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我們是同一個人。

作者:Secret.│2014-06-21 21:02:04│贊助:6│人氣:157
血腥畫面描述有請自行斟酌觀看。




01.

她哭泣著。

人群對她漠視、無人對她關懷、沒有人看見她的痛苦。

整個世界好似剩下那噎嗚的哭聲。

她哭泣著。



直到夢醒。






02.

醒了自然就睜開眼。

內心空蕩得難受,卻只是一如往常的白日。

躺下去也沒什麼結果。他翻身坐起,開始梳理自己的儀容。

貪圖夢境的幻想終究必須醒來,依照要求、繼續扮演個乖小孩。


──不可理喻的一切。

──必須遵守的規則。


那是被認可的一張帶著笑的面具,今天也將它戴起。

逃避也好、偽裝也好。

不這樣做的話就不會和其他人一樣的,是吧。

把書包甩上肩,佯裝著笑臉出門。



03.

一片空白的世界。

空洞的眼望著那什麼都沒有的世界,連一點焦距都沒有的呆坐著。

相較起一片白的視野,也許她的內心是一片漆黑吧。

過了多久?還要多久?剩下多久?

「也許是被騙了。」

喃喃自語似的,宛若行屍走肉一般。

自己為什麼會答應呢?
明知道會是這樣的痛苦為什麼不拒絕呢?

理由她早已遺忘,白茫世界宛如雪地似的,心卻黑如深淵。

──失去了最初,還能剩下什麼嗎?

她笑著,明明再也看不見,帶著悲情的笑了。

笑自己的傻、自己的笨、渾蛋到如此地步的自己也將受到這種報應不是理所當然的嗎?



「我沒有做錯事......」


「我才是對的......」


「那個人本來就該死......」


「為什麼剝奪我的光明.....」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一度被血染紅的雙眼毫無焦距,卻帶著一絲淒厲。

「.......我會繼續當個混蛋到最後一刻、我的怨恨不會那麼容易消除的.........」



# ########################################


01.

哭累了,嗓音好似也啞了。

無力的靠坐在牆邊,酸澀的眼、意識昏昏沉沉的。

女孩縮著身體,窩在最角落最角落。

沒有人注意到、沒有人查覺到、沒有人願意停下。

望著來來往往的人群,她的心好累。

好累好累。


「我不玩了......不玩了......」

「這個懲罰也太重了.......」

「笨蛋......」

「明明就跟計畫一樣就好了阿......」

『為什麼毀約?』

女孩呵呵的笑了,露在衣服外的手腳滿佈傷痕。

她的聲音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依舊、如同往常的景象。

「我受夠了。」

尖利的碎片散落一地,是哪個沒禮貌的小鬼亂摔東西阿。

才發現自己早已感覺不到痛了阿。

尖端畫破脆弱的血管,無法乘載的液體慢慢脫離身體。

用自己的顏色、汙染世界。
沾染一地的血色污入她半張臉。

「好累、好累.......了呢。」

終於如願入睡。



02.

縮在校園的角落,拳打腳踢什麼的早就習慣了。

該怨恨嗎?還埋怨嗎?

即使是面具也終有人討厭。

真是令人難受。

艱澀的哀嚎也吐不出。

笑臉也無法維持。

各種聲音在他耳邊呼嘯,他一如以往的無法做出回應。

那被他遺忘許久的發聲,在最初時就已斷絕。



雨的冷沁入指尖,一點一點沾濕了衣領。

是夢吧。

聽得見呢......那個聲音。

為什麼一直環繞著?

我無法發聲阿。

走開......


嬉鬧的聲音重新在他耳邊響起。
粗糙的觸感繞上脆弱的頸項。
似乎聽見有人勸阻,應該是錯覺吧。

脖子被勒緊,像是要折磨他一樣的慢慢收緊。
要扼殺掉呼吸一樣。
掙扎也漸漸無力。
缺氧使他眼前一片黑。

這大概是最後了,然後......沒有然後了。


樹下搖擺的繩索,一雙眼無力望著那藍天,再也無法作為。
圍繞著一群錯愕的人。



03.

過了多久她根本就不曉得。

只覺得手指越來越冰涼、越來越不受控制。

尖刺物再次劃開手心,強迫自己重新握緊手中的武器。


如果在這裡放下了就前功盡棄了。
這樣一來她的堅持都變得無所謂了。
她才不要那樣。
就算在那些人眼裡她是個混蛋好了,就算她早被認為是死人好了。

如果沒人幫她,那麼就自己打破一切!


失去了雙眼她的五感變得更敏銳。

血漬沾上臉頰的微些溫熱也能感覺到。
利器劃開皮肉的感覺也如此鮮明。
慘嚎、尖叫、怒罵,都在耳邊放大了好幾倍。

但是她不在意。

什麼都不在意了。

緊閉著的那雙眼,眼角還沾著黑色的血污,像是無法除去的印記。

踩住那人試圖反擊的手,清脆的骨頭碎裂聲伴隨著慘叫此刻聽起來是那麼悅耳。

藉著聲音她知道這是誰。

「嗨,好久不見。」

就像好友重逢一樣的打招呼。

「你讓我的眼睛再也看不見,就覺得我什麼都做不到了嗎?」

我告訴你,你太低估我的能耐了。

「我發過誓的喔,」她笑著睜開眼,「我的怨恨是不會消除的。」

曾經美麗的眼瞳此刻充滿著血色。
淒厲的怨恨彷彿讓那死去的雙眼恢復似的。
宛若血淚般的鮮血凝固在臉上,從眼角至下巴、黑紅的色彩襯著那血紅的雙眼令人畏懼。

「殺了你。」
「就用你來平息我的怨恨吧。」
「不夠、還不夠!」

明明是一雙已經無法視物的眼瞳,此刻卻彷彿看得清晰。

慘叫已經消停,她卻麻木的繼續刺著屍體。

援兵很快就來到。

「來阿。」她無所畏懼。

自己皮肉被撕扯的感覺很奇妙,在最痛的那一下過去後其他的也不過如此而已。
左手失去知覺,她無法確認左手是否還在身上。
已經看不見,卻堅持睜大著眼,宛若要把所有人映入眼瞳之中。
最終連腳都不行了,踉蹌的跌到地面,塵土蒙上她的軀體,血色將她占滿。

應該是最後了吧。

睡意朦朧,她有預感這一睡大概就不會再醒了吧......








──喀。









她闔上書,獨自一人的房間內安靜得過分。
只有她的內心喧囂得過火。

『看完了看完了?』

『妳願意跟我們說話了嗎?』

『.......』

『好嘛快點啦!』

『不要沉默不語.....』

「好了通通安靜。」
少女無力的趴在桌上。
「安靜一會吧。」

『話不是這樣說阿。』

『雖然我們三個可以對話。』

『還是想跟妳講話阿。』

『......。』


「行,那麼你們決定今天的行程吧。」

腦海裡傳來女孩子的歡呼聲,甚至還能想像另一名少年微笑的模樣。
少女微笑。

無論他們在之前是怎麼樣的人、有過什麼樣的經歷。

現在他們都是,同一個人

也包括她自己







FIN.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48346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記錄||死亡|寫文|小說|人格分裂

留言共 1 篇留言

Secret.
記錄:2302

06-21 21:0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fu498742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飄流幻境} 1.開始的... 後一篇:【手書/全職高手-傘修】...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X95136817所有巴友
小屋新開箱:對魔忍阿莎姬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5045151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3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