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 言論集 ] Cyphers - 各角色敘述 ( 超長文注目 )

作者:XacoL│2014-06-24 19:02:26│贊助:0│人氣:262


日安,這裡是XL



因為台版Cyphers停運關係

小的想在此整匯眾多角色們的紫/粉裝上的敘述

因為以後看不到啦ヽ(∀゚ )人(゚∀゚)人( ゚∀)人(∀゚ )人(゚∀゚)人( ゚∀)ノ

[ 格式 ]

官方翻譯會有些錯字,所以有些部分會自動更正為正確的
EX : 女角 → 她

以及有些句子應該為同句卻因為多次翻譯而重複出現

則會以" / "做為區分


然後比我想像中的還多

但我還是 靠著毅力 打完了



若有遺漏或是錯誤的地方
歡迎各位喜愛CY的朋友留言更正,感謝




勞拉斯

活著最重要的就是名譽,所有的一切都是為了持守名譽   - 詢問最重要的事情 -

當我衝向天空時感覺就像是凌駕於一切,就是為了這一瞬間,所以我在戰鬥 / 我的身體往天空衝的瞬間感受到喜悅。為了享受這瞬間戰鬥的樣子。   - 勞拉斯 -

他有強大的精神力在支撐他的身體,無論甚麼情況都不會讓自己倒下 / 他的體內擁有強大的精神力在支撐,他絕對不會倒下   - 龍奧洛馬諾 -

我知道他想跟我交個朋友,但是他死板的個性與我不合   - 透過其他人明白勞拉斯想法的休頓 -

如果想單獨對付他,就是他的腦袋有問題   - 妖姬拉茲 -

他的字典裡沒有背叛兩個字。雖然別人背叛他的機率很高   - 泰拉 -

有一個人我想用性命保護他   - 他丟棄在垃圾桶內的便條紙上的字句 -

他常在重要的時刻變得很感性。雖然因此讓我存活下來   - 影子戰爭後路易斯的話 -



休頓

有他在前面阻擋敵人,光想就覺得很安心

要不是因為戰鬥,他應該連一隻蟲都不會殺。/ 其實若不是交戰他不會擊殺一隻小蟲 / 其實若不是因為戰爭,他連一隻小蟲都不忍心殺害    - 奈歐碧 -

別以為個性好就可以放心。交戰時六親不認。核爆拳一擊就讓你一命嗚呼。 / 別以為個性好就可以不在乎。交戰時六親不認。核爆拳一擊就讓你一命嗚呼。

他強而有力的一拳就解決了所有問題。

有人在罵我?跟我有啥關係   - 聽到有不好流言的休頓 -

他無論投入什麼戰場都能很快的適應   - 路易斯 -

他要帶去無人之島的三種物品?酒、拳擊手套還有朋友   - 給勞拉斯、泰拉 -

拜託說話之前請想一想   - 在巷口酒家好言相勸的特莉薇亞 -

勿食用 肌膚專用。



路易斯

路易斯非常精明所以即使是再小的線索都不會輕易放過,絕對不要留下痕跡   - 警戒路易斯的能力者 -

我最大的失誤就是第2次能力者戰爭時放過了路易斯   - 泰拉 -

若禁錮在他冰冷犀利的冰晶中必死無疑,恐懼令腦袋一片空白。

雖然在書店工作,但從來沒看過他看書   - 休頓 -

他和我是緊密的團隊。不管發生什麼事我支持他。熱切的 / 他和我是一起出生入死的夥伴 不管發生甚麼事我都支持他   - 影子戰爭後安吉杭特 -

是我的偶像。但是剩不多時候了。他即將進入傳說,我將成為英雄 / 他是我的偶像,但不會太久了,他即將成為傳說,而我將成為英雄   - 托馬斯 -

就像他的能力一樣他的心臟也凍結了。他的心會有春天來臨嗎?   - 初戀布連達留下的字句 -

蜜月旅行?是就好了。在城外用力的打了一戰回來。 / 要去蜜月旅行?可以成真就好了,先解決這場戰爭吧   - 幾天後終於出現的情人特莉薇亞 -




泰拉

公司的能手?當然是泰拉。從哪一面來說呢?強大的力量以及她卓越的眼光   - 布魯諾 -

雖然她是我的秘書,但有時候感覺我是她的秘書,我還要看她的臉色   - 冥王 -

會議中打盹時剛好與她四目相會。當時感覺到她眼中的殺氣。   - 沒有透露姓名的某人 -

我總是對我的決定有充分把握,即使未來會遇到相同情況我的決定還是一樣

總有一天要和她正面對決,當我的寒冰禁錮她,一切都將結束   - 路易斯 -

幾乎沒有人知道她默默的幫助無家可歸的流浪漢。因為她的行事非常低調。   - 威爾拉特 -

看到她的紅髮就想到她的火焰。最後她和火焰會不會一起消失呢?變成一把塵土。   - 崔斯勒 -

雖然知道他對泰拉執著的原因,但是有時候還是覺得太過了。甚至懷疑也許還有別的   - 特莉薇亞 -



特莉薇亞

無論她穿什麼都像是為她訂作似的。   - 一起共事的服飾業同事 -

她非常的怕生。除非你先接近她,不斷的努力,否則比登天還難   - 休頓 -

只要擁有在影子裡移動的能力,我們就能夠重寫所有的歷史   - 前安特里烏斯所屬能力者 -

任何人都無法阻礙我,我將找到屬於我個人的空間,只要讓我找到那種地方,我就不會再回來這裡了。

不能說是很好的人際關係,因為即使是小吵架,她都像玩命般的戰鬥 / 不能說是很好的戀人關係。因為即使是小事都和她玩命般的戰鬥   - 幾天後終於出現的情人路易斯 -

