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匪人間】靈魂隔間

作者:匪人間│2014-06-22 17:44:41│贊助:6│人氣:100
  傳說中,在相愛的兩人之間有一段距離存在,

  靈魂和靈魂是不可能重疊的,卻有著足以達到最短距離的方法。

  那麼,這個方法是?

  只有真正相愛的兩個人一起去尋找才有辦法找得到的

  ——兩人靈魂與靈魂相近的那道牆。



  「愛一個人為什麼可以這麼痛苦呢?」

  從男子嘴裡吐出的白霧,仿彿帶著什麼似的從高處吹來的強風一時之間並沒有辦法輕易的將他吹散。

  男子手裡抓著香菸盒為了確認內容物的存在而揮動它,可惜的是裡面只有剩餘的殘渣令男子失望的從中掉落出來。這個時間另一隻手上由雙手夾著的香菸已燃燒殆盡,灼熱的觸感令男子痛苦的皺了眉頭卻沒有就此將它扔開。

  「好燙啊……」男子雙指一使力將夾在中間的香菸給掐息,一面發出了彷彿不關己事的感想。

  仔細一看,男子位於的樓層陽台在那如同藤蔓般的藝術裝潢所圍成的護欄底下,光是男子腳邊的就擺放了數瓶空酒瓶,更有少數因為不小心踢到而滾到不遠處的酒瓶。

  凹凸不平的石磚地板使滾動的玻璃酒瓶,匡啷匡啷——的滾動著發出清脆的聲響。

  滾動的玻璃酒瓶像是產生了自我的意識丟下了花取金錢買下它的主人自顧自的滾動著,似乎沒有停下來的打算,男子注意到時只是饒有興趣的看著它掙扎的滾動著並沒有想到因為它可能對其它人照成的麻煩。

  只不過這畢竟只是高樓上的一個樓層罷了,在怎麼滾動也是會有一個極限的,從這一端滾到最後的另一端,只可惜它並沒能成功。在走道上出現的障礙物徹底阻擋了它的道路,而它終究也只是個酒瓶並沒有辦法一靠自身力量跨越這個難關……

  男子無聊的盯著它,眼神彷彿被吐出的白霧蒙上了一層薄膜。突然間他像是忘記了什麼,疲倦的倚在身後的護欄,上半身前傾而出。

  「到底要怎麼樣才能兩個人去尋找出來的答案……」男子從身上穿著的大衣中取出舊式的手幾,不知道是什麼樣的液體沾上了手機使螢幕變的模糊不清。

  男子厭惡的瞪了手中抓著的手機一眼。片刻後,男子有所自知便停下了這樣無意義的行為。最後決定利用身上的衣物去擦拭它的時候已經不知道過了多久了,意識就像眼前模糊的一樣,讓它無法集中精神更無法準確的去判斷或感受時間的流逝。

  稍微擦拭過後,男子才能看清楚那令人有些難受的狹小螢幕中讀出文字的內容。

  一些不甘回想的記憶像是潮水般流向他有著朦朧霧氣的意識腦海中。


  『在你看到的時候,我應該已經搭上了回到我故鄉的班機了』

  「你憑什麼擅自離開!」

  『我已經沒有可以在給予你任和機會的方法了,一切就像是注定的一樣只是早到晚到這樣的差別罷了,仔細聽我說著……』

  「你從來都沒有給我任何機會,只是強硬的要我改變而已!」

  『我想我們之間並沒有什麼好說的了,我想你明白我要說什麼,就像我明白你永遠不會變一樣』

  「你又明白我什麼,你說你明白那這又是為了什麼!」男子不禁大聲的吼了出來:「什麼都不說到底是要別人明白什麼啊!」



  不遠處突然綻放的煙火掩蓋了男子所發出的所有聲響,喉嚨處的異狀令他突然的驚醒。

  手機的螢幕上顯示的並不是那個他最熟悉的那個人傳達給他的簡訊,當他回復並能夠看清的時候他才想起來,這是在這一切開始之前他所看到的就像是廣告或是謠言那樣個簡訊內容,平時並沒有興趣觀看這類信件的他,因為一個誤會讓他開啟了這則簡訊接著為這裡面的內容感到著迷。

  「心與心最接近的那一面牆?靈魂和靈魂最接近的那裡……」男子手中並沒有他所習慣抽的那一種香菸,但他卻不由自主的做出一模一樣的動作。抽著香菸中那濃厚的尼古丁,麻醉著自己的大腦,將大腦表層那一些東西給推開。最後移開了或許夾著香菸的手掌,長嘆了一口相同濃厚的白霧,只不過這一次當風吹過時變輕易的被吹散開來了。

