢出學校,拜託兩位大發慈悲。」

  母親不是裝的,她是真的打從心底感到懼怕。不用多聰明的人都看得出來。淚流滿面的她不斷祈求拜託對方原諒。至於康森的父母被這突如其來的動作弄得不知所措,老毛求則趕緊繞過辦公桌,想法把母親扶起來。可是她怎麼樣都不屈服,似乎直到對方答應前都不會起身。

  我瞥見康森的父母親用同情又厭惡的眼神望著我,好像我是個害蟲或包袱,讓自己母親蒙羞的敗類;或許,她是對的。

  因此,我也跟著母親一起下跪,並將額頭貼上地板,生硬地說:「請原諒我,康森先生、康森女士。我以後不會再這麼做了,拜託不要將我逐出校園。」

  我費了好大的勁才得以說出這番話;緊咬著牙,我心想這不是為了向眼前這兩個混帳道歉,我是為了母親才這麼做的。

  「開、開什麼玩笑!道歉就能了事的話,我們就不用警察和軍隊了!」我聽見康森女士這麼說,語氣有些動搖。

  「唉,你們不要把場面搞得這樣子,大家坐下來好好談談嘛。」老毛球校長在一旁打圓場,做怎樣都無法把母親拉起身。畢竟,身材看似纖細的她,力氣要比這位中年男子大多了。

  最後,瑪姬老師要求我正式道歉並寫下悔過書,以及留校觀察兩個星期。那真是遭透的經驗……我指的並非留校察看一事,而是我和我母親得低聲下氣,一副可憐地要求原諒。

  我明明就沒有錯。

  自從這次事件後,我就再也不想和其他人有過度來往。

***

  生長在單親家庭的我,記得直到六歲前常常在搬家。那是一段模糊的記憶,但這些片段記憶就像那種想要把你抓起來吃掉與世隔絕的樹。

  六歲的時候,我和母親搬到了座落於鄉下鳥不拉屎的小鎮。座落於荒野之間,

  這是個安靜的地方,有全國最爛的居住品質,放眼望去都是沙漠或荒野,距離最接近的文明都市也需要超過三個小時左右的車程,小鎮旁緊緊挨著一條縱貫州際高速公路,偶爾才會有行車路過。做為我出生成長的故鄉,實在是差到一種無法挑剔的程度。

  因為這裡什麼都沒有!

  由於此地環境品質低下交通機能差勁,本鎮的人口僅一千多人,大多是低收入戶或住了好幾代的居民。現在的小鎮只能靠過往的旅客掙點小錢,勉強維持鎮內經濟。隨處可見居住拖車、老舊公寓;滿臉憂愁的人在街上走動,整個城市瀰漫著一點都不愉快的氣氛。 就算是鄉下地方,大致上也對教育非常重視,只不過此地教學資源缺乏,國高中學校排名可能連全國一萬都擠不進去,更不用說培育什麼人才了。

  過去母親從這個州搬到鄰州,又從鄰州搬到另一個州,彷彿漫無目的流浪……又像是在找尋找什麼似的。

  這樣的母親,最後卻選擇在這個鳥不生蛋的地方定居;她從來就不告訴我理由,我也不知道她究竟有沒有找到想要的東西。再者,我更不曉得該不該替她感到高興……至少,母親不用再過著流浪的生活。

  為了養大我,母親每天都得在早上五點出門到麵包店烤麵包和餅乾,再不然就是去洗衣店燙衣服,晚上去高速公路旁開的餐廳當女服務生。每逢一到夏天,麵包店或洗衣店的溫度就高達四十三度,熱得會讓人發瘋。我會記得是因為母親沒錢請不了保母,所以只好千拜託萬拜託老闆將我留在工作地;當然,出了任何意外她得自行負責,沒有保險支付。

  幸好我是個不怎麼好動的孩子,這段期間也沒出什麼亂子。只是有一次……這個嘛,為了避免夏天時工作人員大量流汗而流失過多體內鹽分,洗衣店都會提供用鹽做成的小丸子給大家吃,一次一顆就夠了。我以為那是好吃的而一口吞了十幾顆……之後的事情我就不想多說了,我活了下來。