她並沒有特別努力做些什麼,奇妙的是她身邊發生的所有事情似乎都在配合她   - 觀察她的妖姬拉茲 -

擔心有一天她會突然消失在自己的陰影中 / 擔心有一天她將消失在自己的陰影中因此而恐懼   - 交往不久的情人路易斯 -

你說翅膀?雖然現在讓我在戰鬥中占有不少優勢,但小時候我恨不得可以把它給砍斷 / 翅膀?雖然帶給現在的我不少幫助,但小時候我恨不得可以把它給砍斷   - 覺得翅膀很帥氣的朋友 -

我的男朋友是路易斯,絕對不是那個手揮來揮去的傢伙   - 特莉薇亞氣憤地抱怨中 -




凱恩

有我在誰也別想靠近,我的雷達甚至可以偵測到你掉落的一根頭髮 / 既然有我在,誰也別想躲藏,我的雷達甚至可以偵測到掉落的一根線

關於他的資訊並不是很多,因為沒有過去紀錄讓他變成了神秘人物   - 妖姬拉茲 -

絕對無法原諒他們將人類最為實驗體的行為,只要進入我的視線我會讓他神不知鬼不覺的消失 /絕對無法原諒以人類做為實驗的那些人,進入我視線的瞬間,會使他們在痛苦中,沒有一點痕跡的消失。

凱恩?是誰?第一次聽到的名字   - 舊情人萊娜 -

我不否認是不熟的關係。真的很糟糕 / 我承認我們的確是不熟,關係也真的很糟糕   - 伊格 -

讓充滿憤怒的人失去冷靜,只看到自己想看的部分,反而更悲慘   - 衛斯理 -

雖然對他過去的牽絆能夠理解,但還是覺得太可惜。   - 給威爾拉特 布魯諾 -

幫助他在烏特城存活下來是因為心中的吶喊   - 生命的恩人德尼斯 -



萊娜

萊娜與凱恩間除了是戀人外,似乎還有著其它不為人知的祕密。因為她犧牲了凱恩,這個代價實在太大了,大到令人覺得可疑   - 妖姬拉茲 -

她看起來就像是擺在展示台上的人偶。呼喊她的名字卻沒有任何反應   - 舊情人凱恩 -

最後凱恩與她的羅曼史將是悲劇結局。   -  對凱恩很有興趣的德尼斯 -

那女的是潘多拉的盒子,我不希望她找回以前的記憶,在那之前要除掉她   - 安特里烏斯所屬能力者 -

她是無與倫比的最佳兵器。   - 傑斯波 -

即使她恢復記憶也不希望她回到凱恩身邊。他太木納不會是好的情人。   - 札巴札巴嚼著口香糖,伊格 -

千萬不可大意,那女的隨時隨地都在監視著你

乘風奔跑的她像是一幅夢幻的圖畫。   - 在訓練場窺視她的布魯諾 -



崔斯勒

即使是能力者,若不用心開發自己的能力,總有一天會墜落成凡人

實在不能了解為什麼他還在那個公司工作。他一定是被布魯諾抓到了什麼把柄。   - 妖姬拉茲 -
和人打交道才是浪費時間

我不再繼續嘗試說服他,將他從家族中除名 / 不再繼續嘗試說服他,將他從家族中除名   - 達利歐家族的發言人正式宣布 -

他的強力攻擊並不會一次就結束。當你感受到攻擊停止的瞬間,下一波的攻擊又會再展開,一定要注意這點。

在後方默默支援我軍就是發揮他強大戰鬥能力的時候   - 勞拉斯 -

隨便你怎麼想。說是被抓到把柄讓我感到有點不太舒服,只能各訴你我有必須償還的債。 / 隨便你怎麼想。說是被抓到把柄讓我感到有點不舒服,我只能告訴你,我有必須要償還的債。   -布魯諾 -