  「心靈的隔間——嗎?」



  就像心電感應那樣的說法,一點也不科學。男子並不曾相信過這種事,不過仔細回想一下卻發現這時間點上卻好像都正好對上了什麼……

  男子搖了搖頭將這些不確定的東西從腦中揮開,過長的瀏海似乎刺進了他的眼睛裡,使他落下淚水。

  由他最熟悉的那個人輕手幫他剪出的齊眉的瀏海彷彿正為自己喊冤似的在風輕輕的吹拂下擺動著。而男子則是回了一句「少囉嗦」並伸手壓住它們。



  叮咚——


  電梯處發射著有些刺眼的光,接著這光突然地放大開來,男子注意到這裡時回復到他平常的那副表情,並緩慢的走向電梯處,經過走道時瞥了一眼躺在地上的物品並快速的撿了起來。



  「就是說啊,那個傢伙突然的就哇的一聲,嚇死我了!我一不小心就抨趴的他就蹦的一聲倒在地上了」

  「哈哈哈,你對他做了什麼啊——」

  「我說了啊,我就抨趴的……」

  從電梯裡走出來的一對男女,其中的那名男子話講到一半時表情突然的僵住了。

  「欸,達夫怎麼了,啊」而女方意識到不對勁時將視線從身旁的男子身上移開時看到眼前的狀況不忍發出了一聲短促的驚呼聲。

  從尚未關上的電梯中發出的光照中顯現出一名全身近半沾滿了血跡的男子,原本應該是咖啡色的大衣染上了大量的血液,凝固的血液過了段時間後顏色變得更加的深沉,最後變成了這種近乎黑色的塊狀並一片一片的浮在大衣上。

  因為太過驚訝而無法正常判斷的男女,雙腳突然一軟,不知道是誰先開始無法正常的站立,幾乎相擁在一起的兩人成為了對方的累贅。

  在光芒消失之前男子蒼白的面孔,輕舉著槍械毫無感情的指著他們兩人。

  癱軟在地的兩人視線不由得看向了男子的腳邊,漆黑的不規則物體就躺在那裡,根本不用兩人多想就已經明白了那東西的真面目,況且那僅僅是其中之一罷了。

  此時,這對男女中被稱為達夫的那名男性像是發了瘋似的突然躍起,因恐懼而無法行動的女子雙手卻好死不死得抓住他的衣物。然而發覺如此的達夫卻毫不猶豫的向那名女子狠狠的踹上幾腳終於掙脫而出,為了趕上尚未向其他樓層移動的電梯瘋狂的按著到三角的圖示按鈕,並同時為了躲避男子而縮進一旁的角落。

  「他、他媽的……」達夫低聲的咒罵著,並同時按住胸口試圖制止似乎快從體內彈出而瘋狂跳動的心臟。


  叮咚!

  電梯門尚未完全開啟,達夫就已經瘋狂的嘗試著從那開啟的一點夾縫中穿過去,那怕是為了取得那可能獲救的一線生機他再也顧不得其他任何的事情,然而這個動作卻已經來不及了。冰冷的觸感緊靠著自己的後腦杓,此刻達夫的大腦再清楚不過了,任何的動作都可能會讓他成為在男子身旁躺下的那些身影。

  這一個事實使原本好不容易縮減的恐懼再次來襲,甚至比先前的感覺更加強烈而可怕。



  「可以請你慢慢的轉過來嗎?」

  男子平靜的語氣帶著請求的意思,對達夫而言卻像是在腦中響起的巨大鐘響,不斷敲響的大鐘感覺到了危險而拼命的工作著。這個瞬間男子的聲音是比起達夫再過聽見的任何話語都還要來得強烈的命令,根本沒有一點容許拒絕的權利或者是連心裡想要拒絕都辦不到的事情。

  在達夫緩慢轉過身來的時候,看見了男子皺眉的表情。恐懼早已連他的身體都徹底支配了,達夫清楚的感覺到自己跨下傳來的濕潤感但也僅僅是有所感覺而已根本沒有控制的能力只能任憑它自由的放肆。


  「欸,你身上有菸嗎?」男子問的同時伸出了另一隻手翻著男性上衣及側邊的口袋卻豪無收穫。

  達夫試著想要回答卻只感覺上下的嘴唇不停的打顫連一個完整的音節也說不出口只能發出一些無意義的聲音,卻忘記了其實還有搖頭會點頭的這一選項。

  男子見此嘆了口氣並輕推了達夫的右肩一把。一個大男人被宛如觸碰搬的力道推倒說來可笑但躺在地上的達夫卻連思考的機會也不在擁有,男子看都沒看一眼就只是側身接著扣下了板機。


  沒有太多的聲響,反而使這個空間又變回原來的安靜罷了。


  男子回頭過去看向了除了自己以外仍然發出聲音的物體,似乎被踢中了要害的女子抱著劇烈的疼痛在地上喘息著。越發越急促的喘息在這裡變的明顯,男子並不喜歡這種聲音,原本打算在多花費連一枚十元銅板的價值都不如的彈藥讓女子解脫,不過男子卻正好想到某件事便單腳跪在女子身旁。