  之後我進入小學(慢了一年多),學費加重了母親的經濟壓力,使生活更加糟糕。有很長一段時間,我都和她住在一間老舊的二手拖車。家中沒錢裝電話,每個月也都入不敷出。母親的身上只有少少的現金,我就更不用說了。每當同學在午餐時買飲料喝的時候,我只能去喝自來水;自來水是這個資本主義大國中唯一幾樣免費的東西。

  儘管打了兩三個工,母親的收入卻只夠支付日常雜物開銷,所剩不多。每個月會有些同情我們的鄰居寄點小錢,還有快過期的罐頭和果醬給我們,那也不無小補就是了。

  每當我放學後,就會前往母親工作的地方做功課和讀書。我不喜歡回到拖車……這意思就跟我不喜歡自己家同理。狹小又陰暗,我不喜歡。但我更不喜歡的,是看見當我看著母親忙碌的臉龐。汗水自額間落下,雙手因使用過量而粗糙不堪。

  不過,我想我這次惹出的禍著實傷了她的心,比起大量工作帶給她的傷害還要大。

  下課後,我一語不發地跟著母親,並肩走在她身旁。面無表情的她樣子有點嚴肅,平時不管壓力再大,她看見我時都仍會露出淡淡的微笑。不久前才哭過的她的眼睛紅紅的,但眼角下明顯的黑眼圈更加引起我的注意。

  「又熬夜做手工了……」我低喃道。 母親一定趁著夜班閒暇的時候,做一些貼補家計的手工製品。

  這樣子下去,她的身子哪一天鐵定會累垮的。我心想。

  「媽,」明知她的回答不會改變,我依舊開口問道:「讓我去打工吧?馬克叔叔那可以提供短期的工作,我也會盡量讓學業保持在中上的成績,所以……」

  「不行!」母親當然一口就拒絕了。雖然優柔寡斷又容易順從別人的意見,但是她偶爾也會有意外頑固的一面。

  「好好把心思讓在學校上,別來操心家裡頭的事情。」

  「但是媽,妳再繼續操勞下去身體會壞掉的。我已經長大了,就讓我來負擔一點家計──」

  「不准!」母親喊了一聲打斷我,卻反而凸顯了她的虛弱。「專心讀書,未來才能夠找到好工作。你不是說未來想去家鄉姆大陸旅行嗎?那可不是隨隨便便就去得了的。」

  「那當初媽為何要搬到這個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呢!況且,在媽累倒前提下打造的未來,我才不屑擁有!」我吼了回去……不,說吼可能太過頭了點。可是我的說話的音量確實比平時要大聲,語氣也很強硬。以往我絕不可能對媽頂嘴,因為她已經夠辛苦了……但這是為了她好啊!為什麼她就是聽不進去!

  「拜託了,」母親深深地嘆了一口氣,好像沒有力氣再與我爭論。她按著我的肩膀,疲憊不堪地說:「你是個聽話又孝順的好孩子,一直都是如此。所以這件事就聽媽的話,好嗎?」

  「這樣說太詐了。」看見她消瘦的臉龐,碧藍色的雙眸也失去了光芒,那模樣差點使我的淚水奪眶而出。但我隱忍了下來,我不能哭,哭了只會讓母親更傷心而已。

  我點點頭,她則露出那抹再熟悉不過的微笑……虛弱的微笑。

  回家的路上,我都緊握著她的手不放。

***

  我和母親的生活有許多快樂的回憶,我們相互扶持彼此,這樣子就足夠了;其中當然也有許多不堪回首的記憶。

  母親曾在許多地方工作過,其中最久的莫過於距離高速公路不到幾尺處的小餐館,那裡也有賣甜甜圈。

  如果是上晚班的話,她每晚都必須穿著俗氣的粉色的圍裙,在前台看顧好店面,晚飯時間尤其忙得不可開交。本地人認識母親好幾年了,所以都對她非常體諒。假如顧客太多一時間忙不過來,他們也不會向她抱怨或大吼大叫。大部分的客人都還算有禮貌,