負面、固執,因此他一出現,附近的人就一一走避。   - 不願透漏姓名的旁人 -

我對被安排好的未來沒有興趣 / 我對行走既定的路線沒有興趣。



多伊爾

他用雙手旋轉時就像是人行兵器。

如果不符合自己的信念,即使是好朋友的話,也不會認同。 / 如果不符合自己的信念,即使是好朋友的話,也不會全盤採納。

因為他沒有把我們視為只是惡棍或勞動者,所以我們成了朋友。   - 畢羅城市工人 -

對付他最好的方法就是接近他。接近他。繼續接近他。   - 布魯諾 -

雖然沒有華麗的技能,但就像他的個性一樣正直誠實,那是他的魅力   - 休頓 -

他總是站在最前方,不拒任何辛勞,他才是真正的同伴。   - 一起工作的工地勞工 -

他知道被自己破壞的建築物多過被他建造的建築嗎?   - 設計了被他破壞之建築的建築師 -

為了維持良好的人際關係,不斷壓抑自己的感情,反而使他走向破壞性的人格。   - 精神科醫師 -



托馬斯

看著他把身體交給結晶靠近時,與其說是在戰鬥倒像是在玩耍

不完美表示還有潛藏的可能性 / 不完美表示還有未定義的可能性。   - 休頓 -

因他過度善良的個性總是引起他人的誤會。尤其是對女人   - 但還是很羨慕的休頓 -

你說崇拜我?聽起來還不錯   - 路易斯 -

若有疑問不要放在心裡。任何事情都要親自解決。

看起來還沒有定居在一個地方的念頭,只有在需要錢的時候才去工作

有時候也很期待過平凡的一生。但是想到我的能力將消失就太恐怖了。

雖然女性喜歡溫和的個性但是對所有女人都如此就有危險   - 特莉薇亞 -



奈歐碧

若要使她動搖。必須先向她傳送秋波 / 若要使她動搖,必須先向她釋出好感 / 若要使她動搖,必須先對她動以之情   - 布魯諾 -

因她的火焰受的傷害任何治療都無法消失,就像烙印一樣跟隨一生   - 詛咒女人的勞拉斯 -

凡事清清楚楚的她,為什麼在與人的關係尚無法劃分清楚呢   - 妖姬拉茲 -

我的心中沒有預留她的位子   - 凱恩 -

接受她的火焰者全部必死無疑   - 看過她火焰的街頭詩人 -

我知道火焰上升時被犧牲的東西很多,所以也會讓我心痛,因為我也是人類。 / 當火焰造成很多犧牲時,我也會心痛,因為我是人類   - 說奈歐碧的能力是災禍 / 殃的人 -

開始了無聊的冥想,聽說這樣可以阻止判斷能力的渙散,但是我卻增加了更多的雜念   - 面對詢問冥想效果的朋友 -

她不熄滅的火焰不是才能,而是災難   - 凱恩 -



希瓦

絕對不能被她的演技騙到   - 妖姬拉茲 -

她非常美麗,很遺憾讓她的雙手沾滿鮮血   - 布魯諾 -

希瓦因為陰暗個性,在作戰中往往讓敵人無法預測 / 希瓦因為她的個性,在任何的作戰中都會充滿變數   - 托尼李凱 -

需要時常觀察她的心情,心情好時作戰成功率為100%   - 於切斷玩偶線作戰前的多伊爾 -

不要以為看不到任何人就可以放心,如果你仔細聆聽就會聽到她在某處呼吸的聲音。

希瓦暗殺雙胞胎也是切斷玩偶線作戰作戰的一部分。這作戰是否有成功只有她自己知道。   - 安吉杭特 -

只要是被視為目標的敵人,就一定要擊倒,那是我的信念,小心點!希望你不要成為我的目標

雖然因為她能力的不穩定而焦燥不安,但她的能力卻無窮止盡 / 雖然不知往哪邊發射而感到不安,但是她的能力卻無窮止盡   - 托尼李凱 -



衛斯理

他的沉著 / 理性判斷即使不與敵人刀鋒相斷也能使敵人粉身碎骨   - 妖姬拉茲 -

看到他向敵人發射支援炮擊時,彷彿看到了救世主。   - 凱恩 -

交戰時若需要恢復就去尋找衛斯理的蹤跡。他的急救箱才能救助你。

急救陷入危機中的同伴。比擊殺敵人還重要。

如果他在附近一定要注意腳下。 / 周圍有他的話,一定要看一下腳下。   - 凱恩 -

關於他身為普通人如何參加能力者戰爭,將由軍方領導部調查   - 軍方領導部負責人 -

意外的是他的觸手很廣,任何事情都要插一腳   - 無法透漏單位的陸軍將軍 -

跟隨他的勢力不斷慫恿他成立的組織,雖然還不知道他會怎麼選擇。 / 跟隨他的勢力不斷慫恿他成立新的組織,但是從來不明白他的選擇

那些愛管閒事的人也來參與意見。   - 沒有說出所屬單位的陸軍將軍 -



史黛拉

雖然總是看起來冷冷的,但仔細看發現她會因為人們的話而有微妙的表情變動,原來她也是有感情的

在她面前瞞不住任何秘密,她能找出任何隱藏的事物。甚至包括我在內   - 悲憤口吻的希瓦 -

隨著安特里烏斯的崩壞,而她下落不明的弟弟,將是說服她的最後一張王牌   - 布魯諾 -

她的魅力是帥氣、絕不心軟   - 傑斯波 -

雖然隨時看起來都像是訂好目標似的,但要仔細地去探視才行。救人們所說的,臉孔的美貌會讓人感到震驚。對她來說也是有感情的。

她也會流淚嗎?   - 近看史黛拉眼睛的布魯諾 -

如果單獨見到她,就躲起來,然後向朋友求救。 / 如果單獨遇到她,就躲起來然後趕快向朋友求救。

遺失的記憶?沒有這回事,只是假裝不知道而已,為了所有人好   - 與醫生在商談中 -

別以為都結束了就放下心來,當她回來時情況就會逆轉 / 別以為都結束了就放下心來,當她回來時情況就會逆轉 / 別以為都結束了就鬆懈,當她出現時情況就會逆轉   - 妖姬拉茲 -