  「你知道嗎?」男子將臉湊到女子身旁並輕聲的問道:「兩個人心與心最相近的那道牆式什麼嗎?」

  女子的表情顯得很意外但除此之外就只有疑惑而已,男子失望的一邊搖了搖頭一邊低聲呢喃地述說著:「本來以為最後可以得到答案的……算了」

  「什……」

  男子決定放棄了,也沒有再去理會那名女子。

  當男子回到護欄前時他最後一次吐出了口中的霧氣,不知何時從天空中飄下的雪白融入了他視野內最後一幕的美景……

  「愛一個人為什麼可以這麼痛苦呢?」

  「兩個人靈魂最相近的那道牆又是什麼?」

  男子的話語輕易的被吹來的微風給帶走,沒能得到解答的問題是男子最後的遺憾。再次吹來的微風一併帶走了男子模糊不清的意識,隨著那些無法解答的問題融入了雪白的景色裡……



  愛,從來都不是那麼的痛苦難受。

  人與人最相近的距離,最溫暖的話語,

  有著愛情所連接的兩人,感受著對方的溫暖。

  愛,從來都是那麼的簡單容易的。

  愛與被愛的相處,最能讓人感受的愛,

  有著不需言語便能輕易感覺對方的,那就是愛……



  電腦前打下了最後段落的我,回過神來窗外已經事一片雪白的色彩,就想幻想中的美麗國度一般,既高雅並充滿著各種的色彩,這其中沒有任何的主配關係。

  「如果我是主角的話,那你一定也是另一段故事裡的主角吧……」

  「你在說什麼啊?」

  我的女朋友躺在單人的床舖上一邊甩動著自己淨白的雙腿,雙手更是忙碌的來回操作著手機,感覺相當的忙碌。

  『今日傍晚,在xxx路段的大樓中發聲一件槍擊案,死者大約x人,其中有x人有幫派背景,根據警方研判不排除幫派紛爭,並以此繼續調查。而關於此次犯案的兇手則在不久之前被發現在附近的垃圾場中,疑似墜樓……』

  工作終於到一個段落之後我關上了一旁正播放著新聞報導的收音機,內容上並沒有記得很清楚,只不過對於最近的治安問題感到有點擔心罷了。

  「欸欸,那個你上次發的那一篇靈魂的距離到底是什麼意思啊,總覺得好像知道又好像什麼都不知道一樣的感覺……」在我舉起雙手伸著懶腰的同時,她突然的這麼說著。

  我笑了一笑並沒有直接告訴她答案而是故意的拐著彎反問她:「我還以為你知道呢——」

  「我、我當然知道了,只是……就那個嘛……」

  和我想的一樣,她不服氣的彈了起來。坐在床邊的她雙腳仍然調皮的擺動著,叩叩叩的聲響有著一定的節奏。

  「真得很喜歡這樣玩呢。」

  「恩?」

  「沒什麼,不用在意」

  我慢步的走到她面前,她看向我的眼神有點警戒似的使身子縮了一下。

  果然,真的很可愛呢。

  在一次的說出自己的感覺,不過這次有注意到所以並沒有讓話輕易的脫口而出,這時的我也不在理會她明明沒有拒絕的意思卻扔然掛在嘴邊的逞強。感覺到懷理屬於她的溫暖不時發起的小小反抗,在懷裡扭動的她是我最喜歡的人。

  關於,兩個人靈魂中最相近的那道牆……



  「這個就是我的答案……」



  那麼……你明白了嗎?我知道你是明白的。不用看我也知道,在我懷裡的她臉上掛著的是和我相同的,充滿著——甜蜜蜜的笑容。



  最後。

  在那一段故事或者是傳說的後面,還有著這樣的句子。

  兩人的相處有著各種模式,哪種方式才能找得到答案呢?

  因為喜歡上對方的某一種,卻不曾理解過對方,

  因為喜歡上對方所擁有的,卻未能互相的理解,

  因為喜歡上對方所有一切,並且能夠互相理解。

  這個答案,我認為是真愛。

  透過某種模式才能達到的真愛,正因為如此才會明白兩個人靈魂中最相近的那道牆它的真面目究竟是什麼……

  我得到了這樣的答案那麼你呢?能得到什麼樣我所不知道的答案嗎?

  在那一層靈魂與靈魂之間存在的那一道隔間真面目,對你們而言又是什麼呢?我相信我會期待你們所得到的任何答案。

  我相信,那是你們在一起所得到的

  ——最珍貴的答案。




  




看更多投稿作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48446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情感|小說|人間

留言共 1 篇留言

黑貓偷吃糖
咱只知道跟薯條戀愛了(X
如果是包容,僅僅只是包容也是無法成為真愛的嗎?

08-13 05:23

匪人間
要經營一段愛情,需要的很多。
如果只是包容是不夠的。08-13 11:3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fffddd1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一匪】死涯... 後一篇:【C.R.週活動】迷惘...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ggggg87878電影迷
今年上映的"超危險駕駛"是喜劇片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1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