  事實是,母親在這家店……甚至小鎮中具有相當的人氣。

  她在很年輕時就生下了我,不過或許是由於天生麗質的關係……或者她不同凡想的DNA緣故……總之,她看起來比一般同齡女性要年輕得多。一頭金色秀髮點綴於白晰的皮膚之上,大大的藍眼睛,體態均稱的身材(儘管因過量的工作而稍嫌瘦了點),充分吸引了小鎮所有未婚男士的目光。她看起來一點都不像生過孩子的樣子。

  自從我瞭解結婚這個詞究竟代表什麼意義之後,我發現總會有許許多多年輕男性或離婚的中年男生試圖接近母親。他們使出渾身解數想要博得她的歡心,其中有幾位還真的向她求婚過──不過母親全都微笑且禮貌地拒絕了。

  我並不在意擁有新的爸爸;更甚者,我認為有個真心愛她的男人倚靠,母親的生活便可以輕鬆一點。然而,她卻從未對再婚一事露出一絲興趣;明明外貌上比小鎮上任何女性要漂亮,母親卻從未把它當作一種工具。就像對另一個我不知道的男人……那個拋棄母親,使她生活如此辛苦的混帳……死心塌地一般。

  老爸?那是什麼,可以吃嗎?那種東西早在我打從娘胎出生時便消失無蹤,而且從來就沒有見過。

  話扯遠了。

  對……沒錯,不堪回首的記憶。

  某一天,母親照例到了餐廳上夜班。我則是坐在最角落的座位寫作業,以及複習今日的課程。

  由於明天是星期六,我便堅持和母親一同下班。反正我也不想要獨自一人待在那台破拖車裡,感覺遭透了。

  忽然間,一名明顯喝醉的男子蹣跚地來到店裡,穿著西裝但衣衫凌亂不堪。這種事大家都見多了。礙於對方是算得上顧客,店家也沒有權力趕他們走。

  母親用一貫的專業微笑面對這位醉漢,一邊攙扶著一邊將他待到一旁的位置坐下。那一瞬間,那名醉漢竟然偷摸了母親的臀部。她當場嚇了一跳,卻沒有尖叫出來。

  「你這混──」

  看見這幕的我差點就直接衝上去揍人,母親馬上望向我,用責備的眼神叫我住手。

  是啊,如果服務生的兒子在這毆打顧客(而且還不是流浪漢),母親鐵定會丟了飯碗……可是,我難道要當作沒看見嗎!自己的母親在眼前被騷擾,而我卻得當作什麼事都沒發生!

  我坐回位子上,無心讀書,只能惡狠狠地盯著那名醉漢。

  他的騷擾卻越來越過火,不僅持續找母親的麻煩,還對她開黃腔。我壓抑著心中的怒火,不曉得自己還能忍耐到幾時。

  框啷!

  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就太過火了:那醉漢刻意洋裝意識不清,弄翻了桌上的盤子,結果掉在地上碎成好幾片。為了安全著想,母親趕快過來清理這些危險的碎片。可是就在她彎下腰掃地的時候,那名醉漢又趁機伸出手從後襲擊了母親。

  「王八蛋!」

  發出怒吼的不是我──而是比我快一步的小餐館老闆──他拿著棒球棒衝上前,嚇得那位醉漢拔腿就跑。而母親則腿軟地跪坐在地上,臉色發白。

  「抱歉,如果我早點發現就會立刻出面制止。」

  母親微微點頭,沒有說些什麼。

  「來,抓住我的手。」

  他伸出手,母親則是盯著對方好一陣子,最後才遲鈍地做出回應。

  她看起來並不開心。

  「我今天先放妳個假吧,好好休息。」餐館老闆和藹地說:「先把後面的碗盤清一清,妳就可以走了。」

  接著兩人便消失在前台。

  母親異樣的眼神卻令我不安,一股揮之不去的不祥感受湧上心頭;我站起身,偷偷地潛到位在後頭廚房。

  我看見了生平最震撼的景象。

  身穿女服務生制服的母親站在洗碗槽前,細心地清理剩餘的碗盤──但真正讓我感到吃驚的,是餐館經理從後頭抱住母親纖瘦的身軀,正在對她上下其手。

  我震驚地看著這幕,腦袋幾乎停止運轉。

  「剛剛那還真是危險吶,妳說是吧?」餐館老闆一邊磨蹭著母親的背部和臀部,一邊在她耳邊和肩膀吐出噁心的氣息。

  「誰能想到呢?全鎮最受歡迎的美女,正在我懷裡呢?」他說著:「妳也知道的,隨便說出來的話妳的飯碗就不保了。畢竟妳和妳兒子是外來人,我的家族則在這裡住了好幾代,隨時都可以把你們母子倆趕走。」