艾莉西亞

能夠成為迷失道路的人們的指引的人就只有她了。   - 布魯諾 -

喜歡去學校和朋友玩耍的少女   - 泰拉 -

得盡早讓她得知父母的死因,好讓她站在我們這一邊才行,這真是件殘忍的事情啊。   - 妖姬拉茲 -

最害怕的事情是現在接受的支援會成為陷阱,是有可能來抓我的。   - 專訪學生會長中 -

第一次遇見她的人,看到她的光環,都誤以為自己陷入愛情。我不是說我自己 / 因為她的光環 第一次看到的人說不定都會覺得自己墜入愛河,不是我說的   - 連忙擺手 / 搖著手的伊格 -

艾莉西亞是我唯一的好友   - 克萊兒 -

失去父母後應該很難過,但是她永遠為周圍帶來開朗與溫暖   - 現在的導師 -

功課很簡單。   - 回答讀書方法的朋友母親 -



克萊兒

很容易就陷入愛情的我們,應該還不太懂事吧!   - 艾莉西亞 -

如果她來找我們,那麼將會是最適合成為路易斯新夥伴的人選   - 妖姬拉茲 -

聽說她很不懂事?說不定就算變成了老太婆,也不會懂事的,這輩子大概都是如此

令人愛不釋手的超級可愛冰晶體   - 艾莉西亞 -

正義聯盟?還有我們不知道的團體   - 正在調查她的布魯諾 -

如果她一出現一定要散開,然後持續散開,這樣還有人可以活著 / 如果她在那裡就分散。還要再分散。這樣才能活下來。   - 看到她戰鬥的衛斯理 -

雖然她是啦啦隊長 但我不覺得她做得比我好   - 所屬相同啦啦隊的隊長 -

要是她的光線能夠在我的秀上使用,那就好了。會是最棒的票房保證的。   - 當代最棒的歌手 -



戴馬士

他向長者施展最後一擊後,創造了一個嶄新的世界 / 他向老人施展的最後一擊停止流動後,製作了其他的開始。   - 泰拉 -

他的沉著將是決定瞬間勝負最大的武器   - 勞拉斯 -

拜託請痛快的說出來,悶死了   - 似乎快要被逼瘋的弟弟伊格 -

別以為他的劍沒有指向你就可以放心,誰也無法預測他出手的位置。   - 泰拉 -

對於持有刀劍的人不用多說什麼。劍氣已經說明了一切

之所以會信任他,絕不單單只是因為他的戰鬥能力   - 布魯諾 -

看著飛舞的花瓣,內心期待著有一天可以過著毫無恐懼且平安的生活

既然沒有人能和他比劍?這不是有我嗎   - 戴馬士的弟弟 伊格 -

霍頓家族中,有另一個與戴馬士展開命運糾結的兒子。但是由於並沒有公開,所以知道的人不多。   - 霍頓家的管理員巴斯提安 -



伊格

總是在5秒內做出決定,有天應該會深深的後悔 / 5秒內決定一切。應該會呼天搶地的後悔   - 伊格的哥哥戴馬士 -

不要掃興,我的心情會改變決定 / 不要掃興。我的心情會改變結果。 / 不要燃起我的興頭。隨著我心情的不同,結果也不同。

我們的家族史比世界上人們所知的還要複雜,我也不是很清楚   - 在請求說出有關家族事的記者的提問下 -

離開家族一段時間的他,在回來之後,現在的樣子與過去的樣子有很大的差別,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 奶媽漢娜 -

輕如羽毛因此無法預測會降落在哪裡。   - 特莉薇亞 -

沒有在雷諾德船塢擊殺他是我最大的失誤   - 凱恩 -

最討厭沉悶。這世界不就是活著想做什麼就做什麼的嘛。

那傢伙的感情不需要仔細調查也可以了解,當然他自己否認了 / 當然有警覺,雖然本人會否認,但是不用特別觀察他的感情也都可以知道狀況。   - 詢問最近傳聞的休頓 -



瑪琳

姊姊在水滴上開心的翻滾,可是人們會怕,真的好奇怪。   - 搖頭晃腦的夏綠蒂 -

家裡有很多衣服。一天可以換數十套。

為了尋找回憶離家出走。   - 對詢問為何離家出走的大人無所謂的回答 -

勒普朗卡的繼承人?我只是瑪琳而已,是瑪琳!請不要過度關注我   - 法國新聞社11分鐘訪問 -

對我來說錢不重要。你就跟我媽媽一樣,大人們明明知道卻總是裝做什麼都不懂,沒錯吧?

