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SilverCarnival】工作通告-原創【動漫音樂季--樂團表演】

作者:貓澤冰淚│2014-06-19 21:23:37│贊助:8│人氣:119
  ASF工作之二
  
  夜已深,城市裡依然萬家燈火,不過不是非常明亮的等級,點點如同螢火。
  此刻、藍子緣房中只亮了盞小燈,而除了子緣之外、還有好幾個人影也縮在這裡。
  
  在不斷重覆的小小樂聲中,子緣不住捏起眉心,拿著他八百年沒有碰過的鼓棒,看著已經填上音符的樂譜,一邊還小幅度的揮舞著鼓棒。顯然是在練習的狀態,雖然沒說話,但表情很是不耐煩。
  
  縮在一旁的人,分別是裴語憐、釉涼,以及若寒。語憐戴著全罩式的耳機,坐在地板上,視線專注的盯著筆記型電腦。時不時停住奔跑而過的音波圖,像是寫筆記似的在滿滿的樂譜上寫下更多註記。
  而釉涼則是在手上的樂譜中註記,偶爾也會歪過頭和坐在一旁的若寒討論歌詞的意義,若寒則按著擺在地上的電子琴,尋著彈琴的手感。安靜的空間之中,卻感覺相當忙碌。
  
  之所以會有這般畫面,主因來自最近的一場大型的動漫音樂祭。主辦找上藍子緣,希望他的藝人能為這場祭典做幾首曲子,並且以樂團的型態上台演唱。子緣本想拒絕,但想到這工作符合ASF的資格,況且作曲對語憐來說應該不算難事,便接下了。
  
  只是、子緣忽略了一個先決要件,此次的活動,是要以樂團的型態作為演出。等子緣發現了這致命性的錯誤時,答應也都答應了,只好詢問若寒那邊能否幫忙。
  
  這也就是四個人會擠在這小小空間的原因。
  
  語憐還在修曲修詞,樂器萬能的她這次擔任整個樂團的根,也就是貝斯。子緣則是曾經練過幾年的爵士鼓,若寒鋼琴不是問題。至於模特兒起家,對樂器並不在行的釉涼,這次則是主唱的位置。
  
  「唉、我突然有種自食惡果的感覺……」子緣收起鼓棒,用力的躺到他的雙人床上,語氣中各種不爽。
  
  雖然在許久之前也做過藝人這個工作,而且曾經也是紅極一時,但那真的是許久前的事了。更何況就是因為在那圈子裡,他才明白寫作現實、讀作殘忍的詞是什麼情形。
  
  「呃、不會啦,我們有四個人,也湊的成一個樂團嘛。」釉涼乾笑,其實他並不覺得這活動或是工作有什麼不好,也算是增加經驗的方式之一嘛。
  
  不過、從今天見面到現在深夜兩點,始終深鎖眉頭拼命作曲修詞的語憐,釉涼感覺她應該覺得這是件麻煩的苦差事。
  
  「休息一下吧。」若寒站起身子,踏兩步到語憐面前,將對方的耳機拿起,這舉動讓語憐紮紮實實的嚇了一跳。
  
  「若、若寒?!」一臉驚恐的望向那張清秀平和的面容。
  
  「妳需要休息。」若寒輕緩的聲音裡,卻有著不容反抗的堅持,特別在望見語憐死白著一張面容時,若寒更覺得自己做的不是錯事。
  
  要不然、照現在這個狀態繼續下去,還沒到表演當天,語憐可能就先倒了也不一定。
  
  「我還可……嘶!」想起身,卻發現自己的雙腳發麻而不能動彈時,語憐就知道自己沒什麼立場拒絕若寒的要求了。見她那模樣,若寒皺起眉頭,伸手讓語憐使力,站起身子。
  
  「妳、妳沒事吧……」釉涼見語憐幾乎直不起身的狀態,擔心的望著她。
  
  「嗯、沒事,是也剛好都把曲子弄好了,明天就可以開始練習了。」語憐看著眾人,勉強的笑了笑,現在時值深夜,鮮少熬夜的語憐現在連站著都有些搖晃。
  
  看著那樣的姑娘,子緣從床上起身,一把攙住語憐。
  但那孩子的身體實在軟的太嚴重,子緣索性一把將她打橫抱起。
  
  正常來說,語憐對這情況一定會有什麼不願意的反應,但現在睡意侵蝕著她的腦袋,現在就算有人把她壓到床上說不定她都不會反抗啦!
  
  「……若寒,我帶妳們去客房,釉涼跟我睡吧。」看著自家藝人在別人家,還如此毫無防備的樣子,藍子緣真不知道自己該哭還是該笑才對。
  
  夜是深了。
  為迎接黎明而全然化為暗。
  
  ×
  
  盛夏、酷暑。
  雖然待在裴家宅邸的四人感覺不到熱度,但陽光灑進來仍讓人感覺刺眼。
  
  在冷氣運轉的隔音室,樂團的練習持續不止。到也不是一首接一首的演奏下去,而是有人不滿意時便會停下來修正,事實上這四人已在隔音室待了四、五個小時。
  
  「比預想的還更花時間啊……」釉涼拿著譜本,持續四、五個小時的唱著,他的聲音已經有些變調。清了清喉嚨,但狀態似乎回不到一開始最好的時候。
  
  「也過中午了,休息吧。我請人準備午餐。」雖然四人當中也沒人抗議些什麼,但是躍上面容的疲勞可不會騙人,語憐放下她的貝斯,轉身便出房去請家中僕役幫忙準備午餐。
  
  釉涼隨意的在沙發上落坐,若寒依然專心看著琴譜,子緣也是沉默,不打算開啟什麼話題。從語憐譜完詞曲後,一直到今天大約也練習了一個星期左右,以如此倉促的時間來看,這組期間限定的樂團表現算得上相當優良了。
  
  「再兩天……嗎……」子緣隨意的輕敲了下吊鈸,如果可以的話,他其實是非常不想再站上舞台的。不過……非常時期要有非常作法嘛。
  
  「有問題嗎?」釉涼回望了那位強勢的經紀人一眼,他總覺得子緣的聲音裡隱約透著不安,似乎是非常的不想上台。難道他有舞台恐懼症?或是曾在舞台上有什麼不堪的回憶嗎……?
  
  「嘛、我想不會有問題吧,應該。」過了這麼久了,大體上應該不太會有人認出他,不過為了預防萬一,還是戴墨鏡上場吧。
  
  
  兩天轉眼就過。
  
  來到動音祭的會場,早有許多樂團摩拳擦掌的準備著。
  那些多半都不是線上的藝人,而是同好樂團。
  
  由子緣、語憐、釉涼、若寒所組成的期間限定樂團,在上台前一天正式命名為Spark,意為火花。代表四個人撞在一起,激出不同的火花,也代表火花轉瞬即逝,就像這團體僅在這個期間中存活一樣。
  
  「Spark準備好了嗎?」工作人員高喊。
  
  「走吧、該上場了。」語憐淡淡的說完,其餘人一點頭,走上舞台。
  
  伴隨著歡呼聲與尖叫。
  搖滾、開始。
  
  -The End- 2014/6/19  00:51

--
總字數2120

碎碎念:
出乎意料的快速生出第二篇。
這篇也寫的很愉快
同樣感謝小栖借我釉涼和若寒串場
期間限定團體,多讚啊!!!(#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48118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iruka041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SilverCarni... 後一篇:【SilverCarni...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etaetMai各位
新增了泳裝BB的繪圖,歡迎來看看唷:3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小時前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