  母親沈默不語,只是緊咬著幾乎快出血的下唇,默默承受著屈辱的對待……但我絕對不會看漏掉,一道晶瑩的淚光滑過她的左臉頰。

  那一晚,我把餐館老闆揍得半死──至少,那是在我偷偷轉動監視攝影機,錄下他惡行之後的事了。

  我仍被相關執法單位關了一個星期,在小鎮眾人(還是有許多好人存在,特別是那些母親的支持者)的合力幫助下,我們贏了這個案子。雖然正義遲來了好幾年,但母親終於再也不用承受那個敗類的騷擾。

  我時常會想,假如父親是個有責任感的人,他絕對不會容忍這種事情發生──我就不會!

  自從這次事件後,我發誓如果未來我找到了親生父親,我一定要親手把他碎屍萬段!

***

  母親變了。

  更精確地說,有個小小的變化讓我起了疑心;那是在我考上本地高中後的第一年,某個晚上所發生的事情。

  那一晚,有個身穿西裝戴墨鏡的男子,毫無預兆地出現在我們拖車家的門口。明明時間是半夜十二點,他卻一點都不害臊且一副撲克臉地出現在我家門口;一開始我還以為他是腦袋有病還是啥的。

  「國稅局?哈!」我心想。

  「請問你母親在嗎?」他用平板的語氣問。

  「你誰啊?」我不客氣地瞪了他一眼。

  「我只能跟你母親說明,我和她在電話上有聯繫過了。」

  「不想說明就滾吧!」

  經歷過母親被性騷擾的事件後,我便再也不相信其他男人;更甭說把母親交給一位來路不明的傢伙。這驕傲的混蛋只不過穿得比較高級一點罷了!

  「唉,對人家有禮貌一點,我是怎麼教你的?」

  「媽妳別出來,我正想把某個十足可疑的傢伙趕走。」

  母親的嗓音從背後傳來,我不假思索地回過頭,卻當場看傻了眼。

  母親她……很美……我的意思是,她本來就是個大美人,只不過長期工作繁忙的因素,使她看起來一副身心疲憊的模樣。平常打扮也僅僅是把頭髮綁起來,沒有多花一毛錢在打扮或化妝品上頭。

  如今,那位熟悉的身影顯得不大一樣;她特別把那頭金色的頭髮梳得直順,好似還比以往閃閃發亮許多。臉上畫了淡妝,雙頰紅潤。除此之外,她身上穿著的不再是工作服,而由套裝及蘇格蘭花格子裙取而代之,頭上則頂著蓓蕾帽。母親容光煥發,笑容更加燦爛,整個人……既開心又有精神。

  她看起來棒呆了,但也有點兒嚇人;你知道我的意思。除了畢業典禮有稍微裝扮之外,我從未看過她打扮成這副模樣,

  「媽……?」我狐疑地問道:「時間這麼晚了,妳要去哪裡?」

  「我會跟這位先生出去一趟,大概明天晚餐前就會回來了。」母親精神亦亦地說:「早餐和午餐自己吃就好,不用等我了。」

  「不,妳並沒有回答我的問題。」

  「不要擔心,我沒事的。這位先生是個好人。」

  「我不是再問那個!」

  在我追問下去之前,母親已經走過我的身旁,跟著那一位西裝男子進入一輛非常昂貴的轎車,揚長而去。我只能見到車尾燈逐漸消失在道路另一頭,消失於黑暗之中。

  確實如母親所說,她隔天下午就回來了──回來得不只有她的人,還有一大筆──錢。

  忽然間,我們有錢搬入了一座老舊的公寓,也有錢支付家具和各種過去所無法擁有的生活用品。這真的是嚇著我了。但不管我怎麼追問母親金錢的來源,她就是不透露絲毫訊息給我。

  而這個情形竟持續了將近一年!