我不記得爸爸的那場事故。那記憶就像被剪刀給剪掉一樣。我只記得我一直在哭。   - 問爸爸發生的事故 -

自從遭遇了那些不好的事情,使她變得不太像同年小孩   - 勒普朗卡的女僕 -

長的最帥的是?是戴馬士大叔。   - 瑪琳臉紅了 -



夏綠蒂

如果見到這小女孩,很可能會掉落巨大的水坑裡。最好是學會游泳。   - 泰拉 -

當我們是是沒見過世面的小孩,那就是你們有問題   - 瑪琳 -

雖然看起來像是害羞的少女但不要輕視她,不管對手是誰絕不手軟   - 窺視她戰鬥的崔斯勒 -

正在製造更大的烏雲。想要跟著姊姊一起旅行並消滅世上一些骯髒的事情。   - 給詢問夢想的大人 -

研究人工雨?乾脆把巨大的預算投資在她身上   - 在車站大廳看報紙的衛斯理 -

如同腳就是跟屁股連在一起。這件事是不是原本就存在的,還是因為小姑娘的存在才發生的,必須趕快判斷   - 休頓 -

在安逸的環境中無法找尋自己的能力。   - 聽到她的過去後,某人說的安慰的話 -

雖然世界上沒有絕對的秘密,但我們決定不調查有關夏綠蒂的過去。因為我們不想看到她受傷 我們全部   - 布魯諾 -



威拉德

對所有人親切有禮的男人

他經常來喝酒,但怎麼喝都不會醉。常常覺得納悶   - 某個酒館的酒保 -

他就像蚯蚓一樣,雖然溫和地處理所有事情,卻感覺骯髒。請你負責一下公司   - 冥王給布魯諾 -

無法成為第一,永遠是五人的中的第二名。

如果他是公司代表,當我復仇時,就會因而名聲大噪,真是遺憾   - 雷頓 -

少年時候若沒有把威拉德視為競爭對手,雷頓的人生到現在也不會有改變。

他是紳士?只是笑了笑。他的電器拷問就像是在嘲笑你一樣,是會毫不仁慈地讓你身體裡的五臟六腑受到劇烈的陣痛的。

如果我是處於和他相同的情況下,可能頭也不回地離開了公司   - 布魯諾就職公司代表的那天泰拉 -

連1.5人組都無法成為的永遠二人組

可以確定的是,冥王沒有選擇我,他很快就會感到後悔的   - 為崔斯勒獻上一杯酒 -



雷頓

我知道他是因為個人因素來到我們這裡。所以她不會輕易的背叛我們   - 妖姬拉茲 -

不明白他參加世界大戰的原因是什麼,雖然當他負傷後也變得更強   - 布魯諾 -

看起來並沒有使用特殊工具。他手的動作卻很神氣。修理得非常完美。   - 委託機車修理的客戶 -

單純,無知,偏激。還好我們不是朋友   - 伊格 -

要逗他其實很簡單,利用他的自尊心就可以;如何?要不要試試看   - 泰拉 -

認真向我要求對決的話,任何時候我都會接受   - 威拉德 -

個性超級衝動,地球上大概沒有人和他交談超過3分鐘以上。



蜜雪兒

如果她能控制自己的心思,就能使用她潛在的能力   - 妖姬拉茲 -

害怕和恐懼逐漸將我侵蝕殆盡,總有一天我會不留痕跡的消失   - 摘自蜜雪兒所丟棄的日記本 -

不要忘記和她戰鬥時附近的任何東西都可能變成武器。   - 衛斯理 -

幾乎不說話。彼此的感情只是用眼睛交換。兩個人都不愛說話。   - 蟲子戴夏昂 -

隱瞞真相時,總會有它的理由是嗎?   - 托尼在調查時遇到匿名提供線索者 -

她的眼睛就像玩偶的眼睛一樣,感覺不到任何情緒。   - 凱恩 -

以為我們注視同一個方向,其實是不同方向的。我們向來都如此。

被某人徹底的遺棄,那是悲劇的開始   - 督伊德維亞 -




我不認為東方人沒有能力者,從很久以前開始就一直找了又找。 / 東洋人一定也有能力者。很久之前開始我們就在找,只是沒有找到。 / 我不認為東方沒有能力者,從很久以前就開始找了又找。   - 妖姬拉茲 -

她因德羅斯特家族的關係,躲得非常地徹底。沒有朋友,也不去學校。   - 泰拉 -

東方女孩太神祕。只有在能力者檔案中見過,但還沒有實際見過。我很想見一次。   - 伊格 -

因為害羞又怕生,所以絕對不可能向陌生人說話。

這孩子的力量讓我們招架不住,並且讓人不寒而慄。我們就接受她的命運吧。   - 凜的親生父母 -

被她的針刺念盾刺到後,還能說她是害羞怕生的少女嗎?