  每個月的月底,有一台高級轎車把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母親載走;而當她回來之後,總會帶回來一筆錢。數量雖然不大,卻著實慢慢地改變我們的家的家境。母親辭掉大部分的工作,只在下麵包店打臨時工。儘管我非常樂意看見這個情況……詭異……這一切太詭異了!那些錢究竟是哪來的!母親從不告訴我,她隱瞞著我太多秘密了。突然間,我發覺總是相依為命的我們倆變得疏遠起來。

  「那個孩子的媽媽,最近是不是忽然變得有錢起來?」

  「是啊!上回半夜的時候,我還看到有輛轎車接她走了,隔天又送她回來。」

  「唉?該不會被哪位有錢人包養了?」

  「因為被錢逼得走投無路嗎?虧我們之前還這麼幫她……這個女人……」

  久而久之,原本人口就不龐大的小鎮流傳起這麼一則謠言:母親成為了某個有錢人的情婦。更重要的是,母親本人卻不去極力澄清自己的清白,結果讓謠言加劇。

  學校裡,那些認得我的同學總會以異樣的眼光看著我,或在背地裡批評母親。他們以為我都不知道,但我都聽在耳裡,不發一語承受。

  我相信母親。

  我相信她絕不是這樣的人。

  如同被慢慢吹鼓的氣球,懷疑的心慢慢佔據整個心思,讓人無法忽視它的存在。隨著時間一久,那股存在變得越來越大、越來越顯眼、越來越令人在意。它變得無比龐大,大到自身所無法承受。可是它仍在持續試圖漲大自身,只因為沒有任何一處能釋放裡頭的的氣體。

  最後,氣球終於支持不住自身帶來的膨脹之力,顫抖了幾下,碰地發出一陣驚人的聲響──

***

  自從轎車出現的那個奇怪夜晚,第十二個月儼然到來──也就是母親來回往返不知名地點的第十二次──今天半夜刻,高級轎車準時出現在我們家公寓門口,準備來接走打扮好了的母親。

  不過,這次我決定不再讓他們為所欲為。

  轎車現身的那瞬間,我筆直地走到車頭,一拳把轎車的引擎給雜得西巴爛──對我來說,這只不過是小菜一疊而已。

  「臭小鬼!」一身西裝的駕駛衝了出來,我控制好力道,揮出正拳把他打倒在地。

  這時候母親從公寓裡頭衝出來,拉住我的手臂。

  「你以為你在做什麼!」她責備地說。

  「那媽又以為妳在做什麼!」我吼了回去。

  或許是因為從來就沒有聽過我怒斥她的緣故──母親睜大雙眼,似乎震驚得無法言語。

  「什、什麼?」她結巴道。

  「假如是我被批評就算了……假如是把我一個人蒙在鼓裡就算了……但媽卻對身旁的流言蜚語毫不關心,甚至不把我的關懷當作一回事,每次都用各種理由搪塞過去!妳有沒有考慮過我的心情啊!」

  一時間,我發現自己可能講得太過火了。

  只見母親雙手摀嘴,淚水自眼眶潰堤,蹲在地上當場哭了起來。

  「對、對不起……對不起……我只是……我只是希望能稍微等等……稍微等你再大點……告訴你……」

  見狀,我人都慌了起來。

  「媽,抱歉是我錯了。我不該對你大吼的,不要再哭了。」

  沒有用

  母親依然,好似過往隱藏起的情緒全都一口氣爆發出來──所有的委屈、哀痛──伴隨著最後一根稻草,兒子的不滿而整個崩潰。

  「對不起……對不起……我是個不及格的母親……對不起……」

  我只能摟著她。

  「找到了……我找到了你的父親……」

  聽到母親哭著道出這句話的瞬間,我感覺到有隻冰冷的手握住了自己的心臟;感覺連血液都為之凍結。

  「當初……當初會花上所有積蓄來到外面,就是為了尋找你的父親……」母親斷斷續續地說著,緩緩說出她這輩子所承受的悲傷。「這麼多年來,我就是為了找她而到處帶你漂泊。最後終於在這附近找到一點線索,因此定居下來。」

  「所以,媽媽其實見面的對象就是……爸!」一股怒火油然而生,我喊道:「為什麼那個混蛋不過來見我們?為什麼還要媽親自跑去?讓我見他,我要把那敗類給──」

  「不是的……事情不是這樣的……」母親打斷了我,哽噎地解釋道:「我不能說太多……但事情不是那樣的……」

  「這種時候了還在袒護他嗎?媽,你究竟多麼愛他!」

這時候,母親伸出一時指,輕輕按住我的唇。

  「你爸他……」母親沉默了幾秒,接著說:「其實他是個非常溫柔的人……可是因為發生了許多事情……這個人不只救了姆大陸……在某種程度上也改變了少女兵器的未來……」

  「那個傢伙……」

  「這些人……他們其實是政府的官員……」母親指了指正一邊扶著頭痛愈烈的額頭,一邊坐起身的西裝男子。「由於你爸某種程度上幫了政府一個大忙,他們又不想事件曝光,所以才決定私底下給予我們資助。」

  「那又是為什麼過了這麼久來找上我們!」

  「其實這都是政治上的因素……政府是想等事件平息多年之後才聯絡我們的。他們原以為我們住在姆大陸上……所以才始終找不到我們。」

  「那爸知道這事嗎?妳說找到爸了,他究竟在哪裡?」

  「他……」母親垂下目光,陷入了沈默。

  「他到底在哪!」

  「很吵啊你,少年。」

  此時,西裝男子走了過來,滿臉不悅地盯著我。我當然也憤怒地瞪了回去。

  「這都是政府機密,像你這種乳臭未乾的小鬼現在沒資格知道啦。」

  「你說啥──」

  我差點又出手揍他一拳,可是他卻用一張紙抵擋住我的拳頭──或者該說,我的拳頭停在那張紙的前方。

  「這是……入學申請……私立貝倫保大學……」我驚愕地喊了出來:「姆大陸那所私立貝倫保大學!」

  「沒錯,由於政府做事低調了點,每次只能支付一點錢給你的母親。從那時候開始,她就一點一滴存錢,張羅你未來前往姆大陸大學讀書的事宜。原本這該是明天給你的驚喜……唉,身為司機駕駛的我也不該說出這些的啦。」

  我轉過頭看向母親,她露出了笑容。

  「媽……我……對不……」

  「不要向我道歉,你會懷疑我都是理所當然的。」母親說:「我認為……現在還不是你知道真相的時候……這也都是我一相情願的想法而已。」

  直到此刻,我才發現自己多麼地不成熟;只是因為一點流言而動搖,這樣子的自己,該如何接受爸與媽兩人關係的真相?又怎麼有資格聽取爸曾經所做的事蹟?

  母親握住我的雙手,說道:「我知道你一直想去那裡……我們的家鄉。我想你一定可以在那個地方找到屬於自己的真相。等到你認為是時候了,就來找我吧。我會把一切都告訴你。這件事就聽媽的話,好嗎?」

  包覆著我的手掌,是那麼地溫暖──那纖細瘦弱,粗糙又長滿了厚繭──但又如此溫暖,無怨無悔,將我一路拉拔到大的手掌。

  「這樣說……太詐了……」

  然後,我們倆相擁而泣。



Firefly, that Light...(完)

***我是分隔線**

與其說是為了GA而寫的,倒不如說是為了許多我在這見到的單親媽媽而寫的;不管是已婚或未婚的。低收、生活困苦、工作上受騷擾卻無申訴管道等等......

此外,本篇也有很大程度在呼應巴友隱墨的''時代的繼承者''系列;我曾經和這位非常優秀的故事創作者談及過風格問題,感謝他給予了我自信。因此就以自己的風格創作出這篇故事,算是另一種感謝方式......不,聽說他的生日剛過不久!!這其實說穿了就是生日禮物!

先說生日快樂啦!