進行訪問很累,回答只有是或不是兩種,笑笑的樣子很可愛但也太沉悶   - 某個雜誌記者 -

你沒聽過德羅斯特家族不是因為血緣關係,而是人為組織的傳聞嗎?   - 某個美髮屋流傳的消息 -



維克托

這擺明是虐待兒童,榨取勞力。因為他就像奴隸般的工作   - 維克托的朋友 -

我不是想問她為什麼遺棄我,才尋找母親的。我需要和母親談論往後的事情   - 維克托 -

太早熟的孩子因懂得太多不該懂的,所以是很可憐的一群。   - 布魯諾 -

我不想談關於那女子。因為那女子消失後,我的家庭也一團亂。   - 維克托的親戚 -

你問我記得的事情嗎?印象中發生那件事之前是個很平凡的家庭,沒什麼值得一提的   - 村民 -

我有榨取他的勞力嗎?我是收留無家可歸的孩子的救世主!一輩子都要報答我的恩情   - 維克托的親戚 -

你以為找到母親就能解決一切嗎?哈,頭痛的事情才正要開始呢。

不要斷言說我們沒有夢想。我們只是深藏不露。   - 勞動者同伴 -

像維克托這樣的小孩很難對付,因為那種死腦筋的人絕對不會改變他們的想法   - 休頓 -



卡洛斯

即使日後知道真相但為時已晚已無能為力。

偉大的冒險家可朗普蘭姆是我的英雄。

從他的舞中感覺到強大的力量與壓抑的悲傷。   - 同伴舞者 -

留下單獨一個人也不會恐懼。因為有支撐我的夢想

父親嚮往的世界。創造世界。和威拉德大叔一起

羨慕他像風一樣來去自如。   - 萊娜 / 卡洛斯 -

和擁有灰暗童年的孩子相比他很開朗,一定有發生什麼我們不知道的   - 妖姬拉茲 -

徹底被利用後再被遺棄不是早就知道的事嗎?   - 泰拉 -

很遺憾唯一能控制他的人就是威拉德   - 布魯諾 -




不管事穎還是螢,只要能夠讓其中一人加入就是很大的戰力   - 布魯諾 -

一瞬間所有事情都變得亂七八糟,說真的很害怕,不知道應該要怎麼解決,真希望有誰可以了解我並對我伸出援手,不管是誰都可以   - 螢 -

螢和穎是關係很好的姊妹?因為兩個都是因幡家族的繼承人,所以有許多心結   - 因幡家的管家 -

現在說兩個人的感情不好有什麼意義?家門已經滅亡,一個行蹤不明,一個像瘋了一樣尋找失蹤的姊姊   - 泰拉 -

讓她們心結產生的就是她們父親,因為希望女兒們可以變得更強,如此家門名聲才可以延續   - 修練生 -

目前無法確認螢的姊姊—穎的能力,只好透過螢的能力來衡量看看了   - 勞拉斯 -

不管發生任何事情,我都應該要牽著姐姐的手,但那時我卻只能眼睜睜看著她消失   - 螢 -

世界上的各個角落都有因幡家的修練生,為了死去的老師,不論何時他們都會記得要重新團結在一起   - 妖姬拉茲 -



翠絲

翠絲絕對是個不能完成的作品,因為如此可能更具有魅力   - 菲利浦K -

阿道夫博士會用他聰敏的頭腦輕而易舉的左右別人,但就是無法知道他內心在想什麼   - 妖姬拉茲 -

首先要達成目標,再來煩腦過程上的問題   - 布魯諾 -

沒辦法光看戰鬥情報就輕易決定是否要加入翠絲,而且阿道夫博士的資料有捏造的部分   - 妖姬拉茲 -

馬丁福克為什麼要秘密製造機器人?可能是有人委託他的研究所製造機器人?

失手?沒有失手,只是選擇方式有點問題罷了   - 阿道夫博士 -

當然許多重要的部分都是由阿道夫博士自行決定,但不會只有阿道夫博士製造機器人,馬上就會有其他機器人誕生了

她的眼神好像帶著些許的情感,像是真的活人一樣   - 洛克德瑪汀 研究員 -



里卡多

這一切還沒有結束,我一定會保護他的

卡穆已經牽著別人的手了,只有他還不知道。   - 雷頓 -

他因為復仇心而變得很殘忍,連我都覺得很可怕,不過他是要向誰報仇?   - 休頓 -

里卡多最近的行動讓人覺得這似乎不是友情,而是執著;說不定是從愛情變成憎恨。

摀住耳朵不聽任何人的話,只等待著卡穆的聲音。

一定要有理由才可以互相珍惜跟照顧嗎?因為認識好一段時間的關係,所以應該有些事情是其它人所不知道的。

對我們敞開心房也沒關係啊,為什麼她除了卡穆以外誰也看不到呢   - 同事 彼耶魯 -

一定有錯過些什麼,因為那個事件導致很多事情都變了   - 妖姬拉茲 -



卡穆

溫柔的聲音,好像在思考什麼的眼神,令人好心動   - 姓名不詳的女性 -

是個很有實力的醫生,連瀕死狀態的人都因為他的治療而活過來,能和他見上一面就是幸福   - 病人可伶 -

里卡多很想見他一面,說不一定正在平常會碰面的那個酒吧等待著呢   - 同事 彼耶魯 -

如果想和我攜手合作,必須要有慾望 / 如果想和我攜手合作,必須要有足夠的慾望   - 威拉德 -

偶然和他加入同一個組織,但跟他還沒有到可以信任的關係   - 蜜雪兒 -

所有女生不都希望和他約會嗎?   - 布魯諾 -

朋友?要多少有多少

我們之中說不定有著可怕的雙面人,只是不會發現而已   - 德魯伊德 彌兒 -



珍妮特

選擇我們的理由?只要掌握到她眼神變柔和的那瞬間就會明白了   - 布魯諾 -

無論何時對我來說她都只是個少女   - 戴馬士 -

雖然和伊格的價值觀差很多,但還是會尊重他的意願,不然很愛鬧脾氣   - 珍妮特 -

來到非得向女兒說抱歉的時候了,不知道她還願意接受我嗎   - 珍妮特爸爸 -

把那些讓人頭疼的事埋葬會對精神健康比較好   - 伊格 -

明明就是謠言,我一定會證明爸爸的清白   - 珍妮特 -

就像大人們一樣,我們會不會也會有為了家門的名聲而刀劍相向的那一天?

華麗家門的另一面是醜惡人類的貪念,就像插著美麗鮮花的蒼蠅一樣,仔細看的話並不會想再多看一眼

沒有什麼改變,不管她選擇我或離開我,他們還是需要她   - 珍妮特的爸爸 -

那四個孩子真的很親近,就像一家人一樣   - 奶媽漢娜 -



彼得

應該要在遊樂場玩樂的小孩卻在這裡戰鬥,真是不公平的人生   - 多伊爾 -

那些把孩子們帶到孤兒院的壞人,我會不留痕跡的把他們通通都燒掉   - 奈歐碧 -

想回到原來的地方?即使是回到原來的地方,那個地方也和記憶中的感覺大不相同了…

那顆小小的心靈因染上恐怖而變得黑暗,變成像我所愛的漆黑色彩一樣   - 卡穆 -

如果因為使你變得不幸而必須付出代價,任何贖罪方是我都願意承擔   - 蜜雪兒 -

跟不知道戰鬥目的及意義的人戰鬥真是丟臉   - 勞拉斯 -

因為像白紙般的小孩更不害怕恐懼   - 特莉薇亞 -

雖然有點晚了,但幫那孩子把他失去的東西找回來吧,即使不知道會花多少時間



伊薩克

一般人總是只顧記得自己想記得的,甚至將那些錯認為事實。

他在痛苦中,眼睛卻連眨都不眨。這必須要有相當大的覺悟才有可能。 / 他身處在痛苦中卻連眼睛也不眨。如果沒有這堅強的外殼,恐怕也難以辦到吧   - 傑斯波的研究日記中 -

對某些人是美麗的回憶,對某些人卻是難堪的過去。

已經沒什麼可以失去,也就沒什麼好怕的了。這種人最可怕。

看他目中無人的樣子,背後一定有什麼人在幫他。

雖然決定自己的命運是很當然的事,但螃蟹卻是沒有任何想法的跟著命運走。

該不會以為安特里烏斯是個首長死亡、組織核心動搖,一個微不起眼的組織吧?

我們自以為了解他,但永遠不知道他會下什麼決定   - 布魯諾 -



蕾貝卡

絕對不會背叛信義,即使會因此犧牲許多東西   - 老朋友 -

她沒什麼隱藏的東西,也不會計畫什麼詭計,這就是真實的她

當偵探會比當警察更好,她不適合階級和規定

若被她發現做錯事的話,就會一直被她追究到底,而且一但開始追究就只會看結果不管過程   - 老同事 -

啊~讓人感到疲倦的女人…就連不重要的東西還要一一確認   - 多伊爾 -

她會做什麼的選擇所有人都知道,這算是她的優點還是缺點?

有時候會沒有任何想法就照著她的命令做事,是被她馴服了嗎?   - 休頓 -

雖然是不會疲倦的剛強女人,但還是會有沒精神的時候,雖然往往都是靠自己恢復精神



愛莉

對孩子來說戰鬥是遊戲,沒有想讓別人受傷的意思   - 蕾貝卡 -

真可愛的小孩。我會守護她的。   - 奈歐碧 -

像這樣可愛的孩子實在無法想像有人會傷害她,真是可憐   - 多伊爾 -

這孩子因為沉迷玩樂而放開媽媽的手,不知道誰是壞人,隨便就跟著別人走,要好好利用這點。

那孩子應該不是溫室中的花草吧?雖然身體有長大,但其他部分都沒成長   - 布魯諾 -

所有人都在關注的這一刻最危險

小心輕放;喜歡調皮搗蛋的六歲小孩,專做些調皮的事,到處隨便亂丟火力強大的鞭炮。

有可能是可以拯救世界的六歲小孩?請不要對那孩子有這種期待。   - 愛莉的媽媽 -



馬汀

變有趣了。懷著危險因素的競爭對象,說不定會在無法預料的時機倒下。

你所擁有的會把你心撕碎,並留下無法復原的傷口。

新的方式雖然總會伴隨著反對,但只要隨著時間就可以得到解決。

真想念那些為了追尋自己夢想所離開的人們,活著到底有什麼意義呢?