當然,如果各位能夠在讀完我兩位的文章後,有不一樣的感觸,那就算成功了。


最後送上一首歌,很喜歡且大推的動畫


願いが叶う場所 ~Vocal&Harmony version~
【願望實現的地方·歌唱·和弦版】

詞:大貫剛
曲:麻枝准
編:ANANT-GARDE EYES
歌:Veil ∞ Aoi(多田葵)

だからまたひとつ忘れた / 所以 又忘卻了一件事
花ふく春の朝 / 花朵輕撫著的春天早晨
欠けたプリズム越しの空 / 望穿殘缺的棱鏡所看到的天空
触れてたいだけ願ってたいだけ / 只是想要觸到它 只是想要向它許下心願

気付かない振りで笑ってた / 裝作沒有察覺到的樣子 微笑著
悲しい夏の夢 / 那悲傷的夏夢
溶け出して隙間を埋めた / 往它所溶化了的縫隙間埋進去的
夢また夢 / 除了夢以外 還是夢

願ってたのは / 所許下的心願是...

よせてかえして君の側 / 寄予在歸途上的你身旁
静かな秋の唄 / 安詳的秋之歌謠
いまは小さな虫だけが / 雖然現在只有小小的蟲子
息潜めて耳すますだけ / 在隱藏著氣息側耳聆聽

夕闇に呑まれ手放さぬようにと / 希望不要在暮色西沉時 放開這雙手

走るオリオン追い越して / 越過跑著的獵戶座
最後に冬が行く / 冬天終將過去
春まで続く坂道で / 在朝著春天延續的坂道上
触れってただけ願ってただけ / 只不過是觸摸它 只不過是向它許下心願

願ってただけ / 只不過是 許下心願
翻譯:Rayax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49524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7 篇留言

紫色徘徊的執念
恩...那一段在學校的經過,在下也親身體驗過,而且在下還是當事人。

那種賠不是與得理不饒人,沒有妥當處理的校方,可是讓在下再憎恨不過。

不過或許正是這段經歷,才讓在下開始踏上創作這條路。

也或許正是因為這樣,在下的互動描寫就實在是貧乏的可憐了。


嗯,是說,這是未來篇,還是另一個世界呢?

07-01 13:27

歷史謎團
這是未來篇07-01 13:28
隱墨狂筆:綿羊騎士
我生日都過十天了你才來XDD(敲

字裡行間好像有看到一些有點熟悉的句子...大概是錯覺吧?www[e29]

艾里歐還好啦,把鐵條打彎掉而已
蘿賽琳打斷的可是別人的肋骨...
...這樣想想小哈其實還蠻辛辣霸道的www
不過在姆大陸上可能講話會比較大聲吧。(茶

跟蘿西比起來這孩子豪口憐
嚴肅君你造的孽要自己負責啊喂!!!
單親媽媽真的好辛苦~~
是說~潔西呢?好像沒看到這孩子

給餐廳老闆的一句話
http://pic.pimg.tw/z642319240/1380443654-3977033812.jpg

不要再說我優秀什麼的了啦你誇獎我我也不會感到高興的[e16](扭扭扭

話說女孩子要怎麼寫啊看一看還是覺得有點不到位啊
難不成真的得出下策...(拿起小刀看著股間

07-01 14:12

歷史謎團
對不起嘛!QAQ((泣
我......我也有很多事情得忙啊!

不是錯覺,是事實((蓋章

畢竟在自己的領土上,所以講話可以很大聲;在外面就是少數民族了......

至於艾里歐,生活環境真的和蘿西天差地遠,蘿西要感恩啊!!
潔西下回登場!

那我就要繼續誇獎你!!!!!

...我說,切!切!切!((搖旗吶喊07-02 12:16
爆走中的楓葉鼠
是未來篇的系列!

老實說現在很多家長真的都很過分,有些能無是和解的事情就是一定要鬧大,也不知道到底在想什麼……
艾里歐兄弟,真是辛苦你了,這種生活要是一個偏差都可能會踏上殺人魔那類的不歸入啊!幸好沒有呢。

話說,隱墨大生日這件事小鼠竟然現在才知道,真是對不起隱墨大(掩面)
小鼠能力不足,不知道能送隱墨大什麼耶……
當做是給隱墨大的禮物,樓上的隱墨大看看要不要到小鼠的小屋這邊提要求?只要小鼠做的到小鼠就盡力完成!

啊,大家都可以參一腳喔。

07-01 16:41

歷史謎團
是未來篇沒錯喔^^
還有,歡迎鼠鼠光臨,總覺得已經很久不見了。特別在小屋內~~

艾里歐真的活得很辛苦,生活困苦艱困~很難不走偏;至於現實有多少人走偏,那就是......

隱墨生日也是過了好幾天,我才擠出這篇~~~~鼠鼠加油!

下次見>w<\~/有空再一同打game~07-02 12:19
歷史謎團
想念鼠鼠((抱07-02 12:38
宅衛軍
Firefly, that Light...
那個媽媽是薛曼!?

07-01 17:42

歷史謎團
是的喔^^
辛苦的媽媽是薛慢,至於孩子是哪個混蛋的就不用多說......07-02 05:27
LILY
媽媽真的很辛苦呢
兩人生活好感人[e13]

07-01 20:56

歷史謎團
單親媽媽很辛苦,號稱不可能的工作((但還是得做07-02 05:27
燁語
最近怎麼老是看到學校裡小團體的黑暗面活動

嘛 雖然只有一開始 但我很討厭那種有共鳴的感覺……(這是好事壞?!)笑
我相信天下媽媽都是偉大而美好的 兩個人相依扶持的生活 很難不讓我心情難受

還有啊 偶爾上線讓我調戲啊啊啊!!

07-01 22:21

歷史謎團
我不記得上面有出現過小團體的黑暗面活動.....嗯,算了。
天下媽媽都是偉大而美好(+1)尤其單親媽媽更辛勞,又得承受各方壓力。

都說要調戲了,妳以為我還會刻意上線被調戲嗎?!又不是M~~((糟糕,我好像是?
07-02 05:29
槭葉楓紅
嚴肅青年似乎沒有悲劇阿

07-02 10:10

歷史謎團
誰知道呢~=3=
這都取決於悲劇的程度~07-02 10:1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2喜歡★gn0192024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好友限定】~大家一起來... 後一篇:[達人專欄] 【遊戲同人...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活動參賽文(短篇) (11)

【雜文小說】 (44)

【奇幻】獸人正太的人類老婆?(一) (0)
<卷一> (34)
<卷二> (19)
<外傳> (6)

【原創長篇】男孩在女子學園就讀 (0)
第一章:重生,感覺格格不入 (5)
第二章:惡夢,又緊追在後 (6)
第三章: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7)
第四章:挫折,只好再次面對 (6)
第五章:傷痛,總是伴隨在身邊 (6)
第六章:家人,無法改變對象 (4)
第七章:錯誤,只能勇敢承認 (4)
最終章:仰望,明日終將到來 (1)

【原創中短篇-不思議系列】(偶更) (0)
《酩酊大醉!酒魔女系列》 (8)
《人妻鐵匠!太太系列》 (26)
《傲嬌貴族!安潔拉系列》 (5)
《冷傲農女!芭芭拉系列》 (6)
《人馬騎士!瑪麗亞系列》 (5)
《沒頭沒腦!極短篇系列》 (40)

【原創短篇-士兵的故事】(完成) (22)

【同人小說-艦隊收藏】(完成) (34)
《KIS艦隊調查局》(刑事犯罪) (19)
《二戰中的艦娘》(史實改編) (26)
《艦娘們的小故事》(輕鬆短篇) (39)

【同人小說-少女前線】(斷尾) (9)
《幻影怒火》(AR小隊系列) (4)
《夢醒》(404小隊系列) (4)
《獵殺》(404小隊系列) (5)
《秘密》(404小隊系列) (5)

【GirlArms同人】(完成) (0)
~第一卷:The Last Ace~ (6)
~第二卷:The Journey~ (7)
~第三卷:The Hunted~ (7)
外傳:My Queen (1)
外傳:Sweetness (3)
外傳:Stories (2)
外傳:Wings of Dreams (1)
~第四卷:The Storm~ (9)
外傳:Aftermath (1)
外傳:Little War (3)
~第五卷:The Savior~ (17)
~第六卷:The End~ (4)
(其他) (11)

Bullshit區 (163)

奏樂者系列(短篇) (5)

福爾摩沙系列 (17)

未分類 (296)

aaa1357932大家
各位有空可以來我家看看畫作或聽聽我的全創作專輯!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0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