這財團不是誰的,而是所有崇拜可朗普蘭姆的人們的。   - 布魯斯 -

只是需要中心而已。如果讓我們看到力量的話,情況就不同了    - 財團後援者 -

他那因為能力而出現的人際關係,遲早會出現破裂。

那是可能改變整個版圖,必須要找到東西。   - 馬汀 -



布魯斯

長途旅行回來的他是沒有道理會空著手回來的,以他的個性來說,若是沒有得到任何東西是不會回來的   - 安吉杭特 -

我不會去猜想他在想什麼,這是對相信我的人最基本的禮貌   - 馬汀 -

我還不能告訴你我是為了什麼,還是拿了什麼回來!   - 布魯斯 -

現在這時間點最好重新整理關係   - 布魯斯 -

公司和財團關係的變化並不是新的挑戰,而是關係的破壞   - 布魯斯 -

他會遵守著自己的本,展現熱情

因為他強烈的自信感,和他在一起的話好像什麼都能辦到。但因為他不懂得變通又固執,所以有許多難關   - 財團後援者 -

必須要調查無名理事會的成員,他說不定在這些人裡面站了很大的地位   - 妖姬拉茲 -



潔米兒

到處跑來跑去,就好像搭載雙引擎的車子一樣。

我不會輕易把我的東西給別人,除非你拿類似的東西來換。   - 坦雅 -

某些時候,她會做些令人無法理解的行為脫離話題。

即使是對毫無關係的人,也試試看把心裡的話說出來吧!

我不希望她留在黑暗中。要是她向我伸出手的話我一定毫無猶豫的幫助她。   - 蜜雪兒 -

黑暗的能力者?事實上這些人是在希望有一盞小小的燈光能照亮他們吧?

若是沒辦法自己克服的話,會反覆犯同樣的錯誤。必須要阻止才行。   - 醫生豪夫曼 -

沒有辦法忍受寂靜對吧?為了不要感到不安而掙扎中。都在預料之中。   - 醫生 卡穆 -



戴尼絲

森林不會隨便給別人聽到自己的聲音的,人類經常隨意解釋。   - 戴尼絲 -

她時刻注意,我都從來都沒有聽到過,很神奇。   - 凱恩 -

兩個人有共同的特點,就是"懶散",當然兩個人的程度不同…   - 布魯諾 -

萊娜變成強化人來的消息,第一個告訴凱恩的是戴尼絲,她讓凱恩選擇,可凱恩傻傻的選擇了很明顯的答案。   - 泰拉 -

戴尼絲勸凱恩進公司,當然他說沒興趣。   - 泰拉 -

我都是跟著感覺走,即使我手上什麼都沒有留下。   - 戴尼絲 -

跟冥王說過,千萬不要信她,但他沒有聽進去…   - 威拉德 -

因為她關於霧的情報洩漏了,本來我們還可以多增加能量,她毀了這一切…   - 布魯諾 -



傑瑞爾

他們的歷史被歪曲了,他們就更換了組織形式和名稱,實際很久以前就開始活動了。   - 黑兄弟騎士團成員 -

擔心變成現實的瞬間,人們似乎什麼都不知道一樣到處亂跑,蠻有意思   - Oksana -

在他強烈的目光下感覺到他的哀求無法抗拒。   - Joanna 弗里茨 -

羅莉安娜看不到哥哥的變化或許是好事情。   - 弗里茨家族成員 -

最後父親、老公、大哥、長孫的角色我連一個都沒有做好。   - 傑瑞爾 -

隨著安特里烏斯的實驗強度加大他逐漸失去能力,弗里茨家族象徵的白髮變黑了。   - 羅莉安娜 -



陸喜兒

引發很多事情後,之後無法收拾而陷入苦思。她變認真的話,周圍的人很喜歡看見她這樣。   - 朋友 -

使她感到勞神的父親的後盾,其實是她的保護網。她總有一天會了解吧。

她所夢想的是看起來漂亮的東西,因為無論世間如何變化,她的心只有守護自己想相信的東西。   - 克萊兒 -

最能讓她發光的地方就是舞台吧。觀眾們只要看到她就會拍手。 / 那女的最發光發亮的地方就是在舞台上,觀眾們只能注視她拍手。   - 擔當教授 -

離開父親的庇護走向真正屬於我的路。這是最大的苦惱。 / 是否要從父親的陰影下脫離,走我想走的路。這是最大的苦惱。   - 陸喜兒 -

那女的背景其實是有個難纏的爸爸做為保護網。那女的早晚會知道的。



天正

看著他,就像在看一部紀錄片的感覺。所以才選擇了他。因為他從來就不知道平凡是什麼。   - 布魯斯 -

聽不太到。我的能力就到此了嗎?   - 馬汀 -

他若感到哪裡不太對勁,便可以拋棄所有重新開始。這就是最冷靜的他最危險的瞬間。

欲望過多會招致失誤。他現在已經欲望過剩了。   - 馬汀 -

他在找尋自我悠閒的瞬間,可以看到更多的東西。   - 技工師宗維 -

你說還有像我一樣享受冥想的能力者是吧?   - 奈歐碧 -

露西?對於那件事好像口風很緊。   - 天正 -

我倆之間的共同點?只有互相不情願被牽連在一起這點。   - 哈郎 -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48680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rosesec1147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 初繪 ] Cyphe... 後一篇:[初繪] 神魔之塔 - ...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yoriiiMinecraft 玩家
快照 21w15a 更新 (ㅅ´ ˘ `)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5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